抖M的半吸血鬼3-單封.jpg 

書名:抖M的半吸血鬼03亞麗莎
作者:哈皮
繪者:水佾
出版社:三日月書版
出版日期:2016/01/20
定價:220元
ISBN書碼:9789863612353


潛力新人哈皮╳東港之櫻知名繪師水佾
熱血與熱淚交織,抖M吸血鬼物語最終章!
★內附精緻插圖


精神M正式轉職肉體M?
啊哈哈哈快來打我吧~

--
五十年一度的吸血鬼冠冕爭奪戰開始了。
「比賽採一對一,三回合制,同一人不得重複上場。」
「等等,我們這邊人手不夠吧?」
「不用擔心,算上半吸血鬼和妖怪獵人就好。」
「……說好的『吸血鬼』大戰呢!」
狼煙燃起,不允許拒絕的死亡比賽步步逼近,
重傷的半吸血鬼,卻因此得到了覺醒的力量……
當兩百年前的迷霧消散,一同顯現的正是陰謀與真相!


第一章 抖M也有S的時候

我抱著兔兒和阿崽的大布偶,來到德古拉古堡位於臺灣的入口。
「……我很好奇,妳為什麼要跟過來?」我看向站在身邊的羅嘉綺。
「哼哼,當然是在盡我身為妖怪獵人的職責,認真地監視你們,以免你們趁我不注意做壞事!」羅嘉綺挺著胸,一臉得意地說。
我不認為亞麗莎想做壞事時羅嘉綺有阻止的能力。
「那為什麼妳要帶著昨天的泰迪熊來?」我看向她背上那個有她一半高的泰迪熊,泰迪熊的手腳還隨著羅嘉綺的動作左右搖擺。
以一個十八歲的少女來說,這樣的行為實在惹人注目,而且有點好笑──雖然很可愛。
「因為很可愛啊!難道不行帶它出門嗎?」羅嘉綺歪著頭,眨著大大的眼睛:「喜歡可愛的東西,想隨身攜帶不行嗎?」
「也不是不行,只是……」我的嘴角微微抽動著,最後只能嘆口氣。
「而且而且,我想讓亞麗莎看看我的寶貝!」羅嘉綺得意地勾起嘴角。
「我是不覺得她的眼裡容得下兔兒和阿崽以外的東西啦……」
她哼了一聲。
「才不是那種問題呢!」
……蛤?這個笨蛋在說什麼?
我不理她,逕自按了門鈴,然後等待。
三分鐘過去,還是沒有人出來應門,於是我又按了一次。
「咿呀──」門緩緩的打開了,但是很明顯的不是有人從內部打開它,而是它自動打開。透過門縫,我看不見內部有任何光源,這很詭異,因為現在羅馬尼亞現在是清晨、太陽出來之前,所以絕對不會不開燈。
……這是怎麼回事?是在重現哪部恐怖片的場景嗎?
雖然知道門後沒有幽靈,只有一隻吸血鬼和她的魔導人偶,但是這樣莫名的開門方式,還是讓我感到些許緊張。我的嘴角忍不住上揚,M神經受到觸動的快感永遠這麼難以忍耐。
「怎麼不進去?」羅嘉綺不識相地直接推開門,根本是在潑我冷水──
WTF!
這句並非針對羅嘉綺,而是眼前的景象。
敞開的門後不是我所熟悉的寬敞空間、豪華裝潢,取而代之的是一片水藍透明的冰世界。一股寒氣直竄而出,刺骨的寒風讓穿著短袖的我忍不住打了個冷顫。
「喔喔喔──好漂亮!」羅嘉綺雙眼一亮,大聲讚嘆:「這裡好漂亮,就像是冰河的世界一樣!」
有的時候真的很讓人羨慕她的天然呆。
或許是因為理解她的成長背景,我們有些許地方相似的緣故,我並不怎麼討厭這樣的羅嘉綺,還感到有些親切。
這樣的我也是笨蛋吧?
「嗯?」或許是注意到我的視線,羅嘉綺轉頭看我。
「沒事。」我連忙別開臉,拿出手機。「這裡到底是怎麼回事啊……天啊,真的有點冷。」
就在我準備聯絡亞麗莎時,眼前的景象突然開始扭曲,水藍色和白色如同漩渦般逐漸捲在一起,然後被一股力量抽走,最終變回我所熟悉的裝潢。
「幻術解除了啊?」羅嘉綺嘆了口氣,「很可惜耶,剛剛明明很漂亮的。」
亞麗莎本人蜷在沙發上,沙發的扶手擋住她下半張臉,只露出一對如紅寶石般的雙眼。那對漂亮的眼睛緊緊地盯著我們,就像是正在觀察獵物的狼。
……她怎麼還是這樣?
原本以為已經過了這麼多天我們倆的關係會改善,但是很明顯,完全沒有。雖然那天的烤肉會讓她笑了出來,但她到現在還是沒有正式地跟我講過任何一句話,依然持續用奇怪的方式進行溝通。
我沒有打招呼,而是故意把黑白兔抱在胸前走進客廳。
亞麗莎的雙眼瞬間亮了起來,接著又像是想到什麼似地露出警戒的眼神。
我上下搖晃黑白兔玩偶,她的腦袋跟著微幅上下晃動;我接著左右搖擺黑白兔玩偶,她的雙眼也跟著左右移動。
她的反應也太有趣了吧?
我再也忍不住地笑了出聲,亞麗莎立刻意識到被我耍了,發出嗚嗚嗚的怪聲,不甘地瞪著我。
她迅速掏出手機,手指快速地動作,接著等了大概兩秒,我的手機發出訊息提示音效。
我掏出手機,點開訊息。
兔兒與阿崽:拿來。
附贈一個躲在牆後盯著人看的黑白兔貼圖。
我看了她一眼,但也沒有開口,取而代之的是動起手指。
MM一族星人:什麼東西拿去?
兩秒後,換亞麗莎的手機發出聲音。
她狠狠瞪我一眼,微微張了開嘴,但又隨即緊閉,盯著手機動起手指──
兔兒與阿崽:明知故問。
兔兒與阿崽:黑白兔!
MM一族星人:自己過來拿。
附贈一個挖鼻孔的貼圖。
「吼嚕嚕……」亞麗莎那對血紅的雙眼充滿殺氣,凶狠地瞪著我,還不斷從喉嚨發出低吼聲。
這傢伙根本是狼人吧?不過這樣子感覺也不錯,總覺得只要再稍微挑釁的話就會……嘿嘿嘿嘿!
兔兒與阿崽:拿來!
羅嘉綺從頭到尾都站在一旁哼歌,感覺心情不錯,我轉頭叫了一聲:「羅嘉綺。」
她轉頭看過來,眨了眨那對水汪汪的眼睛。
「妳喜歡黑白兔嗎?」我問。
「黑白兔?喜歡啊!」她大力點頭,看了看我手中的布偶,又看了看我,眼底閃出一絲光芒:「你要給我嗎?可是你不是說這個已經要給別人了?」
「嗯……是這樣沒錯,可是原本要給的那個人似乎不太想要。既然她不想要,那給妳也可以,畢竟我又不喜歡黑白兔──」我說著一邊偷瞄亞麗莎,觀察她的反應。
果不其然,亞麗莎雙眼逐漸瞪大,臉色越來越難看,緊緊咬住下唇,一副陷入兩難的模樣,總覺得再刺激下去她就會哭出來。
……既然這樣,乖乖向我開口不就好了?
同時我注意到,一旁的陰影處有一角白色的裙襬。
是菈菈,她在偷看。
如果真的覺得我這樣做不行,以她護主心切的個性,早就會出來阻止了吧,何況這個女僕也最愛捉弄她的主人……那我就順著她的意,再稍微刺激一下好了。
「叮咚!」手機再次傳來了聲音。
兔兒與阿崽:我要!
兔兒與阿崽:我沒有說我不要!
兔兒與阿崽:給我!
亞麗莎坐起身,手拿手機,一臉不悅地盯著我看。
「好吧,看樣子她真的不想要,我們今天白跑一趟了。」我長嘆一口氣,刻意說道:「不好意思打擾了。羅嘉綺,我們回去吧……嗯?」
手機又傳來了聲響,接著是一連串的叮咚聲,全部的訊息都是「給我」兩個字。
亞麗莎猛按手機,兩手並用,一連串訊息不斷灌進我的手機裡──
她也太可怕了吧!
傳到後來她大概也累了,叮咚聲總算停了下來,她咬著下唇,一副又氣又惱、快哭出來的模樣,雙眼直直盯著我。
有沒有這麼可憐……而且明明這麼想要,但是就這麼堅持不跟我說話是哪招?
「我們走了,再見。」我轉身邁出步伐。
如果走出大門前,這五步的距離她都沒開口,那就代表她很有可能再也不會跟我說話了。
一想到這裡,我不禁有些難過──
一步。
「你給我站住!」
叫聲突然從身後傳來,我回頭還來不及反應,只見一道黑影撲來,隨即一陣天旋地轉,腦袋狠狠撞擊地面。
雖然我還沒完全搞清楚是怎麼回事,但我下意識地知道一件事情──
絕對不能放開手中的東西!
「快點放手,林家昂!」等到我總算能看清楚時,發現亞麗莎一點矜持都沒有地跨坐在我腰上,一手拉著兔兒的腳,一手抓著阿崽的腿,凶狠地對我叫道:「要不然它們的腳會斷掉!」
「妳別拉不就好了!」
「不拉的話你不會給我!」
「不給妳妳才會這樣跟我講話!」我喊道。
亞麗莎瞬間停下動作,一臉呆愣地看著我。
「……就是這樣,妳才會跟我講話。」
就這樣盯著我數秒,她呆愣的表情漸漸有了變化,咬起下唇,緊緊蹙眉,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樣。
緊接而來的是一陣沉默,平時聒噪的羅嘉綺也緊緊揪著衣領,安靜在一旁看著。
「這是為了你好。」亞麗莎首先打破沉默。「你吸血鬼化的速度真的太快了……再這樣子下去,不到半年,你就再也沒有辦法變回人類……」
「我不是說過無所謂了嗎?」我忍不住說出心中的想法:「妳有什麼好擔心的?」
「……你真的什麼都不懂。」亞麗莎可愛的臉上出現一抹不相襯的苦笑,光是看了一眼,就讓我覺得心痛和煩躁。
亞麗莎不和我說話這件事情,對我是相當沉重而且M不起來的打擊,同時我也明白,在不知不覺間,亞麗莎對我而言已經不只是單純的「良好的M來源」。
是重要的人。
雖然沒有見過幾次面,沒有認識很久的時間,但是她對我來說已經是不可或缺的存在。
……難道,這就是喜歡嗎?
老實說我並不清楚,我只知道,這樣並不好受。
「就算不懂又怎樣……我只是不喜歡妳不跟我說話。」我盯著她那對水汪汪的大眼。「而且,不跟我說話也改變不了什麼,不是嗎?」
我放開手,兔兒和阿崽就這麼無力地垂在地上,但是亞麗莎沒有馬上抽走。
「李星羅也說了,吸血鬼化加快的原因是那次吸收的魔力……並不是因為妳和我有所接觸。」
「你是為了要救我,才會……」
「沒辦法,誰叫我是濫好人。」我打斷她:「既然是我自願跳進來蹚渾水,那就是我自己該負責,妳沒有必要替我承擔,也沒有必要替我後悔……因為身為當事人的我,一點都不後悔。」
「你……」
「既然這個變態不後悔,那主人也沒什麼好擔心的吧?」菈菈的聲音插了進來。
見她笑著走來,我有種莫名的期待,希望她等等能毒舌一點。
「菈菈,這不關妳的事。」亞麗莎說著,視線依舊停在我身上:「我的目的很簡單,不只要你遠離我,還要你遠離這個世界,能離多遠就多遠。不管怎樣,你總有一天會離開這裡,我也會從你的面前消失,如果你陷得太深……」
她說到這裡便打住,緊閉的雙唇似乎不想把接下來的說出口,但是我清楚她想表達些什麼──
陷得太深,等分離的那天到來,只會讓雙方更加痛苦。
「總之,現在開始最好離我遠一點。」
就在亞麗莎還想再說些什麼時,菈菈又插話進來,但是用我聽不懂的語言。亞麗莎的雙眼瞬間瞪大,立刻回頭,用同樣的語言回應,語氣中帶著明顯的悲傷。
她們顯然是故意不想讓我們兩個人類知道她們對話的內容,但那反覆出現的三個音節我還是聽得出來──
米可雅。
我相信,這是一切的關鍵。
「……過去已經過去了,主人。」兩人的對話在將近五分鐘後,菈菈把語言轉換成中文,正色道:「而且我也說過了,您身上並沒有任何詛咒的痕跡,有的只有您給自己的心結……我親愛的主人。」
亞麗莎垂著頭,兩眼盯著手裡的布偶,沒有回應。
「家昂大人。」菈菈突然點名。「主人有主人的打算,多數時候我會選擇尊重,但是這次真的沒有辦法贊成。」
「呃……呃?」我完全不明白她的意思。
菈菈嘆了口氣,大力搖頭。
「希望,我有能叫家昂大人主人的那一天。」她雙手抱胸,用「再不懂的話就去死」的眼神睨著我。
往常菈菈開這種玩笑,都會以我被痛揍一頓收尾,我忍不住嚥了口口水,看向亞麗莎,但是她只是沉著臉,依然不發一語。
「我說啊,亞麗莎,我東西都給妳了,妳可以不要再坐在我身上嗎?」我故意說道,然後相當刻意地別開視線:「內褲都走光了,而且這樣的姿勢很容易讓人想歪,還有很重耶!」
「喔……」亞麗莎了無生氣地應了聲,緩緩站起,然後轉身離開。轉身的同時,兔兒的腦袋狠狠甩了我一巴掌,把我的眼鏡都打歪了,不知道是故意還是無意的。
她緩步走到沙發前,一屁股坐上去,還緊緊抱著拿到手的黑白兔。
我坐起身,看向失魂落魄的她,然後又看向菈菈。
「家昂大人,有些事情別問我,我不會說。」菈菈看穿我的企圖,搶先開口:「我記得之前好像也有這樣的情形吧?你怎麼會記不得?難道家昂大人是水母腦?」
嗚嘿!
突然的毒舌攻擊讓我渾身一顫,身上有股被電流通過的酥麻感。
「不過情況不一樣了。」菈菈那對碧眼盯著我:「如果有機會,我會告訴你我所知道的。」
……情況不一樣?是指什麼?
「欸、欸,家昂,到底怎麼回事?」羅嘉綺蹲到我身邊,扯了扯我的袖子。
這傢伙如果不說話真的會讓人忘記她的存在……不過,現在真的不是找我搭話的時間。
「什麼怎麼回事?」
「有妖氣。」
「呃……妳是說某個原創漫畫網站?」
「不是啦,有股不尋常的妖氣!」羅嘉綺站起身,警戒地看向四周,還摸出兩張黃紙。
「家昂大人。」菈菈的臉上也出現一絲警戒:「難道你沒有隨手關門的習慣嗎?」
「蛤?」我順著拉拉的視線看過去──德古拉古堡的大門正敞開著。「等等,最後進來的人不是我,是羅嘉綺好嗎!」
「……家昂,做錯事要勇於認錯,別賴給別人喔!」羅嘉綺別開臉,哈哈哈地乾笑起來。
這傢伙!
我連忙起身看向大門,門外的景色開始變化,就像是快要壞掉的電視機,畫面由清晰而模糊,由模糊而清晰,接著頻率越來越快──
「菈菈,這是怎麼回事?」
菈菈沒有回答我,她召喚出魔力劍,回頭看向亞麗莎:「主人,這不是伊莉莎白的力量……他們沒有實力扭曲德古拉家族的祕法。」
「大概是華生吧。」亞麗莎長嘆一口氣,一副無精打采的模樣:「早就說了,不管做什麼都沒意義,因為該來的總是會來。」
「很強大的妖氣……」羅嘉綺說著朝我靠過來:「家昂,不能大意喔!我、我會盡全力保護你的!」
現在的她看起來十分可靠,和一開始相遇時有著些許不同,似乎比以前更有自信了。
這時,大門外的景色從角落處出現白色裂痕,向中心點蔓延,接著像玻璃般碎散一地──一道黑色氣息猛地衝了進來,仔細一看是一群黑色蝙蝠,發出詭異的尖叫,拍動翅膀朝我們衝來。
「哇、哇啊!好噁心!」羅嘉綺驚恐地叫道,方才的可靠感瞬間蕩然無存。
她毫不猶豫地扔出手中的符紙,轉眼間化成火球疾射而出,打中其中一隻蝙蝠。
火勢迅速在蝙蝠群中蔓延開來,一隻隻焦黑的蝙蝠落到地上,散發出難聞的氣味,然而火星一落地就消失了,沒有燒到屋內任何一樣物品。
羅嘉綺俐落地化解第一波攻勢,但這還沒結束,第二波蝙蝠緊接而來。
「你們這些傢伙……」菈菈低吼,迅速揮動手中的魔力劍,身為魔導具的她額頭居然暴出青筋。
劍尖在半空中留下軌跡,白色方格浮現,快迅速向前飛出,飛來的蝙蝠碰到方格的瞬間立刻被切開,同時燃起藍色火焰,燒得連灰都不剩。
「你們難道不知道這麼多的屍體打掃起來很麻煩嗎!」
妳是在氣這一點啊!不過這些蝙蝠到底哪來的?
面對混亂的情況,亞麗莎動也不動地盯著大門,血紅的魔法陣自腳下向外擴張,將第三波蝙蝠擋在門外。
一波波蝙蝠不斷聚集,最後全數貼在無形的牆壁上,形成一道濃稠的流動黑幕,一下又一下撞擊著亞麗莎的魔法防護結界,試圖侵入德古拉古堡。
「我沒有邀請你們進屋,伊莉莎白。」她緩緩開口,語氣中帶著威嚴和無比的穩重。
同時我注意到,雖然她說的不是中文,我卻能明白她的意思。
我什麼時候吃了翻譯蒟蒻?
「沒有關門就代表歡迎任何人進來,當了兩百年的吸血鬼,難道這點常識妳還不明白嗎,德古拉?」黑幕後方傳來一道略微沙啞的女性聲音,嘲諷地說:「最強的血統也不過如此,連最基礎的規則都不懂啊!」
「沒搞清楚規則就亂來的人是妳吧?」亞麗莎冷笑了幾聲:「這條規則只適用於本人進入,可沒有准許用魔法搞破壞啊……華生,你說是吧?」
她蹺起二郎腿,擺出一副不可一世的模樣──但我知道她是在演戲。
「德古拉說得沒錯。」一道低沉的男音回答:「伊莉莎白,請撤回法術。」
「嘖。」隨著這聲咋舌,門外的蝙蝠離開魔法陣,向四面八方散去。
黑幕一散,魔法陣也隨之消失。大門口站著一名約四、五十歲的中年婦人,身高大概一百六,紅色的長捲髮披在肩上,圓臉塗著大紅色的口紅,身上則是穿著時髦的服飾。
看來她就是伊莉莎白了。
伊莉莎白身後站著一群身穿黑西裝的男男女女,面露殺氣,一副就是來踢館的模樣。
「真是可憐啊,居然衰弱到要請人類當保鑣,難道德古拉家都沒人了嗎?」伊莉莎白咧開她鮮豔的嘴唇,踏進德古拉古堡的客廳,囂張道:「噢對,我差點忘了……妳是滅族者,是德古拉家的最後一人嘛!」
她得意地露出獠牙。
「妳這傢伙──」
「菈菈!」亞麗莎喝道,制止了要衝出去的菈菈。
菈菈不得已停了下來,但身上依然散發出濃烈殺意,似乎是真心想幹掉眼前這個不識相的歐巴桑吸血鬼。
「就算我僱用了兩個人類當保鑣,也勝過帶了一大群手下不敢獨自前來的軟腳蝦。」亞麗莎雙眼一瞇,她向伊莉莎白露出獠牙,諷刺意味濃厚地開口:「不管過了幾年妳都一樣的沒用啊,珍妮.伊莉莎白,妳這次可不要又稱不到十秒就倒在地上尿褲子!」
「妳!」伊莉莎白被戳中痛處,惡狠狠地瞪大了雙眼。
「華生,你替他們破壞我家門口的魔法,應該不是想讓他們進來這裡鬼吼鬼叫吧?」亞麗莎完全不理她,逕自看向一旁──
一個筆挺西裝、長相俊帥的高䠷男人不知何時站到了窗邊,一手插著口袋、一手推了推鼻梁上的銀框眼鏡。
「當然不是,德古拉,吸血鬼之王,妳應該比我更清楚我讓他們進來的理由才對。」華生面無表情地看著亞麗莎,又看向伊莉莎白:「今年依然是伊莉莎白家族得到和王挑戰的門票──五十年一輪的吸血鬼冠冕爭奪戰開始了。」

 

三日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