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W183-窗影物語05-封面.jpg

書名:窗影物語~兄弟與幽靈房客~05
作者:上絕
繪者:尤石馬
出版社:三日月書版
出版日期:2016/02/17
定價:220元
ISBN書碼:9789863612551

從地獄逃出的窗影,帶著另一個自己回到人界。
范家兄弟的接納,令他們得到安身之處。
但侵襲並未休止,窗影分身的強大力量,讓范家成為眾矢之的。
抉擇,總在人最無助的時候出現……
放棄窗影,兩人相守度日;
留下窗影,蹚入無盡紛亂。
雖然克服難關後的范顧兄弟更加親密,
卻也讓他們害怕失去對方,無法輕易下決定。
難道真的必須捨棄窗影,才能保住彼此嗎?

 

第一章 天命

屋子內的氣氛一觸即發,窗影與無懼雙雙對上遊風,而遊風瞪著窗影,像是不敢相信這麼長時間的培養感情,窗影仍會說翻臉就翻臉。
「你總要給我一個理由吧。」他口氣不善地對無懼說。
「你不用知道。」無懼冷硬地回應。
窗影看著遊風,話語卻是對無懼說的:「等等要告訴我理由喔。」
他話方落,無懼身影已動,夾帶著凌厲的氣勢直撲遊風,窗影則竄過牆面,繞到了遊風身後,兩相夾攻。遊風手腕一轉,蒼冥大鼓在手,隔開了無懼的朱厭刀,運轉周身龍氣護住自己,稍稍緩住窗影,在這空隙,他身影閃動,已經退出了被前後夾攻的窘境。
顧琇英看著莫名其妙就打起來的現場,他阻止也不是,不阻止也不是,最後只能喊:「不准破壞房子!」
無懼一記頗具威力的攻擊逼退遊風,窗影接連趕上,遊風身形一動,從和室側的拉門退出屋內,他站在庭院內,深深看著窗影,收起了蒼冥。「這是你們的決定?攻擊我?」
無懼追了出去,他一言不發,閻魔朱厭邊燃燒著熾熱而腥臭的火焰,他眼神冰冷,手一揮,那棵他頗是喜愛的桂花樹被燒成灰燼,遊風一退再退,幾乎要被逼出范宅的範圍。
窗影有點遲疑,他看了看無懼,一咬牙又追擊上去。
兩把閻魔朱厭,足以點燃世間萬物的魔燄一同夾擊過來,遊風知道自己只能退,可是退又要退到什麼時候?窗影可以毫不猶豫地攻擊他,他可以嗎?
他想,還是先躲躲,到暗處看無懼耍什麼把戲。
才這麼想完,無懼驀然出現在他面前,對他露出了冰冷的殺意和冷凝的笑容,像是在嘲諷一般。
「你那點小把戲還是收起來吧。」無懼淡淡地說,一前一後,連同窗影刺穿了遊風的身軀。
但那只是看起來,幻影被擊碎後消失。
千鈞一髮之際,遊風閃避到圍牆上。被這樣挑釁,他是真的憤怒了,心中那個名為大少爺尊嚴的東西被傷害了。
大鼓再出,無懼手上長刀一轉,微壓低身體,做出了即將全力一擊的姿態。
窗影看了看無懼,衡量一下情況,他雙手提握閻魔朱厭,同樣壓低了身姿。電光火石間,三個人三把兵器交接,強悍無比的氣旋四散,遊風很憤怒,他覺得他該給弟弟一點教訓,這個念頭才剛閃過,他忽然察覺不太對。
等他回過神,他已經被逐出陽間界,他最後一瞥瞧見了無懼那似笑非笑的嘴角,還有閒散站著的姿態。
他上當了!
眼睜睜看兄長消失於眼簾,窗影馬上轉頭瞪無懼。「快說,你要做什麼?」
無懼瞥了他一眼,飄回屋內。
窗影連忙追上,繞著他身邊轉。「快說呀!你怎麼可以這樣!快說快說!」
「記得你說過,之前你被抓是因為那三個人夾在妖怪中吧?」無懼像是受夠窗影的噪音攻擊,口氣有些不耐煩。「這代表那三個人煽動了妖怪,這點你同意吧?」
窗影歪著腦袋想了想,點頭。
「你也說了他們是怕被遊風發現才這麼做的。」
窗影又點點頭。
「那麼只要遊風不在,他們理所當然就會再出手了,你不是想把他們剁碎嗎?只要遊風在,你的願望就不能達成。」
窗影眨眨眼,啊了聲。「沒錯!」他嘴角勾了起來。「哼哼,他們一定不會放棄的,我們現在還有兩個,不怕他們!到時候……哼哼哼!」
在旁邊圍觀了整場的顧琇英無言地看著用超崇拜姿態看著無懼的窗影,就在這時候廁所門被打開,小顧飛快地奔出來,像是逃離什麼大妖怪的追殺一樣。
當牠出來後,很快便察覺到不對勁──遊風的氣息不見了。
牠焦躁地亂轉亂竄,還想跑出去找人,直到無懼手一攬,壓著牠的腦袋,平靜地說道:「不必找了,從今以後你就跟著我了。」
平靜得讓顧琇英覺得好假。
趕走遊風可以釣出抓走窗影的壞人,還可以把小顧占為己有,真是一石二鳥啊。
顧琇英偷偷撇嘴。
聽無懼這麼說,小顧像枯萎的花一般垂頭喪氣。
范景琛換好乾的衣服出來,挑眉看著聚在一起的人們。「剛剛怎麼了?好像吵得很大聲?窗影,你哥呢?」
「被我趕走啦。」窗影說,一點留戀的感覺也沒有。
「趕走?」
窗影興奮地把無懼的計畫說了出來。「這樣就可以逮到他們了!」
聽完窗影的話,范景琛皺起眉頭。「你確定要宰了他們?」
「當然。」窗影用著惡狠狠的口氣道。「他們壞透了!我又沒傷害他們,他們怎麼可以傷害我?既然都傷害我了,我當然要打死他們!」
「你有考慮過這麼做的後果嗎?」范景琛顯得有些憂心。
「我才不管!」窗影撇頭,對范景琛居然沒和他同一陣線感到生氣。
「你開心就好。」范景琛說。「可是你要想想,這麼做對遊風或者你的老家有沒有負面影響。殺人總是錯的,你殺了一個,一定會引起他人的反擊,到時候龍城會為了保護你和那些人槓上,這就變成無解的局了。」
窗影瞪著范景琛,垂下肩膀。「再說啦!要是下次遇到,他們肯乖乖道歉的話就算了,如果還是一直說我不好,我就讓他們知道誰才該死!」窗影的口氣帶著憤恨,不過很快又恢復常態。「你放心啦,我有分寸的。」
范景琛瞥了他一眼,又深深看了無懼一眼。「你別被利用了就好。」
窗影呆呆地咦了聲,他還想再問,不過范景琛已經到二樓去了。他回頭想問無懼,結果無懼已經消失在雨幕中,留下小顧趴坐在地,還有同樣一臉茫然的顧琇英。
「別看我,我什麼也沒搞懂。」顧琇英說。
窗影垂下嘴角。「真是討厭……」

三日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