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W184-幽明錄03-封面.jpg

書名:幽明錄03謎與祕密  
作者:沐九
繪者:六百一
出版社:三日月書版
出版日期:2016/03/09
定價:220元
ISBN書碼:9789863612704
 
妖怪老師v.s.天師學生 校園靈異冒險登場!
--
這個世界上,沒有永遠的祕密。
 
冬令營結束,有些東西卻跟著從日本一起回來了。
消失多時的室友就是大少爺秦觀贏,
莊本棋以新進實習老師的身分再度登場,
煩人的靈異事件更是如影隨形。
 
飄盪的女鬼、看過就出事的跳樓影片,
為了避免事態惡化引來天師,遲暮拉上李君侯前往事發地點勘查,
出現在他們面前的,卻是上古神獸「妄尊」!
強大如妄尊,連李君侯都難以力敵,
當兩人分頭逃跑時,妄尊竟找上了遲暮,分享了一個小祕密──
如今身為妖怪的李君侯,曾經,也是人。
 

第一章 失蹤已久的室友

臘月十五還沒過,年味卻已經淡了,作為繁忙的高中生,寒假也在這個時候結束。

遲暮拖著自己的行李再次回到了Z校,如今是高一下學期,Z校的樣子他已經非常熟悉了。

穿過打鬧著的幾個男生,他站到了宿舍門口,遲暮單手扶著行李拖桿,另一手摸出鑰匙準備開門,但是他的手還沒有接觸到口袋,就發現了好像哪裡不太對。

宿舍的門是開著的……怎麼沒有上鎖?裡面還有其他人?

試探著推開門,遲暮完全愣住了。

這是怎麼回事?

原本普通的瓷磚地板上多了一層毛毯,牆上也貼了一層精美的壁紙。

多了衣架、花瓶、畫卷等裝飾物不說,為什麼連傢俱都完全變了?之前簡樸的學生傢俱不見了,全換成了雕刻精美、色調高雅的精緻擺設。

這裡哪像個學生宿舍,除了小點,簡直就是五星級賓館。

遲暮太過震撼,一時間沒注意到宿舍裡還有兩個人。

「學弟……你住這裡?」這是上學期開學前認識的張宇,比他高一屆的學長。

「遲同學……」這是學校冬令營認識的大少爺秦觀贏,他和張宇正在新換上的餐桌前喝下午茶,旁邊是裝著點心的推車。

「對不起,我可能走錯房間了。」遲暮果斷關上門,然後確認了一下房門口的編號──L512,是這個編號沒有錯。

遲暮又推開了宿舍的門,在兩人的注視下打開行李,準備整理床鋪,但他不得不停了下來,因為他的床也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張加大的歐式床。

「你的床我讓管家收起來了,如果你需要,我讓他再……」秦觀贏解釋。

「不用了,挺好的。」遲暮四周看了一遍,確認了衣櫃的位置,「之前那個不想住校,在學校外面租了一間屋子的室友就是你?」

「不是租,是買的。」秦大少爺回答得雲淡風輕,似乎市中心的房價並不能引起他的重視。

「……」遲暮一邊把衣服放進衣櫃裡,一邊問道,「我沒有別的意思,只是好奇你怎麼突然不嫌棄學校的環境了?」

「我的外公叫我住校一段時間,讓我磨練磨練。」

遲暮的手一抖,磨練磨練……對於這位大少爺來說,住Z校最高檔的二人宿舍是在吃苦嗎?

「遲學弟,這樣不是很好嗎?」張宇插嘴,「之前你一個人住一定很寂寞吧?」

「我覺得原來挺好的。」遲暮面無表情地回答,突然想到這樣會引起誤會,又補充了一句,「當然有人住進來我也沒什麼意見,本來就是兩人房。」

「嗯。」秦觀贏應了一聲,笑道,「為了慶祝喬遷之喜,我請你們吃飯?」

「你家房子多得可以讓你喬遷無數次吧……」遲暮忍不住說道,之前秦觀贏在日本的那套別墅明顯是長久的資產。

「有室友還是不一樣的。」秦觀贏語氣依舊輕描淡寫,卻含著真誠。

「……」室友嗎?對他來說倒也是第一次,遲暮思索。

 

等整理好行李,三人一起走出了宿舍。

讓遲暮意外的是秦觀贏並沒有帶他們去大飯店,而是直接到了食堂,終於正常了一會,不……從某個角度來說,非常不正常。

將餐盤放到桌子上後,遲暮後知後覺地發現哪裡有點不對。

食堂二葷一素的套餐什麼時候變這麼好看了?擺盤很講究,沒有像往常一般混雜在一起。

「今天的菜好像特別好?」

「咦,對哦!」張宇這才發覺,「剛才是在哪邊拿的?換廚師了嗎?」

「因為住宿的話,吃飯也必須在學校吃,管家有些擔心,所以找了人,安排進了學校食堂。」秦觀贏表情平靜,好像在說一件再尋常不過的事。

「夠了。」遲暮撫額,「不過這裡怎麼多了一份?」他指著一旁空位桌上的飯菜。

「這是……」秦觀贏還沒有說完,只聽到一個熟悉的聲音從遲暮背後響起。

「遲家小弟,好久不見,怎麼過年也不到我家玩一下呢?」

「……」遲暮僵住了。

「莊學長!」這是張宇驚喜的聲音。

「莊先生,你來了。」這是秦觀贏。

這傢伙怎麼會出現在這裡?遲暮震驚地看著走近的青年,一個已經快畢業的大四學生跑來高中幹嘛?有天師的工作?可是最近沒聽說學校鬧鬼啊。

他突然想起了在日本分別時,莊本棋意味深長的一句「我們很快還再會碰面的」,那時候他還以為對方是指過年時去莊家拜年……

如果不是的話,遲暮猛然想起了一個可能。

不會是……不,千萬不要是!

「我來你們學校當實習地理老師,如果順利,也許會留校。」莊本棋笑咪咪回答,打碎了遲暮最後一絲希望,「也許會教到你們班呢。」

「……」

遲暮僵硬地把飯吃完,然後找了個藉口先離開,一路朝圖書館狂奔。

在還沒開放的圖書館四樓,他找到了李君侯。

李君侯大剌剌地坐在靠背椅上,腳很隨便地放在桌上。

「天要塌了嗎?遲同學,你怎麼這麼急?」看到遲暮找來,他不大情願地摘下耳機,再把腳從桌子上移下,坐正。

「莊本棋來我們學校當老師了。」遲暮眉毛一挑,「別告訴我你不知道。」

「然後呢?」李君侯懶洋洋地說,「你想和我一起把他滅了嗎?你的年齡殺人倒是能減刑……」

「別扯這些有的沒的,你不怕他識破你的身分?」

「有什麼好怕的?」李君侯嗤笑,「我都不在意,你一個正常人類,那麼在意他做什麼?」

遲暮語塞,這倒也是,他在意莊本棋,除了小時候不愉快的回憶,的確還有對李君侯的擔心,但最主要的還是之前在日本時,莊本棋那些奇怪的反應實在讓他無法安心。

他挑了挑眉:「到時候你被天師圍攻別來找我。」

李君侯又笑,神色不屑一顧。

遲暮皺眉,覺得李君侯似乎有哪裡不太對勁,他看了看李君侯,發現他手上戴著之前那枚戒指。

李君侯說過這枚戒指是用來抑制力量的,當時他戴上後卻直接把強大的上古神獸砍了頭,簡直是超常發揮,說是用來增強力量還可信一點。

不過……最關鍵的是,遲暮記得藤崎蒼真告誡過李君侯平時不要佩戴。

「你怎麼戴上這枚戒指了?」

李君侯沒想到遲暮會注意,隨口扯了一句:「好看。」

這傢伙明顯在敷衍,但遲暮也無意追究下去,提醒了句:「當時藤崎蒼真叫你盡量少戴的。」

「你怎麼知道我戴得不是時候?」李君侯又笑,反問道。

遲暮被李君侯的態度弄得更暴躁了,不再多說,走出了圖書館。

 

開學第一天一大早,鬧鐘還沒響,但因為還睡不習慣新床鋪,遲暮醒得比較早。

他打開房門,才想到昨天自己多了一個室友,驚訝地發現秦觀贏居然已經洗漱完了。看了看時鐘,現在才五點多。

「吵醒你了?」秦觀贏一邊套上外套一邊問道。

遲暮注意到對方制服的材質似乎與他的有所不同,看起來高檔很多,但他懶得去想為什麼了。

「沒有,你平時都這麼早起嗎?」遲暮揉了揉眼睛。他有從床上爬起再瞇一會的習慣,本來想在客廳沙發上再趴一會的,但如今有秦觀贏在總感覺不適合,他拿起外套往身上披,弄了幾次才穿上。

「嗯,我有晨跑的習慣,要不要一起?」

「啊?」遲暮感覺自己腦子還不是很清醒。

等遲暮回過神來時,他發現自己已經坐在操場邊了,而秦觀贏也快跑完了。

……不對,課本帶了嗎?

遲暮突然驚醒,看到旁邊的書包後才鬆了一口氣,他睡覺前會先把書包整理好,只要書包帶了就沒問題。

「遲同學,你真有些讓我吃驚。」

「是指什麼?」遲暮隨口問道,眼下清醒過來,他自然而然開始思考吃飯問題。

「起床後不會馬上清醒這件事。寒假時聽張宇學長的說法,你很冷靜、理性,應該是大冬天都能毫不猶豫起床的類型。」

「你覺得他的話有幾分能信……」大冬天起床是什麼鬼判斷標準,遲暮懶洋洋靠著旁邊的樹木,「你們寒假後還有聯絡?」

「他不是把我們寫的論文和上次活動的照片裝訂成冊嗎?因為我們都在同一個城市,他就直接到我家裡找我了。」

「那篇論文和照片啊……」遲暮黑線,他收到後就扔到一邊去了,反而叔叔遲西撿了起來看得津津有味,大概拿來當笑話看吧。

張宇拍了什麼的照片他不知道,但上次冬令營結束後,在張宇的強烈要求下,四個人一起合了影。就在張宇興奮地說要把照片拿給班上女生看時,李君侯無情的一句「好讓她們發現你長得最矬嗎」打擊了他。

吃完早餐後,遲暮到教室整理了一下書,很快時間就過去了。

離上課只有兩、三分鐘,平時這個時候都挺安靜的,大家都在看書,然而今天教室裡的女生格外興奮,正在討論著什麼。

「之前我好像看過他一次,還以為是交換學生,沒想到居然是我們學校的!」

「他是混血嗎?還是……」

「好像叫秦觀贏,應該是這個名字沒錯,感覺很帥不是嗎?」

遲暮發現自己大大低估了秦觀贏的影響力,他默默地盯著書,實際上一個字都沒看進去,只覺得當初設想的理想高中生活似乎正在離他遠去。

然而問題最大的還是李君侯,秦觀贏體質再奇葩,也還是個人類,而李君侯就不一樣了,真正能生事的妖怪,再加上一個莊本棋,遇上妖怪就很能找事的天師,感覺馬上就會爆炸了呢。

呵呵……遲暮乾笑了幾聲,快要冷靜不下來了。

至於李君侯,情況也差不多。

還沒幾天,他就表情陰沉地攔在了正要去上體育課的遲暮面前,正處於暴躁得要抓狂又不得不忍耐的狀態。

「遲同學,我弄了個物理興趣小組,加入我吧。」

「為什麼?」自己成績雖然好,但是每個學科分數差不多,他對物理實在沒有特別的興趣。

「這樣我們就有理由一起去食堂吃飯一起在圖書館發呆,你也可以順便蹺掉自己不喜歡的課了,呵呵……」李君侯發出一連串陰笑。

遲暮後退了一步。

「老師我是好學生,沒興趣蹺課,不過發生什麼事了?」

「姓莊的像簡直像精神病發作一樣,只要我閒著就見縫插針地試探我,不管我跟誰在一起他都能纏過來,偏偏其他人都覺得他很不錯,他媽的連吃飯都擺脫不了!我在圖書館發呆享受下陰寒的環境都不行了,最近不得不跑到大太陽底下打籃球才能擺脫他,操你媽的快累死了!」李君侯把積壓在心裡的煩躁一口氣都吐了出來。

正中午陽氣正重,雖然傷害不了他,但心裡就是不喜歡,這種感覺不是身體累,而是心累,對於一貫追求享受的李君侯來說,這跟身體累一樣折磨人。

「……」原來這幾天李君侯都打籃球去了,怪不得最近老是聽到操場上有女生的尖叫。而李君侯想跟自己增加相處時間,純粹是因為他們都不喜歡莊本棋吧,這樣一來莊本棋貼上來困難度增加了不少。

「遲同學,你會加入吧,我們可以一起吃飯,邊吃邊『討論』問題。」李君侯走近了一步,陰沉沉地說道。

「會……」遲暮後退了一步,都說到這種地步了,還讓自己怎麼拒絕?

「不過我現在都是和秦觀贏一起吃飯,老師不是覺得他像十三香烤雞嗎,你確定沒問題?」說不定吃著吃著,李君侯會開始想吃秦觀贏的肉……

果然李君侯的臉色一沉,咬了咬牙:「他像十三香烤雞不是問題,問題是秦觀贏在的話,莊本棋一定會找到藉口插進來,我最近還是去樓頂吃外賣算了。」

他說完後迅速閃人,留下遲暮一個人在原地發呆。

三日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