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明,魔法師,與被詛咒的我01-單封-01.jpg

書名:神明,魔法師,與被詛咒的我01
作者:桐真
繪者:日津樹伶
出版社:三日月書版
出版日期:2016/03/23
定價:220元
ISBN書碼:9789863612698
 
★博客來、金石堂暢銷作家桐真,最新「童貞」之作!
★國人自製戀愛AVG花落東陽原畫師日津樹伶首次跨足商業誌插畫!
★神與魔法師的永恆抗爭,最勵志的倒楣少年脫魯記(誤
★首刷特別獻上:萬事通紫苑人物PVC書卡
 
喜歡美少女?
那就成為魔法師,自己變成美少女吧~♥(咦?! 
--
預言中,那個將成為魔導大賢者的男人,誕生了。
段勤仁,十八歲,四月四日凌晨四點四十四分生,失戀四十三次。
在他成功收集到第四十四張好人卡時,
終於遇見了那個改變他人生軌跡的美少女。
「我看閣下從頭到腳,沒有一處不入魯蛇的型格,歡迎加入魔法師的行列!」
「我拒絕!」
然而膽敢拒絕美少女的代價,竟是變成無法隱藏真心話的體質?!
「婚嫁當娶小蘿莉,小蘿莉果然是世界的珍寶!」
「蘿莉很棒,但呆萌巨乳美少女也不錯呢~」
變態之名不脛而走的段勤仁,在魔法師的康莊大道上大步往前!
 

序章

我的名字是段勤仁,就如同我名字的諧音一樣,我是一個感情很不順遂的少年。現年十八歲的我,是一名普通的大學生,但是我想我的戀愛經歷並不是普通人的等級,如果用RPG來比喻我的戀愛,那我絕對不是勇者,而是為了襯托主角威能而生的沒用路人。

這十幾年來,只要是我暗戀的對象,都會在我告白前被別人追走,就算有機會告白,也都會被女生拒絕,總之沒有一次戀愛是成功的,而好人卡的數目也讓我足以組一副《遊戲王》的牌組。

考上大學後,我努力經營了人際關係,不再以快速告白代替建立友情,並且學習到了友情乃是愛情的基石。

上天沒讓我走上安逸舒適的道路,讓我遭受拒絕與發卡的磨練與策勵,就是要我藉此學習如何從失戀之中挺立起來,學習對魯蛇加以同情,並告訴自己,因為我也是魯蛇。

今天是十二月二十五日,雖然是耶穌的生日,但在最近卻變成了創造戀人的節日,可是即使如此,我在十分鐘前還是再度證明了自己果然是不被月下老人或邱比特等愛神所眷顧的孩子,迎接了被拒絕的悲劇。

對方是我在社團認識的朋友,花了幾個月建立的友情,就在幾秒鐘之間迅速還原成普通的同班同學關係,根本沒有昇華成所謂的戀愛。

「段同學,我們還是當同班同學就好了。」

看著對方轉身離開的背影,我彷彿可以聽見自己的心像是落了地的玻璃瓶一樣,碎成一片片的聲音。

在她離去後沒多久,我也踏上歸途,迎面而來的寒風讓我直打寒顫。

彷彿是在我的傷口上撒鹽般,街上充滿了幸福洋溢的情侶,我開始後悔選在今天告白,不僅沒有成功機率加乘的效果,失敗後受到的傷害還是平常的兩倍。

我走在回家的路上,此時,一陣急促的腳步聲離我越來越近,我轉過頭,一個混身是傷的美少女朝我的方向跑來,然後就這麼撲在我身上。

「小姐,妳怎麼了?天啊,妳傷得好嚴重!」

(**插圖1**)少女沒有理會我,用顫抖的手拿下手上的戒指。(**插圖1**)

「把、把它戴在無名指上。」

「什麼意思?為什麼要我戴戒指?」

她神色痛苦地閉緊了雙眼。

「不要問,就當作是我最後的遺願,我、我撐不久了……嗚……」少女閉著的雙眼突然睜大,就像是恐怖片的女鬼一樣緊盯著我看。

看她這麼堅持,我只好先安撫安撫,以免她激動之下傷勢更重。

「好,我馬上戴上。」我接過少女手中的戒指,戴在左手無名指上。

「這樣就好。」少女像是鬆了一口氣,臉上露出了微笑。

「妳撐著,我現在馬上就打電話幫妳叫救護車。」我從口袋裡拿出了手機。

「我已經沒救了……你快帶著戒指逃跑吧,他……攻擊我的人不會放過擁有戒指的你,戒指中寄宿著力量,他就是想奪取我的力量才殺我的……」

誒?原來這個戒指這麼危險,為什麼要把這種東西交給我啊!

我顧不得懷中的少女,使勁想把戒指從手指上取下來,可是戒指卻像是卡住了,我越是使勁,那戒指越是不為所動,彷彿纏得更緊了一般,這個戒指該不會跟孫悟空的金箍是同一個工匠製造的吧。

「沒用的,這個戒指只有瀕死時,還有找到真命天女時才能拿下……快點逃跑吧,我希望你能夠活下去……」

蛤?要死的時候才能拿下這就算了,找到真命天女這是什麼詭異的條件?

而且既然希望我活下去,就不要給我這麼危險的東西啊!

「我相信……以你的資質……」少女話還沒說完,就緩緩閉上了眼睛。

呃……她該不會是已經那個了吧?

雖是冬天,我卻嚇得冷汗直流。

「喂喂,妳醒醒,妳不能把一個大麻煩交給我就這樣死掉啊,我今天被女生拒絕已經很想死了,妳又給我這種被詛咒的東西,喂,起來!」我一邊拔戒指,一邊用手肘頂了頂少女的肩,但她沒有任何反應,就像是死了一樣……喔,不對,不是就像……她、她確實已經死了!

不過一分鐘,原本占據我心中的被女生拒絕的痛苦,在眼前這位陌生少女逝去後,瞬間消散,取而代之的,是悲哀。不是為了少女最終的結局悲哀,而是對我的命運,還有她「死了也要拖人下水」這種要不得的心理感到哀傷。

為什麼只有我這麼衰?老天到底對我有什麼意見!

就在我硬起了拳頭時,一位銀髮美少女出現了,她穿著像是蘿莉塔風格的服裝,只差沒有披風,大概是在做私人外拍之類的吧。

不行,現在不是欣賞的時候,我得先把少女送到醫院才行。人家雖然對我不仁,但我不能對她不義,看在她是美少女的分上,我不能讓她曝屍荒野。

正當我這麼想時,手臂的負擔突然增加了許多。

我疑惑地低頭一看,美少女消失了,躺在我懷裡的是個禿頭大叔,他的身上穿著跟剛剛那位美少女一樣的服裝,只不過少女穿起來像是天使,他穿起來像是狗屎。

等等,美少女呢?為什麼渾身是傷的美少女變成了渾身是傷的大叔!

「看樣子他的魔力已經完全轉移到你身上了。」銀髮美少女說道。

「妳、妳在跟我說話?」我四處了看了一下,然後用食指指了自己。

「沒錯,就是你喔。」面帶微笑的銀髮少女走了過來。

「請問妳是?」

「請容許我自我介紹,我是魏良,是一位魔法師。」她露出爽朗的笑容,輕輕點頭行禮。

「魔法師?」

「沒錯,不只我是魔法師,躺在你懷裡的那個人也是,而未來的你也會是魔法師。」

嗯,就我活了十八年的經驗判斷,眼前這傢伙不是神經病就是中二病,不然就是中二病兼神經病。

不過我不是不能理解,現代人壓力大,求學時期被父母百般要求,出社會後又要承受上司的壓力,會變成這樣也是正常的。

「跟我合作吧!憑你的潛力,加上他的魔力,你可以成為取代他的四賢者喔。」叫做魏良的美少女向我伸出了手。

竟、竟然有美少女願意和我牽手?!

我瞬間心動了一下,可惜先不提她說的什麼魔力還四賢者,光看那皮笑肉不笑的陰森笑容,感覺就像是某隻兔不兔貓不貓的外星人,就算是美少女,我也不會輕易相信她的。

「那個,我建議有妄想症還是去看醫生比較好,何況就算妳說的是真的,我也不想成為什麼魔法師。」

我把噁心的女裝大叔平放在地上,看了看周圍。

「我現在只想搞清楚,為什麼美少女變成了大叔?你們在變魔術嗎,還是在拍整人節目?」

銀髮少女發出清脆的笑聲。

「當然不是整人節目,整人節目有辦法把美少女變成大叔嗎?這種事只有魔法能辦到!這傢伙是我們國家的魔法師,而且是位於魔法師頂點的四賢者之一,名字叫做弁泰,弁慶的弁,泰國的泰。他堅信萌就是正義,所以用魔法把自己變成美少女,但現在他死了,魔法消失,自然就變回了原本的樣子。」

呃……這個名字還真適合他。

「別再管他了,總之你有天分,而且你也在無意間鍛鍊了自已的才能,加上弁泰的魔力,你絕對可以成為新的四賢者,我向你保證。」

我還是覺得眼前的美少女有妄想症。真是太可惜了,明明是這麼漂亮的女孩子……

「看來你還是不相信我,好吧。」或許是看穿了我的表情,她稍微輕了清喉嚨。

「你,段勤仁,出生日期是四月四日凌晨四點四十四分,直接被拒絕的次數是十次,暗戀對象被追走的次數是二十次,被發好人卡的次數是十四次,總計是四十四次,不信的話,我說幾個被拒絕的情形,你看看對不對得上。」她掐著指,像是算命師一樣說道。

「第一次應該是幼稚園中班的時候,對象是鄰居的孩子,後來她就搬家了;第十次是小學一年級吧,對象是班長,被拒絕的理由是那時候的你很胖。」

魏良詳細說著我過去的事情,好像親眼見到一樣。

原來這傢伙是我的變態跟蹤狂?還從我小時候就開始偷窺了,可是我不記得以前家裡附近有住著這樣的美少女啊。

「雖然想說我不是跟蹤狂,不過跟你多說也沒用,你肯定不相信,總之我要讓你成為魔法師,這就是我的目的。」她補充了一串不明所以的東西。

「好,妳是不是跟蹤狂這件事情先放一邊,到底成為魔法師跟我的失戀次數有什麼關係啊?而且失戀次數比我多的人世界上多的是,為什麼偏偏是我?」

等等,為什麼我要跟這傢伙爭論這件事情,她不是神經病嗎?而且世界上哪來什麼魔法師,我真是白痴,竟然認真起來了。

「你累積了悲傷的力量,上天賜給你的天賦,還有外在的機緣。」

「上天給予的天賦?那是什麼東西。」悲傷的力量我應該有,不過天賦……我有這種東西嗎?

「在魔法師的傳說中,每四百四十四年,過去歷史中的一位大賢者將會轉生到人類世界,而我們的任務就是要找到大賢者,讓他進入魔法師協會,成為魔法師的中流砥柱。」

呃……還真是新穎的想法,話說他們到底多喜歡四十四這個數字,也太不吉利了吧!

「原本魔法師需要到二十五歲才能進行轉職,但我們在你身上看到了魔法師界的未來,如果會長跟預言沒出錯的話,你將會成為魔法師界的領導者,到時候推翻神的統治也不是夢想了!弁泰大概就是知道你是我們在尋找的人,所以才會把戒指交給你的吧。」

魏良慷慨激昂地說著她的中二夢想,但是我一點興趣也沒有,什麼成為魔法師,打敗神,我早就過了對這些感興趣的年齡了,而且總覺得她口中的魔法師,和我所認知的魔法師有點落差。

魔法師應該要穿著更帥氣的服裝,好啦,我承認這是我主觀的想法,但就算用客觀的想法來看,還是不覺得正常的男魔法師會穿女裝。

而且,二十五歲才能成為魔法師什麼的,不是只是網路上的嘴砲嗎……

「我沒興趣,也不知道妳在說甚麼,我現在只想把大叔送到醫院去。」早知道會遇到這個神經病,我就應該好好聽美少女(或者是大叔?)的建議快點離開。

我準備打電話叫救護車,卻發現手機沒有任何訊號。

「想要逃避嗎?真是可惜,一個大好的機會擺在你面前,你竟然不珍惜。雖然在魔法方面有天賦,卻因為死板的思考模式,以致白白浪費機會,看來你沒有繼承到賢者大人的智慧啊,唉。」她毫不留情地說著。

這是激將法吧,不行,我不能上當,生氣的話就會被她牽著鼻子走了,我忍住即將爆發的憤怒,把手機舉高,希望能收到訊號,可是卻沒有任何改變。

「沒用的,在結界裡收不到訊號,就算你撥112都打不出去。」

結界?這傢伙在說什麼,我就不信真的沒有訊號。

「無視我嗎,還是因為聽不懂呢?那我換個更直接的說法──我用魔法將這裡包起來了,任何科技產品都無法使用。魔法就是這麼方便的東西,但你卻不想要,浪費自己的天賦;明知道這個世界對你不友善,卻沒想過往更好的地方發展,只會自艾自憐,實際上都是自作自受罷了。

「我也會一點占卜,我算過了,你這輩子是交不到女朋友的,所以,我再給你一次機會好好考慮。」

這人是怎麼回事,哪有人對第一次見面的人說這種話?果真是腦子壞了吧,不然就是個大屁孩,能活到現在真是奇蹟,不對,一定是因為她是美少女的關係,所以才會活得好好的。

「那我也再說一次,我不想當魔法師,謝謝。」

「果然笨蛋都很固執……我知道了,你是因為還有十指姑娘,自己一個人也能玩出樂趣,所以才不介意有沒有女友吧。嗯,加油,祝福你,哈哈哈。」她嘲諷地說著。

可惡,只是剛剛被女生拒絕而已,沒必要說成這樣吧,我也不是自願要這樣子,可是就是沒人喜歡我啊。長相也不算太差,至少乾乾淨淨的,課業也OK,雖然體育差了一點,也沒有不學好,但就是談不了戀愛我有什麼辦法!

而且當魔法師和女朋友有什麼關係,難道成為魔法師就能交到女朋友嗎!

「不愧是魯蛇,很會自我安慰呢。你名字魯蛇,人也魯蛇,身上沒有一個條件不符合魯蛇,既然都是魯蛇了,就索性大方承認,然後加入我們吧!成為有魔法能力的魯蛇,發揮前世所遺留的天賦,往魔法師界的明日之星邁進!」

「我不要!妳懂什麼了,只會魯蛇魯蛇地叫,不是每個人都願意成為魯蛇的好嗎!我們付出了自己的真心,肥宅為此變成了瘦宅,從宅男變成陽光宅男,這樣還被拒絕也不是我們願意的啊!何況至少我們認真地活著,跟妳這種腦袋有問題的現充神經病美少女不一樣!」我忿忿地說著。

「看樣子談判破裂了……不過,我可沒打算就這樣放棄喔。」

她嘆了口氣,然後喃喃低語著我聽不懂的語言,同時手上發出淡淡的暗紫光芒。過了一會,紫光轉為成橙色的光芒,最後漸漸暗淡消失。

……這是什麼,在手上裝了小燈泡嗎,還是什麼特別的魔術?

「好啦,詛咒完成,你等一下就知道了……喂,你那什麼表情,真的把我當神經病嗎!」

啊,被發現了?我趕快收起同情的神色。

「哼,你會後悔的,我的詛咒不只能讓你無法告訴任何人關於詛咒的事,也無法說出我的事情,你就好好期待之後的日子吧,你這個魯蛇,魯蛇,魯蛇!因為很重要,所以我要說三遍!等體驗到詛咒的效力,你一定會痛改前非,然後跟我告白的。」

呃……剛剛不是要我當魔法師嗎,怎麼變成向她告白了?

「我怎麼可能跟妳告白?就算是妳美少女,我也不是來者不拒的隨便傢伙,我絕對不會跟妳告白的。」

「你也只有現在能夠嘴硬了。反正我要傳達的事情傳達完了,就這樣,拜拜。」她微微欠身向我行禮。

接著,她打了個響指,地上的落葉將她和躺在地上的大叔團團包圍,幾秒鐘後,落葉散去,人影也一同消失了,就像是魔術表演一樣。

一人一屍突然從眼前消失的場景實在很莫名其妙,但是在疑惑之後,迎來的是一陣對恐懼。

「剛剛……那是怎麼回事?是幻覺吧。」我自語道,可是地上跟手上的血跡都還在,讓我不得不相信幾分鐘前發生的事情都是真的。

被女生拒絕就算了,還被一個奇怪的美少女詛咒,這是什麼見鬼的發展!

「該怎麼辦,我會死嗎,還是這輩子都會不幸下去了?不對,剛剛那一定是魔術,這就是個整人節目,但是手上的血聞起來好像真的……到底她下了什麼詛咒給我?」我來回踱步著。

一定是幻覺,嚇不倒我的!魔法師這種職業就和聖誕老人一樣,剛剛那個一定只是魔術,不然就是我睡昏頭了……

快點讓我從這個糟糕的夢中醒來啊!我抱頭。

我捏了自己的臉頰,還用嘴巴咬了自己的手指頭,但是不管怎麼做,血跡都不曾消失。

腦袋裡一時之間湧入了許多雜訊,最後全部轉變成為恐懼,讓我的手腳不停顫抖。

我緩緩站起身,再次踏上回家的路,明明只有十分鐘的路程,我卻覺得彷彿走了一個小時。

之後,我將自己關在房間內,然而一閉上眼睛,就會浮現當時的場景,我就這樣維持著半睡半醒的狀態,一直到了隔天的清晨。

 

晨曦灑入房內,整夜沒睡好的我蜷曲在床上,掙扎了一會後還是掀開了身上的棉被,緩緩走到衣櫃旁的等身鏡前,仔細端詳著鏡中的自己。

一如往常的死魚眼、熬夜過的黑眼圈、眼袋、左眼下方的黑痣、一頭亂髮,說不上粗壯,但也不算纖細的四肢,嗯,一樣都沒少。

除此之外,身體也沒什麼特別不舒服的地方,看來昨天的事情果然只是我自己嚇自己而已,這世界上怎麼會有詛咒和魔法師。

沒錯,如果真的是什麼恐怖的詛咒,一定馬上就會生效,不會過了一夜都沒有發生任何事情或異狀。沒事的,我絕對沒事。

「段勤仁,起床了,你等一下不是有課嗎?」老姐的聲音從門外傳來,然後沒敲門便闖了進來,這個人還是老樣子沒禮貌。

不過看到她一如往常沒禮貌,我也放心許多,看來我的生活並沒有被打亂。

老姐一看到我,便露出邪惡的笑容,走過來揉我的頭,把原本就很亂的頭髮弄得更加亂七八糟,活像個黑色的鳥窩。

「妳幹嘛啦,吃飽太閒喔。」我把她的手撥開。

「跟我親愛的弟弟打招呼啊,來嘛,給姐姐一個早安之吻。」

眼前的人是我的姐姐──段于晴,是一個空有清秀外表,但是行為舉止卻非常不優雅的女性,不止整天亂揉我的頭髮,用手指頭戳我,還會說一些像是「屁啦」、「去死」之類的難聽話,甚至性騷擾我,要我跟她交往之類的,白白糟蹋了自己的外表,以至於快到而立之年都還沒有男朋友,非常地殘念。

「妳去玩弄公司的同事啦,別鬧我。」我把老姐推開,這個人到底有沒有把我當成異性看待啊。

「弟弟進入叛逆期真是令人煩惱呢,竟然就這樣把姐姐推開,小時候那個總是偷玩我內衣,偷看我洗澡的弟弟到哪裡去了呢?」

「才不是叛逆期,而且我小時候根本沒做過那些事!妳太沒有姐姐的自覺了,總是亂講話,才害我一直都交不到女朋友。」

「那就跟姐姐交往吧,我們可以成為最佳情侶喔……不行呢,勤仁還沒有長大,等你長大,姐姐就跟你一起玩刺激的遊戲。」

 

「妳真的有病,姐弟之間怎麼能談戀愛!」這個人想法真是太糟糕了,我還是趕緊去學校上課好了。

「不要拘泥於姐弟的關係喔,搞不好哪天我們就不是姐弟了呢。」

「這種關係不會改變的吧,妳在說什麼鬼話……」

「難說呢,難道你能保證,我真的永遠是你的姐姐嗎?你能保證,你對我的想法真的只會停留在姐弟之情嗎?」老姐的手摸上我的臉龐。

「是。」我本想在這裡就住口,但是我的嘴巴卻不受控制地將心裡的話說了出口:「但其實我還有很多怨言,只是因為妳照顧我的關係,所以我才不願意親口說出來。

「比如妳的衛生習慣真的太差了,每次房間都弄得亂七八糟,我剛搬過來的時候,門口竟然堆了不知道放了多久的垃圾,拿去丟還突然飛了一大堆蟲出來,嚇死我了。妳就是這樣才交不到男朋友,也因為沒男朋友,所以只好騷擾弟弟。」

老姐的表情頓時僵住,手指頭發出「喀喀」的聲音。

……完蛋了,我剛剛怎麼會把那些話說出口?

「喔?段勤仁,你膽子變大了嘛,沒想到成長得這麼快啊,翅膀硬了?」臉色驟變宛若翻書般快速的老姐,握緊了拳頭,額頭上浮現令人恐懼的青筋。

「不是,這是意外,真的是意外……不,不要揍我,家暴啊!」

之後,老姐因為趕著上班的緣故,所以只揍了我一拳,就匆匆出門了。

老姐出門後,因為今天早上九點才有課,我一邊悠哉地吃早餐,一邊想著剛剛到底是怎麼回事──我怎麼會挑戰那個暴力的大姐啊?

雖然我在這段時間不斷思考這個問題,但是發現快要遲到的時候,這個問題便從我的腦海中消失得一乾二淨。

此時的我還沒有發現,那個詛咒已經為我那崩壞的日常寫下了序章。

三日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