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W186-窗影物語~兄弟與幽靈房客~06-單封.jpg

書名:窗影物語~兄弟與幽靈房客~06(完)
作者:上絕
繪者:尤石馬
出版社:三日月書版
出版日期:2016/04/13
定價:220元
ISBN書碼:9789863612810
 
輕腐系靈異氛圍大手上絕 X 詢問度滿分繪者尤石馬,
感人最終回!
 
自無盡界歸來後,范景琛元氣大傷,
窗影又回到龍族,范家強韌難破的壁壘出現裂痕。
反抗不了龍族的各方勢力,藉此從人界下手。
先是意圖不清的溫泉邀約,再是立場未明的他界訪客,范家危機四伏。
既然將窗影視為家人,意味著侵襲已避無可避。
逃不過、躲不開,就正面迎擊吧!
他們會守護彼此、守護這個家,直到再次聽見──
「景琛、琇英,我回來了~」
 

第一章 旅行

過完年又過兩個多月,天氣已經回暖一些,但惱人的梅雨季悄然而至,降下灰濛濛的綿綿細雨。連日的降雨讓人感到水氣彷彿滲入骨子深處,從中開始僵硬發霉。

范景琛為了找窗影而休學,就算要復學也得等九月之後,這段時間他本來想去找個全職工作,但被顧琇英大力阻止。

「你當了一個半月的殭屍,沒吃沒喝沒拉,不管端和那個控鬼師多厲害技術多好,你現在身體也不可能和之前一樣健康!不要去工作了啦,在家裡休息調養不是比較好?」

「整天待在家會比較好嗎?」范景琛反問。

「總比去外面勞心勞力好吧。你在家裡看是要睡覺還是幹嘛都可以。」顧琇英一步不讓。「你勞碌命啊?可以休假還不休息!」

范景琛身上披著厚毯子,他歪側著頭望向坐在一旁念書的弟弟。顧琇英對自己認定的原則也學會了強硬,他這算是做了好哥哥的榜樣還是其實是帶壞弟弟?

榜樣這種東西真的很煩人,反正現在他多了個愛東管西管的弟弟。

「我在家要幹嘛?」范景琛又問。

窗影回家了,整個屋子空落落的,小顧又不親人,顧琇英一去上學他整天就只能對著牆壁發呆。

霪霪陰雨也不適合外出運動,何不找個工作打發時間?

被哥哥這麼一問,顧琇英也有些發愁。他也知道一個人在家很無聊,但他就是不想讓范景琛太累太辛苦。「不然你可以多打掃家裡幾次?」

范景琛白了他一眼。「你當我是你請的打掃阿姨嗎?還多打掃幾次?」

顧琇英聳了下肩膀。「我也不知道你可以幹嘛啊,反正待在家裡就對了。」他眼珠忽然一轉。「不然你兼差教國小小鬼頭功課?」附近好多小孩,阿公阿嬤又都是范景琛的粉絲,生意一定很好。

現在窗影不在家,讓那些小孩來輔導也沒關係了。

范景琛手撐著臉頰,懶洋洋的。「我對這個沒興趣。」他沒興趣哄小孩,窗影例外。

「你很難伺候耶!」

范景琛輕笑了一下。

這時候,門鈴響了,顧琇英自動自發起身應門,他低頭看了眼手表,晚上九點,這時間誰會來拜訪?

打開對外的大門,白燈籠的光芒在路燈下柔和溫潤,但映照在報喪妖阿桑那張不怎麼符合人類審美觀的臉上,顧琇英還是短暫的呼吸急促了。

阿桑雙手奉上一個白信封。「小的替端大人送來了慰問禮。」

顧琇英皺眉,壓下一腳把阿桑踹飛的衝動。那個端不是說不會來亂了嗎?現在又送什麼鬼安慰禮,誰想收啊!

阿桑抬高了手。「請收下,這是端大人對范先生的一點謝意,是三天兩夜的溫泉旅遊套票,這種濕冷天氣去泡溫泉對身體是最好的了。」

對阿桑的話,顧琇英皺起眉頭。「只是溫泉旅遊券?沒別的?那裡不會鬧鬼或什麼的吧?」

阿桑歪了歪腦袋,再次將手往前遞了一些,白色信封離顧琇英更近了。「請收下端大人的一點心意。」

顧琇英想到范景琛的身體,雖然表面看起來沒怎麼樣,但他還是很擔心傷到根本,去泡個溫泉養養身體也好。他低頭看向幾乎要塞到他鼻子底下的白信封,默默地接了過來。「謝啦,讓你跑這一趟。」

「您願意收下就好。」阿桑退了一步躬身一禮,手上的白燈籠在夜風微雨中輕輕擺盪,身影在路燈下漸漸消散。

關上門走回屋子裡,顧琇英用信封輕輕拍打著大腿,思索著這會不會是陷阱。不過是陷阱也沒差,不要去就好了嘛。

泡溫泉啊……從來沒泡過耶,上小學後家裡的澡盆就丟了,根本連泡澡機會都沒有,更別說泡溫泉。

好期待!

不過走個十步路就把陷阱的陰謀論拋到腦後,顧琇英走回和室將信封放在范景琛面前。「端讓人送來的謝禮,說是溫泉旅遊套票,你要不要看看?」

范景琛挑起眉頭,纖長手指挑開信封,發現裡面有雙人份的來回車票、住宿券、溫泉券、還有一本當地旅遊導覽,準備得很周詳。

他看了眼車票日期,是周五早上十點的高鐵,估計到達時間是上午十一點多。

顧琇英好奇地探過頭,拿過手冊翻閱著。提到溫泉就只會想到幾個知名景點,但一打開本子他發現不是,這是個在南部山區的溫泉。

「有沒有搞錯,這種地方會有溫泉?不會是騙人的噱頭吧?」他忍不住碎碎念。

范景琛瞥了本子一眼。「不至於,端應該不會做這麼沒誠意的事情。」

「所以這是私人景點?」顧琇英繼續翻閱著本子。

此時,他體內的香香甦醒過來,呻吟了聲,精神聚焦,一看見溫泉、山林、美食,本該體虛體弱的她瞬間精神百倍。『要出門嗎?去哪裡?』

顧琇英無言半晌。『還在考慮。』他在內心對香香說。

『考慮什麼!就走吧!我也想泡泡溫泉啊!』

妳一個死鬼泡什麼溫泉,在永元河內泡了七八十年還不夠啊?

顧琇英在內心大肆吐槽,還好香香顧著看他手上的本子,沒注意聽。他轉頭看范景琛,對方已經將東西放下,彷彿沒有特別想去的感覺。「你要去嗎?」

范景琛垂眸看了眼散在桌上的各式票券。「應該會吧,待在家很無聊,還在想要找誰去。」

顧琇英和香香一致瞪向他。

他不找你耶,該不會偷交了女朋友吧?

『哪可能,他哪來的時間交女朋友!他腦子裡不是窗影、窗影、窗影嗎?』

『噢,拜託你不要再吃小孩子的醋了。』

『閉嘴!我沒有吃醋!』

『他不找你還能找誰去?』

『我怎麼知道,他居然不找我!』

『你快問啊,你一定要去,不然我怎麼辦!』

『重點不在妳吧!』

『臭小鬼,你再給我說一次,誰才是重點?

猛然拔高的音調讓顧琇英頭昏腦脹。「你不帶我去?」他忍不住直接問了出來。

「你那天要上課吧?」范景琛理所當然地說。「問看看葉若宇好了。」

「我可以請假啊。」顧琇英一把將票券攏過來,大有你不帶我去我就不把東西交出來的姿態。「幹嘛不帶我去,我也想泡溫泉,我也想度假,自從來永元後我都沒去過外縣市耶!香香也說她想去,說從活著到死了都沒離開過永元,你一定要帶我們去!」

香香在心裡幫他擬定了計畫。『快用苦肉計,裝可憐、可愛一點,快撒嬌。』

顧琇英頭上降下三條黑線,暗斥她別來亂了。「一天而已,讓我請假啦。」

看弟弟一臉控訴又一臉生氣還一臉委屈的複雜神色,范景琛慵懶地轉著落在桌上的筆。「你想去?」

「嗯……」

「那這禮拜的垃圾……」

「我倒!」

「地板……」

「我拖!」

「衣服……」

「我洗!」顧琇英有點咬牙,他覺得自己被敲竹槓了。哪有這樣的,家事他都要全包?

范景琛微笑起來,拋開筆伸手拍拍弟弟的肩膀。「那就帶你去吧。票收好,我先去洗澡了。」他起身上二樓拿衣服,留下瀟灑的背影給顧琇英。

「我覺得我好像被耍了。」

香香唔了聲。「我也這麼覺得。」

「他一開始就打算帶我去吧?」

「好像是這樣。」

顧琇英面目猙獰、咬牙切齒地道:「他真的超級可惡!」

「哎呀,習慣就好了唄,反正你一臉小媳婦臉,被戲弄是剛好而已啦。」

喂,妳不要落井下石啊!我可是妳房東耶!

顧琇英更憤慨了。

香香則哼著小曲,愉悅地等著周五到來。

哎呀,從來沒泡過溫泉,人家楊貴妃說泡溫泉皮膚會像凝脂一樣,不知道鬼泡溫泉有沒有功效呢。還要搭高鐵,高鐵又是什麼樣子呢,當年連火車都沒坐過哩,禮拜五快來快來!

 

創作者介紹

三日月書版

三日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