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W176-我的未婚妻是魔王05-封面.jpg

書名:我的未婚妻是魔王?05
作者:紅茶君
繪者:紫御
出版社:三日月書版
出版日期:2016/04/20
定價:220元
ISBN書碼:9789863612490
 
「如果不想死的話,就豁盡一切為保住性命而努力吧!」
克蘇魯教團的陰謀正式浮上檯面,
操控著平行世界的無數個刃流銀河,大舉入侵地球。
甫從異世界回來的北斗一行人再度陷入戰鬥,
而攔阻在眼前的對手,竟是刃流銀河ver.水手服美少女?!
──愚蠢之人。善惡之分毫無意義,只有與強敵交手的快感才是真理!
懷著彷彿被偽娘老爸教訓的詭異感,
北斗賭上性命的守護世界之戰,現在才正要開始!
 

第一章  動亂的預感

時間拉回現在。

通過了破軍三殺的考驗,正要接千夕一起回到地球時,忽然出現在他們面前的,是以哈斯塔為首的三人組──教團反逆組!

而為首的「黃衣之王」哈斯塔,則是一現身,就以他的斬界之鐮刀「猶格‧索托斯」貫穿了西西莉雅的胸膛!

這一突然的舉動,震撼了在場的每一個人!

「西西莉雅!」

北斗發出目眥欲裂的嘶吼。

「北……北斗……」

西西莉雅驚恐的求助眼神望向北斗,她才剛開口求救,就吐出一灘黑血。

「西西莉雅!該死,哈斯塔你──!」

北斗又驚又怒,提劍便往哈斯塔斬去。

「老子現在沒空跟你玩。」哈斯塔看也不看北斗一眼,冷冷地道。

鏗!

金鐵交鳴,星火四濺。

「大流士!」北斗怒道。

「我也很高興見到你啊,我的摯友宿敵──北斗啊!」

大流士橫裡插入,硬是用起始之英雄劍「吉爾加美修」擋下了北斗的暴風神劍「須佐之男」。

「不要妨礙我!我現在沒空理你!」北斗用罕見動怒的語氣道。

「那可不行,我們久久才見上一次面,你怎麼能單方面剝奪我和你廝殺的樂趣呢?更何況還在我領悟了你刃流家不傳的『零之瞬動』之後!」

真是哪壺不開提哪壺,新仇舊恨一起湧上心頭,北斗怒叱:「既然你不讓路,那就給我去死吧──!」

「終於肯認真和我打了嗎?好啊!就看看我偷學的和你家傳的零之瞬動,哪一個人更高明些吧!」

「可惡!霞雪!」

「收到!」

彼此心意相通,霞雪明白北斗呼喊自己的用意,玉足一踢地面,藉著反作用力加速來到哈斯塔身後。

「西西莉雅就讓我來──」

那個「救」字還來不及出口,忽然一陣寒風急襲,霞雪不及細想,第一時間往旁邊跳躍避開。

「真理?!」

手持「雅典娜之劍」和「梅杜莎之盾」這二件魂靈武裝的真理,以冷淡無比的視線望著霞雪。

「抱歉,我不能讓妳過去。」

霞雪凝視著真理,道:「真理學姐……妳真的要與這些人狼狽為奸嗎?」

真理搖頭道:「在妳看來是狼狽為奸,對我而言卻是各取所需。」

霞雪冷笑道:「這種說詞,妳以為能瞞騙得過我哥嗎?」

真理還是搖頭。

「我不需要任何人的理解,當然也包括北斗在內。」

「好堅決無情的語氣,看來之前那個乖乖牌讀書生的樣子,果然是裝出來的!」霞雪道。

──真理,妳真的……

真理和霞雪的對話,一旁的北斗都聽在耳裡,心裡五味雜陳,也不知道是何滋味。

「喂喂,你不能專心一點打嗎?」

大流士苦笑。

「……北斗大人,不必擔心。」

千夕平淡若水的語氣於此時插入。

「……那個爆乳女就由我來補刀……更正,補救。」

「呃,我可以說讓妳來救人,我會更擔心嗎?」

無視於北斗的吐槽,千夕人如獵鷹翱翔半空,魂靈武裝八岐大蛇如V字形編隊飛行的雁群一般,跟隨在她的身後。

「逆風雁翔!」

千夕雙手同時一展,八柄單刃劍四左四右,各自成弧形的軌道飛襲向哈斯塔──和西西莉雅!

「打算不顧自己的同伴了嗎?」哈斯塔笑道。

「為了大局著想,西西莉雅不會害怕……捐軀。」

千夕這樣回應。

「捐妳媽啦……妳為什麼自己不先捐軀……」

西西莉雅用微弱的聲音怒罵。

說時遲那時快,八柄單刃飛劍已經兵臨城下。

「哼!」

哈斯塔眉頭一皺,到最後竟不選擇拿西西莉雅來當擋箭牌,而是大手一拉,將人拉到自己的身後,然後揮動鐮刀,擋飛來劍。

「果然不敢傷害人質──不,應該說是封印的鑰匙吧。」

千夕目中利光一閃。

「竟然拿本魔王當實驗品!我X妳娘親啊!」

西西莉雅不顧傷勢破口大罵。

「西西莉雅小姐……請顧及一下自己的形象……」

一道從容優雅的聲音在這戰場上不合時宜地響起。

「她的娘親可是現在趕來搭救妳的人啊……」

「誰?!」

哈斯塔忽然感應到前所未有的殺氣臨門。

有如赤身裸體暴露在嚴冬的冰雨之下,那殺氣就是那麼的凍徹心肺!

November Rain (寒霜冰雨)!」

密集如傾盆大雨的紅色絲線,從天而降,貫穿了哈斯塔的身體。

「這是什麼?」

哈斯塔訝道,這突襲事前來得毫無徵兆,以他的反射神經之快,竟也來不及避開攻擊。

「妾身勸你不要亂動,掙扎只會增加無謂的痛楚。」

白髮赤瞳的優美身影緩緩逼近,如今千劍一族的實質領導人──「血刃千傀」千羽,終於親自出手了!

「這裡畢竟還是千劍一族的領土,竟然敢在妾身的地盤上撒野傷人……想必你們已經做好領死的準備了!」

隨著千羽的逼近,哈斯塔就覺得自己身上的細絲愈纏愈緊,甚至有一種要從身體內部把自己絞斷的感覺!

「原來如此……妳就是那個『血刃千傀』嗎?不愧是連教主交代要特別堤防的人物,老子早就想和妳較量一番了!」

哈斯塔的臉上依然毫無懼色,打量著千羽的臉上,甚至出現了嗜獵者的笑容。

「妾身也耳聞克蘇魯教團的瘋狗大名已久……不過妾身沒有和不懂禮數的野獸爭鬥的興趣,還是就在這裡把你打發上路了吧。」

千羽話雖說得輕柔,語氣卻是冷酷無情的斬立決!

「要在這裡打發我?哈哈哈哈哈!好久沒聽到這麼好笑的笑話了!」

哈斯塔輕蔑地放聲大笑。

「死吧。」

千羽手一揮,下了決殺令。

下一刻,哈斯塔的身體被無數的血色細絲絞成碎屑般的肉塊──

本來應該是這樣的。

「……為什麼?!」

千羽訝異地望著毫髮無傷的哈斯塔。

「妳想說……為什麼妳得意的『血絲之刃』對我沒用嗎?」哈斯塔洋洋得意地望著千羽道。

「怎麼可能!就算是刃流銀河親至,也不可能在妾身的血刃之陣中安然無恙!」

哈斯塔更得意了。

「猜猜看,我比刃流銀河強的地方在哪裡?猜中了老子就不殺你們──」

北斗在一旁像是想到了什麼般地訝道:「是他的『猶格‧索托斯』!那柄斬界之鐮刀可以打開通往異界的大門,哈斯塔一定是對自己用了那柄鐮刀的異能,把『血絲之刃』從體內轉移到其他空間去了!」

哈斯塔微感訝異地瞥了北斗一眼。

「喔?不愧是刃流家的兒子,那雙眼睛似乎不僅僅是裝飾品而已呢。小鬼,你拿到第一張保命符了!」

「我不需要什麼保命符,」北斗踏上前一步:「把西西莉雅還來!」

哈斯塔望了身後傷勢嚴重的西西莉雅一眼,搖頭道:「這女孩和那邊的那個盔甲女,都是關係著卡歐斯完全復活的關鍵鑰匙,不是你們保護得了的對象,還是給老子就近看管吧。」

北斗沉聲道:「西西莉雅和千夕不是什麼封印的鑰匙,她們二個對我而言是很重要的家人!不是拿來給你利用的籌碼!」

聽到這番話時,千羽目中精光一閃,望著北斗的表情,似是若有所思。

哈斯塔卻是嗤之以鼻。

「啥,勇者把魔王當成家人?是我聽錯還是你搞錯了?!」

「不是你聽錯也不是我搞錯──」北斗再踏上一步,用毫不動搖的語氣和表情道:「我再說最後一次!西西莉雅和千夕是我的家人,我不准任何人傷害她們!」

此言一出,包括千夕和受重傷的西西莉雅,身上忽然都暴射出驚人的魔氣。

「……求婚宣言?」

「抱歉……本魔王沒時間和你們浪費下去了……北斗大人正等著和我回去洞房呢!」

「這──這股讓人莫名戰慄的魔力是怎麼回事?!」

二人驚人的魔力噴發,連哈斯塔一行人也為之吃驚。

「這是愛的力量──!」二人異口同聲道。

「呃,我說,妳們兩個是不是誤會了什麼?」北斗艱辛地道。

「誤會可大了,而且這誤會還是哥哥主動造成的……」霞雪用鄙視的眼神望著北斗。

──這是天大的誤會!我本來並不是這個意思啊!

北斗苦惱地抱著頭。

「平胸女!我沒有太多時間,只有一次的機會了!可以嗎?」

「……收到。」

「妳們二個……想幹什麼?不好!哈斯塔,快阻止她們!」

真理感覺最為靈敏,第一個發現不對。

可惜為時已晚。

「魔王合體技──」

二人異口同聲的時候,天地為之變色。

「這是?!」

黑暗冥氣彷彿自最深的地獄深淵湧出,極速劍氣自九天碧穹急洩而下。

上天下地,無處可逃。

「暗黑冥劍破蒼穹!」

天地之間,盡是魔氣劍氣,毀天滅地。

「你們兩個!快躲到我身後!」當魔力劍氣將要絞碎三人的時候,哈斯塔急忙舉起虛無黑刃「猶格‧索托斯」,向真理和大流士吼道。

說時遲那時快,毀滅的洪流已經洶湧奔至。

──轟!

在兩股魔王之力的破天荒聯手下,理應不存在有任何生存的機會。

但是──

「轉移空間……逃走了嗎?」北斗望著如碎裂鏡面般的空間裂痕,微帶失落地道。

──結果,連招呼都沒能跟真理打上一聲呢……

霞雪走到與北斗並肩的位置,斜眼睨著後者道:「覺得沒有和真理打上一聲招呼而可惜嗎,哥哥大人?」

北斗嚇了一跳。

「並沒有!話說妳不要隨便讀人家的心啊!」

霞雪嗤鼻道:「有需要用到讀心術嗎?哥哥的心思全都寫在臉上了!」

「……」

沒有等到滿臉冷汗的北斗回話,霞雪又繼續道:「哥哥不愧是鬼畜勇者,竟然能讓兩位魔王合體並發揮出百分之兩百的力量……」

「呃……都說過那完全是誤會了。」

「不過當事者可是不這麼認為呢……」

被霞雪這麼一說,北斗回神望去,立刻看到了讓自己戰慄不已的光景。

明明肚子上還開了一個洞,卻已經在路邊摘起花朵,似乎想當場作一個新娘花冠給自己戴的西西莉雅。

另外一邊蹲在地上的千夕,口中喃喃自語,以劍代筆似乎在地上比劃什麼,仔細聽的話,就可以聽到她彷彿在說:

「生男孩還是女孩好呢?我覺得還是各生一個好了……如果生男孩的話,就要叫他千斗……生女孩的話……就叫她千千吧……」

「……完全誤會大了啊!」

「所以我說,你認為她們現在聽得下你的解釋嗎?」

「那我該怎麼辦?霞雪!妳要救救我啊!」

北斗簡直想抱頭慘叫了。

「這是你自作自受,就自食惡果吧!」

霞雪的眼神中,簡直沒有一絲人類該有的溫暖。

就在這時,千羽走近北斗朝後者發話。

「北斗君──」

「嗚哇!對不起啊!千羽伯母,我不是故意要欺騙妳的女兒的!」

北斗像是被嚇到的老鼠一樣差點跳了起來。

千羽見狀遮嘴微笑道:「北斗君誤會了,妾身是來向您道謝的。」

「道謝?!」

北斗大惑不解。

千羽含笑道:「雖然妾身之前說過齊人之福之類的話,但在妾身心中其實還是有點疑慮,擔心妾身的女兒個性太過耿直,未來在婆家很可能會被大老婆和小姑聯手欺負……整日以淚洗臉……」

「呃……千羽伯母,我覺得妳可能想太多了……而且妳是不是看太多動輒上百集的地球鄉土劇了?」看千羽說得一臉陶醉其中、憂喜交加的樣子,北斗忍不住吐槽道。

「雖然我也曾想過,是不是一起嫁過去,甚至母女共事一夫,但又擔心族裏事務無人領導……」

「拜託您一定要留在千劍一族啊!」

北斗聽了這話真的是冷汗狂飆。

千羽用微帶遺憾的表情睨了北斗一眼。

「不過呢,現在我已經不那麼想了。會讓我改變想法的原因,正是因為北斗君你剛剛的一席話。」

「……我的一席話?」

「因為你說過,會把妾身的女兒和黑族的魔王,都當成自己的家人。我聽得出來你是真心的。」

「我是真心的,我是真的把千夕和西西莉雅當成我的家人。」北斗沒有迴避這個問題。

「我一定會保護她們。」

「有你這句話就夠了。」千羽微笑道:「而妾身相信,『魔王』和『勇者』和平共處一個屋簷下,這種比童話故事還要浪漫荒誕的現實,一定會在你們家上演的!」

「千羽伯母……」

「好了,你們該走了,要趕快幫我生一個白白胖胖的可愛孫子喔!」千羽露出慈母一般的和藹笑容道。

「……母親大人,我會加油的。」千夕忽然加入了話題,一臉嚴肅認真地道。

「雖然不知道妳指的是哪方面的加油,不過不管在哪方面我都不會輸給妳的!床上床下都是!」西西莉雅不甘示弱地哼了一聲。

「妳們兩個,可不可以不要再提那件事了!」

「贊成,我們趕快回去吧,我已經迫不及待要等著今晚夜襲哥哥大人了。」

「啊!霞雪大人,妳太狡猾了!明明北斗大人已經跟我約好今晚要一起傳宗接代了!」

「……北斗大人是跟我約好了今晚要裸裎相見,共赴巫山才對。」

「並沒有好不好!妳們幾個快給我滾進境界之門啦!」

望著北斗一行人吵吵鬧鬧地消失在境界之門的彼方,千羽的眼神裡同時出現欣慰和擔憂的神采。

祝你們武運昌榮……

千羽就那樣懷抱著無人能知的想法和預感,目送著北斗他們離開了克羅洛斯。

 

三日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