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W191魔王陛下的憂鬱-上-封面.jpg

書名:魔王陛下的憂鬱.上
作者:唇亡齒寒
繪者:MOON
出版社:三日月書版
出版日期:2016/04/20
定價:220元
ISBN書碼:9789863612681
 
因為「不能說的那個人」,魔王陛下今日、依然憂鬱中──
 
★晉江耽美大手唇亡齒寒0成名之作
★封面&內頁特邀華麗繪師MOON親手操刀
★天使惡魔交織,嶄新逗趣的奇幻BL喜劇
★首刷限定特典:精美全幅海報-魔王陛下的誘惑
 
身為曾經的拂曉金星、如今的黑都之主,
路西法陛下深深覺得當個魔王很不容易。
與天、人兩界的外交事務,包!
魔界內全領土的民生經濟問題,也包!
臣子的感情諮詢、健康諮詢、育幼諮詢,還是包!
魔界同人誌販售會上各種R180肉本的主角──統統都包!
然而當魔王大人第一次拿到新刊,
看見自己與那個「連名字也不能提的人」肢體糾纏的插圖時,終於爆發了。
……為什麼我會是下面那個!!!
 

 

第一章 路西法陛下的憂鬱

路西法陛下最近很憂鬱,因為安度西亞斯的兒子因悖思撿了個誤闖魔界的人類小男孩回家,從此安度西亞斯來他面前哭訴的頻率從每天一次變成了每天三次,令魔王陛下頭疼欲裂。

因悖思是安度西亞斯和紅魔女的獨生子,他完美地繼承了雙親性格中最惡劣的部分,小小年紀就在魔界橫行霸道、欺女霸男,只因他是地獄公爵的兒子,安度西亞斯又把他當成寶貝一樣寵,所以沒人敢動他……路西法毫不懷疑那個熊孩子現在還沒騎到自己頭上撒野,純粹是因為身高太矮搆不著。

自從登上黑都王座,路西法很久沒這麼憂鬱過了,因為他在登基第一天就把所有麻煩事全交給了參謀兼副手──鬼王別西卜。他任命別西卜擔任黑都執政官,主掌大小事情,所有行政命令無須過問魔王。因此,別西卜一躍成為魔界的第二把交椅,同地獄宰相羅弗寇共執魔界的最高權柄。

不過,別西卜本人似乎不太樂意。

「臣斗膽問一句,吾王,」別西卜說,「若將一切工作都交給臣,那麼吾王要做什麼工作呢?」

偉大的魔王路西法這樣回答:「我的工作就是看著你工作,然後評判你做得好不好。」

一瞬間,路西法感覺到別西卜身上熾盛的殺意。但如果會因為殺意而動搖,路西法就不是路西法了。

他隨意地靠在王座上,盯著別西卜。人們都說,魔王陛下什麼也不說、不做地盯著人的時候最恐怖了。果然,在這恐怖的瞪視下,別西卜戰慄起來,唯唯諾諾道:「臣……遵旨。」

於是路西法擺脫了將來大部分可能讓他憂鬱的事,過上了悠閒自在的生活,除了偶爾聽貴族們報告執政大人無法解決的煩惱外,就是種種花、研究新的魔法和菜色,再寫兩本書。

目前黑都時報暢銷書排行榜中,《路西法陛下教你一百個實用魔咒》和《路西法陛下教你一百個黑都特色菜肴》都在前十名內,累計銷量僅次於阿斯蒙蒂斯的《性愛知識大全》。

然而,自從安度西亞斯的倒楣兒子出生後,他悠閒的生活就徹底宣告結束了。那個小魔頭真是鬧得黑都上下不得安寧!光是他在襁褓裡的哭聲就讓全城人民整夜失眠,學會走路後四處橫衝直撞,造成黑都維修牆壁的財政支出大增。

除了市民抗議,路西法還得忍受宰相對於財政赤字的嘮叨,終於讓他開始憂鬱起來了。

當那小魔頭學會飛之後,另一場災難開始了。他不懂得什麼叫限速什麼叫飛行道什麼叫轉向提醒,只會一個勁地往前飛往前飛往前飛,直到撞上煉獄山,讓天使貝雅特裡齊從劇烈震動的山上摔了下來,斷了一隻翅膀;或者一個勁兒地往上飛往上飛往上飛,害路西法拿魔王權杖和補辦的天界簽證去保釋他。

等到因悖思再大一些,學會打架之後,黑都人民的惡夢就開始了。

路西法不得不發放精神津貼,以安撫維護黑都治安的黑龍騎士團。其實一打成年惡魔沒有理由打不過一個小孩子,問題是那孩子手裡拿著一把威力無窮的魔劍──路西法親自布下十九重煉金密儀陣,鑄出了那柄魔劍,作為誕生賀禮送給了安度西亞斯夫婦,他們也依照陛下的意願,把劍交給了兒子。這親手釀成的悲劇導致魔王陛下如今一想起這事就恨不得捶爛自己的腦袋。

現在小魔頭因悖思已經到了思考人生的年紀,他開始對魔界之外的世界感興趣,天天吵著要父親帶他去魔界的另外八座城市看看。感謝敵基督,安度西亞斯沒有屈服於兒子的淫威,否則九城大概就要開戰了。

最大的悲劇就在這個時候發生了,一個人類小男孩不小心從空間裂縫掉進了魔界。這本是稀鬆平常的一件事,每年都有幾個不明真相的人類一腳踩進空間裂縫裡,魔界只需要把這件事上報領主,然後消除該人類的記憶,再把他送回人界就好。

然而,因悖思不知從哪裡聽來的消息,竟然趕在小男孩被送回去之前,把他從黑龍騎士團手裡搶了過來。

那個可憐的男孩……他叫什麼來著?好像叫亞當?與他們人類之祖的名字一樣,是個金髮碧眼、像小天使一樣可愛的孩子。

小魔頭把亞當擄回家,聽他講述人界的種種奇聞趣事,如果講得不夠有趣,因悖思就會把他扔到牆上去。

人類的體質與惡魔不同,他們太脆弱了,像因悖思,撞穿煉獄山都毫髮無傷,而人類小男孩被扔到牆上的後果就是……因悖思哭著叫醫療師來治療亞當,因為他骨折了。

等亞當康復,因悖思又開始強迫他講述人界趣聞,如果講得不好……這次小魔頭學乖了,不再把亞當扔到牆上,而是直接出拳揍他。

我的敵基督,請保佑這可憐的孩子。

但是除此之外,他對亞當其實非常好。讓他穿最高級的絲綢衣服,吃最美味的魔界菜餚,住最富麗堂皇的宅邸,用最聽話伶俐的僕人。

要是外人擅自接近亞當,因悖思會毫不留情地把他們揍飛;要是亞當對吃穿用度有任何不滿意,哪怕是一句「今天的湯有點鹹」,因悖思就會立刻換掉廚師。他完全把亞當當成一個珍奇的玩具,什麼都給他最好的,但他只屬於自己,只有自己可以為所欲為。

安度西亞斯終於發現大事不妙了。自從《反虐待人類法》頒布以來,沒有人敢在魔界虐待人類,而自家孩子竟然把人類當成玩具,要是被發現就糟糕了!

安度西亞斯無力阻止,只好向別西卜求助。後者表示這麼嚴重的問題自己也無能為力,於是他只好向路西法陛下求救。

路西法陛下覺得憂鬱極了。

「安度西亞斯,我的朋友,」路西法都這麼稱呼自己的臣子,「身為一個父親,要有父親的威嚴。倘若連自己的兒子都教不好,你還當什麼父親?乾脆你來當兒子,叫因悖思父親好了。」

「吾王,您這麼說就不對了。」安度西亞斯邊哭邊狡辯,「您身為魔界王者,也要有王者的威嚴,倘若連您的臣子都管教不好,您還做什麼魔王呢?乾脆退位讓賢好了。」

話一說完,安度西亞斯立即覺得失言了,他這個口不擇言的毛病什麼時候能改一改啊!路西法陛說不定會氣得大吼一聲「放肆!」,然後用魔法把他轟個稀巴爛,或者大吼一聲「住口!」,然後用魔法把他轟個稀巴爛,或者什麼都不說,直接把他轟個稀巴爛……

然而,路西法陛下一句話也沒說,只是靜靜地看著他,金色的雙眸裡有什麼難以辨識的情緒一閃而過……陛下什麼也不說、什麼也不做,直直瞪著你的時候最恐怖了!

安度西亞斯兩腿發顫,幾乎是趴在地上說:「遵命,吾王,臣這就去教訓那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孽子!」說完,連滾帶爬地離開了宮殿。

一個小時後,他鼻青臉腫地回來了。

「吾王!您要為臣做主啊!」他哭著道,「那孽子竟敢對他父親動手!吾王,您忍心看您的子民深陷水深火熱之中嗎?啊,拂曉的金星、魔界的王者路西法呀,您高貴的榮光……」開始滔滔不絕地讚美起來。

路西法知道他的伎倆,講得越誇張越噁心,自己就會受不了而答應他的要求,替他管教那個小魔頭。

「行了,安度西亞斯,」路西法憂鬱地說,「帶我去你家看看吧。」

「遵命,吾王!」安度西亞斯高興地領著陛下到他家去。

一進門,路西法就聽見從最豪華的那棟屋子傳出激昂的音樂聲。

安度西亞斯是魔界的音樂家,家中傳出音樂並不稀奇,但是這樂聲不同尋常,不知是用什麼樂器演奏的,還伴隨著拳打腳踢聲和奇怪的慘叫聲。

路西法走進屋裡,在安度西亞斯的指點下找到了亞當和因悖思所在的房間。兩個孩子正並肩坐在地上,面對一個黑色盒子按動手中的遙控器。黑盒子的正面有一塊玻璃,玻璃上有兩個小人正在打架。路西法知道這是人界一種叫「遊戲機」的東西,而兩個孩子正在玩遊戲機裡的「格鬥遊戲」。

不論什麼事,一旦牽扯到輸贏,必定會觸到因悖思的逆鱗。

如果亞當在遊戲中勝利,因悖思就會把他壓在地上揍,邊揍邊叫:「你這是欺負我!我才剛剛學會,當然比不過你!有什麼好得意的!」

如果亞當在遊戲中輸了,因悖思還會把他壓在地上揍,邊揍邊叫:「你這是在侮辱我!我還需要你讓嗎!」

如果兩人打成平手,因悖思依然會把亞當壓在地上揍,邊揍邊叫:「你故意拖延時間!膽小鬼!懦夫!不配做魔界的勇者!」

在亞當第十次被按在地上揍時,路西法忍不住咳嗽了兩聲,強調自己的存在。

因悖思這才發現有人來了,連忙放開亞當,開心地撲向路西法,「路西法叔叔!您怎麼來了!」

……雖然知道自己是該被稱作「叔叔」,但路西法還是覺得心裡酸酸的。

「好孩子,」他撫摸著因悖思的頭,「最近和亞當玩得開心嗎?」

「開心!」

「聽著,孩子,我要告訴你一個不幸的消息,我們必須把亞當送回人界了。」

因悖思睜大了眼,「為什麼?」

「因為他是個人類,人類就該待在人界。」

「可是也有很多惡魔去了人界啊,為什麼人類不能到魔界來呢?」

路西法思考了一下這個問題,「呃,那些惡魔是為了執行崇高偉大的使命才去人界的。」

「亞當到魔界來也有任務啊!」因悖思理直氣壯地說,「他的任務就是陪我玩!」

「他的任務不是陪你玩。孩子,他不是你的玩具。」

「他是!」

魔王陛下在心底呻吟一聲。「他不是。如果你想和他玩,就要跟他做朋友,不能打他,也不能把他往牆上扔。」

「什麼是朋友?」因悖思的大眼眨呀眨,這個詞語對他來說很陌生,畢竟他從出生以來就是魔界小霸王,身邊只有僕人,沒有朋友。

「朋友就是……」路西法好久沒這麼費腦力過了,「就像我和你爸爸那樣。」那是當然,他稱包括安度西亞斯在內的所有上位惡魔為「朋友」。

「可是我常常看見您打我爸爸。」

「那是因為你爸爸耐打。他畢竟是個惡魔,而亞當是人類。人類很脆弱,一不小心就會受傷或死掉,我雖然揍你爸爸,但我不會把他打死,對嗎?」

小魔頭想了想,「好像是耶,爸爸從來沒被打死過!」下一刻,他跑到驚恐的亞當面前,抓起他的一隻手,「那麼亞當,我們做朋友吧!」

亞當嚇得連聲音都不敢出,因悖思就當他默認了。

「這真是個良好的開始。」路西法說,「現在,因悖思,向你的小朋友告別吧,我們要送他回人界了。」

「為什麼!」因悖思大叫起來,「我都和他做朋友了,為什麼還要把他送走!」

「因為他是人類,他在人界還有父母親戚,他們會想念他,他也想念他們,對吧?」最後一句是問亞當的。亞當立即點頭如搗蒜。

路西法繼續循循善誘:「作為朋友,就要尊重對方的意願。現在亞當想回家,你不能不尊重他,對嗎?」

因悖思噘起嘴,「那他也應該尊重我的意願,我想讓他留下來!」

談判陷入僵局。路西法絕望地想,怎麼做才能讓這個熊孩子放人。他真是太欠缺管教了,安度西亞斯和紅魔女真是一對不合格的父母,除了繁殖後代之外什麼都做不好!

等等,父母……

「我有個主意,孩子,」路西法溫和地說,「朋友之間最重要的就是平等。既然亞當在魔界陪了你這麼久,你也去人界陪他同樣的時間,這樣才公平。你覺得怎麼樣?」

「去……人界?」因悖思的眼裡閃起金光。

「是的,不過你要喝下封印泉水,封印你身上的魔力,然後把魔劍歸還給我……不要這麼看著我,魔劍是違禁物品,不許帶到人界的。作為朋友,你要在人界陪亞當一樣長的時間,然後再決定下一步該怎麼做,是繼續留在人界,還是回魔界。你覺得怎麼樣?」

「真是太好了,路西法叔叔!」因悖思歡天喜地,「我一直想去人界呢,可是爸爸不准。真好,我能去人界了!」

聽到這句話,路西法暗自竊喜,他的憂鬱解決了。

孩子,要煩就去煩人類吧!

 

三天後,路西法帶著封住魔力的因悖思和被消除了痛苦記憶的亞當來到人界──亞當的家裡。

亞當失蹤了好一陣子,他的父母早已從一開始的擔心演變成絕望了。現在看見一位黑髮金眸、相貌英俊、穿著得體、舉止優雅的年輕紳士把兒子送回來,自然歡欣不已。

「真是謝謝您,路西先生!」亞當的母親感動地道,「自從孩子走失,我就沒睡過好覺,太謝謝您了,不僅收留亞當,還把他送了回來……」

「不用客氣,太太,這是我們應該做的。」路西法,也就是現在的路西先生說,「不過我有個不情之請。亞當和我的侄子因悖思成了好朋友,您也知道強迫孩子和新朋友分離是一件多殘忍的事,能否請您允許因悖思在您家裡暫住一段時間,等他們準備好分離以後,我再接他回去。」

「哎呀,當然可以。亞當的朋友就像我的孩子一樣,我當然歡迎他來我們家裡小住。」亞當的父親說。

「感謝您,先生。因悖思從小被父母寵壞,是個很任性的孩子,得罪之處,還請多多包涵。」

「當然當然。」

一番寒暄客套之後,因悖思和一臉茫然的亞當就留在了人界。

「吾王啊,這麼做真的好嗎?」黑都宮殿裡,執政官別西卜恭敬地問,「讓因悖思那孩子去禍害人界真的沒問題嗎?」

「沒問題,我敢說不出三天他就會哭著要回來了。沒了魔力和魔劍,他就只是個壞脾氣的小孩而已,人類會替我們管教他的。」

因悖思的父親安度西亞斯仍在哭泣,不過這次是因為思念兒子而流下傷心的淚水,「吾王,就這麼讓因悖思留在人界,我很不放心啊……」

「不用害怕,我的朋友安度西亞斯。」路西法寬慰道,「往好處想,咱們終於擺脫了一個大麻煩,應該趁這個機會好好休個假不是嗎?好比趁老婆不在時,去會會其他的美人一樣。要懂得享受男人的樂趣,安度西亞斯我的朋友。」

「可是吾王,您來到魔界這麼久,不還是守身如玉……啊不,潔身自好嗎?」

說完,安度西亞斯發覺自己又失言了,他說話怎麼就不經大腦呢!本以為陛下會使出可怕的瞪視,沒想到這次卻是──「衛兵,把這個忤逆犯上的傢伙拖出去斬首。」

兩名身穿鐵甲的衛兵上前抓住安度西亞斯的雙臂,把他拖出宮殿,留下一串淒慘的求饒聲。

「陛下,您的電話。」一名侍從端著路西法從人界新買的手機走來。因為魔界收不到信號,所以路西法對手機進行了一些改造,讓它變成以魔力驅動的產品。

「是因悖思大人打來的。」

路西法接過手機,滿臉微笑,臉上彷彿寫著「看吧他終於受不了」。

「喂,是因悖思嗎?」

「是我,路西法叔叔!」

「人界好玩嗎?」

「好好玩!我都不想回去了!我能在這裡多待一段時間嗎?」背景音是亞當的哭聲。

路西法寬容地笑了。「當然可以,我的孩子,你想待多久都行。」

「謝謝,路西法叔叔!替我向爸爸媽媽問好!」接著電話就掛斷了。

路西法把手機交給侍從,轉向別西卜道:「看啊,人界的教育真是太成功了,因悖思學會禮貌了,他讓我代他向安度西亞斯和紅魔女問好呢。」

別西卜敬畏地垂首道:「是啊,吾王,但是再過一會兒因悖思就要沒有爸爸了。」

路西法這才想起,接電話前他才吩咐衛兵把安度西亞斯抓去斬首。

當安度西亞斯被押上刑場,周圍聚集了無數來看熱鬧的黑都市民,劊子手磨亮了斧頭,準備砍下他腦袋時,從王宮來的使者騎龍飛奔而至。

「刀下留人!陛下有令,赦免安度西亞斯公爵!」

安度西亞斯深深地鬆了口氣。圍觀群眾則發出了高低不一的嘆息聲,在他們眼裡,魔王陛下可真是朝令夕改……啊不,喜怒無常、高深莫測呀。

 

創作者介紹

三日月書版

三日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