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W190-幽靈代理人02-封面.jpg

書名:Phantom Agent幽靈代理人02
作者:胡椒椒
繪者:フジワラカイ
出版社:三日月書版
出版日期:2016/04/20
定價:220元
ISBN書碼:9789863612780
 
2016動漫節詢問度最高
常識無用的不思議靈異冒險!
特邀日本商業誌繪師 フジワラカイ 傾力操刀
新星作者胡椒椒搶眼力作第二集!
 
★獨家好康大方送★
◆首刷限定!案發現場-雙面人設門牌吊卡
◆特別收錄全新番外
 
The Game Is Not Over.
遇鬼的下一步,即是當鬼。
 
起始於夏日的相遇仍未結束。
認識了幽靈刑警,不良少年的蹺課人生就此終止,
然而被剝奪的不僅僅是生活樂趣,
連身體也將難保……?
「你老實說,你是不是在吸我的陽氣!」
 
只是摔一跤就莫名其妙靈魂出竅,
不良少年不得不讓幽靈刑警暫管他的青春肉體。
難得「活」過來的幽靈刑警,
決定帶著007,來趟休養生息的溫泉之旅。
看著老舊的旅館、清幽的風景,還有從溫泉裡浮出來的女鬼……
不良少年沉痛地發現,
原來小說裡的事故體質,都是真的。
 

 

第一章 靈魂出竅

我的頭靠在窗框上,透過鐵格子仰望著窗外的藍天白雲。

陽光和煦,清風徐來,我卻得待在這小小的空間,沒有自由,只能隔著鐵欄杆渴望外面的世界。

人不應該被關在這種水泥和鐵條搭出來的建築物裡,但我不得不待在這兒,因為我犯了錯。

我已經失去自由很久了,無拘束的生活對我來說幾乎是遙不可及。

我非常後悔關於自己所犯下的過錯,也無時無刻不在懺悔。可是一失足成千古恨,錯已鑄成,沒有挽回的餘地,終生都將為此付出代價……

「只是叫你來上課,你為何一副被判了無期徒刑的樣子?」

靠!就是這個冷到讓人牙齒發酸的聲音!就是你!沒有將你趕走就是我一輩子的錯!

我轉頭怒瞪著他,這死鬼逼著我非要來上課,浪費我生命中最多采多姿的時期!

死鬼的存在就像痔瘡一樣,一旦長出來了就一輩子如影隨形,時時刻刻都能感覺到那種芒刺在屁的拘束,雖然久而久之就會習慣,但永遠不會喜歡……有誰會喜歡痔瘡呢?

「你這……」我話還沒說完,赫然想起現在正上課中,旁邊困惑恐懼的眼神投來。

我怒目而視,所有對我行注目禮的同學就像是見到凶猛掠食動物的兔子一樣,畏縮地轉頭回去繼續聽課。

我拿出課本,但找不到一支筆。我跟隔壁拿了一支後在紙上寫道:(標楷)沒事不要和我講話,會害我被當成瘋子!(標楷)

死鬼毫不在乎說道:「天氣涼爽,你說來上課可惜;天氣炎熱,你說太熱應該待在家裡;下雨的話,你又說不適合出門……對你來說,一年四季都不適合上課。」

你說對了!要不是這死鬼在一旁念個不停,誰要來啊!

我在紙上用力地寫,力道之大都入木三分了:(標楷)吵死了,別妨礙我上課!(標楷)

死鬼譏笑道:「別妨礙你睡覺?」

我懶得鳥他,既然他都說了,我就毫不客氣地趴下來繼續憨瞑。

 

下課後,我扶著睡到落枕的脖子回家。一打開門,賤狗就跑到門口來,一方面對著死鬼撒嬌,一方面又抗議我太晚回來。

「可惡的狗!我已經為了你天天提早回家耶!害得我一點休閒時間都沒有了,你到底還有什麼不滿!」

我現在真的跟坐牢沒什麼兩樣。白天被逼著去上課之外,與我的兄弟們鬼混的時間也減少了,因為賤狗下午一定要去散步。之前我比較晚回家,沒讓牠在下午出門,賤狗便存心報復,到處亂大便。

見到我凶狠地與賤狗互瞪,死鬼在旁說風涼話:「別和007計較,牠年紀大了,也開始任性起來,而且去遛遛狗對你比較好,省得成天待在陰暗的地下室打撞球。」

可惡的死鬼!明明你就是罪魁禍首,還說得這麼理直氣壯!賤狗就是你帶來的拖油瓶!

而且由另一層面看來,死鬼比賤狗更麻煩。他像背後靈一樣整天跟在我身邊,如影隨形,強迫我上課也罷了,連我的髮型也要管。

更讓人受不了的是,因為他在,我根本沒辦法好好享受祕密時光,又不好意思跟他說我憋到蛋蛋都要爆了,因為他八成會嘴角微微勾起,一臉輕蔑地冷嘲熱諷。

我無奈地拿了狗鍊拴住賤狗的項圈,找了個不透明袋子裝鏟子。

賤狗大便很多,每次回家提著一大袋狗屎,再加上賤狗醜陋可笑的模樣,我都快變成附近人家的笑柄了。

 

與其說是遛狗,還不如說賤狗拖著我跑。牠每次去散步時,總是興奮地橫衝直撞,我就得使盡吃奶的力氣拉住牠,否則牠又要撲到其他狗身上了。

我氣喘吁吁地坐在長椅上,將狗鍊綁在椅腳,讓賤狗只能以狗繩的長度為範圍活動,要不然我真的會精疲力盡而死。

死鬼一派輕鬆愜意地坐在我身旁,身上的西裝一點皺紋都沒有。

他是鬼,不管再激烈的運動於他就像呼吸一樣輕鬆自在……雖然他沒有呼吸,不過看到他的樣子我就不爽。

「喂,死鬼,你之前當警察的時候應該也很忙吧,哪有時間每天帶賤狗出來散步,而且還一天兩次耶!你該不會是在唬爛我吧?」我氣沖沖地問道。

「必須承認,我並不是一個盡責的好主人。我常常徹夜不歸,因此007非常獨立,從來不會吵鬧,只能盡量有空的時候帶牠出去。」死鬼摸著賤狗的頭。

「那牠現在是怎麼回事?變成這副德行,一定是故意找我麻煩吧?」我酸溜溜問道。

「我不曉得,007似乎對你有些敵意,大概是覺得你跟牠爭寵。」

我知道死鬼又想說那番寵物間爭風吃醋的論調,打斷他說:「反正就是你沒教好,竟然讓牠以為我這個幫牠把屎把尿、餵食散步的人是同類!」

「我想這對007來說是全新的體驗,畢竟牠之前一直在勤務和訓練中生活,與同伴之間的相處可能也不會像你這樣。更何況牠算是位高權重的緝毒犬,在其他狗面前,自然要維持一定的威嚴,不能像現在這樣自由亂跑。」

死鬼摸著牠的下巴,賤狗滿足得直發出噁心的呼嚕聲。

我厭惡地看著牠,突然發現一件怪事。「欸,死鬼,你現在是在摸賤狗嗎?」

「你說我看起來像在做什麼?」死鬼反問道。

「不是啦!你之前不是說只能觸碰沒生命的物體和我嗎?為什麼……」

「你還真遲鈍,我以為你早就知道了。」死鬼一臉不屑看著我。

「我怎麼會知道啊!」我不爽地回他。

「你還記得前一陣子?琛哥那時候……」

記得,而且我想一輩子都不會忘記吧。死鬼纏上我,然後經歷了那一段不可思議的事。

死鬼本是刑事局緝毒組的組長,生前追查販毒組織青道幫,後來不幸死於非命。他變成鬼魂後,又重返人間追查殺了他的凶手,由於只有我看得到他,他便要我幫忙他調查,因為靈魂體有很多事做不到。

最後,查到琛哥──也就是青道幫的堂主、最惡名昭彰的大毒梟,在碼頭有一場交易。那時,死鬼和琛哥有過一場打鬥,琛哥身懷絕技,似乎對捉鬼擒妖很有一套,死鬼為了救我,被打得差點魂飛魄散。

而那時,也知道殺了死鬼的是一名緝毒組同事,他和琛哥利益交換出賣了緝毒組,最後死在琛哥手上。但他死前說出了驚人內幕,看來,內賊不僅僅是他一人而已,幕後主使另有其人。

因此,死鬼回了趟地獄,與閻羅王據理力爭後,終於又獲得在人間的一段時間,直到他找出幕後主使為止。所以死鬼又纏上了我,不過看在他和賤狗都救過我一命的分上,我才忍氣吞聲,繼續被他們壓榨。

「那時候,你應該也看到我和琛哥的決鬥。若是我無法碰觸到他,怎麼能攻擊他?」

仔細想想,還真的是這樣!不過那時候情況危急,我根本沒注意到,而之後……也沒注意到,直到今天。

「為什麼會這樣?你該不會真的吸收了什麼陽氣還是日月精華之類的,然後就越來越厲害了吧?」我隨口問道。

「你最近會覺得身體逐漸衰弱嗎?」死鬼盯著我,臉色詭譎。

我思考了一下,恍然大悟,連忙倒退幾步,驚恐地問道:「你、你該不會真的吸我的陽氣,然後想要幹嘛吧?」

死鬼露出不耐煩的樣子:「我希望你可以多利用腦袋,毫無裝飾效果的話至少也要能使用。我是鬼,陽氣重的地方都會讓我不舒服,你想我要如何吸收陽氣?」

「……呃,算了。那你說怎麼會這樣!」

死鬼思忖道:「我不清楚,可能是開始習慣這種型態,所以可以發揮力量。現在離你不要太遠的地方我都能實體化,而且開始可以觸摸其他生物。」

臥槽!現在才知道鬼魂也會進化!我興致盎然地問道:「那麼你還有其他功能嗎?例如說發射靈彈或是隔空取物之類的?」

「抱歉無法如你所願,我是鬼,不是超能力者。」死鬼停頓了一下,然後道:「007要跑走了。」

我一轉頭,正好看到賤狗的繩子脫離椅腳的瞬間。我急忙伸手去撈,抓了個空,只好跳起來追了過去。

回頭一看,死鬼不慌不忙地站起來,我不禁大罵道:「你還不來幫忙!到時候賤狗隨隨便便上了其他的狗還是害別人心臟病發就完蛋了!我一定會賠死的!」

我在賤狗身後追趕,不得不再一次佩服牠,年紀這麼大還健步如飛,真是……他媽的!而且從背後看,賤狗身上鬆弛的皮膚隨著牠的步伐上下搧動,讓我有種錯覺,牠好像快要飛起來似的。

我幾乎穿越了大半個公園,賤狗又鑽進樹林當中,左彎右拐地根本抓不到。

正當我想放棄時,赫然看到前方是一排約我腰際高的灌木叢。賤狗雖然也有我腰際高,但憑牠的體重一定跳不過去!果不其然,賤狗在灌木前停了下來。

然而就在我沾沾自喜時,竟看到賤狗蹲低身體,準備跳過去了。

我趕緊加快速度,要是讓牠跳過了要怎麼抓啊!我已經筋疲力盡了,一定要在牠跳過去前抓到牠。

在賤狗跳起的剎那,驟然一隻手從旁進入我的視線裡,抓住了賤狗的繩子。想當然耳,那一定是死鬼。

我一時煞車不及,只見死鬼張開手來像是要扶住我,然後便狠狠地撞上去了……

頭像是被投球機發出的快速球直接K到,腦漿都要從耳朵裡噴出來了。我昏昏沉沉倒地,心想頭蓋骨八成凹下去了。

 

「喂,醒醒!」

我一下子睜開眼睛,只看見一堆樹冠,橘紅色的夕陽從沒有樹木遮蔽的那一方灑落在臉上。還有點懵懵懂懂地記不得發生什麼事了,死鬼湊過來,一臉擔心問:「你沒事吧?能講話嗎?」

我躺在地上,死鬼一隻手托著我的上半身。我眨了眨眼睛,說道:「沒事,只是有點頭暈腦脹,剛剛……」

我仔細地想,才想起剛剛為了逮賤狗,和死鬼撞得天翻地覆的。

死鬼是哪練的鐵頭功啊?撞了一下讓我恍神這麼久,我甩甩頭試圖站起身。痛死了!剛剛一定是和死鬼頭撞頭了,他應該是實體化想拉住賤狗,結果卻撞上我。

「你還好吧?」看我坐起來,死鬼臉色看起來非常詭異。

「廢話,我只是被你撞到,又不是被卡車撞到,還會有什麼事?」可惡,身體感覺輕飄飄的,腳步也很虛浮。

「這可能比被卡車撞到還嚴重……」死鬼喃喃說著。

「你在講啥屁話啊?」我不知道死鬼在碎碎念什麼,掙開了他的手站穩身體。身體的感覺很奇怪,很不真實,人似乎都快飄起來了。

看死鬼還跪在地上發愣,我不由得心生懷疑,該不會是剛剛把死鬼的腦袋也撞得不靈光了吧?我小心翼翼問道:「死鬼,你怎樣?撞到頭了嗎?」

我這時才注意到,死鬼身後竟然多伸出一雙腳來。

死鬼慢慢移開身體,我才看清楚,原來是他身後竟躺了一個人。

我驚魂未定地撫著胸口,罵道:「嚇死我了,你幹嘛不說後面有人!他怎麼了?昏倒了嗎?」

死鬼遲疑道:「如果是『他』的話,我可以確定他昏倒了。」

死鬼從剛剛開始就怪裡怪氣的。我逕自繞過他,問道:「他怎麼了?」

咦,那人穿著制服,原來跟我同校。我走到那人旁邊蹲下來:「喂……」

我只說了個「喂」就說不下去了,手僵在半空中,收也不是,放也不是。我張大著嘴,這時我的眼睛八成也瞪得和嘴差不多大了。

死鬼走到我身後,慢慢說道:「你先別著急,應該是剛剛的意外讓你……」

「讓我分裂了嗎!?」我跳起來,指著地上那人不可置信地大叫。

沒錯,躺在地上的那個人,是我。

「還是,他是我失散多年的雙胞胎兄弟?」我的腦袋糊成一片。

「都不是。你應該是靈魂出竅了。」死鬼沉吟道。

「所、所以,在地上那個是我的靈魂!?」

「那是你的身體。」死鬼轉過來盯著我道:「你才是靈魂。」

「放你媽的屁!」我難得迅速地第一時間反駁他,跟死鬼在一起久了,已經沒那麼容易被他唬住了。

「我知道你很難接受,不過這是事實。」死鬼毫不留情地說,「不相信你可以試試看。」

「試什麼?那只是個和我長得很像的人倒在那邊罷了。不是說在世界上會有三個還五個和自己長得一樣的人嗎?」

我知道死鬼不會開這種玩笑,他的臉色凝重,半點不像開玩笑。

「你放心,你應該只是暫時靈魂出竅,我剛剛看過了,你的身體還有呼吸心跳,應該……回去就行了。」死鬼像是想安撫我似地說著。

我再度蹲了下來,地上那人胸膛輕微地上下起伏,伴隨著呼吸聲。我仔細地看,果然長得跟我一模一樣。可是,那真的是我嗎?

我眼光掃到那人的腿,以前我騎腳踏車時曾摔傷,在腳踝上留下一道怵目驚心的疤痕。我慢慢伸過手去,想掀開他的褲管確認,結果手穿了過去。

我慌忙地東撈西撈,卻碰不到地上那人半點肌膚。我不死心,看見賤狗就坐在一旁,我伸手去抓牠,牠躲也沒躲,就讓我這樣抓了上去……沒碰到。

賤狗看著我及地上的人,露出不解的模樣,八成是在想這討厭鬼怎麼變兩個了?

死鬼走了過來,伸手揭開躺在地上的我的褲管。一條像是蟲子盤據的淡色疤痕赫然出現,是那個陪我長大的傷疤。

我頹喪地坐到地上,終於了解從醒來到現在,身上的那種違和感是哪來的了。

「搞什麼啊!我一定是和你在一起太久了才會這樣,可能是長期的陰陽失調,所以造成陰體和陽體分離之類的。你老實說,你是不是在吸我的陽氣?」我不滿地對著死鬼抱怨道。

死鬼喝道:「別讓人笑掉大牙,我還沒聽說過會有這種毛病。現在當務之急,你必須盡快回去身體裡,我可不保證你離開太久會發生什麼事。你的身體呼吸好像漸漸減弱了。」

「怎麼回去?要點蠟燭念咒語嗎?」我自暴自棄地說。

「如果你想的話可以試試。」死鬼說道:「別浪費時間,我想,你先試著躺回去好了。」

躺回去……我往地上那人身上一躺,問道:「是這樣嗎?」

死鬼皺眉道:「不是,你躺歪了,應該要盡量保持同樣姿勢才能讓靈魂和肉體波長一致。」

他說著一把拉起我,將地上的我的身體扳正、手腳放好後說道:「你再試一次看看。」

我再度躺下去,死鬼指揮著我頭靠過去一點還是腳併起來一點,嘗試了老半天,終於他說:「可以了,別動!」

我屏氣凝神,閉上眼睛,等待回歸的一刻。但等了很久,我還是沒有回去的跡象。

我張開眼睛問道:「我回去了嗎?」

死鬼肅然道:「沒有。」

我從地上跳起來,暴跳如雷:「你耍我啊!我到底要怎樣才能回去?我先跟你說,要是發生什麼意外,你一定要負責到底!」

死鬼嘆了口氣道:「我也沒辦法,你覺得我看過很多這種情況?」

「你之前在緝毒組應該看過很多吸毒犯吧?大家不是說,吸了之後會全身輕飄飄、像靈魂出竅一樣嗎?」我懷抱著希望說著。

「他們都去了勒戒所,或是監獄。」死鬼冷漠道。

「靠!再這樣下去,我進勒戒所之前就要先進棺材了啦!我不想當處男當到死啊!」我大叫。

「你現在到底是想回去身體還是想繼續胡鬧?」

「……回去。」憑著我的靈魂體,能做些什麼啊?

「我是不了解處男的心情……」死鬼嘲笑著我,突然眉頭一緊,說道:「出現痙攣了!」

只見我的身體開始一抽一抽地不住發顫。我不曉得那代表什麼,不過看死鬼的表情就知道事情大條了。

「沒辦法了,等你回到身體裡可能就太晚了!現在還是趕快先送醫。」死鬼蹲下扶起我的身體。

我想幫忙,但我現在能碰的東西就只有身為鬼魂的死鬼……就某種意義上來說,我們是同類吧。

「你趕快帶著007走出去,讓007找人來幫忙!」死鬼說道。

我趕緊叫了賤狗一起走。剛跑出去沒幾步,我就見到前方有個人走了過來。我興奮地回頭大叫:「有人來了!」

死鬼連忙放下我的身體。賤狗還不停往前奔跑,牠跑到那人面前,停下來不住汪汪亂吠。

「賤狗!你這樣會把人家嚇跑啦!」我大叫著,但賤狗依然對著那個人狂叫。

「等等,好像不太對勁……」死鬼皺眉。

那個人完全不顧賤狗的凶惡模樣,自顧自地往前走,然後穿過了賤狗的身體!

死鬼臉色大變,道:「那不是人,是鬼魂!」

我凝神一看,只見那人雙目無神,臉色死白,腳離地起碼有十公分,一路飄過來。又是個死阿飄!

「他他他他來幹嘛!?」我牙齒不斷打顫,心裡有不好的預感。

「應該是來奪取身體的,你的身體現在只是一個無主空殼,隨隨便便來個孤魂野鬼都可以上你的身。」

「那為什麼我這個身體的主人卻回不去啊!?」我還真是衰,靈魂出竅一次就要被鬼上身了。忽地,我腦中閃過一個想法,連忙道:「死鬼,你也算是孤魂野鬼吧!那你上得了我的身嗎?」

「什麼?」

「我是說,要是你上了我的身,那個傢伙就沒辦法進來了吧?」

我一想到那個傢伙要進入我的身體裡為所欲為,就一陣噁心。與其這樣,還不如讓死鬼……

「我不要。」死鬼斷然拒絕。「這樣感覺像是穿別人穿過的襪子……」

「現在還管得了這麼多啊!你要是不進去我就死定了!別龜毛了啦,在這種性命攸關的時候誰在乎你的潔癖!」我焦急催促他,「拜託啦,你想看我翹辮子、然後在黃泉再會嗎?」

死鬼盯著我沒說話,臉上的表情複雜。沒多久,他嘆了口氣:「我試試看。」他說完便坐了下來,眼睛閉上,一口氣躺下去。

我看得目瞪口呆,死鬼竟然在躺下去的瞬間就消失了!良久,我的身體猛然彈了一下,害得我差點沒剉起來!我忐忑不安地看著,心裡七上八下。雖然靈魂體沒有心跳,但我的緊張感絕對不是假的。

「我」的眼睫驀地顫動了一下,眼睛緩緩地睜開了。

我緊張地看著「我」,「我」眨了眨眼睛,像是感到懷疑般,左右看了一下。看到我時,「我」嘴角牽起一絲微笑:「沒想到,還真的有用。」

我像被雷劈到般後退了一步,雖然臉不同,但那種講話的語氣、那種笑起來的輕蔑神態、眼光投射在我身上的感覺……絕對是死鬼!

我忽然想起那個想要鳩占鵲巢的傢伙,警戒地向身後看,那傢伙已經不見蹤影了。我將注意力轉回來,試著問道:「呃,死鬼?是你吧?」

「我」……不,應該說是死鬼,發出一聲冷笑道:「不是我會是誰?」

雖然很像他,但我還是得要確定才行,誰知道會不會是剛剛那個孤魂野鬼搶先一步進去了?

「我問你,你為什麼會在這裡?」

「帶007來散步。」

我打斷他道:「不是啦,我是問你為什麼會從地獄回到這來?」

他嘆了口氣道:「你這時候倒是特別有警覺性。」他邊說邊坐了起來,看起來似乎很難活動的樣子,「我被殺了,來找內賊,這樣你滿意了?」

我繼續追問道:「那隻賤狗叫什麼名字?是什麼身分?」

007是一隻戰績輝煌、受人尊敬的緝毒犬。」他認真說道。

「屁啦!哪裡……算了,我最愛的AV女優是誰?」

他作勢思考了一下道:「就我所知……好吧,我不知道。」

「哈哈,我沒和你說過你怎麼知道?那你說,你最喜歡的AV女優是誰?」

「我不看那些東西。」他斬釘截鐵地回答。「之前你去我家也勘查過了。若是你不相信,我們再去一次……」

我不耐煩打斷他:「好了好了,我知道了。」這下我可以百分之百確定他是死鬼了,「話說回來,你的聲音怎麼聽起來這麼奇怪?」

「你應該說奇怪的是你的聲音,自己聽自己說話的聲音,和別人聽起來是不一樣的。」死鬼用他一貫的冷淡語氣說道,但聲音完全不一樣。

「屁啦!最好我的聲音這麼奇怪!」我不禁一陣雞皮疙瘩竄上來,和自己同樣的臉說話還真夠毛骨悚然的。「總而言之,總算是暫時解決眼前的麻煩了。不!還沒!你說,我到底要怎麼回去啊?」

死鬼微微蹙著眉頭──用我的臉!看起來一副憂鬱文藝青年的樣子,真夠噁心的!

想想我還真是可悲,竟然會覺得自己的臉噁心。

「我也不知道,我想只能暫時保持這樣子。你的靈魂離身體太久了,可能會無法維持身體機能,而你又莫名其妙地回不去,只能先這樣了。」死鬼看起來也很不滿。

靠!在我的身體裡你有什麼好不高興的!我粗聲粗氣地說:「那就先暫時這樣吧,我先警告你喔,你可別打什麼歪主意……」

「你怕我用你的身體做壞事?」死鬼一臉陰險奸笑道。

「我是怕你趁機會奪取我的身體就不還我了!我跟你說,你要是這樣一定會下地獄!」

「我不會那樣做的。」死鬼邊說邊嘗試站起身來,「不行,身體好重,我已經習慣以鬼魂的型態行動了,突然有了身體……」

死鬼坐在草皮上,艱難地動了動手指頭道:「我需要點時間習慣才行。之前一直希望能有個身體讓我復仇,現在有了卻覺得麻煩。」

一旁幾個路人走過,驚詫地看著坐在地上的「我」和賤狗,牠龐大的身軀無論走到何處都能輕易成為焦點。

我等那些人遠離之後才伸手去拉死鬼。「靠!那是老子的身體耶!你嫌什麼麻煩?」拉住死鬼時愣了一下,問道:「我可以碰到你耶。」

「你拉著的是我的靈體,而不是你的身體。再等一下,感覺有些神經可能還沒連接上。」死鬼動了動手腳。

靠!又不是機器戰警!

死鬼慢慢地站了起來,深深吸了口氣:「重新擁有身體的感覺真是奇妙,我能呼吸,甚至還能聽到心跳,還可以感到風吹拂過皮膚,還有這笨重遲鈍的感覺,甚至和我在生前的感覺都不一樣。」

「我也能感覺到啊,這有什麼了不起的……咦?」這時才察覺不對勁,問道:「為什麼我變成靈魂體還有感覺啊?我還是覺得腿痠得要命,頭也會痛。」

「我想可能是你的靈魂和身體還有聯繫。」死鬼思索道。

「那也太噁心了吧,這不就代表你有的感覺我也會有?我明明都從身體脫離出來了。」我厭惡道。

「這我也沒辦法,你以為我喜歡這樣?」死鬼聳聳肩道,「我才覺得不舒服,待在你這乳臭未乾的小鬼身體裡……就像洗完澡又穿回髒衣服一樣。」

我不滿地大聲抗議:「你還真是顧人怨耶,幹嘛一定要表現得那麼機車?至少在我的身體裡拜託你別再用那瞧不起人的神態,到時候我回到自己身體後可能連鏡子都不想看了,省得一看到自己的臉就想到你。」

「這對我來說真是天大的侮辱。」死鬼雙手抱胸評論道。

「神經病!」我啐道,然後想起死鬼很久沒體會當人了,說不定這是個讓他重溫自己還是個討厭的人時的感覺。我興沖沖道:「對了,你有沒有想做的事?那種有了身體之後才能做的事,我大發慈悲,讓你免費借用。」

死鬼雙手撐著草地,試圖站起來。「現在這具身體掌控在我,所以使用與否……」

我立刻打斷他,凶狠地道:「喂!我警告你,可別想做什麼限制級的事!身體一樣是我的,我叫你出來就得出來!」

死鬼看似無奈,敷衍地揮了揮手。「我不會做任何沒品味的事,至少你會做的事都不在我的願望範圍內。」

死鬼喚了聲007,賤狗便興奮地跑了過來在他腳邊打轉。我看著死鬼一臉溫柔地看著賤狗……用我的臉!而賤狗也一反常態,對「我」非常和顏悅色,看來牠也知道在那身體裡的是死鬼。

可惡的賤狗!平常我牽牠的時候,牠一定到處亂跑,而現在換了死鬼,牠就那副諂媚到不行的德性。

我看著他們兩個父慈狗孝的溫馨氣氛,不禁打了個冷顫。雖然一直抱怨賤狗不聽我的話,但一想到會變成那副噁心的樣子,還是覺得我和賤狗維持目前的關係就好了。

 

回到家裡,賤狗依然興奮地圍著死鬼,一鬼一狗不厭其煩地繼續上演溫馨芭樂家庭劇。我躺在床上,想看電視卻連遙控器都沒辦法拿。

「喂,死鬼,我們現在試試看我能不能回去了。」沒身體真的很不方便,叫死鬼幫我轉臺,他只會轉到新聞臺。

死鬼將賤狗帶到陽臺去,進來後便躺在床上,眼睛一閉,我就看到死鬼慢慢地從我的身體裡浮了出來。

「沒想到你看起來還挺熟練的嘛!我本來以為看你剛進去那樣子,大概出來也會很困難。」我驚嘆道。

「有什麼困難,把這些累贅脫掉還不容易?只不過我想等一下我又得回去了。」死鬼一臉嫌棄道。

我充耳不聞地在床上我的身體躺下,喬好位置後閉上眼睛讓自己集中精神,努力地想著:快回去!快回去!

過了半晌,我動了動手指覺得很正常,開口問道:「死鬼,我回去了嗎?」

「沒有,還差得遠。」死鬼的聲音從下方傳來。

咦?下面?我睜開眼睛一看,才發現我已經飄到半空中,鼻尖都貼著天花板了。而死鬼坐在沙發上翹著二郎腿,好整以暇地仰頭而笑。

「靠!」我破口大罵,一邊努力讓自己回到地面上,「我已經很認真了耶,為什麼還是回不去?為什麼你輕鬆自在地就可以進去?」

「悟性不同吧。」死鬼歪頭思考了會兒,「你進去時會感覺像在穿一件合身的衣服一樣,從手指開始,一隻一隻地被包裹住,再來是手掌,然後是手腕……」

「衣服哪有套手指頭這部分。」

「這是比喻。你沒有這種感覺?然後就像是全身被包覆住了那樣。」

他的描述非常具體真實,但……我搖頭道:「完全沒感覺。」

死鬼手撐在額間,搖頭道:「你還真是蠢得無藥可救了,明明是很容易的事。你照我說的再試一次,想像自己在穿衣服,專心一點!」

第二次……還是失敗。

我垂頭喪氣道:「算了,這種事不能強求,你還是先進去吧,要不然我的身體等一下又要開始皮皮剉了。」

看到死鬼輕鬆地進去了,我還是忍不住抱怨道:「那可是我的身體耶,竟然連跟它相處了十幾年的主人都不認得!」

「我一點都不意外。」死鬼坐起身用我的臉冷笑著,看起來依舊討人厭,「你這樣渾渾噩噩地過了這麼多年,現在終於有點自覺了?」

我摀著耳朵避免聽到他的廢話。「吵死了!我只是還不適應這樣子!你當鬼當了這麼久,當然熟能生巧啊!」

「我可沒學過附身,但還是比你這個身體的主人要來得強多了。」死鬼站在床邊,居高臨下看著我。「我要去洗澡了,折騰了一天,你身上真是髒死了。」

「隨便你啦,你愛洗就洗!神經病,每天都要洗澡……」

死鬼拿了換洗衣物進了浴室。這麼愛嫌髒,反正髒的是我的身體又不是他的……等等!是我的身體耶!

我連忙衝到浴室門口,穿過門板,只見死鬼坐在浴缸旁正在放水,他抬頭問道:「你進來做什麼?偷看我洗澡嗎?」

「什、什麼偷看!那是我的身體耶!」我義正辭嚴地說,「而且,你要這樣洗嗎?好像怪怪的……」

「那你要我怎麼洗?」死鬼嗤笑了一聲,非常自然地脫光衣服之後,扭開蓮蓬頭開始沖澡。

我只好在一旁焦急地看著死鬼洗澡,也不曉得自己在緊張些什麼。

死鬼倒了洗髮精開始搓洗,看起來非常正常,但是……

我衝了出去,實在無法眼睜睜地看著自己洗澡。身為靈魂體竟然還可以覺得臉在發燙……媽的!一定是熱氣蒸騰的關係,所以才會產生這種錯覺。

我還可以聽到死鬼從浴室傳出的輕笑聲,媽的!

 

死鬼悠閒地泡了個長長的澡,我在外面都可以感受到全身毛孔都張開了的那種暢快感,搞得我昏昏欲睡。沒想到身為靈魂體竟然還是會想睡覺?

我盤算著變成靈魂體有什麼事可以做,搶銀行不行,穿進金庫裡只能望錢興嘆,根本不能拿。雖然有了穿牆絕技,但一點鳥用都沒有,大概只能去看看免費電影罷了。

咦?!怎麼現在才想到,不能拿但可以看啊!我頓時蠢蠢欲動起來,可是偷窺這種事著實有點沒水準,讓人左右為難。

我的良心與色心不斷交戰,此時浴室門鎖轉動的聲音傳來,我慌張地趕緊躺好,裝作若無其事的樣子。

死鬼伴隨著蒸騰熱氣步出浴室,一手還拿著毛巾擦頭髮,輕鬆地說:「我還真得要謝謝你,讓我有機會能再度感覺這些身為人才有的特權。對了,你……」

我連忙打斷他:「停,不准對我的身材有任何評論!」

「你也太神經質了,你的身體沒有任何值得評論之處。」他一臉不以為然道。

「哇靠,你沒看到我平時隱藏在衣服下的肌肉?你以為每個高中生都和我一樣擁有結實的腹肌和二頭肌嗎?!」

死鬼露出一抹輕蔑的笑容。「如果你稱之為『肌肉』的話。我想起一件在生前就想做卻一直沒時間做的事。」

「三小?做一個謙遜慈悲的人?」我沒好氣地問。

「剛剛洗了澡才讓我想起的,我想去泡溫泉。」

我粗聲粗氣地說:「不要,我才不去!洗澡在家裡洗就夠啦,我真搞不清楚為什麼有人要特地花錢去荒山野嶺洗澡。」

「不同的溫泉有不同的療效,我看你可能需要去泡泡具有舒緩神經、放鬆心情效果的溫泉。」死鬼煞有其事道。

我撇嘴道:「麻煩死了,去買溫泉粉來加在浴缸裡就好啦!大賣場就有賣,而且還有各式各樣不同香味的咧,要不然買沙○隆我看也差不多。」

死鬼雙手插在褲袋裡,裝模作樣地說:「在荒山野嶺泡溫泉可是別有一番風情,矇矓霧氣中襯著夜空和山景,可是比白天看到的風景更美。霧裡看花雖然看不清楚,但霧裡看人說不定可以讓你順眼一點。」

靠!你就是想說我現在見不得人!我在背後比了個中指,粗聲道:「真沒想到你竟然是喜歡泡溫泉的那種人,我看錯你了。反正我不去啦!」

「你不去當然可以。不過你別忘了,現在身體的主控權在我手上,你確定我不會做出任何……你知道的。」死鬼陰森森道。

我暴跳如雷:「你真是太卑鄙了!我就知道你一定想為非作歹,你該不會是想泡溫泉把美眉吧!?」

「你的腦袋還真是裝滿了齷齪思想。若你擔心我會做出不當行為就跟來吧,誰知道我會不會到了那裡後就突然想做些什麼了?」死鬼不懷好意地說著,一臉奸詐,連我看了都想揍自己一拳。

別以為我會讓你用我的身體招搖撞騙!我心不甘情不願地說:「去就去!我要去監視你,省得你用我的身體亂搞!」

我又嚴正警告死鬼道:「你只是暫時借用我的身體,你可別忘了,遲早有一天我會回去的,你別到時候想霸著不還。」

死鬼露出明顯厭惡的樣子:「我不會霸著你的身體的,與其讓我活在這具軀體裡,我更希望物歸原主,你的長相和我的審美觀還有一段差距……」

「隨便你愛怎麼說啦!」

接著,死鬼便興致勃勃地上網查資料,查到了一處據說是「風景美、氣氛佳」的溫泉旅館,因此,這個假日的溫泉之旅就這樣拍板定案了。

 

三日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