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W194-蝠星東來02-封面.jpg

書名:蝠星東來02
作者:藍旗左衽
繪者:ダエ
出版社:三日月書版
出版日期:2016/05/25
定價:250元
ISBN書碼:9789863613008

★總銷突破20萬冊!
★《妖怪公館的新房客》暢銷作家藍旗左衽 絕版經典華麗回歸!
★超人氣角色寒川教授 全新未面世番外! 


★內附4P彩色角色機密檔案
★書衣質感燙銀設計

--
妖怪大本營淪陷確定???
福星和夥伴們擅闖禁地後,學園接二連三發生怪事,
有人被襲擊,有人則變得很、熱、情──

「有沒有人說過你的眼眸很美?」
「離天亮還有四小時,一起玩嘛!」
「對不起,但受點傷是必然的喔……」
「不被允許的禁果,嘗起來總是特別美味。」

太反常了!反常到令人惡寒啊啊啊~
自己的學校自己救,福星,就決定是你了!

「我可以申請換室友嗎?」T_T

 

精采試閱

三週的寒假很快就過去。一月,大部分的臺灣學生還處於水深火熱的期末考中,而福星的假期已經結束。

連農曆年都還沒過完,他就搭上飛機,回到夏洛姆,開啟第二學期的課程。當你有好幾百年的生命時,逢年過節這種事就顯得沒什麼特別意義了。

瑞士的緯度較高,氣溫比臺灣低很多,甚至還下了雪,與去年七月剛來報到時的景色完全不同。白雪覆蓋在路邊和房舍上,一眼望去,一棟棟歐式建築物彷彿是灑著糖霜的巨大薑餅屋。

賀玄翼帶著兒子,搭了十幾個小時的飛機,來到瑞士的小鎮。這一回校車已在街角守候,不需再橫越大半個山林前往校園。

一年級生要到下學期才有專屬校車,因為第一學期學生的流動率偏高,不少人報名之後卻又放棄(大部分的特殊生命體相當保守,寧可守在原棲地,不願來到異鄉與異族共同生活),為了節省行政業務,便有了這樣的規定。

校車兩側印著「和平國際學生交流中心」的字樣,偽裝成一般的學校巴士,然而車子上裝載著特殊的咒語,離開市區之後,以空間跳躍的方式移動,兩分鐘就進入了處於空間扭曲帶裡的校園。

開學第一節課是在班教室集合。打開門,鬧哄哄的喧譁聲與上學期相似,但這回,有不少人見到福星出現便主動打招呼。看見久違的同伴,福星與家人分離的不捨頓時掃去。

精靈翡翠腳邊放了個大袋子,手上拿著iPhone點來點去,一臉愉快的表情,想必是想到什麼賺錢的方法,要不然就是已經賺翻了。

妖精洛柯羅則是興味盎然地湊在一旁,邊啃著脆餅觀看。如果他不是一臉餅乾屑的話,看起來真像是從歐美影集裡走出來的型男角色。

「翡翠,你寒假去了哪裡?」福星立即走向好友,熱絡地寒暄起來。

「很多地方啊,我回了老家一趟,然後又去日本和韓國批貨。」翡翠數著袋中的商品,核對購買者的名單,「冬天一過去變胖的人會很多,我去弄些減肥商品來賣。」

他邊說,邊拆開一袋十二雙入的黑色長襪,那是俗稱小豬襪的彈性長襪,據說那強力的丹數能夠促使脂肪燃燒,達到修塑曲線的效果,是網拍的火熱商品。

「你的假期訪問寫誰?」

「我寫我表哥,他開麵包店。我親戚很少在人類社會工作,不像你家。你寫誰?」

「我寫我姐啦。」

老爸的小說家職業實在沒啥好介紹的,既不是暢銷作家,寫的東西也沒幾個人看得懂。他說這是曲高和寡,老姐說他是在腦內的舞臺上歡唱,能夠應和的除了外星人以外,就只剩鏡中的自己。

至於老媽的職業是社區大學教授,對老師介紹老師這個職業,似乎有點無趣。

「嗯,我知道,在醫院工作對吧。那個──」

翡翠話還沒說完,福星就自動遞上一包紙袋,「吶,你要的東西在這裡。」

「謝謝。」翡翠喜孜孜地接下,端詳著袋裡的東西,彷彿吸毒犯在垂涎著毒品。

福星突然覺得自己很像藥頭。

「你要的東西帶到了,我有啥回報呢?」

「讓你免費升級成黃金VIP,以後購物享有七折優惠。」

「爛透了。」

福星轉頭望向洛柯羅,這傢伙以同樣的目光,垂涎著翡翠擺在桌上的高纖低卡減肥食品,「洛柯羅,你的寒假過得如何?」

「我留在學校裡。有點無聊,但是屋子裡很溫暖,睡覺很舒服。」

「你沒返鄉啊?」

「開學前回去了兩天,買了些東西。」

「親人不會擔心嗎?」

「我一直都是一個人啊。」洛柯羅舔了舔手指,「喔,不對,有『大家』一直陪著我、跟著我,所以不算一個人。」

看著洛柯羅單純的笑容,福星忍不住鼻酸。多麼感人的友誼宣言啊!大家應該就是指他們這些好伙伴吧!即使分開,他們的心和友誼還是繫在一起的!

「放心,我們會一直陪著你的。」福星雙手搭上洛柯羅那比他高一截的肩膀,認真地開口。

「啊?」洛柯羅露出了茫然的表情,偏頭想了一秒,然後漾起笑容,「謝謝喔。」

「對了,我帶了電磁爐,還有麻辣鍋湯底!」這是他在寒假前和朋友約定好的,「找一天晚上一起來寢室吃火鍋吧!」

「好!」

酒紅色的身影有如火燄,為教室燃起暖意,喧譁聲瞬間降低。一C的導師,巫妖歌羅德,華麗地登場。

「三週不見,大家似乎過得不錯。」歌羅德放下手中的一疊文件,「進入夏洛姆第二個學期,大家在行動上能有更多的自由,但也會有更多的磨練。」

「該不會又有什麼詭異的活動吧……」福星低聲向翡翠開口。

想到上學期的萬聖節活動,雖然刺激,但是對心臟來說負荷大了點。

「聽說今年會辦學園祭,而且是和南半球校區聯合舉辦。」

「南校的人也要來喔?!」這可是大事了呢。

夏洛姆學園有兩個校區,各處於南北半球。福星所處的是北半球瑞士校區,至於南半球校區,則是位於太平洋南部的玻里尼西亞島群之中,由數個零星的島嶼構成,因此被稱為群島校區。

群島校區的學生群年齡比瑞士校區來得年長,大多是較為保守且古老的族裔,因此瑞士校區的學員總是戲稱群島校區是老人院。

翡翠看著行事曆,眼睛一亮,「學園祭並不是每年都有,一方面是執行不易,一方面是沒特殊理由,大家不會想去花心思做這件事。這次剛好是建校後第二十七歲,所以很可能會進行……但是確切結果要到三月才會公布。」

「才二十七歲?」他以為這學校至少有幾百年歷史的說!

「第二十七次歲星行經地球。特殊生命體的壽命比較長,所以大多是用歲星記算日期。」

原來如此。「感覺很盛大呢!」

不過,特殊生命體的學園祭會如何進行呢?會有園遊會嗎?福星腦中忍不住浮現布拉德捲起袖子在炭火前烤魷魚,以及理昂蹲在角落折造型氣球的畫面……噗!他開始期待了。

「……基本上沒什麼要特別注意的事,和上學期差不多。不過,」歌羅德拍了下桌面,鎮住教室裡的細碎低語,抓回所有人的注意力,「新的學期要選新班長。」

「什麼?!」學生們開始躁動,因為沒人想接下這個職位。

「同一隻獻祭羊怎麼能重複出現在祭臺上?所以,這學期要換個人來為大家服務啦。」歌羅德笑著看了福星一眼。

福星勉為其難地還以一笑。原來他是犧牲品啊……至少這學期可以輕鬆了。

當福星鬆了口氣時,歌羅德再度開口,「就由理昂來負責好了。」

教室裡同時傳來大家倒抽一口氣的聲音,接著陷入死寂。

「有問題嗎?」歌羅德笑咪咪地開口,「還是說理昂同學有其他事要忙,所以不方便擔任呢?」

福星望向理昂。理昂曾經多次潛出校園,上回甚至受了重傷。雖然沒有留下明確證據,但或許有些蛛絲馬跡讓人足以懷疑到他頭上。

理昂臉色維持著一貫的冷漠。「沒有。」

「那麼就這樣啦!」歌羅德看了看手中的文件,「順帶一提,這學期要票選寶瓶座的實習儲備員,每班都要推派兩個人出去。」他抬起頭,「想加入的人請起立。」

「寶瓶座是什麼?」洛柯羅靠向福星,小聲地詢問,「和食堂的飲料供應機有關嗎?」

「寶瓶座是由校內學生組成的一個團體,類似學生會的組織,不過,特殊生命體世界的學生會,處理的事務和成員當然是比一般學生會來得威,連名字都有來頭。」福星得意地說著,這是他當班長時得知的資訊。

「為什麼要叫寶瓶座?」

「呃……」福星不知道。

「寶瓶座的守護星為冥王星,象徵著變動,具有生命與死亡的雙重面向。」翡翠開口。

福星發現,當翡翠提到寶瓶座時,臉上有一絲的不屑。

「喔。」洛柯羅點點頭,「那,寶瓶座到底是要做什麼?」

福星聳肩,「不知道。」他連人類世界的學生會都不太了解了,何況是這個寶瓶座?「總之不會是處理營養午餐太難吃、要求廢除髮禁之類的事吧。」

「你想參加嗎,福星?」

「不想。」幹嘛沒事找事做啊!

除了正在竊竊私語的他們,面對歌羅德的提問,一C的學生彼此相望,一片寂靜。

歌羅德挑眉,顯得訝異,「噢,看來我們班都是徹底的獨行者。通常大家都會搶著進入寶瓶座,為了協調得花上不少工夫呢。」

歌羅德揚起半是欣賞、半是為難的笑容,「平靜是好事,但沒人擔任的話也是個困擾。那麼就──福星!」

福星低頭裝死。

「福星!」

裝死無效。「是。」嘖!又來了。

「交給你啦。」

「不是說同一隻羊不獻兩次祭嗎?」雖知抗議必定無效,但還是忍不住質問。

「這是另一個祭臺,所以沒差。」

「一共要兩位,那另一個就……」歌羅德張望了一會兒,定睛在角落的高大身影上,「呃……那個,以薩.涅瓦?」

穿著厚重衣服的蒼白闇血族抬起頭,憂鬱的淺藍色雙眼從凌亂的瀏海中看向歌羅德。

「就由你擔任吧。」

以薩沉靜了片刻,然後緩緩地點了點頭。

「很好。」歌羅德撥了撥頸邊的長髮,「內斂沉穩雖然是優點,但太過封閉不是好事。趁這個機會多和其他人接觸,可以讓大家更了解你喔。」

你根本連他叫什麼都忘了吧。福星忍不住在心裡吐槽。

以薩在班上是低調分子之一,沒有從屬的小團體,雖然是闇血族的一員,但卻沒有跟著理昂一夥人行動。他總是獨來獨往,安安靜靜地待在角落。然而那高大的身影,卻相當顯眼。

高深莫測的人物。

希望這未來的伙伴好相處。福星暗暗地祈禱。

 

班級時間結束後,眾人紛紛回到宿舍。校內的打雜小妖精布朗尼已將每個學生的大件行李送達寢室內。

打開典雅的木門板,房間裡靠窗的椅子上,坐著熟悉的人影。

「好久不見!」福星開心地對著理昂招手。「行李收好了喔?」

「嗯。」理昂的目光從書本中抬起,瞥了福星一眼,淡淡地應了聲,然後回到書頁上。

看似冷淡無禮的舉動,但就理昂而言,已經比上學期友善太多了。

「寒假過得還好嗎?有去哪裡玩嗎?」福星坐在床區與客廳的交界處,一邊整理行李,一邊對著理昂寒暄。

「回了路德維希堡一趟。」難得地,理昂給了回應,語調中還帶著一絲自滿。

「喔?是旅遊嗎?」路德維希堡?嗯,不熟。「有帶什麼紀念品回來?」

理昂勾起嘴角,從背袋裡掏出一個東西,扔向福星。

福星略微笨拙地接下,打開掌心,是一個細細短短的白色硬物。

「這是什麼?」感覺有點像羊奶片。這座城堡產羊喔?

福星拿到鼻孔前嗅了一嗅,然後輕輕地舔了一口。

「那是小指骨。」理昂看著書,嘴角上揚,難掩得意,「從白三角身上取下的。」

「靠!」福星嚇得鬆開手,短短的指骨掉落在地毯上。「你怎麼不早說!噗呸呸呸呸!」

啊啊啊!他竟然還舔了一口!

「你把它放在嘴裡?」理昂冷冷地望了福星一眼,「我的戰利品被你弄髒了。」

「呃!」福星回過神,「抱歉。」

他差點忘了,特殊生命體的價值觀和人類不同。人類這個詞,通常是帶有敵意的成分大於友好的成分。

福星撿起指骨,壓下心中的恐懼感,往袖子上擦了擦,遞還給理昂。

白三角是潛伏在人類社會裡的祕密團體,和特殊生命體一樣,不為世人所知。然而,白三角的存在目的,卻是消滅特殊生命體。

理昂的妹妹莉雅,就是喪命於白三角之手。

「呃,所以說,這是莉雅……」是殺了莉雅的凶手?

理昂的表情再度回復冷峻,「不是。」

他走向櫥櫃,拿出個玻璃瓶,將小指骨扔入其中,福星發現,那裡頭大約有二十多個類似的小骨頭。

理昂讓他感受到獵殺者所具有的脅迫感。福星打了個顫。在一瞬間,他突然強烈意識到眼前的人並不是人類──雖然他自己也不是。

這裡是特殊生命體學園,非人者的聚集所。他來到這裡,就是要學習如何當個妖怪,如何脫離人類。

但,他覺得自己是人啊。他覺得學園裡的每個人都是人,不是指生理上的外形是人類,而是另一種更抽象、難以描述的東西。

一股自我認同混亂所造成的茫然感,油然而生。

為了將心頭上的異樣感抹去,福星扯開話題。

「對了,」福星從皮箱裡拿出紅褐色的真空包,「你看!是麻辣鍋的湯底喔!」

理昂看著福星,面無表情。

「之前約好了要和大家一起吃火鍋。」福星繼續翻著皮箱,拿出厚厚的黑金爐,「後天晚上要在寢室裡吃,得先去向廚房要點肉和菜,你有特別想吃的東西嗎?」

理昂沉默了片刻,以森冷的音調開口,「上學期是發生了一些事,但這不代表我們之間的關係有什麼改變。」

「呃?」關係?不就是室友嗎?「你的意思是?」

「不要和我有過多的互動。」語畢,理昂傲然轉身,朝著床區走去。

福星愣了愣,然後回過神。

喔,他懂了,有人又想要耍孤僻了。但他半年的室友也不是當假的。

福星故作惋惜地長嘆了一聲,「這樣的話,誰來幫你處理班長的工作呢?」

理昂的腳步頓了頓。

「班長要負責很多事呢,而且聽說這學期有可能會舉辦南北校聯合學園祭。到時候班長可能會忙到連休息時間都無法外出──當然,這是沒人幫忙的情況。」

福星意有所指,無辜地嘆了一聲,「該怎麼辦,理昂?」

想要他幫忙嗎?理昂?呵呵呵。

理昂回頭,瞪了福星一眼,「隨你。」語畢,步回床區。

望著那傲岸的背影,福星竊笑。他知道,火鍋夜那天,理昂不會缺席。

 

下學期的中級數學改在清晨七點上課。這對福星而言不是什麼難事,但對整天熬夜經營網拍的翡翠而言,簡直和繳稅一樣痛苦。

時間調動後,修課學生更少了,但仍然有一、兩個新面孔。出乎福星意料,以薩.涅瓦是其中之一。

當以薩出現時,一如平常地在制服外套上又罩了一層長大衣,臉上戴著口罩、墨鏡,還有一頂毛帽,要不是老師點名,福星完全不知道他是誰。

原本他對這位安靜的同學沒什麼印象,但自從被歌羅德指名擔任寶瓶座後備員之後,他開始注意這個伙伴。

「我以為闇血族會懼怕陽光呢。」中場下課時,福星和翡翠隨口閒聊。

翡翠趴在桌上,懶洋洋地開口,「噢,又是一個典型的刻板印象。闇血族討厭日光,但沒到懼怕的地步。他們身上的黏膜對陽光敏感,有黏膜的器官直接曝曬的話會劇烈腫脹,並且出血,所以他們很少在白晝活動。」

「黏膜?」

「就是嘴唇和眼睛之類的啦!」翡翠打了個大大的呵欠,抓了抓臉頰。「當然,胯下的器官也是有黏膜存在,不過一般狀態下不會公然曝露該處的器官,懂了嗎?」

「呃,懂了。」

也就是說,如果闇血族在白天不戴著墨鏡和口罩,就會變成像Q太郎或鯰魚之類的生物,難怪以薩要穿得像是去搶銀行一樣。

福星觀察著以薩,即使是下課時間,對方也靜靜地坐在位置上,不和他人互動,高大的身形立在桌椅之間,彷彿雕像。

雖然理昂也是冷冷的不愛理人,但以薩給人的感覺更加難以捉摸。

戴著墨鏡的臉微微轉動,朝向福星。福星趕緊將頭撇開。

好詭異的人。

 

週四傍晚的必修課為基礎巫咒,這回的主題和死靈、詛咒有關。彷彿是配合課程主題,今日歌羅德穿著歌德風長大衣,袖口還繡著銀黑色的蜘蛛網和骷髏花紋的蝴蝶。

「生命走到終點時,靈魂會脫離軀體。這個時候的靈魂是一股微能量體,不具意識,多半在物質界駐留幾天之後就會消散。但有些亡者死前的情緒波動強烈,這股意念附著在靈魂上,使得靈魂具有意識,和生前相似,成為不具肉身的死靈。」

歌羅德在黑板上寫了幾個關鍵字,「在特殊生命體和人類裡,只有少部分的人能夠看見靈,更少數人能役使或操控死靈,甚至以此做為詛咒。」

冬季的寒氣與室內的暖氣,交織成最完美的睡眠環境。福星撐著頭,勉強自己抵抗睡意,在筆記本上留下有如扶乩一般的文字。

很刺激的主題,但對他而言卻沒什麼新意。電視臺和電玩一天到晚以死屍、惡靈做文章,頻繁的程度已經令他對這類話題感到有點膩了。

比起異能力、巫咒這些從未接觸過的知識,這節課的內容有些平淡無趣,感覺只是恐怖片常見老哏整理罷了。

然而出乎他的意料,這樣的內容,下課後倒是引起同學間不小的迴響和討論。

「聽說含怨而死的靈,會徘徊在原地,攻擊一切侵入領域的人。」擁有幼童外表的妖精,薇琪壓低了聲音開口,但那稚嫩輕柔的娃娃音,聽起來還是非常萌人。

「彌生,這是妳們國家的名產之一,妳有聽過什麼消息嗎?」薇琪的雙胞胎哥哥維恩好奇地詢問。

「這算什麼名產啊!」河童彌生沒好氣地抱怨。

「高野山、恐山還有比叡山是日本的三大靈山,聽說與靈界相會。」妙春興沖沖地補充,「我們長老也禁止年輕的小貍靠近那裡!」

福星聽著這些危言聳聽的傳說,感覺自己彷彿回到國中。

「我以為特殊生命體對這種話題沒興趣。」他略微訝異地對翡翠低語。

「為何?」

「嗯呃,該怎麼說呢?」福星搔了搔頭,「喔,比方說,人類不會特別去討論在夜晚哪裡有人類出沒,因為這是很正常的事啊!除非這人剛好帶著萬能鎖,或者背著個裝滿女性內衣褲的包袱。」

「你又搞混了。」翡翠沒好氣地哼了聲,「特殊生命體和人類一樣,都是活的生命。死後的世界對我們而言也是未知的神祕領域。」

「但是試膽大會時,大家似乎不怎麼害怕。」

「因為那是假的啊。」翡翠理所當然地回應。

看福星一臉困惑,坐在一旁的珠月好心地解釋,「特殊生命體和人類不一樣,在情境類化上比較遲鈍。人類看恐怖片會覺得害怕,但大多數特殊生命體只要知道那是假的,就很難在情緒上產生回應。」

「這樣喔……」這樣生命中的樂趣會減少很多呢。

「你們知道日落之森的惡靈嗎?」博學多聞的丹絹開口,立即吸引了眾人的注意。

「那是什麼?」

日落之森位於夏洛姆西側的學園邊境,是一整片的楓樹林。雖然沒有設限,但和禁忌之塔一樣,都是學園裡的禁地之一。日落之森是空間扭曲的邊境,是高度的不穩定帶,整片森林沒有盡頭,裡頭有世界各地、不同年代留下來的廢墟建築。

據說,這些古建築裡,附帶著一些未隨著時間消逝的東西。

「聽說日落之森有座布達佩斯古堡,被空間扭曲連結到這裡,」丹絹推了推眼鏡,「是麗.克斯特伯爵夫人的城堡。」

被話題吸引,翡翠停下計算動作,好奇地開口,「你是說那個血腥夫人?」

聽到這名字,連原本置身事外的闇血族也回過頭。

「那是誰呀?」福星小聲地詢問。

「十八世紀的匈牙利女殺人狂,傳說中以鮮血泡澡的那位夫人。」珠月小聲地解釋,「她是闇血族的成員。她的瘋狂行徑超過闇血族的規範,並且因為她的原因,促成了白三角的興起,所以闇血族非常厭惡她。」

「那她死了嗎?」

「人類雖將她處刑,但事實上一點效用也沒有,最後是闇血族暗中進行處決。」聽見福星和珠月的對話,芮秋主動插入解釋,「不過,克斯特夫人的屍體在行刑後消失了。聽說她曾和惡魔立下契約,還涉獵黑魔法,即使肉身毀壞,邪惡的靈魂仍在人間徘徊。」

珠月擔心自己談論闇血族的事會引起芮秋反感,便露出個抱歉的微笑。然而芮秋只是勾了勾嘴角,轉過頭和別人聊起天。像是不在意,又彷彿有一絲的不耐煩。

福星回頭,看見翡翠一臉興奮地聽著故事。

「你不怕喔?」他可是怕得要命!

「別人聽見惡靈,我聽見商機。」翡翠得意地晃了晃iPhone上的商品目錄,「大家越怕越好,這樣庫存已久的避邪商品才銷得出去。」

好樣的!福星猜想,對翡翠而言,所謂的恐怖故事應該是指金融海嘯之類的事件;而雷曼兄弟應該比貞子和伽耶子恐怖一百萬倍吧。

三日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