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日月家的消息

FW189-異世的普拉瑪03-封面.jpg

書名:異世的普拉瑪03齊聚
作者:貓邏
繪者:沙夜
出版社:三日月書版
出版日期:2016/05/25
定價:220元
ISBN書碼:9789863612797
 
前兩集連登金石堂暢銷榜、博客來排行榜!
常駐金石堂暢銷榜TOP1 《上仙》、《蜂舞》超人氣作者|貓邏|
 
──傳說中,得普拉瑪者得天下!
 
抵達奧法蘭戰爭學院,無數學者、館藏讓渴求知識的莎夏目不暇接,
只是,為什麼連萬中無一的隱匿型梅基普安都跑來湊一腳?
最高級警報響起,危急之下,莎夏果斷使出最強絕招──請家長!
戈魔納城不世出的眾多傳說強者,即將華麗回歸!
「什麼時候開打?老子興奮得肚子餓了!」
「肚子餓就去喝奶!」
「看!我寬闊的胸肌!我結實的腹肌!我健壯的大腿肌!」
「那麼愛現,你乾脆脫光光算了。」
莎夏:「……我能裝作不認識這些人嗎?」(欲哭無淚)
 

 

第一章 新興鍊金學派

 

吃飽喝足,身為隊長的藍道爾開始安排守夜人員和輪換順序。

因為莎夏只是一名「沒有戰力的小藥師」,也不是他們團隊成員,基於一些想法和顧慮,藍道爾並沒有安排她守夜。

排定人選後,其他人也不多說,拿出一個大型帳篷準備就寢。

他們今天過得驚險萬分,體力大幅流失,相當疲倦,需要好好休息。

因為莎夏一開始並沒有拿出帳篷,他們便誤以為她沒有準備,藍道爾等人也不好意思將她排除在外,就邀她同住。

「這個帳篷是我們為了奧法蘭的招生考核特地買的,有防禦陣法跟警示魔紋,非常安全……」身材高大的戰士咧嘴笑道。

莎夏笑了笑,沒有多說什麼。

她雖然不認為多一個帳篷能多幾分安全,卻也沒有拒絕他們的好意。

帳篷內部用了空間擴張法陣,外表看來只是一個能擠下四個人的營帳,實際上這個帳篷裡頭有十間房間、兩個洗浴間以及一個客廳。

「不錯吧!這可是『流火』的最新產品,一個要兩百多萬金幣!我們一起集資買的!」弓箭手露出得意的神情,顯然認為他們擁有這款帳篷,是一件很值得驕傲的事情。

「嗯,很棒!」莎夏很捧場地點頭稱讚。

她聽說過流火商會,它的全名是「流火鍊金商會」,從名字上可以得知,它是一個專門販售鍊金產品的地方,而它在大陸上的地位也很特殊。

所有大型商會都會加入商盟,免得日後被商盟排擠,但是流火沒有,它隸屬於鍊金協會旗下,是鍊金協會自己經營的店鋪。

鍊金協會在大陸上的名氣並不大,比不上最高議會、傭兵聯盟、藥劑師協會、生命神殿、幽冥神殿這些,可是沒有一個勢力敢招惹它。

即使是掌控整個大陸經濟命脈的商盟也一樣。

鍊金術雖然沒落了,可是鍊金協會仍然不容小覷。

全大陸的人都知道,鍊金師就跟地精一樣,性格相當瘋狂。

遠的不提,就拿十多年前的事件來說。

有位領主也不曉得是腦袋被貪婪腐蝕了還是怎麼樣,竟然將領地裡十幾名鍊金師關押起來,拷打逼問他們有關鍊金術的長生之法,後來其中一名鍊金師逃了出去,將這件事情上報給鍊金協會。

鍊金協會立刻駕著飛船前來復仇,用船上的魔能大砲,把領主和他的城堡及其周圍轟成渣!

即使過了十多年,那個區域仍然寸草不生,一片死寂。

有傳言說,經過魔能大砲的砲擊,那個區域的能量變得相當暴躁,要是在那裡住上一個月,普通人的身體會迅速衰弱,戰士和法師則是修為會降低。

也因為這樣,那附近的居民紛紛搬走,而路過的旅人也選擇繞道而行。

流火也成了唯一一個店鋪遍及全大陸,沒有加入商盟,卻也沒有人敢招惹的商會。

消息傳到戈魔納城後,那群老師便拿這件事情教導她,一些人跟她分析魔能砲的構造和原理,並批評它的性能太差,能量的消耗比不上應有的威力;一些人跟她分析為什麼魔能砲轟過的地方會寸草不生,甚至影響健康,要用哪些手段才能恢復這地區的生機……

而導師龐夫也從心理層面講解這個領主的性格,以及日後遇上了這類人,應該用什麼方式應付。

儘管心底轉過諸多念頭,莎夏面上依舊表現出專心參觀的模樣,一心多用地一邊跟傭兵對話,一邊將鍊金帳篷的結構和陣法記下。

簡單的洗浴後,莎夏進入分給她的房間休息。

房間不大,裡頭就只能容納一張床鋪,而且床鋪還是木製的,只鋪了一層厚草蓆,沒有柔軟的床墊。

坐在床鋪上,莎夏沒有睡覺的打算。

她拿出紙筆,準備將她從藍道爾等人口中獲得的資訊,以及這陣子觀察到的情況記錄下來,為日後遊歷大陸做準備。

在彙整訊息的同時,她也不忘將部分精神力外放,警戒四周的動靜。

即使這個帳篷有警戒陣法,即使外頭有人守夜,她仍然沒有將安危交給旁人的打算。

戈魔納城的那群老師教她的第一條生存規則就是:不管身處何處,都需要保持警戒,不能掉以輕心。

一個晚上沒有睡覺,並不會影響莎夏隔天的精神狀態。

法師們大多會用冥想代替休息,而戰士們只要將肉體和鬥氣鍛鍊到一定程度,睡眠時間也會大幅減少。

莎夏雖然不是法師、不是戰士,可是修練一途都是差不多的,以她現在的實力來說,她冥想一、兩個小時,就抵得上八、九個小時的充足睡眠。

再加上她的身體是用樹人之心和生命樹分枝製造的,這兩者讓她擁有樹人一族的天賦──從日光中獲得能量──若是真的必須熬夜或是一段時間都不能進食,她只需曬一曬太陽就能補足需要的能量,非常方便。

不過她這個外掛也不是輕鬆得來的。

她並不是天生的樹人一族,樹人的天賦一開始是呈現隱性狀態,需要靠外力激發。

為了讓她激發天賦,並在野外和戰場養成隨時警戒的習慣,導師龐夫和戈魔納城的一干人輪流帶她在裂界戰場生活,逼著她不眠不休地與魔物戰鬥,最後才將樹人天賦激發出來。

為此,她最高的紀錄是將近半年沒有睡覺。

也因為這次的「特訓」,她多了一個毛病──挑嘴。

在有條件的情況下,她只吃精緻的美食,烹煮得不夠好,沒有色香味俱全的,她不吃。

獲得樹人天賦後,莎夏也沒有變得比較輕鬆,反而更加忙碌了。

因為不用休息,吃喝也可以免除,戈魔納那群人就開始大量地壓榨她的時間,讓她不斷學習,不斷擔任各種助手,其中又以戈魔納第一鍊金師的實驗最多,好像要把所有高難度的鍊金實驗都讓她做上一遍。

某些高階的鍊金術需要日夜不斷、耗費數十天甚至數個月才能完成,實驗期間完全不能休息,這種高強度的精神和心神消耗,也只有龍族這般強健的體魄才能撐得住,人族鍊金師就算是修練到傳奇等級,也不一定能撐住整場實驗。

為了達到這些實驗的嚴苛要求,人族的鍊金術先賢想方設法,希望能將時間濃縮在人類能夠撐住的範圍,或是將實驗步驟改成可以續接進行,也有人直接組織一個大型團隊,眾人輪流守著實驗。

這些方法各有利弊。

用手段濃縮實驗時間或是續接實驗的,成品效果全都大打折扣;而採用人海戰術的,雖然是其中最好、最便捷的手段,卻又因為人族自身的內鬥產生不少問題。

──研究報告和實驗步驟的流失,就是其中一種。

鍊金師中,有為了鍊金術和全人族的進度而奮鬥的智者,也有為了私心欲望而藏私、盜竊,甚至是謀害他人的卑劣之徒。

這也是為什麼所有的技能和知識中,鍊金術的傳承失傳得最多。

就算將書上的知識都死記硬背下來,很多實驗需要的小技巧,書上並不會詳盡寫出,沒有前人帶領著進行實驗,後人只能自己摸索,在失敗中追尋較接近成功的紀錄,而「接近成功」並不等於成功。

要是有人心存惡念,故意流傳錯誤的資料,不只會害人誤入歧途,還會讓鍊金術不進反退。

有些鍊金實驗,即使實驗的方向完全背道而馳,同樣能夠做出成品,若是沒有人從旁指點,九成九的鍊金師都被這樣的特性迷惑,導致在鍊金學一途越走越歪。

即使是在承載了眾族希望的戈魔納城,能夠進行高深實驗的鍊金師也是少之又少,加起來總計只有兩位。

一個是莎夏的導師龐夫,一個是人族鍊金師「錫耶納」,不過錫耶納已經脫離了人類的範疇,更接近半機械半生命體。

人類的壽命有限,為了求鍊金的真理大道,為了學習更高深的鍊金學問,為了人類的鍊金術傳承,錫耶納收集了許多高階材料,製作出一具鍊金身體,將自己鍊入其中,成為不死不活之身。

他無須睡眠,不需進食,再加上他當初的實驗手段出了點錯誤,導致他失去嗅覺和味覺,聞不到香臭清濁氣,嘗不到酸甜苦辣鹹麻。

在莎夏看來,這樣不死不活的狀態是世上最恐怖的折磨!

要換成是她,大概有九成的機率會發瘋崩潰。

龐夫每每談起錫耶納,也總是用一種讚嘆、敬重、惋惜的複雜語氣說:「錫耶納追求真理之心堅定,意志強韌,世間罕見!」

錫耶納是戈魔納城的第一鍊金師,也是世界第一,獲得了真理之門的傳承和「真理之主」的頭銜。

到了他這樣的地位,就必須肩負起鍊金術的傳承之責,所有進入戈魔納城並且通過他的考驗的,全都成為他的弟子。

莎夏也是其中之一。

因為樹人體質的關係,錫耶納對她的指點最為用心,她得到的鍊金傳承也是最完整的。

只是她身為普拉瑪,必須保持中立身分,不能繼承錫耶納的頭銜,也不能擔負他的職責,只能在錫耶納培育出繼承人選時在旁輔佐,讓他的繼承者盡快獲得真理之門的認可。

可惜錫耶納雖然收了不少弟子,這些人卻沒有一個可以完整地繼承他的學問。

受到錫耶納的悉心教導,莎夏將他視為親敬的師長,也為了他的傳承者而著急。

她想著,反正她要在莫札瑞大陸遊歷,那就順便傳播鍊金術的知識,埋下鍊金術的種子,等到這些種苗成長,鍊金師的數量大幅增多,大浪淘沙之下,應該可以找到合適的繼承者。

起了這個念頭後,莎夏便開始留心這方面的訊息。

她的想法很簡單,大陸上的鍊金術就算傳承流失不少,可是也開創出不少新的鍊金構想,應該不至於太差才是。

直到她來到奧法蘭學院,這才發現她原先的預想實在是太樂觀了。

奧法蘭的鍊金學院據說是大陸上最先進、庫藏最多、傳承知識最完善的,據說就連鍊金協會也經常派人到這裡進修學習。

莎夏原以為大陸上的鍊金術只是落後,只要她將短缺的部分補上,肯定能讓鍊金術大舉進步,結果當她參觀了奧法蘭的鍊金學院,瞭解大陸現今的鍊金術狀況後,她愕然了。

大陸上的鍊金術不是沒有人創新,也不是沒有人試著利用斷簡殘篇重現失傳的鍊金實驗。

這群人裡頭,有極少數的一小部分鍊金師成功了。

他們建構了很棒的理念,只要再給些時間,經過實驗和實踐,肯定就能拿出亮眼作品。

而這些人之外的大部分鍊金師,不是繞著同樣的誤區打轉,就是在研究過程中被誤導,或是想法走進誤區,鑽研錯了方向,而且這些錯誤還一代代地傳承下來,積非成是,造就了背離傳統的「新興鍊金學派」。

察覺到這一點時,莎夏很納悶。

明明奧法蘭學院與龐夫和戈魔納城的人都有各種不同的聯繫,而從奧法蘭過去戈魔納「進修」的人也不少,為什麼他們沒有察覺到這個新興學派的問題?

後來她詢問過校長和鍊金學院的院長,這才知道,原來不是他們沒有察覺,只是新興學派的論點已經成形,而且還產生了一批擁護者,他們堅定地認為自己才是對的。

而他們給出的理由也很簡單──鍊金術日新月異,過往也有不少前人認為是正確的理論卻被後人推翻;被前人認為是錯誤的論點,經過一段時間的實驗醞釀,發現它也蘊含了真理。你們怎麼能確定現在你們認為是錯誤的東西,它在未來不會被證明是正確的?

也因為這樣的論點,奧法蘭學院沒有禁止這些新興鍊金術的傳授,畢竟他們也無法確定新興鍊金術的「未來」到底是好是壞。

如果真如這些人所說,新興學派的學問並不是不正確,只是觀點過於新穎,一時不被人接受,那麼他們要是禁止了它,不就等於毀了鍊金術的未來嗎?

這樣的重大罪責,他們可承擔不起,也由衷不希望它發生。

更何況,當初新興學派產生時,他們也將新興學派的書籍拿到戈魔納城,請錫耶納大師進行鑑定。

錫耶納大師看過以後,並沒有發表評論,只是示意他們任其發展,除非新興學派做出危害大陸的事情,否則,不需阻撓。

這不就表示錫耶納大師也認可新興鍊金術的未來發展嗎?

聽完這樣的答覆後,莎夏迷惘了。

她接受過最正統的鍊金傳承,理當要視這些新興派為邪魔歪道,痛斥他們走歪了,可是擁有另一世模糊記憶的她,卻知道很多真理的確是踩著前人的論點前進,進而發展出更新穎、更完美、更多元化的學說。

而且,還真不能說新興學派做錯了。

就拿眼前她所棲身的這個大型帳篷來說,要是以錫耶納教導的鍊金術進行鍊製,成品肯定比這個帳篷要優秀,可是耗費的材料也是它的數倍。

若是以「普及民眾,降低成本」這樣的觀點評斷,新興學派的製作方式無疑是較合適的,可是若以傳統鍊金術追求「至善至美」的理念來看,這個帳篷的缺點無疑很多,絕對會被打入失敗品的行列。

再一想,現今的鍊金材料與黑暗時期甚至是更久遠以前相比,很多材料不是變得相當稀罕就是已經絕種,要是基於材料的節約和永續性考量,新興學派所使用的材料有更多的替代品,更適合進行教學傳播。

或許新興鍊金學派的興起,一部分也是跟找尋不到實驗材料有關。

只是……

難道就因為材料匱乏,傳統鍊金學派的完美理念就要被淘汰嗎?

明明很多傳統學派的論點都是正確的,都是經過真理之門考驗的啊!而新興學派的論點可沒有經過真理之門的驗證,誰能確定他們就一定正確呢?

若新興鍊金學派的論點,是屬於「假性正確」呢?

所謂的假性正確,就是指這些理念看起來是正確的,實驗結果也沒有錯誤,但它的「本質」卻是錯誤的。

以法師作為舉例的話,就是:冥想對於法師的修練有幫助,所以要經常冥想。

這句話看起來沒有問題,然而實際上,冥想的主要作用是幫助法師吸收魔法元素,讓法師盡速恢復魔力;或是經由深度冥想進入感悟狀態,讓法師提高元素親和力,並進一步領悟元素本質和法則。

而法師們的修練,其實涉及了很多方面,例如本身對法則的領悟、實戰經驗積累、魔力的運用和控制、元素親和力等等,並不只是跟冥想有關。

再者,每個人體內能夠蘊藏的魔力有限,就算坐上一整天,吸收的元素能量也就是那些,不會因為今天冥想的時間是昨天的一倍,吸收的能量也跟著多一倍。

經由以上種種,可以得出「冥想對於法師的修練有幫助,所以要經常冥想」這句話,其本質是錯誤的。

種種念頭一轉而逝,莎夏搖了搖頭,決定先不做任何斷言,等到她確實瞭解這個新興學派後,再來做評斷。

垂下眼眸,她繼續書寫,並將這個鍊金帳篷的構造和製作原理一併記錄下來,打算等過幾天清閒了,將它輸入魔腦,傳輸給龐夫,讓他轉給錫耶納。

 

次日一早,天色才濛濛亮時,莎夏便走出房間,來到帳篷外。

紅瑪瑙雨林的水氣極重,濃霧形成了無形水幕,莎夏才在帳篷外站上幾分鐘,頭髮跟衣服就已經濕了一層。

其實她可以將霧氣隔離,不讓露水沾身,可是她現在畢竟是「弱小的藥劑師」,這種身分可不能將氣息外放,形成一層保護圈。

遮天的巨樹和水霧將日光擋得嚴嚴實實,依照空氣中的濕度判斷,今天就算沒有下雨,也見不到幾分陽光。

雨林的氣候潮濕,動物、植物繁衍茂盛,處處潛藏著危機,卻也相當適合生存和歷練。

莎夏跟早班守夜的人打聲招呼,隨後繞著營區附近走了一圈,採了一籃子的鮮嫩蕈類和野菜、野果。

雨林的土壤肥沃,水氣又十分充足,每天都有植物幼苗破土而出。

莎夏採摘的這些蕈類和野菜,全都是取最鮮嫩的,就算直接生吃,味道也很清爽可口。

「鮮菇湯、涼拌野菜,空間裡頭還有麵包和果醬,用火腿跟起司做三明治……」

莎夏一邊列著早餐的菜單,一邊走回營區。

「喂、喂,丫頭,莎夏丫頭……」低低的喊聲從旁傳來。

莎夏停步看去,見到一名穿著藏青色法袍的老法師。

他便是昨天跟著藍道爾等人過來,還「摸」走了酒跟食物的監考人員。

「路德先生,早安。」莎夏笑著打招呼。

路德是圖書館管理員,因為莎夏經常去圖書館看書,向他詢問了不少問題,跟他有著不錯的交情。

「莎夏丫頭,妳不厚道啊!」路德一開口就是埋怨,「之前妳來圖書館的時候,我可是幫了妳不少忙,結果妳有好酒竟然私藏,不跟我分享,太過分了!」

莎夏哭笑不得地搖頭,「你也沒說你喜歡喝酒,我怎麼會知道?」

「現在妳知道了。」路德打斷她的話,並朝她伸出手。

手掌大大地攤開在莎夏面前,一副「妳知道該怎麼做」的無賴表情。

莎夏被他逗樂了,笑問:「你要什麼樣的酒?果酒、麥酒還是烈酒?」

「麥……有烈酒?」路德頓時雙眼放光,「多烈?比矮人的火岩酒還烈?」

「當然!」莎夏拿出一個木製酒桶,「這酒釀得不多,你先嘗嘗看。」

聽到是限量的私釀好酒,路德迫不期待地拔開木質瓶塞。

頃刻間,濃郁的酒香溢出。

之前莎夏釀好這酒,找了賽德里克等人試酒時,光是酒香氣就讓一些酒量淺的人雙頰泛紅,未喝先醉。

早有防備的莎夏,在對方拔開木塞前就已經站在上風處,避開了酒氣。

「好、好、好!果然是上等好酒!」路德開心地連讚數聲,隨即仰頭灌了一口。

烈酒入喉後,路德發現這酒並不像其他酒那樣,帶著一股刺辣的灼燒,反而像是將酒香一再濃縮,經過數道提煉形成的精華口感,喝酒人先是感受到酒的香醇,溫順的口感在舌尖泛開,如同花朵綻開,醇酒的滋味在體內一層層蔓延開來,溫熱地熨燙全身。

正想細細品味時,情勢突然一轉,一團烈火在胸口燃起,火焰順著血管延燒到四肢百骸,猛烈得像是要將靈魂一同燒盡,這股灼熱烈勁過後又轉成難喻的舒暢,像是把所有的鬱氣一口氣吐出,讓人痛快得想要仰天長嘯。

在暢快過後,這股氣勢轉成了綿延的餘韻,如同爐火餘燼,殘留著舒適而不燙人的溫度。

路德長長地呼出一口氣,讚道:「好!好酒!」

他寶貝地將小木桶收起,「丫頭,妳再多釀一點,這酒桶太小了。」

「這酒有二十斤呢!哪裡少了?」莎夏哭笑不得地搖頭,「過陣子凡特斯城就會販售,到時候我請他們送一些過來。」

「過陣子是多久?三天?」

莎夏直接翻了個白眼,「哪有那麼快,大概要兩、三個月吧!」

「那麼久!」路德不滿,「不能叫他們釀快一點嗎?」

「不能。」莎夏無情地否決了。

「……」路德指著莎夏,嘴巴張了張,好一會都說不出話來。

莎夏笑了笑,從虛空之戒中取出兩隻烤雞,以及幾份便於食用且氣味不重的食物給他。

路德哼了一聲,臉上依舊帶著佯裝出來的怒氣,卻也沒有拒絕。

監考的工作繁重,考官休息時間很短暫,為了不讓考生發現行蹤,他們不能像考生一樣生火烹煮東西,雖然經驗豐富的路德準備了不少食物,可是他準備的東西跟莎夏的一比,自然是莎夏的食物比較美味。

他又不是傻子,放著好吃的東西不吃去吃難吃的,當然要將食物收下!

「我這裡還有一些麥酒……」

莎夏將戒指中剩餘的麥酒取出,路德這才咧嘴笑了出來。

「這樣才對嘛!不枉我對妳那麼照顧。」他動作飛快地將酒裝進儲物手環中,嘴裡還道:「昨晚的辣肉乾跟烤牛肉還有沒有?再給我一些,那個配酒很不錯……」

「監考時可不能喝酒。」

「不喝醉就行了!」路德不在意地擺手,「放心,我有分寸。」

見他堅持,莎夏只好又拿出幾包辣肉乾跟烤牛肉給他。

「你怎麼會來當監考人員?」她不解地問。

監考這份差事很辛苦,一方面要留意考場情況,預防有人作弊,另一方面也要關注考場的安全問題,要在考場內東奔西跑。

一般來說,像路德這樣的「老人家」就算要擔任監考工作,也不需要親自到現場來,他應該是待在奧法蘭學院內鎮守,透過監視影像觀看考場情況才對。

可是他卻來了。

被派到現場的監考人員,並不是來保護考生性命的。

奧法蘭不是一般學院,它要選拔的是「具有一定水準及潛力」的人才,而不是什麼都不懂、連基礎都沒打好的普通人。

學院每次招生都會事前發出公告,表示考試期間,他們並不負責考生安全,就算有人死在雨林之中,那也是他的命,怨不得別人。

所有人也都知道奧法蘭的這個「規矩」,一些對自己沒有自信的人,可不敢參加奧法蘭的招生考試。

也因為奧法蘭的招生考試太過危險,所以才會派許多監考人員,監控考場環境,以免不長眼的考生招惹了高階魔獸,引起小型的獸潮動盪,害了其他人。

正因如此,待在現場的監考人員,都會選擇具有一定實力的年輕人,他們的精力充沛,可以跟著考生在紅瑪瑙雨林中受苦受……咳!待上一個月。

照道理說,像路德這種上了年紀,又是屬於文職人員的人,不應該會被派出來當現場的監考人員才是。

「唉,還不是北哨站的黑潮害的。」提起此事,路德就忍不住跟莎夏發牢騷,「北哨站這次的獸潮聽說規模很大,那邊的人來向我們求援,那些兼職老師為了拚業績,全都帶著學生去支援了。要不是還有各學科的駐校老師留守,加上助理人員協助,新來的兼職也留了一部分,這次的測試還真不曉得能不能成!這一屆的考生可是有四十幾萬人……」

即使考生數量頗多,可是紅瑪瑙雨林更大!

這些考生分批從不同的入口進入雨林,就像小蝦米入了大海,要找到他們的行蹤可是千難萬難,還好事前奧法蘭發了考生胸章和求救信號彈,一有事情發生,他們這些監考人員可以立刻趕過去,平時也可以從徽章的定位裝置看到考生的位置。

奧法蘭的師資分為兩種,一種是像賽德里克的約聘人員,也是路德口中戲稱的「兼職老師」,一種是長期駐校的老師,他們負責教授各種基礎學科。

前面也提過,有些天賦極佳的人會被破格錄取,這些人大多沒有基礎,甚至可能連字都不識,基礎學科課程就是為了他們準備的。

除此之外,一些自學成材的人,要是覺得基礎打得不夠扎實,或者對本職以外的知識感興趣,也可以前去學習。

奧法蘭有六個學院:鍊金、藥劑、統籌、魔法、戰士以及馭獸學院。

新生入學後,都要選擇一個作為自己的學院,而後他們會拿到一張課程表,上頭列著新生分屬的班級,以及需要學習的科目。

要是新生覺得基礎課程都會了,不去上課也沒有關系,奧法蘭並不強迫新生一定要上課。

然而,不去上課的新生,其考試的成績會被特別關注。

要是一年十二次的考試,不去上基礎課程的新生有五次沒有合格,學校就會勒令他退學。

奧法蘭正門廣場立著幾十座石碑,上頭條列了歷代校長的話,其中一句就是:我們不需要一個自大又無知的蠢貨!

奧法蘭是大陸最頂尖的學府,藏書最多,師資最優秀,資源也最豐富。就算只是基礎課程的教學,其授課內容也比其他學院還要精深,而有人竟然自以為那些基礎的東西已經學會,還輕視這些課程,不去上課,不是蠢貨是什麼?

不知道所有高深的法術和武技都是從基礎演變來的嗎?

連基礎都沒打穩,還想變強大?簡直是癡心妄想!

而有規矩地上課的新生,就算考試成績不理想,也可以得到「緩刑」的機會,只要多接一些學院發布的任務,利用任務積分補足考試成績,就不會被退學。

北哨站的支援,就是學院近期發布的任務之一,不只有積分可以賺,而且獵到的魔物又能賣錢又能換積分,一舉兩得!

正因為這樣,那些兼差老師才會帶著學生前去支援。

「開學以後,所有新來的老師、助教和新生都會領到『身分銘牌』,學校會送給新人基礎積分,新生是一百點,助教是一千點,老師是兩千點。學校的積分很有用處,要是有人說要向妳買積分,千萬不要賣!很多新人都被騙。妳要把積分留著,多接任務,多賺一點,用積分兌換需要的東西。學校給的兌換品很多,就算放到黑市也是一堆人搶著要。」

所以那些兼職老師才會接任務接得這麼踴躍。

要不是校長發現人手不足,硬將那些助理以及部分「不知內情」的新任約聘老師留了下來,人早就跑光了!

「老師和助教也能接任務?」

「當然可以!學校有些難度高的任務,就是專門發給老師跟助教的。」

這是每個新任老師都會詢問的問題,之前莎夏一心鑽研書籍,再加上學校還沒正式開學,路德便沒有告訴她,現在既然提到了,他自然就詳盡地解說一番。

「奧法蘭招進的學生都有一定基礎,你們只需要在他們遇到瓶頸時從旁指點,不用時時刻刻陪在旁邊,空閒時間很多,這些任務算是給你們打發時間跟賺錢用的……要是真的抽不出時間,你們也可以帶著學生接『師生任務』。師生任務都是中等難度,學生和老師都能拿到積分獎勵,不少老師會接師生任務去磨合學生的團隊默契。」

語氣頓了頓,路德等到莎夏都理解了,才又繼續往下說道:「奧法蘭每年都有實戰考核,前十名的學生可以拿到不錯的獎勵,指導老師也能得到積分,就算實戰考核成績不好也沒關係,奧法蘭有很多競賽活動,可以讓學生挑選有把握的參加,另外,要是學生參加外面的大型比賽得名,也能拿到積分。」

「外面的比賽是指?」

「像是藥劑師協會的藥劑比賽、戰士公會的武鬥比賽、鍊金協會的鍊金比賽、廚師協會舉辦的廚藝比賽和大胃王比賽、釀酒協會的品酒比賽跟拼酒比賽、園藝協會的插花比賽跟養花……」

路德一口氣舉例了一堆。

「等等,大胃王……是我理解的那個大胃王?比食量的?」

「沒錯!」路德笑道:「這個比賽大多是獸人拿冠軍,他們的食量實在是……嘖嘖!」

「為什麼連這種比賽也能拿到積分?」

「為什麼不行?」路德笑得戲謔,「在這些比賽得名,都是在為校爭光啊!」

莎夏本想反駁,可是再一細思,卻發現路德的說法很有道理。

誰規定一定要在戰鬥或是藥劑比賽中得名,才算是有本事?能吃也是一種本事;味蕾敏銳,能品嘗出各種細微味道也是……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長處,即使可能有些微不足道,卻也是不容否決的優點,不該因此自輕。

「我明白了。」莎夏對立下這規矩的人很是佩服。

雖然這條規定看起來荒唐,可是如果有人在這類比賽得名,拿到校方給的積分,肯定能生出幾分自信──就連奧法蘭這等名校都肯定他的表現,其他人憑什麼嘲諷?

「要是這些都不行,那就多做一些任務賺積分,日常任務都很簡單,像是清掃環境、協助飼養魔獸、整理書籍、陪練、幫忙抄寫筆記等等,就算一般人也能做。」

路德給出了最後的建議。

「謝謝。」莎夏感激地道謝。

「要想感謝我,就讓凡特斯城快點送酒來。」路德打趣地笑道。

「哈哈,那可不行,他們是真的快不了。改天我釀幾罈給你吧!」當作是路德提供情報的謝禮。

「妳釀的酒跟這些酒的品質一樣嗎?」

「不一樣,我覺得我釀的比較好喝。」莎夏毫不謙虛地說道。

「真的?」路德有些懷疑,「那我就等妳的好酒了!」

「這些新生中,有沒有你覺得不錯的?」

窩在圖書館的日子裡,莎夏看書看累了就會跟路德聊天,經過一番交流後,她發現路德的閱歷豐富、見識淵博,像他這樣的人,看人的眼光都不錯,能入他眼的新生肯定是好苗子。

要是他能提供幾個名單,她就不用花時間挑選學生了。

「有看到一些,有些資質不錯、潛力很好,有些資質差了點,不過人很努力,品性的話,目前看來還可以,不過這種東西也不是永久不變的……」

路德明白莎夏的心思,反正他也不是老師,沒必要藏私。

「妳接觸的那群,就有兩個,隊長跟馭獸師都不錯,尤其是隊長,被妳下了精神暗示,竟然還能夠保持一部分警戒……」路德戲謔地看著她。

昨晚相遇時,莎夏就對他們下了精神暗示,讓他們消除戒心,並誠實地答覆她的問題,否則,像他們那種當過幾年傭兵的人,又怎麼可能對陌生人毫不提防?

就算她偽裝的身分是藥劑師,也不是可以掉以輕心的存在。

別以為藥劑師的等級低就沒有殺傷力,藥劑師跟戰士、法師不同,不需要憑藉自身力量戰鬥,藥劑就是他們最好的武器。

一個年輕的、低階的藥劑師如果有高階的藥劑師導師,身上準備個幾瓶特殊藥劑,隨時隨地都能放倒一群比他厲害的人。

這也是為什麼大多數人都會選擇與藥劑師交好,就算無法與之結交,至少也不會交惡。

有個藥劑師朋友,就能多個救命機會,要是與藥劑師交惡……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莎夏懶得跟他們耗時間,慢慢突破他們的心房,便用了最直接的手段,對藍道爾他們下了精神暗示。

擁有樹人之心和生命樹樹枝的她,可以算是半個樹人族,樹人族有一個很大的特色──高度親和力。

親和力不只是對植物有效,魔法元素、生物也是如此。

具有親和力的她,原本就容易讓人產生好感,再加上精神暗示雙管齊下,能夠掙脫她的暗示的人不多。

而藍道爾被她下了暗示之後,還能下意識地察覺不對,對她保持疏遠而客套的態度,這實在是很難得。

這樣的人,不是受過精神催眠訓練,就是天生精神力強大,不管是哪一種,只要不發生意外,未來都能走得很遠。

「好了,妳離開的時間夠久了,快點回去吧!」路德催促道:「要是我看好的人能夠通過雨林,再把名單給妳……」

並不是被他們看好的新生,就一定能夠通過考試,歷屆以來,有不少實力強但運氣不好的考生,因為各種意外落選,甚至喪命。

某任奧法蘭的校長曾經說過:運氣,也是實力的一部分。

這句話被不少人奉為真理。

「謝謝,改天我請你吃飯。」莎夏笑道。

有了路德的幫助,她就不用額外花費時間在考生上頭,可以專心地在雨林裡搜刮寶物。

「要是真想謝我,酒就多釀一點。」路德不客氣地道。

「沒問題!」

三日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訪客
  • 請問會出電子版嗎?書櫃已經放不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