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W195-神明,魔法師,與被詛咒的我02-封面.jpg

書名:神明,魔法師,與被詛咒的我02
作者:桐真
繪者:日津樹伶
出版社:三日月書版
出版日期:2016/05/25
定價:220元
ISBN書碼:9789863612803
 
★博客來、金石堂暢銷作家桐真,最新「童貞」之作!
★國人自製戀愛AVG花落東陽原畫師日津樹伶首次跨足商業誌插畫!
★神與魔法師的永恆抗爭,最勵志的倒楣少年脫魯記(誤
 
弟弟快來姐姐胸口聽一聽,那裡有個深藏許久的小.祕.密~
--
想要安安靜靜地當個魯蛇?沒那麼容易──
遠離魔法師的戰鬥還在繼續!
白天,段勤仁必須應付新登場的病嬌神明,
晚上,則得忍受大叔魔法師入夢搔擾。
「身為韻韻的妻子,凡人,我是來監督你有沒有對韻韻心懷不軌的!」
「小弟弟,在你幫我完成遺願前,我不會輕易離開你夢境的喵ฅ'ω'ฅ」
擺脫一切的方法只有一個──再度回到魔法師的世界!
然而攔在前方的程咬金,身影卻莫名熟悉?!
「你、你是鍾貳?」
「否,汝應問:汝是鍾貳君否?」
「汝……腦殘否?」
身為本書唯一的常識人,加油吧!段勤仁!
 

 

序章 犯傻的好色神明初登場

 

魏良被魔法師協會的人帶走後,晚上的學校又恢復往常的寧靜,我們離開了地下的設施,站在司令臺上,濕冷的空氣立刻襲來,我忍不住打了一個噴嚏,一旁的學姐似乎在一瞬間露出了厭惡的表情。

順帶一提,剛剛戰鬥過的痕跡以及地下的設施在我們離開後,被協會復原了,原本司令臺上有著水溝蓋大小的洞已經消失,變回普通的花崗岩地面,整體來說並沒有對學校造成任何影響。

我們三個人走到操場中央的草皮,一直好奇過了多久的我拿出手機,上頭顯示的時間已經是晚上十點,另外還有將近二十通未接來電,以及奇怪的簡訊。

奇怪簡訊的發送人,我想我不用多說,扣掉在場的兩人,就可以簡單地推測出是我的老姐,之所以說是奇怪的簡訊,只要是我老姐發的簡訊,通常都不會有什麼營養的內容。

簡訊的一開始還滿感人的,擔心我這麼晚還沒回家會有危險,接著說如果我被甩掉了也無所謂,天涯何處無芳草,何必單戀一枝花。到這邊都還挺不錯的,可是之後就開始出現來亂的訊息。

說什麼回家後她會用身體好好安慰我,如果真的發生千萬分之一的機率我成功追到女朋友,她還是會用身體幫我慶祝,總之就是一連串的問題發言,讓我不禁懷疑我親愛的姐姐過去到底被灌輸了什麼樣的糟糕思想,才會有如此誇張的發言。

我決定不管簡訊,因為太在意我就輸了。

「時間有點晚,接下來該怎麼辦?要去吃東西嗎,還是原地解散?」我把手機收進口袋裡,向紫苑和學姐兩人問道。

「如果學弟請客的話我就去。人類供奉神明是正常的吧,而且我剛剛幫你解決了一件煩心事,你現在應該要還願了。」學姐一副理所當然的口氣。

雖然詛咒這事還沒解決就是了。

不過剛剛學姐已經替我處理掉一個大問題,還保住了我的性命,是該好好的「還願」來酬謝學姐。

「我也必須要謝謝神明大人,因為妳的關係,我才能解除對勤仁的誤會,所以也請讓我好好報答您。」紫苑誠懇地說著。

剛剛戰鬥時的肅殺之氣已淡然無存,氣氛相當祥和……我原本是這麼想的,但是一股從身後傳來的氣息打消了這個想法。其實不只是打消這個想法而已,還讓我產生了恐懼,雖然不至於出現走馬燈,但我總覺得應該要立刻逃跑。

「這、這個男人不是讓韻韻違反規則的原凶嗎!為什麼韻韻和他有說有笑的!難道韻韻覺得我給妳的還不夠,所以把目標轉移到這個男人身上了嗎?覺得不夠我可以改進,妳沒必要這麼委屈自己啊!」我身後傳來了一個聽起來不算友善的聲音,說出來的話也同樣不太友善。

轉過頭,身後是一位橙色長髮的美麗女性,白皙的臉龐上頭有著寶石光澤的藍色瞳孔。

她斜眼看著我,將對我的不滿與輕視表露無遺。

她穿著類似學生制服的打扮,和她的橙色長髮一樣十分醒目。

「呃……梓鶴,妳怎麼會跑來人間了?話說我竟然沒感應到妳過來。」學姐難得露出了感到為難的表情,看來這個被稱作梓鶴的美少女似乎是學姐的剋星。

「因為我深愛著韻韻啊,光這一點就是我來這裡的理由喔。」突然出現的美少女大姐姐從後方抱起了學姐的身體,然後用下巴開始磨蹭學姐的頭,我的眼前出現了美好的百合畫面。

「但是我不愛妳啊,討厭,快點放開,很難受。」

「韻韻還是老樣子傲嬌呢,這樣的韻韻我也最喜歡了喔!而且我沒有要妳現在就愛上我啊,妳可以先習慣有我在身旁的日子,之後再愛我也不遲喔。」

這個美少女該不會是個S吧,可是看她就算被罵也還是無動於衷,所以應該是個M嗎?

「我才不是傲嬌,妳少在那邊自以為了。」

「是是,韻韻最乖了,不過這個問題我們等一下再處理,現在要先宣示主權。」少女摸了摸學姐的頭,接著走到我的面前。

宣示主權?她想做什麼?

「我是韻韻的妻子,我叫做杜梓鶴。」

杜梓鶴?怎麼感覺這名字聽起來就像是吃不飽一樣。

「什麼妻子,只是我的同事而已吧,而且上司不是說過不可以發生辦公室戀情嗎,妳快點放棄吧,我不會跟妳交往。」學姐在一旁吐槽。

「廣義地來說,我們部門的確不能談戀愛;但是狹義地來說,他們眼中認定的戀愛是男神和女神的搭配,我們是女神跟女神,所以我們可以談戀愛……對了,我剛剛說到哪裡了?」

「呃……妳說妳是學姐的妻子,也說了妳的名字。」

「嗯嗯,沒錯,我就是韻韻的妻子,那麼,既然我已經表明我的身分,現在我想知道為什麼韻韻會跟你這個噁心的生物相處得很愉快?如果真的發展成戀愛關係,接下來的話我就不多說,我相信韻韻一定懂我在想什麼的。韻韻絕對不會做我不喜歡的事情吧?韻韻絕對會永遠只愛著我,對吧?」少女強硬地說著,臉上浮現了恐怖的笑容。

我沒有看錯的話,眼前的美少女肯定是個病嬌。

如果眼前這位少女可以換一句話或是換個語氣,我想我會喜歡上這個聲音的主人,但是當她說話的語氣搭配流露出強烈怨念的眼神時,我想我會選擇離她遠一點,越遠越好。

我頭也不回地跑向前方,發揮了那一丁點的腎上腺素,穿過了學姐和紫苑中間,離開了操場中央的草皮,穿過了紅土跑道,一口氣爬上了司令臺,保持了一段安全距離,遠遠地望著剛剛猛然出現在我身後的那個人影──這一樣是我預期的想法,因為我走沒幾步,學姐便伸手拉住我的衣領,讓我無法逃離現場。

「等等,你要去哪裡,不是說要吃消夜嗎?」

「看來學姐滿腦子只剩下吃消夜這件事情,但是比起吃消夜,生命安全更加重要!快快樂樂地出門,平平安安地回家,為了實踐這兩句標語,我覺得我現在應該逃離這裡。」讓我口無遮攔的詛咒毫不保留地讓我說出了真心話,但我不覺得這有任何失禮之處。

「少耍嘴皮子了。」

「韻韻,妳怎麼可以用手去摸那種髒東西呢?快點鬆手,然後用紙巾擦一擦。」

我剛剛的恐懼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種淡淡的悲傷。

「喔……」學姐接過紙巾,擦了擦手指,一邊開口:「梓鶴,妳好像還沒講妳為什麼會來這裡?」

「因為我深愛著韻韻,擔心韻韻的安危,所以來了,我剛剛不是說過了嗎?韻韻真是健忘。」

「那算什麼理由啊,這種時候不是應該說,是什麼樣的任務,還是只是單純地出差,或是上司指派……等等,這些原因吧?」

「韻韻好棒,我更愛妳了,為了獎勵韻韻的聰明,就用我的唇來慰勞妳吧。」杜梓鶴直接撲向學姐,學姐則是毫不留情地退開,還伸腳準備絆倒她。

「呼,好險,韻韻的腳很調皮呢。」杜梓鶴驚險避過陷阱,接著正色道,「不過的確如韻韻所說,我這次來是有任務在身。上級命令,韻韻違反了許多與魔法師之間的協定,雖未釀成大禍,但上級還是不放心,所以派我來監督韻韻。我想只要除掉眼前這個男人的話,想必所有的事件都可以落幕了。」

杜梓鶴親暱地靠著學姐的手臂說著,中間雖然閃過一絲不懷好意的眼神,但我就當作沒看見吧,太計較只會更悲傷而已。

「不行,我答應過這個男人必須幫他解除詛咒,還要幫他找到女朋友,身為神可不能輕易毀約。」

學姐的義氣讓我感動得在心裡痛哭流涕,不過就某種意義來說,這段話簡直是把所有的過錯推到我的頭上。

我不做任何回應,撇過頭,不敢和某個病嬌美少女對上眼,深怕等會我會遭受到比變成石頭更可怕的待遇。

「只要這個男人死掉的話,韻韻就會乖乖跟我回去了吧?看在你讓我跟韻韻重逢的分上,我會俐落點的,你想要被鐵絲勒脖、柴刀割喉還是要食物中毒?再怎麼說我也是神,絕對不會無視你的願望,選一個吧。」學姐的病嬌女友毫不留情地在對話當中殺了我好幾次。

「就算是神明大人的戀人,只要想對勤仁出手,我絕對會拚上性命阻止妳。」紫苑擋在我跟病嬌少女之間。

紫苑並沒有一如往常地說出「我覺得很有趣」這句話,大概是因為眼前的狀況真的一點也不有趣,不然就是這個口頭禪是刻意營造出來的。

「別在意,這傢伙說的話隨便聽聽就好。神不能隨便殺人,要經過很多很麻煩的手續,不然可是會被剝奪身分,流放到地獄的某個小島上。」

「韻韻好過分,什麼叫隨便聽聽就好,我每句話都是發自內心的!」

「喔,先別說這個了,到底上頭要妳監視我到什麼時候?」學姐轉了個話題。

「祂就沒有說,不過祂也和我抱持著一樣的想法,認為是因為這個生物妳才會做出那麼多荒唐的事情,所以我應該會監視到這個擬人雄性生物死亡才會結束吧。」

杜梓鶴對我的稱呼已經從男人變成擬人雄性生物,雖然說男人也是擬人雄性生物中的一種,但是絕對不會有人會因為被稱呼擬人雄性生物而感到快樂,至少是不愉快的。

「看什麼,生物?你在覬覦韻韻的身體嗎,還是說你對我有什麼不滿?」杜梓鶴注意到我的視線,沒好氣地說了幾句。

「我只是在思考妳對我的稱呼從男人變成擬人雄性生物,該慶幸還在男性的範圍,還是該難過我的定位已經被放到擬人雄性生物的範圍,而非人類男性的範圍。」

「你真的是這樣想的嗎?不要以為我不知道,你的視線剛剛停在韻韻和我的身上了吧,一秒,不對,肯定有五秒!難不成你對我有興趣嗎?很抱歉,我不能接受你,我已經有韻韻了。還是說,你的目標是韻韻?可惡,早知道剛剛就應該先殺了你!」杜梓鶴不停跺腳,看起來不像是神,而是神經病。

看來她不只有病嬌,腦袋還有點問題,讓我不禁開始懷疑神的世界出了什麼問題,也讓我更擔心人類的命運被這些「偉大」的神明掌控,到底安不安全。

「梓鶴,學弟說的話是真的喔……」學姐本想繼續說下去,但眼前的病嬌少女立刻插嘴。

「什麼,韻韻和他可以互通心靈了嗎?可惡,可惡,可惡!我要殺了這個混帳!」杜梓鶴不知道怎麼從身後拿出了一把鐮刀,鐮刀比杜梓鶴整整高出好幾顆頭,真不懂這東西剛剛是怎麼藏在她身後的。

話說神明拿鐮刀也太糟糕了吧,破壞形象!

「想傷害勤仁得先過我這關!」紫苑不甘示弱地從身後拿出了一把劍。

妳們的背後到底是有多大的空間可以藏這些武器啊!杜梓鶴是神也就罷了,連紫苑都可以……

「話說法師不是遠程攻擊職業嗎,為什麼會拿劍啊?」

「身為一個遠程近戰都擅長的法師,我身上有一把劍是很正常的。」

「這根本沒回答到我的問題,為什麼法師要練劍啊!」

「勤仁,現在不是計較小事的時候喔。」

「對,沒用的男人給我閉嘴!」

妳們不是敵人嗎,為什麼默契這麼好啊!

「冷靜點,梓鶴和紫苑都是,把武器收起來。學弟趕快把掉落的腦袋找回來,梓鶴應該學著把別人說的話聽完,紫苑則是要無視這傢伙說的話。」

呃……學姐剛剛是不是趁機說了很傷人的話……

「可是可是可是,韻韻竟然能確認這傢伙說話的真偽,肯定有一腿了!」

「有才怪,我才不會看上這種男人。」

「我是『這種』男人真是抱歉喔。」我故意加重了「這種」的音。

「嗚,感情竟然還好到可以這樣吐槽,比起我,妳更欣賞這個擬人生物嗎?」

呃……已經從擬人雄性生物變成擬人生物了嗎,竟然把我的性別也拔掉了,接下來一定是擬人生物,再來就是生物,最後就變成物,我活著的事實之後就會這樣被她的文字遊戲逐漸從她心中抹消。

「梓鶴,看著我。」學姐雙手搭在杜梓鶴的肩上。

「韻韻。」原本假哭的杜梓鶴抬起頭,以深情款款的眼神回應學姐,只差眼睛沒變成愛心形而已。

如果不看杜梓鶴的行徑以及說過的話,眼前絕對會是一幅美麗的百合圖,但是很可惜我現在對她已經有了偏見,實在沒甚麼心思欣賞,只希望能夠快點遠離這傢伙。

「梓鶴,這傢伙身上有詛咒,只要女性對他用疑問句,他就會將自己心裡的話毫不猶豫地說出口。妳剛剛的口氣是逼問,所以他說出來的話一定是真的。身為神的我,職責就是要照顧人類、保護人類、解決人類的困擾,我們就是這麼偉大的存在,我相信妳知道的。而我為了貫徹身為神的使命,決定幫他解除詛咒,所以才會留在這裡的,甚至引發了許多的事件。懂了嗎?梓鶴。」說完,學姐呼出一口氣,像是完成了什麼大事一樣,對話中也不停地強調自己身為神,看樣子她不只是在非神的種族的面前會強調這件事情,就連在同樣身為神的伙伴面前也是一樣。

學姐完整地交代了整個事件的經過,但我可以肯定眼前的少女並沒有聽進去,嘴裡還不斷複誦著更早之前學姐說過的話。

「韻韻竟然對我說『看著我,然後愛上我吧』!韻韻不用多說,其實我早就已經愛著韻韻了!」杜梓鶴陶醉道。

似乎還多了點她虛構的成分。

「梓鶴,妳有把我的話聽進去嗎?」

「當然有啊,我還錄起來了。」杜梓鶴拿出手機,接著說道:「手機這東西真是方便啊,不只可以拍下美美的韻韻,還可以錄下韻韻的聲音與身影,我等一下要來欣賞了。」

「所以說妳有聽到詛咒的部分?」

「當然有囉。」杜梓鶴轉過頭對我說:「凡人,看在你讓韻韻主動碰觸我身體的分上,我就暫時不殺你了,好好感謝韻韻吧。」她一臉愉悅地說著,還自動把對我的稱呼改成了凡人,看來她心情不錯。

看樣子似乎是解決了,因為她的出現,讓我原本吃消夜的興致都沒了,正當我想要跟學姐約別的日期時,杜梓鶴又開口了。

「凡人,跟我作個交易,你讓我和韻韻住你那裡,我就不殺你,如何?」

「什麼如何?根本莫名其妙,學姐沒有房子給妳住嗎?」

「的確沒有。」學姐攤手,補充了一句:「而且我沒不只沒力量,現在還被限制不能回去,這對神明之中通勤族的我來說實在非常困擾。」

「真是困擾呢!」杜梓鶴爽朗地說著。

「妳的表情看起來一點都不困擾!既然愛著學姐就應該自己想辦法啊,兩個人只要在一起在那裡都好吧。」

「我有想辦法了啊。你不是說了只要兩個人在一起哪裡都好,所以我覺得就算是住在你的寒舍,也是沒有問題的。」

這個人肯定是故意把我家說成寒舍的,但是想到她剛剛那麼腦殘的樣子,就算把我家說成寒舍也是有可能的,不行,現在不是執著這種小事情的時候。

「人類不是要聽神明的話嗎,而且我這次還有給你好處耶,你沒聽說過不殺之恩為大恩嗎?你應該稱呼我為恩人才對。」

「那算什麼好處啊!難道我還要跪下來說『謝謝您的大恩大德』嗎?」

「你要這麼做我也是不反對啦,擇日不如撞日,你馬上跪下來吧。」

她不是神嗎,為什麼性格扭曲得跟惡魔一樣啊!還是說她其實就是惡魔,只是披著神明的外皮而已?

對了,我可以請紫苑幫忙!我看向紫苑,但我又想到她剛剛已經跟杜梓鶴結下梁子了。

紫苑或許是知道了我的想法,向學姐提出了邀請。

「如果不介意的話,要不要到我那邊呢?雖然小了點,但是暫時住下來還不是什麼問題。」

在學姐回應之前,我連忙說道:「這是我自己的問題,不能讓紫苑來處理的。」

「可是,我想要幫勤仁的忙……」紫苑的表情看起來有些失落。

紫苑的心意讓我很感動,她背負著其他的使命,之前還差點殺了我,但我還是不自覺……不行,紫苑的本質是男生啊!雖然很可愛,有女生的外表,但她是男孩子啊!

「就衝著你這句話,我跟定你了,凡人。其實我本來打算答應那個人的要求呢。」杜梓鶴一臉自滿地說著,這傢伙果然很討厭。

「明明解決了一個事件,為什麼我覺得負擔似乎更重了……」

「凡人,你在嘀咕什麼?快點帶路!」杜紫鶴再次拿出鐮刀,用刀尖輕戳我的臉頰。她語氣平淡,還掛著溫和的笑容,但是那把武器的存在感高過了臉上的表情,讓人不寒而慄。

 

創作者介紹

三日月書版

三日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