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W197午安,請問要點一隻偵探嗎?-01.jpg

書名:午安,請問要點一隻偵探嗎?01
作者:微混吃等死
繪者:Rio.LW
出版社:三日月書版
出版日期:2016/06/29
定價:220元
ISBN書碼:9789863612919
 
有著《春&夏推理事件簿》帶點療癒的青春熱血,
與《冰菓》中惶然的青春悸動,
潛力新人 微混吃等死 為您獻上溫暖人心的校園輕推理之作!
 
安樂椅、密室,與從不露面的「大偵探」,
請問,您要點哪一位呢?
--
聽說,只要在水昆高中推理諮詢社的社團信箱投入委託信,
就會有偵探出現,為你解決煩惱。
因為去年的某個夏日,見真成了推理研究社的一員。
氣質柔和、時常含笑的安樂椅偵探──葉卉,
俏皮可愛、異常毒舌的密室偵探──檸檬妹,
還有冰雪聰明、卻從不實際出手處理事件的雨學姐;
見真將和她們一起度過委託交織的暑期。
那是最為平凡,也最為美好的青澀時光。

 

0(那位大偵探)
 
夏日。
穿過樹木夾道的小徑,往內走直至森林邊緣就能看見「玻璃」咖啡館。那是棟兩層樓的白色小屋,牆面多以落地窗替代,屋頂是青綠與淺綠色形成的漸層。
暑假的第一天。
時常忙碌的水昆高中推理諮詢社團並沒有停止運作。
反倒接下了暑假的第一個委託。
正因如此,我們才會出現在玻璃咖啡館──這個位於學校附近,僅次於社團辦公室的第二常用聚集地。
委託人還沒來。
當初誘拐我進入推理諮詢社團的雨學姐正氣定神閒地坐在我身旁,筆直的黑色長髮綁成高挑的馬尾。手臂敞開悠哉地擱在椅背上,修長的雙腿優雅地翹著。具有氣勢與自信的女人,翹著腿通常十分性感。學姐做起來也是如此。
但感覺距離上與我十分遙遠。
「就是這樣,見真,你有交到女朋友了嗎?」
「怎麼可能。」
「那,美好的校園回憶?」
「也還沒吧。」
「身為偵探該想出來的完美犯罪呢?」
「這句話整句都是問題啊!」
「唉。」雨學姐露出略微無奈的表情,伸手支撐額頭,「都已經過完第一學期了,你還在混吃等死,看來需要我給你一個無法拒絕的禮物了。」
「誒?」
學姐直勾勾地看著我說:「這個暑假,你要是能讓我們社團接下的委託全部完成,我就免費幫你完成一個委託。」
「這等於是願望兌換券嗎?」
「嗯,只不過兌換處是我就是了。」
學姐說完拿起玻璃杯放到嘴邊,我的視線跟著她的雙瞳瞟向窗外。在她完美無暇的側臉後方,是落地窗所呈現的自然風景。小溪潺潺、風光明媚,徐陽之下有一道纖弱的身影踏過小徑。
雨學姐放下玻璃杯,抿抿擦著護唇膏而發亮的雙唇。
「看來客人來囉。準備,見真!」
在學姐催促下我拿出手冊與筆偽裝成書記官──這當然是雨學姐下令。
 
委託函:
午安,推理諮詢社的各位。
聽說在生活中有關於推理、邏輯、想法的煩惱,只要在你們的社團信箱投入委託信,經過審核後就能得到幫助。因為某些原因,我想要保留我的身分。但是,只要見到面了你們一定會明白我為什麼這麼做。
人家有推理上的煩惱需要幫忙,拜託了>///<
 
等待對方入座前,雨學姐忽然將嘴附到我耳邊:「見真,猜猜看,我為什麼會接受身分不明的委託?」
「嗯,她真的有推理的煩惱?」
「錯了。是因為最後一行的>///<符號很可愛,可愛的女生不會是壞人!」
「……」虧妳還自稱偵探。
我微微嘆口氣。
奶油色洋裝隱藏不了凹凸有致的姣好身材,白晰光滑的大腿則因正坐而裸露,腳踩白色帆布繫帶休閒鞋的雨學姐在說完這些後,又恢復了極富自信的漂亮大姐姐模樣,適才那些就暫且當作幻覺吧。
長桌對面的椅子被緩緩拉開。
看起來挺有文靜氣質的短髮少女穿著水昆高中學校制服坐下。一坐下侍者便走過來詢問要點的飲品,只見她用手指輕輕點著桌上的圖案,輕聲細語地說卡布奇諾,最後緩緩說了聲謝謝。
雨學姐露出滿意微笑,笑得我這位書記官心裡直發寒。
對面同學露出嫻靜的笑容,多少療癒了我。
可是,要是一直這麼悠哉、柔弱的話,只是一隻躺在學姐面前的待宰羔羊,還是毛已經被拔光、料理妥當那種。
看就知道了,雨學姐開頭第一句話──
「學妹,我們一般的流程不是這樣。照理說,我們會檢視寄來的委託信,並決定由哪一位偵探負責,不是像現在這樣由本社長帶著書記官親自出馬。懂了嗎?」
「……」
還期待她會手下留情的我簡直是傻子啊。
「我也知道不是這樣,可是我有我的理由……」
「我知道妳想保密,但現在妳得說了。」
學妹聞言露出遲疑的表情,用手輕抓著自己的胸口。
她很糾結,隨後釋懷了。
「學姐,妳身為推理諮詢社的社長在學校裡面很有名,所以我才相信妳。拜託妳,今天的事一定要低調、不要外傳。」
即使依學姐的本意絕對會點頭答應,但她才不會簡簡單單就這麼做。而是雙手抱胸思忖多秒、醞釀氣氛後,才像是恩賜般頷首。
對面的學妹簡直喜極而泣。
沒什麼,大家一開始都是被雨學姐這麼玩弄,之後就不會了。
學姐用手指輕叩桌面。
「好了,讓我聽聽妳的理由。」
「謝謝學姐!」她緩緩吐出口氣,「我的名字是沈若璃,正在讀高一。我是推理小說作者,弄丟了一個很重要的東西……是結局。」
「哪泥!」學姐大叫。
我立刻伸手抓住她一蹦而出的腰,這角度真難抓,說不定會碰到其他部位。
哼,又沒關係。
「雨學姐、雨學姐、克制一點!」
「你暫時給我閉嘴!」
雨學姐的叫聲迴盪在玻璃咖啡館,所幸這時段沒有其他客人,不然我就得假裝不認識她了。
學姐對推理小說愛不釋手,對推理小說原作者會有如此反應也不意外。
「妳、妳竟然是推理小說作者。冒昧問一下,妳的著作是?」
「咦?喔喔,上一本是《在日常發生的那些事》。」
「寫日常生活推理的那本?」
「是。」沈若璃略微害羞地點點頭。
雨學姐聽到書名後慢慢恢復常態,依然站著。她一手扠腰、一手擱在桌上,深思著什麼時視線掃到我身上,我連忙收回放在她腰上的雙手。
「所以妳的筆名是若璃?」
「對。」
「我看過妳不少書,從出道作開始。」
「謝謝,那真是我的榮幸。」
「怎麼辦,見真?」
「嗨?」
雨學姐再次將小嘴附到我耳邊,「我大概知道她來幹嘛了。想到就有點麻煩,覺得累。你信不信?」
「我信跟不信有差嗎?反正最後處理委託的人又不是妳。」
「哇你現在還敢跟我頂嘴了,不愧是見真吶!」
「……」
雨學姐不再理會我,重新坐下,一雙手掌托住自己的下顎。
「若璃小姐,妳的委託我們接下了。」
「咦咦?我連要委託什麼都還沒有說,學姐就接下來真的沒有問題嗎?」沈若璃出於常識地詢問。很好,就是要用常識對付學姐這種人。
學姐閉著眼擺擺手。
「放心。」
「容我插一下嘴,雨學姐妳是在放心什麼?」
「見真,乖,不要說話。」雨學姐表面上溫和地叮嚀,桌下則惡狠狠地用鞋子踩了我的腳……嗚嗚。
「若璃小姐,接下來我們的書記官會指引妳,妳就跟他行動就好了。」
「好,我沒有問題。」
「見真你呢?」
這種被若無其事地威脅、只能照著做、絲毫不能反抗的感覺不是很好,但我已經沒有對抗之意了。
「……嗯。」
「說『是』。」
「是,雨學姐。」
豈止如此,還被再三羞辱,完全是我所認識的雨學姐風格。
她將杯內飲料一飲而盡,動作俐落地從椅子上站起,順手拿走帳單。
「見真,不要忘記一開始我說的話。」
「願望兌換券嗎?」
「對。」她轉向若璃小姐,「妳新作目前的稿子可以借我看看嗎?寄到推理諮詢社電子信箱就好。今天我有事就先走了,妳的委託,本社團一定會完美處理妥當。」
「好的,謝謝學姐!」
若璃小姐略顯癡迷地望著學姐,直到她的背影消失於樹木夾道的小徑。
午後,玻璃咖啡館。
在今天頭一次放起輕音樂,輕快柔和的鋼琴聲如同沁涼的流水般撫過我的心中,讓室內的氣氛更顯悠哉。
「那開始吧,沈若璃小姐。妳的正式委託內容是?」
「有點複雜。其實我新作品的稿子已經差不多寫完了,但是我寫不出來結局。完全不知道怎麼寫,原本想好的解謎篇竟然忘記了。」
「重新構思不就行了?」
「不行,凶手是誰我明明想過,牽扯到整本書的靈感與伏筆。啊……我明明寫在手帳上,但是手帳也不見了。」沈若璃愈說愈急,眼眶微紅,最後她索性探前身子,「我想委託你們幫我找出來!」

三日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