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日月家的消息

魔王與他愉快的上司們01-單封-01.jpg

書名:魔王與他愉快的上司們01一日為部下,終生為女僕
作者:雷雷夥伴
繪者:COLAKA
出版社:三日月書版
出版日期:2016/07/13
定價:220元
ISBN書碼:9789863612933
 
關鍵字▶歡喜冤家│超展開冒險│75%笑點+10%爽虐+15%安安這裡在幹嘛
慵懶死魚眼魔王╳正直吐槽系勇者(女僕)╳自戀欠虐王子系大臣
 
★博客來、金石堂暢銷作家雷雷夥伴首次與最強好友COLAKA攜手合作
★鮮網輕小說大賽得獎作、POPO網超高人氣
★這是部充滿超展開的作品,眼見不為憑,結尾前千萬不要輕易相信作者(ゝ∀・)
 
加入魔王陣營三步驟:
1. 拋棄常識 (魔王大人和你想的很不一樣)
2. 拋棄羞恥 (強制裝備女僕裝)
3. 拋棄??? (從今天起你就是魔王的人惹>///<)
--
這是一個傳奇故事。起始於一名人類青年投靠魔界,卻意外發現魔王的真面目,與魔王和大臣展開冒險,共締美好未來……
「等等、『共締美好未來』是什麼意思啊?政治聯姻嗎!?」
這是一個人類叫人家寫簡介不付錢還一直囉哩八嗦的故事。
「喂喂、我看到囉!你完全把心情講出來了啊!!!」
 
由於小時候的某場意外,為了報答魔王的恩情,
藍天毅然背棄人界勇者軍,跳槽到魔族陣營。
離開摯愛的妹妹,不畏艱難來到傳說中的魔界谷應徵,
沒想到,真相竟然與他想像中天差地遠。
一心加入軍隊為魔王奮戰的藍天,最後卻成了──魔王的女僕?!
屢遭混蛋魔王欺負和調戲,連上司都拍手祝他們新婚愉快,
藍天對魔王的崇拜瞬間支離破碎,
同時離他心目中帥氣逼人的軍隊生涯越來越遠,
但這時他還不知道,真正的悲劇,是從那位不速之客出現開始……
 

 

楔子

第一代勇者,是傳說中的英雄。

那一年,人類第一次知道有魔族的存在,魔族和人類原本處在不同世界,某天,巨大的黑色漩渦驀然出現在高空,魔族毫無預兆地大舉入侵人界。

魔族邪惡、充滿獸性、想霸占人界劃地為王,當時,有個人類不顧一切挺身而出,率領眾人起身對抗,守護家園,他從未放棄,誓死戰到最後一刻。

堅定不移的信念逐漸凝聚出強大的力量,那是人類團結的里程碑。

那場仗打得兩敗俱傷,最後他選擇和平解決,獨自去向魔族談判,卻再也沒有回來──後人尊稱他為「勇者」。

紛紛攘攘多年以後,他們不再打仗,各自占據大陸一半的領地,隔著井水不犯河水的分界線,僅有地下組織暗中交流,人類的高科技武器流傳到魔界,人界政府也開始徵兵訓練魔法以備防禦。

而很多熱血的年輕勇者們,正等著去攻打魔界,換回真正的和平……

 

這種故事都聽三百遍了,換個主角和形容詞又能再講三百遍,想也知道是虛構的勵志故事。

現在人人都想當勇者沒錯,但原因很簡單:

錢多──報出勇者的稱號去餐廳吃飯自動打八折。

事少──現代哪來的公主可以綁架?魔王又住得太遠不可能隨時登門臨檢。

離家近──綜合以上兩點,勇者幾乎不必出門工作,所以別說離家近了,根本就是家裡蹲!

在這個時代,已經沒有年輕人肯做殺魔族這種好比市場殺豬肉的工作了,大概只有政府那邊的正義魔人協會,還嚷著要去魔王府進行恐怖攻擊吧。

我是誰?就只是個正準備跳槽去魔王谷的人類而已。

 

第一章 一人做事一人當,小叮做事小叮噹

 

現在是正值旅遊旺季的盛夏,雲層大峽谷滿是觀光人潮,孩童們揮舞著塑膠寶劍追逐笑鬧,大人們笑談著愉快的旅程。

由於懸崖邊全被透明的防護罩包圍著,小孩們能夠安全無虞地趴在無形的透明牆上,眺望巍峨的峽谷,陸地就像是懸浮在雲海中般,陽光落在柔軟的雲層上閃閃發亮,笑聲透過回音傳得很遠。

在這群遊客中,有個背著深藍色登山包的年輕人穿過人群。

這時,眾人紛紛停下交談,訝異地回頭,目光停留在他背後那把足足有一人高度的老舊寬劍上──現在已經極少看見有人隨身佩劍了。

劍對於現代人來說足以稱作古董,有些傳統家庭會把劍立在神主牌旁邊當作傳家之寶供著,但更多時候他們會選擇積極地處理和應用。舉例來說,「短劍」專門用來削蘋果切芭樂;「長劍」在馬桶堵塞的時候特別好用。

關於劍的歷史,你們可以去維基百科查一查,現在我要開始說這個曲折離奇的故事。

首先,那個背著劍備受眼神洗禮的人,就是我。

我叫藍天,藍天的藍,藍天的天。

 

  

 

藍天專注地研究著手中的地圖,無視身邊頻頻瞥過來的視線。

敞開的紙張中央有道深刻的黑線,正好將大陸分成右半和左半。

右半為寬敞平坦的陸地,中央寫著「人界」兩字;左半則是崎嶇複雜的山谷荒漠,標上「魔界」;至於正中央那道黑線,便是分割出人魔兩界的地殼深溝──雲層大峽谷。

藍天把目前的所在地用紅筆圈起來,正好位在中央黑線的中心點上,然後向左斜劃而下,橫越了半個大陸,停頓在左下角最為險惡嚴峻的黑色地帶,圈起最終目的地──魔王谷。

他抿著唇,微微蹙起眉頭,正在認真思考一個嚴肅的問題──魔王家算觀光景點嗎?會有免費接駁車嗎?

好,先來看旅遊導覽好了。

藍天抽出第二張紙,上面寫著:「魔界旅遊導覽~祝您有去有回~」

攤開內容,開頭就列了三條注意事項:

一、請檢查通行證效期是否有六個月以上,須經過政府核准才可出境。

二、旅途不宜飲食過量。

三、請抱著必死的決心。(※建議空腹)

第二、三點是怎麼回事……根本是減肥注意事項吧?

藍天默默將導覽手冊翻至下一頁,沒想到,背面竟是滿滿一張金髮、藍眼、白牙的放大版笑臉,瞬間衝擊他的視線,嚇得他立刻把手冊甩到地上。

哇靠!照片沒事放這麼大是想嚇死誰啊?!

「呀──呀呀──」旁邊突然傳來高分貝的尖叫,藍天驚魂未定地往右邊一看,只見兩名懷春少女雙眸閃閃發亮地指著地上的手冊,抱成一團尖叫:「呀!妳看!是勇者統帥!他真的好帥呀!」

對一張印刷紙也能這麼興奮嗎!

他差點脫口而出,幸好還是咬緊牙關忍下了,他牢牢記著醫生說過他必須學會忍耐,才能根治那個絕症……

藍天將視線移回地面,現在那個整張臉攤在地上的男人,就是勇者統帥。

他是家喻戶曉的大人物,象徵正義與理想的化身,實際身分是政府軍隊的老大,專門訓練勇者士兵,簡單來說,就是地表最強的正義魔人。

不僅如此,他更是名副其實的高富帥、國民偶像,無時無刻不是萬眾矚目的焦點,在學校布告欄看得見、便利商店牆上看得見、路上電線桿也看得見,連他現在手上拿的這瓶水也黏著一張勇者統帥的笑臉!

十七年來,他無時無刻不被這張臉精神強姦。

在這個社會,幾乎每個男孩都有一個夢想,不是要成為總統,就是想成為勇者統帥,而他的夢想,當然也跟勇者統帥有關。

每當看見統帥一頭璀璨金髮、光輝燦爛的形象,他便在內心發誓:總有一天,他一定要親手扯掉那頂假髮!

藍天冷靜下來後,一手扶住身後的寬劍,彎腰拾起手冊,在避免與統帥眼神接觸的情況下,小心翼翼地掀開一角,繼續閱讀後面魔界旅遊的注意事項──

前往魔界時請攜帶武器以備不時之需,衣著宜力求簡樸,如此一來臥底時較不容易被發現。注意,太亮麗或摩登的衣著易使人一眼就看出您是人類。

最後,請記住,抱持著愛國心和必死的決心。(※人界政府軍政部關心您)

「……」

這到底是準備去魔界旅遊還是恐怖攻擊?!

藍天掐著紙角再翻過一頁,終於看見如何前往魔界的指示。

按照上面的說明,從人界前往魔界只有一種方法:透過雲層大峽谷所設的傳送點,直接傳送至魔界陸地。

底下貼心地印了一張地圖,整個大峽谷呈現三角形,後方平坦寬敞的陸地為「遊客風景區」,越靠近三角形前端越窄,「魔界傳送點」就在頂點處,旁邊還括號附註:極限高空彈跳體驗區。

嗯?為什麼傳送點會跟高空彈跳擺在一起?是去魔界前還能先玩個高空彈跳再出發嗎?

他百思不得其解地撓撓頭。

順著地圖走,果真陸地越來越窄,兩旁是直直切落的斷崖,就算懸崖邊有防護罩保護,藍天依然小心翼翼地前進。

總不能連魔王谷都還沒到他就摔死然後故事就結束了吧。

他越往前端走,觀光客越少,四周也漸漸安靜下來,剩下狂風掃過大地的呼嘯聲。

沙土飛揚間,他微瞇起眼,眼前便是峽谷末端,遠遠可見寥寥幾人正在排隊,旁邊有座小遮陽棚,立著「極限運動報名處」的指示牌。

藍天抹了抹額角的汗,輕呼出一口氣,往報名處邁開步伐。

來到遮陽棚前,敞開的帳篷遮出一道陰影,他往陰涼處躲,裡頭的驗票員正好看見他,親切地主動詢問:「報名高空彈跳嗎?一位?」

藍天搖搖頭,「請問……魔界傳送點是在這裡嗎?」

驗票員剎那間愣住,瞠大眼,久久沒有回答。

藍天尷尬地撓撓後腦:「走錯了嗎?」

驗票員恍然回神,輕咳兩聲恢復鎮定,遂而一笑:「不,確實是這裡,抱歉,因為我們沒遇過年輕人單獨前往,大多是想挑戰的探險團……那麼,請先出示您的通行證。」

藍天從後背包裡抽出通行證,遞給她。

驗票員刷完條碼確認身分,轉身打開保險箱,從裡頭取出一條塑膠手環,以其為政府核准的標章。

在替他戴上手環前,驗票員突然面有難色,壓低音量問道:「你仔細看過《魔界旅遊導覽》裡的注意事項了嗎?」

就是那個亂七八糟、有寫等於沒寫的介紹嘛……

「每一點都要記住……尤其是軍政部的。」

什麼意思?

藍天沒聽懂,但驗票員卻沒再多說,只是替他戴上塑膠手環,接著說明傳送規則:「等等那邊排隊,工作人員看到手環便會明白您的目的地。」

藍天走向隊伍,約莫五、六個觀光客正在排隊等候玩高空彈跳,他們身旁圍了一群親朋好友,正笑鬧著談天拍照。

「魔界傳送點」跟「高空彈跳」擺在同一個地點還真是有夠怪的,是經費不足嗎?

正當他東想西想時,「下一位!」工作人員喊道。

藍天渾身一震,這才發現自己其實有些緊張,畢竟要去的地方可是魔界,那個傳說中群魔聚集、有去無回的地方。

但是他一定得去。

藍天將地圖捲起,塞進後背包裡,將落到前額的白髮向後撩。

當工作人員瞧見他的手環時,露出了和剛才那位驗票員一樣訝異的眼神。

他一掌搭上藍天的肩,「小子!你做好必死的決心了嗎?」

……又是這句話,這是今年的流行用語嗎?

工作人員扶著他站上懸崖邊的跳臺。

藍天往下看,高達數公里的懸崖,底下景物變得很小,他心臟一縮,頓時感到暈眩和噁心。

原本覺得沒什麼,但一站上這裡還是忍不住發抖。

可是不論如何,他一定要去!這是男人之間的約定!

工作人員高喊:「預備──」

藍天嚥了一口唾沫,閉緊眼睛。

「跳!」

那一瞬間,藍天感覺身後有股力道推著他往下跳,在腳尖離地的同時,強大的氣流直衝腦門,內臟一股腦往上吊,彷彿要從嘴裡吐出來似的,無法抑制的尖叫聲脫口而出,他四肢大張在空中胡亂擺盪,活像隻章魚。

失控的速度一點也沒有減緩,正當他想著這噩夢何時才會結束時,突然發現好像有哪裡不對勁……

藍天忍著衝刺的氣流,往上一瞥。

「靠──沒有綁繩子啊啊啊啊──!」

什麼必死的決心啊啊啊!這叫必死的決定吧吧吧──!

即將摔到谷底粉身碎骨的那刻,他眼前彷彿閃過了人生跑馬燈,在不停跳換的畫面中,他看見了溫柔可人的妹妹、在路邊乞討的記憶、在軍營裡艱苦的訓練、在嬰兒床上摔得四腳朝天然後被一個青年抱起……咦?誰啊?

來不及思考,「啊啊啊啊啊──!」

幾乎要撞上地面的瞬間,地面突然浮現耀眼的金色光圈,他毫無預警地撲進了這道璀璨的光芒中。

 

  

 

據說魔界的地形顛簸險惡,沒有陽光,長年籠罩在昏暗天色裡,這樣的環境足以讓天地萬物發狂,因此魔獸各個凶狠殘暴、饑餓嗜血,妖魔鬼魅伺機而動,危機四伏。

在決心前往魔界以前,藍天已經徹底調查所有網路上能找到的資料,日日夜夜鍛鍊自己,做好萬全準備才上路。

但他真的沒想到,第一個遇上的難題,竟然會是高空彈跳忘記綁繩子。

「啊啊啊啊──!」

藍天掉入金黃光圈後並沒有停止墜落,繼續跌進深灰色的濃霧中,又突破濃霧繼續往下墜,回頭才發現剛才穿過的是一層厚厚的積雲。

他在空中毫無規律地連續翻滾,強風吹得衣襬亂晃,眼看底下是整片黑森林,樹梢高聳而尖銳。

天啊,他不想剛到魔界就被一堆樹枝插死啊!

藍天拚命回想國小課本曾教過的《大家一起快樂學魔法》,飛行技到底是如何施展的,小時候大家都說「這種東西長大也用不到」,事實證明真的用上了啊!

就在他欲哭無淚地回想時,底下突然傳出一聲咆嘯,一道龍捲風逆風而上,將他整個人捲入漩渦!

藍天還來不及意識到事態變化,便被三百六十度的瘋狂旋轉攪得思緒混亂。

天啊,他能理解洗衣機裡的衣服被攪弄的心情了……

就在藍天被捲得頭暈目眩時,騷動總算慢慢停下了,最後,他順著旋風軸心緩緩落到地面,無力地趴在泥地上。

說真的,如果可以他也不想以這麼蠢的姿勢初次踏上魔界的土地,幸好底下沒有幫忙觀光客拍照的機器,不然就丟臉丟大了。

藍天臉頰貼著潮濕微涼的紅土,泥土的鏽味竄入鼻腔,翻弄著他絞痛的胃,但他仍貪戀地猛吸幾口。

啊,回到地面的感覺真好……

正當藍天享受著與大自然的親密接觸時,原本灰濛的天色驀然陷入黑暗,他困惑地翻過身一看──

四周不知何時圍繞著無數隻數十尺高的巨龍,一隻隻遮蔽了上方的天空,將他吞沒在黑影中。

巨龍們齜牙咧嘴,發出陣陣來自深淵般的沉聲嗷吼。

藍天愣愣躺在龍群中央,腦中瞬間閃過一幅畫面:所有人在團圓飯桌前齊聚一堂,而他就是那道天上掉下來的年夜菜。

毫無預警地,其中一隻巨龍將黑色後翼向上張揚,捲起漫天塵土,林木颯颯狂響,彷彿隨時預備撲擊,其他龍也跟著動作,各個嘶吼著像在爭奪獵物!

藍天想都沒想立刻往旁側翻滾,從底下的縫隙滾出龍群中央。

眾龍發現獵物脫逃,倏地回頭,無數雙腥紅的眼珠死盯著到手的獵物,咧開的血盆大口像是猙獰的笑容,垂著絲狀唾沫,彷彿饑渴已久。

藍天心底猛顫,但他握緊拳頭,暗想:誰強誰弱得靠氣勢!龍可以吃人,誰說人不能吃龍!看我把你們燉成作蒜泥龍肉、黑龍東坡肉、芙龍豆腐羹!

他邊冥想著還邊溢出口水,也擺出嘴饞的臉狠狠回瞪。

此刻樹林間只有低沉嘶啞的風嘯,一人與一群龍正在互瞪。

接著,離得最近的巨龍仰天嗷吼,率先朝他飛撲過來!

藍天利用體型瘦小的優勢閃避開來,粗重的龍尾隨後一甩,他迅速騰空躍起,龍尾正好刷過他腳下,連帶掃蕩周圍的林木,將整排樹木攔腰折斷。

龍爪猛然揮下,藍天想再次側身閃過,卻沒料到上衣被勾住,整個人被甩到地上,幸好地面是濕軟的泥土不至於太痛,不過吃了滿嘴土,衣服滿是泥漬,還被一路拖曳至龍腳跟前,在地上劃出道長長的溝痕。

龍爪勾著他的上衣,將他舉至數百公尺高,他垂吊在半空中面對著龍頭,巨龍咧開的嘴角露出尖銳白牙,宛如嗤笑般。

在性命垂危之際,藍天啐了幾口土渣,手背抹過狼狽的泥臉,眸光閃過一絲截然不同的認真,他低聲喃喃道:「沒辦法了……」

下個瞬間,他奮力向下蹬,尖利的龍甲頓時刮破他的上衣,布帛的撕裂聲響起。

藍天穩穩落在地上,迅速抽出寬劍,使盡全力往龍的大肚腩上猛力一插,飛快的劍速彷彿竄出火焰,差點就喊出中華一番的口號「大、宇、宙、燒、龍」!

「砰、砰、砰──!」

連續數聲爆裂般的巨響,劍卻沒有砍中龍身,揮出的劍風變成一股癲狂的火龍捲,將整隻重達數千噸的巨龍連翻帶滾地擊飛!

「嘩嘩嘩嘩!」方圓數百里的樹木也受到波及,全數傾倒歪斜,轉瞬間被夷為平地。

藍天兩手持劍,前伏著身子將劍擺正,有別於方才的神色,目光灼灼地直視群龍。

所有龍僵住幾秒,彷彿有靈性般地面面相覷。

藍天手指一動,這時,不遠處突然傳來挾帶哀號的嗓音:「嗷……等、等等……年輕人,別激動,Take it easy!」

只見方才被擊倒的那隻龍吃力地爬起身,爪子按著頭頂,另一爪抹去眼角的淚水,其他龍宛若驚醒般,振翅群飛趕緊落跑。

藍天抓著無處揮使的劍,徹底愣住。

剛才……這隻龍是在烙英文嗎?

巨龍抬起兩隻粗壯的龍腿朝藍天走來,越過傾倒斷裂的枝幹,踏得滿地嚓嚓脆響,最後頓足在藍天面前,「咚」的一聲坐下來,地面瞬時震顫,樹木沙沙作響,晃了兩下又復歸平靜。

此刻藍天正好平視著布滿墨黑鱗片的短小臂膀,巨龍咧開大嘴,沉至谷底般的嗓音嘆道:「別緊張啊,我們只是想討吃的……」

都要被吃了還能不緊張嗎!

藍天瞪著龍,雙手握劍,顯然仍抱有警戒心。

「啊,你誤會了,我們並不吃人類。」

「既然……唔……」藍天話說一半,被冷風掃得渾身哆嗦而中斷。

周圍大半的樹林全被輾平,少了林木遮擋後,野外的冷風增強了,他的雙手不由得抱臂,仰天一望,天色灰濛濛分不清白天夜晚,厚雲層層遮蔽天際,不見星辰月亮。

魔界好冷啊,明明是白天不是嗎?

巨龍見狀,用龍尾將樹枝唰唰唰地掃到中央,然後朝樹枝堆輕呼口氣,一團赤紅的火球從牠嘴裡投入柴薪上頭,轟地熊熊燃起,熱氣蔓延開來,驅散了冷意。

巨龍朝藍天擺了擺小短手,示意他一起圍坐到火堆旁。

藍天略感詫異,坐到龍的身旁,「既然你們不想吃我,為什麼看著我流口水?」

顏面神經失調嗎?

巨龍一雙豆大的紅眼睛直視著他,疑惑地反問:「人類不是看見動物就會餵食?我們在等你餵啊,我聽說人界的零食很美味的,像那個什麼薯○三兄弟還是雷○巧克力……」

還挑進口零食啊這些吃貨龍!

藍天沉默,而後直截了當地答:「那個,通常針對可愛的小動物。」

「啊啊……人類果然很現實啊。」巨龍發出失望的哀號。

隨後又想起什麼似的,喜滋滋地扭頭問:「不然我們交換吧?你知道『龍涎』吧?吃了能夠長生不死……」

巨龍張開血盆大口,尖利的白牙間牽連出一條條透明的銀絲。

藍天眼神有如死灰,冷冷地說:「你是想騙我吃你的口水嗎?」

龍咯咯咯笑,笑得整個龍肚子都在顫動,宛若大鼓拍打般的悶悶作響。

「你真是個聰明的人類啊!」

「我只知道凡事最好不要先入為主。」藍天說完,突然想起什麼似地啊了一聲,用拳頭敲擊手心,「聽你這麼一說!我想起龍皮在人界的確價值千金……」

巨龍登時感覺背脊一涼,往旁邊挪開數步,與青年離得遠遠的。

「哈哈哈!」這回換藍天大笑,湛藍色的眼眸笑得瞇起。

「你這小子!」巨龍吼道,而後跟著大笑起來。

整座森林迴盪著人與龍的笑聲,傳得很遠,久久未散。

巨龍又道:「說真的,小子,你那把劍很嚇人啊。」

「是啊,但非緊要關頭我不會用劍,我的劍不能傷人。」藍眸凝視著面前的篝火,一團橘紅火焰在眸心輕輕晃盪。

巨龍覺得很有意思,問:「為什麼?」

藍天臉色陰霾,眉間輕微蹙起,神情悲痛地道:「因為它快解體了。」

巨龍沉默很久,才終於想起怎麼說人話:「……一把劍不能拿來砍人,你還帶著它做什麼?何不換把新的?」

藍天搖搖頭,寶貝地護著他的劍:「這是我的護身符啊。」

好大的護身符!

巨龍不能理解地看向青年,見到那張清秀的臉龐和瘦弱的體型,牠又忍不住問:「你一個年輕孩子怎麼會獨自來魔界?」

儘管對魔物而言,人界同樣是危機重重的地方,但人類對魔界應該更是畏懼,畢竟這裡的確藏著許多未知的危險。

青年卻給了牠一個出乎意料的回答。

「喔,我是來應徵的。」

巨龍張大嘴,長長的下顎落下來,「……啊?」

藍天轉身從後背包撈了老半天,抽出一張廣告單,上頭寫著:

《魔王谷徵兵啟事》

你自認夠凶狠嗎?想學習如何冷血殺戮嗎?熱情徵才,高度挑戰,歡迎來試!

藍天想起自己當時看見傳單一時不敢置信,還以為是新的補習班在打廣告呢……

沒想到,巨龍看完傳單面露驚恐,鮮紅的眸底難掩愕然,「魔王谷竟然徵兵……我聽說魔王……」

什麼?

「不,還是不說了,年輕人你自己去闖闖吧。」

話說一半真的很討人厭啊!

巨龍沉吟一聲,問:「這麼說,你要去魔王谷?」

藍天篤定地點頭。

然後龍說:「想去魔王谷,一定得搭計程車。」

「……」

他剛才有聽錯嗎?計程車?

藍天望向身旁的龍,先是看見整片墨色鱗甲,順著羅列的紋路往上看,龍頭正在眺望遠方。

「魔王谷位在火山谷底,高度有三千多公里,一定得搭計程車。」巨龍正色道。

藍天問:「魔界也有計程車?」

「有啊。」

巨龍咧開嘴,彎出親切燦爛的弧度。

「忘了向你自我介紹,你好,我就是飛龍計程車,算你兩枚金幣就好。」

這是藍天進入魔界的第一天,最五雷轟頂的事。

他終於懂了,眾龍之所以圍繞著他、盯著他,根本是在看到嘴的肥羊啊啊啊!

──果然,不只是人類,地球上所有生物都是現實的。

 

  

 

巨龍匍匐而下,像隻乖順的大貓趴伏著,讓藍天踩著龍尾上的稜角攀爬,黑色尖角順著龍脊排列。

他三兩下攀到龍背上,這才看見巨龍的後頸上掛著一個「Taxi」的牌子。

他不知道該先驚訝這隻龍居然是計程車,還是先佩服他中英文共通的語言能力。

坐定位後,巨龍高喊道:「坐穩了!」唰的一聲展開雙翼,撲動長達數公尺的墨黑色背翅,藍天只感覺陣陣波浪起伏,身子一輕,瞬間騰空飛起。

冷風掃過他的臉頰,他緊抓著冰涼的龍角,隨著巨龍的展翅直衝而上,同樣的高度,卻與方才墜落的嘔心感大相逕庭,反而帶來刺激興奮的速度感,令他忍不住想大聲……尖叫!

媽呀!這是波音747噴射機嗎嗎嗎──你這隻龍有沒有超速啊!

巨龍飛竄到穩定高度後,便漸漸緩下速度,降於平飛。

好不容易暫時安全了,藍天騎在龍背朝地面望下去,底下整片蓊鬱的黑森林不見盡頭,看來寂靜而幽邃,甚至有股引人探索的神祕美感,似乎和一開始所見吞噬般的黑暗截然不同。

恐懼,終究是來自於自己。

平飛一陣後,巨龍隨口閒聊:「小子,沒載過你這麼重的人類啊!簡直比上回我載了十多人還重!」

巨龍不曉得人類體重的標準,畢竟一隻龍是以數千噸計算的,因此不覺得這是一件不可能的事,藍天笑而不答。

他仰頭望向天際,明明飛得與雲層平行,卻依然不見太陽。天色灰濛濛夾帶一點昏紅,像是即將燃燒殆盡的暗紅灰燼,悲壯得宛若末日前夕。

藍天問:「現在是白天還是晚上?」

巨龍邊振翅邊答:「白天。魔界很少出現陽光,一年頂多兩三次吧。」

正當藍天還來不及消化驚訝時,巨龍又說了另一番話:

「其實不管對魔族還是人類來說,太陽就代表著一切光明,或許魔界就是因為總是陰沉沉的,才被冠上邪惡的汙名吧……事實上,我們魔族和你們人類就只是物種不同、習性不同的生物罷了。」

藍天安靜了很久,表情看不出思緒。

巨龍沒感受到沉重的氣氛,就像個愛談政治的計程車司機般,滔滔不絕地說了很多。

「小子,你願意拋棄傳統觀念來魔界打工,我實在很欣賞!現代的年輕龍子一天到晚不知道飛去哪裡,不好好工作,整天飛來飛去……

「話說我有個兒子啊,很乖很聽話,就是有點傻,到現在還不會說話,很怕他將來出社會被人欺騙……」

這隻龍就像人類老爸一樣碎碎念,藍天忍不住莞爾,緊緊地抓住他的龍角。

龍身穿越過一團雲霧,冰涼的雨珠拍打藍天的皮膚,他瞇起眼,直到突破團霧後才微微睜開,眼前卻已是另一個嶄新的世界。

橫跨過森林,是整片以黃褐為基調的平坦荒地,底下可見渺小的部落城鎮。

巨龍斜翼拐了個彎,飛行一陣,底下風景漸漸變得險峻而荒涼,有尖銳的岩石群,以及裂開的巨大深淵,諸如此類的危險地帶遍布,而這些,全圍繞著一座高出天際的山谷──

便是最終目的,魔王谷。

藍天收緊手勁,嚥了口唾沫,想到接下來要面對的是歷史上惡名昭彰的魔王,不禁緊張了起來。

他的想法和巨龍一樣,不相信魔界真的如歷史課本所說全是邪惡的物種。他知道人界也有許多混蛋,性格和種族是毫無關聯的,再加上遇到這隻龍後,他更加篤定了想法。

但,畢竟對方是魔王,該不會極端痛恨人類吧?加上一天到晚被勇者騷擾,說不定他還沒面試就被當成敵人砍了,或者直接讓他應徵上今晚的菜單……

藍天越想臉色越難看,用力甩掉腦中的思想。不行!他已經決心要來魔界,就不能放棄!他絕不能忘記之所以來到魔界的原因──

他欠魔王一個人情。

巨龍筆直朝魔王谷飛去,直到火山口正上方,藍天往下探,發現谷底意外地寬敞。

一座高聳豪闊的宮殿矗立中央,帶著君臨天下的氣派,谷壁包圍住整座皇城,形成防護作用。

巨龍下飛,火山灰撲了藍天滿臉,他嗆咳兩下,轉瞬間已抵達谷底,靜靜降落在巍峨的皇城面前。

藍天仰頭望向眼前宏偉的建築,城頂有隻展翅的黑鷹雕像,斑駁牆面上隱約可見金色紋路蔓延,整座皇城猶如沉睡的廢墟。

藍天頓了一會,突然想起什麼似地解開後背包,掏出紅棕色束口袋。

他鏗鏗鏘鏘抖出十枚金幣,將手中大把金幣遞到龍面前,禮貌地道:「謝謝你載我一程。」

巨龍豆大的紅眼微微瞠大,驚訝地說:「小子,我們可是良心企業啊,給個兩枚金幣就行了。」

這足足多了五倍,他可不能收啊!

藍天笑一笑,將金幣塞到龍爪裡。

「以後有機會可能要再麻煩你了。」

看著青年溫和的臉龐,巨龍頓時懂了,他這是為了留下後路吧?真是聰明又認真的孩子。

他點點頭,表示樂意之至,留下名片和詭異的連絡方式後,展開雙翼拍翅飛起,在空中轉了兩圈,眨眼間便消失在魔王谷上頭。

剩下藍天一人佇立在空寂的皇城面前。

他翻跳過橫倒在路中央的斷柱,才看見荒跡中有扇厚重緊閉的黑色大門,彷彿萬年不曾開啟。

藍天整整衣衫,輕咳兩聲,深吸口氣準備敲門時,忽然有人點了點他的背。

當他回過頭,便看見一位穿著燕尾服的老先生不知何時站在他身後,面色和藹地微笑。

是管家嗎?藍天心想。

接著,管家先生抬手,指了指黑色大門旁邊的門鈴。

原來你只是來叫我按門鈴的嗎!而且既然你都來了,為什麼還要我按門鈴啊啊啊!

藍天滿臉不解,但管家只是微笑著不說話,手仍指著門鈴。

藍天搔搔臉,只好伸手,按下了門鈴。

「嗶嗶嗶!」

一陣刺耳的鈴聲響起,門開了。

然而開啟的不是眼前這扇大門──而是地面上的暗門!

藍天來不及反應,整個人已脫離地面向下墜落,徒留漸行漸遠的悲喊在門前迴盪。

「為什麼我今天一直往下掉啊啊啊──」

暗門悄然闔上,整座黑色皇城再度回歸平靜,宛若千百年來未曾清醒。

創作者介紹

三日月書版

三日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晴
  • 請問這是微腐向(www),還是純搞笑呢? (純粹好奇)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