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W202-神明,魔法師,與被詛咒的我03-封面.jpg

書名:神明,魔法師,與被詛咒的我03
作者:桐真
繪者:日津樹伶
出版社:三日月書版
出版日期:2016/07/27
定價:220元
ISBN書碼:9789863613077
 
★博客來、金石堂暢銷作家桐真,最新「童貞」之作!
★國人自製戀愛AVG花落東陽原畫師日津樹伶首次跨足商業誌插畫!
★神與魔法師的永恆抗爭,最勵志的倒楣少年脫魯記(誤
 
別再當木頭了,勤仁!
真命天女就在你身邊啊!
--
少年啊,成為現充吧!
面對鍾貳壓倒性的童貞力量,
深陷危機的段勤仁,體內的前世之我終於覺醒!
「童貞的貞,將人束縛在維持貞潔的觀念下。
童真的真,應該是天真的真,是最真實的自我,是……」
「夠了你別再說了!我投降!」
歷經千辛萬苦,差點和最終Boss一起被碎碎念到往生,
可惜最嚴重也最根本的問題卻還未解決──
「為、為什麼我的詛咒還在?!」
「學弟,要我幫你找女朋友也不是不行,我喜歡高難度的挑戰。」
「妳就是專門增加難度的那一個好嗎!」
為了成為現充,段勤仁的奮鬥永不止息!
 

第一章

七道不同顏色的光芒在鍾貳的手中匯集成一團彩虹光球。

這就是甄真剛才說的,擁有七彩虎稱號的男人嗎?

「學、學弟,快點逃走,你贏不了那傢伙的,別管我了。」剛剛被擊飛的學姐勉強站起身,但是還是不支倒地。

「喔?還有意識啊,真是了不起呢。」

「不行,一直以來我都躲在學姐身後,現在輪到我來保護學姐了。」我將戒指殘餘的所有魔力擊中在面前,希望能擋下鍾貳的攻擊。

「為什麼……要為我做到這種地步?在鍾貳面前,你沒有任何勝算的。」

「是呀,她說的沒錯,在我面前,你沒有任何勝算。」

「就算沒有勝算又怎麼樣?我認識的學姐從來就不是一個會考慮勝算的人,她對自己有著絕對的自信,她相信自己會贏,為什麼我不能相信自己會贏,不要小看我對蘿莉的愛啊!」

雖然表面上說得自信滿滿,其實我根本沒有打倒他的把握,我甚至也不認為自己能夠逃走。但我知道,現在氣勢輸掉的話,馬上就會被鍾貳的力量吞噬,至少得為學姐爭取到逃跑的時間才行。

「勇氣可嘉,不過,你知道什麼是真正的童貞嗎?」

「不就是處男嗎,你現在跟我說這些幹嘛?」

「看來你完全不瞭解呢,光是這一點,就是你輸給我的理由。」

「這是什麼意思……」

「所謂的童貞,是禁止了所有欲望,全心全意奉獻自己的一切在鑽研魔法上。所以我能夠獲得無比強大的魔法之力,是你這種現充絕對無法領悟的高級境界!」

他手中的光球瞬間從七彩轉為有如鎂光燈般刺眼的白光,讓我忍不住閉上了眼睛,只聽見鍾貳接著說道:

「儲藏著童貞力量的戒指啊,請解放出你蘊藏四百四十四年的魯汁,與你締結童貞契約的鍾貳命令你,封印解除!」

「喂!你這個糟糕臺詞抄襲了吧,而且那個四百四十四年的魯汁是怎麼回事?!」

「哼,魯了四百四十四年的魯汁這種高級貨色你當然沒有見過!」

四百四十四年?已經超越武當派祖師張三丰了啊,沒想到竟然能在這裡遇到如此強大的魯蛇,我都有點敬佩了……

等等,哪有人能活四百四十四年的?這傢伙又在唬爛了!

「你少騙人了,哪有人可以活那麼久!」

「擁有強大童貞之力的魔法師就能辦到,比如我。」

不要什麼不合理的現象都用童貞之力來蒙混過去!

「既然這樣,為什麼之前打倒你的那個魔法師沒有活下來?」

「因為他很愚蠢,明明有能力延長自己的壽命,卻不這麼做,還教訓我說什麼生老病死是人必經的過程。」

呃,感覺我的前世好像是一個很喜歡說大道理的人。

「那種凡夫俗子的想法不適合我,我是神,理所當然可以擺脫這種過程。」

我討厭這種中二病的傢伙,就衝著這一點,我還不能認輸。就算要死,也得拿出視死如歸的氣勢才行!

「我好歹也魯了十九年,別瞧不起人啊!」

啊啊啊,突然覺得我好遜啊,竟然連十九年這種小數字都講得出來。

果不其然,鍾貳聽完我說的話,露出了鄙夷的神情。

「拿著別人的戒指說大話的傢伙,有什麼資格跟我嗆聲?而且不過十九年,連魯汁都還沒煮熟呢,沒有完成的魯汁,沒有說出口的必要!」

「什、什麼!」

竟然被說成是還沒煮熟的魯汁,不愧是魯蛇中的霸主,像我這種小魯,根本是小巫見大巫啊。

「只要加上這個四百四十四年的魯汁,我的魔法就能再突破一個界限,達到無人能及的魯蛇之神境界。這就是我和你這種真現充、假魯蛇的區別,我可是、我可是連女孩子的手都沒有碰過啊!」

「你騙人的吧,難道你媽沒牽過你的手?」

鍾貳頓了一會,連忙改口說道:「家人不能歸類在這個範圍!」

「那這樣很多人都是吧,別說得好像很委屈一樣,這有什麼好炫耀的!」

「別把我們這種純潔人士和你那種汙穢的現充相提並論,現充就應該被燒燬,給我從這個世界上消失吧!」

鍾貳說完,他手中的戒指湧出咖啡色的液體。

「呃,真的是滷汁的顏色,光看就有一股滷汁的味道飄出來,雖然知道此魯汁非彼滷汁,還是讓我肚子有點餓了。」

咖啡色的液體沒有受到地心引力的影響,慢慢地纏繞上他手中的白色光球,並融入其中合而為一。

「學弟,那個力量很危險,趕快避開!」學姐叫出聲。

「什麼?」

在我反應過來之前,吸收了咖啡色魯汁的白色光球突然從中央射出一道白色光束,速度之快,甚至颳起了狂風,差點將我吹飛。

就在光束快碰到我時,戒指所營造的盾牌出現在面前。或許是因為魔力不足,盾牌的顏色有些透明。

盾牌勉強擋下了這波迎面而來的攻擊,卻阻擋不了光束的高溫,霎時間熱氣逼人,眼前的事物甚至因為高溫而變得有些矇矓。

「這股力量是怎麼回事?比先前的攻擊還要強上數倍,難不成那四百四十四年的魯汁不是在唬爛的?」刺眼的光芒讓我忍不住閉上眼睛。

不到十秒的時間,紫色的盾牌發出碎裂的聲音。我睜開眼睛,只見薄薄的盾牌上開始出現裂縫,左上角、右上角、左下角、右下角,最後,連最堅固的中央位置都開始有了裂痕。

「哈哈哈,這就是童貞的力量!你這個現充,懊悔吧,哭泣吧,然後在我的噴射白光中痛苦地死去吧!」

我怎麼能死在這麼愚蠢的攻擊之下!

「我才不是現充,實際上我也是魯蛇啊,為什麼你們這群童貞魔法師都不聽人說話啊!」

我一邊大吼,一邊使勁將屏障往前推,希望能把鍾貳的攻擊推回去。

我稍微前進了幾公分,隨即又被更強大的力量推了回來。

「你們這群現充都給我爆炸吧!都給我被燒死吧!都給我從世界上消失吧!現充什麼的,只是都市傳說而已,我今天就要毀滅這個詭異的傳說,嘿嘿嘿嘿哈哈哈哈哈!」鍾貳露出失心瘋的笑容,嘴裡發出了詭異的笑聲,然後又加強了白光的力量。

我抵擋不住,連人帶盾開始緩緩向後退。

原來這傢伙對於我是現充的仇恨大於上輩子的愛恨情仇嗎?

「你們的存在才是詭異的都市傳說呢!」

「閉嘴,現充沒有資格跟我說話,只有我鍾貳大人可以汙辱你們現充,你們這群現充連看我一眼都不行。魯蛇才是王道,現充這種邪魔歪道都給我消失吧!你剛剛不是說你肚子餓嗎?我現在就讓你嘗嘗聚集了四百四十四年魯汁的童貞之力!」

「你才現充,現充不現充都給你講就好啦!擁有這麼強大的力量,除此之外又是統治魔法師的賢者,你這種人最沒資格說自己是魯蛇了!」

「沒錯,我要殺死你。只要殺死你,我就是世界上最強大的魔法師了!」

「不要只聽自己想聽的話啊!」

周遭的溫度再次上升,汗水從我的額頭不停滑落臉頰,手掌開始傳來灼傷的刺痛感,光站著不動就幾乎耗盡我的全部力量。

身體各處發出悲鳴,無數刺痛感襲擊了全身上下。

「我還不能在這裡認輸啊!我還要保護學姐,還要回到人類世界,還要交女朋友啊!」我使勁將漸漸破裂的盾牌向前推去。

「可悲,當你出現想交女朋友的念頭,就是你失敗的瞬間!」

我、我要死了嗎……算了,就算要死,我也不能這麼窩囊地死去,至少也得罵他個狗血淋頭才算夠本!

「你才可悲,你全家都可悲!你今天是個魯蛇,一輩子都是魯蛇!四百四十四年的老處男,去死吧!」

同時,戒指開始出現細小的裂痕,就在指環微弱的光芒散去後,上頭的紫色寶石隨即碎裂,眼前的紫色屏障也跟著消失了,高熱的白光瞬間將我們包圍。

「已經夠了,你已經做得很好了,我為你爭取一點時間,你趕快帶著蘿莉神明大人逃跑吧,逃得越遠越好!」

弁泰大叔的身影出現在我面前,伸出雙手替我擋下了鍾貳的攻擊,但是他的下半卻逐漸變得透明。

得阻止他才行,不然紫苑會難過的!

「弁泰大叔,你會消失的,如果你消失的話,紫苑就再也見不到你了啊!」

「我知道,但我已經回不去了,在戒指消失的當下,我的靈魂就走到了盡頭。戒在人在,戒亡人亡,而我早就是已死之人,就算消失也無所謂。只要你能夠好好活下去,我就心滿意足了,快走啊!」

「為、為什麼要為了我做到這種地步!」

「因為我很抱歉,把你拖下水,捲進這麼多糾紛裡面。死前我不能夠阻止這件事情,至少在死後希望能彌補你。快走吧,然後,替我好好照顧紫苑!」

「大、大叔,雖然你平常是個大變態,不只在死前把戒指塞給我,還潛入我的腦袋裡面……」

「勤仁小弟,你可以快點說完嗎,我快要消失了!」弁泰大叔打斷了我說的話。

「喔……我知道你是抖M,所以我最後不會笑著感謝你,也不會祝福你,給我下地獄去吧,你這隻搞亂我人生的抖M豬!」我幾乎是用吼叫的方式對著弁泰大叔喊道。

「……」弁泰大叔沒有答話,只是伸長了他的右手,豎起了大拇指,然後跟著白光一起被吞噬了。

過去與他相處的回憶在我腦海中浮現,原本的厭惡之情消散,只剩下無盡的緬懷與悲傷。

白光消失,我連忙跑向學姐的位置,想趁機帶著學姐逃走。然而,強大的壓迫與恐懼感再次襲來,我的身體瞬間無法動彈,彷彿全身都被堅韌的鋼線所束縛。

「可、可惡……來不及嗎。」

「剛剛那是弁泰嗎,我似乎看見了他的身影。」鍾貳開口道。

「是又怎麼樣!」

「真是沒想到,一個女裝變態竟然有那種為他人犧牲的勇氣,我有點改觀了呢。」

「不許你汙辱大叔,大叔他、他是真男人,雖然行為很討厭,也人如其名是個變態,但即使如此,他也跟你這種垃圾完全不一樣!」

「說了這麼多,也無法改變我是贏家,而你們是輸家的事實。就算你把他捧得再高也沒用,最後陪著他的,不過是一抔黃土跟一具棺材而已。」

我一時無言以對,在贏家面前,輸家多說什麼都是沒用的。

「你是個可敬的對手,也是跟我有過短暫緣分的弟弟,甚至原本也跟我一樣是魯蛇……」鍾貳把臉湊近我的面前,雖然這曾經是我老姐的臉龐,讓我產生了一瞬間的迷惑,但這傢伙害死了不少人,搞亂我的人生,不管發生什麼事情,我都不會原諒這傢伙。

「我不會投降的,誰要當什麼狗屁魔法師,只要我還有一口氣,就會想辦法拖住你……學姐,快點逃吧,我還有一點魔力可以暫時擋住他。快點逃走,去找杜梓鶴她們,我答應過她絕對要保護妳的。」說完,我向鍾貳跑去,想要使用物理性攻擊暫時拖延他的攻擊。

「還算有點骨氣,可惜就是太愚蠢了,竟然選擇成為現充來反抗我。念在你死都不認輸的意志上,我會留你全屍,死吧!」鍾貳舉起手,接著朝我的頭頂劈下。頭顱彷彿要裂開的劇痛讓我不自覺地睜大眼睛,但過了一會,眼前便逐漸模糊。

「快、快離開這裡……」我用盡全身的力量,僅能說出這一句話。

等到我回過神來的時候,已經整個人倒在地上,眼前只剩一片矇矓。

「哈哈哈,我終於,終於打敗那傢伙了。終於,可以擺脫那長年揮之不去的惡夢了。」鍾貳刺耳的笑聲在耳邊響起。

內心的悔恨與身體的疼痛交織,現在的我卻連動一根手指都很困難,僅能用半開的雙眼狠狠瞪著眼前模糊的人影。

「不過,這種感覺是怎麼回事?明明擊倒了那傢伙,卻還是有一種空虛的感覺。喔,我懂了……這就是強者的孤獨嗎?或者我是在渴望有人能夠打倒我呢?哈哈哈哈哈!」鍾貳似乎用手撩起了頭髮,用聽起來相當陶醉的聲音說著。

可惡,這傢伙還真敢說,果然是中二病……

但是,一個倔強又熟悉的聲音傳來,硬生生地澆了他一頭冷水。

「真是自戀呢,你這個智障。我當了神這麼久,還沒看過像你這樣智障又自戀的傢伙。」

這個聲音……是學姐嗎?為什麼學姐還要挑釁他,趕快逃走不就好了……

「喔,原來妳還能站起來啊,半吊子神明。剛剛不是老老實實地趴下了,現在為什麼又站起來?」鍾貳緩緩回過頭,從他的聲音可以感覺得到他相當不屑。

「說什麼傻話,身為神的我可沒那麼容易死去。看到一個願意為了自己去死的人,我如果繼續裝死,怎麼都說不過去吧?」學姐克制了身體的顫抖,挺直背脊走到我的面前,雙手扠腰,擺出一副自信滿滿的模樣。

她現在應該沒辦法站起來才對,既然有站起來的力氣,逃跑就行了,為、為什麼要擋在我的面前?為什麼要為了我選擇送死呢……

我和杜梓鶴約好了,要帶著學姐回去。即使沒有約好,我也不可能眼睜睜地看著學姐不停為我付出,而我卻只是在一旁乾看。本來想回報她的恩情,結果現在又被她救了,我真是太丟臉了……

我使勁力氣想要爬起來,受傷的部位發出無聲的悲鳴,不停刺激著我全身的神經,每試著動彈一下,就要承受彷彿全身被撕裂的劇痛。

不行,沒有力氣了,而且總覺得他們的聲音好像越來越遠……

「說實話,妳受了那麼多攻擊之後還站得起來,實在是出乎我的意料。就這點而言,我想我應該要嘉許妳一番,半吊子神明。」

「你這個變態中二病沒資格這麼說,我才不是半吊子神明!」說完,學姐向鍾貳伸出了中指。

「半吊子就是半吊子呢,我調查過妳……」鍾貳的聲音變得似有似無,一會兒清晰,一下子又模糊得無法聽清。

「沒用的低階神明就給我乖乖去死,憑妳這種貨色,還有臉在我面前自稱是神?真是笑死人了。」

「那、那又怎麼樣,不管是哪一種等級,在哪一個位置,只要能幫助人們就是優秀的神明!」學姐紅著臉辯解道。

「話是這樣說沒錯,但妳為段勤仁做了什麼?帶他來攪亂我們的世界,然後讓他走上絕路,這樣算是有幫到他嗎?」

「學弟還沒死,他會活過來的,他絕對不會死在你這種人渣的手上……快、快點給我起來,身為神的我命令你快點給我醒來!我還沒有幫你交到女朋友,難道你想要跟眼前這傢伙一樣,到死都是處男嗎!」學姐邊說邊搖晃著我的身體,我雖然很想回應,但學姐每搖一下就讓我痛到快要升天,根本力不從心。

「他已經死了,就算妳再怎麼哭喊,他也不會醒過來了……對了,我突然想到一件很有趣的事情,聽說人死後會有所謂的陰曹地府、天堂地獄,那麼,如果殺死了神,神又會怎麼樣呢?真是好奇。」

「這要等你殺了我才能知道,但前提是,你要有本事殺死我,不然就只能帶著疑惑進棺材了。」

「有意思,什麼力量都沒有的妳是哪來的自信說出這樣的話……算了,反正不管怎麼樣,妳都會死在我的面前。就算是低階神,殺了妳也算是『弒神』吧?這兩個字有著莫大的吸引力呢。」

「中二得腦殘沒藥醫,這名字果然很適合你,想必你最後也會死得很愚蠢吧。」

「我可不這麼想,真正愚蠢的人,是自不量力挑戰我的妳跟段勤仁。」我隱約看見七色光芒再次往鍾貳的掌心聚集。

「別瞧不起我,要是有本事殺死我的話,那就試試看吧!」學姐站起身,水藍色的光點在她的掌心浮現。

「喔?妳僅存的神力不拿來逃跑,而是選擇戰鬥嗎?我會讓妳後悔此刻的決定!看啊,我鍾貳要創下偉大的屠神紀錄了!」

他手中的七色光芒合而為一,炫目的白色光芒再次照亮整個房間。

「呿,真是讓人討厭的白光呢。」學姐啐了一口。

我必須保護學姐才行。動啊,我的身體,快點動起來!哪怕會直接死在鍾貳的攻擊之下也無所謂,快啊!

但在下一秒鐘,我的意識彷彿被抽離了身體,眼前被一片黑暗取代,再也聽不見任何聲音。

三日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