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W205-午安,請問要點一隻偵探嗎?02封面.jpg

書名:午安,請問要點一隻偵探嗎?02
作者:微混吃等死
繪者:Rio.LW
出版社:三日月書版
出版日期:2016/08/17
定價:220元
ISBN書碼:9789863613084
 
推理諮詢社招生中,跟我一起來吧!
 
有著《春&夏推理事件簿》帶點療癒的青春熱血,
與《冰菓》中惶然的青春悸動,
潛力新人 微混吃等死 為您獻上溫暖人心的校園輕推理之作!
--
夏日尾聲,蟬鳴大放,水昆高中推理諮詢社再度開張。
一年一度的社團博覽日,推理諮詢社對全校學生宣戰。
321B計畫:
誠徵新偵探。
第一個推理出葉卉設下謎題的新生,就能成為今年的新成員。
還能和雨及葉卉共享午餐。
以全校新生為挑戰對象的盛大推理即將展開,
獎品──入社單卻在活動開始前消失了?
悠閒的暑假已經過去,
接下來,即是炎熱混亂的新學期。
 
1(處暑,冰淇淋)
 
盛夏尾聲,蟬鳴響徹近山的天龍市。
解決美術社的委託後,推理諮詢社也終於放暑假了。不再接受委託,社員們也不用定期到本部聚會。
我有一陣子沒看到葉卉與檸檬妹了。
離開學還有兩天,閒閒無事的我終於意識到要做一點有建設性的事,就是會留下一些什麼的事。
我抱持著買幾本推理小說的心態,走進水昆高中附近的書店。
那是一間獨立書店,一位中年老闆為了興趣而開設。書店內以老舊、溫馨的方式裝潢,暗色的木頭書櫃與踏起來十分舒服的木板地,室內還刻意擺了幾盞放出橙色暖光的假燭燈。
我一進入書店,一道熟悉的身影立刻吸引了我。
氣質溫柔而高雅。
葉卉穿著一襲點綴淺綠色幸運草的白色洋裝,正站在書櫃前方。
她低頭讀著手上的書本,垂落胸前的黑色長髮靜靜地躺在紙頁上。沒有動靜,沉浸在書本之中,也未因我走進書店而回過任何一眼。
好美。
這麼靜謐的氛圍,我似乎不該輕易打破。
我走向櫃檯,老闆正在後方拿著手搖式磨豆機轉啊轉,喀喀喀的聲音響著。除此之外,我聽出來一直播放著的古典音樂是什麼了。優雅的琴音、渾厚的低音部,能使人情緒放緩放鬆──《G弦之歌》。
我露出微笑。音樂、咖啡豆的味道、書本的陳年氣息,整體構成悠哉而緩慢的氣氛,非常討喜。
「老闆,有推薦什麼新出版的推理小說嗎?」
「我推薦的話……」老闆用磨豆機指著葉卉的方向,「那位女孩子手上那本,是最近我最推薦的書。」
「是喔,真巧。」竟然剛剛好被葉卉拿去看了。既然是老闆推薦的書,我去看看有沒有其他本吧。
我正想道謝,順便去跟葉卉聊聊,卻在離去前聽到老闆的嘀咕。
「唉,以前那個女孩子都會跟另外一位長頭髮、瘦瘦的同學一起來,好一陣子沒有看見了。」
我停頓了一秒,他在說雨吧。
對,就是雨。
她們很久沒有一起來的原因,我難以猜測。可能是雨單純少來這間書屋,也可能與葉卉心中對雨的那抹微妙情緒有所關連。
葉卉正在認真讀書。
忽然,我不太想打擾專注閱讀的她了。買了老闆推薦的第二本書,就這樣靜悄悄地走出書店。
「天啊,好熱。」我伸手遮住陽光。
外頭的陽光宛若提醒著我回到現實世界般,帶來令人煩躁的高溫。我站在原地,品味盛夏的無奈,思考到底該如何克服。
還是去吃點……
一雙柔軟的手搭上我的肩膀。
我還沒有回頭,一道身影輕晃,無數淺綠色幸運草出現在我眼前。不知何時,葉卉也跟著走出書店了。
她手上提了一個書袋,向前探探身子說道:「這不是見真嗎?我今天穿這件衣服,你不可能沒注意到我,為什麼不叫我呢?」
「……午安。」不知道葉卉哪來的自信,我平靜地回道:「是有看到,但妳在專心看書,我不想打擾。」
「原來如此,謝謝。」葉卉露出和藹親切的微笑,抬頭看看天空後提議道:「看你在這邊露出無奈的表情,一定在怨嘆夏天很熱吧?」
「我對夏天真的沒有任何好感。」除了街頭上會出現更多短裙與熱褲的風景。
「走,去吃冰淇淋。」
「好。」正好,我剛才也想去吃冰淇淋。
葉卉滿意地點點頭,大大的雙眼輕眨。
閒閒無事的高中生大概是地表最幸福的人之一吧。我心想著,跟在葉卉學姐背後一路往巷弄之間走去。她身上那件質地柔軟的白色洋裝,幸運草點綴其上,襯托出她特別的溫柔氣質。
「見真,暑假過得怎麼樣?」
「可以說是休養期,畢竟之前處理了一連串委託。」
沈若璃消失的靈感筆記本、金中二的青梅竹馬搬家事件、古廟的尋寶委託。加上最後一件,也是最重要的一件──來自美術社的委託。
協助他人破殼而出,並靠著自己走下去。
「呵呵,你是書記官,每一件委託當然都會參與,不過今年你升上二年級了……」
「唔,所以呢?」
葉卉的語氣透出弦外之音,她柔和地笑道:「我不能說,這件事是雨決定的。明天晚上要到本部聚會,到時候她應該會說。」
「好吧。」聽起來與我接下來的推理諮詢社生涯絕對有重大關係,但要等明天才能知道。葉卉不是逼迫就會服軟的人,而且我也逼不了她。
最後我們走到隱藏於巷弄間的下午茶店,我看著葉卉的背影。
「葉卉,妳和雨學姐也都三年級了。」
「對,最後一年了,在水昆高中的日子。」葉卉學姐回頭,不費力氣地與我視線相對,輕鬆一笑。
那抹笑容似乎有點複雜,但我沒有細想,跟著她走進店中。時值盛夏,我們開始享用夏季限定的熱帶水果聖代。
 
隔天下午,太陽依舊熾熱。盛夏的無奈,連在家裡都無法逃離。嘖,光要從玄關踏出家門,都讓我心生畏懼與疑惑。
我有必要這麼早出門嗎?雨學姐說晚上到,我要提早過去嗎?這麼熱,還是晚上再走好了,對身體比較健康?
藉口的說服力愈來愈低。我將手放在門把上,隨後放下。徘徊五分鐘後,我一咬牙決定出發,果決地踏出玄關。
午後的氣溫捎來令人煩躁的黏膩,揮之不去。
凝視散發熱氣的柏油路,這一次我不再猶豫,迅速決定先去買兩杯冷飲。學校旁邊有一間評價頗佳的甜點店,正好也在雨學姐的住處附近。
「你好,我要兩杯大杯的冰拿鐵。」
「好的,還需要什麼嗎?」
配合店員詢問,我的視線往看板上望去,發現有搭配冰淇淋的折扣,再點了兩球杯裝的比利時巧克力冰淇淋。
「現在我們買兩球有贈送一球,請再選一個口味。」
「呃,薄荷口味的好了。」這是第三球冰淇淋啊。我想了想,補了一句:「這一球用餅皮裝,我拿著就好。」
很快地餐點到齊,我拎著裝著冰拿鐵與冰淇淋的盒子,往不遠處雨的住處前進。那裡是冰雪聰明的雨,靠著精準眼光與強大的推算能力,用投資賺到的一間小住處。
時值盛夏。
帶著冷飲與冰淇淋上門,大概是很有誠意的禮物了。
我按按門鈴,熟悉又有點不太熟悉的雨學姐俐落地打開門。咦?不對勁,我微微皺眉,思索著雨的外表究竟有哪一點變了。
似乎不是那麼明顯的東西?
周圍飄散著一股淡淡的柑橘香,她靈敏而睿智的雙瞳輕眨,充滿意外地說:「午安,想不到見真你竟然會在下午出門耶!」
「妳知道我克服了多大的心理障礙嗎?」
「多大?」
「坦白說,昨天以前所有的我加起來,也想不到會有這一天。」
「好啦好啦。不過就是克服三十度高溫而已,少在那邊。」雨一副受不了似地,拉住我的手臂往裡頭走,「快快進來。」
雨的房間開著冷氣,沁涼的冷風拂過發熱的頭髮與肌膚。
我將兩杯冰拿鐵放在桌上,再放上兩球杯裝的巧克力冰淇淋。雨微微一笑,伸手拍了拍我的頭。
雨正穿著無袖上衣,那是一件天藍色雨滴滴落淺灰色基底的衣服。我看了幾眼,發現那其實就是雨景,淺灰色的是天空。
天空的上方露出雨形狀美好的鎖骨。
下半身她搭配了一件千鳥紋短褲,露出一大截白晰的美腿。沒有穿襪子,赤腳踩著自家的木地板。
「等我一下喔。」雨輕聲說道。
不久後她倒了兩杯水回來,我不著痕跡地舉起拿鐵,一邊觀察著雨。偏瘦的身材、細緻的肌膚,帶有些微傲氣──但絕不高傲的精緻五官,還有那與眾不同的強勢氣質……這幾點都沒有變化。
「見真,這兩球巧克力冰淇淋是?」
「喔喔,給妳吃的啊。」不重要,重要的是妳到底哪裡變了。
「你買了兩球?」
「是啊,剛好一人一球。」
「謝謝,不過記住下次不要買巧克力。」她看著商標說:「那間店的巧克力冰淇淋不好吃,薄荷的比較好。」
「……」她提起薄荷,應該是巧合吧?我點點頭說:「好,我記住了。」
大概只有幾天沒見而已,熟悉卻又有點不太熟悉的雨,究竟有哪一點變了吶?
我正準備放棄思考,雨在這時候拿起一盒冰淇淋坐向我旁邊。長髮因她的姿勢而稍微劃過我的眼前……沒有,哪泥怎麼沒有?!
我正要詢問,但她的動作封住了我。不知道動機是什麼,雨的臉蛋靠近我的臉,她的雙瞳裡出現了我正因感到不可思議而緊緊注視她的雙眼。
「我懂了!」
「我懂了!」
這種時候,就算雨說她終於懂了開膛手傑克的百年之謎也阻止不了我了!
「雨,妳怎麼想不開,把自己最迷人的一頭飄逸長髮修短了?」
經過我仔細觀察,雨確實修短了長髮。
我一開始之所以沒注意到,是因為我以為這是根本不可能發生的事!雨的長髮經剪裁後變得更加輕盈,大約及肩左右的長度,額前瀏海也變得富有空氣感。
「只是稍微剪短一點點而已,見真你怎麼一副崩潰的模樣?」
「妳不懂……」
「不懂什麼,我依然是長頭髮啊。」雨不解地伸手掬了一片髮絲,讓飄逸的頭髮在手中如同瀑布般滑落。
這即是長髮的魅力,也是長髮的正義。
如她所言,似乎只是稍微剪短而已,我鬆了一口氣。
「咦?那妳剛才說懂了什麼?」
雨露出她時而會露出的小惡魔表情,邪笑地盯著我:「見真,從你嘴邊的氣味與我對那間店的認知來推測,你是不是自己吃掉了送的薄荷冰淇淋?」
「……妳在說什麼?」
「嘿,我只是說出我的猜想而已,你不用緊張。而且冰淇淋是你買的,你吃掉也沒什麼問題。但桌上的冰淇淋明明是巧克力口味,為什麼見真你嘴邊有薄荷的味道呢?」
「妳的錯覺吧?」
「你說我的推斷是錯覺?」雨挑了挑眉毛。
她說完,靜靜地抿起嘴唇,將左手放到我的肩膀上,手指輕觸著脖子。
糟糕,似乎因為這句失言導致雨的鬥志被徹底激發了起來。
有一點立場要先釐清,我與她並不是嫌疑犯與偵探的關係,而是老鼠與貓。
「既然說我的推斷是錯覺,那我說仔細一點好了。首先,見真你不太可能為了吃冰淇淋特地多點一球口味。一球要三十元,我認識的見真沒這麼愛吃,也沒這麼勤勞。因此我猜是贈送的,有可能在進行買二送一的促銷。」
「……」
「買二送一,加上這邊的兩杯飲料。」雨微微歪歪頭,正構思著推理,半邊秀髮傾瀉。
我依然沒有回話。
雨刻意降低聲調,模仿著我的語氣說道:「『你好,我要兩杯大杯冰拿鐵,搭配兩球巧克力冰淇淋……送的那一球,幫我用餅乾裝起來好了,我要拿著吃。』以上。」
幾乎完整還原了,簡直像她就在現場似的。
她露出陽光般的燦笑。
「怎麼樣?見真,這個推理還像是錯覺嗎?」
「不像,完全不像。」被抓到的我舉起手說道:「我認罪。」
「嘿嘿,那我們開始吃冰淇淋吧!」雨拿起湯匙,挖了一口送入嘴裡。
「好亮,我去拉一下窗簾。」
我拉起了窗簾,僅留一點點縫細讓陽光穿越。窗簾是透光的,因此穿透天藍色窗簾的陽光,染藍了室內。
我注意到客廳窗戶上的花紋。伸手一摸後,我懷疑那是釉彩。請人在玻璃窗戶上畫上去的圖案。
一隻羽毛筆與筆記本。
一個巨大的鐘與房間。
一間時代久遠的廟宇。
一幅空白的畫與夕陽。
「這是、這是……雨,這是妳請人來這裡畫上去的?」
「嗯。」雨輕盈的聲音從我耳邊響起,她站在我身邊,一起凝視著窗戶上的圖案。一起觀看是好事,畢竟那是我們一起經歷過的事。
推理諮詢社的共同記憶。
「本來想等晚一點葉卉和檸檬妹都來之後再讓你們一起看看的,結果你先看到了吶。怎麼樣?很有趣吧?」
「非常有趣!」
我大力點點頭,那些符號能輕易地勾起盛夏之初我們所經歷的事件。葉卉與檸檬妹看到,應該也會很感動。
接下來的時間我們重新回到沙發上。聊了一陣子後,我換成了半躺的姿勢,雨也難得懶洋洋地將背靠向我的背,一雙白皙的雙腿則往長條型沙發沒有人坐的空位擺去。這大概就是盛夏裡悠哉的滋味。
冷風徐徐吹著,與雨一起度過的下午像以前一樣愉快。
 
近傍晚時刻,我們出現在推理諮詢社本部。
那是雨獲得水昆高中教師首肯──雖然不知道是怎麼獲得首肯的,但她在學校偏僻的專科大樓內,將一間教室徹底改造。變成一間獨立教室,只有我們可以使用。裡面有浴室、客廳,還有兩間特別的房間。
一間是負責處理刑事相關案件的「密室」。
一間負責處理生活日常相關的「安樂椅」。
也有一小段時間沒有來了,我這麼想著。
雨將燈打開,在客廳的沙發上坐下。我打開冰箱,開始做起檸檬水。
「晚安。」
沒有多久,葉卉在約定的時間前到了。
她看到雨的頭髮後,柔和的五官露出詫異的表情:「雨,妳剪頭髮了啊?」
「稍微修過。」
正背對我的雨輕快地回答,再次掬起一片髮絲,任憑它在手中滑落。這一幕真的非常美,我簡直難以轉移視線。
然後她轉過頭,看向我,略顯邪惡地笑了笑。
被預料到實在有點羞恥。我趕緊將手上的檸檬水放在盤子上,快速地端到客廳的桌面上。
「晚安,見真。」接過我手中水杯的葉卉,語氣溫和地打招呼。
「葉卉晚安。」我補了一句:「對了,我們昨天遇到的時候,妳正在那間書店裡看一本書吧?老闆很推薦,之後跟妳借一下好嗎?」
「沒問題,我快看完了。」
門再次打開,這次進來的是依然一頭俐落紅色短髮的檸檬妹。穿著輕便的休閒風短衣與短褲,看起來精神飽滿。
「我來了。」檸檬妹的視線看向雨,再看向葉卉,最後走到沙發邊坐下。
咦,我勒?
就這樣忽視我了嗎!
「啊,見真你也在。」檸檬妹歪頭看我,「不好意思,剛才沒注意到。」
「……」後面那句太多餘了。
 「好了,人都到齊了。」雨學姐緩緩站起,雖然燈光沒有隨之一暗並將焦點聚焦在她身上,但她光是一言一行就是有如此效果。
今天雨召集大家前來本部開會,從葉卉的話聽起來,似乎有她的意義。
雨學姐注視著我們。
「嗯,大家都知道我們升了一個年級。我與葉卉變成三年級生,江檸和見真你們變成二年級。所以,我們需要補上新學弟或學妹進入社團。」
「同意。」檸檬妹附和。
「可是!我們是推理諮詢社,只招收能解決委託的新伙伴。」
「……新偵探?」
「對。」雨對我投以肯定的目光,朗聲說:「我決定了,在新生入學後到社團博覽會的這一段時間,推理諮詢社正式啟動『321B計畫』!」
321B計畫?
葉卉與檸檬妹似乎也不太懂,都和我一樣正在思索著文字間的意思。只見站得筆直的雨將右手往右邊一劃,雙眼充滿決心。
雨的氣勢似乎再次昇華。
「哼哼,我來說明。321B計畫,目的是招收一位實力堅強的學弟妹進入社團,讓推理諮詢社內有三二一全年級的學生。這樣一來,即使明年我和葉卉畢業了,推理諮詢社的成員也不會因此短少,讓本社團能永續經營。」
「喔喔,原來如此。」
雨學姐擔憂的事真的可能會發生,而321B計畫也能真的解決那個問題。不過,321B聽起來怎麼有點耳熟?
「砰!」雨學姐張大明亮的雙眸,雙手往桌面一拍。
「開始思考了,各位!我們要在社團博覽會舉辦之前,想出怎麼從全校新生中挑選出推理實力最強的那一位!」
「社團博覽會在開學三天後,明天就開學了。」葉卉平靜地補了一句。
她看向雨,雨不置可否地點點頭。
「對,所以我們這幾天就要想出方法。」雨重新回到位置上,翹起修長的腿,優雅地拿起茶杯輕抿。
「如果趕不上社團博覽會,就只能在之後的日子裡找新成員,比較難。」
葉卉說得委婉,我心裡想著那位新生還必須是偵探,更是難上加難。
兩三天內就得想出方法,執行321B計畫。
雨大可以更早說明這件事,但她沒有。可能是臨時想到計畫或認為我們幾個人一定想得出方法來吧?
如何從學校新生中,找出願意加入推理諮詢社、具有能力的新生?
雨修長的十指交握在胸前,愉快的眼神在我們身上流轉。哈,至此我終於明白了,葉卉無奈的笑容更加證明我的猜測。
這是挑戰。
想法忽然迸出,321B計畫,雨學姐既是挑戰自己也是在挑戰我們。
挑戰?靈感毫無預警地襲來,如浪潮似地淹沒了我。挑戰、短時間、限時、推理、對決、千中挑一。
回歸到底,不正是挑戰?
我放下茶杯,咳了一聲……沒人理我。一定是因為大家都在專注思考的緣故。我只好舉起手說:「那個,我好像知道怎麼做了。」
「喔?」檸檬妹嬌小的身子在座位上往前探了探,好奇地看著我。
「挑戰。」我加強力道再說一次:「321B計畫就是挑戰。我們使用本格派推理小說最常見的方式,提出謎題挑戰全校新生吧!」
「好主意。」葉卉認同似地輕點頭。
「聽起來滿好玩的。」
「見真你終於長大了。」雨不知道為何露出非常感慨的表情。
妳是在感慨什麼?
我繼續整理著思緒邊說:「我們設計一個謎題,以入社申請書為目標,這樣熱度可能還不夠……」
被勾起興趣的雨一秒後說道:「簡單。葉卉,第一個破解謎題的新生,能和我們兩個人各吃一次午餐,如何?」
依照雨和葉卉的超高人氣,鐵定能讓321B計畫的熱度大幅度提升。推理的諮詢社雙花,絕非浪得虛名。
「我當然沒有任何問題。」葉卉含笑地將視線在我與雨身上游移。
弦外之音,昭然若揭。
「我也沒有問題。」
「我也沒有問題。」
語畢,葉卉親切柔和地笑出聲來。想壓制笑聲失敗的檸檬妹則將頭埋進臨時抓來的抱枕裡,笑聲偶爾傳出。
我故作鎮定地喝了一口水。
雨將嘴巴附在我耳邊,溫熱的氣息傳出。不過現在這狀況下只讓我的危機意識節節升高,雨會不會咬我啊!
非常有可能發生吶,有點恐怖。
「我要跟別人吃飯,還要你同意啊?」
「稍微報備一聲就好。」
「好,勉強可以。」雨離開我身邊,再次走到客廳中央,集中了我們的視線。看來是準備總結會議。
雨右手一劃,明亮的眼眸眨也沒眨。
「各位,以下是今晚的結論。321B計畫確立。我們要在社團博覽會當天,對全校新生提出挑戰。只要能找到入社申請書的新生,就能進入推理諮詢社,還可以和我與葉卉各吃一次午餐。」
「重點在於我們怎麼藏申請書。」葉卉說。
「還有給全校新生的線索。」檸檬妹補充。
「謎題要慢慢設計。」見狀我也說了一句。
「對。謎題不能太難也不能太簡單,必須能在幾小時內解決。所需的知識、雜學、邏輯,不能讓太多人解開,但也不能難到沒有人能解開。」
雨略帶興奮地解說。
「呃,牽扯到謎題與線索,需要時間思考才能想到。我覺得今天先解散,這兩天大家想一想再提出討論。」
「見真說的沒錯,我也累了,先到這邊吧。」葉卉聳聳肩膀,伸手輕揉腰部。這時我發覺自己的腰也有點痠。
看來大家都有點疲憊了。
雨學姐站在中央,若有所思地點點頭,「差不多了,先這樣吧。謝謝你們今天來開會,我要叫消夜,大家都留下來吃吧!」
「正好。」
「謝謝雨學姐!」
毫無爭議地,有個兼具才能與財力的社長是一件好事。
隨著披薩與濃湯到來,我、雨、葉卉、檸檬妹,在雨學姐的狡兔三窟內悠哉聊天,而這正是我們陶醉不已的時光。
 
隔天,安樂椅部門房間中,身穿深橘色短衣的葉卉,露出微帶暈紅的小酒窩,含笑地提出給予新生的線索。
昨天才聽到321B計畫,葉卉僅花一天不到就想出謎題。
雨坐在平常給委託人坐的椅子上,我則站在一旁,兩人手上都拿著線索紙閱讀。
我邊讀邊忍不住點頭。
客觀來說,這是一道難度適中的謎題,而且有趣。我看不太出來答案,因此能肯定大部分水昆高中的新生短時間內也無法順利推理。
「嗯、嗯……嗯!」
雨滿不滿意,從她不斷發出的雀躍讚嘆就能得知一二。過了幾分鐘,雨滿足地將紙放下,從椅子上一蹦而起,直撲到安樂椅前。
「太棒了,葉卉!」
「呵呵,妳開心就好。」
葉卉擱下手上的茶杯,與正想抱住她的雨擁抱。
「真的很棒,沒想到葉卉妳這麼快就想到了。」雨忍不住再次滿意地評論道:「這道謎題吸引人的地方在於聯想。這不是難想的字謎,或需要高深知識才能推理的難題。只要想到關鍵的連結,就能破解了。」
是嗎?我再次將視線放在線索紙上。
呃,就沒有人想要向我解釋一下嗎?
再說了,不管難易。這道謎題看似挺有意思,但難道雨和葉卉都沒有想到……有其他破解方式嗎?
「唉,還是算了。」我決定擱下心中疑惑。
難得葉卉與雨的關係可以像現在這般融洽,好像回到我只聽說過卻從未看見過的、她們兩人非常要好的時光。
「見真,你有什麼想法嗎?」重新站直的雨突然問。
沒有,我默默搖搖頭。
「那就使用這一份線索。」雨伸出手指抵住下顎,邊思考邊說道:「社團博覽會是從十點開始讓新生參觀社團,下午一點開始社團展覽。嗯,我九點以前找人把線索紙發給新生班級就好。」
「那博覽會當天,要讓誰守在社辦呢?」
「我想想噢。葉卉,想出這一道謎題的是妳,妳那天想要守在社辦嗎?我再派見真來幫妳?」雨以徵詢的目光望向葉卉。
安樂椅輕輕晃著,一時悄然無聲。
幾秒後,葉卉淡然地說:「好,交給我。」
321B計畫的事前準備工作,到此告一段落。

 

創作者介紹

三日月書版

三日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