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W207-魔王與他愉快的上司們02-封面.jpg

書名:魔王與他愉快的上司們02初等練劍士,二轉成護士
作者:雷雷夥伴
繪者:COLAKA
出版社:三日月書版
出版日期:2016/08/17
定價:220元
ISBN書碼:9789863613114
 
關鍵字▶歡喜冤家│超展開冒險│75%笑點+10%爽虐+15%安安這裡在幹嘛
慵懶死魚眼魔王╳正直吐槽系勇者(女僕)╳自戀欠虐王子系大臣
 
★博客來、金石堂暢銷作家雷雷夥伴首次與最強好友COLAKA攜手合作
★鮮網輕小說大賽得獎作、POPO網超高人氣
★這是部充滿超展開的作品,眼見不為憑,結尾前千萬不要輕易相信作者(ゝ∀・)
 
魔王(的心)奪還任務指南:
☑穿越
☑失憶
☑英年早逝
藍天:……等等,主角這麼早掛掉真的可以嗎?!
--
熱愛蹺班的魔王陛下遭到勇者軍囚禁,
眼看蹺班就要變成翹辮子,
藍天和渚司卻在前往營救的途中遇上怪物襲擊,
意外進入了封閉四百年的桃花祕境。
找不到方法離開就已經很傷腦筋,
更讓藍天頭痛的是──為什麼桃花族族長會向他求婚啊啊啊!!!
努力無視渚司「王妃變心」的哀嘆,
藍天總算想起正事,帶著眾人潛入勇者軍本部救回魔王。
然而當眾人歡天喜地回到魔界,
勇者統帥竟忽然現身,對準魔王的腦袋開了一槍……
 

 

第一章 只要現在開始放棄,天堂隨時歡迎你

人界政府位在最繁華的交通地帶,卻彷彿遺世而獨立。

護城河和高聳的圍牆將市中心隔出一大段距離,中央有棟歷史悠久的尖聳古堡,那是國王的皇宮。

皇宮左方,另一棟幾乎與之同高的大樓,頂端懸掛著人界國旗,國旗底下則是勇者統帥英俊的笑臉,金髮、藍眼、白牙的親民模樣在陽光照耀下熠熠生輝。

在這人潮絡繹不絕的精華地帶,不論是學生、上班族還是老弱婦孺……人們總是日日夜夜仰望著這副極具代表性的面容,對政府更是多了一分景仰和崇拜。

那裡便是人界政府左殿,勇者軍營本部。

 

勇者軍營本部。

與外界充滿親和力的形象相反,軍營內部由冰冷的白磁磚構成,在一片蒼白的建築裡,瀰漫著嚴肅廉潔的氛圍。

「喀、喀、喀。」強而有力又嚴謹的腳步踏響了磁磚,在整齊劃一的聲響中,穿插著另一個節奏完全不同的聲音,「喀……喀……喀……」悠哉得像散步似的。

「動作在慢什麼!快點跟上!」身材壯碩,足足有兩百公分高的勇者兵對身後的犯人喝道。

他的臉孔扭曲,彷彿眼前的人是他畢生的死敵。

黑修瞟也沒瞟他一眼,維持漫不經心的步伐,隨意走走停停,比起犯人更像是來巡訪的高官。

被無視的勇者軍惱羞成怒,差點動手。

這魔王是不是瞧不起他?統帥大人去向國王陛下報備,在收到下一步指令前,他必須嚴格看守這個重刑犯,絕不能出任何差錯!

面對人人恐懼的魔王,長年受訓的勇者兵挺直腰桿,充滿骨氣地威嚇道:「老子不管你是不是魔王,既然在我們人界的地盤,就要守我們的規矩!這裡可是莊嚴的軍營,你最好放尊重點!」

黑修總算將視線挪向勇者兵,突兀道:「快尿出來了。」

「……啊?」勇者兵傻住。

「你們那些囉哩八嗦的法律裡不是有一條,犯人擁有基本自主權,不得限制吃飯、如廁?在莊嚴的軍營,要遵守『規矩』對吧?」

被自己的話堵得沒話說,勇者兵黑著一張臉,嚴肅地道:「你想上廁所?你不會趁機逃跑吧?」

黑修聳聳肩。

「你真的不會逃跑吧?這裡戒備森嚴,每扇門閥都有六名警衛,更別提你已經被銬上光明水晶做的手銬,所有黑魔法都被確實封印,不可能變出把戲脫逃……」勇者兵皺眉,一面咕噥一面抬起他的手再次確認,說到後來更像在說服自己。

「呵。」

「你真的不能逃跑喔!」勇者兵謹慎地做了第三次確認,說到最後尾音突然拔高變調,臉色垮了下來,可憐兮兮地哭道:「不、不然我的飯碗肯定不保了!我還有一家老小要養,小孩才剛滿三歲,奶粉錢怎麼辦啊!」

你們勇者軍的威嚴到底在哪?黑修無言。

他亮了亮手上的東西,「我不是還銬著手銬?」

軍人彷彿被安慰了,他抽抽鼻子,「喔……那好。」

勇者兵站直身子在男廁外頭等候,而黑修進入隔間,關上門。

他充滿惡意地吐了吐舌,被銬住的雙手往外一撐,「喀。」手銬輕鬆斷裂,他隨手把碎片塞進口袋裡。

「資料庫應該在……」回想著遙遠的記憶,確定好方位後,黑修閉上眼,「咻!」消失在隔間中。

再次落地時──「啪!」他落在一灘水上,低頭一看,人就站在浴缸裡。

一個正在淋浴的中年大叔近在眼前,他正哼著知名少女團體的歌,一邊拍打自己凸起的大肚皮。當黑修赫然出現在他面前時,他愕然停住了動作。

黑修往旁邊一瞥,洗衣籃上掛著高階軍官的制服,看來他是不小心移動到某個軍官的私人浴室裡了。

黑修冷靜地說道:「走錯了。不用解釋你也清楚我不是想偷窺吧?再見。」

中年軍官被看光裸體已經是虧本大拍賣,竟然還被對方冷言冷語。

黑修無視臉色鐵青、只差沒飆出少女般尖叫的中年軍官,面不改色地消失。

他再次瞬間移動到走廊上,先隱身,邊行動邊思考:資料庫去哪了?難道勇者軍營改過裝潢?

如果此刻藍天在這裡,一定會大力吐槽:你從不曾移動到正確地點好嗎!什麼時候才會意識到自己到底有多路痴啊啊啊!

黑修花了近一個小時,在軍營裡大搖大擺地走來走去,最後才終於找到資料庫。

他無視密碼鎖,直接穿過鐵門,走進房內。

整座資料庫宛若圖書館般,排滿了無數鐵架,陳列著數以萬計按照年分編排的資料夾。

黑修算了算時間,走到大約兩百年前的陳列區,由上往下看,在密密麻麻的資料中找到了「軍營行刑紀錄」。

他隨意翻看幾頁,找到了正確的年分。

距今約四百一十五年前,黑暗通道因不明原因開啟,闖入人界的魔族與魔物引起世紀大戰。外敵未退,政府內部竟出現親魔派人士藉機叛變,剛即位的國王大刀闊斧,將親魔派等人流放沉沒邊疆,從此無人聽聞下落……

「流放到沉沒邊疆是嗎……」黑修冷笑一聲,闔上紀錄。

低頭看了看表,時間拖得有點久,他再次移動,回到廁所隔間。

打開門時,士兵還等在外頭。

都過了這麼長的時間,這傢伙一點也沒察覺不對勁?他的腦子是不是燒壞了?

黑修皺眉,露出嫌惡的表情,但勇者兵完全誤解了他的意思。

他正義凜然地說道:「放心!雖然你是我們的頭號罪人,但秉持著騎士精神,你便祕這件事我絕對不會說的!」

「……」

「走!繼續走!」勇者兵習慣性地想推犯人前進,卻瞥見黑修側頸上的黑色墨紋,他顫了一下,立刻縮手,「咳!該回看守室等候統帥大人的指示了。」

黑修睨了他一眼,「煩死了,反正還不是要關,牢房在哪?帶路。」

「……」第一次聽到有人這麼急著坐牢。

黑修突然又道:「喂,丟個垃圾。」

沉浸在思緒中的勇者兵下意識奴性地應了聲,「喔、是!」伸手接下黑修手中的垃圾。

士兵低頭一看,那是碎裂成好幾塊的手銬。這是他們軍營裡最優秀的刑具之一,由全世界最堅固的鋼鐵製成,再放入能夠封印黑魔法的光明水晶,理應是無敵的囚禁魔族工具,在魔王手中卻變成破銅爛鐵。

他才驚覺魔王早就解開手銬,隨時隨地想做什麼都行,自己就像帶著一隻沒有套上任何鐐銬的猛獸。

勇者兵看著眼前男人的背影,渾身冷汗。

黑修注意到他的視線,側過頭勾起意義不明的戲謔笑容。

身高近兩百公分的壯漢突然有點想哭。

嗚嗚……老婆,工作好辛苦,我想回家……

 

「總長好!」守門的士兵們遠遠看到長官快步奔來,立刻行了一禮。

「呼、呼……人在裡面?真的抓到了?」被稱為總長的男子不若往常端正嚴肅,難得的面色急迫,平時一絲不苟的頭髮有些零散,呼吸紊亂,顯然是相當著急地趕來。

「是!」士兵齊喊道。

得到肯定的答案,刑事部總長忍不住咧開嘴,興奮地喃喃自語:「哈、哈哈!可真是壯舉啊!這對我們政府的名聲可是大有幫助!人界、人界反攻有希望了!」

似乎察覺到自己的失態,他輕咳一聲,推了推眼鏡,將頭髮向後抹,重新建立起威嚴的形象,這才推開了門──

「大人,這樣的力道可以嗎?」

魔王雙手大張,正舒舒服服地靠在鐵椅上,三名士兵圍繞在他身後和腳下,替他按摩肩膀和腿部。

明明是安置犯人的鐵椅,魔王卻像坐在自家王位般悠哉自在。

還另有兩名士兵伺候,一個跑來跑去端茶送水,另一名負責搧風。整間牢房的人都像小弟一樣服侍著魔王。

「……」人界死定了。刑事部總長此刻只有這個想法。

「總、總長!」士兵們注意到長官進門,趕緊立正站好,慌張敬禮。

「你們在做什麼?」總長努力維持著嚴肅的形象,儘管聲音聽來有些顫抖。

其中一位新進士兵傻傻地答道:「大人說要喝水……」

「……」你們喊誰大人?勇者軍的名聲完了啊啊啊!總長面色鐵青。

不、不可能!我軍的訓練嚴謹,不會如此輕易受人操控,肯定是這個魔王下了什麼魔咒,想要瓦解我軍!

仔細一看,這個傳說中的魔王也不如畫像中那般凶神惡煞,模樣就像普通男人,看起來甚至比自己年輕。而且他現在被關在他們的地盤,更是不足為懼。

總長以上對下的氣勢對魔王喝道:「陰險狡猾的魔族,休想打我們勇者軍的主意!」

黑修打了個哈欠,對身後的士兵比了比左邊肩膀。

總長簡直氣炸。這、這是在無視他嗎?!他可是政府的人,連統帥都要敬他三分,這罪犯竟敢無視他!

總長決定給這個大膽狂徒一個教訓,他掌心一翻,憑空冒出一團足足有籃球大小的火球。室內空氣瞬間蒸散,滿是炙熱的蒸氣。

驚覺長官打算發動攻擊,士兵們嚇得紛紛跳開。下一秒,火球直接朝黑修臉部襲去!

黑修瞧也沒瞧一眼,抬手一彈,輕輕鬆鬆將火球彈飛老遠。

「砰!砰!砰!」火球一連衝破好幾面牆,貫穿一個大洞,隔壁的犯人滿臉驚恐地看向這裡。

魔王竟然輕而易舉擋下了他的攻擊,總長傻住。

這時,黑修看了過來,總長心臟倏地一跳,表情有些鬆動。黑修似乎渾然未覺,淡然道:「上菜。」

「……啊?」總長一時忘了威嚴,瞠目結舌。

「你們人界的法律不是規定要供餐給犯人?十二點,該上菜了。」

……這法律到底是誰訂的?

黑修像是忽然又想起什麼,補充道:「你們判我死刑吧。聽說死刑可以自己選菜,送蜜桃鴨胸過來。」

「……」第一次聽說有人自己要求死刑!魔王該不會是為了蹭飯才被抓的吧?!

總長乾咳兩聲,端正臉色。

該死,不行,魔王不是他能應付的傢伙,還是得交給陛下和統帥。

總長這時才終於說出他到看守室來的真正目的。

「國王陛下要見你。」

 

當黑修大搖大擺地來到國王殿時,原先暗自竊喜的國王有一瞬間的怔忡。他預想的場景應該是那個桀驁不馴的魔王被士兵們架到他面前,屈辱地跪在地上接受審判,但現在這副彷彿來王宮觀光的態度究竟是……

國王甩開念頭,不論如何,魔王已經是籠中鳥了!

他忍著顫動的嘴角,擺出大器慷慨的態度,朝黑修張開雙手,肥大的蝴蝶袖隨之抖動。

「歡迎,你真是一點都沒變啊,魔王!還是一樣英俊,咯咯咯。」

「呵。」黑修笑了,打從被抓進人界以來,第一次主動回話,「免禮,你的贅肉也是一如往昔。」

國王殿上上下下的士兵和傭人都傻住了,心想:魔族真的很討厭人類啊!

「你、你……」本王是壯不是胖!

國王漲紅了臉,佯裝的親切假象瞬間崩毀,就在他打算下令立刻把這個無禮之人斬首示眾時,一旁有人溫和地開口了。

「汙辱我們偉大的王,是會受到祖神責罰的,魔王。」

開口的人,是站在國王身邊的勇者統帥。

他帶著笑意,僅露出的左眼注視著臺下的魔王,眸底卻冰冷無比。

勇者統帥將視線轉回身邊的國王,有禮地提醒道:「陛下,您有要緊的事要告知魔王,是嗎?」

儘管態度和眾人同樣恭敬,但他的話明顯受到國王重視。

國王聞言立刻點點頭,臉色緩和下來,彷彿剛才的不愉快不曾存在,再次開懷笑道:「魔王,老實說,我們已經厭倦了多年的紛爭,這是一個和平的時代,我們相當有誠意與魔界交流。你只需要每個月上繳三千噸的魔法石,將魔界領土交給我們,人界和魔界和平共處的未來很快就會到來!魔族也能加入我們勇者軍,大大降低失業率,你也能享有和之前同樣的地位,掌管你的魔界人民,只要不違背人界法律就好。」

原來,這就是國王一開始佯裝親切的原因,他想併吞魔界。

黑修不禁失笑,「嗤,你的推銷技巧比電話詐騙還不如。」

國王愣了愣,然後瞪大眼,攥緊拳頭用力搥在王座把手上,「本王不想來硬的,這是最後一次機會!本王明明白白告訴你,如果你不現在談好簽字,就是被折磨後不得不簽,該選哪個你應該很清楚!」

勇者統帥順撫著國王的背部,安撫他放鬆心情。

黑修掏了掏耳朵,揚起一抹冷笑,「呵,這個問題,不就像問陛下您要減肥還是節食?兩個答案都是,操他媽的。」

砰!國王激動得跳起身,「抓下去!把他抓下去!斬了他!」

勇者統帥再次開口,還是那般親切爽朗,「陛下,您是開明的君主,可不是嗜血的魔族,我們可以讓他接受祖神的責罰,說服他蛻變成光明美好的人格。」言下之意就是假借祖神之名把他折磨到不成人形,不要為此自毀形象。

國王再次在統帥的勸阻下冷靜下來,諷笑著看向魔王。「你說得對,為了這一天,我們可是做好了萬全準備,就等罪人一一體驗。」

面對赤裸裸的恫嚇和宣告,黑修仍一臉滿不在乎。

國王譏笑道:「咯咯咯……你可要撐下去,要是不小心死了,也別怪我們。你害死我們的王,讓你以死賠罪,也是於情於理。」

聽見某句話的瞬間,黑修一頓,不過沒人察覺。

國王繼續說道:「四百年前,我的祖先如此友好地對待你,視如己出,你竟敢率領魔族背叛?人界和魔界的仇恨因你而起,王族與你勢不兩立!」

黑修血色的眸底閃過一絲晦暗。

國王霸氣站起,朝軍隊大喝道:「讓他體會祖神的教化,再把他帶去老國王墳前!我要老國王見證他償還惡果,為我們王族報仇血恨!」

在被士兵架住以前,黑修默默地摸了摸胸口,那朵由向日葵做成的乾燥花仍好好待在他懷裡,就像護身符般。

他想起青年那時漲紅的臉,漸漸緩和了表情。

創作者介紹

三日月書版

三日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