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日月家的消息

FW206-惡魔調教Project01-封面.jpg

書名:惡魔調教Project01
作者:帝柳
繪者:愁音
出版社:三日月書版
出版日期:2016/08/17
定價:220元
ISBN書碼:9789863613206
 
妳的香氣,令我心中的惡魔蠢蠢欲動……
 
★金石堂、博客來暢銷TOP1撩欲天后 帝柳
★詢問度破表!繼《皇女飼育手札》,心跳100%曖昧新作
★群魔環伺,風流帥哥、冰山美男、傲嬌少年,各色帥氣惡魔任君挑選
★特別附錄:全彩2P精美人設頁
--
「墮入地獄之前,妳有什麼遺言想說?」
 
不信鬼神只信自己的宮成茜,
直到今天才知道自己錯得有多麼離譜。
銀髮碧眼的俊美惡魔微笑著出現,
不僅奪走她身為作家最重要的創作靈感,
甚至強迫她──幫地獄寫一部輕小說作宣傳???
為了取回靈感,宮成茜前往地獄展開取材之旅,
殊不知,人類鮮活的肉體對惡魔而言是最勾人的誘惑,
被帥哥惡魔壁咚、床咚只是小case,強抱、強吻更是一項不少!
面對人生至今最巔峰的桃花期,
如何不被「吃掉」,才是這趟旅程最大的難題?!
 
宮成茜:「桃什麼花!為啥老娘的桃花都開在地獄裡啊!」
 

序章 出賣靈魂要給帥氣惡魔

書架上,作者為「杞靈」的輕小說著作一列排開。

筆記型電腦螢幕在昏暗的房內閃爍著冷冷白光,垃圾桶中丟滿揉成球狀的一團團稿紙。梳妝鏡映照出一名女子的側臉,她的容貌妍麗、五官清秀,眼神卻充滿怨念和憎恨。

站在她面前的另一道身影,正收起背上那對碩大的黑色膜翼。男子頭上頂著一對彎曲的黑色羊角,長相異常地俊美魔魅……在此之前她從沒想過,身為輕小說作家的自己,能親眼見到幻想故事中虛構的角色。

「在下阿斯莫德,特來提取妳的靈魂。」男人嘴角微揚,充滿讓人窒息的魅力。

眼前這名男人,正是鼎鼎大名的惡魔阿斯莫德。他之所以出現在這裡,原因無他,正是由她親自召喚而來!

她一時間為對方出眾的容貌而恍神。

惡魔臉色蒼白,蓄著一頭酒紅色長捲髮,幾縷白髮猶如挑染般交錯其中,外型看上去是個散發成熟韻味的中年男性。他戴著一副雕工精緻的單邊眼鏡,筆挺的長大衣上有華麗的圖騰,烘托出不凡的氣勢。

「嗯……不錯,這張臉蛋值得我特意跑來人間一趟了。說吧,妳想要交換的願望是什麼?」

她才剛啓唇,阿斯莫德又打斷她:「先表明,如果是要救誰或是日行一善,我可不做。再怎麼說,惡魔就要有惡魔的格調。」

阿斯莫德彎下腰,用手指挑起女子的下巴,並奉上迷人的邪魅一笑。

「我的……願望是……」

她轉過頭去,眼神充滿怨恨地看向電腦螢幕上的一張沙龍照,照片上頭標注「金客來輕小說暢銷天后宮成茜」。一股慍怒湧上心頭,她咬牙說出願望:

「我──以自己的靈魂作為代價,讓宮成茜墜入地獄!」

阿斯莫德優雅地向她欠身,戴著黑色皮手套的左手輕輕一揮:

「如妳所願,美麗的靈魂啊──我就接收了。妳的願望,不久便將實現。」

隨著話音落下,在電腦螢幕上綻放著自信笑容的彩色照片,頓時變成黑白閃爍的畫面……

第一章 地獄才沒像輕小說寫的那樣

 

「今天的訪談就到這裡結束吧!」

隨著旋轉椅轉過來的身影,有著一頭亮麗的黑色長直髮,灰色的眼眸充滿自信。她正是當今最炙手可熱的暢銷輕小說天后──宮成茜。她毫不理會一臉錯愕的記者,逕自起身離開,披在她肩上的墊肩斗篷西裝外套隨著身體擺動。

她腳踩一雙亮銀灰尖頭細高跟鞋,鞋跟敲擊地面的清脆踩踏聲極具氣勢,因此有人稱呼她「嬌小的巨人」──正是宮成茜給人的第一印象。

「燈光師,這裡的燈光怎麼那麼差?你沒發現嗎!」宮成茜毫不客氣地指著天花板上的聚光燈,大聲吆喝。

今日的她並未坐在書桌前寫稿,而是在電影製片場一邊接受記者採訪,一邊監督片場狀況。她胸前名牌上的頭銜是「監製」,拍攝的電影正是她之前大賣百萬本的日常戀愛輕小說《沒有哥哥就活不下去了!》。

言行向來直來直往的宮成茜在片場不改本色,拿著大聲公糾正女主角的演技、批評男主角今天的造型不夠好看。眼看被她點名的人個個臉色難看,她也覺得很不滿。明明自己只是說實話罷了,為何對方會生氣?

為了轉換心情,宮成茜下一秒又轉身搭訕一旁的小帥哥:「小鮮肉,我看你挺有資質的,要不要成為我筆下的男主角?啊,這是我的名片,歡迎來電。」

在旁的工作人員雙手抱胸,無奈地看著宮成茜頻頻咋舌。

「這種直腸子的個性,實在很不適合和演藝圈的人打交道,宮成茜沒有自知之明嗎?」

另一名工作人員趕緊噓了一聲:「小聲點,要是她聽到肯定不會善罷干休,到時今天的拍戲時間就泡湯了。」

一旁的導演憤怒地插話:「她不拍更好啊!我也樂得輕鬆!」

「導、導演您息怒啊!快別這麼說,這部電影還有勞您呢!」

緊張地安撫著導演的人不是宮成茜,而是她苦命的責任編輯。據說他自從接了宮成茜的案子後,常常必須低聲下氣地替她道歉。

宮成茜是出了名的一根腸子通到底、不會看人臉色,常常得罪人卻不自知。而且,有風聲說最近她出版的作品銷量越來越差,聲勢大不如前。

宮成茜無意間聽說,表面上裝作不以為然,但心裡多少明白……自己近來作品的品質確實變差,靈感更是枯竭。

 

丟下責編、離開怎麼看都不順眼的片場後,宮成茜回到公寓。

她打開蘋果筆電,點開名為《一般向輕小說:胡桃鉗的輪旋舞》的檔案。看著從序章後就一片空白的文件,宮成茜只覺得螢幕的光莫名刺眼,煩躁地蓋上螢幕。

「啊,靈感怎麼還不來……」

一不小心,一支昂貴的鋼筆被她的手肘掃落地上。宮成茜將其拾起後,腦海裡不由得浮現關於這支筆的記憶──這是她在出道作《魔法少女的逆襲》簽書會上,第一次收到的讀者禮物。

宮成茜記得那名讀者……即使過了十年,她也沒有忘記。

她不禁低聲呢喃出一個名字:

「月森哥……」

有那麼一剎那,給人堅強印象的宮成茜露出略感傷的眼神。但這抹感傷很快地從她的雙眼中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在她抬頭瞬間映入眼簾、一雙穿著雕花尖頭牛津鞋的腳。

「『掠奪天堂地獄人間所有少女的芳心,讓她們為愛消瘦!』……這句話我個人想推薦給妳當成新角色的口頭禪。當然,新角色必須是像我一樣的超級美男子。」對方一開口就是不明就裡的發言。

她驚慌地瞪視著不速之客,第一個反應是立刻拿起手機撥打電話:「喂,警察局嗎?我家闖入一個cos成惡魔的變態……」

「咳咳,真失禮!我可是貨真價實的惡魔呢!」自稱惡魔的男子像是被口水嗆到喉嚨,同時揚起手來朝宮成茜的手機一指。

「喂?喂喂?奇怪,我記得有繳手機費啊,怎麼會突然斷訊?」宮成茜沒好氣地瞪著無辜的手機。

「妳這女人,究竟該說妳膽子大還是神經大條……既然還沒意識到的話,我就只好讓妳見識見識了。」

男子再次揚手,只見宮成茜所坐的椅子竟憑空飄浮來到他面前。

宮成茜險些跌倒之際,男子不費吹灰之力將她以公主抱之姿接住!

她訝異地眨了眨眼,傻愣愣地看著男子,浪漫的粉紅泡泡氛圍彷彿籠罩著兩人……然而宮成茜開口便問:「吶吶,帥大叔,能告訴我你的羊角去哪買的嗎?好逼真,是哪個菜市場批來的吧?」

「……宮成茜小姐,妳真是讓我很想即刻送妳到地獄呢。」

男子忍住想要翻白眼的衝動,表情僵硬地回應:「我乃『破壞王』阿斯莫德!宮成茜聽著,我已將妳的靈感才華全數奪走,封印在地獄的最深處!」

明白對付宮成茜必須強硬點,阿斯莫德不給她回嘴的餘地,正色宣告:

「造成這一切的原因,是有人寧可將自己的靈魂出賣給魔鬼,也要將妳打入地獄。」

「你的意思是……我的靈感消失,是因為有人蓄意害我?」

至此,宮成茜終於意識到自己的處境。然而,她還是不明白到底是誰如此憎恨自己,因為討厭她的人實在太多了!

「『杞靈』,這個筆名妳聽過嗎?」在惡魔心中沒有所謂保護當事人隱私的問題,阿斯莫德直接說出案主的名字。

「杞靈……杞靈……啊,我想起來了!」

宮成茜努力思考了一下才想起,那是和自己同期出道、銷量卻一直差強人意的二線輕小說作家。宮成茜會記得這個人,並非因為同為作家,而是那讓人難忘的美麗長相,實在諷刺。

「看來妳已經進入狀況,那我繼續說明,我阿斯莫德對女性向來是很體貼又有耐性的。」

「說吧,我倒想聽聽後續。」

「唔,一點也沒有被惡魔和地獄給嚇著嗎?……真是令人意外的人類。」瞧宮成茜一點也不意外的模樣,阿斯莫德還真是開了眼界。

「別拖拖拉拉了,快說!」宮成茜反倒不耐煩起來,厲聲地催促對方。

「咳,聽著,若妳想取回被封存的靈感,就必須深入地獄的最深處。」阿斯莫德正色道。

「就算是地獄,我也勢必會將靈感取回!」宮成茜堅定地立下誓言。

「妳即將被打入地獄,但並非沒機會重返人間,只須完成一個任務便能回到現世。」阿斯莫德話鋒一轉。

宮成茜眉頭微皺,納悶地問:「什麼任務?我不過只是一個普通作家,勇者冒險還是找其他人吧!」

阿斯莫德搖了搖頭:「不,我們委派給妳的任務當然不是那種類型。正是由於妳輕小說家的身分,這個任務只有妳做得來。

「妳的任務──便是將地獄裡的所見所聞寫成一部輕小說,替吾主晨星.路西法大人進行人間的門面宣傳。只要完成這部輕小說,妳就能重返人間,若幸運點還能帶回靈感。」

「啊?我沒聽錯吧?」宮成茜不可置信地瞪著眼前的惡魔。

雖然難以接受,但既然都要下地獄了,這個交易似乎不算太壞……若真能讓她取回靈感、重返人間,也算塞翁失馬。

「溫馨提醒,這個任務無論妳願不願意都必須接下哦,別忘了我們是惡魔。好了,我在人間待的時間也有點久……宮成茜,妳還有什麼遺言要說?」阿斯莫德看一下腕上的手錶,抬起頭來問宮成茜。

「我勢必會將靈感取回,然後活著回到人間!」

這不是遺言。

對宮成茜來說,這只是一場出差──她絕對會活著回來!

阿斯莫德從容一笑,隨後抬手。

滴答、滴答,地獄遊歷的時間開始轉動……

 

宮成茜醒來時頭痛萬分,後頸更是火辣辣地發疼……當時,阿斯莫德用手刀從她後頸劈下,她便徹底失去意識了。

「沒想到下地獄的方式竟這麼拙劣……我以前到底都寫了什麼複雜萬分的故事啊?」

宮成茜萬萬沒料到,墜入地獄的過程竟簡單得可笑,她真想回去告訴那些同行,別再把下地獄的過程寫得太過精彩魔幻了。

「這裡,就是地獄嗎……」

宮成茜環顧四周,還真是典型的地獄景色:沒有陽光的黑暗天幕湧動著酒紅色的雲層,放眼望去,四周毫無人煙,瀰漫著幽怨悵然的絕望氛圍。聳立眼前的地獄之門內吹來陣陣冷風,門上刻著一段年代已久的模糊字句:

(標楷)從我這踏上悲慘之城的道路;

從我這墜落永恆痛苦的深淵;

從我這加入永劫的幽靈隊列。

三位一體之真神建造我,

在我之前無造物,我與天地永存;

凡走進此門者,將捐棄一切希望。(標楷)

目前,宮成茜覺得這個地獄還算有模有樣……直到她見著一面寫著「歡迎光臨地獄」的招牌,以及旁邊寫著「代言人.地獄娘小舞」的動漫風格少女人形立牌。

……那個路西法到底多想用動漫行銷地獄啊?!

觀望之餘,宮成茜忽然發現自己除了體溫略低,呼吸和心跳什麼的都還正常運行。此時,遠方天際烏雲翻滾集結,伴隨著一道雷霆聚集的沉悶聲響,宮成茜一看,原來是正騎著飛龍、緩緩從雲中降落的阿斯莫德!

「還真是魔王級的登場風格……」

宮成茜愣愣地看著。令她詫異的並非阿斯莫德的現身,而是那頭飛龍坐騎。

基本上和她想像中的龍沒什麼兩樣,大抵是西方史詩中的那種飛龍,或者就像《精靈寶●夢》中小火龍的最終進化版。

想不到她有機會親眼一睹!

「排場這麼驚人,究竟是為了什麼事而來,你說說看。」維持一貫什麼都嚇不倒的態度,宮成茜手扠腰問道。

「身為一個女人,妳這種個性還真是奇葩……算了,我也不是閒著沒事來找妳,我接下來還跟其他美女有約呢。」阿斯莫德從飛龍背上走下來。

「所以你到底來找我做什麼?」實在受不了這個惡魔自說自話,宮成茜沒好氣地催促。

「我前來的目的,妳應該要感激我──因為我要將自身三分之一的魔力傳承給妳。」

「三分之一的魔力?你頭殼壞去了嗎?為何要這麼做啊?」難以相信自己所聽到的答案,宮成茜蹙眉詢問。

阿斯莫德嘆了一口氣:「要不是吾主晨星.路西法大人下令,我也不願意啊。晨星.路西法大人為了確保妳在地獄取材時的安全,命令我借予妳三分之一的惡魔之力。有了這份力量,縱使身處地獄,妳也有足夠的自保能力。」

「原來是這麼回事……」宮成茜恍然。

「只不過剛開始時妳無法熟練地使用力量,所以會弱上不少。另外,我今後就是妳在地獄裡的責任編輯,會隨時掌握並追討進度!」阿斯莫德信誓旦旦地宣稱,胸有成竹地捶了一下胸膛。

「還真是名符其實的魔鬼責編……」宮成茜不改喜歡吐槽的個性。

此時的她還不曉得,「破壞王」的三分之一力量有多麼強大。

「現在,閉上雙眼。」阿斯莫德對著宮成茜下達指示。

宮成茜眉頭一皺,滿臉狐疑:「你想幹嘛?」

「妳說呢──」

宮成茜半信半疑地閉上雙眼,下一秒便感覺腰肢一緊,同時有道柔軟的觸感襲上雙唇。

「唔!」

猛然睜開眼睛,宮成茜發現自己被阿斯莫德摟入懷中,雙唇正親密交疊。

「你做什麼!」

宮成茜連忙將阿斯莫德用力推開,用手背使勁擦嘴。

「給予力量。」面帶優雅笑容,阿斯莫德不慌不忙地答覆。

「這、這是哪門子的方式啊!小說裡的力量轉介不是都要費九牛二虎之力嗎!怎麼可能憑一個吻就能接收力量?你這狡詐的惡魔!」宮成茜憤怒地跺腳,指著對方咆哮。

「妳怎麼沒想過,是你們小說家把事情複雜化了呢?別氣了,那麼美麗的臉蛋生起氣來可不好看呀。還有,我可是惡魔,就把妳的話當作讚美了。」阿斯莫德維持一貫的從容,單邊眼鏡下的雙眸笑瞇成一條線。

「省下你的力氣,你的花言巧語對我毫無用處!」不管眼前之人是名惡魔,氣頭上的宮成茜劈頭就罵。

「嗯,先別說這個了,妳知道自己已經有所變化了嗎?」

「拜託你別用直銷公司的推銷名言跟我說話……等等,變化?」

宮成茜先白了對方一眼,隨即低頭愣愣地看向自身。

「這是……!」

宮成茜發現她的長髮髮尾變成了暗紅色,身上也多了一件由阿斯莫德贈送的龍鱗馬甲。

為何她知道那是龍鱗馬甲?

很簡單,因為和阿斯莫德騎來的那頭飛龍身上的鱗片一模一樣!

「至於妳的武器,我已經請地獄工匠事先打造好,只是目前出了點小問題。」

「什麼小問題?」宮成茜追問道。

阿斯莫德一手摸著好看的下巴,表情微妙:「寄送出了點小問題。我委託『替死鬼宅急便』幫我宅配到府,誰知送貨員臨時吃壞肚子,好像是吃了冥河裡不新鮮的魚吧……」

「替死鬼宅急便這點我就不吐槽了,重點是──生長在冥河的魚光聽就知道有問題了還吃!」宮成茜實在快昏倒,怎麼會有人捕冥河的魚來吃!

「冥河的魚好與壞是機率問題,有時能夠捕捉到人間絕無的珍饈美味,相對的,也會有人間前所未見的可怕魚種……總之,妳的武器今天拿不到手,只好讓妳親自去工匠那邊取貨付款。」

阿斯莫德說著將一個繪有羊角圖案的令牌交給宮成茜。

「地獄現在也高度商業化了嗎……」宮成茜拿著手中的令牌不禁感嘆。

「哦,對了。雖然我是妳的責編,但並不會常常伴隨在妳身邊。除非,真有妳抵擋不了的危急時,我可能、應該、或許會現身救援。說到底,我要救的美人太多了,照等級排下來妳還在中後段。」

「你說話可以不要這麼欠揍嗎?在我宮成茜的字典中沒有『危險』這個詞。我勢必會取回靈感,完成這不可能的任務!」朝阿斯莫德翻了個白眼,宮成茜雙手扠腰認真道。

面對自信又堅定的宮成茜,阿斯莫德只是聳了聳肩,嘴角勾勒出淺淺一笑:「是嗎?那麼,祝妳好運了。對了,替死鬼宅急便的總公司在通過亞開龍河後的南側,不會太遠,穿過去就是了。」

「我知道了,這種像是超商取件的小事難不倒我。」宮成茜邊說還邊自信滿滿地甩了甩頭髮。

「這麼說來,妳也不需要搭便車了吧。」

沒等宮成茜回應,阿斯莫德一個跳躍回到飛龍座騎背上。

「等等,我可沒這麼說……!」

宮成茜來不及攔阻,只能眼睜睜地看著阿斯莫德駕御飛龍騰空離去。

「狡猾的惡魔!」

眼看阿斯莫德駕著飛龍頭也不回地消失在天際,宮成茜跺腳咒罵一聲,氣得牙癢癢。同時再次確認,儘管阿斯莫德有著超乎常理的俊美與魔魅,終究是沒良心的魔鬼啊!

「不,這算不了什麼,我宮成茜一定可以靠自己走到替死鬼宅急便!」

走進地獄之門,宮成茜轉頭查看四周,舉步往寫著「候判所登記處」、「亞開龍河」的指標前進,除此之外她也別無選擇了吧。

創作者介紹

三日月書版

三日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銀璃
  • 不好意思,我在8/14購買了這本書,但沒有人設彩頁,請問遇到這種情況怎麼辦?
  • 您好,此為印刷廠漏印疏失,正在研議補救辦法,之後會於粉絲團公布,造成您的困擾很抱歉。

    三日月 於 2016/08/17 09:34 回覆

  • 夜雪
  • 想請問一下這套書有完結了嗎?
    因為很想買又怕還未完結會等很久~"~
  • 葉子
  • 不好意思,我先前於9/19日有投稿過小說,想詢問因目前尚未收到任何通知,是否因未過搞之緣故?謝謝
  • 訪客
  • 您好,
    請問貴出版社有文字編輯或是排版設計的需求嗎?
    這邊想提供履歷給您參考,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