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W210-異世的普拉瑪04-單封.jpg

書名:異世的普拉瑪04龍谷
作者:貓邏
繪者:沙夜
出版社:三日月書版
出版日期:2016/10/13
定價:220元
ISBN書碼:9789863613428

大熱賣!連登金石堂暢銷榜、博客來排行榜!
常駐金石堂暢銷榜TOP1 《上仙》、《蜂舞》超人氣作者|貓邏|

──傳說中,得普拉瑪者得天下!

為了廣泛傳播關於梅基普安的真相,
莎夏暫時離開奧法蘭學院,與勾斯蒙一同返回他的家鄉──龍谷!
難得能夠一窺龍族祕境,興致勃勃的莎夏卻不知道,
勾斯蒙載她回龍谷的邀請,其實別有深意?!
「這本《霸道情人之霸道龍愛上我》很不錯,送給妳。」
「別擔心,我已經用身教告訴我兒子『老婆永遠是對的』。」
「以結婚為目標,我會正式開始追求妳。
 要是妳想追求我,我也不反對。」
莎夏:「要我追求你?做夢!」(青筋猛跳)

 

 

第一章 事件後續

 

紅瑪瑙雨林外圍,鐵騎軍團搭建了一個臨時軍營,並成立了臨時醫療處,用來收留和治療傷患。

所有參與梅基普安戰役的傷患,不管是傭兵或是軍人都被安置在這裡,待他們的傷勢減輕後才會離去。

換成以往,這些人會在戰鬥結束後返回各自的地盤進行醫治和休養,可是現在這裡有一個可以替人接上斷肢的名醫莎夏,而且這個名醫還會調製很多高級藥劑,他們怎麼可能捨棄這麼好的醫療資源!

更何況,奇蹟之城戈魔納城也還停留在這裡,那些一輩子都難得一見的強者全在這裡,怎麼可以不留下來圍觀?

就連奧法蘭戰爭學院也調派不少人過來協助,美其名是讓學生學習戰場救護,實際上也是想勾搭戈魔納城的強者……

咳!是在這些強者面前提升好感度。

雖然奧法蘭戰爭學院是大陸上相當頂尖的精英學院,可是跟戈魔納城比起來,不管是名氣或是實力,完全處於下風。

奧法蘭戰爭學院的教師到了戈魔納城,只能擔任打雜人員,連巡城部隊都進不去!

若是能夠博得戈魔納城的強者歡心,讓他們隨手指點幾句,抵得過他們埋頭修練好幾年!

除了奧法蘭戰爭學院之外,最高議會、傭兵聯盟、藥劑師協會、生命神殿、幽冥神殿這些大勢力都有不少人留下,連梅基普安觀測局的人也逗留在這裡,打著和其他人差不多的心思。

不過這些情況與鐵騎軍團無關,他們的最高指揮官──鐵血公爵赫爾穆特.霍斯特只顧著追在莎夏身後跑,完全不理會戈魔納城的人。

他每天追在莎夏身後騷擾她的模樣,都成了營區裡的一景了!

公爵大人,您有必要為了一朵花放棄一座森林嗎?

快回頭吧!美好的、強大的戈魔納強者們在等著你啊!

──鐵騎軍團的士兵們在心底哀號。

可惜,赫爾穆特沒聽見他們的心聲。

這一天,他按照著原定安排,跑到特別開闢給藥劑師熬製魔藥的大型帳篷,對莎夏展開勸說(騷擾)工作。

「加入軍隊。」

「不。」

「擔任我軍團的約聘顧問。」

「不。」

「有什麼條件,妳可以提出來。」

「沒興趣。」

「妳是三星軍醫,我可以申請將妳調到我的軍隊。」赫爾穆特板著臉,半威脅地說道。

「我現在是奧法蘭的助理教師。」莎夏看了他一眼,「我以為,三星軍醫是一種獎勵,而不是束縛。」

如果赫爾穆特真的要拿三星軍醫這個頭銜強迫她,她也可以捨棄,反正這個頭銜也不是她想要的。

看出莎夏想法的赫爾穆特很無奈。

如果換成其他人,他早就直接把人打暈了帶走,可是莎夏是普拉瑪的傳承者,還有戈魔納的那些強者當她的靠山,他就算再不屑那些無聊的人情往來,也知道他不能對她採取任何一種強硬手段。

「……不然,我娶妳?」

「噗──」

「砰!」

「磅磅磅……」

偷偷圍觀的一群人摔的摔,倒的倒,噴口水的噴口水。

「這發言實在是太驚悚了!老子嚇得差點尿出來!」副將心有餘悸地扯了扯褲子。

「他的腦子是怎麼長的,話題怎麼能夠歪成這樣?」

「誰知道?」

「難怪我從小就覺得他跟我們都不一樣,原來是腦子長壞了啊!」特地跑來看戲,同屬於軍二代的伊頓莫夫摸著下巴感慨,「或許他的腦子裡長了梅基普安……」

「我會跟大人說,你暗指他的腦子裡有洞。」東尼警告地瞪他一眼。

雖然他也覺得赫爾穆特可能傷到腦袋,可是這種事情不能說出口啊!這可是軍團的最高機密!

「欸?我有這麼說嗎?東尼小甜心,你可別冤枉我!」伊頓莫夫一副「我很無辜」的表情。

「哼!不管是誰派你來的,我都不會讓你陷害大人!」東尼嚴肅地警告。

伊頓莫夫這個情報頭子和大人又沒交情,為什麼特地跑來這裡?

嘴上說是想跟戈魔納城打好關係,可是他今天一整天都沒有接觸戈魔納城的人,盡繞著赫爾穆特大人打轉,要說不是別有用心,誰會相信!

一想到情報局主要的工作項目就是刺探各種情報、調查官員的隱私以及搜查敵國奸細,一被他們盯上就等於被蓋了「嫌疑犯」的章,東尼對伊頓莫夫就更加防備了。

鐵騎軍團因為名氣響亮,是不少人的眼中釘,暗地裡下黑手的人可不少,要不是他防備得嚴、軍規嚴厲,而且赫爾穆特本人行事也相當端正,那些人早就把他們踩到谷底了!

不過就算是這樣,刺殺、暗殺也不少。

東尼完全搞不懂那些官員在想些什麼。

明明是同個國家的人民,偏偏要進行內鬥,他們也不想想,要是鐵騎軍團真的毀了、霍斯特家族垮了,國家還能安穩?他們這些官員還能穩穩地坐在位置上?

東尼沒有隱瞞想法的打算,伊頓莫夫一眼就看出他在想些什麼。

對此,他只覺得有趣。

跟那些虛與委蛇的官員交手久了,遇上這麼直白好懂的人,還真是讓人想欺負啊……伊頓莫夫摸摸下巴,壞心地想著。

都說「有什麼樣的領頭就有什麼樣的手下」,難道赫爾穆特也是這般?

伊頓莫夫回憶赫爾穆特指揮的戰役,和那些喜歡使用奇襲詭計的人不同,他的戰鬥風格正直、大氣,總是用絕對的武力橫掃敵人。

如果將這樣的作戰風格轉移到性格上頭……

伊頓莫夫看向一句話驚倒一堆人的赫爾穆特。

他覺得自己似乎是看到了與情報上不一樣的赫爾穆特,而這個赫爾穆特竟意外地不令他討厭。

呵,能讓一向挑剔的他產生這種想法,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種種想法一閃而過,伊頓莫夫將那些念頭丟到一旁,專心地「看戲」。

「你、你說什麼?」莎夏滿臉不可思議地瞪著眼前的軍人。

她剛才幻聽了對吧,他怎麼會突然向她求婚呢?他們明明不熟!

難道是昨天煩躁地把人丟出去時,不小心摔壞他的頭了?

莎夏小心翼翼地審視著他,並在腦中迅速盤算,要是她真的把人摔傻了,該用哪些治療方式補救。

「我考慮過了,妳很優秀,很適合擔任我的妻子,等妳嫁給我之後,我們可以並肩作戰……」赫爾穆特很認真、很嚴肅地說道。

「小甜心,我賭一百金幣,賭他會被揍。」伊頓莫夫說道。

「不賭。」東尼斷然拒絕。

絕對不是因為他也覺得赫爾穆特會被揍才不賭,他是想要維護自家大人的名譽,才不做這種詆毀大人名聲的賭約!

嗯,沒錯,就是這樣!

東尼副官握著拳頭,有些心虛地自我說服。

「婚後我希望至少能生兩個男孩。」赫爾穆特描述著他想像中的未來,「大兒子繼承家業,二兒子輔佐兄長。如果妳想多生幾個也沒問題,霍斯特家族雖然只有莊園和武器店兩種收入來源,賺到的錢財也都花費在軍營和後備軍需上頭,也還是養得起孩子的,就算生十個、二十個也能養得很好,妳不用擔心。」

莎夏無語地看著他。

突然覺得吐槽點太多,不想說話了怎麼辦?

「你不覺得你想太多了嗎?我和你不熟……」

「我今年三十歲,九星戰士巔峰,鐵騎軍團總指揮官,月薪十五萬金幣,還算優渥,家世良好,身家清白,無不良嗜好,不挑食、很好養,對伴侶忠誠……」赫爾穆特開始介紹自己。

莎夏揉了揉額角,有些頭疼,「能不能來個人把他帶走?」她望向擠在門口看戲的人群,「東尼副官,你確定要讓他繼續說下去嗎?」

你確定要讓他繼續毀壞你們軍團的形象嗎?

「咳!大人,那個……」東尼走進大帳篷裡頭,腦中飛快思索著把人帶出去的理由。

「什麼事?」即使被人圍觀,赫爾穆特是一副冷靜自持的模樣,彷彿剛才說出那一串傻話的人並不是他。

──又或者,這位嚴肅正直、沒有太多複雜心思的軍人,根本不認為他剛才說的話有什麼錯。

「赫爾穆特,你果然很與眾不同啊!」伊頓莫夫笑嘻嘻地看著他,「就連追求女生的手段也是這麼可愛,哈哈哈哈哈哈哈……」

赫爾穆特眉頭微蹙,「我並不是在追求,而是在對一名適合成為我的妻子的女性作自我介紹。」

讓對方瞭解自己,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嗎?

他的母親在介紹相親的女性給他之前,也是會事先對他說出這麼一番話──某某某是某某家族的小女兒,今年二十歲,某學院的高材生,興趣是插花、品茶、繪畫以及聆聽音樂,喜愛甜食,有些偏食,身材有些偏瘦,不過這也沒關係以後慢慢養胖就行了等等諸如此類……

赫爾穆特自認,他剛才的介紹格式很正確,跟母親對他講述的詞彙完全一致。

伊頓莫夫的表情很古怪,不過跟其他人那種想笑又硬板著臉的模樣相比,他那種似笑非笑的神情倒是正常多了。

他繞著赫爾穆特轉了兩圈,像是在衡量什麼,而後才開口說道:「你真是出乎我預料,我發現我以前不該拿你當對手……」

跟一個性情耿直、腦子硬得像塊鋼石的軍人比心計,真是太欺負人了!

這就像是一個聰明人要跟另一個聰明人比心機謀略,結果對方卻直接舉著拳頭揍人一樣,根本不能比嘛!

年少時候,伊頓莫夫聽說過不少赫爾穆特的事蹟。

那些人提起赫爾穆特時,總是豎著拇指說「虎父無犬子」、「青出於藍」,就像是提起伊頓莫夫時,也總是說他天資聰穎、足智多謀……

這些稱讚激起了伊頓莫夫的好勝心。

他不服氣,明明自己這麼優秀,為什麼父親和老師卻總是誇獎赫爾穆特,而不讚美他?

這點情緒被他克制得很好,沒有顯露出來。

不服氣的他也沒有使什麼手段,對於赫爾穆特這樣的「對手」,他要堂堂正正擊敗他!

於是,他更加努力、付出了更多的辛苦和汗水。

在他接手調查局局長一職時,他終於達成了願望,還獲得了一個讓他啼笑皆非的回答。

原來,父親和老師之所以不誇獎他,是因為他表現得太出色,讓他們對他有了更高的期盼,又擔心他會因為讚美而迷失,只好找了一個與他旗鼓相當的赫爾穆特,用他來打擊他。

而結果也讓他們很滿意。

伊頓莫夫很無奈,很想問兩人:你們就不擔心我被刺激過頭,直接弄死赫爾穆特嗎?

不過說來也奇怪,他和赫爾穆特雖然都是貴族子弟,也在某些正式宴會上遠遠地見過幾面,他們卻從來沒有正式地交談過,更別說是私交了。

長大後,赫爾穆特在軍中發展,他則是窩在情報局的暗部。

在接手現在這個職位之前,他曾經好奇地問過他的父親和老師。

「霍斯特家族在軍中具有這麼大的影響力,為什麼皇家沒想過對他們下手?」

皇室難道不怕霍斯特家族謀反,自己稱王嗎?

對此,伊頓莫夫的父親和老師都笑了。

那笑容不是應酬性的笑容,也不是為了隱瞞情緒的假笑,而是實實在在地,像是想到某件有趣的事情時會顯露出來的笑容。

「誰都有可能逆反,可是霍斯特家,不會。」

──這是父親和老師的回答。

不會,而不是不可能。

父親和老師很斬釘截鐵、篤定地認為他們不會這麼做。

這在一貫以懷疑的心態看待各種事物,以「多疑」聞名的情報局來說,是一種極罕見的反應。

這樣的「異常」讓伊頓莫夫很好奇,對霍斯特家族也多了幾分在意,尤其是跟他差不多年紀、外部評價也極為相似的赫爾穆特。

雖然接手情報局已經好幾年了,對赫爾穆特的情報也算是全都掌握,可是現在實際接觸後,伊頓莫夫才發現,私底下的赫爾穆特跟情報上的那位「冷面戰神」、「鐵血公爵」還真是相差頗大。

「重新認識一下,我是伊頓莫夫.龐德。」伊頓莫夫朝他伸出手。

赫爾穆特眼中閃過一瞬的困惑,伸手回握。

「赫爾穆特.霍斯特。」

伊頓莫夫笑咪咪地與赫爾穆特對望,握著的手沒有立刻鬆開。

赫爾穆特等了一會,見對方還沒有鬆手的打算,眼中泛起的困惑更多。

「為什麼不鬆手?」他直白地詢問。

「因為你也沒鬆開啊。」伊頓莫夫回以無辜的神情。

赫爾穆特立刻伸直了手指,還晃了晃被抓住的手。

只是伊頓莫夫依舊沒有反應。

忍了兩秒鐘,赫爾穆特終於忍不住開口催促,「現在你可以鬆開了。」

說著,他再度晃了兩下手。

「噗──哈哈哈哈!」伊頓莫夫忍不住笑了出來。

不能怪他失態,赫爾穆特的反應實在是太有趣了,簡直就跟小孩子差不多!

噢!不對,他姐姐的十歲兒子已經學會各種社交場合上的應對,七歲的女兒知道該怎麼利用可愛的樣貌達到自身的目的(讓大人買昂貴的糖果、蛋糕、玩具、首飾給她),跟他們相比,赫爾穆特比他家的小孩還要單純啊!

「真想知道,你是怎麼長這麼大的?」

沒有受到家人的特別保護,甚至十多歲時就跟著父親在戰場上拼殺,明明是讓敵人心生顫慄的殺神,心思卻如此簡單直白,比那些虛情假意、人面獸心的官員可愛多了……

這到底是怎麼養出來的?好想也來養一隻。

伊頓莫夫摸著下巴思索。

赫爾穆特莫名其妙地看了他一眼,冷冷地拋出一句:「吃飯。」

「什麼?」伊頓莫夫一時沒有反應過來。

「吃飯長大的。」赫爾穆特鄙夷地看著他,那神情彷彿是在說:「這麼簡單的東西也要問,真笨!」

伊頓莫夫樂不可支地再度大笑。

「……」

雖然不明白對方為什麼會笑成這樣,不過赫爾穆特能感覺到是因為自己,一想到這個怪人在嘲笑自己,他就更加不爽了。

「鬆手!」再不鬆開,老子就剁了你!

赫爾穆特的眼神明白地透出威脅,臉上卻依舊面無表情,這種反差意外地讓人覺得有趣。

「好、好,別生氣……」在對方準備動手之前,伊頓莫夫從善如流地放開。

「哼!」

赫爾穆特將手背到身後,隱晦地活動了一下手掌,被對方握住太久,彷彿連他的體溫都滲入皮膚了,感覺好奇怪!

果然很像小孩子啊……伊頓莫夫彎著眼睛笑了。

他家小侄子在跟他鬧彆扭時,也是這副表情。

難得遇到讓他感興趣的人,伊頓莫夫決定在這裡多逗留一段時間,或許改天可以找個藉口去鐵騎軍團的駐地參觀?

還不知道自己已經被伊頓莫夫盯上的赫爾穆特,決定不理會這個莫名其妙的傢伙,他轉身走到莎夏面前,繼續先前被打斷的話題。

「妳考慮得怎麼樣?」

「啊?」以為已經沒她的事情,正在熬煮療傷藥劑的莎夏面露茫然。

「我的求婚,妳考慮得如何?」

沒等莎夏回應,他緊接著說道:「我的假期不多,軍營的事情很忙,如果要舉辦婚禮,只能挑選冬季,那段時間我比較清閒……」

莎夏嘴角微抽,斷然回絕,「抱歉,我不會嫁給你。」

「為什麼?」赫爾穆特不明白,「妳剛才說妳不瞭解我,我已經對妳做了自我介紹,難道妳還有想問的事情?」

「不是……」

「她是我的人。」

勾斯蒙突兀地出現在大帳篷,面無表情地瞪著赫爾穆特。

「你在誘拐我的人?」晶亮的紫色眼瞳轉為幽深,語氣透出森森殺意。

愚蠢的人類,敢跟龍族搶人?

勾斯蒙周身氣壓飆漲,在帳篷裡頭颳起大風,赫爾穆特被他以強大的氣場壓制,額上淌出冷汗,臉上血色瞬間消退。

「勾斯蒙,不要亂來!」

「誤會!這是誤會!」

莎夏和伊頓莫夫同時上前制止,莎夏擋在勾斯蒙和赫爾穆特中間,伊頓莫夫則是扛著強大龍威,咬牙撐起屏障,將赫爾穆特護在自己身後。

「妳想護著他?」勾斯蒙惱怒的瞪著莎夏。

如果莎夏真的要保護這隻蠢人類,他一定要咬死他!

「你毀了我的藥!你知道這些藥劑我熬了多久嗎?」

莎夏指著煉製失敗、正冒著難聞臭味的藥鍋,以及幾箱已經熬製完成,卻被勾斯蒙的氣場壓爆、破裂的藥瓶。

被這麼一吼,勾斯蒙的怒氣反而消退了。

他平常行為任性,可是也知道莎夏的脾氣,她最不喜歡有人弄壞她做好的東西,即使那只是廉價、低階、容易製作的藥劑。就像他會隨意丟棄不在意的鍊金產物,卻不容許他人拿去使用一樣。

「我又不是故意的。」勾斯蒙抿嘴回道:「妳應該用堅固的瓶子裝,我這裡有幾組祕銀瓶,給妳!」

「只是低階治療藥劑,我用那麼好的瓶子做什麼?」說是這麼說,莎夏還是收下了瓶子。

祕銀的產量少、用途廣泛,造就了它昂貴的售價,雖然莎夏不缺盛裝的空瓶,可是既然勾斯蒙願意送她這麼好的道歉禮物,她又為什麼要拒收呢?

要是她真的拒絕,這隻心思敏感的黃金龍恐怕又要大發雷霆,認為她是在拒絕他的示好了。

「你來這裡做什麼?不是在跟他們討論梅基普安的事嗎?」莎夏不解地問。

離開梅基普安後,勾斯蒙和香黛等人就將收集到的一干資料交了出去,在戈魔納城引起了一陣動盪,之後又開起了祕密會議。

莎夏沒有參與這場會議,不是她資格不夠,而是她能猜到最終的討論結果,也就不去浪費時間了。

梅基普安的存在關係到這個世界的存亡,在能夠取代梅基普安、填補空間裂縫的東西出現前,它不能被消滅,除此之外,還要讓它保持一定數量的存在……

另外,根據長年來的關注和研究,戈魔納城的人都知道梅基普安正處於漸漸「退化」的情況。將從遺跡中取出的紀錄影像跟現在的梅基普安對比,也能發現遠古時期的梅基普安生命力相當旺盛,孕育的阿費索比現今的阿費索還要凶猛,其危險程度並不是翻倍而已,而是相差數十倍!

如果是以前,他們肯定很高興梅基普安的衰弱,而現在……

為了拯救世界、為了世界的和平,他們必須維護梅基普安,延緩它的消亡。

甚至在必要時還要研究讓它強化的營養劑──這點讓不少科學家很不爽。

就像是有一個你厭惡至極、恨不得把他剁成肉醬的仇人,突然得了某種疾病就快死了,你很想舉辦宴會歡慶三天三夜,結果卻有人跟你說:「不能讓你的仇人死喔!不然你以及你在乎的家人朋友也會跟著死喔!」

這時候你內心的鬱悶、內心的憋扭,肯定不是罵個幾句髒話就能解決。

「討論得差不多了。」

勾斯蒙簡短地答覆一句,而後轉頭看向赫爾穆特,就算被莎夏打斷,他也沒忘記這裡有隻螻蟻要搶他的人!

「你們剛才……」

「在開玩笑!」伊頓莫夫搶先回答道:「我這個朋友最喜歡開玩笑了,其實他是想邀請莎夏給一些醫療方面的建議,如果莎夏願意跟軍方合作……」

「不可能!」勾斯蒙直接替莎夏答覆,「她是我的助手,只能跟在我身邊。」

「為──」

赫爾穆特才想開口,伊頓莫夫直接摀住他的嘴。

「好、好,我們瞭解了,雖然覺得遺憾,不過這也是沒辦法的事,我們就不打擾你們了,祝你們有個美好的一天。」

說完,伊頓莫夫維持著摀嘴的動作,直接將赫爾穆特拖走。

沒了出氣的對象,勾斯蒙鬱悶地看向莎夏,後者不解地回望。

「妳太、太……」勾斯蒙突然語塞,不曉得該怎麼形容心中的鬱悶。

「太什麼?」莎夏追問。

「太會勾搭人!太不乖了!」他氣呼呼地吼道。

「啊?」莎夏覺得她似乎幻聽了。

「戈魔納城那群人就算了,後來妳還勾搭了蠢紅龍、蠢人類一二三四號(賽德里克、羅南、萊特、肖恩)、蠢樹(伊森)、蠢寵物(夢魘跟暗影幽豹),現在又來一個蠢人類!妳到底把我當成什麼?」

越說,勾斯蒙越覺得委屈。

「妳是我的助理!我的契約者!我的!我的!我的!」

「是是是、好好好,我知道我跟你有契約……」

莎夏已經懶得理會這頭三不五時鬧脾氣的蠢龍了,她轉身面對工作臺,準備繼續調製藥劑。

「我還沒說完!」

「那你繼續。」

「妳、妳……」

勾斯蒙想要繼續控訴,可是一時之間又想不出要說些什麼。

「等我想到了再繼續!」

「那就先幫我做藥劑……」

「不幫!」

身形一閃,勾斯蒙直接閃身進入莎夏的空間,跑回自己的鍊金屋。

「他該不會又被導師欺負了吧?」莎夏嘀咕。

自從勾斯蒙強制跟她締結契約後,她的導師龐夫每次見到勾斯蒙,就會故意欺負他,不是在口頭上把他噎得火冒三丈,就是找他切磋。

龍族雖然是強悍的存在,可是如果不是以勝利為目的,而是想在戰鬥中故意給對方使絆子的話,龐夫可是完勝勾斯蒙。

畢竟,身為諸多勢力都想爭搶的普拉瑪,要是沒有一些戰鬥手段,還真是活不長久。

龐夫最厲害的就是「磨功」,即使面對強大的對手,他也有辦法慢慢跟對方耗,把對方的體力、魔力、耐性都耗光,勝利就屬於他了。

勾斯蒙的戰鬥方式向來直接,習慣一巴掌就把人拍死,最討厭的就是打持久戰,可想而知,硬被龐夫抓去打架的他,內心有多麼鬱悶、多麼不爽。

不過這次莎夏還真是猜錯了。

龐夫的心思都在梅基普安上頭,沒有那些閒情逸致跟勾斯蒙玩,勾斯蒙這次會跟莎夏鬧彆扭,是因為他對她的心態正在轉變,從助理的身份轉變成未來伴侶……

以往,只是將莎夏當成助理的勾斯蒙,對她的感覺就只是「聰明的助手」、「好用的助手」、「有時候喜歡搗蛋但還是可以接受的助手」。即使他們之間有契約聯繫,而這份契約除了伙伴之外,還帶有「伴侶」的另一層意味,可是勾斯蒙從未將後一種意思放在心上。

然而,在認定莎夏喜歡自己,並且自己也願意接受她的戀慕後,勾斯蒙的心態就變得不同了。

龍族的獨占欲很強,以往莎夏只是助理,勾斯蒙還能勉強讓她跟其他人接觸,現在一認定對方是自己的伴侶,那些正常的人情往來就不在他的容忍範圍裡頭了。

以前沒有放在心上的那些外人,現在在勾斯蒙眼中,就成了想要誘拐莎夏,應該要一巴掌拍死的蠢貨!

以前只有做實驗時才會想要找莎夏,現在卻是希望她時刻都陪在自己身邊。

以前對莎夏的笑容並沒有什麼感覺,現在卻有一種怦然心動的雀躍,而且見不得她對其他人露出同樣的笑臉。

以前不在意莎夏將關注分給其他人,現在卻希望她只注視自己。

以前喜歡小小地刁難、欺負莎夏,喜歡拿她氣呼呼的模樣取樂,可是現在卻見不得她心情不好,甚至因為不想惹她生氣而收斂自己的脾氣……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勾斯蒙煩躁地抓亂頭髮,他覺得自己都不像自己了!

難道這就是母親說的:有了喜歡的人之後,就會做出很多蠢事,還會為她改變的情況?

傳說中「一戀愛就自動降低智商、連人格也變了」的戀愛詛咒?

這真是太可怕了!簡直就是絕症啊!

絕對要回家找母親談談,看看怎麼應付這種降智商的情況,希望有藥物能夠治療,要是沒有藥能醫治……

沒關係!憑他的智慧,憑他豐富的學問和高超的煉藥技術,絕對可以研究出治療的藥物!

絕對能!一定能!

給自己打氣鼓舞一番,勾斯蒙立即準備啟程返回龍谷。

當然,莎夏也要一併帶回去。

一方面是要將她介紹給父母親,讓他們知道他已經找到伴侶了,另一方面則是因為──

讓莎夏一個人留在這裡太危險了!

她那麼招蜂引蝶,要是有不懷好意的人把她拐走怎麼辦?

絕對要杜絕這種事情發生!

三日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