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W220-月影町的差使04-封面.jpg

書名:月影町的差使04(完)
作者:上絕
繪者:セカイメグル
出版社:三日月書版
出版日期:2017/01/11
定價:220元
ISBN書碼:9789863613725

*首刷附贈:「終わらない誓約」半年曆套組

怨恨是枷鎖,束縛著彼此,
前世犯下的罪孽,何時才能消弭?

找回三樣遺物的方禹,開啟了懸空城,
覬覦城內寶物的勢力傾巢而出,血戰再起。
單憑凡人身軀,抵擋不了他界的全力攻擊,
陷入困境時,歧的復生帶來轉機,卻也勾起千年前的背叛往事。
眼看城門將破,是與前世反目的朋友合力抵禦,
還是列為敵人,一同殲滅?
方禹開始遲疑了……

「江潯,千萬不能死,你還要幫我打掃房間!」
「……還是讓我死吧。」

 

 

第一章 鬼沼疏零

 

江潯總是在想,前世的自己為什麼會背叛滌葉。

如果他們是好朋友,為什麼岐會選擇毀滅滌葉?真的是因為岐不是好人嗎?如果他殺了滌葉,又為什麼要費盡心思守護著滌葉的三樣遺物?

這之間的關係他仍弄不分明,偏偏知道的那個又不講。

「方禹,現在你三樣遺物都拿到了,那事情應該都結束了吧?」江潯問。

在他看來,神格、神能、神識都融合為一,不管是摩達或疏零都沒戲唱了,來了方禹也不再怕他們。這樣的情況下,一切都結束了吧?

他們可以過回簡單平靜的生活了。

照理是這樣,但江潯總覺得還有更大、更重要的事情在等著他。

屢屢想到這,他總忍不住握緊手中的冀陽,彷彿這樣可以給他多一點安慰。

方禹停止進食,轉頭看了江潯一眼。「這才剛開始。」

「開始什麼?你都不講,到底接下來滌葉想做什麼!」江潯口氣有些衝,他抱住小沙發上的抱枕,一臉陰沉。「現在這樣很好吧?摩達和疏零不會再來找麻煩,到此結束了吧?」

方禹放下碗筷,靜靜凝視著焦慮不安的江潯。「這麼緊張做什麼?既然我已經拿回三樣遺物,你也認為我強大到沒人敢冒犯,就算我真打算做些什麼,在強大的實力之下,又有什麼好怕的?」

「我也不知道,就是覺得很不好。」江潯用力搔搔頭。「到此為止就夠了吧?我們只是普通大學生,其他事就別管了。」

方禹轉回頭,腿一抬一架擱在桌面上。「還缺了三部分,我的靈魂是不健全的,所以對所有事情都沒興趣,算是滌葉疑留給我的毛病。」

江潯不明白他天外飛來一筆是什麼意思。

「江潯,岐留給你的,是對滌葉過度的在乎。」

江潯愣了一下。

「你對滌葉的意志太強烈了,就算之前你排斥幽篁,認為滌葉不是好人,可是你沒發現嗎,從頭到尾你牴觸滌葉回歸一體,排斥滌葉做任何他想做的事。」

「話不能這樣講。幽篁的思考邏輯很詭異,我擔心你被影響啊!而且滌葉這個人善惡莫辨,我對他想做的事有所排斥很正常吧?」

「真的只有這樣?沒有其他的了?在我看來,你對我的關心很不正常。」

江潯覺得自己真是好心被雷劈,照顧這傢伙這麼久,他居然覺得自己善意不正常!

方禹也沒辦法說出個詳細,但換個立場,他肯定沒辦法做到像江潯這樣盡心盡力。更別說兩人在一起時,招來的麻煩簡直多到無法想像,正常人都會逃走、想遠離。

江潯則否,他像條傻狗一樣蠢蠢地守在自己身邊,一副理所當然的樣子。

就算這是江潯的真實個性,而不是受到岐的意念影響,現在他極力想阻止方禹完成滌葉遺願,就真的不正常。

「不管你怎麼想,我要做的事是必須的。」方禹淡淡地說。「這些做完了,一切才真的結束了。」

江潯想辯解些什麼,卻不知道自己能說什麼。

那些事其實和他們沒有太大關係,他不能理解方禹緊抓不放的理由。「你會這麼積極想處理這些,不就代表你也被滌葉影響很深嗎?」

「廢話。」方禹白了他一眼。「但起碼我知道自己在幹嘛。你用點腦也該知道,這些事不俐落地做個了斷,就算這輩子沒事,下輩子呢?讓覬覦的邪魔歪道再折騰一次?」

江潯聽到方禹的反問,呆住了。

他從沒想過下輩子,如果又來一次呢?

「更別說我根本撐不住滌葉遺留下來的三種力量,我不快點處理乾淨,大概很快就要死了。」

江潯震驚地瞪大眼。「什麼意思?」

「這很正常吧,滌葉是神,我是人,人直接被破格成神的話,精神肉體上無法承受,更別說之中還有滌葉的力量及意志。再說,滌葉之所以不需要進地獄贖罪,是因為他的魂體以某種方法規避了法則,失去意識、神格以及神能的他是不完全的,加上岐的庇護,他才有幸躲過一次又一次的審判輪迴。現在這三樣物品都在我身上,我死後靈魂完完整整的就是滌葉,躲避了幾千年的審判勢必會重啟。」

「……」

「我不會讓這種事發生。」

「要怎麼做?」

方禹沉默下來,這讓江潯困惑。

方禹是不知道怎麼做呢,還是不想告訴他?

「很危險嗎?」江潯輕聲問。

方禹輕輕嘆了口氣,伸手拍了拍江潯的腦袋。「要結束這一切,就要從一切發生的地方開始──我要開啟懸空城。」

這句話很平淡,卻如一把大錘狠狠地打進江潯的腦中,他內心湧起強烈的排斥感。

開啟懸空城?

開什麼玩笑,摩達就是為了那座城去的吧?

那座城都多少年了,誰知道裡面有哪些鬼東西!

「你認真的?」江潯喉頭乾澀。

「對。」方禹瞥了他一眼,笑了起來。「你很害怕嗎?沒事的,你不用跟來,這是我的事情,我會自己處理。」

「你別開玩笑了!」江潯勃然大怒。「從一開始到現在,有什麼事情我們不是一起面對的?你也說這是最後了,我怎麼可能不陪你?」

「你不讓我處理滌葉的事,不就是因為很危險嗎?難道你認為滌葉拿他自己創造出來的城沒轍?你覺得那座城能傷害他?」方禹半瞇起眼,神色莫測地盯著江潯看。

「不是!我、我……」江潯急得團團轉,但到底著急什麼又弄不清楚,他用力地敲著腦袋。

看江潯那副異於平常的樣子,方禹無聲嘆氣,伸手攬過他肩膀將他勾到自己身邊。「岐,我原諒你。」

江潯愣了一下。

「別羞愧了,好好和我去處理這件事,我們都該安息了。」

不知為何,聽了這番話,江潯心底泛酸,他有強烈落淚的衝動。

「這不只是方禹和江潯的事,也是滌葉和岐的事。江潯,你沒辦法置身事外,岐的怨魂一直存在你的靈魂中,懸空城一天不開,他就一天沒辦法放下。」

江潯茫然地轉頭看他,在那張向來慵懶的臉上看見一抹微笑。

「你該放過我了,岐。」

江潯驀然用力擁抱住方禹,他再沒辦法控制那莫名其妙的情緒,像個孩子那樣趴在方禹肩上痛哭起來,像是要發洩所有悲傷與無措。

三日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