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W222-惡魔調教Project02-封面.jpg    

書名:惡魔調教Project02
作者:帝柳
繪者:愁音
出版社:三日月書版
出版日期:2017/01/25
定價:220元
ISBN書碼:9789863613602

「選擇我,做我的女人吧!」
惡魔、人類、亡靈齊聚,只為了──妳的芳心!

★金石堂、博客來暢銷TOP1撩欲天后 帝柳
★詢問度破表!繼《皇女飼育手札》,心跳100%曖昧新作
★群魔環伺,風流帥哥、冰山美男、傲嬌少年,各色帥氣惡魔任君挑選
★特別附錄:全彩4P精美人設頁
--
「只有在下,能滿足妳的一切欲望。」

取材之旅才走了一半,就遭遇空前危機,
蒼蠅王別西卜不僅出手阻撓,更發出曖昧的占有宣言!
靠著阿斯莫德捨身幫忙,宮成茜僥倖逃出,
然而,忘恩負義絕非她的作風,
輕小說委託暫放一邊,紅髮惡魔奪還任務正式展開!
追蹤阿斯莫德去向途中,一行人巧遇受追殺的惡魔伊利斯,
本著好心順手救人的宮成茜,沒想到卻是飛來橫禍?
「妳救了我兩次……請讓我以身相許!」
監禁play,強制陪洗、陪睡……
當地獄之旅變成四人行,「危險度」也跟著大幅提升!?

宮成茜:「真是的,地獄裡的傢伙──果然沒一個安好心眼!

 

第一章 惡魔雙生子的戰爭

 

劍拔弩張,兩道對立的人影……嚴格來說是兩名惡魔的身影,正持續拉長對峙的時間。

在別西卜創造出來的異次元空間內,主權皆掌握在別西卜手中,阿斯莫德是為了尊嚴而戰,宮成茜則是面臨史上最危急貞操危機。

此刻的阿斯莫德,酒紅色長捲髮,挑染一點點的白色髮絲在風中獵獵飛舞,頭上長有兩根黑色的捲羊角,在怒氣勃然下彷彿隨時都會朝別西卜頂去,貫穿對方的身軀。

戴著單邊眼鏡的阿斯莫德,此時就像是一頭被觸到逆鱗的紅龍!

宮成茜嚥下一口水,阿斯莫德背對著她、壓低嗓音鄭重地道:

「這是我和別西卜之間的戰爭,宮成茜妳別插手。」

「呃,我本來就沒要插手的意思……」

宮成茜一邊回應,一邊心想一個是地獄四天王之一,另一個則號稱是地獄的第二把交椅,她宮成茜是誰啊?

斗膽插手戰鬥的結果應該是橫死在地獄吧!

啊,話說回來地獄本就是死人住的地方……

宮成茜搖了搖頭,現在她不該在想這些有的沒的,她該思考的只有怎麼讓自己活著出去──還要帶著完好無缺的貞操出去!

不知現在的月森哥和姚崇淵情況怎樣……不過,不曉得別西卜的實力如何,就算那兩人在也不一定能幫上忙,搞不好還會因而受傷。

月森哥為此受傷的話,她可是會心疼……姚崇淵就算了,可是那傢伙是個靈魂出竅來到地獄的活人,她宮成茜可沒有害死人的惡趣味。

宮成茜的思緒仍像奔騰野馬跑個不停時,阿斯莫德揮動早已拿在手中的武器「龍之逆麟」──一把長槍,槍身上刻有火焰與龍紋,唯有駕御龍之人才有辦法拿起的強大武器!

「吾弟,在開打前,兄長再給你一個忠告吧!」

別西卜見阿斯莫德將長槍鋒利的矛頭對向自己,嘴角挑起一抹笑,依然是那般從容不迫得讓人厭惡。

「別西卜,省下你的口舌之利,別浪費時間。」

阿斯莫德冷冷地瞪了對方一眼,口中吐出的字字寒澈。

「好吧,既然吾弟都這麼說了,我也得拿出武器和你一較高下……以及爭奪躲在你背後那名姑娘的所有權了。」

別西卜又是一笑。

「實在不懂,為何總是要把主意動到我身上啊?」

宮成茜眉頭一皺,不悅地質問。

就算自己是地獄裡唯一活人女性,就算她是另類的唐三藏好了,可不可以讓她偶爾也享個清靜,不要一直遇到這種事!

阿斯莫德沒有回應,二話不說就催動龍之逆鱗的能量,放出驚人的紅色烈焰!

「龍之吐息,將眼前之人徹底燒灼毀滅吧!」

長槍裡放出的火焰形成龍捲風,發出有如巨龍的吼叫,威懾八方地將火流噴向別西卜!

宮成茜被這威力驚人的第一波攻擊所懾住,顯然這傢伙完全沒在對自己胞兄手下留情!

這對兄弟之間的感情比想像還差!

面對阿斯莫德不留情的攻擊,別西卜不慌不忙地取出他的武器──一把偌大的鐵扇擋住迎面而來駭人火流。

輕而易舉,彷彿不費吹灰之力,別西卜擋下了阿斯莫德的強力一擊!

別西卜嘴角微挑道:「如何?許久不見我的『暴食』……是否懷念呢?」

阿斯莫德冷哼一聲,宮成茜則定睛觀察拿在別西卜手中名為暴食的大鐵扇。從外觀來看,就是一把漆成金色、似乎為黃金打造的大扇子,扇柄刻畫著一些宮成茜看不懂的符號與文字。

那應該是地獄裡的文字,直覺告訴宮成茜最好別看懂,不然只會徒增對別西卜的畏懼。

「我都讓你這個胞弟先出手,現在該換我回敬了。」

別西卜輕輕搧動手中的黃金鐵扇:「暴食,吞噬一切吧!」

一陣黑風從鐵扇中奔騰而出,瞬間變出一張猶如野獸的臉孔,張牙舞爪朝阿斯莫德襲來!

「阿斯莫德,小心!」

眼看攻擊將至,宮成茜緊張地驚呼,阿斯莫德立即一閃,黑風卻像有導航系統般,緊追著阿斯莫德掉頭來襲。

阿斯莫德冷哼一聲:「真是煩人的招式,就跟你一樣呢,別西卜。」

他揮舞手中的龍之逆鱗,長槍頂端噴射出一道炫目的緋紅螺旋火流,頓時將黑風燒得一乾二淨。

宮成茜雙手摀著嘴巴,訝然地看著這對惡魔兄弟之間的戰鬥,直到現在她才領悟到一件事──這對兄弟正是在為她而戰啊!

兩名各有特色、俊美無雙的惡魔雙胞胎竟為自己而打架……沒有什麼比這種幻想在眼前實現進行中更震撼!

不對!

現在不是想這個的時候吧,宮成茜!

「我該想想辦法才行……不能只讓阿斯莫德一人戰鬥……不管怎麼說,這場戰鬥都是因我而起!」

雖然起初抱持著絕對不要蹚渾水的念頭,但看著這對兄弟打得難分軒輊、不分上下,她不禁開始著急了,倘若繼續這樣下去,他們要如何離開這個由別西卜創造的空間?

龍之逆鱗與暴食的交戰、長槍對上鐵扇的戰鬥,隨著時間流逝過去,宮成茜見阿斯莫德與別西卜打得難分難解,武器交錯碰觸之際每回都會發出電光火石、刺眼的火光頻頻閃現。

比起過去宮成茜見過或參與過的戰鬥,以往根本是小巫見大巫,和兩大惡魔交手的景象相較之下根本不算什麼!

阿斯莫德不斷發射紅亮的龍之火焰襲捲對手,別西卜也不遑多讓,用貪婪又狂暴的黑色旋風撲滅、吞沒火勢……宮成茜隨著觀戰下來發現,其實這對兄弟的武學顯然就是互相牽制,尤其這對阿斯莫德而言更為不利,使得交戰以來阿斯莫德遲遲無法突破現況、占據上風。

況且,不知是否她觀察有誤……阿斯莫德的體力狀況好像逐漸在走下坡?

就在這時,阿斯莫德一個閃神,右臉頰被暴食發射出來黑色旋風擦過,劃出一道深紅色的傷口!

「阿斯莫德!你還好嗎?」

宮成茜趕緊上前,擔心地問。

她第一次知道原來惡魔也會流血,血的濃稠度和人類差不多,只有顏色深上許多。同時,這也是她頭一回看到阿斯莫德受傷的畫面!

別西卜停下攻擊,聳了聳肩,笑著對阿斯莫德道:「唉呀,吾弟真是享福呢,能讓宮姑娘如此為你著急,看得兄長我羨慕不已啊。」

阿斯莫德冷眼道:「別西卜,你有空逞口舌之快,不如趁現在將我打垮──雖然我絕不會讓你得逞,我以龍之馴服者的名義向你保證。」

別西卜又是一笑:「呵呵……龍之馴服者?吾弟,還真敢將這稱號拿出來壓人呢。你別忘了,你的那條龍當初最早可是路西法配給我的……是你無恥地從我身邊搶走了牠!」

提到龍,別西卜眼神頓時變得凌厲,不過他很快又穩定了情緒。

「不過我們之間也算扯平──你搶我的龍,我搶你的女人……很快的,將搶走你第二個女人。當然,我指的是在你身旁不斷用小鹿眼神擔憂地望著你的宮姑娘。」

「什、什麼小鹿眼神!」宮成茜紅著臉辯解。

阿斯莫德一把握緊她的手,透著肅殺之氣的雙眼惡狠狠地瞪著別西卜。

「你,有本事就再搶一次。這一回,我絕不會讓你再碰她一根汗毛!」

宮成茜被阿斯莫德抓得有些疼,可是同時感受到對方那份強烈的決意。

她不曉得阿斯莫德和別西卜之間過去發生了什麼事,但聽起來似乎很不妙,特別是對阿斯莫德而言,被自己的女人被搶走,怎麼都不可能原諒對方吧?

別西卜笑了笑,輕藐道:「吾弟,看來你還沒察覺一件事。」

「哼,你又想說些什麼?」

阿斯莫德眉頭一皺,口氣更是如針般刺人。

「力量──你不覺得自己在與我對決的時候,心有餘力而不足嗎?」

聽他這麼一說,阿斯莫德不禁有些動搖。

別西卜接續說:「吾弟,我一直非常關心你,就連你將一部分的力量分給宮姑娘這件事……我全都知情。」

宮成茜訝異地倒抽一口氣。

「你的意思是,阿斯莫德將力量分給了我,所以才會……」

對啊,她怎麼現在才想到!自己身上擁有的魔力,都是阿斯莫德給予的,也難怪他會在對上別西卜時一直處於略劣勢!

宮成茜忽然站出來,不再躲在阿斯莫德的身後,神色堅定地亮出「破壞F4紅外線」,將法杖的一端指向別西卜。

「既然如此,那就由我來補足阿斯莫德的不足吧!」

不只是身旁的阿斯莫德一臉訝然,宮成茜所指向的對手別西卜,一樣意外地注視著這名來自人世的女性。

別西卜微啓雙唇,嘴角微微揚起一個弧度。

有趣。

真是太有趣──

竟有人世的女子敢持武器反抗自己……這還是他別西卜縱橫地獄千年以來,頭一次遇到的情況。

這個名叫宮成茜的女子,若能讓她從張牙舞爪的貓咪,變成只順服自己一人的兔子,不知會是何等愉悅之事。哪怕不擇手段,他都要把宮成茜納為己有!

當初,從杞靈那女人口中聽到宮成茜時,還只有一點點的興趣……如今可大不相同了。

宮成茜啊宮成茜,妳真是個需要親眼見到的寶藏,唯有親自挖掘,才能看見妳蘊含的美!

別西卜格格笑出聲,笑聲裡夾帶著一股亢奮。他舔了舔上唇:「宮姑娘,妳這股可笑愚蠢的幹勁與勇氣,倒是討在下歡心了。比起吾弟的上一個女人,妳更是有趣呀。」

阿斯莫德眉頭深鎖,一手揮開要挺身而戰的宮成茜。

「妳別胡來,這傢伙不是妳加入就能應付的!就算妳擁有我一部分的力量,以妳那零基礎的戰鬥經驗與技巧,也無法全然發揮!」

「就算無法全然發揮又如何?我宮成茜一言既出,駟馬難追!況且沒試試看怎麼知道?」

宮成茜不是傻子,當然曉得阿斯莫德是為了保護她,但她就是那種義無反顧的瘋子,既然已經下定決心,就一定要貫徹到底!

這麼多年來的創作之路,跌宕吃苦無數次不就是這樣撐過來的!

況且,眼前的情形就是阿斯莫德難以打贏別西卜……最壞的結果不也是她要被別西卜奪走嗎?

嚴格來說,她只是為自己而戰罷了!

「宮成茜,妳怎麼說不聽──」

不等阿斯莫德把話說完,宮成茜率先發動死光執行,用行動展現她的決心!

「妳這不聽話的小惡魔!」

眼看宮成茜發動攻擊,阿斯莫德只得跟上,火紅色的龍之吐息朝別西卜發出!

別西卜冷哼一聲,面對死光與龍之火焰的夾擊,他用力地搧動手裡的巨大鐵扇高喊:「暴食,雙倍吞嚥!」

剎那,原先只有一道黑色旋風的回擊變成兩倍,一口吞下熾白的死光與紅色龍炎。在貪得無厭的暴食黑色旋風底下,是龍之火燒不滅、死光穿透不了的情況!

面對如此不利的局面,宮成茜不死心再度連續發出死光。發射死光需要消耗自身精力,連續幾擊下來,她累得氣喘吁吁、汗水直流,可她不放棄,要耗就耗到最後一刻才甘心!

阿斯莫德見宮成茜如此奮鬥不放棄,身為這場戰鬥主事者之一的他、賦予宮成茜這份力量的他,怎能放棄?

說什麼也要和別西卜奮戰到底!

二對一的戰局持續下去,別西卜確實開始有了怠倦之態,宮成茜和阿斯莫德知曉,或許是他們的合擊奏效了。

只是別西卜的魔力依然驚人,彷彿還未見底,反觀宮成茜這邊,身經百戰的地獄四天王阿斯莫德雖然有些疲態,但還勉強能與別西卜纏鬥下去。

宮成茜就沒這麼好了。

本就缺乏戰鬥經驗,握筆桿子出身的她,雖然墮入地獄一路走來多少有了親身戰鬥的經歷,然而當對手是號稱地獄第二把交椅的別西卜時,她的能耐遠遠還不夠。

這也造成阿斯莫德起初最大的擔憂──

宮成茜的進擊雖能消耗別西卜的體力,相對地也在耗費宮成茜自身體力,宮成茜越是疲弱,阿斯莫德就得花更多精神去保護她。

換做是以前的自己,還沒遇到那個「她」前,肯定將惡魔的本色發揮得徹底……不顧對方死活只要自己沒事就夠了。

可是如今的阿斯莫德,無法放任如此努力不懈的宮成茜不管。

他要守住宮成茜。

他還要收到宮成茜的稿子、看著宮成茜完成地獄之行,然後等到那天再親手將宮成茜帶回人世。

絕對、絕對不會讓別西卜的髒手玷汙宮成茜!

阿斯莫德在心底默默宣誓。

一旁的宮成茜還未查覺到阿斯莫德心境上的變化,沒有通天本領的她或許一生都不知曉,可她至少很清楚自己正在做什麼,以及在堅持什麼!

只是這越來越不妙的戰局,也使宮成茜漸漸失去耐心與樂觀心態,她不禁喃喃自語:「可惡,這樣的僵局究竟要持續到何時……」

別西卜笑笑地道:「宮姑娘,妳想離開這裡隨時都可以,只要妳願意從吾弟身邊走向在下。」。

宮成茜還未回應,阿斯莫德就搶在前頭大聲回:「宮成茜,妳別做傻事!」

宮成茜沉默地看著眼前的別西卜,臉色一沉。

別西卜暫停攻擊,伸出手邀約道:「來吧,宮姑娘,來到在下的身邊才是明智之舉。」

「喂,宮成茜,妳不會那樣認為吧?」

與別西卜交手以來,阿斯莫德臉上首次顯現出倉惶,他看著宮成茜的側臉,心底興起了一股不祥預感。

宮成茜凝視前方,不發一語……朝別西卜邁進一步。

「宮成茜!」

見到宮成茜往別西卜的方向前進,阿斯莫德忍不住緊張一喊。

「呵呵……很好,就是這樣,宮姑娘果然是識時務的聰明人。來吧,過來在下的身邊……在下會比我那可悲的胞弟更疼惜妳、滿足妳。」

別西卜這麼說的同時,宮成茜的步伐繼續向前踏進,一旁的阿斯莫德只能看得臉色漲紅、緊咬牙根,此刻的他處於相當尷尬狀態,既無法出招攻擊又不能退縮……他只得眼睜睜看著宮成茜的身影離自己越來越遠。

宮成茜面無表情地前進,彷彿將阿斯莫德的喊話全都隔絕在外,另一方面的別西卜越笑越燦爛,期待將佳人擁入懷裡的剎那。

宮成茜朝別西卜越走越近,就在她伸出手想搭上別西卜的手之際,嘴角忽然挑起一笑。

「……死光執行!」

宮成茜出奇不意地往別西卜發射白色死光!

出乎意外的攻擊,即便是別西卜也措手不及,閃避慢了一步,當下被死光直接命中!

「得手了!」

宮成茜高興地彈指一聲。她原先一直在忍耐,靠近別西卜就是要在最靠近對方時發動死光攻擊!

因為她的偷襲,死光這回終於貫穿別西卜的右手臂,鑿出一個血洞。

阿斯莫德見機不可失,趕緊追加一份龍之吐息,挾帶火燄熊熊燃燒聲的大火撲向別西卜!

死光、龍之吐息接連襲來,碰撞出的火光與黑煙團團包住別西卜的身影,徹底遮蓋住他的一切。

宮成茜向追到身邊的阿斯莫德問道:「我們成功了嗎?」

這回,換阿斯莫德沉默不語。

宮成茜心中的疑慮隨著時間拉長而攀高,過了一會,當前方環繞在別西卜身邊的黑煙散去,她看到了難以置信的一幕。

「怎麼會……完好無傷?」

她明明就看見自己的死光打穿了別西卜右手臂,怎會現在看來像是什麼也沒發生一樣?

宮成茜詫異的同時,阿斯莫德這才打破了沉默:「別西卜……具有強大的復原能力,光靠我們這樣是打不倒他的。」

他將手放到宮成茜的頭上,溫柔地摸了摸。

「妳已經做得很好了,雖然是小聰明,但不得不說妳很有勇氣跟膽識。」

宮成茜嘟起嘴,揮開阿斯莫德的手,別過頭道:「別把我當小孩子……可惡,這個別西卜怎麼如此難纏!」

「呵呵,好一齣溫情戲碼……沒想到,宮姑娘比想像中還要讓人更想征服到手哪。」

「別西卜你這大變態,我不會讓你得逞的!」

話是這麼說,宮成茜還真想不到什麼不讓對方得逞的法子……只要被困在這個由別西卜創造的空間中、只要她和阿斯莫德沒有辦法逃離此處,面對強大又有復原能力的別西卜,她還真是黔驢技窮了!

別西卜拍了拍身上的髒汙,一手扠腰,一手拿著巨大鐵扇朝自己扇風,絲毫不把眼前的兩人當回事。

「好了,別浪費體力做困獸之鬥了。不管是吾弟還是宮姑娘,在下對你們的胡鬧已經快失去耐性……再這樣下去,在下可是要拿出真本事了哦?」

別西卜刻意地壓低嗓音接續道:「一旦我拿出真本事……宮姑娘,妳可不一定還能像現在這樣完好無缺呀。」

宮成茜嚥下一口口水,腦海裡浮現無數種缺手缺腳、血腥殘忍的獵奇畫面……

不要,她絕對不要變成那樣子!

可是,她也不願就這樣屈就這個該死的別西卜啊!

宮成茜咬了咬下唇,喃喃自語:「到底該怎麼辦才好……」

就在近乎束手無策之際,宮成茜身旁的阿斯莫德抬起頭來,看向這個異度空間的頂端。

宮成茜不明白阿斯莫德為何這麼做,忍不住抱怨:「喂,阿斯莫德,我們都快完蛋了,你怎還有閒情逸致看著天花板!」

「妳口中的『天花板』……可能藏有讓我們不完蛋的希望哦。」

「什麼意思?」

宮成茜愣愣地反問。

「不,不可能,這怎麼會……」別西卜同樣抬起頭來看著頂端。

下一秒,宮成茜眼睜睜看著異度空間頂端出現一條裂縫!

噗滋噗滋……

彷彿有什麼東西正在剝落的聲音,頂端的裂縫漸漸加大,就在這時,黑色的縫隙中伸出一隻手!

「哇啊!」

天上突然探出一隻手,感覺就像在看恐怖片一樣,宮成茜忍不住叫了出來!

驚魂還未定,宮成茜就見那隻手的主人接著探出頭來……以及一道耳熟的聲音。

「真是的,這個裂縫不能再撐大一點嗎?我都快鑽不過去了!」

第二道聲音緊接傳來:「連如此嬌小的你都鑽不過去,那這裂縫肯定是真的很小。」

原先第一道聲音不甘地回:「喂,月森你別欺人太甚!不想想看是誰把你帶來這裡拯救你家學妹!」

宮成茜愣愣地望著從裂縫裡努力冒出身子的兩道人影。

「月森哥、姚崇淵!」

宮成茜頭一次知道見到這兩人會這麼開心。月森哥就算了,想不到她現在連看到姚崇淵都很開心……算了,這肯定是吊橋理論的緣故!

「唷,難得妳叫了我的名字,看來以後要多把妳關在這種地方。」姚崇淵從縫隙裡探出頭,笑笑地對著宮成茜道。

「你想得美啦!既然來了還不快想辦法幫我們逃出去?」

宮成茜故意表現出沒好氣的模樣,但嘴角仍頻頻上揚。

「茜,妳等著,我這就來救妳!」

一聽到宮成茜的求救,月森馬上回話。

反觀別西卜一臉皮笑肉不笑的神情道:「宮姑娘,妳真是擁有敢為妳拚死的伙伴呢……或者該說是妳的男人嗎?不過這都不打緊,在下不會讓你們得逞的。」

「哈,話可不是你這蒼蠅王說了算!」姚崇淵又回過頭對著月森道:「月森,照我之前說的計畫執行!」

「雖然很不想聽令於你,但為了茜,我會做到的。」

「哼,區區一個亡魂與一個半吊子天師,能從我別西卜手中帶走我要的人嗎!」別西卜揚手揮扇。

阿斯莫德見狀,立刻衝到別西卜跟前,直接用手中的龍之逆鱗與之對撞。

「別西卜,我不會讓你壞了他們的好事……也該讓你嘗嘗,眼睜睜看著自己想要的東西從指間溜走是什麼滋味。」

「阿斯莫德!你!」

「吾兄,原來你也有生氣的時候呀?這表情還真不錯。」

阿斯莫德嘴角挑起一笑。他也說不上為什麼,就是相信宮成茜帶來的那兩人會將這一切落幕!

同一時間,月森亮出那把無時無刻不散發冷澈寒意的西洋劍。

「冰河彼端,為我們鋪展冰之道路吧!」

剎那,從頂端裂縫處迅速延伸而下一道由結冰體打造的斜坡,連接到宮成茜跟前。

「茜,快上來!」

「不用月森哥說我也知道!」

宮成茜立刻爬上去,只是結冰的道路滑不溜丟,她才攀上去就快滑落。

在上方的姚崇淵伸出手,對著宮成茜喊:「抓住我的手,我拉妳上來!」

宮成茜趕緊伸出手,就在姚崇淵使力之下,這才一鼓作氣將宮成茜拉入裂縫之中。

雖然與月森和姚崇淵重逢十分高興,宮成茜仍擔心底下與別西卜對峙的阿斯莫德,忍不住道:「長毛短腿臘腸,你能將阿斯莫德也救上來嗎?」

「馬上就改口啦……真是現實的女人……」姚崇淵嘆了口氣,接著道:「關於妳的要求,我恐怕沒辦法做到。」

「為什麼沒辦法?只是多拉一個人上來而已啊!」宮成茜焦急地反問。

「首先,阿斯莫德那傢伙不是人,而是惡魔。其次,我製造的空間有容量限制,現在已經超載,無法再裝下任何一個人了。」

「怎麼會……」她低頭看向仍在戰鬥中的阿斯莫德,「我怎能丟下那傢伙?」

阿斯莫德似乎聽到宮成茜的話,一邊與別西卜交戰一邊大聲回應:「別管我了,這種無法拋下伙伴的正直情感,可不適用在我這名惡魔身上吶!宮成茜,妳快點拋下我逃走吧,這才符合是地獄的風格!」

「阿斯莫德……我……」

「沒聽到那傢伙怎麼說嗎?宮成茜,沒時間猶豫了,再不走的話,就是我們所有人都被關在這個異度空間裡!」

宮成茜咬著下唇,還在做最後的掙扎。

這時連後頭的月森也開口:「茜,不能再拖下去了,阿斯莫德是地獄四天王之一,我們要相信他的實力!」

宮成茜幾乎要將下唇咬出血來,她最後皺緊眉頭,強迫自己扭過頭去不再多看阿斯莫德一眼,什麼話也說不出來,所有的情緒和字句都卡在喉頭之中。

姚崇淵見狀,立刻將縫隙的洞關閉,施展術法!

眼前被乍現的白光籠罩、什麼都看不清,宮成茜的心裡卻依然刻印著一道身影……那是,留在現場沒有跟他們離去的阿斯莫德。

創作者介紹

三日月書版

三日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