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W235-惡魔調教Project03-封面  

書名:惡魔調教Project03
作者:帝柳
繪者:愁音
出版社:三日月書版
出版日期:2017/05/17
定價:220元
ISBN書碼:9789863614135

不聽話的壞女孩,
就由本天師好.好.懲.罰──

★金石堂、博客來暢銷TOP1撩欲天后 帝柳
★詢問度破表!繼《皇女飼育手札》,心跳100%曖昧新作
★群魔環伺,風流帥哥、冰山美男、傲嬌少年,各色帥氣惡魔任君挑選
★特別附錄:精美全彩2P人設頁
--
「妳,是我唯一的救贖。」

狄思城的民宿只是個陷阱,
不僅阿斯莫德被帶走,宮成茜一行人更受困其中!
好不容易平安脫出,沒想到又被拉去休閒農場泡溫泉,
男士們立刻使出渾身解數,爭奪陪同宮成茜泡湯的權利──
吼唷,為什麼這裡只有大眾池啦!
在迷濛氤氳的氣氛下裸裎相見,心防似乎與衣服一起被褪下,
天師的理由、惡魔的祕密、亡靈的真相……
聽著眾人陪在自己身邊的原因,宮成茜的情緒也隨之起伏。
她摸著微微發燙的心口,不禁有些納悶,
明明是被打入地獄,她的心怎麼反而越來越柔軟了呢?

宮成茜:「唉,居然因為下地獄感到幸福,我是不是哪邊壞掉了?」

 

第一章 民宿和監獄傻傻分不清

 

這裡是地獄第五層和第六層的交叉口──狄思城。

和宮成茜先前在地獄其他層所見不同,這裡的住民生前多半犯下罪大惡極之事,腳上都綁有鐵鍊。她走在街上,不時看到有許多監工督促他們做事,若不從監工的意便可能招來一陣毒打。

宮成茜見狀雖多少有些不忍,但監工們說的沒錯,這些居民本該受到這樣的懲罰,沒有這種痛苦的懲處,便不是地獄了吧!

宮成茜和阿斯莫德等人目前住在一間名叫狄斯耐的民宿裡,她已經懶得吐槽這個嚴重抄襲的店名了。

她望著窗外,目光此刻正被外頭一棟城樓尖塔上三個血淋淋的怪物所吸引。

在宮成茜眼中的那三頭怪物……與其說是怪物,更像是三個長相可怕的女人。她們有女人的肢體和姿態,舉手投足甚至還有點嫵媚,腰間束著深青色的九頭蛇。三人的頭髮上盤著無數小蛇,每一隻都張開嘴巴、露出獠牙,不停吐信。

「茜,妳在看城上那三個女人嗎?她們是凶暴的復仇女神,左邊是梅格拉,右邊在哭泣的是阿蕾朵,中間那位則叫泰絲風。」

月森注意到宮成茜的視線,便湊到她身旁向她介紹說明。

「那三個女人是在上演『妻子的復仇』還是『後宮甄嬛傳』?互相扯頭髮打來打去的看了就可怕。」

宮成茜搖了搖頭。那三名復仇女神不是做上述之事,就是各自用尖爪撕扯自己的胸膛,一點也不在乎綠色的雙峰曝露在大眾眼中。

「聽說她們先前是三名女神,為了爭奪一名俊美的男性天使而時常大打出手,天神看不下去,就將她們一同貶到地獄來了。」

「原來還有這種內情啊……這樣就被貶到地獄,那個天神會不會太嚴厲了?」

聽完月森的解釋,宮成茜眉頭一皺,總覺得這樣的懲罰好像太嚴重。

月森搖了搖頭道:

「茜,不能拿一般人的認知來衡量這件事。身為女神,本就需要嚴守更高規格的道德標準,畢竟她們所擁有的條件遠比人類更好,比如青春永駐。相對地,做錯事也應該得到加倍的懲罰。」

「嗯,這倒也是啦!」

宮成茜點了點頭,視線又瞟向外頭那三名復仇女神,「不過,那三個瘋女人一直這樣鬧下去,看了也真夠讓人心煩的……」

「如果茜覺得心煩,有個方法可以立即解決妳的困擾哦。」

「哦?什麼方法?說來聽聽。」

聽到月森這麼說,宮成茜眉頭一挑,頗感興趣地問。

「很簡單,這時妳只需大喊一句話,就會有人替妳解決她們了。」

月森摸著腕上的保冷袋,回應宮成茜的問題。

「大喊一句話?月森哥你就別賣關子了。」

宮成茜越聽越納悶好奇,催促著面前的月森。這時,月森走向窗前,回過頭來對宮成茜說:

「茜,請妳先閉上眼睛,或者轉過頭別看向外頭。」

「喔喔,好的。」

確定宮成茜闔上雙眼後,月森也閉上眼,引頸對著窗外大喊:

「梅杜莎快出來!把她們統統變成石頭吧!」

月森一喊完話,緊接就聽到外頭傳來三名女人的尖叫聲,很快地便又回歸寧靜。

「茜,妳可以睜開眼睛了。」

月森溫柔地說道,輕輕地拍了拍宮成茜的肩膀。

宮成茜緩緩地睜開雙眼,映入眼簾之中的景象讓她不禁驚訝地倒抽一口氣。

「她們……居然全都變成石頭了?!」

「嗯,這也是天神給她們的懲罰之一。她們只要未處於石化狀態就會一直爭吵,考慮狄思城其他人的觀感,天神便讓路西法派來梅杜莎坐鎮在此。只要聽不下去她們的吵鬧,就可以直接呼喚梅杜莎出來將她們變成石頭。」

看到宮成茜的訝然神情,月森便仔細地向她解釋。

「不過,石化狀態並不會維持太久,大概三小時後就會恢復原狀。」

「原來是這麼一回事啊……」

宮成茜點了點頭。原來梅杜莎真的存在,一直以為她只是神話裡的魔物。不過,就是這樣才像地獄。

宮成茜發現,越往地獄深處前進,路西法所經營的動漫風格和商業化傾向就越低。她猜想,大概是因為越深的地獄裡罪人刑罰越重,如果發展得太過人道或商業化,就沒有懲戒他們的作用了。

宮成茜一手托著下巴,又將目光拋向窗外。雖然恐怖又喧鬧的復仇女神石化了,但她還是覺得有些煩悶。

原因無他,正是因為自從入住這棟民宿後,已經整整三天足不出戶了。

「欸,月森哥,我們什麼時候才可以離開這裡啊?」

撐著臉,宮成茜把腮幫子的肉都擠上來,一臉不耐煩地問道。

「這個問題必須問阿斯莫德吧。」

月森說著將保冷袋從腕上拆下,拿去冰箱內冷凍。這幾天他花很多時間做這樣的動作,宮成茜知道這表示月森哥和自己一樣感到煩躁,便一直重複摸保冷袋的行為。

宮成茜沒記錯的話,當初狄思城的總管艾爾勾著阿斯莫德的肩膀,笑著說等事情安排好就帶領他們前往地獄第七層。算算天數也三天了,卻一點消息都沒有。

除此之外,艾爾還說為了確保他們的安危,要他們最好別擅自走出這間民宿,表示狄思城內的居民大都具有一定危險性。

雖然艾爾的話看似合理,但宮成茜總覺得,艾爾不想讓他們離開,應該還有另一個更大的主因。只是她現在毫無想法,只得繼續無奈地待在這棟山寨民宿中,像渴求自由的鳥,呆望著窗外。

此時,狄思城外的護城河有了異樣,混濁的河面上傳來駭然轟隆聲,護城河兩岸隨著巨響明顯晃動。宮成茜趕緊站起身查看到底發生什麼事。

她看見原本在護城河裡載浮載沉的無數靈魂,像受到驚嚇的魚群,全都沒入水底,好似看到什麼毒蛇猛獸即將來襲。

「到底是怎麼回事啊?」

宮成茜眨了眨眼睛,發現遠方有個張開白色翅膀的身影在水面上飛行。

「白色翅膀……是鳥人嗎?」

「茜,沒有鳥人這個種族,那傢伙是一名天使。」

月森的聲音從後頭冒了出來,宮成茜恍然大悟。

「原來是天使啊!只是天使為什麼會來到地獄裡呢?」

宮成茜看著那名天使用左手拂開面前的濃霧。月森向她解釋道,天使具有相當強大的能量,就算只是揮揮手,對河裡那些惡靈來說也如地震般可怕。

「越是罪孽深重的惡靈,對於天使的光明能量就越害怕。」

月森這般對宮成茜道。

「不過,這的確很罕見……照常理來說,天使不會出現在地獄,尤其還是這麼下層的地獄裡……」

一手托著下巴,月森眼簾低垂,思量起來。宮成茜同樣想不通,只看見遠方的天使手持擴音器,對著護城河裡的惡靈們大聲道:

「你們這些天國的遺棄者,卑劣的傢伙們,為什麼還是不知悔改?你們又何苦一直執著於惡念?好好反省自己的罪惡,早日超脫地獄吧!」

沒人敢回應,河面上一片沉靜。天使沒有多說什麼,嘆息一聲後從容離去。

在民宿高樓中的宮成茜沒有熱鬧可看,正覺得悶得發慌時,傳來了敲門聲。

「是我,快點讓本天師進去。」

外頭傳來姚崇淵的聲音。宮成茜拖著意興闌珊的腳步,前去替他開門。

「是你啊,姚天師有何貴幹?」

替姚崇淵開了門後,宮成茜雙手抱胸冷眼看著對方。

「哼,我是來當糾察隊的,妳和那個保冷袋控待在同一個房間,孤男寡女,我是來阻止你們鬧出人命的。」

「姚崇淵,我想你是白費心了,再怎麼樣我都是幽魂,就算發生什麼也絕對不會使茜懷孕。」

月森冷冷地駁斥。

「咳!你、你果然意圖不軌!居然想對宮成茜怎樣!」

姚崇淵一聽馬上臉頰漲紅,氣呼呼地朝月森怒吼。

「好了,什麼事也沒發生好嗎?你們兩個不要一見面就吵架啦!就算是為了我而吵架也不可以!」

「不知為何,我覺得妳最後那句話有點欠打啊……還真有臉說呢……」

宮成茜的話讓姚崇淵瞬間露出死魚般的眼神,不過也託這句話的福,他和月森之間的唇槍舌戰暫且告個段落。

「話說回來,我想你應該沒無聊到只為這種理由而來吧?」

宮成茜雙手抱胸,當作沒聽到姚崇淵方才的話。

「啊,是有件重要的事要跟你們說。我剛剛先去找了伊利斯,跟他說好了,現在他應該正在做些準備。」

「什麼準備?你到底想說什麼?」

覺得案情並不單純,宮成茜眉頭一皺。

「阿斯莫德被狄思城總管帶去招待之後,就再也沒消息了,你們不覺得奇怪嗎?」

姚崇淵挑了張椅子坐下,語氣也轉而嚴肅起來。

「這麼說來,真的滿奇怪的……」

宮成茜摸起自己的下巴,認真回想了一下。

「再說,艾爾總管用各種理由讓我們待在這裡,不覺得也很詭異嗎?」

「關於這點,我不久前也才想過。」

點了點頭,宮成茜對著姚崇淵回應。

「那麼,妳得到的結論是什麼?」

姚崇淵反問宮成茜,音調明顯降了一階。

「我的結論是──絕對有問題。尤其是艾爾總管,他一開始給我的印象就很不好。」

宮成茜毫不猶豫地說出自己的答案。

「沒錯,難得妳的見解和本天師一樣高明。」

彈指一聲,姚崇淵馬上這般回應。

「就算那個艾爾總管真有問題好了,你打算怎麼辦?該不會只是來說說自己的疑心吧?」

一旁的月森始終對姚崇淵抱著不以為然的態度,臉上是標準的冰山神情。

「哼,我當然是有備而來的。本天師可不是嘴砲的男人!」

姚崇淵高抬下巴,露出趾高氣昂的神色。

「所以呢?你到底準備了什麼?」

即使姚崇淵那樣說,月森仍不改他的冰山臭臉。

「你這傢伙的態度真是令人火大……算了,本天師不跟你計較。聽好了,其實從昨天開始,我就在試探一件事。」

姚崇淵接續說:「我試著要離開這間民宿,結果發現,當初我們進來的入口大門,不知何時起已被封上水泥牆!」

「大門被封上水泥?艾爾那傢伙想囚禁我們嗎?!」

雖然早有不好的預感,宮成茜聽了後還是吃了一驚。

「那傢伙果然打從一開始就不安好心眼,這下阿斯莫德處境堪憂啊……」

宮成茜焦慮地咬著指甲,擔憂阿斯莫德。最壞的結果,就是阿斯莫德又像上次那樣徹底失蹤了吧!

「那麼,你該不會就這樣放棄了吧,姚崇淵?」

相較於宮成茜的緊張與不安,月森口氣平淡地問向姚崇淵。

「你這個保冷袋控當我是什麼人?當然沒這麼容易放棄啊!」

姚崇淵怒瞪月森。

這兩人看在宮成茜眼裡,一個像火般暴躁,一個則像冰般總給人施壓。她認真懷疑,根本每一次都是月森主動挑釁吧?

「我啊,可是把這間民宿徹底搜過了,發現這間民宿以前是一座專門用來監禁狄思城人的監獄。」

「居然是監獄……!」

宮成茜想起,當初他們要入住時,一位當地的老婦人勸他們別住進來,老婦人這麼說後馬上招來監工的毒打……現在想想,果然事出必有因!

「我猜,這一切很可能都是計畫好的,一場誘使我們步入陷阱的陰謀詭計。」

姚崇淵一手握拳敲在桌面上斷言道。

「我放紙鶴出去調查,帶回來的消息是,這間民宿在不久前才改建完成……不對,與其說是改建,不過是撤出原先被關在這裡的犯人並改變招牌而已!」

姚崇淵又道:「而且時間點就挑在我們來到狄思城前,顯然是針對我們設下的圈套!」

「艾爾總管為什麼要這麼做?把我們關在這裡,又把阿斯莫德單獨帶出去……難道……」

不敢想像下去,但宮成茜其實猜到答案了。

「我想,答案顯而易見──艾爾總管很可能和別西卜一派有所掛勾。」

姚崇淵深吸一口氣,沉重地道出。

此話一出,現場陷入一片沉默。

縱使宮成茜不願相信姚崇淵所言,眼前的線索和事實似乎都殘酷地指向這一點。

「既然已經知道答案了……我們現在該怎麼做才好?如果一直被關在這裡,完全無法改變現狀啊!」

「所以本天師帶來了大消息啊!」

在宮成茜說完話後,姚崇淵站起身來、拍了拍胸脯。

「瞧你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樣,是真有什麼可靠的消息嗎?」

月森一臉平靜地詢問姚崇淵。

姚崇淵走向門口,壓低嗓音對宮成茜與月森說:

「有句話說,這世界上沒有絕對嚴密的監獄……套用在地獄裡,也是一樣的道理。」

「你的意思是……」

宮成茜好像聽出姚崇淵語帶玄機。

「我查證過了,這間迪斯奈民宿……不,是監獄,並非如我們想的那麼牢不可破。至於查證的方式,就當作是本天師的商業機密。」

姚崇淵接續道:

「往老鼠能鑽出去的地方查了一下,原來有一個出乎意外的大洞。不過說是大洞,其實大小也只是勉強可以擠出去一個人。」

「哦哦,那你快點帶我們去吧!我一刻也不想待在這裡了!」

宮成茜一聽興奮地站起身,雙手握拳催促著對方。

「等等,妳不先打包行李嗎?」

「好吧,那你們稍等我一下……至少要把這些甜點餅乾和咖啡沖泡包帶走!」

一邊說,宮成茜一邊迅速展開打包動作。

「真不懂女人……甜點有那麼重要嗎……」

姚崇淵露出死魚般的眼神,看向忙著收拾的某位女性身影。

「我就說你還太年輕了,姚崇淵。」

「什麼啦!你才別一副倚老賣老的模樣好嗎!」

姚崇淵沒好氣地瞪向月森。

宮成茜將東西收好後,揹起行李,對著姚崇淵豎起了一隻大拇指:

「走吧!現在就出發!」

 

創作者介紹

三日月書版

三日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