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W236-陛下請淡定04-封面  

書名:陛下請淡定 卷四(完)
作者:酒小七
繪者:toa
出版社:三日月書版
出版日期:2017/06/02
定價:220元
ISBN書碼:9789863614111

皇宮中香豔淋漓的旖旎情事,最終章駕到!
★首刷附贈「今夜,朕要妳」限量明信片★
----
宮中規則四:必要時,用撲倒忘卻俗事,謂之神。

朝中盛傳皇帝專寵宦官,重臣上書字字誅心,務必賜死田七。
紀衡龍顏一怒,即刻恢復田七季家嫡女之身,
並昭告天下,欲立她為中宮之主,
消弭朝臣之言,同時打消紀征對她深不見底的執著。

恢復身分後,滅族真相逐漸浮上檯面,
仇人餘黨仍於朝野間逍遙,田七誓言將他們逐一逮出。
千辛萬苦得到雙親的埋屍之處,卻在極欲前往時,得知驚人消息──
季家滅門,與紀衡有著密不可分的關係。
殺父之仇與相許之情,田七該如何取捨?

「田七,不要離開朕。」
「好。」
「田七,成為朕的皇后吧。」
「好。」
「田七,我們立刻來洞、房、吧!」
「……來人,皇上又犯病啦!」

 

第六十四章 他們的愛情

讓田七懷上孩子這種事,紀衡有深思熟慮過,不是說著玩的。

首先,田七雖然也喜歡他,紀衡總覺得她的心不安分,兩人之間像隔著一層紗。田七並未完全信任他,這讓紀衡很無奈。如果田七懷了他的孩子,想必事情就不一樣了。

一想到田七將有他的血脈,紀衡就有點激動。

另外,也是最重要的一點,不管田七來歷如何,她的身分都太過尷尬。一個太監,突然變成女人,這種事發生在森嚴的宮中,不亂棍打死她已經算仁慈了,又怎麼容得下她為妃?光是太后那一關就過不了。

不過,紀衡很清楚自己母妃最在意的地方,就是孩子,只要田七能夠懷上龍種,母妃那邊應該就好商量了。有了太后的支持,田七為妃之事會更順利些。

紀衡也不是特別希望田七儘快入後宮,如果她被封為妃,他們就不能天天面對面了,她的名字會和許多妃子混在一起……想到這些,紀衡就覺得不是滋味。況且,田七應該也很難適應嬪妃之間的應對。

他愛著她,自然該多為她考慮。

田七也明白自己的處境,不奢求什麼名分。可是,她可以名不正言不順,但她不能生個名不正言不順的孩子。

萬一有了孩子,難道要偷偷摸摸生下來,再偷偷摸摸地養大?孩兒從小不知道親爹是誰,又或者以孩子為籌碼向皇上施壓,讓她進宮成為他三千佳麗中的一員,從此一生困於深宮之中?這不是她想要的。

田七只想為父親伸冤,然後出宮自在生活。以前還想過嫁人,但現在不想了,她都跟一個男人有過肌膚之親了,還嫁什麼人?

她不敢奢想和一個皇帝長相廝守,倘若執念太深,結果只會是一敗塗地。所以她不斷勸說自己,只需顧著眼前便好,喜歡他,就疼他愛他,與他做快樂的事。等到緣分盡了,好聚好散。

她這樣一遍遍地催眠自己,好使自己灑脫起來。

但在愛情面前,真正灑脫得起來的,只有那些不愛的人。

 

田七不敢生孩子,便找上了王猛。

王猛聽到田七支支吾吾的話,有些奇怪,「不就是皇上想給妃子吃避子丸嗎,你害羞什麼?」

是啊,她幹嘛害羞,又沒人知道是她自己吃。

田七定了定心神,說道:「那你快點做出來,越快越好。還有……不許告訴別人。」

王猛點了點頭,宮裡一些奇妙的規則他自然知道,也就不多言。

田七把避子丸放在住處,如果和皇上發生了什麼,她就回去偷偷吃一粒。本以為會很順利,但她很快就遇到了新的挑戰。

戀人之間並不是只有那檔子事,激情過後,紀衡不希望田七匆匆離去。他想摟著她閒閒地說話,想抱著她睡覺,想兩人像鴛鴦一樣交頸而眠,他才能感到充實和踏實。

這些在皇宮內是做不到的,紀衡便想和田七出門幽會。

盛安懷多體貼啊,立刻在皇宮外給他們悄悄置辦了一間宅子,離著紫禁城不遠,也不是官員聚居區,又買了幾個老實的下人看守宅子。夜幕降臨後,紀衡便和田七喬裝一番出了門,來這個宅子裡開始夜生活。

紀衡總覺得一踏進這間宅子,他就走進了另一個世界。這裡幽僻,沒有俗務纏身,他可以與田七溫柔纏綿,或是秉燭夜話,像是一對普通的夫妻。

早上天未亮時,他們就得起床,紀衡不能每天都出宮,得按時上朝。有時紀衡怕田七勞累,想讓她多睡一會兒,田七哪敢讓皇上獨自回宮,否則解釋不清,反正她習慣早起了。再說,她還得回去吃藥呢……

就這樣過了些天,紀衡越來越喜歡出宮。

田七對於只有他們獨處的地方也十分嚮往,一開始還勸兩句,後來就忍不住了,總和他一起出宮廝混。

皇上頻繁出宮,旁人明面上不敢議論,私下裡總會犯些嘀咕。

 

含光殿。

天越來越冷了。含光殿門口那株桂樹的枝葉幾乎落盡,黑褐色的枝幹上結了半透明的霜,像是刷了一層銀粉。幾隻小麻雀踩在銀粉上,嘰嘰喳喳地不知道在討論什麼。樹下一個太監經過,抬頭看到一群鳥,怕被鳥糞攻擊,於是捂著帽子躲開了。

這太監直接走進含光殿,在花廳見到剛吃過早飯的順妃娘娘。順

妃正慢悠悠地飲著茶,看到他來,放下茶碗,笑呵呵地道:「衛公公來了?來人,賜座。」

天氣冷下來,花廳中點了兩個炭盆,順妃還在跟旁邊人抱怨冷,宮女也不知是有心還是無意,笑著回答「若是有地龍就好了」。

人人都知道宮裡除了乾清宮和慈甯宮,就只有皇后入主的坤甯宮有地龍。順妃喝了口茶,責備那宮女失言,宮女低頭認錯,面上卻無半點愧意。

說了一下閒話,順妃屏退旁人,問起了正事。

「如娘娘所料,皇上昨晚又出宮了。」被稱作衛公公的人答道。

順妃點點頭,「依公公之見,皇上到底是在外頭養了什麼狐狸精,還是確實戀上了田七?」提到後者,順妃皺了皺眉。

衛公公答道:「這種事奴才不敢妄言。娘娘讓奴才打聽什麼,奴才盡心竭力地去辦,其他的,但憑娘娘自己揣度了。奴才說句真心話,放眼後宮裡各位主子,除了皇上,再沒一個如娘娘這般耳聰目明,想來娘娘心中已有了明斷,不需奴才多言。」

「既如此,本宮也不瞞你,我倒覺得後者的可能性大些。田七雖是個太監,卻長得很漂亮,皇上想嘗嘗鮮也未可知。再者說,我讓你們試探盛安懷的態度,就是想看看他的反應。田七如今風頭幾乎壓過他,他卻沒有表現半絲妒意或輕鄙,不是他甘願退讓,就是他知道田七已爬了龍床,不敢怠慢。依著盛安懷的性格,後者的可能性更大一些。」順妃一邊說,一邊看著衛公公深以為然地點頭,她又冷笑,「不管怎麼說,田七很不簡單。皇上那麼討厭太監,都能被他勾了去,這事若是被太后知道,不知道她老人家會有什麼反應。」想著太后得知兒子斷袖時的表情,順妃面上閃過一絲快意。

衛公公見狀,便問道:「娘娘的意思是,把這事往太后面前傳?」

「不急。」順妃搖搖頭,「田七現在得寵,他跟皇上吹句枕頭風,怕是比什麼都管用,這樣的人自然該先是拉攏。等到掌握田七的把柄後,他若是不聽話,我再考慮其他。」

衛公公暗暗點頭,覺得自己選對了主子。他在宮中人脈很廣,但一直在衙門裡做事,沒有往後宮湊,為的就是等待機會一舉翻身。

觀察幾年後,他選了順妃。現在看來,這位娘娘果然沒讓他失望。

「說到太后,奴才倒是聽說了另一件事。」

「何事?」

「太后最近似乎對田七有些不滿,想著料理他。娘娘,您看會不會是太后已經知道此事?」

「不可能,太后若是知道,早就殺上門了,怎麼會安坐在慈甯宮。想必她是以為皇上被田七調唆壞了,淨出宮拈花惹草。」

「那我們……」

「我們只需坐山觀虎鬥,在適當時拉田七一把,不怕他不歸順。」

「娘娘聖明。」

創作者介紹

三日月書版

三日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