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W243 世界覺醒07-封面  

書名:THE REAL AWAKENING世界覺醒07裂隙(完)
作者:四隻腳
繪者:六百一
出版社:三日月書版
出版日期:2017/07/26
定價:220元
ISBN書碼:9789863614234

世界,破殼而出──

《闇獵者》作者 四隻腳 經典代表作
妖物×懸疑×帥哥滿滿的不思議奇想

★特別收錄全新加寫萬字番外
--
真實,不過徒然。
蘇沐失蹤,留下的線索只有一枚琥珀,
為了找回搭檔,葉逍一心尋找關於琥珀的情報,卻遭到神祕人攻擊。
千鈞一髮之際,蘇沐出手相救,自己卻身受重傷!
面對搭檔毫無保留的關懷,
總是以冷漠偽裝自己的刑警,終於道出不願提及的過往──
零部門,一個隸屬於國家的祕密機構,
它是謎團的源頭,抑是真相的終點。
葉逍與蘇沐,兩人糾纏的命運,在此完結。

 

 

第一章 回閃的記憶

 

中午十一點零五分。

葉逍猛然睜開雙眼,一下子從床上坐了起來。

他大汗淋漓地喘息著,驚魂未定,愣了好一會兒,才無力地扶住額頭,長長地鬆了口氣。

「原來……又是夢……」他喃喃地說著,閉了下眼睛。

頭腦仍然有些昏昏沉沉,肩膀的傷還在隱隱作痛。

這幾天他一直在昏睡,也許是累到了極限,疲倦彷彿病毒一樣滲透進了體內的每一個細胞。

這不知道是他第幾次從噩夢中驚醒了。

「該死,不能讓我好好地睡個覺嗎……」

葉逍無奈地嘆息著,用力甩了甩頭,沒精打采地從床上爬了起來,赤著腳,搖搖晃晃地走去洗手間。

嘩啦啦的清水從水龍頭流瀉下來,他俯身掬起水胡亂地撲到臉上,一連撲了幾次之後,微微喘息著撐住洗手臺邊緣,抬起頭看著鏡中的自己。

濕漉漉的髮梢淌著水珠,沿著蒼白的面頰滴落。鏡子裡的那張臉難掩疲憊,面容消瘦眉頭緊鎖,透著一絲難以掩飾的焦慮與不安。但那雙漆黑的眼眸依舊明亮清澈,一如絕境之中的困獸,殘存著堅韌的鬥志。

不!事情還沒有結束,他不能就這樣妥協!

無論真相為何,他一定會追查到底!

如此反覆地告誡自己,葉逍深吸口氣,咬緊牙關握了握拳。

這時,手機鈴聲突然響了起來。

於是他關掉水龍頭,走進客廳,從地上撿起外套掏出手機。

螢幕上顯示的是無號碼來電。葉逍警覺地皺了皺眉。

電話一接通,一個笑吟吟的聲音便傳了出來。

「午安,親愛的葉警官,你剛才做噩夢了嗎?」

葉逍驀然一驚,趕緊往後倒退一步,貼著牆角,視線仔細地逡巡整個房間。

電話那頭的聲音愉悅地笑了起來。

「哎呀呀,葉警官,你就不用找了啦,我才不會那麼低級地在你房間裡偷裝監視器呢。」語畢,又半開玩笑半威脅地補充道,「不過,你應該明白,就算沒有監視器,我也隨時掌握著你的一舉一動。」

葉逍聽了非常不爽,卻又無計可施,因為這並不是危言聳聽。他相信,這個叫「慕容」的傢伙,以及他背後那個隸屬政府一級保密機構的零號檔案調查部,確實有這個能耐。

他沉默了片刻,不動聲色地問:「你到底想怎麼樣?」

慕容幽幽地笑道:「別那麼嚴肅嘛,葉警官,我只不過是想問問你,關於合作的事情,你考慮得怎麼樣了?」

「我記得我已經拒絕你了。」葉逍冷冷地回道。

「哦?是嗎?先別把話說得那麼滿,世事無絕對,也許哪天你會回心轉意來找我呢。怎麼樣,親愛的葉警官,你不妨再考慮考慮?」

慕容的笑聲聽起來十分欠揍。葉逍可以想像,對方是帶著一臉怎樣虛偽又戲謔的笑容。

他深吸了口氣,說:「不用再繞圈子了。你之所以會找上我,並不是為了合作,而是想利用我來對付蘇沐,對吧?」

此言一出,慕容的笑聲似乎有些變了調。

葉逍又道:「我不知道你們和他之間究竟發生過什麼,但是蘇沐並不是一個容易對付的人,所以,你們想從我這邊尋找切入口,對嗎?」

慕容的笑聲止住,幽幽嘆了口氣:「哎呀呀,葉警官,沒想到你居然會如此揣度我的善意,真是令我傷心呢——」

「夠了,不要再演戲了。」

葉逍打斷了他的話,一字一頓、清晰有力地說道:「你想要答案,我現在就可以給你──無論如何,我,是不會站在你們這一邊的,所以不必再白費力氣了。」

這番話,說得異常堅決,沒有絲毫轉圜的餘地。

電話那頭的慕容似是意外地愣了下,半晌,「噗嗤」一聲輕笑了出來。

「葉警官,你真是比我預想的還要有趣呢。好吧,既然如此,我只能更進一步地表現我的誠意了。如果,我可以告訴你你想知道的一切——」

「不必了,你說的話我一個字都不相信。真相,我會自己去查。」

語畢,葉逍便掛斷了電話。

放下手機,他若有所思地在原地站了一會兒。

他知道,就算去調查這通來電,也不會得到任何線索。就像之前那個被槍殺的神祕女人陳淑君接到的不明來電一樣。

如果他沒有猜錯,當時和陳淑君通話的,應該也是零號檔案調查部的人。

顯然,他們之間一定有某種關係。再大膽一點地假設,陳淑君的真實身分,很有可能就是零號檔案調查部的成員,所以她才會身懷絕技,並用那種不可思議的方式掩飾自己的身分背景……

如果事情真是這樣,那麼,新的問題就出現了。

因為槍殺陳淑君的凶手,應該就是那個有著詭異獸瞳的雨衣男,但雨衣男卻是慕容的部下。換言之,這個女人被自己人殺掉。

陳淑君,很有可能是被零號檔案調查部滅口?

為什麼?

難道……

葉逍眉頭緊鎖,腦海中回閃過一幕幕紛亂的鏡頭。

他想起陳淑君被害前拚死吞入腹中的那把鑰匙,想起那個空空如也的車站寄物櫃,想起蘇沐趁夜回到公寓翻箱倒櫃……

難道,陳淑君被殺,是因為她想把寄物櫃裡的東西交給蘇沐?

那究竟是什麼東西?

現在又在哪裡?

「難道……那東西真的是被我藏起來的嗎?」

葉逍自言自語,但始終想不起來。

因為那一天的記憶,被蘇沐抹去了。

「該死!」

葉逍恨恨地往桌上砸了一拳,卻砸在一疊厚厚的資料上。

桌面上亂七八糟的文件與舊報紙,都是他從圖書館裡找來,或從網路下載的資料。內容全是關於同一則新聞——十年前的蘇家滅門慘案。

慕容沒有說錯,當年確實發生過這麼一起駭人聽聞的凶殺案。

這起凶案最終被判定為入室搶劫殺人。

事件發生在深夜十一時左右,歹徒手持凶器、闖入一戶蘇姓民宅意圖搶劫。當時家中共有母子三人,長子年約十五,次子年僅十一。在反抗的過程中,母子三人全都被殘忍殺害,凶案現場血跡斑斑慘不忍睹。

兩天後,警方證實,這起怵目驚心的搶劫殺人案可能是多名罪犯共同作案,但最後卻連一個凶手都沒有抓到。

十年後的今天,這起凶案可能已被封存,成為警局檔案室中為數眾多的未解懸案之一。除非當年的凶手再次作案,否則再次投入警力去追查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這樣的案子其實很多,案發當時會轟動一陣,但隨著時間的流逝便漸漸淡出了人們的視線,沒有人會再去關心當年的凶手究竟是誰。

葉逍沉默地看著桌上的那堆資料,視線掃過密密麻麻的文字,最終定格在被害人資訊一欄。蘇家滅門慘案中,十五歲的長子名叫蘇沐,由於案發當時還未成年,所以警方和媒體並沒有公布照片。

「難道……會是同名同姓嗎……」

葉逍低聲說了句,隨即又苦笑著搖了搖頭。

倘若只是同名同姓,慕容不可能以此為「賭注」來找他。可是,如果蘇沐早在十年前就已死去,那麼現在他身邊的這個「蘇沐」,究竟是誰?

越是往深處挖掘,事情就變得越發混亂。

葉逍閉起眼睛,深吸了口氣,用力搓了搓臉,然後把桌上的那堆資料全都整理好,統統塞進文件袋裡。

隨後他打了一通電話。打完電話已是中午十二點,他穿了件外套便匆匆出門。

今天陽光燦爛,刺眼的光線筆直地鋪射下來,照得葉逍有點頭暈目眩。也許是之前室內太過昏暗的緣故,他一下子無法適應,身子晃了晃,險些暈倒,連忙一把撐住了電線杆。

不知道為什麼,心跳好像忽然加速,身體也有些微微發熱。

他按住莫名心悸的胸口,站在路邊休息了很長時間才終於恢復過來。

怎麼回事?難道是最近太累了嗎?

他明明睡了好幾天……

他疑惑地皺了皺眉,卻也沒有太在意,隨即快步穿過兩條街,走進了轉角處一間不起眼的小酒館。

也許因為是白天,酒館的生意並不是很好,只有稀稀落落的客人喝飲料聊天,吧檯服務生也趴在桌上打瞌睡。

葉逍走下臺階,視線掃了一圈,隨後便看到了角落裡一個穿著黑夾克的中年男人。男人也看到了他,立刻熱情地揮了揮手,兩頰凹陷的面龐上嘴角一咧,露出一顆亮閃閃的大金牙。

鑲著金牙的男人名叫阿水,是個地下情報商。有時為了破案,警局的人會暗地裡出錢向他買情報。不過葉逍這還是第一次找他。

阿水叼著半根菸,蹺著二郎腿,笑嘻嘻地看著葉逍走過來,在對面坐下。他擠了擠眼睛,油腔滑調地戲謔道:「唷,沒想到葉SIR居然也會來我的情報屋,今天是太陽從西邊出來了嗎?」

葉逍沒有理會他的嘲諷,自顧拿起桌上的蘇打水,喝了一口,低聲道:「別那麼多廢話,怎麼樣,這筆生意接不接?」

「當然接!葉SIR的面子怎麼能不給?」阿水賊眉鼠眼地笑著,伸手道:「東西呢?」

葉逍從懷裡取出一個文件袋,貼著桌面推了過去。

「這些都是我從圖書館和網路上找來的資料,給你參考。」

阿水接過文件袋,並沒有立即打開,只是笑嘻嘻地問:「不知道葉SIR想知道關於什麼的資訊呢?」

葉逍沉默了一下,說:「關於這個案件的所有。」

「所有?」阿水笑道,「好,那我盡力而為。至於費用嘛……老規矩,先付一半訂金,等十天後一手交錢一手交貨。」

葉逍沉默地從口袋裡取出一個信封,推到阿水面前。

阿水捏了捏封信的厚度,又打開確認了一眼,道:「好,等我消息。」

語畢,他在菸灰缸裡摁滅菸頭,然後帶著信封和文件袋起身離開。

望著對方的身影消失在門後,葉逍坐在原位,從菸盒裡抽出支菸。

最近,他抽菸的次數變得越來越頻繁。

熟悉的味道慢慢散開,繚繞的煙霧在空氣裡升騰瀰漫。

他把頭靠在椅背上,閉起眼睛。

酒館裡很安靜,只有三兩個人的輕聲交談,以及牆壁上液晶電視的聲音。

那臺電視,平時晚上是給球迷顧客喝酒看球賽用的,現在正播放著午間新聞。

女主播正在報導一齣慘劇。

「昨天下午三點左右,S城近郊的河邊發現一具人類骨骸。死者為三十五歲的周姓男子,命案現場還有一名七歲左右的男孩,為周姓死者的兒子」

說到這裡,新聞畫面切換成一個男孩的影像。

男孩穿著卡通圖案的上衣,渾身沾滿血跡。為了保護未成年者,電視臺以馬賽克遮住男孩的臉蛋。

男孩的聲音猶帶驚恐,啜泣道:「爸、爸爸……爸爸是被……被魚吃掉的……爸爸為了保護我……被那些長腳的怪魚吃掉了……」

說完,他便忍不住嚎啕大哭。

男孩的哭聲引起了葉逍的注意,他睜開眼睛看向電視螢幕。

此時,新聞中採訪一個兒童心理學家,分析男孩可能是受到刺激太深,導致精神錯亂……

精神錯亂?七歲已是學齡,就算刺激再大,也不至於說出「長腳的怪魚」這種可笑的話吧?

葉逍微微瞇起眼,盯著電視半晌,隱約感覺到似乎有什麼地方不對勁,卻也沒有多餘的心力仔細琢磨。抽完一支菸,他便離開了酒館。

這時是下午兩點,肚子餓得咕嚕嚕叫,葉逍才突然意識到,今天什麼東西都還沒吃過。於是他進了一間便利商店,徑直走到擺滿泡麵的貨架前,剛準備伸手拿一盒,可是大腦好像突然被什麼東西刺了一下,驀地,眼前閃過一個模糊的畫面。

那個畫面很凌亂,轉瞬即逝,什麼都來不及看清。

頭很痛,太陽穴突突亂跳,好像有什麼東西在試圖擠進腦海。

葉逍皺著眉,在恍惚的暈眩之中拿起一盒泡麵,走到櫃檯。

「歡迎光臨,一共是三十二塊。」

店員的聲音在耳邊響起,聽起來似乎帶著模糊的回音。

葉逍捂著耳朵,把手伸進口袋想去拿錢包,卻突然間身子一歪,整個人搖搖晃晃地撞上了身後的貨架,商品「嘩啦啦」掉落一地。

「啊!」店員喊了起來。

「對、對不起……」

葉逍一邊道歉,一邊想要去撿掉落的東西,誰知剛一彎腰,卻突然踉蹌著一頭栽倒在地。

唔……頭好痛……好痛……

他跪在地上,緊緊抱著頭。

店員急忙從櫃檯後奔跑出來,大聲呼喊著。

可是葉逍什麼聲音都聽不到,眼前的景象飛速旋轉著,尖銳的耳鳴充斥整個耳膜。而腦海中那些原本模糊的畫面,卻漸漸變得清晰起來──

昏暗的房間……東倒西歪的桌椅……

泡麵……泡麵盒子……滿地狼藉的紙片……

還有……圓圓的……晶瑩剔透的東西……

那是什麼……

不、不行了……頭痛得好像被人用斧頭劈開……

葉逍抱頭蜷縮在地上,低聲嗚咽著。

店員拿起電話叫救護車,可是電話還沒接通,卻看到葉逍突然間從地上跳了起來,跌跌撞撞地衝了出去。

房間……房間……

那個東西還在房間裡……

他想起來了……想起來了!

他一路飛奔著橫穿數條馬路,一口氣奔到一幢公寓,衝進電梯,狂按著樓層按鈕,上樓後火急火燎地闖進一間拉著黃色警戒線的屋子。

這裡是蘇沐的寓所,房門上還貼著「禁止入內」的警方提示。

葉逍急不可耐地撞門衝了進去。

屋裡很暗,窗簾仍然拉著。

一切,都還保持著他先前離開時的模樣。

踏過滿地凌亂的雜物,葉逍氣喘吁吁地走到客廳一角。那滿滿一箱泡麵還是原封未動的樣子。

過分緊張的情緒使雙手微微顫抖著。

他緩緩蹲下身,從紙箱裡把泡麵一盒一盒地翻出來,仔細檢查封口。翻到最後一盒泡麵,他的動作突然間止住了。

封口有細微的異常。沒錯!應該就是這盒!

葉逍深呼吸迫使自己鎮定下來,然後拆開膠膜,揭開紙蓋,反過來往地上一倒。

只聽「嘩啦」一聲,麵餅和調味包掉下的同時,有個奇怪的東西一起滾落了出來,骨碌碌地滾到了葉逍腳邊。

葉逍盯著這東西看了幾秒,然後把它撿起來。

一瞬間,封存的記憶回閃在腦際。

沒錯!就是這個東西!

那天從車站寄物櫃裡拿出來之後,他把它藏在了泡麵盒子裡!

而陳淑君拚死想要交給蘇沐的,應該也就是現在他手中的這樣東西!

葉逍目不轉睛地盯著這個東西看了許久。

這是一塊晶瑩剔透的琥珀。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三日月 的頭像
三日月

三日月書版

三日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