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W246單封  

書名:死而復生04(完)
作者:YY的劣跡
繪者:生鮮P
出版社:三日月書版
出版日期:2017/08/16(8/10-8/14漫博首發)
定價:220元
ISBN書碼:9789863614388

晉江文學城話題之作,積分突破4000萬!!
恐怖|懸疑|人性|黑色幽默 YY的劣跡再次帶來全新華麗黑暗系巨作!
橫掃金石堂、博客來排行榜,熱烈再版!

命運,不在他方。
--
早已一無所有的幽靈,只有未來能握在手裡。
凡是想毀滅他們的,皆化為了復活的養分;
凡是想利用他們的,都成了棋子而不自知。
──是時候了。
已死之人,懷抱著生的狂想,
今夜,幽靈必將得償所望。

 

第二章 重新做人

 

一隻狼,要想要不引起羊群的注意,最好的方法就是偽裝成一隻羊。同樣的,幽靈們若是想重回社會而不引發騷亂,也只得選擇重新「做人」。

做鬼容易,做人難。

對於習慣了地下生活的幽靈來說,要讓他們再次適應正常的社會規則,恐怕不是一件容易的事。為了不露出馬腳,每支小隊的幽靈都必須先派出一個成員與外界溝通,其他人則待安全的地方靜觀其變。

即使是陳霖這組,搬到新居後也很少外出。

於是,十一棟三○四房的屋主和他的親戚都不愛出門整天悶在家裡,這個消息很快在社區內傳開。即便在鄰居中引起了小小的注意,但是事態的大致發展還是陳霖他們的掌控中。

「怎麼樣?」

見陳霖從屋外帶了食物回來,坐桌前的許佳連忙問:「被發現沒有?」

陳霖好笑,「不要這麼一驚一乍的好不好,我只是去取外送的餐點。」

「不是一驚一乍,這是必要的警戒。」許佳道,「外送服務生很精明的,肯定能看出客人的不對勁,說不定回去還向同事吐槽我們。還有隔壁那個敏銳的小女生,可能也會發現什麼。喂,那個誰誰誰,你說是不是?」

那個誰誰誰從電腦前抬頭睨了她一眼。

許佳被惹惱了,她腦筋不太靈活,但是對方眼神裡毫不掩飾的俾倪她還是看得出來。

「難道不是嗎?上回可是你說那個小女生不好對付,我們都差點被看穿。」

「此一時彼一時。」胡唯抬起頭,道:「上次劉菀宜是心裡早就有所防備,再加上老劉突然在附近出現,她當然會多想一些。這次我們沒有去招惹她,她怎麼會平白無故懷疑我們?」

許佳啞然,她的確是過度防備了,不如說最近她的神經一直繃得很緊,沒鬆懈下來過。

「好了,先吃飯吧。」

陳霖把餐點拿出來,擺到桌上,順便問了一句。

「現在情況怎麼樣?」

與其他小隊的交流,以及追查地下世界近況的工作,一直都是由胡唯負責。

「除了因為太久沒出來,鬧了些笑話外,其他都還好。」胡唯夾了塊魚香茄子,「目前除了替身,其他幽靈在安排好不引起他人懷疑的身分前,都不能外出。對了,還有盧凱文那個小子。」

「他怎麼了?」

「他早上發訊息說,抗議和U-B011分在同一隊,申請調離。」

陳霖聽了一笑,「告訴他,組織不同意。」

B-B011是老么離開地下世界前最新的排名,而盧凱文很不幸地和老么及賽文分到同一組。和這兩個幽靈同組,在安全上是有保障了,但是盧凱文每天都被老么調戲得苦不堪言。

「還有,下面的最新情況……」胡唯頓了頓,道:「實際上,從昨天開始,我就收不到下面的情報了。」

陳霖心頭一跳,抬眼望去,正好和胡唯的視線相對。

即使到了地表,胡唯還是可以通過地下世界的人脈收集情報,現在情報鍊斷了,這意味著地下世界沒有再向胡唯提供情報的幽靈了。

換句話來說,地下世界的幽靈已經全軍覆沒。

即使早知道可能會有這個結果,陳霖還是忍不住嘆了口氣。地下世界偌大基業,說毀就毀,這個世界真實得夠殘酷。

「這一次,我們算是徹底無家可歸了。」胡唯笑道:「有什麼感想?」

「可以想做什麼就做什麼了?」許佳抬頭望天。

「那些想法妳留在腦袋裡就好了。」胡唯笑咪咪道。

「那……回家看看父母?」許佳小心翼翼地問。

「不怕他們認為是詐屍的話儘管回去。還有,我再警告妳一次,即使地下世界被外部力量入侵,並不意味著制約著我們的力量不存在了。」胡唯警告道,「我們為了保命逃出地下世界,有些人可以視而不見,但是做出超過他們容忍底線的事情,就會給自己招來麻煩。」

「那不還是只能老老實實當幽靈嘛!」

「這要看妳怎麼想了。以前我們化身幽靈是身不由己,而現在,在一定的範圍內還是可以做自己喜歡的事。」胡唯笑道:「比如利用幽靈的能力,解決掉看不順眼的傢伙,順便賺一些外快。再者,也可以偷偷報復還活著時,欺負過妳的傢伙。」

胡唯知道許佳的身世,這個被正室妻女排擠的私生女,難道心裡就沒有報復的想法?

許佳鄙視他,「你想的盡是一些齷齪事。」

胡唯欣然接受表揚。

陳霖開口問:「有沒有他們的消息?」

胡唯停下和許佳的爭論,看向他。「A級?」

陳霖點頭。

「A級的消息,沒有,不過大致能猜到他們的去向。如果你想知道的是具體的某個A級的消息,我就拿不到了。」胡唯似笑非笑,「畢竟我不是神仙,猜不到每一個A級的動態。怎麼,他沒有聯繫嗎?」

這個「他」在指誰,在場三個心知肚明。

陳霖搖頭,「從逃出地下世界的那一天起,我就沒再收到他的訊息。」

「他們對外聯繫的訊號被遮蔽了?」

「應該不是。」

「那麼,就是他出了意外……好吧,我承認這個可能性很小。」看見陳霖臉色,胡唯連忙改口道:「應該是第三種可能。」

他看向陳霖,道:「他不想,或者說不能聯繫你。」

陳霖思考著這個可能,憑唐恪辛的能耐,究竟是出了什麼狀況讓他決定不聯繫自己呢?不知為什麼,陳霖腦袋裡第一個想到的就是阿爾法。

算了,這不是目前最該頭疼的問題。來到地表快一週了,初步安頓下來後,新的問題接踵而來。

幽靈們有些蠢蠢欲動。

對他們來說,這次是真正沒有束縛地回到了這個世界,他們能怎麼做,要怎麼做,都幾乎可以隨心所欲。

沒有規則束縛住這些幽靈的話,會給人類社會帶來意想不到的麻煩。

現在還好,幽靈們還沉浸在地下世界被攻破的驚懼和回到地表的驚喜中,可是一旦等他們回過神來,陳霖還制得住他們嗎?

俗話說,隊伍大了不好帶。這支人數過百的幽靈團隊,也是一把雙刃劍。用得好,可以所向披靡;用不好,則會玩火自焚。

困擾他的事情,可是一點都不少啊。

「我覺得,是時候灌輸危機意識給他們了。」胡唯道,「比起安逸,危機更加能促進團結。當然,如果幽靈有團結這個概念的話。」

危機?

陳霖靈光一閃。

「禿鷲。」

他只說了兩個字,胡唯就明白了他的意思。

「好主意。」

陳霖說:「那就這麼定了。」

「具體怎麼安排,就由我負責聯繫吧。」

「嗯。」

「等等,你們究竟在說什麼?!」許佳一頭霧水,「什麼騷動,什麼危機,還有這關禿鷲什麼事?難道他們發現我們逃出來了,還要對我們動手?」

「他們未必沒有發現。」陳霖道:「只要是攻下地下世界的人,都會發現幽靈的數目不對,繼而發現有部分幽靈提前撤退了。不過他們會不會這麼快對我們動手還不知道,只要告訴其他幽靈,禿鷲正準備對我們下手就可以。」

「什麼意思?」

「外患解決內憂。在有外敵的情況下,內部才會比較穩定,至少這樣一來我們不用擔心幽靈的內部出現問題。」胡唯道:「換句話說,讓他們安分一點。」

「你好奸詐!」

「這個主意是陳霖想的。」

「隊長真是睿智!」許佳立刻改口,豎起大拇指。「諸葛亮再世。」

陳霖微笑,胡唯暗罵這姑娘見風轉舵,真是賣得一手好萌。

「叩叩。」

就在此時,房門被人敲響。在場幽靈的心都跳了一下。他們初來乍到,人生地不熟的,誰會上門來找他們?

找你的?許佳瞥了胡唯一眼。

肯定不是。胡唯眼神回應,又看向陳霖。

陳霖搖搖頭,決定身先士卒,是敵是友也得打探了才知道。

他往門口走了兩步,敲門聲又響了起來,不過這次節奏不太一樣。

不輕不重地敲了兩下,就好像敲在心頭,令人心癢癢的。

陳霖一愣,這敲門的節奏有些耳熟。

叩叩,叩,叩叩。

兩快一慢,兩長一短,似乎不久之前,某個傢伙餵金魚的時候,也會下意識地這樣敲魚缸。那時陳霖每晚都被這個節奏吵醒,然後看了看蹲在魚缸前的背影,才再次緩緩入睡。

說起金魚,這次撤退得匆忙,沒能把他的寵物一起帶出來,他會不會來興師問罪?

一掃之前的緊張,陳霖在另兩個幽靈的奇怪眼神下,帶著笑容開門。

他知道,站在門外的是誰。

打開大門,門外是一張再熟悉不過的面孔。

那人看見他,只說了四個字。

「我來找你。」

創作者介紹

三日月書版

三日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