殭屍先生的愛.下集-單封  

書名:殭屍先生的愛100%純天然不含防腐劑喔!.下
作者:胡椒椒
繪者:zgyk
出版社:三日月書版
出版日期:2017/08/16(8/10-8/14漫博首發)
定價:220元
ISBN書碼:9789863614401

WARNING:本書含糖量過高,小心上癮!!
腐系新星胡椒椒╳韓國知名繪師zgyk 全新打造經典BL之作

我家的狗狗,誰都不許動!
--
以盜墓維生的于承均挖出了金髮碧眼的殭屍.金。
整天想和恩公一起變得黏糊糊的殭屍先生,
卻在學習融入人類社會時被綁架了!
沒了忠犬在身邊撒嬌討抱抱,
身為飼主的于承均心裡空落落的,好像少了什麼重要的事物。
一定要把他找回來!
懷著這樣的心思,于承均展開行動。
隱藏於綁架事件背後,殭屍先生身分的謎團究竟是──?

 

 

金緩緩睜開眼。

頭暈和胃裡翻騰的感覺像是坐了趟往地獄的長途列車似的。微微一動便感覺到胸口處鑽心似的疼痛,往四肢百骸擴散。

疼痛讓金清醒過來。他忍著不適環視周遭,這裡是哪裡?

空蕩蕩的陌生房間,四面八方的水泥牆刷了一層斑駁的泥灰,四處管線外露,天花板的日光燈是室內照明來源,偶爾閃爍。他的正對面應該就是這房間唯一的出入口,緊緊掩著,沒有動靜。

微一低頭,瞧見一把閃著銀光的劍插在胸口上,只剩下一點根和劍柄露在外面。

他抬起手想拔出劍,便發現自己被牢牢地釘在粗大直立的木樁上。雙手無力垂在身旁,渾身使不上力,這種對他的力氣來說像是牙籤般的木棍,現在卻讓他束手無策。

雙腿猛地一軟,劍刃立即毫不留情將胸口的窟窿切得更大,金不用呼吸,卻能感覺到肺部被狠狠切開的劇痛與窒息感。他勉強站穩身體,省得那把利劍繼續肆虐。

胸口以下的衣物全被血浸透了,連褲子都感覺得到濕黏感。金苦惱地想,這些都是均的衣服,弄成這樣只怕沒得洗了……

羅教授為何要這樣做?

金思索著,本以為自己死定了,再度睜開雙眼後卻發現還活著,這種心情實在是不曉得該說是驚喜還是驚駭。

若是羅教授沒置他於死地,唯一可能的解釋就是自己還有可用之處。

金不禁在心裡怨嘆,這個羅教授真是人面獸心,看起來慈祥和氣,下手卻這般狠毒,要是普通人被他這麼一刺,老早去見閻王了。

現在還不曉得羅教授留著他的性命要做什麼,他只能見機行事,至少撐到均來救他……不過他也不清楚自己昏迷了多久,雖然于承均遲早會發現他失蹤,但這種情況也只能自食其力。

金苦思著,絕不能讓羅教授找到藉口殺了他,得讓自己保持一定的優勢才行。他不想帶著無限的遺憾再死一次。

上一次的死亡來得猝不及防,在那當下他並不覺得對世界有什麼留戀。現在不同了,他有了無論如何都不能放手的存在。

均……

咳了兩聲,喉頭一陣腥甜湧上,金一時忍不住,「哇」的一聲便吐出口血,血液順著下巴流下,想抬手擦拭,無奈連舉手的力氣也沒有。

金唯一慶幸的是于承均看不到他這副狼狽樣,要是見到他滿嘴血,說不定會以為他又狂性大發了。

正當金忙著胡思亂想時,房門開了。

走進來的兩個男人,其中一個臉上掛著淡淡的憂愁,一頭灰髮亂得像是剛睡醒般。那正是羅教授。

開門瞬間,金便全神貫注在門外的事物,希望可以找到些關於這個地方的蛛絲馬跡。不過,門外一片黑,以金的糟糕視力也看不到什麼。

金警戒地看著羅教授,而羅教授見金醒來也沒多做表示,只是從旁邊的高大黑西裝男人手上接過一疊紙張。

「沒有心跳和呼吸,生命指數為零。」羅教授看著紙張念道:「照理來說,你應該是不可能會活動的,不過腦部卻持續運轉並發出指令,神經突觸一切正常……至於你身上的血液還在流動,雖然速度相當緩慢,這點我們正在做深入的調查。」

「你綁我來不是為了做健康檢查吧?」金嘲弄道。

羅教授伸手扶了扶眼鏡,面色平淡地說:「我有些事想問你,金。還是你希望我叫你的本名,奕……」

「住嘴。」金一臉凜然,沉聲道:「你沒資格直呼我的名諱。」

旁邊的黑衣男子聽了之後正欲發難,羅教授制止了他,微微一笑道:「這是自然。那麼,閣下,希望你能配合我們,這樣會少點苦頭。」

「儘管問。」金大方地笑道:「現在人為刀俎、我為魚肉,我還能拒絕嗎?」

羅教授微瞇著眼睛盯著金看了半晌,搖頭道:「我從沒見過你這種殭屍,簡直像活人一樣。」

「除了器官機能和一般人不一樣外,我確實是個人。」金昂然一字一字地說。

「的確如此。」羅教授微微頷首道:「那麼……」

羅教授向黑西裝男子示意,男子便走到金身後。他似乎拿了什麼東西出來,窸窣的聲音弄得金忐忑不安。

所幸男人只貼了些圓形的貼紙在金身上,貼紙上有條線牽到了金的身後。金感覺了一下,那些貼紙對他的身體似乎沒什麼影響。

「好了。」羅教授微笑道:「我們開始吧……」

「等等。」金打斷了羅教授道:「你先跟我說說,你怎麼發現我的身分的?」

金尋思著,現在只能儘量拖時間,他不曉得羅教授想從他這裡知道什麼,但他再傻也明白,等問完之後自己大概也沒有利用價值了,到時候羅教授怎麼可能乖乖放他走?

羅教授像是不知道金打的鬼主意似的,遞出幾張照片說道:「這是你的墓穴吧?」

金看了之後點點頭。那是在他離開之後才拍的,墓穴裡布滿彈痕,而金睡過的棺木還拍了特寫。

「將你從墓中帶出的人就是于承均吧?」

金愣了一下,竟不曉得該如何回答。要是被檢舉是盜墓的,于承均可能會有牢獄之災……

羅教授見他面有難色,便道:「不回答也無妨,我只是確認一下,如今看來應該沒錯。」

金囁嚅道:「你……你應該不會說出去吧?」

「如果你是擔心我舉報他,那麼我可以肯定地說,你多慮了。」羅教授和藹地說:「我的目標從頭到尾都是你,沒必要找于承均的麻煩。況且,舉報同業這種事實在說不上光彩。」

金看著他道:「你果然也有參與盜墓工作。」

「你為何如此肯定?」

「從你將我綁來這點就能知道。照理說,見到我這種百年殭屍,一般考古學家是不會將我釘在木樁上問話的,你應該另有所圖。」

羅教授抓了抓頭皮道:「你說的沒錯。有些地方和其隱藏著的祕密,並不是考古能夠觸碰的範圍。你就是其中之一。」

「……我?我有什麼不一樣?」金疑惑地問。

「首先,你這樣和人對話就能夠說明你的與眾不同。」羅教授說道,笑容看起來有幾分詭譎。「還記得上一次和于承均去K大的時候吧?我就是在那時候認出你們……應該說是我的手下認出的。」

「你的手下?」金瞟了瞟站在一旁的高大男子,對他一點印象也沒有。「他怎麼會知道我?」

羅教授搖頭道:「是其他人發現的。聽見于承均是盜墓賊,而且還出現在那個應該沒人知道玄機的墓穴裡,讓我著實驚訝。後來發現他身邊的你竟和我們要尋找的目標有著相似外貌時,我就確定你的真正身分了。」

金恍然大悟,驚訝道:「那時在我的墓裡攻擊均他們的那些黑衣人……是你的人馬?」

羅教授有些懊惱地說:「我在外地辦事,得知了墓穴的消息後,只能派其他人先去探路,沒想到就差這麼一會兒讓你給跑了,否則不會到今天這種局面。」

金暗自捏了把冷汗。

要是被羅教授先發現,可能還沒復活就又死一次了……

「後來我要求于承均去幫忙也是為了探他的口風,沒想到你就這麼送上門來了。」

金撇撇嘴不表示任何意見。果然嫉妒心只會壞事。

「我知道光緒皇帝有個歷史上沒記載的兒子存在,憑著薄弱的線索,我找到你的身世證明,當然也曉得你和常人不同的外貌。我投入了畢生精力在考古及盜墓上,就是為了找到你……」

金不禁打了個冷顫,問道:「你找我做什麼?我可不記得對你的祖先做了什麼事。」

「你當真不知道我找你的目的?」羅教授面色奇怪地說。

金搖頭。

「于承均也沒跟你說過什麼?」

「均是透過K大才知道我的墓穴存在,去到那裡前,他完全不清楚裡面有什麼。」

羅教授思忖道:「我想得沒錯……看來于承均什麼都不知情,否則他應當不會就這樣將你帶走。」

金有些不服氣地說:「這是什麼意思?我實在想不到任何理由,我和你無冤無仇,也自認做人光明磊落,為何把我說得像是犯下了滔天大罪的樣子?」

「你誤會了。」羅教授的手輕輕搭上金胸前的劍柄上,「我說的並不是你曾犯下的錯,而是你將來會製造的麻煩。」

金不屑地啐了一聲,心裡暗念這個羅教授兼差還真多,考古、盜墓還兼道士,現在更當起占卜師了。

「好了,你的提問時間結束了。」羅教授宣布道:「我的第一個問題是,你知道其他的殉葬坑在哪裡嗎?」

「……什麼?」金很想裝模作樣地掏掏耳朵以示他的嗤之以鼻,但現在的情況並不容許他做出這種挑釁行為。「你也見到我的墓穴了,裡面除了一副棺材之外什麼也沒有。」

羅教授驀地沉下臉,不悅道:「希望閣下能老實說出來,否則我無法保證能否繼續保持文明人應有的修養。」

金慍怒道:「你從背後偷襲我難道就很光明正大?就跟你說了我不曉得什麼殉葬坑!我死時什麼也沒帶走!」

羅教授一直按在劍上的手猛然握住劍柄,就著劍鋒還在金身體裡的狀態,毫不遲疑地扭轉。

「唔……」金清楚感覺到改變方向的劍刃切割著他的身體,這種痛楚讓他忍不住呼叫出來。

「你的神經突觸正常,所以應該很痛吧?那麼,你打算說了嗎?」羅教授冷淡地問。

……說個頭!老子根本不曉得你放什麼屁!金垂著頭,在心裡罵著他絕對不會說出口的粗俗字眼。何況現在承受的痛苦讓他只能咬緊牙關,要是開口,可能會哭叫出聲的,金並不想在對他刑求的人面前示弱。

劍刃似乎把他的肉一塊塊剜下來似的不斷轉動。金渾身顫抖,豆大的汗珠浸濕了衣服,雙腿硬撐著不讓身體下滑,這種折磨比生前那次被毒死要痛苦得多。

金伸出手緊緊抓住劍身,薄窄的劍刃陷入手掌裡。他虛弱地說:「我……我不知道你說什麼……唔!」

話音剛落,羅教授就用力地扭轉手中的劍柄,痛得金忍不住呻吟出聲,連手掌都被割得鮮血淋漓。

羅教授轉過目光,似乎也不忍再看下去,但語氣還是相當強硬:「金,我並不想這樣做,但要是你再不說出來,我只能用其他法子逼你開口了。」

金痛得簡直無法思考了。

說起來,他回到北京之後也算嬌生慣養,對於這個落難皇子,家僕們對他是呵護有加,向來是茶來伸手、飯來張口,物質方面從不匱乏,更別說有機會碰上這種皮肉痛的事。

和于承均初遇那時,也因為身體機能還沒恢復,子彈打在身上並不會痛到哪兒去,而羅教授插在他身上的劍讓他嘗到了一百二十年來的最大折磨。

金不曉得自己的耐痛程度是否比別人低,但將刀子硬生生插入身體裡,然後像是要挖出內臟般的疼痛應該不是每個人都受得了的。

「我……你乾脆殺了我!」金破口大罵,硬吞下了前面的「我操你媽的」。

「我也是讀聖賢書長大的,讀書人的高風亮節沒能學到,但迂腐的骨氣還是有!你要是想將莫須有的罪名冠在我頭上,我也認了,但我豈能屈服在你這廝卑鄙的屈打成招手段之下?!」

羅教授皺了皺眉,鬆手看向旁邊的年輕男人,問道:「他說的是實話嗎?」

「我也不能保證。」男人回道:「畢竟您邊刑求他邊測謊,這樣不會有結果的。」

羅教授愣道:「是嗎?」

「他沒有呼吸心跳,脈搏也微弱到幾乎測不出來。皮膚導電反應起伏較大,但我想那是因為您的刑求所造成的。」男人冷靜地吐槽。「我想,可能要讓他去做FMRI(核磁共振),才能判斷出是否有說謊,傳統測謊對他無效。」

「那麼就你的眼睛所看到的呢?」羅教授沉著地問。

男人頓了下,回答:「就我的判斷,他並沒有說謊者該有的反應。」

金才意識到男人貼在他身上的東西是測謊用的,想起自己看美國影集時也看過。連他這個古代人都知道測謊依據的是生理反應,而羅教授竟然想用在幾乎沒有生命徵兆的他身上……

金邊咳血邊笑道:「咳……你們要玩什麼把戲我都奉……奉陪,管它是FMSM啥的測謊都儘管……」還沒說完,他又劇烈咳嗽起來。

羅教授嘆了口氣,問道:「你真的不曉得那些殉葬坑在哪?」

「廢、廢話……」雖然連說話力氣都快消失殆盡,但金還是忍不住想耍嘴皮子,「你……你耳朵長了包皮嗎?要我說幾遍才懂……」

羅教授若有所思地看著金。

「那麼,你該不會也不知道,于承均發現你的地方……並不是你的墓穴?」

 

創作者介紹

三日月書版

三日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