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魔調教Project04-單封.jpg

書名:惡魔調教Project 04
作者:帝柳
繪者:愁音
出版社:三日月書版
出版日期:2017/09/13
定價:220元
ISBN書碼: 9789863614241

 

由我來教導妳,

只屬於女人的愉悅──

 

★金石堂、博客來暢銷TOP1撩欲天后 帝柳

★詢問度破表!繼《皇女飼育手札》,心跳100%曖昧新作

★群魔環伺,風流帥哥、冰山美男、傲嬌少年,各色帥氣惡魔任君挑選

特別附錄:精美全彩2P人設頁

--

「沉淪欲望的美妙之處,當然要親、自、體、會

天使與惡魔相遇,情勢一觸即發!

只是宮成茜萬萬沒想到,

遭受戰火波及的不是她的性命,而是──貞操?!

在激烈的攻防下,她好不容易保住清白之身與伙伴會合,

繼續往別西卜重軍駐守的地獄第八圈前進。

為了等待阿斯莫德偵察敵情,一行人住進煙花之地「吉原樓」,

當家花魁.繪里奈更親身教導宮成茜誘惑男人的技巧。

調情、愛撫、嘴對嘴餵水果……

在奇妙的煽情氣氛下,宮成茜竟發現自己有些心動──

這趟桃花滿滿的地獄之旅,難道連百合也即將盛放???

 

宮成茜:「我還不想開啟新世界的大門啊啊啊啊!」

 

 

 

序章 正與邪的對立

 

地獄名冊上記載著,阿斯莫德在地獄中地位有如大將一般,是僅次於路西法的四大天王之一。雖然好色出名,其實頗富深沉智慧與謀略。身穿一套龍麟盔甲,飼養一頭飛龍坐騎,唯一的死穴就是大天使米迦勒。

天界名錄上記載著,米迦勒是天界中戰神一般的存在,最受神的寵愛與信賴,更是天神指定的伊甸園守護者,也是唯一具有大天使頭銜的靈體。後來卻相當避世,總是流露出了無生趣的模樣,但在天界裡仍是人人敬畏的對象。身穿一襲純白長袍,腰間掛著金色浴火鳳凰羽毛,目前為止能讓他掛心的對手只有阿斯莫德。

這兩人雖然是天使與惡魔的對立關係,實際上真正讓他們結下梁子的原因,卻是由於一位人界的女性。

「從過去到現在,我唯一承認的吾愛,只有莎拉一人。」

阿斯莫德曾經這樣說,神情鄭重。

莎拉是一名住在米底亞城的女子,一生坎坷,改嫁七次卻總落得悲慘下場,阿斯莫德在她人生中扮演著相當重要的拯救者角色。

宛如救世主的惡魔。

說來諷刺,然而事實就是這麼回事,不過這都是在阿斯莫德認識宮成茜之前的事了。

再說說米迦勒這個人,聽了好友拉斐爾的話,不惜背負巨大風險,來到地獄只為尋求讓他得以排遣無聊的最後希望──也就是宮成茜。

究竟宮成茜能不能為自己帶來樂趣,米迦勒至今為止還無法確定,可是帶來麻煩的速度倒是挺快。

「原來……你不過是這種人啊,米迦勒。」

米迦勒緩緩轉過頭,見到聲音主人的同時,立刻收起原先對宮成茜的不知所措情緒。至於被壓在地上的宮成茜,一臉訝異地看著洞口前的身影,愣愣地吐出一個對她而言再熟悉不過的名字。

「──阿斯莫德?」

地獄裡的大將、四大天王之一的惡魔阿斯莫德,殺氣凜然地出現在宮成茜與米迦勒眼前。

「等等,阿斯莫德,不是像你想的那樣啦!」

宮成茜急忙解釋,米迦勒卻反過來一把抓住她的手。

「不許動。」米迦勒命令道,口吻冷酷強硬。

「欸?」

宮成茜有些愣住,現在在演哪一齣?

「妳現在跟我在一起,不能到那惡魔身邊。阻止世人和惡魔接觸,也是身為天使的責任之一。」

米迦勒說得正氣十足,抓住宮成茜手部的力道沒有鬆懈,讓宮成茜不由得感到一絲疼痛。

「可是……」

「不用說了,宮成茜。」

站在洞穴入口的紅髮惡魔,出聲打斷宮成茜。

宮成茜已經很久沒在阿斯莫德臉上看到這種表情。那是只有先前對上別西卜時,她才見過的可怕神情。

她不是很清楚這兩人之間的恩怨情仇,不過從劍拔弩張的氣氛來看,戰火一觸即發。

「米迦勒,放開宮成茜,沒看到她很困擾嗎?天使就是這種不通人情的生物。」

阿斯莫德一手扠腰,對著前頭的米迦勒命令。

「阿斯莫德,你哪隻眼睛看到她困擾了?她困擾與否不是由你說了算。」

米迦勒毫不退讓,將宮成茜拉到自己身後。

「有我米迦勒在,不會讓她受到邪惡惡魔的騷擾。」

「那個,你是不是誤會了什麼……等等,以你的立場來看的確是……」

突然覺得腦袋打結,宮成茜想告訴米迦勒,阿斯莫德不會對自己造成威脅,但米迦勒身為天使,怎樣都很難相信她這套說詞吧?

怎麼辦,她不想見到這兩人打起來啊!

明明事情沒有那麼嚴重,單純只是一場該死的誤會,她真不希望局面演變得不可收拾……

「一決勝負吧,阿斯莫德!」

米迦勒以身護住宮成茜,同時一手擋住她的去路,雖是好意,但對宮成茜而言真是造成了困擾。尤其是在米迦勒對阿斯莫德宣戰後,宮成茜急得就像熱鍋上的螞蟻!

「你聽我說米迦勒,事情絕對不是你想的那樣!」

「妳被迷惑得很嚴重吶,聽妳這麼說我更加確信,一定要打倒眼前這個誘惑妳的魔鬼。」

「就說完全不是那麼回事了啦!」

到底該怎麼做比較好?總覺得好像越解釋,越把情況推向糟糕的境地……宮成茜頭痛得不得了,這個米迦勒怎麼像頭牛一樣聽不進人話啦!

「呵,可笑,在這種情況與我一決勝負?米迦勒,你以為自己還是當年那個全盛時期的自己嗎?我可是聽說了,近年來,你的戰力不如以往。」

阿斯莫德冷笑一聲,仍是一副游刃有餘的模樣,散發邪惡的魔王氣場。

「你從哪聽來如此不可靠的小道消息?無妨,我們直接一戰,讓你親自體會消息是否為真。準備被我打得落荒而逃吧。」

米迦勒眉頭一皺,準備隨時亮出武器。

「無趣──」

阿斯莫德扭了扭自己的頸子,「你還是跟以前一樣,是個徹底無趣的男人啊,米迦勒。」

「你說什麼?」

米迦勒眉頭皺起,語氣中流露出明顯的怒意。

「我說你是個無趣的男人,米迦勒,要我說多少次都樂意奉陪。」

阿斯莫德嘲諷地挑起嘴角。

米迦勒臉色一沉,「阿斯莫德……你會為這句話付出代價。」

「代價?那也要你做得到。」

阿斯莫德好像刻意想激怒對方,說起話來毫不留餘地。

「喂,阿斯莫德!你不要這樣刺激人啦!我說你們都誤會了──」

她不瞭解這兩人過去究竟有什麼深仇大恨,可是假如為了這麼一點點的誤會而開戰,就真的太愚蠢了!

「宮成茜,別忘了自己的身分,在吾等面前,妳不過是區區人類。」

「什麼?」

對於阿斯莫德突如其來的一句重話,宮成茜感到無法理解。

阿斯莫德這個紅髮風騷大叔腦袋是壞了嗎?這種貶低她的話以往可曾沒說過啊!

「看來……你是真的很想一戰,惡魔阿斯莫德!」

米迦勒的眼神更加凌厲且殺氣騰騰。

「正有此意,我還擔心你不敢出手呢,無趣的大天使米迦勒。」

絲毫沒有半點退卻……不,應該說就是正中自己下懷,阿斯莫德嘴角挑起一笑。

「你們真是一群大笨蛋!」

這兩人非要開打嗎!宮成茜覺得自己快被氣到暈倒了。

阿斯莫德亮出了武器,許久不見的「龍之逆麟」,一柄刻有火焰與龍紋的金屬長槍。宮成茜永遠記得,唯有能夠駕御龍的人才有辦法拿起這柄長槍,否則會無比沉重。

當阿斯莫德拿出這把長槍,宮成茜就知曉這將是一場毫無退路的戰鬥了。她嚥下一口口水,看向自己身前的米迦勒。

留著一頭金色長髮的大天使,輕輕地閉上雙眼,深吸一口氣,握緊的拳頭鬆開之際,一把宮成茜從未見過的武器便握在他手裡。

「也好,我的『神之武』很久沒有會會你這個……手下敗將了。」

米迦勒手裡的「神之武」,一把散發金色光芒、握把雕刻著桂冠圖騰與符紋的大劍,正氣凜然,完全符合它威武的名字。

另一方面,宮成茜也擔心,米迦勒的言下之意就是阿斯莫德曾經敗在他手下?

這麼說來,阿斯莫德不是更沒勝算了?

天使出手的話,身為惡魔的阿斯莫德會不會真的沒命啊?

越想越擔心,但是她無論怎麼勸阻都沒用,眼看局面就要變成宮成茜最擔心得情況時,阿斯莫德突然改變心意,手裡的「龍之逆麟」瞬間消失。

咦?怎麼回事?

一頭霧水的宮成茜不禁在心底這般問道。

「你臨時退怯了嗎?阿斯莫德。」

米迦勒眉頭一皺,壓低嗓音質問對手。

「真是誤會,大天使。」

阿斯莫德聳了聳肩,「我只是覺得像往常那樣決鬥實在太無趣了。你不是想追求有趣的事嗎,那就讓我告訴你一個更有意思的對決方法。」

不妙。

聽到這句話的當下,宮成茜大感不妙,一個風流成性又壞心的大惡魔,不要想他的「有趣」會正常到哪去!

「你說說看,是怎樣的有趣法?不過別以為這樣我就會放過你。」

米迦勒也暫時收起武器,神之武散發出來的光輝消散,兩人之間對峙緊繃的氣氛似乎稍稍舒緩了些。

阿斯莫德伸出手,指向一臉茫然的宮成茜。

「我的方法就是……讓宮成茜當評判人。」

「哈啊?」

等等,怎麼又把事情推到她身上了啊!

這個可惡的阿斯莫德,自己惹出來的禍端自己處理啊!

「讓宮成茜當評判人……哼,這倒是出乎我的意外,允許你繼續說下去。」

米迦勒一手托著下巴,金色的眉頭微挑。

「我可沒要讓你說下去啊!阿斯莫德,不要把我牽連進去啦可惡!」

宮成茜大聲咆哮。

「宮成茜妳安靜點,大人之間的談話輪不到妳插嘴。」

「什、什麼大人之間的談話!」

這個紅髮惡魔是把她當成小孩子嗎!

無視宮成茜的怒火,紅髮惡魔笑著說出他所謂「有趣」的方法:「我的方法便是──讓宮成茜感到愉悅之人就算勝出。」

----------

創作者介紹

三日月書版

三日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