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W252-單封  

書名:今宵異譚卷二魑魅之夜
作者:四隻腳
繪者:zabu
出版社:三日月書版
出版日期:2017/10/25
定價:220元
ISBN書碼:9789863614500

看吶!
皎潔月色下,魑魅魍魎恣情狂歡。
--
在九夜的帶領下,我走進了屬於妖怪的世界,沉浸於怪談之中的我,沒想到,也成了怪談的一分子。
然而接觸得越深越發現,其實人類與妖怪的距離,並未想像中那麼遙遠,早在很久很久以前,就有人發現了它們的存在──
妖以人為食,亦有人,以誅妖維生。

 

 

第一章 藏妖

 

當我回過神來時,才發現這是一座巨大的迷宮。

黯淡的光線並不足以驅逐黑暗,我在一片混沌之中竭力飛奔,追逐著前方那個熟悉的背影。明明就在觸手可及的距離,卻無論如何都碰不到。

「阿夜!等等我!阿夜!阿夜!」

我朝著那個背影大喊,一邊喊一邊狂跑。

九夜沒有等我,一個轉身,消失在了回廊轉角。

「阿夜!阿夜!」

我著急地衝了過去,轉過牆角,只看到昏暗迷濛的光線之中,九夜佇立在五步之遙,一手扶著牆壁,一手按在胸口,似是無力支撐,搖搖晃晃地往前邁著步子。

「阿夜,你還好嗎?」

我喃喃地喚了他一聲。

九夜回過頭,一句話未說,驀然之間狂噴出一口鮮血。

我趕緊一把抱住他,懷中的身軀頓時化為一灘血水,只剩下鮮血淋漓的衣服,被我緊緊地抓在手裡……

「不!不要!」

聲嘶力竭的大喊劃破了沉沉的黑夜。

我突然驚醒,驚魂未定地從床上坐起,睜著眼睛呆了好一會兒,這才意識到剛才……是噩夢一場。

背後的冷汗浸透了薄薄的衣服布料,心口仍在撲通撲通地狂跳,我大口大口地喘息著,緩了許久,終於稍微安定下來。

算算日子,九夜已經離開半年有餘,音訊全無。

我想盡了各種辦法,始終遍尋不著。

隨著時間推移,我越來越焦躁,越來越不安,尤其是最近這些時日,無數次在噩夢中驚醒,在長夜裡輾轉難眠。

只要一想到九夜喝下了那瓶黃泉水,想到他之前回來的時候不停吐血,心口就疼得透不過氣來。

如今九夜生死未卜,安否不明。我實在沒有勇氣去做任何糟糕的設想與猜測,只能抱著他一定會回來的堅定信念,固執地、日復一日地在這棟別墅裡等待。

我相信,九夜一定會回來!一定!

暗自握了一下拳頭,深吸了口氣,我打開檯燈,披了件衣服起身下床,正想喝口水壓壓驚,卻看到一團黑色毛球不知道從哪個角落一跳一跳地彈了過來,蹦到我的肩膀上,將毛茸茸的身體貼在我臉頰上蹭了蹭,隨後又轉過身來,眨巴著一雙綠幽幽的大眼睛,齜開嘴角,擺出一個古裡古怪的表情。

我不明白地看著它,不知道這是什麼意思。

影妖又在我肩膀上用力跳了幾下,似乎是急於表達什麼。

九夜不在,沒人可以幫我解釋。我疑惑地皺了皺眉,想要發問,卻聽到臥室門外響起了阿寶的聲音。

「小默默,小默默……」稚嫩的童音低聲呢喃著。

我上前打開門,阿寶穿著一身草莓圖案的粉紅睡衣,手裡抱著枕頭,帶著一臉不安的表情抬頭望著我。

「阿寶,怎麼了?這麼晚了你還沒有睡覺嗎?」

我蹲下身,摸了摸他的頭髮。

阿寶扁了扁嘴,低下頭,很小聲地問:「阿寶可以跟小默默一起睡嗎?」

我愣了一下,問:「怎麼了?發生什麼事了嗎?」

阿寶搖搖頭,莫名其妙地說了句:「我不知道……」

「不知道?」我不禁感覺奇怪,又問,「不知道什麼?」

他抬起臉,緊緊抓著我的衣袖,說:「小默默,阿寶害怕……」

我忍不住失笑,捏了捏他粉嘟嘟的小臉蛋,道:「你啊,平時那麼調皮,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樣子,原來你也怕黑嗎?不敢一個人睡覺?」

然而,話音落下,阿寶擺出一副從來沒有過的焦慮神情看著我,搖了搖頭,怯怯地說:「阿寶不是怕黑……是……是怕……」

「怕什麼?」

「我也不知道那是什麼……」

阿寶咬著嘴唇,一頭鑽進我懷裡,悄聲道:「小默默,屋子裡有妖氣。」

「妖氣?」我驟然一驚,握住小傢伙的肩膀,很認真地問,「阿寶,你是說,家裡……家裡藏著妖怪?」

「嗯。」阿寶點點頭。

影妖也在一旁用力彈跳了幾下。

我頓時警覺了起來,四周查看了一圈,問:「你們知道那個妖怪藏在哪裡嗎?」

「不知道。」

阿寶搖搖頭,影妖也扭了扭圓滾滾的身子。

「那、那你們知道是什麼妖怪嗎?是好是壞?」

阿寶還是搖頭,說:「不知道,那個妖比阿寶厲害,阿寶感覺不出來。」

我趕緊追問:「你是從什麼時候開始感覺家裡有妖氣的?那個妖怪,很強大嗎?」

阿寶張了張嘴,還沒來得及回答,便突然之間一陣「地動山搖」。

不知道為什麼,整個屋子都在劇烈搖晃,櫃子上的檯燈倒了下來,書架上的書籍和CD也全飛了出來,啪啦啦散落一地,門框和窗框都在鏗鏘作響,彷彿隨時會崩塌。

怎麼回事,地震了嗎?

我嚇了一跳,趕緊一把抱住阿寶,抓起影妖,飛快地躲到書桌底下。

阿寶縮在我懷裡,整個人都在瑟瑟發抖,呢喃著說:「小默默,阿寶害怕……」

「別怕,有我在。」我緊緊地摟著他。

過了好一會兒,地震才逐漸平息下來。

確定屋子沒再搖晃之後,我慢慢從書桌底下爬了出來,環視四周。

好在,地震看起來並不嚴重,沒有摧毀什麼東西,牆壁上沒有裂縫,房子也沒倒。不過,從小到大,這還是我第一次經歷地震,說不害怕那是假的。

為了避免餘震造成傷害,我趕緊帶著阿寶和影妖衝下樓,跑出別墅。

別墅外是一片寂靜的大草坪,現在是夜半兩點,天邊的弦月帶著晦澀的光亮朦朦朧朧地照耀下來,一切看起來風平浪靜,安謐得就好像什麼都沒有發生過一樣。

而我也沒有鄰居可以詢問,因為這附近根本沒有其他住戶,就算離得最近的街區,也需要步行十多分鐘。

其實,從第一次來到這個地方,我就感覺有一絲違和。

九夜的別墅遠離其他住宅區,孤零零地矗立在這片大草坪上,並且,沒有路名,亦沒有門牌號碼,也不知道究竟是什麼狀況。

不過,現在不是細究這些問題的時候。

 

凌晨兩點半,我帶著阿寶和影妖來到了鄭伯的小吃店。

當然,鄭伯看不到影妖,只看到我牽著小孩子來。

「小默,你來了啊,阿夜出去旅行還沒有回來嗎?」

「嗯,還沒有。」我笑了笑,搖搖頭。

原本,我是想來打聽地震的情況,可是當看到鄭伯和平時一樣,面帶親切的笑容、招呼我進店裡坐的時候,我就意識到了──也許,事情並不是我想像中的那麼簡單。

小吃店裡一切如常,桌椅整齊,廚房的爐灶燃著,還有兩三個夜間計程車司機正坐在那裡津津有味地吃麵聊天。

周圍的公寓依舊安安靜靜,家家戶戶的窗口都沒有亮燈。

這個時間點,想必大家都在睡夢之中吧。

所有的畫面看起來,並不像是地震之後該有的樣子。

所以……剛才發生了地震的,其實就只有我一戶人家嗎?

我突然感到背後一涼。

也許,那根本就不是地震?而是……妖怪搞的鬼?

我看了看穿著睡衣依偎在我身旁的阿寶,阿寶也抬頭看我,可憐兮兮地說:「小默默,阿寶餓了……」

「你呀,不是餓,是嘴饞吧?」

我笑著摸了摸他的頭髮,問:「要不要吃煎餃和拉麵?」

「嗯!要!要!」

阿寶立刻笑出了兩朵很可愛的酒窩。

影妖興奮地蹦到餐桌上,張大嘴巴,一副等人餵食的模樣。

呵,這兩隻貪吃的小妖怪,只要美食當前,便什麼煩惱都忘了。

 

吃完消夜已經是凌晨三點多,天色依舊漆黑。

阿寶說家裡藏匿著妖怪,也不知道那妖怪究竟什麼來路,是善是惡?會不會吃人?

我不敢就這樣冒然摸黑進去,只能在鄭伯的店裡一直等到天亮時分,才帶著阿寶和影妖再次回到了別墅。

微涼的晨風帶著濕潤的露水清香徐徐吹拂過來。

我站在家門口,躊躇了好一會兒,最終還是鼓起勇氣,小心翼翼地推開了門,小心翼翼地踏進屋裡。

影妖一蹦一跳地率先衝了進去,阿寶拉著我的衣服,亦步亦趨地跟在我身後。

屋子裡靜得落針可聞,只有窗外的麻雀嘰嘰喳喳地叫著。

明媚的朝陽如泉水一般暖洋洋地鋪灑進來,將整個空間照耀得亮堂堂的。

除了因為昨晚的「地震」而掉落在地的幾本雜誌和打翻的杯子之外,家裡的一切看起來和平時沒什麼兩樣。

我回過頭,悄聲問:「阿寶,你現在還有感覺到妖氣嗎?」

阿寶看看我,很肯定地點了點頭。

我做了個深呼吸,示意他站在原地不要動,又將那顆蹦到茶几上的黑色毛球抓了回來,然後從口袋裡拿出一副眼鏡,戴上鼻梁。

我沒有近視,而是這副眼鏡的鏡片別有功效。

對,沒錯,這副眼鏡,是用九夜給我的那顆影晶石打磨而成的。只要戴上這副眼鏡,就可以看到常人看不見的東西。

例如,此時此刻飄浮在我頭頂上方的一縷輕煙。

我不知道這縷輕煙是從什麼時候開始出現,它已經存在很長一段時間了。

阿寶說,這縷輕煙是從九夜書房的門縫裡飄出來的,現在沒人有本事再把它捉回去,我看放著也沒有危害,所以就不去管它了。

發現我在抬頭看它,輕煙立刻聚攏起來,歪歪扭扭地化成了一顆奇形怪狀的愛心,故意飄到我眼前晃了晃。我沒有理睬,揮了揮手,將擋在面前的煙霧驅散。

阿寶感覺到的妖氣,肯定不是這縷輕煙,應該是更為強大的東西。

然而,這棟別墅就這點地方,我戴著影晶石做成的眼鏡,樓上樓下、屋裡屋外,仔仔細細地查看了一遍,甚至連廁所和儲藏室的每個角落都沒有放過,還把酒窖裡的每一瓶酒都搬了出來,可是連個鬼影都沒有發現。

當我再次回到客廳時,那縷輕煙居然化成了一個……一個沒穿衣服的裸女,對我嫵媚地笑了笑,擠著眼睛拋出來一顆煙霧愛心。

我趕緊慌慌張張地脫下眼鏡。

「小默默,找到那隻妖怪了嗎?」

阿寶看著我,我搖搖頭。

那隻藏匿家中的妖怪不願意出來,我也無計可施。

可是,到了夜半兩點時分,整棟屋子又再次搖晃了起來。

這次的「地震」比昨晚強烈得多,我被一陣玻璃碎裂的爆響從睡夢中驚醒,當我睜開眼睛時,就看到玻璃窗碎了一地。

牆壁上的掛鐘跌落下來,砸在櫃子上,發出砰一聲巨響。

房間的地面呈七十五度傾斜,不停地劇烈晃動,屋頂和牆壁各處嘎啦啦地裂開了一指寬的縫隙。

眼看著整棟房子有坍塌的危險,我趕緊扶著床架爬起來,可是還沒來得及換衣服,就被震得從床上摔了下來。

「小默默!」

睡在旁邊的阿寶驚慌失措地撲過來。

我一把抱住他,道:「快!快出去!」

一邊說著,我一邊拉著阿寶往臥室門口跑。

房門打開的同時,我不禁傻了眼──門外不再是我熟悉的那條走廊,而是一個完全陌生的房間,房間裡裝飾著各種古色古香的瓷瓶玉器。右手邊有一道半人高的紅木屏風,屏風上描繪著色彩豔麗、恣意綻放的牡丹。

怎麼回事?這是什麼地方?門外居然連接著另外一個空間?

難道我不小心打開了《哆啦A夢》的任意門了嗎?

我簡直哭笑不得,站在原地不敢踏出房門半步。

就在此時,一顆黑色毛球已經撲通撲通地跳了出去。

「球球!球球!別跑!」

阿寶追著影妖跑進了那個房間。

「喂!你們……都給我站住!」

我喊了一聲,可是眨眼間阿寶和影妖都跑得沒了影。

不得已,我只能一咬牙,也跟著一起衝了進去。

就在踏入這個陌生房間的刹那,我回過頭,卻發現原本的臥室房門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堵年代久遠的斑駁牆壁。

靠!門居然沒了?我剛想跑回去摸一摸那堵牆壁,卻聽到阿寶在那扇屏風後面喊了我一聲:「小默默!」

「怎麼了?」

我趕緊跑過去,看到阿寶一手抱著影妖,一手指向前方。

我順著他指的方向一看,看到了一扇門。

哦,不,確切點說,是兩扇對開的白色拉門,而從拉門下方的縫隙裡,有某些不明液體,正在靜悄悄地瀰漫開來。

透過昏暗的光線,我看了好一會兒,才突然間驚覺──那、那是血!

深紅色的血水不停從門縫底下漫溢出來,淌到了我的腳邊。

我沒有穿鞋,只能赤著雙腳一步步地往後退。

「小默默,這裡,有好強烈的妖氣……」

阿寶緊緊拉著我的衣服,顯得非常不安。

話音未落,一聲極為淒厲的女人尖叫聲響起,緊接著是一陣嘹亮的嬰兒啼哭。此起彼伏的哭聲從四面八方傳來,在封閉狹小的空間裡層層疊疊地迴盪,聽得我渾身毛骨悚然。

什、什麼情況?這哪裡是有妖怪,分明是要鬧鬼啊!

「阿寶,你能感覺到妖怪在哪裡嗎?」

我哆哆嗦嗦地問了一句。

阿寶搖搖頭,說:「哪裡都有,到處都是妖氣。」

「什、什麼?到、到、到處都是?」

我緊貼在牆角,驚恐地看向四周。

不看還好,一看之下便倒抽了一口冷氣。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起,牆壁上竟然出現了一個個血手印,手印小小圓圓的,像是剛出生的嬰兒手掌,啪,啪,啪地一道道印上牆壁。

轉眼間,整間屋子布滿無數雙血手印,伴隨著越來越刺耳、越來越尖銳的嬰兒啼哭聲,一遍又一遍地刺激著我的大腦神經。

我緊緊捂著耳朵,忍無可忍地大吼了一聲:「你到底是什麼妖怪?出來啊!不要在這裡裝神弄鬼,有本事就出來!」

話音落下的同時,一切,驀然靜止。

突如其來的沉寂只持續了幾秒,便又有一道道震耳欲聾的叫聲自四面八方漸次響起。

這一回,嬰兒的啼哭變成了各種各樣的嘶叫,有男人,有女人,甚至還有小孩,叫聲極為淒厲,像是正在承受極大的痛苦。

該死!這到底是在搞什麼鬼!

我咬了咬牙,看向對面那兩扇拉門。

雖然不知道門後有什麼,但這是唯一可以出去的途徑。

不管了!先衝出這個房間再說吧!

我抱起阿寶跑向兩扇拉門。

阿寶大喊:「小默默,不要打開那扇門!不要!」

可是他說得太遲了,我已經唰地拉開拉門,一腳跨出去,在一瞬間摔了下去。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三日月 的頭像
三日月

三日月書版

三日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