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W255-單封  

書名:失業勇者魔王保鑣01
作者:甚音
繪者:welchino
出版社:三日月書版
出版日期:2017/11/22
定價:220元
ISBN書碼:9789863614579

無用V.S.無用!
廢柴魔族之王×失業人類勇者 令人驚豔的嶄新奇幻冒險!

天魔曆550年,延燒在人類與魔族之間漫長的戰爭劃下了休止符。
經過兩百多年的鏖戰,早已厭倦戰爭的魔族與人族握手言和,大陸終於迎來了和平曙光。
然而失去了戰場,勇者也失去了存在的意義。
前勇者.雪琳找上了魔族最強大的第六天魔王,誓言奪回屬於自己的一切──
「覺悟吧,魔王!」
「哇啊啊啊!女英雄,饒命!」
號稱最強的魔王,只是個手無縛雞之力的溫和少年;
身為魔族之敵的勇者,卻在少年的勸誘下成了魔王的保鑣?!
輕快而又沉重,充滿反轉的魔王勇者譚揭開序幕!

 

 

一 過去是勇者,現在卻變成魔王的保鑣

 

一切,都是那個傢伙的過錯!

強烈的聲音在心裡響起,彷彿真真切切地在耳邊絮叨著,拄著長長木杖的旅人,停在了城堡前方。

旅人身上披著深褐色的旅行斗篷,看起來又髒又破,但也不能怪它,畢竟這件斗篷可是歷經了來自山與雪谷的北之國的冰雪、森與平原的東之國的濕霧、火與高原的中之國的暴雨,甚至還有第一、二、三魔境的種種嚴苛環境考驗,會變成這樣也是無可奈何。

即便如此,它依然頑強地撐到了這裡。恐怕這件斗篷日後即使變成了老爺爺斗篷,要向子孫們吹噓也綽綽有餘吧!

儘管身上衣裝破破爛爛,隱藏在陰影之下的眼神卻未曾失去鋒芒,旅人從寬大斗篷中伸出了手將身上的罩袍拉緊,然後抬頭仰望高大的城牆,嘴裡頭喃喃吐出幾個字句:

「第六天魔城,皇天不負苦心人,我終於來到這裡了。」

說完後,旅人的眼神變得更加銳利,彷彿可以刺穿整座堡壘。

 

紀元曆第1293年,或者說天魔曆550年……又或者,也可以說是龍曆1724年,延燒在人類五大王國與六大魔族間漫長的「兩族戰爭」,總算劃下休止符。

由六大魔王中的「第六天魔王」率先向人類王國張開友好的雙臂,而經過了兩百多年的鏖戰,幾乎所有人都已經厭倦戰爭,魔王的善意迅速地獲得熱烈迴響,再過不久,其餘的五大魔族也紛紛跟進,大陸終於迎來和平曙光。

 

一掃戰雲陰霾的天空,太陽比平時更加充滿活力,投落下來的光線,照耀著和平的古堡,庭院中精神百倍的食人花和劇毒草,也隨之在和平的微風中和平搖曳。

但是被粗暴地一腳踢開的城堡大門,卻痛苦地發出了很不和平的悲鳴之聲。

嗄咿──

闖進大殿中央的旅人,殺氣騰騰。

「第六天魔王,不要躲了,給我滾出來!」

威風凜凜地大喝,旅人放眼四顧,繃緊緊的心神警戒再警戒,深怕錯放了任何的蛛絲馬跡──正如此處名為第六天魔城的事實,它正是惡名昭彰的魔境之主「第六天魔王」的魔宮。

縱然是最先向人類世界倡議和平的魔王,然而據說第六天魔王同時也是六天魔王中最強大、殘暴的一個。兩件事聽起來似乎相互矛盾,但最重要的一點就是,魔王擁有的雄厚實力絕對不容忽視,前來踢館的旅人就算對實力有著絕對自信,仍然絲毫不敢大意。

「……沒有人在嗎?」

旅人錯愕地喃喃自語,難道是情報錯誤嗎?第六天魔城的大殿裡頭空無一人,唯有懸在長廊兩側上方的燈臺投下了詭譎妖異的燭影,猶如醉酒狂舞的惡魔。

「現身吧,第六天魔王,我知道你就在這裡!」

……仍然沒有回應。

旅人……不,這時應該稱呼其為入侵者似乎更恰當──入侵者彷彿洩了一口氣般地垂下了緊繃的肩膀,接著掀開了斗篷的頭罩,頭罩底下露出的,竟是一張姣好的女性容顏。

有著白皙膚色和美麗的天青色雙瞳的少女,銀色長髮猶如反映著冬季陽光的亮潔雪地。觀其年紀,應該是不足齡二十的二八年華,然而其眉宇間隱隱約約透露的英氣,卻不像這個年紀該有的成熟。

「真是奇怪……第六天魔城的位置應該是在這裡不會錯啊!」

自己來到這裡前,早已再三確認又確認,為什麼還是會感受到那股莫名的不協調感呢?

「難道這裡只是一座廢棄古城?我感受不到有強大魔力存在的氣息。」

正當入侵者的心中被滿滿疑惑所填滿之際,大殿中突然響起另一道聲音。

「嗚哇呵,帕思莉亞,快看,沒想到真的有人來了耶!」

少女被嚇了一跳,急急忙忙地抬頭。

一道倏忽即逝的身影出現在二樓露臺上方,似乎正熱情地張開雙臂。

「太好了!遠來的朋友啊,雖然現在已經過了會客時間,但還是很歡迎妳一起來喝下午茶……哎唷!」

在昏暗的照明下,少女看不清楚對方的容貌,只見原本高舉雙手正在熱情歡呼的黑影,在不到一秒之間,像是被人猛然拖下去般消失在欄杆後面。

砰砰!乒乒乓乓!

「對不起啦,帕思莉亞,我知道錯了。」

乒乓,匡匡匡!

「好啦,我、我知道了。」

過了一會兒,黑影才再度從欄杆後面出現,入侵者保持警戒,一個魁梧又充滿壓迫感的巨大身形強硬地擠入她的眼簾。

「嗯咳,嗯咳!那個……」

現身者發出故作低沉可怖的聲音。

「卑微的賤民,是誰膽敢求見本魔王?」

「什、什麼?」

入侵者眨了眨眼,好不容易才恢復鎮定。

「妳聽不見嗎?需不需要我再說大聲一點……我是說,需要吾再複述一遍嗎,妳這可憐的螻蟻?」

少女一動也不動地盯著頭頂上的身影。仔細一看,站在高處的黑影在陰影下面孔模糊不清,可是頭上戴著的皇冠金光閃閃,非常顯眼。這一瞬間,原本流露在入侵者臉上的慌亂全都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強烈而篤定的安心感,以及一抹充滿自信的冷笑。

「你就是第六天魔王嗎?」

「嗯啊!我就是,妳找我有什麼事?」

作為第六天魔王的黑影似乎沒察覺到自己語氣上的錯誤,一副泰然自若的模樣。

「也沒什麼大不了的事。」

入侵者少女露出了雪白的貝齒,一時之間令露臺上的黑影看得有些入神。

(啊,她笑起來的樣子真好看啊!)

絲毫沒注意到少女藏匿在笑容底下的心境變化,也沒有察覺到自己的處境。

「既然你已經承認,那麼接下來,就要請你受死了!」

「嗯……妳、妳說什麼?呃啊啊咦咦咦咦!」

看見長劍被拔出的一瞬間,魔王就完全慌了手腳,以和他那威嚴形貌極不相稱的慌張姿態踉蹌倒退了好幾步。同一時間,少女拔地而起,在半空中飄揚的斗篷,底下竟是一副完整的戰士鎧甲。

「吃我這劍!」

少女高舉繫在腰間的寶劍,銳利的銀光狠狠劃開大殿裡沉濁凝滯的黑暗,筆直逼向眼前存在。

「嗚、嗚哇!救命啊,帕思莉亞!」

魔王狼狽不堪地大叫著,不過沒有用。毫無阻礙,少女已經落到了露臺的欄杆上,就像一隻敏捷而輕盈的豹子蹲踞著,等待躍起撲擊獵物。這過程就連眨眼的時間都不到,少女再度消失,下一瞬間,人已經出現在目標的背後。

「欸欸欸?」

魔王居然沒有反擊,而是笨拙地想要轉身逃跑。少女一下子便伸手扯住了他的後頸,輕而易舉地破壞了他的平衡。

「哎唷!」

魔王的屁股貼到了地上,可悲地向後蠕動,可惜他的速度在入侵者眼中簡直慢得跟烏龜一樣。

「覺悟吧,第六天魔王!」

「嗚哇呀啊!」

身高超過了兩點五公尺,身形孔武有力的第六天魔王,如今正被一名身材不到自己一半高度的少女夾在腋下,反握過來的長劍猶如暗殺者的匕首,抵住了魔族王者的咽喉,只需要再往下切個半分,魔王的人生長卷就要結束了。

少女的手上微微一用力,隨即魔王試圖掙扎的身體便凍僵了。

「呵!沒想到這麼容易得手,難道外界對第六天魔王的恐怖情報只是吹噓而已嗎?」

入侵者撇了撇嘴角。

「你該不會其實很弱吧!」

「是、是的,我真的很弱。女英雄,妳、妳不會真的要殺我吧?」

一動也不敢動的魔王,膽顫心驚地看著貼在自己脖子上的長劍,然後帶著小狗般的乞求眼神望向挾持者,然而對方回敬給他的目光卻是絲毫不帶憐憫。

「去死吧!」

「嗚啊啊!」

就在少女的手腕向下移動的瞬間──

「住手!」

匡噹!

少女很快地提起劍,挑飛了兩把矛戟。

正如她所預料,護衛魔王的安全機制絕不會眼睜睜看著魔王就這樣被殺死,但是襲來的攻擊比想像中更容易應付。

喀鈴鈴鈴~~落到地上的沉重武器一邊彈跳著一邊發出了吵雜響聲。打落暗器的少女以最快速度轉身實施戒備,準備應付魔王的攻擊,但是魔王,魔王他……

「哎呀呀~~」

魔王竟然趁這個時候難看地爬在地上打算逃開!

看見此情此景的少女愣住,然後飛快地三步併做兩步,上前去把他踢倒踩在腳下。

「別動!」

「別動!」

兩個聲音重疊傳來,於是魔王不敢動,少女也停下了動作。

銀髮少女確實聽從了這個指令,卻不是因為畏懼,她冷然地回過頭來迎視著如今面臨的險境。

露臺下的大殿,多具重裝鎧甲簇擁上來。

「魔傀儡驅械者嗎?」

總計有十架驅械者。附著著操控魔法的空心盔甲,可以隨主人的命令執行簡單的任務,但如果是這種程度的對手,完全可以不必放在眼內。

「大膽狂徒,竟敢在第六天魔宮撒野,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膽啊!」

一名嬌小的少女站在驅械者兵團中間,兩手持握著一把巨大的矛戟,拚命地朝著入侵者大喊。

露臺上的入侵者迅速辨識出對方身分。

「第六天魔族?」

果然,最先會在腦海裡面升起的就是這個名字吧!但也一點都不讓人感到意外,畢竟這裡也是第六天魔境內的領域。

第六天魔族的另一個名稱就是獸人族,外表是人類與野獸的混合體,最明顯的特徵就是跟人類大相逕庭的耳朵及尾巴。也因為這樣的外表,使得這個種族在人類心目中一直都是野蠻、好戰及殘忍的形象。

第六天魔族擁有很強的戰鬥力。

需要予以戒備嗎?不,等等,似乎沒有這種必要……

入侵者一點也不擔心少女會威脅到自己,對方頭頂上柔弱的兔子耳朵,似乎說明了主人不怎麼具備戰鬥力。

儘管身高只有對方的一半,兔耳少女依舊奮力地挺直身軀……只不過其胸前的一片絕壁也不能因此得到半分突顯,不禁令人覺得有些可悲。

「第六天魔城的大總管,我,帕思莉亞在此警告妳:快點放了惠恩大人,那樣的話,我或許還能考慮饒妳不死!」

縱使嬌小少女喊得慷慨激昂,可惜的是入侵者完全沒被嚇倒,錯就錯在她手上握住的那根武器。

比起實實在在地攻擊對手,拿出這把矛戟的功用似乎是為了壯膽。然而即使勉勉強強拿住了武器,那根矛戟的長度都快有她兩倍高了,沉重的武器握在少女手中顯得搖搖晃晃,看起來十分可笑。

少女一副快昏倒了的樣子,兩腿在那邊抖個不停,真讓人擔心她會不會咕咚一聲被壓在矛戟下面。

「驅械者們,前進,把刺客拿下!」

嬌小少女扯開喉嚨全力大叫:

「惠恩大人請不要擔心,帕思莉亞這就來救您!」

入侵者無動於衷地望向從樓梯間衝上來的驅械者兵團。這些沒有自我意識的戰鬥盔甲,如果放在戰場上,或許能成為普通士兵十分頭痛的對手,可是如果是碰上像她這種程度的戰士……

匡匡匡匡!

下場就會變得慘不忍睹。

「嗚哇!」

跟隨在驅械者兵團後面衝上來的帕思莉亞,好像完全沒料到這樣的景象,十具驅械者瞬間在眼前被秒殺,頓時將帕思莉亞嚇得不知所措。揮動著長劍的銀髮少女,將與其髮色同樣的劍光匯成一道風暴洪流,銀光到處,鎧甲紛紛四散解體。

在四散飛舞的鋼鐵碎片中,帕思莉亞閉上雙眼,咬緊牙關用力地揮出了矛戟,可是,下一瞬間,帕思莉亞卻滾到了地上。

「…………」

「嗚喔……好痛。」

小巧的兔耳少女在地上接連翻滾了好幾個圈,終於噙著淚睜開雙眼。正當她努力地試著想要爬起來時,剛抬起頭卻看見一柄長劍正對著自己眉心,頓時倒抽一口冷氣。

「失、失策,沒想到我居然也被妳打倒了。」

不甘心的帕思莉亞搥打地板,恨恨地咬住了嘴唇。

「不,我根本什麼也沒做。純粹是妳自己重心不穩跌倒而已吧。」

入侵者露出傻愣住了的表情道。

「帕思莉亞!」

從正處於被挾持狀態的魔王嘴裡吐出了哭喪的聲音。

「妳不要管我,快逃吧!」

「說、說什麼傻話?惠恩大人,請、請不要驚慌失措,請務必記得保持魔王的威嚴。屬下一定會救您出去的!」

「等、等一下,你們兩個……」

「帕思莉亞!」

「惠恩大人!」

「帕思莉亞!」

「惠恩大人!」

帕思莉亞也聲嘶力竭地大喊,魔王和下屬兩人眼淚汪汪、真情對視的模樣,看起來非常動人。

「帕……」

「夠了沒有,這到底是在演哪齣啊?」

被晾在旁邊的銀髮少女終於忍不住大喝一聲,將兩人拉回現實。

「呼,呼……你、你們兩個,可以不要無視我的存在嗎?」

「女英雄請息怒……」

全身籠罩在一團黑影之中的魔王慌慌張張地搖著手,額頭上冒出無數青筋,快要按捺不住脾氣的銀髮少女,氣喘吁吁地抖了抖肩。

「嗚,好可怕!」

「沒想到魔王竟然這麼窩囊。」

望著將身體蜷縮成一團、宛如一隻簑衣蟲的魔王,銀髮少女也沒辦法一直維持殺氣騰騰的情緒,她用力地嘆了口氣,像是要把腦袋裡的混亂全都驅散掉。

「我說啊……這是怎麼一回事?我到底是來到了魔宮,還是哪部芭樂劇的排演現場?傳說中窮凶極惡的魔王,怎麼、怎麼會是這麼弱不禁風的模樣呢!難道你是假的魔王?」

「混帳傢伙!注意妳的用詞,有眼不識泰山啊妳,怎麼可能會有假的魔王?在妳眼前的可是如假包換的第六天魔王大人,膽敢隨便質疑的傢伙,眼睛都會爛掉,嘴巴都會爛掉,還有身體也都……」

「帕、帕思莉亞,該注意用詞的人是妳吧,別忘記妳現在可還是被劍尖指著唷!」

「嗚!」

望著明晃晃地指著自己鼻頭的長劍,帕思莉亞忍不住發出了嗚咽的慘叫,然而她還是努力壓抑住了內心的恐懼,怒瞪眼前的入侵者。

「少、少廢話,我帕思莉亞可是惠恩大人最忠誠的部下,肩負著保護大人的職責,才、才不會被一點小事就嚇倒。說!妳、妳到底是哪個家族派來的刺客?海爾、緹雷,還是馬瑟?」

「妳在說什麼?我沒有替任何人效力。」

「哈,少騙人了,妳一定元老議會那些臭老頭派來的吧?除了他們之外,哪還有人有殺惠恩大人的理由?」

「我真的從來沒聽說過什麼元老議會,信不信隨妳。」

「哼,看來妳是不會輕易鬆口的。不過,既然都被妳制住了,我也沒辦法多說什麼,要殺要剮就隨便妳了。」

帕思莉亞就像是賭氣般地抱起了胸口。

「但是我有一個條件,妳想對我怎樣都可以,放過惠恩大人吧!」

「惠恩……是指第六天魔王的名字嗎?」

銀髮少女搖了搖頭。

「這不可能,我到這裡來就是為了殺死他。」

創作者介紹

三日月書版

三日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