蝠星東來05-單封  

書名:蝠星東來05
作者:藍旗左衽
繪者:ダエ
出版社:三日月書版
出版日期:2017/12/06
定價:220元
ISBN書碼:9789863614784

★內附4P彩色角色機密檔案
★書衣質感燙銀設計
★全新未面世萬字番外

--
夏洛姆學園超豪華的環遊世界修學旅行來了!
完成關卡任務、順便拜訪同學們的古老家族,
本以為超歡樂的行程,卻碰上了讓人傻眼的危機?

「你,讓闇之爪變得墮落!」
「你們以為隱瞞真相就能保護他?」
「溫柔只會耽誤復仇……」
「沉溺在友情遊戲裡,多麼可笑!」

真是夠了!和同伴在一起有什麼不對?
暗殺、襲擊,統統上吧!福星決定,自己的朋友自己守護!

「咦咦?隱藏任務又是什麼鬼!」T皿T

 

 

第一章 不用上輔導課的暑假才算暑假

 

七月,盛暑之晝。萬里無雲,滾炙的日光直截刺落地面,焦灼著遊人的眼及肌膚。屬於盆地地形的臺北,午後開始匯聚濕氣,蒸騰不散,使熾暑更加燠熱難耐。

如此天氣,窩在家裡是最明智的選擇。

穿著汗衫和短褲,福星慵懶地躺在客廳的沙發上,手中握著遙控器,百無聊賴地瀏覽著螢幕上的各個節目。

好無聊……

福星懶懶地翻了個身,悠哉地嗑著破碎的洋芋片。

斜睨一記牆面上的月曆。

七月十六日。

也就是說,進入暑假已經二十三天了。從六月底到九月初,為期將近兩個半月、高中生涯的最後一個暑假,就這樣過了二十天。

感覺有點……空虛。

住在五樓、和他同一所國中的同屆學生升上高三,七月就開始上暑期輔導,早上背著書包上學,晚上十點多從補習班歸來。有幾次福星晚上出去買宵夜時剛好和他一起搭電梯。看著福星過分悠閒的生活,對方總投以羨慕又不解的眼神,讓福星很不好意思。

話說,他也高三了吶,是否也要準備升學考試呢?夏洛姆裡根本沒人關心升學,讓他也理所當然地忘了這回事。妖怪,升什麼學呢?就算真的要考試,也不急著在這一年,他有好長好長的時間可以準備。

這讓他有點心虛、空虛,不知道自己到底要做些什麼、不知道自己的目標在哪裡。

煩死了……好希望快點開學……

「轟轟砰砰砰!」

外頭傳來一連串巨大的碰撞聲,悶然的巨響在樓梯間迴盪,傳入屋中。

福星懶懶地睜眼。

有人在搬家嗎?這麼熱的天,還真是辛苦了……

「叮咚啾啾啾啾啾──」怪異的仿鳥鳴聲電鈴響起。

福星回過頭,狐疑地看著大門。

誰啊?該不會是推銷員?裝死好了。

「叮咚啾啾啾叮咚叮咚啾啾啾啾啾──」按門鈴的頻率加速,透露來訪者的焦急與不耐。

「來了來了啦!」福星起身走向大門,扭開門把,「有什麼事?這裡謝絕推銷──呃?!」

門外的訪客們,讓福星愣愕。

「布、布拉德?!」他在做夢嗎?

「終於開門了?我正考慮將這扇門打爛。」操著帶有濃厚外國腔調的中文,布拉德咬牙切齒地低語。高大精碩的身軀,穿著簡單的圖騰白T。

「你怎麼來了?」

「不行嗎?」

「沒有!我只是很訝異,為什麼……」

「嗨,福星。」珠月從後方探出頭。她頂著貝雷帽,白皙的臉蛋被曬得通紅,滿面汗珠,一臉憔悴,以虛弱的語調開口,「不好意思,可以先讓我們進去嗎?外面有點熱……」

「珠月!妳也來了?!」

福星的目光向後一掃,赫然發現熟悉的臉孔不只一個。

丹絹頭戴全罩式遮陽帽,頭頂脖子全被圍遮,臉上戴著口罩,只露出眼睛,手臂上套著兩管老式的碎花袖套,防曬措施之嚴密連美容達人也要甘拜下風。紅葉和妙春則戴著藤編草帽,粉臉被曬得紅撲撲的。

「呃,丹絹,你是要去採茶嗎?」

丹絹冷冷地瞪了福星一眼,「我不喜歡防曬乳……」

紅葉一把推開丹絹,「可以別囉嗦了嗎?老娘連內褲都濕了!因為汗!」

蹲在鞋櫃上的妙春虛弱地抬頭,「妙春快死掉了……」

「喔喔好的好的,抱歉!」福星趕緊讓開身子,「請進請進!」

然而,進了屋之後,眾人又是一陣不悅的咆哮。

「為什麼屋裡一樣熱?」

「說好的冷氣呢!」

「哪有一樣熱啊,明明有開電風扇!」福星將電風扇推到眾人面前,彷彿獻寶一般地開口,「我現在將風速轉到『強』──看!風變大了吧!」

強勁的風吹在揮汗如雨的眾人身上,因汗水而濕黏的頭髮雜亂無序地飛起,黏貼在臉上、身上。

暑意未減,狼狽加倍。

「你家沒冷氣?」翡翠輕擦著額角的汗,電風扇的涼風讓風精靈稍微舒緩了些,「要不要我幫你代購?手續費兩成。」

「我家有冷氣,但是開冷氣不健康,電風扇比較天然。」福星自豪地解釋著。

紅葉二話不說掏出皮夾,扔了五張鈔票到茶几上,「我幫你出電費,請你打開冷氣,開到最大!立刻!」

「但是──」

「轟嘎吱!」

撕裂金屬的刺耳聲響忽地響起。布拉德豪邁地將電風扇扭斷,雙手捧著圓形扇面,皮笑肉不笑地開口,「不好意思,我以為它和你的頭一樣可以轉三百六十度。」

福星縮了縮脖子,「我馬上開冷氣就是了……」

他拿起放在茶几下的遙控器,舉起,按下開關。清脆的電子聲響起,在眾人耳中宛如天籟。

溫度降低,眾人的情緒也隨之平靜。福星識相地從廚房端出冰麥茶,澆熄友人的怒燄。

「怎麼會突然過來?」福星開口詢問,「發生什麼事了嗎?」

眾人互望了一眼。

丹絹瞪向福星,「不歡迎?」

「不不,當然不是!怎麼可能!」福星連忙否定,不好意思地搔了搔後腦勺,「看到你們我很開心,但是,因為太開心了,感覺有點不像真的……」

他甚至懷疑自己是否在做夢,苦悶的晝午之夢。

福星的發言,在眾人心中投下一顆石子。讓人感到舒坦、充滿暖意的石子。

「這沒什麼大不了。」布拉德冷哼了聲,掩飾自己的尷尬。

「十九號就是修學旅行,起始點在泰國,我們打算同隊的隊友先到你家會合再一起過去。」翡翠輕啜涼茶,悠哉地開口解釋,「順便來這裡度個假。有勞你招待啦!」

「你是想來白吃白喝省旅費的吧!」福星沒好氣地吐槽。

經翡翠提醒,他想起了差點被他遺忘的重要活動──修學旅行。

升上三年級的學生,在暑假中會進行修學旅行。夏洛姆的修學旅行,行程極為豪邁,範圍遍及五大洲,以類似周遊列國的方式行經各個據點,為期三週,南北校同步進行。

比起國中時三天兩夜的偽環島畢旅,這簡直是精裝鍍金超豪華版!

「呃,所以……」福星打量了一圈在場的所有人,布拉德、翡翠、珠月、丹絹、紅葉、妙春,「同小隊的只有你們六個來?」

「小花晚一點會從花蓮出發,洛柯羅在你家樓下的冰店吃一碗四十五元的冰。」

「呃,所以……」福星停頓了一秒,有點不好意思地開口,「理昂他……沒有來嗎?」

心中有種小小的失落感。

眾人愣了愣。「啥?!」

布拉德低咒,「糟糕!」接著猛地衝出屋外,幾秒後扛進一座約略兩公尺高的長木箱。

「你家窗簾是遮光布吧?拉上。」

福星降下簾子,好奇地打量著長箱,「那是什麼?」

紅葉賊笑,「送你的禮物呀。」

「生嫩可口喔。」妙春補充。

布拉德瞪著被釘死的木箱邊緣,「你家有鐵撬嗎?」

「沒有。」

布拉德皺眉,「好吧,可能會有點吵。」

他對著箱子喊了聲,「小心!」再舉起凝聚著異能力的強化狼爪,猛地向下一揮,直接將箱邊打爛、將板面一腳踢開。

福星好奇地湊過頭去,想看看箱中究竟放著什麼「可口」的禮物。

「呃!」這是──

只見理昂臭著臉躺在長箱之中,頭髮和衣服相當凌亂,因汗水而皺貼在身上,彷彿年貨大街上縮在盒裡的乾魷魚一般,看起來非常地狼狽。福星從未看過這麼落魄的理昂。

「呃!理、理昂?」為什麼會放在箱子裡?!

理昂緩緩坐起,動作非常僵硬,平日的冷傲及優雅蕩然無存。

他稍稍伸展了四肢,起身,回首,以冰冷至極的目光射向布拉德,「這筆帳我記著了……」

「在責備之前,你應該先感謝我扛著你和那蠢箱子爬了七層樓。」布拉德不以為然地抓抓下巴,一派輕鬆地開口,「箱子太高進不了電梯,樓梯間又窄又陡,會不小心失誤掉落也是在所難免。不過,忘了把你拎進來確實是我的疏失,抱歉啊。」

福星恍然大悟。

原來剛才的巨響是理昂箱啊……

看著一臉狀況外的福星,珠月主動解釋,「暑期是旅遊旺季,機票不好訂,星期五之前到臺灣的班機只剩早上這班。因為是白天抵達,為了理昂著想,只好委屈他先窩在箱子裡了。」

「所以……他就那樣一路從瑞士到臺灣?」

「沒這麼誇張,」珠月微笑,「只從香港轉機後開始。」

從香港到他家,也要五個多小時吧!

「你還好嗎?」福星關切地開口,順手奉上一杯冰茶。

理昂瞥了福星一眼,「死不了。」接過茶杯,一飲而盡。

門鈴聲響起。吃完冰、嘴邊還沾著兩滴煉乳的洛柯羅神清氣爽地歸返。

「好吃!那個黑黑圓圓QQ的東西,很好吃!晚餐我還要吃那個。」

「那是包心粉圓。晚上帶你去夜市逛。」福星看著睽違二十多天未見的友人們,原先灰暗沉悶的思緒一掃而空,被興奮與喜悅填滿。「好久不見耶。」

「是啊。」珠月笑了笑,上下打量著福星,「你好像長高了?」

「喔,對呀。」福星不好意思地抓了抓頭,「回臺灣之後長了兩公分,遲來的發育期。」

紅葉盯著福星的臉,「好像隱約疑似變得有點帥。」

確實。長高的福星,臉上仍有著中學生的青嫩,但也染上了幾分成熟英秀的氣息。雖然不像理昂等人擁有著極致明顯的俊挺,卻有著清新的耐看。

「真是不乾脆的稱讚。」福星吐槽,但仍暗爽在心。「話說,你們的華語怎麼變得這麼溜?」

「終於發現了?」布拉德冷哼,「因為修學旅行要橫越各國,學校規定所有二年級學生在下學期選修兩種語言以方便溝通。畢竟出了學園,少了巴別塔之磚的庇護,語言是個很麻煩的問題。」

「是喔?我怎麼不知道!」慘了慘了,他該不會被留級吧!

「這條規定只限精怪以外的族裔,畢竟精怪類本身具有語言天賦──『基本上』是這樣啦。」丹絹沒好氣地解釋,「要是連自家隊友都無法溝通,那還玩個屁。」

「所以你們都選了中文?」福星受寵若驚,卻又帶了點歉意,「真的很不好意思耶……」

「沒差,不然也不知道要選什麼。」布拉德一臉理所當然地嚼起杯裡的冰塊,「茶沒了。」

「是是是。」福星趕緊奔回廚房,幾秒後奔回,「所以,你們要在這裡待到集合日?」

「是啊。」

「住飯店嗎?」

「不然住你家嗎?」

「可以啊,反正我爸媽下週五才會回來,芙清也留在夏洛姆。如果大家不在意的話,當然歡迎。」

「可以嗎?」翡翠眼睛一亮,「無條件入住?」

「對啦,免費。水電瓦斯費都不用,這樣明白了嗎?」福星早就摸透了翡翠的心思,主動解釋。

「很好,那我立刻取消飯店。」

「還有我!我也要住福星家!」洛柯羅立即舉手。

「那其他人呢?」

「沒意見。」

「只要和紅葉一起,我住哪裡都可以!」

「我對住宿不挑。」丹絹申明,「但是冷氣不准關。」

「對對對!」

眾人達成共識。於是,接下來的三天,賀家多了八個訪客,前所未有。

 

眾人分配好各自的臥室,便入住小憩。舟車勞頓,一路奔波,即使是特殊生命體也不免感到疲累。

傍晚五點多,小花開著休旅車來到福星家樓下。

下了車,甩上車門,「好久不見。」

「好久不見,這是妳的車喔?」好酷!

「是啊。」小花瞥了眼站在騎樓下方、極為顯眼的一伙人,揚起嘴角,低語,「比我預期的多。」

「什麼?」

「沒。接下來的行程是士林夜市?先出發吧。我的車只能裝七人,剩下兩人可能要另外坐車去。」

福星露出得意的神情,「不用擔心。」哼哼哼,終於輪到他表現了!「我可以騎機車載人過去!」

存了好久的錢,今年暑假,福星終於將渴望已久的愛車迎回,藍色RACING 150,他的彎道情人兼公路戰神!

眾人愣愕,「你會騎機車?有駕照嗎?」

「自以為會騎和真的會騎有差,這和湯姆熊的模擬機車不一樣喔。」

「我都二十歲了!駕照前年早就考過了啦!」可惡,太瞧不起人了吧!「那,誰要給我載?」

眾人互看一眼,氣氛頓時陷入一陣微妙的沉默。

「都沒有喔?」福星露出有點受傷的表情。

「不然抽籤吧!」珠月拿出一包彩虹糖,「拿到白色的就和福星同車。」

提議通過。眾人輪流伸手取出一顆糖放在掌心。

「我是紅色!」

「橘色。」

「藍。」布拉德開口,發現珠月也拿到相同的顏色,莫名地感到一陣愉悅。

「綠色。」妙春和洛柯羅同時開口。

「我拿到白色。」理昂冷聲宣告,下一秒將糖丟入嘴中,「別耽誤時間,走吧。」

眾人鬆了口氣,也對理昂的爽快感到有些詫然。只有珠月用著似笑非笑的目光盯著理昂。

「等會兒見。」眾人紛紛坐進小花的車。

「保重啦。」布拉德經過理昂時拍了拍理昂的肩。

「哼……」

福星領著理昂來到地下室車庫。

「呃,你真的要讓我載?」

「你不願意?」

「我哪敢!」

福星有點訝異。沒想到理昂會這麼乾脆,讓他有點感動。

今天是他的幸運日嗎?為什麼一直有讓他感動的事發生?

腳步在寶藍色的機車前面停下,福星拿起掛在車把上的粉紅色派大星安全帽戴上。打開置物箱,他拿出另一頂綠色西瓜皮花紋的安全帽,遲疑了一下,遞給理昂。

「呃……我只剩下這頂。」

「一定要戴嗎?」

「不戴會被罰錢,還是說你要戴我這頂?」

看著福星頭上那笑得傻呵呵的派大星,理昂無奈地長嘆一口氣,接下帽子,戴上扣好。

他越來越擅長妥協……

福星騎上機車,朝理昂露出自以為帥氣的笑容,「上車吧。」

理昂跨上福星的車,坐定。

福星回眸,以不可一世的瀟灑語氣開口,「坐穩囉。等會兒車速太快,你可以抱我的腰。」

理昂深吸了一口氣,「請不要引誘我扭斷你的脖子……」

福星嘿嘿乾笑,發動了車子。

雲層比剛才更厚、更陰,天頂傳來隱隱的雷聲。

千萬別下雨……

當理昂正暗忖時,細細的水滴打落臉頰。

不妙……

 

川流不息的人潮占滿道路,壅塞著夜市的所有空隙。入夜,商家的燈火與車燈,將夜市渲染得耀目如晝。

如此熱鬧的場景,完全看不出不久前才下了一場傾盆午後雷雨。

當福星和理昂冒著風雨抵達夜市時,已經過了一小時。

「搞什麼鬼,這麼──」在停車場等得不耐煩的布拉德本想開罵,但看到福星和理昂狼狽的模樣,話便收入口中。

兩個人渾身溼透,臉上因街道骯髒的空氣而有些髒汙,壓在安全帽下半溼的頭髮凌亂不已。

「不好意思,下雨塞車了。」福星傻笑,「不然本來很快就會到的。」

眾人看看福星,又看了看憔悴慘白的理昂,欲言又止了一番,最後決定留給這英勇闇血族最後的尊嚴。

辛苦了,理昂。

「那,開始逛吧!」洛柯羅迫不及待,「我要吃雪花冰、雞排、烤年糕、珍珠奶茶!還有那個黏黏稠稠黃黃綠綠的東西!」

「那是蚵仔煎啦。」福星沒好氣地開口,「好,那麼跟好囉!出發!」

領著眾人,穿梭在人來人往的窄巷之中。託布拉德一行人的福,那出眾的外貌讓所有路人驚豔,紛紛駐足讓路,通行無阻。

並且得到了不少折扣。

「這實在……太棒了!」望著眼前幾乎和頭頂齊高的雪花冰,洛柯羅感動得眼眶泛淚,「五十元臺幣竟然這麼大碗!我愛臺灣!」

布拉德和丹絹好奇地嘗試了腳底按摩,對此讚不絕口。兩個人癱在長椅上,頭肩彼此相靠,露出登仙般的恍惚表情──這些畫面都被小花一一拍下。

「回去再用Photoshop後製,加點效果,會賣得更好……」小花低頭對著妙春小聲嘀咕。

妙春點點頭,「我瞭解。」然後看向正盯著那兩人、一臉詭笑的珠月。

福星感到一陣毛骨悚然。

拜託不要教壞小孩啊……

翡翠對夾娃娃機有著極高的興趣。看著那些夾了半天一無所獲、卻又不斷投錢的挑戰者,他顯得十分驚喜,一臉算計。

福星偷笑。下學期在學生餐廳看見夾娃娃機,他也不意外了。

在夜市晃了一圈,時間也過了兩小時。除了理昂,每個人都吃得肚子凸起,意猶未盡。

經過某個攤子時,福星被吸引了目光。

那是製作鋁線工藝的攤位。剛硬冰冷的鋁線染成各種鮮豔色彩,在老闆的巧手下,一氣呵成地折出流暢的線條,化成美麗精巧的飾品。

「看看喔。可以折指定的字唷。」年輕的老闆一邊折著手中的工藝品,一邊招呼。

「很可愛呢。」珠月笑著走近,「有興趣嗎?」

「呃……還好……」福星回答,目光仍盯著放在一旁的樣品上。

翡翠等人了然於心。

「想要嗎?」

「還好……」

「不然,大家都買吧。」紅葉提議,「每個人都折一個自己的名字,做為這次來臺灣的紀念,怎麼樣?」

福星的眼底閃起興奮的神色,「真的嗎?」

「嗯。」

「我要我要!我要桃色,看起來像雷根糖!」

「可以。」

「反正不貴……」

福星開心地和大家挑選鋁線,和老闆溝通。

三十分鐘後,每個人分別拿到屬於自己的名字折字。

福星拿著水藍色的「LUCKY STAR」,放在掌心端詳許久。

他覺得好開心。

並不是因為買到自己想要的東西,而是──

他和他的伙伴擁有相同的紀念品,有著專屬於他們的回憶。

創作者介紹

三日月書版

三日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