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魔調教Project05-單封  

書名:惡魔調教Project05(完)
作者:帝柳
繪者:愁音
出版社:三日月書版
出版日期:2017/12/06
定價:220元
ISBN書碼:9789863614593


即便翻過整座地獄,也要與妳相伴!

--
「如果愛妳是一種病,我們永遠都無法痊癒。」
一行人深入地獄第九圈,眼看離取回靈感只有一步之遙,
別西卜的大軍卻再次阻礙了前進的道路。
受夠了老是被動挨打的宮成茜終於下定決心,
這一次,換他們主動出擊!
敵方軍隊人多勢眾,加強我方戰力成為首要之務,
只是,招募新成員的過程為何有些微妙?
先是被開膛手傑克當成媽媽(?),還差點和該隱亞伯大玩3P……
率領著比敵人更棘手的隊友,
叛軍討伐、貞操攻防的戰鼓同時敲響!
輕小說作家的地獄取材之旅,終點就在前方──

宮成茜:「我必將取回靈感,重返人間!」

 

 

序幕 地獄戰火的序曲

 

陰陰暗暗、黑色混合酒紅色的天幕,散發一股幽怨與悵然的氣息。

放眼望去毫無人煙,除了一個寫著「歡迎光臨地獄」字樣的招牌,以及地獄代言人「地獄娘小舞」的動漫少女人形立牌。

立牌被人用像是鮮血的紅色液體,歪歪扭扭地寫下「(標楷)路西法去死(標楷)」,就連人形立牌本身,長相甜美可愛的地獄娘小舞,也被不知名的人士切割破壞。

這一帶原本是熱鬧非凡的小鎮中心,人來人往、車水馬龍,如今卻人去樓空,到處充斥蕭條的氣息,枯黃落葉被冷風捲起又吹落。

過了一會,地面忽然開始振動,地上的小石子也輕輕跳動起來。另一端的地平線上出現大批軍隊身影,踏著規律又沉重的步伐,整齊劃一地大舉經過!

大軍壓境,將立牌毫不留情地踩在腳下,被踩得面目全非的人形立牌,漂亮的臉龐彷彿正在哭泣……

小舞以無聲的方式,訴說著一場無情冷酷的戰爭即將到來。

第一章 巨人看守者

 

「妳逃不掉的,宮成茜!」

後頭傳來的聲音,立刻讓宮成茜想起一個名字──

杞靈!

杞靈不止是當初害她下地獄的罪魁禍首,現在似乎還擔當別西卜身邊某種要職,能率領這種等級的大軍,這女人也是不簡單啊……

不對,現在可不是在佩服敵人的時候!

眼看杞靈的戰鬥機伸出砲彈槍管,鎖定目標之後便轟然發射!

「這下完蛋了……」

眼睜睜看著砲火無情襲來,宮成茜下意識抓緊比希魔斯,心臟用力地跳著,腦袋裡也迅速閃過跑馬燈。

就在她閉上雙眼,打算迎接最絕望的結果之際,赫然有道強風劃過她的身旁。

睜眼一看,她才恍然明白那原來並非單純的強風,而是一發強勁驚人的白色電磁光砲!電磁光砲高速向前的同時將所有砲彈消滅吞沒,強勢直衝向前、撞上方才發射攻擊的戰鬥機!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宮成茜愣愣地看著眼前發生的景象,一時間,她的腦海裡有太多問號,當然其中最想知道的,就是這道電磁光砲究竟從何而來?又是誰伸出的援手?

難道說……他們還有隱藏的援軍嗎?

「可惡,到底是誰敢阻擋我!」

杞靈的吼聲再度傳來,本來差點就要將最痛恨的女人除去,想不到半途殺出個程咬金!

「宮成茜,第九圈的入口閘門打開了!我們得快點衝進去!」

坐在最前方的姚崇淵,一見到通往地獄第九圈的入口閘門緩緩開啟,馬上就對著宮成茜大喊。

「我知道了!比希魔斯,我們用最快的速度衝進去!」

宮成茜命令一下,比希魔斯立刻加速,照著她的指示向前方閘門衝刺!

不管怎樣,都要把握這一線生機!

「別讓他們跑了!」

杞靈率領的大批戰鬥機持續砲火攻擊,宮成茜原以為會有第二發電磁光砲替他們阻擋,卻遲遲等不到第二波反擊。

「看來只能靠我們自己了!就差一點點,再差一點點我們就能進入閘門!」

宮成茜抓緊比希魔斯,現在所有的希望都寄託在牠身上了!

雖然無法反擊與完全抵擋戰鬥機的攻勢,月森和姚崇淵等人仍竭盡自身所能,忙著用各自的術法抵禦。

「集中火力!」

杞靈的吼聲彷彿要貫穿雲霄,本來分散開來的戰鬥機迅速匯聚,集中砲火射向宮成茜等人。

「該死!」

密集的砲火,就算是月森、姚崇淵以及伊利斯三人聯手,也絕無可能完全抵擋。千鈞一髮之際,比希魔斯大吼一聲,衝入了入口之中!

此時,第九圈入口處的閘門再度射出一道電磁光波,形成防護罩,擋了所有想要追擊進入的敵兵。

厚重的閘門完全關上,徹底將外頭的一切隔絕。

地獄,彷彿又在這一刻恢復了寧靜。

「我們……這樣算是安全了嗎?」

宮成茜從比希魔斯身上下來,仍然心有餘悸,心臟怦怦跳著。局勢發展得太快,快得她幾乎來不及反應,方才那場戰鬥根本是靠著直覺與求生本能在運作。

「算是吧,至少暫時不會有危險。」阿斯莫德走到宮成茜的身旁,安撫地按住她的肩膀,「別西卜的軍隊短時間內無法攻進來,可別小看這扇號稱『巨人之盾』的門啊。」

「希望這扇門如你所說那樣堅固可靠……撇開杞靈突然率領大軍出現,剛剛的電磁砲與閘門開啟又是怎麼回事?」

宮成茜稍微鬆了口氣,隨之而來的是想要釐清疑問的好奇欲望,她一邊抱住化為白色小毛球的比希魔斯,一邊納悶地提問。

「是我事先拜託朋友幫忙,成茜。」

開口回答之人不是阿斯莫德,而是讓宮成茜出乎意料的伊利斯。

「是你?這是怎麼回事?」

「我知道要來第九圈,也和你們一樣料想過可能遭遇別西卜的攻擊,只是沒想到竟是這般猛烈的攻勢……不過好在,我的友人及時救了我們。」

「與其說是友人,更正確的說法是親戚關係吧──伊利斯。」

一道從深處走來的身影,打斷了伊利斯的話,同時地面傳來振動,讓人感到有些頭暈。

循著聲音與「地震」發源處一看,竟是一名高大魁梧、約莫一層樓高的龐大男人!

「巨人族?」

月森眨了眨眼,平時冰山般的容顏,也在此時出現了一絲驚訝神色。

「容我介紹……誠如各位所見,他就是我的友人,也是地獄第九圈閘門的守衛,巨人寧祿。」

伊利斯板著臉,眉頭糾在一塊地替大家介紹。

「喂,伊利斯那傢伙好像不喜歡被說和對方是親戚關係啊?臉色變得更難看了。」姚崇淵輕輕地用手肘撞了下宮成茜,八卦地小聲道。

「伊利斯不喜歡自己體內的泰坦巨人族血統,應該是因為這樣才會不高興吧。」宮成茜同樣小聲地回應。

之前和伊利斯聊過這件事,至今她都沒忘卻當時伊利斯排斥厭惡的神情。

「還是這麼堅持稱呼我為友人啊……也罷,總之很高興認識各位,叫我寧祿就好。」

巨人寧祿微微彎下身來,對著宮成茜等人禮貌地道。

「由於阿伊事前緊急拜託我幫忙,我便替大家打開閘門。開啟閘門需要一些準備時間,好在趕上了。」

寧祿很清楚,只要不繼續堅持使用「親戚關係」這個詞彙,伊利斯就不會擺出一張臭臉給他看。

「原來是這麼一回事……那麼電磁光砲又是?」

宮成茜提出另一個疑惑的問題。

「啊,那是後備火力,每個入口閘門都有配備,就是為了擊退非法侵入者。只不過,由於起初只有配備一次光砲的能量,因此只能發射一次。」

寧祿詳細地回答。

「看來當初路西法早就想到可能會有這一天……話說回來,現在我們該怎麼辦?」姚崇淵雙手一攤,向眾人問道。

「當然是趕快繼續前進,你沒忘了我要到地獄最深處這件事吧?」

宮成茜馬上回答。

「我、我才沒有忘咧!本天師是那種人嗎!」姚崇淵緊張地反駁。

「你的反應出賣了一切啊,小臘腸……」宮成茜雙眼瞇成一條線,冷冷地吐槽。

「哈哈,你們感情真好!和阿伊當初說的一模一樣!」

寧祿捧腹大笑的同時,地面再度微幅震動起來。

「咳,寧祿,別在他們面前用那種方式叫我……」伊利斯一臉尷尬。

「什麼?阿伊是在害羞嗎?也對啦,在喜歡的女人面前總是要保持形象嘛!哈哈哈!」

「寧祿!」

接二連三被踩到地雷,伊利斯似乎有些動怒了,但他其實也知道自己拿寧祿沒轍。

這個大塊頭就是這種個性,簡單來說,就是不懂得看場合氣氛的白目。不過也就是因為這種性子,他才能和自己這個被人說一臉凶惡又不好相處的人成為朋友。

「啊?你生氣了?抱歉抱歉,就別跟我計較了嘿!」

看伊利斯臉色驟變,寧祿趕緊道歉,一手拍了拍自己的後腦勺。

「總之我們先離開吧,待在這裡也只是浪費時間,況且你不是說有消息要告訴我們嗎?」

「對對,差點都忘了!我有聽到一些小道消息,但不確定真實性……可是看到今日這個情況,我想搞不好有很大的可能是真的了。」

被伊利斯提醒後,寧祿這才想起了正事。

「到底是什麼消息啊?」

宮成茜一邊問,一邊跟著帶頭的寧祿邁開步伐。

隨後,寧錄告訴一行人關於別西卜的大軍動態──別西卜的軍隊正從四面八方前往地獄最深處,目的在於一舉拿下路西法。

大戰在即,四天王中有三人支持別西卜,其中一人就是之前偷襲過他們的貝力亞魯!

聽到這個消息,眾人的臉都綠了,尤其以阿斯莫德最為沉重。雖然和別西卜之間關係再怎麼不好,阿斯莫德還是最了解對方的人……畢竟別西卜是他的雙胞胎兄長。

「如果這個消息是真的……地獄將要掀起一波腥風血雨了。」

宮成茜有些惴惴不安。這樣聽來,局面對路西法這邊可不太妙啊!

她不清楚地獄之主路西法的戰鬥力如何……她只知道,路西法的宅力超標就是了。

打從來到地獄後,她從未見上偉大的地獄之主一面,不過想想也不太意外,這個路西法就是個阿宅,足不出戶很正常。

平常當個宅宅還好,或許屬下能替他管控好一切,然而在這種軍閥起兵造反的時刻,路西法還能不盡快出面阻止、力挽狂瀾嗎?

只是就算他真的出馬,能不能將這些造反的傢伙統統打回家也是個問題。

「雖然地獄裡不乏爭鬥鬧事,但這種顛覆政權的大事,已經很久很久沒發生過了。」月森同樣表情嚴肅。

以資歷來說,他只是一個待在地獄不過十年左右的亡魂,但進到地獄的第一天,他就知道像這種等級的大戰,距離最近的一次,得回溯到米迦勒與路西法大戰的時期。

那可是地獄的創建階段,那之後再也沒有人膽敢挑戰路西法。

月森從沒想過,像這樣的事居然會再度發生,而且自己還跟著捲進了戰爭的核心漩渦之中。

但他並不害怕。

如果是為了茜──

為了最重要的人,就算迎面而來的是狂風大浪,他月森也會貫徹守護對方的決心!

「米迦勒和路西法的大戰啊……當時我只是戰爭中的一員小將,不知不覺也過了這麼久了……」

伊利斯一手刮著自己的臉,思緒沉浸在過往的時光中。

當時他只是一個默默無名的惡魔,還是個被人歧視的半泰坦巨人混血,他十分清楚,想要翻身,就只有參與路西法之主統率的大戰。

儘管那場對抗天界的戰爭輸了,但他的戰績仍表現亮眼,因而取得了不錯的軍階與身分地位。

身為近乎永生的惡魔,時間對伊利斯來說毫無意義,聽到有人提起這件往事,他才猛然發覺原來一個回頭,也過這麼久了。

「如今若要我再戰一次,我也不會退縮,甚至可以表現得更好。因為,我身邊有了成茜。」

伊利斯話鋒一轉,本就嚴肅的臉孔,面向宮成茜時變得更為鄭重。

他當然是認真的。

不管是對於宮成茜的感情,還是剛剛的宣言,都認真無比。

他會展現給宮成茜看,經歷上次的大戰後,自己是有所成長的。他將以行動表現,他伊利斯才是真正有資格守護在成茜身旁的男人!

「喂喂,你怎麼趁機說出這種明顯想加深好感度的話啊?想不到你一臉凶惡,心機倒是不小。」姚崇淵噘嘴抱怨,「我說伊利斯你啊,真是一點也不會看場合跟事情的嚴重性……是說,宮成茜妳別誤會,本天師也不可能拋下妳的啦!」

話說到一半,他又突然轉變風向,好像擔心沒這麼表明的話,就會被伊利斯比下去似的。

「說那麼多,結果自己還不是一樣挺在意成茜的看法……」伊利斯板著死魚眼冷冷地吐槽。

「好了好了,我又沒說你們怎樣,用不著在這種小事上節外生枝好嗎?」

一手扶著額頭,宮成茜只覺得有些困擾,一點也沒有感受到被騎士守護的甜蜜感。

「眼下,最重要的是我們該如何解決別西卜大軍吧?」她沒好氣地雙手一攤,對著眾人道。

「說到別西卜的大軍……我倒是想起來另一則消息。」寧祿食指撐著下巴,若有所思地說。

宮成茜馬上追問,「什麼消息?你就不能一次把所有消息都說完嗎?」

說話同時,一行人眼前的景象漸漸從閘門附近的荒涼,變成到處林立高塔的城鎮。空中不斷傳來吹奏號角的音樂聲,好不熱鬧,但街道上沒有半點人影。

不過,在向寧祿詢問這座城鎮的資訊之前,宮成茜還是比較想先聽對方的「另一則消息」。

「我也不是故意不說呀,只是一時間忘了嘛!是這樣的,我另外聽到的一則消息是……」

寧祿又拍了拍自己的後腦勺,接下來才吐出他所知道的事:

據傳,別西卜在地獄第十圈的邊界,設置了一個隱形軍事基地。

「軍事基地?那傢伙居然敢在眾目睽睽之下蓋一座隸屬於自己的軍事基地?」

創作者介紹

三日月書版

三日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