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001-單封  

書名:靈魂侵襲vol. 1
作者:指尖的詠嘆調
繪者:六百一
出版社:三日月書版
出版日期:2018/02/07
定價:220
ISBN書碼:9789863614913

無心無情的王╳玩世不恭的駭客
疼痛、情感、生死與共!

契約共生三大特性之一:伴生。
契約者的情緒將轉移到共生者身上;共生者受傷將複製到契約者身上。
做為身負異能的契約者,
黎楚沒想過自己會死,還死在同伴手中。
然而,他更沒想過自己竟會重生,
從高高在上的契約者,成了任人宰割的共生者。
唯一慶幸的是,他仍有異能──

 

 

Prologue

 

警報響了。

實驗室大門立刻自動關閉,本層所有活動門都加上十級許可權鎖。代表著契約者入侵的紅色燈光緊接著亮起,在合金製作的牆面上一輪一輪折射出耀目的反光。

所有人抬起頭。

在這間實驗室裡的工程師都是精英分子,在他們至少五年的研究生涯中,警報響起的次數超過十次,然而沒有任何一次危險會波及到這個地方。

這是伊卡洛斯基地最核心處之一,所有契約者將不惜一切代價拚死守護的地點。

「這是幾級警報?」

「最高級!不要問了,立刻啟動緊急方案!」

「所有人摘下名牌,按照手冊第十三條指定的方案緊急逃生!」

「莫風還在外面,他正在休息區察看共生者的情況──」

「不要多問,共生者那裡會有專用通道!」

「中心電腦,銷毀所有資料存檔,開啟意外通道!」

在一片混亂的喊聲中,機械合成音不急不緩地報告:「接受A+級許可權命令,開始銷毀存檔資料……」

黎楚拿起眼鏡,從容閱讀了緊急通知後,站起身。

所有人都看向他,有片刻鴉雀無聲。

在這些研究人員之間,他是唯一的契約者。

黎楚沉著地道:「按計畫逃生,我去休息區疏散共生者,順便找回莫風。」

在他們不遠處,就是共生者棲居的地方。

一旦脆弱的共生者被入侵者發現,只需要一把槍,就能輕易殺死大批共生者,然後甚至不需要一分鐘的時間,這些共生者相對的契約者都會相繼「赴死」。

無論契約者多麼強大,再怎麼呼風喚雨、無所不能,一旦自己的共生者死去,便只能與其共死。

契約者沒有感情,沒有疼痛,只有共生者,是唯一的弱點。

契約共生第二大特性:赴死。

共生者死亡時,契約者將在同一時刻與其共同死亡。

黎楚的許可權級別是九,在研究者中已然是最尖端存在,然而最高級的警報將大門完全封鎖,唯有伊卡洛斯的最高管理人員才能打開通向休息區的大門。

換作別人,此時已無法可想,但黎楚不同。

他戴上眼鏡,輕緩吐出一口氣。

資料化開始。

異能發動的瞬間,他在眼前的合金門中看見了若隱若現的代碼串層層疊疊,一閃而逝。

黎楚伸出右手,將食指輕輕放在解鎖終端,下一刻,瑩綠色的資料洪流向他鋪面而來,電子之風微微掠起他的髮梢。

黎楚神色不動,沉著地在不斷來回傳送的數據封包中過濾資訊,在他的神經元底層,一顆象徵著契約者的精神核瞬間爆發出博伊德光芒,不久後一道相差彷彿的資料流程自他的指尖流淌而出,輕巧地沒入門中。

「收到新指令,許可權核查進行中……許可權核查成功,關閉十級警戒鎖,打開第一道防護門……開啟完畢,打開第二道防護門……」

機械聲中,大門緩緩升起,黎楚從容走過後,又將其鎖死。

這一次,是真正地「鎖死」了。

數據化完畢。

「警報!全區警報!伊卡洛斯發現入侵者,入侵者已闖入A1、A2、G1、G5區,正在進入X區域!全區警報!」

現在黎楚踏入了休息區。

值得諷刺的是,這些被豢養的共生者們,此時此刻竟比養尊處優的研究人員更淡然。

他們有條不紊,各自排隊,從事先準備好的特殊通道一一逃出,臉上甚至沒有太多表情。

因為共生者的特殊性,他們一旦被自己的契約者找到,就會立刻被保護與隔離起來;並且會經過特殊訓練,壓制一切感情波動,定期檢查心理狀況,根據情況,還會接受不同程度的疼痛耐受訓練。

契約共生第一大特性:伴生。

共生者受到一切傷害,將複製到契約者身上。契約者發動能力時的疼痛將由共生者承受;契約者的一切情緒,將轉移到共生者身上。

契約者在執行任務時,將頻頻使用能力,且他們自身情緒也會由共生者來承受──這使得共生者除了外來的威脅外,也常常因為壓力過大,或者精神崩潰,而選擇自我傷害。

而自我傷害,又會立刻複製在契約者身上,影響任務執行的同時,往往會造成更嚴重的惡性循環。

一切的一切,使得共生者在這個世界上的地位微妙了起來。

他們是弱點,也是犧牲者,承受著契約者理應承受的代價,同時也感受著契約者理應感受的情緒。

而在伊卡洛斯基地,所有共生者都被集合在一起,然後教導他們如何壓制自己的……哦不,不屬於自己的情緒,以及如何忍受能力發動時的痛苦。

黎楚在共生者隊伍的周圍掃視了一圈,這些共生者漠然看著他,口中念念有詞──背誦,有時也是忽略疼痛的一種手段。

黎楚在隊伍中見到了屬於自己的共生者,晏明央。

契約者總是很容易找到自己的共生者,這也許是一種天然的感應。

而和以往任何一次都相同,晏明央看著黎楚,神色空茫,不帶感情。

黎楚知道他正在感受自己的情緒。

黎楚生來就是契約者,沒有體驗過那種……有情緒的感覺,因此看見晏明央時,總是有些微妙,心中猜測著:我的共生者會感到什麼?那本是我現在看到他時的感覺。

黎楚過來是為了確認共生者的情況,以及找到莫風,他手下的一個研究者。

休息區非常大,為了保證共生者的生存環境,甚至內部劃分出六個層次,而黎楚一層一層向外找尋的時候,在第四層見到了共生者的屍體。

黎楚一眼掃過那具屍體,立刻發現他是遭人從背後突襲,然後乾淨俐落地徒手勒死。

他盡量輕巧地向後移動,背靠著牆壁,右手插入口袋中,握住了特製的電擊棒。

雖然是契約者,但黎楚的能力並不適用於戰鬥,他更擅長分析和竊取情報,以及擾亂敵人的決策中樞,故而一直在研究者隊伍中工作……此刻他來到這裡,是為了確保共生者們──包括他的共生者──安全撤離,畢竟在這種核心區域和危機時刻,或許他已經是最強的戰力之一了。

他知道自己不能將注意力長期集中在屍體上,這將使自己很容易被偷襲,而這個敵人顯然擅長潛伏和滲透……對方能夠通過契約者的阻撓和基地的層層保護進入這裡,顯然有著防不勝防的特殊能力。

黎楚背靠著牆發動能力,眼前立刻浮出清晰的資料情報。

空氣濕度、含氧量、牆面厚度,乃至於微風的曲線,全都化為數字,一一呈現。

而地面的血跡,顯示出一行與眾不同的訊息。

敵人的鞋子邊緣曾蹭到血跡,根據弧度推算鞋子大小,繼而根據腳掌推算……那是個一七五到一七八公分之間的成年男人。

但是鞋印曾經在的位置……屬於一個,不可能的角度。

牆角處。連孩子都無法站穩的超近距離。

下一刻,黎楚背後的牆面中驟然伸出一雙布滿傷疤的潔白雙手!

他迅捷無比,熟稔而快速地找到黎楚的脖頸,以最堅硬的肘部絞緊,試圖扭斷黎楚的頸椎。

黎楚迅速向後肘擊,繼而發現這是錯誤的決定──他的敵人只從牆體內部伸出了一雙手!

喉嚨發出咯咯聲,那雙傷痕累累的魔鬼之手迫不及待想要將他絞殺,而下一刻,一聲槍響在耳畔驟然炸裂──

「砰!」

扼住黎楚咽喉的雙手不知何處吃到了這發子彈,腕部肌肉一緊的同時,當機立斷地縮回了牆內。

黎楚急促地呼吸著,緩緩站起身,收回了能力。

眼前是他正在尋找的人。

莫風手上猶握著槍,緊張地吞咽了一口唾沫,說道:「博、博士……敵人好像有讓部分肢體穿牆的能力。」

黎楚推了推眼鏡,看了他一眼,一言不發地起身。

莫風鬆了口氣,隨口說道:「博士,你來這裡做什麼?」

黎楚道:「走吧,我帶你──」

「砰!砰!」

兩聲乾脆俐落的槍響。

鮮血迸發,四散濺在銀白的牆面上,從牆上緩緩淌下。黎楚的無頭屍體撲倒在地。

莫風以職業殺手的習慣,接連開了兩槍,確保了他的死亡。

牆上浮現一張鬼魅般的臉龐,問道:「為什麼……阻止我……絞殺……」

莫風冷笑道:「蠢貨,你面對的這傢伙,是伊卡洛斯最可怕的『腦』。我們觀察了他那麼久,米蘭達全力『輔助』我才找到一丁點破綻,可是至今連他的能力也沒有摸透。

「據我推測,他可以控制他的身體,從血液到呼吸,從細胞核到基因。他是根本不可能窒息的人,又怎麼可能被你絞殺?哪怕是心臟裂開,在死前的一秒內,他都有辦法殺了你。對付這種人,只能出其不意,或者解決他的思考能力──我如果再慢一點,死的就是你。」

 

此時此刻,逃生通道中。

晏明央漠然跟著隊伍前進著。他口中念念有詞,背誦著《聖經》,因為他正被疼痛侵擾著。

他熟悉這種疼痛。這是他的契約者黎楚在使用能力時,帶給他的疼痛。

實際上,他不在乎黎楚是誰。

不在乎自己在做什麼,不在乎這裡發生了什麼,不在乎世界是什麼樣子。

他早就習慣了這種疼痛,也對自己的情緒麻木了。

這是這個世界,唯一賜予他的知識:如何作為契約者的體外器官,活著。

晏明央念著:

不可封了這書上的預言,因為日期近了。不義的,叫他仍舊不義;污穢的,叫他仍舊污穢;為義的,叫他仍舊為義;聖潔的,叫他仍舊聖潔。(啟示錄22:10

直到一種令人恐懼、又令人敬畏的劇烈疼痛感,從他的靈魂貫穿了軀殼。

晏明央跪倒在地,雙手緊緊抱著自己,這是他學到的保護自己──不,保護契約者的方式之一。

周圍的共生者繞開他,他們司空見慣,就像被豢養的家畜看見同伴被殺死一樣。

沒有什麼可看的。

唯有晏明央呆在原地,茫然抬起頭。

「我……發生什麼事了?誰告訴我這是什麼鬼地方!」

契約共生第二大特性:赴死。

……反之,契約者死亡,共生者將清除記憶,轉化為正常人類。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三日月 的頭像
三日月

三日月書版

三日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