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002-單封-1    

書名:靈魂侵襲vol. 2
作者:指尖的詠嘆調
繪者:六百一
出版社:三日月書版
出版日期:2018/02/07
定價:220
ISBN書碼:9789863614920

擁有異能的契約者,卻沒有心;
承受情感的共生者,卻沒有自己。

契約共生三大特性之二:赴死。
共生者死亡時,契約者將在同時與其共亡;反之,契約者死亡,共生者將清除記憶,轉化為正常人類。
成為共生者,重拾難得的情感,
那樣自靈魂誕生、釋放,最終沉寂的美好,
黎楚想要體驗更多。
只是有些人的生命註定無法平靜,
在他決定暫時安分地留在沈修身邊時,
同為「王」的另一個勢力,發出了交出黎楚的要求……

 

 

Episode 3 天堂之聲

 

1

半個月後。立冬。

沈修收起資料夾,放回桌上。他摸了摸旁邊的咖啡杯,已經冷了。

時針悄無聲息地走在夜半兩點整的位置上,窗外燈光都已冷寂。

他起身的時候,偶然發現一張字條落在地上,想來應該是資料夾放下時帶起的風將它颳了下來。

沈修俯身拾起,順便看了一眼,上面寫著:

巴里特:

更多番茄醬,謝謝。

     ──沈修

巴里特是他的管家,落款上是他的名字。

沈修:「……」

為什麼他毫不知情?

光是想像黎楚躡手躡腳跑進他的書房,偽裝他的字跡作出這張紙條,只為了要求番茄醬……沈修嘴角一抽,難以理解。

為什麼要更多番茄醬,每天都供應他兩包了還不足夠嗎?更過分的是,為什麼要用「沈修」的名義?

沈修以手撫額,揉掉紙條毀屍滅跡,當沒看見。

這位SgrA的王並不知道,因為他的共生者「羅蘭」表現出對番茄醬的極大熱情,吃麵包要抹、吃生魚片要抹、什麼都不吃也能乾吃番茄醬,所以管家巴里特和SgrA的成員們從百般困惑到淡然視之,最後甚至發展出了一條可疑的謠言。

共生者的這種愛好,是不是因為他的契約者──王上沈修其實超級愛吃番茄醬,所以情緒傳遞給了共生者?

瞬間八卦滿天飛,匿名的熟人社交APP上到處都是對沈修口味的猜測。

黎楚快樂地坐在幕後,叼著番茄醬包刷APP,這上面的資料對他來說全無隱藏,當看到穩重的五十歲老管家巴里特匿名發了一條「我才不會告訴你們王特別特別喜歡番茄醬蘸番茄派」的時候,簡直樂不可支,頓時萌生了再坑沈修一把的念頭。

這張紙條就這麼惡趣味地誕生了。

這時候,沈修剛毀屍滅跡,準備離開書房。

薩拉敲了敲門道:「頭兒?」

沈修道:「進來吧。」

薩拉一手拿著手機,遞給沈修道:「頭兒,馬可想和您談一談。」

沈修接過手機,薩拉便笑嘻嘻走了。

他喂了一聲,無奈道:「馬可,你可以直接打我電話。」

情報組長馬可在那一頭笑道:「嗨,陛下!我直接打您的電話,那多有負擔啊!您那電話吶,來往的都是什麼梵蒂岡主教啊,國家特組首領啦,可是金貴著呢!我哪兒敢直接打啊!」

沈修:「……」

哪來這麼重的京片兒!你不是純正的義大利人嗎!

馬可那頭風聲極大,說話時也是大呼小叫:「陛下!您給我的任務我做完啦!我徹底失敗啦!就醬子厚!」

沈修撫額道:「你現在在哪?」

馬可大聲答道:「我在華山上某個角落吧!迷路囉,不造在哪裡哦!」

沈修:「……好好說話。」

聽他語氣嚴肅,馬可瞬間弱了下來,幽幽道:「陛下,我這兩天認真完成您指派的任務,但有點困難,那個黎楚不曉得是哪裡冒出來的,我竊聽他好多天,感覺他除了閉著眼睛睡覺,就是在玩電腦……您是從哪裡找來這個契約者的呀?」

沈修略蹙起眉頭。

黎楚當然不是從哪裡找來的契約者,他是自己的共生者。一個極為特別的共生者。

馬可道:「我到處聽了半天,同名同姓的都是普通人,和他長得相似的就更多了。那個黎楚的能力我猜半天猜不到,感覺世界上根本沒這個契約者。他要不是石頭裡變出來的,不然就是被誰牢牢捂在懷裡的寶貝,不當心才跑出來的。」

沈修思考片刻,食指輕輕在手機邊緣劃動,說道:「馬可,調查最近有什麼組織發生嚴重事件,導致契約者流落……」

馬可道:「馬越拉的伊卡洛斯基地不是在最近被毀了嗎?說起來,陛下您的共生者也是被伊卡洛斯基地領走的,聽說剛回來了,我還沒見過呢──」

黎楚是沈修的共生者這件事,目前沒有他人知曉,SgrA的人都以為黎楚是王親自引入的新成員;而從伊卡洛斯帶回來的共生者羅蘭,則始終被監禁在北庭花園深處。

簡單來講,他們以為黎楚是新成員「黎楚」,和共生者「羅蘭」是兩個不同的人。

薩拉知道黎楚是沈修的共生者,卻不知道他擁有能力,也是一名契約者,只以為沈修是出於保護的原因隱瞞了這個消息。

唯有沈修全盤清楚這一切,但他始終有著疑慮,懷疑黎楚已經不是原來的羅蘭。

羅蘭是他的共生者,是個心思非常簡單的人。沈修瞭解他,也認定羅蘭無法成為黎楚。

黎楚的骨子裡有一股天生的優雅和清貴,那不是羅蘭這個多年不見光的白化症共生者能擁有的東西。

沈修坐回椅子上,片刻後說道:「查。馬可,不要關注『黎楚』這個名字了,你去看看伊卡洛斯基地是否還有倖存者,再將一個月前的伊卡洛斯傾覆事件查得更詳細一些,我要知道馬越拉是不是在伊卡洛斯藏過一批祕密的契約者。」

馬可在電話那頭應道:「Yes, your majesty!保證在我轉出華山之前,就完成任務!」

沈修也懶得戳破這個情報專家的路痴屬性,嗯了一聲便掛斷電話。

 

十分鐘後。

沈修走到黎楚房門前,見門內的光已經熄了,知道黎楚玩到半夜終於睡了。

如以往一般,他在門口站了一會兒,確認黎楚的氣息。

共生者對於契約者總是很特殊,越是強大的契約者,往往越能清楚感知共生者的位置。這半個月來,沈修對黎楚的氣息越發熟悉了,在他的世界裡,黎楚就相當於亞歷山大燈塔那麼明亮。

沈修將手按在胸口,微微皺起眉,發現那要命的焦躁感依然頑強地從骨髓深處浸透出來。

與之相隨的則是一股熱流,從心臟深處傳遞到四肢百骸,使人為之顫慄。無論多少次,無論調用多強的意志力,都無法消弭。

他很不喜歡這種感覺。

……況且,還隔著一道門。

2

黎楚宅了十來天,不是在網路世界裡亂竄,就是埋頭苦苦編寫人體代碼。

通過幾天的努力,他初步最佳化了大多數的反射神經代碼,現在他的戰鬥直覺可說是人類中數一數二的存在。

一般人類的反應速度在零點五秒左右,受過專業訓練的人可以大幅縮短,乃至於達到零點四至零點三秒的程度。

黎楚在大量壓力測試的情況下,可以達到戰時零點一八七秒的反應速度,但是這會占用他的大量神經資源,從而影響思考效率。一般情況下,他會維持在正常狀態,差不多是零點二三二秒的反應時間。

神經反應速度飛快是什麼感覺?

差不多是桌上的杯子被撞倒了,水還沒來得及灑出來,黎楚就能把它扶好;或者說《忍者切水果》那破遊戲,只要願意,黎楚可以玩到天荒地老,絕對不會死。

還有更恐怖的作用,但那是戰鬥中才會使用的能力。

早上將近十點時,黎楚懶洋洋起了床,穿著半敞開的睡衣,瞇著惺忪睡眼,先刷牙洗臉,感覺自己還有點睏,就坐在床上刷了一會兒微博。

「大河二何」的微博帳號在半個月前發了一張名為《純血公主》的電繪插圖,已經被新浪認證為「CG插畫家二何」,雖然這半個月都沒再發任何微博,但是每天都有無數新鮮粉絲自動送上門。

原來那條微博下面不停有人來觀光和打卡,評論和轉發已經達到了近百萬的恐怖數目。

底下的評論完全成為了日常閒談,不是一群粉絲在聊男神二何,就是猜二何和大河的關係。連帶著這個帳號早年的微博都被人翻了個遍,何思哲畫的一堆美女CG圖的下載量都上漲了好幾倍。

因為私信箱總是響個不停,既有私人的交友資訊,也有各種招募二何的公司邀請,黎楚通常草草掃過一眼就算。

這會兒隨便一瞥,他忽然看到一個名字叫「明日未央」的粉絲,私信內容是:二何大大,我真的很喜歡你的畫,有種似曾相識、惺惺相惜的感覺。大神,你會去聽音樂會嗎?聽說這個月九號有一場盛世音樂會,天后葉芸小姐也會獻唱,我剛好有兩張邀請函,冒昧邀請你一起去的話,你有興趣嗎?

黎楚又看了一遍,對音樂會毫無興趣,一時也有些奇怪自己為什麼會被這條消息吸引。想了一會兒,覺得是「明日未央」這個名字,和他原先的共生者晏明央的名字有相似之處,所以讓自己過於敏感了吧。

黎楚沒有太在意這條私信,不過心情倒是好了一些。

他刷微博本就不是特別為了什麼,單純只是,被上面千奇百怪的消息,和人們無意間傾瀉出來的感情所吸引,如此而已。

黎楚隨便在餐廳要了份三明治,和幾包番茄醬。因為時間的緣故,沒有碰上沈修,出來時從管家口中得知,沈修還在開會。

不是半個月一次的重要例會,只是和薩拉、馬可、塔利昂等幾個核心成員進行內部討論,因此還是在北庭花園A座的一樓會議室進行。順帶一提,馬可還在華山迷路,他出席的方式是遠距離視訊。

黎楚搖搖晃晃,又跑到C座的對應窗口前,取出那支萬惡的紅外線筆,對準了對面會議室的玻璃窗。

這次,他還沒有開啟能力,原本坐在主位上漫不經心聽報告的沈修忽然放下了支起的雙手,直接看了過來。

兩人隔著中間的花草對視了片刻。

黎楚絲毫沒有被抓包的自覺,假裝玩著紅外線筆,用那一點紅光在沈修臉上畫圈圈,做壞事時還歪著頭,嘴角含著一絲壞笑。

沈修:「……」

黎楚不懷好意地將紅光停在沈修淺色的唇上,同時輕慢地探出舌尖,輕輕舔了舔上唇,然後用口形道:你昨天咬傷我了。

這純粹是胡說八道,SgrA的王又不是屬狗的。

沈修目光在黎楚唇上一觸即離,收回了視線。

回過頭時,才發現整個會議室的人都因為自己的走神而停了話語。

薩拉臉上寫著「這一定不是真的」,馬可臉上寫著「哦喲這挺新鮮」,塔利昂臉上寫著「我才報告到一半喂」。

沈修掩飾性地端起茶,輕輕啜了一口,繼而發現裡面是咖啡。

黎楚穿著睡衣,繼續在別墅裡到處晃,路過玄關時看見鞋櫃上擺著一疊邀請函。

純白色的邀請函設計得十分優美,邊緣的壓花意外迎合了黎楚的審美觀,隨手打開一看,發現是由唯鴻集團董事親自發出的邀請函,內容是十一月九日的盛世音樂會,屆時晚上還會有一個貴族派對,凡是SgrA的成員都受到熱烈歡迎。

落款處是唯鴻的少東家,葉霖。

這種邀請函一般出於禮貌,會發給所有夠資格的集團、組織、個人等等,去不去是他們自己的事,至於到底應該招待多少人,發出邀請函的人當然也心裡有數。

比如葉霖,他向SgrA發出邀請函時就知道,基本上這個王系直屬勢力不會理會他。

但是,SgrA裡有個小鮮肉叫黎楚。

他忽然覺得,自己和這個盛世音樂會,頗有緣分。

 

臨近十二點,沈修開完會議,忽然心頭一動,感覺到自己那個不安分的共生者飛快溜出了感知範圍。

沈修頗為惱怒,片刻後又生出一絲無可奈何,無奈問薩拉道:「我等會有什麼行程安排?」

薩拉道:「頭兒,您和『黑主教』約了下午一點鐘,半個月前就約了。」

「在什麼地方?」

「在……嗯,十四號街北邊的咖啡廳。那裡是教會的地盤,要換地方嗎,頭兒?」

修長的手指在桌面上緩緩叩了兩聲,沈修道:「罷了,行程不變。再去聯繫馬可,要他替我盯著黎楚。」

兩秒後。

薩拉瞬間炸毛:「什麼!他又溜了?那可是我兩百萬新買的保安系統!」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三日月 的頭像
三日月

三日月書版

三日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