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鴉事典01-單封  

書名:夜鴉事典01-光影初遇-
作者:碰碰俺爺
繪者:woonak
出版社:三日月書版
出版日期:2018/02/07
定價:220
ISBN書碼:9789863614890

巫族和教廷締結「白鴉契約」,數百年來和平共處,但是……意外降臨!?

剛畢業的萊特即將擔任督導教士,
卻碰到了超難搞的搭檔──巫族最惡「夜鴉」柯羅!
歷任督導者撐不過三個月都悲慘離職,
面對傲嬌小烏鴉張牙舞爪、充滿惡意的「歡迎儀式」,
對未來搭檔有著變態憧憬的萊特自信滿滿──
哼哼,他最強的武器可是人見人愛(死纏爛打)的好個性(厚臉皮)呢^.<

To教廷:我希望能多了解我的搭檔,請批准我入住夜鴉柯羅家的宅邸。

 

CHAPTER 4 初次見面

柯羅的辦公室在黑萊塔最頂端,上去前要爬一段很長很長的旋轉樓梯,這次萊特緊緊跟在了大學長身後。

到達頂樓後,會發現那是個像閣樓一樣的地方,裏頭放著兩張辦公桌,和榭汀辦公室裡一樣。辦公桌後方的牆面上是一座巨大的時鐘背面,大顆齒輪在上頭轉動,時針和分針所指的方向與現在的時間正好相反。

柯羅的辦公室正好在小鳥最愛築巢的鐘塔裡。

除了從透明鐘面灑進來的些許日光外,整個辦公室都是陰沉沉的黑色調,右邊角落裡放著的老舊留聲機則在他們進入時,像是設定好的一樣開始放起了老古典樂,聲音大到嚇人。

萊特注意到角落還放了很多雜物,大多都是一些五顏六色的舊物,有古董、雨傘、皮箱或奇怪的罐子。這讓他聯想到了愛漂亮烏鴉的故事──

從前有隻烏鴉,為了贏取天神的喜愛,拾取了各種鳥的羽毛將自己裝飾得五顏六色,並贏得了鳥王的稱號。只是最後計謀被拆穿,鳥群們拔光了牠的假羽毛,天神也拔除了牠的鳥王封號,鳥鴉終究露出牠顏色單調且陰暗的黑色羽毛。

萊特不愛這個故事,他總認為其他鳥和天神太沒風度了!

「而且烏鴉毛其實很漂亮的!」萊特一臉扼腕。

「你沒頭沒腦地在說什麼?」約書皺起眉頭看著學弟,一邊熟門熟路地關掉了留聲機。他站在其中一張辦公桌旁,那個辦公桌亮晶晶的,玻璃桌面底下壓著各種顏色的糖果紙,桌上同樣還放著各種稀奇古怪、叫不出名字的東西。

看起來像是位五歲兒童的辦公桌。

「人似乎不在辦公室裡。」約書蹲下身去看了眼辦公桌下,作出結論。

是個會躲在桌子底下的古怪傢伙嗎?萊特暗忖。

「但現在是上班時間耶。」

「柯羅常常這樣,打混、翹班、摸魚、鬧失蹤或是把教士氣到心臟病發。」約書聳聳肩,「上一位教士就是因為血壓飆高走的,習慣就好。」

「什麼?」

「沒死啦,別擔心,只是改行去當Uber司機了。」

「那現在怎麼辦?」萊特一臉失望,像是唯一沒被發到糖的小孩。

「坐下、等待、閱讀一下前輩們寫的柯羅事典,再熟悉一下環境,等等看柯羅會不會出現囉。」

「要是他一直沒出現呢?」

「沒出現就寫事典記錄,但如果曠職的情況太嚴重,要去他家逮他。」約書說,他指著旁邊那張堆滿灰層和書本的辦公桌,「這裡以後就是你的辦公室了,當自己家就好。」

「我家很溫暖,才不像這裡冷冰冰又髒兮兮,還一個人都沒有。」

「誰理你啊!乖乖待著就對了,上面很快就會派案件給你和柯羅去執行,記得收信。」約書指指萊特手上的女巫事典,邊說邊往門口移動,好像迫不及待要離開。

「這麼快就派案件?我以為應該先和柯羅培養一下感情。」

「沒時間讓你們培養感情啦!這幾年稀奇古怪的案件多到不行,當然需要你們這些能操的菜鳥盡快處理,你們就邊調查邊培養感情吧!」沒讓萊特有機會再問問題,約書大步邁出房間之前,他對著萊特指指耳朵,「快要報鐘了,記得遮住耳朵。」

萊特點點頭,目送大學長離開後,他隨手拿起了桌上前人留下的夜鴉事典。

  圖麗年 五月四日至五月七日

夜鴉柯羅,整整曠職三天,無法督導其進行任務。

期間處理文書資料。

對夜鴉的評價:承襲了女巫們的懶惰、荒誕,品性有待改進。

建議:將到府拜訪柯羅。

                       ──羅馬.羅馬

圖麗年 五月八日

羅馬教士至柯羅家造訪後,因不明原因直接向上級提出辭呈,因此由我代筆。

建議:請派任新的督導教士。

                       ──約書.克拉瑪

萊特目不轉睛地翻著厚厚的紙本,全是關於柯羅的相關紀錄。

花了一小時左右,他終於將新辦公桌打掃乾淨,還搬來了檯燈、偷了幾尊烏鴉雕像放在桌前擺著,才慢慢有心情閱讀起桌上那疊文件。

在約書代筆的紀錄後,紙本資料的紀錄空白了幾天才又有了新紀錄。

 

圖麗年 六月二日

初見夜鴉柯羅,先前的每任教士都說他個性頑劣、不好掌控,但我認為是先前教士經驗不足所導致的結果。以我自身經驗來督導柯羅,我認為能有效控制住他。

對夜鴉的評價:今日的成果不差,柯羅沉默聽話,顯見先前的教士技術經驗的不足。

建議:可以準備執行任務。

                       --伊果.史派羅

圖麗年 六月三日

柯羅的頑劣根性開始出現,對我使用了一些女巫們的小把戲,令人生厭。

執行任務時完全不聽指揮,對我或對一般民眾態度極差,多次脫隊消失。

對夜鴉的評價:難以控制、危險。

建議:待觀察。

                       --伊果.史派羅

 

接下來幾天的記錄差不多,但看得出來經驗豐富的伊果逐漸失去耐心了。

紀錄在這之後又空白了幾天,似乎是出任務時沒有寫。

萊特將紀錄往後滑,竟然來到了伊果教士最後一頁的檔案紀錄。

 

圖麗年 七月三日

柯羅就是個操蛋又不知好歹的兔崽子

他的他那個媽媽一模一樣

他應該被送進去的異端裁判所

他應該被綁在木樁上燒死

一併燒掉他肚子裡的壞東西

長官們請不要介意那些髒話,抱歉讓長官們看到這些紀錄,任務後的伊果教士血壓飆得有點高,神智不清下才寫出這些紀錄,因此改由我代筆。

有關任務報告:任務執行狀況不清楚,但依據柯羅原話「現場並沒有什麼使魔,只有王八蛋教士和以為中邪的神經病群眾。」。

我和伊甸探詢現場後也確實如此(當然只有指現場沒使魔這件事,教士不是王八蛋,民眾也不是神經病)。

處理方式:請精神科醫生處理通報的民眾,並且已派人將伊果教士送至醫院,伊果教士表明不願回任督導教士。

建議:請派任新的督導教士。

                      --約書.克拉瑪

 

「請派任新的督導教士」這句話在這之後出現了大約十五次之多,就如同大學長約書說的,柯羅的督導教士們通常就職期間最長不會超過三個月。

原先皺著眉頭的萊特笑出聲來。

什麼樣的傢伙能把一位經驗老道的督導教士逼成這樣?他迫不及待地翻看後面紀錄,柯羅的紀事陸陸續續的有不同的教士參與撰寫,但同樣都慘不忍睹,沒一句好話。

這隻夜鴉似乎惹毛了不少教士。

萊特揚著眉,正打算更深入了解有關柯羅的事時,叮的一聲,一封新郵件寄來了。萊特開啟信箱,裡面的附件是約書提過的案件資料。

萊特沒想到上級會這麼快派下任務。

這幾年稀奇古怪的事情真的很多嗎?萊特挑眉,正當他要打開附件名稱為「甜湖鎮」的檔案閱讀時,窗外一陣轟隆轟隆的聲響傳來,接著是如同雷擊聲般巨大鐘聲。

──烏鴉的巢穴報鐘了。

萊特立刻放下了女巫事典並遮起耳朵,每到整點時,頂樓的鐘塔就會報鐘,如果往上看,會看到挑高的天花板上掛著一個黑色大鐘,隨著整點搖晃,敲出一聲聲響亮的巨鳴。

那聲音震得萊特都要心臟病發了。

辦公桌椅都隨著鐘聲而晃動,像地震似的,如果鐘聲再久一點,萊特懷疑自己可能會吐出來。

不知道為什麼夜鴉喜歡待在這種環境,一般人大概都很難忍受。

好不容易鐘聲敲響了十二下停止,萊特的耳朵卻還在嗡嗡作響,連地板和桌面都依然在震動似的……

不,地板和桌面確實仍在震動。萊特按著桌面,他抬頭,屋頂上的大鐘已經停住了,沒理由桌面和地板還在震。

說時遲那時快,一道影子從天花板的一端滑到另一端,還連帶撞響了鐘聲,但那看上去明明只是道影子,不該有「撞」鐘的能力。

萊特從位置上起身,終於注意到了辦公室有哪裡變得不對勁。

太暗了。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連窗外的光線都被陰影遮住了,好像忽然從哪裡飄來一朵烏雲,偷走了僅存的光。

腳底下持續震動著,鐘響聲也被類似翅膀撲騰及利爪刮牆的聲音取代了。

以恐怖片的定律來說,這時萊特應該尖叫著逃跑報警了。很可惜他是個教士,處理怪事正是他們的工作,不能逃避。

於是他緊盯著那道影子,看著那道黑影在移動到某個定點後忽然靜止不動,接著像澆下一大桶黑漆似的,覆蓋著萊特正前方的牆面,形成一個龐大影子。

光源不知何時被集中到了後方,從背後照著萊特及牆上黑影,還有從黑影裡逐漸浮現出來的黑色物體。

黑色物體的身形就像隻披著黑絨布、超級巨大的烏鴉一樣,雖然看不見眼睛,但萊特可以感覺到那隻「黑色烏鴉」正瞪視著自己。

「咯咯咯咯……」黑影的聲音忽高忽低,有時候尖銳得像烏鴉一樣。

萊特瞇起眼,他試探性地詢問:「……夜鴉?」

黑影沒有回應,沉默了一會兒,像是想嚇萊特似的,轟一聲豎起翅膀,繼續用那古怪的聲音說著:「來這裡是個錯誤,你知道嗎?小教士。」

烏鴉叫聲在鐘塔內響起,鬼影幢幢,影子四竄。

那道恐怖的聲音繼續說著:「識趣的、要命的、還有點腦袋的教士都已經跑了,你竟然還傻傻地送上門?咯咯咯咯咯……你不要命了嗎?」

萊特雙手環胸,眼睛瞇得更細了,他注意到黑影覆蓋在堆疊的舊皮箱上。

見他沒反應,黑影又說:「你知道古時候的女巫們遇到教士會怎麼做嗎?我們會施展巫術,用燒燙的樹枝貫穿教士,或是活活剝下教士的皮,然後……」

「你要不要下來講?」萊特打斷黑影的話。

「什……麼?」

「我說你要不要下來講?」萊特抱胸,右手食指在手臂上啪啪打著。

「渺小的人類!你以為你在跟誰說話?」巨鴉的翅膀豎得更高了。

萊特揚眉。這年頭還有誰會用「渺小的人類」這種詞說話?

「你應當畏懼我的巨大、畏懼我的黑暗……」黑影持續恫嚇著萊特,烏鴉的影子和翅膀撲騰聲越來越多、越來越大。

雖然這把戲挺有趣的……萊特看著頭頂上烏鴉黑影。

但未免太小孩子氣了。

在萊特決定出任督導教士後,他就不只一次幻想過自己將要監督的對象會是什麼樣子。也許像絲蘭那樣難以捉摸、也許像榭汀那樣優雅又紳士,也許……會像過去的大女巫達莉亞那樣,幽默風趣又充滿魅力。

各式各樣的情況萊特都幻想過了,只是擅於期待好結果的他卻從沒料想過最差的情況──或許他的督導對象會是他最討厭的那種小屁孩。

「我乃夜鴉,極鴉家之──」

唉,也許早在他閱讀柯羅的事典時就要警覺的。

萊特沒等黑影把話說完,直接一腳踢上那層層堆疊的皮箱,把支撐在最下面的皮箱踹掉。

皮箱山開始崩塌,原先覆蓋在上頭巨大的烏鴉黑影頓時消散,瞬間,鐘塔內的光回來了,黑影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個披著黑布的人影。

那個人影搖搖晃晃的,最終在失去平衡感後跌了下來。

「啊!你這王八……兔崽……啊!」恐怖低啞的聲音也轉變成了年輕的男性嗓音。

萊特看著那傢伙像顆小彈珠似的一路滾落,臉先撞到了皮箱山,彈起來,最後再直接正面著地,整個人像坨黑泥一樣趴倒在地。

辦公室頓時清爽多了,惱人的噪音也不見了。

萊特湊近那團披著黑布、微微顫抖的東西,沒給對方歇息的時間,一把扯開上頭的黑布。

「痛、痛死了你這王八蛋!」趴在地上的傢伙嘴裡嘟囔著,狼狽地爬起來。

把黑布抖開後,陰影之下的只是一個穿著黑西裝大衣的黑髮少年。他拍掉身上灰塵,好半天才轉過身,劈頭就是一句:「你這狗娘養的傢伙!」

萊特雙手插腰,他擰起眉頭。在他印象裡的女巫都是優雅從容的,連罵髒話都能像蘿絲瑪莉奶奶那樣惡毒而不帶髒字。

「夜鴉柯羅?」萊特再次確認。

少年的黑西裝大衣有點皺,裡面穿著男巫們的標準配備──黑色馬甲背心和襯衫,黑領帶則歪歪斜斜地繫在領子下。搭配上他有點凌亂的黑短髮,看上去簡直像第一次偷穿老爸西裝的小男孩。

萊特的熱情又被澆滅了一些,他知道自己不該抱著太高的期望,但這個夜鴉柯羅離他幻想中的達莉亞之子──那個優雅又充滿魅力、隨手就能變出神奇戲法的「夜鴉柯羅」也太遠了。

「對啦!幹嘛?」少年雙手抱胸,他面色不善的瞪著萊特看,臉上還掛著剛剛沾上的髒汙。

柯羅全身上下唯一有大極鴉達莉亞影子的地方,大概只有臉而已。像那黑又濃的眉毛、細密的長睫毛及右眼底下的淚痣,一樣很有異國風味,只是五官多了幾分少年的英氣在。

「我是萊特蕭伍德,你的督導教士。」萊特打起精神來微笑,友好地向柯羅伸出手。

柯羅沒說話,手依然插在胸前。矮萊特一顆頭的他高傲地抬起臉,瞇眼湊近萊特臉旁左望望、右望望,最後伸出手,卻不是要和萊特握手,而是用手指挑起他的頭髮看了看。

烏鴉都喜歡亮晶晶的東西。萊特想起榭汀的話。

「嗯……」但柯羅放開了他的髮尾,他將雙手插在大衣口袋裡,撇撇嘴後遠離萊特,「我不在乎,也沒興趣。」

柯羅越過萊特,重新打開角落的留聲機,讓那走音的古典樂繼續用異常大的音量播放。而後,逕自走向辦公桌,拉開椅子坐下,開始清理起身上的塵埃,像梳理毛髮的烏鴉。

萊特注意到柯羅把指甲漆成了黑色,達莉亞也曾是如此,黑指甲似乎是極鴉家的傳統。

「閉嘴。」忽然的,柯羅開口斥責,即便萊特根本沒說話。

冷靜。萊特跟自己說,接著他面帶微笑,要有多討喜就有多討喜。

「我認為你有必要關心一下,有鑑於我們接下來要成為長久合作的夥伴。」

「長久合作?」但柯羅卻深深地蹙攏了眉頭,他轉過頭來,聲音尖銳了八度,「你剛剛才踹了我一腳耶!」

我現在還可以再揍你一拳。

萊特皮笑肉不笑,沒有把心底的話說出口,只是好聲好氣地對柯羅說:「對不起,因為你嚇到我了。」

大概謊話說得太假了,萊特看見柯羅一臉嫌惡地盯著自己看。

「真的嚇到的話你會像前幾個教士那樣連滾帶爬地跑走,誰還會像你一樣死皮賴臉地待在這裡?」

看來剛剛柯羅玩的都是老把戲了。

「這裡可是我的辦公室。」萊特說,雖然他不是很滿意。

「隨便啦,反正我們不會合作太久。」柯羅嘆息,他忽然沉下眼,一瞬間看上去很疲憊,「獅派的關愛與教誨、還是鷹派的賞罰分明?不管這次是什麼,對我都沒用。」

「所以別笑死人了,」他臉上很快又堆起了滿滿的挑釁和諷刺,「你閱讀過我的事典了,再有經驗的老教士也沒能改變我和教士的關係,你憑什麼認為自已能改變?」

「你以為你是誰?迪士尼公主喔?」柯羅雙手環胸,他瞇起眼的模樣像是個喜歡欺負女生的小惡霸。

萊特深吸了口氣,他知道曾有年輕一點的教士在這個階段被柯羅氣哭了,不過他不會哭的,相反的,他正打算做一番慷慨激昂的演說。

「我認為我就是能改變,我會讓你跟我一起研究新的案件、一起出差、一起攜手解決問題,最後還相親相愛、手牽手一同朝夕陽奔跑,小鳥和花栗鼠還會在我們身邊唱歌祝福我們!」

對啦,他就是迪士尼公主。

砰!砰!砰!萊特敲完桌子,發表完慷慨激昂的演講後,柯羅只是愣愣地看著他好幾秒鐘,回過神後才氣紅了臉大吼:「誰要跟你手牽手一起向夕陽奔跑?我說了你不能就是不能!」

「我能啦!」

「你不能!」不知道是哪個點觸怒了柯羅,黑暗又開始聚集在他身上,把周遭的光源一點一點地偷走。

萊特可以看見隨著柯羅怒氣的驟升,他的影子再度開始變得又大又黑,血紅色的瞳眸裡冒出了滾滾怒意。

「我說你不……啊!」

然而這次遠在地板開始振動前,萊特先一步踹掉了柯羅的椅子,伴隨著重重摔落在地面的聲音,夜鴉的氣焰消了下去。

「對不起……這是反射動作,我不是故意的。」頭髮亮晶晶的教士蹲了下來,一臉歉意,語末還不忘再補上一句,「還有……我能啦。」

柯羅趴在地上。他曾預想過自己的新督導教士大概是什麼模樣,有可能是個戰戰兢兢、被趕鴨子上架的膽小傢伙,也有可能是個自以為經驗老道的嚴肅老頭子,他以為自己什麼類型的教士都遇過了,沒想到世上竟有像萊特這麼不要臉的傢伙存在。

創作者介紹

三日月書版

三日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