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W265-單封  

書名:失業勇者魔王保鑣02
作者:甚音
繪者:welchino
出版社:三日月書版
出版日期:2018/02/07
定價:220
ISBN書碼:9789863614937

星見祭的鐘聲,響徹夜空!
影響全魔境的貴族與平民之爭,將如何畫下句點?

彰顯夜之女神榮光的星見祭,是第六天魔族最重要的節慶。
西市場貧民窟舉辦慶典的行為惹惱了名族,一連串干擾破壞行動,為原本喜慶的氣氛增添了哀鳴與混沌。
跟隨魔王的勇者試圖阻止紛亂,卻遭盲眼魔將擒獲,暴露了真實身分──
「耳、耳朵和尾巴不見了!」
「收留人族的魔王之子啊……真是令人失望透頂。」
曾誓言守護這片土地的軍人,決心讓國家在毀滅中重生;
在暗處蠢動的第三天魔王,同時算計著敵人與同胞。
世界之亂,點燃了騷動的星火!

 

 

一 黑色暗潮之宴

夜空下的城市燈火通明。
綿延數里的亮光,化為蜿蜒巨龍,承載人群的喧鬧歡騰,緩步前進,無處不沉浸於喜慶時節的氣氛──第六天魔族星見祭,正值中夜。
將孩子扛在肩膀上走動的豪邁父親,拉不住調皮搗蛋的弟妹、著急得快要哭出來的小姐姐,以及明明勾著小指頭,卻偏偏站得離彼此非常遙遠的害羞情侶等各式各樣、形形色色的遊人擠滿街道,場面遠比平時更加混亂又熱鬧快活。
人群高喊著、吆喝著、發出陣陣笑聲。街道兩側的商販,則是使出了渾身解數招呼顧客,應接不暇。
這一切的一切,都被站在「阿爾洛諦絲之淚」──全魔城最大也最華麗的酒樓──頂端的那名女子,淺笑著攝入眼簾。
透明玻璃杯中的酒液沒有色澤,卻略微混濁,就如同包裹女子全身的霧狀朦朧光暈,其下若隱若現地透出誘人的胴體。
第三天魔王青葉。
以「六天魔王中最古老者」、「雪山女妖之王」等無數異名為人所知的她,渾身散發著超乎尋常的魔性魅力,任誰望上一眼,皆必定為之發狂,難以聯想其肆虐大陸的窮凶極惡。
如今,身處於城中高處的魔王,垂下眼睫,猶如找到了新鮮玩具般興味盎然的目光,注視著漆黑夜空下光之長河中的一處小點,任憑輕柔的夜風愛憐地玩弄她的髮梢,雙頰泛起一絲淡淡的紅潮。
「呼呵呵呵……果然還是百看不膩啊!」
將投向遠方的視線收回,青葉晃了晃那頭青色的麗髮。
「這麼熱鬧的景色,全大陸除了第六天魔城外,還真是找不出第二個……哎呀!對不起,我忘了……」
青葉輕敲腦袋,故意裝出一副可愛的表情。
若是看見這幅光景,即使早就知道她的真實身分,恐怕還是會有無數人踏入必死無疑的桃色陷阱裡吧?
只是對於此刻坐在青葉面前的人來說,並沒有用。
那是一名金髮及肩,身著無袖章軍服,臉上充滿銳氣的男子。翹起二郎腿,霸氣十足地占據著整片窗臺,緊閉的雙眼,是戰爭的勳章。
前魔族名將──奈恩。
「差點忘了你看不見呢。」
「沒關係,我就寬宏大量地原諒妳吧!只要能讓尊貴的客人高興,我可以勉為其難地接受一點小小的委屈。」
面對青葉的挖苦,他不慌不忙,應對自然。
此刻要是有第六天魔族的外交官在附近,肯定會嚇得連眼珠子都掉下來吧!畢竟無論是誰,都不可能用這麼無禮的口氣對他族的魔王說話。
「對於你的好意,我是否該說聲感謝呢?」
「不客氣。」金髮魔將嘴邊漾起笑容。
見沒能成功捉弄奈恩,青葉有些不太甘心地咂了咂嘴。
「話說回來,這麼盛大的慶典,你卻坐在這裡獨自喝酒,不會悶嗎?要是能夠來點娛樂,那就更好了。」
「我對愚蠢的慶典提不起勁。」奈恩嗤之以鼻地回道。那些熱鬧的喧囂和音樂,對他而言不過是刺耳的噪音。
「同是慶典,比起這種虛假不堪的玩意,我更期待的是打下整個大陸後的慶功宴。老實說,魔王之子汲汲營營的就只是這樣的東西,實在叫人失望。」
側臉半對著夜空,任由狂妄的話語在漆黑中飄盪,奈恩悠閒地將手臂枕到後腦勺。
青葉掀起了嘴角。第三天魔王低下頭顱,一語不發地打量對方的面孔,銳利的眼神猶如要鑿穿數萬里厚度的冰川,探究其下的奧祕。
「呼呼呼……奈恩啊,口口聲聲稱呼對方為魔王之子,其實你在嫉妒吧!」
「啊?」
「你的臉龐上,閃爍的就是這樣的情感吶!」
簡直就像是個欲求不滿的小孩,故意裝作滿不在乎,第三天魔王揶揄地笑了。
「在這個世上,沒有人比你追隨了第六天魔王更久的時間,從某個角度上來看,你也可以算是魔王之子吧。雖然你努力佯裝釋懷,但終究無法掩蓋真相。
「和平如同將你捆綁在地的鎖鍊,渴望著天空的你怎麼可能忍受呢──你就像是披著獸人外衣的風不轉城,生來就應當衝向巔峰,即使是死,也要死得轟轟烈烈的存在啊!」
「哈!別開玩笑了,青葉大人,妳在試驗我嗎?」
輕輕皺起眉頭,奈恩俊俏的臉龐有些僵硬,「傷腦筋,我的唯一心願,就只有為了前任陛下守護這片魔境而已。」接著搖了搖頭,笑了。
「真的嗎?」
對著腦門上快要暴起青筋的魔將,第三天魔王彎著眼角,毫不掩飾興味盎然的目光。
在笑咪咪的魔王面前,魔將依舊好整以暇地維持坐姿,卻隱然散發出「假如再繼續試探我,就休怪我給妳好看」的氣息,嚴厲警告對手。
兩人皮笑肉不笑,此時若有旁觀者在場,一定會為了浮現在兩人之間的風暴、閃電和火花而大吃一驚。
「好好好,既然你這麼說,那我就當成是那樣吧。」
過了片刻,判斷自己應該撬不開對方嚴實門戶的青葉豎起白旗,擺了擺手。
「難得來一趟,要是沒有好好欣賞第六天魔城的美景,豈不是如入寶山空手而回了?」
「第三天魔境不也有個舉世聞名的冰川魔宮嗎?」
「那不一樣。我的魔城不能說是由子民們一磚一瓦建造而成,放眼整片大陸,能夠像人類那樣建造起巍峨城市……不,應該說人類正是模仿你們第六天魔族,才蓋起一座又一座城池。這兩者在本質上有所不同。」
「巍峨的城市嗎?嗯,在我還看得見的時候,就已經離開這裡了,所以我也……」
奈恩低沉的聲音裡透出一股感傷,到最後陷入了沉默。那是時間的重量,但是說到時間,此處還有一個更加無與倫比的生物。
青葉再度望向窗外,將上半身探出欄杆邊緣。貫穿城市正中的大道猶如一條千萬顆寶石閃爍發亮的長河,夜風陣陣吹來,沁人心脾。
她瞇起瞳眸,目光落定在萬家燈火的都市中央。
規模如此龐大的祭典活動,放眼整片大陸,也不是哪裡都看得見。第三天魔王的臉上泛起了優雅笑容,然而,若是再繼續觀察下去,卻會發現那抹笑容顯得不是滋味。
那副表情,就像是在告訴所有人,第三天魔族的王者並不樂見友族如此興盛昌繁。要不是在目不視物的對象面前,恐怕早已引發一陣軒然大波了吧!
「精心釀製的美酒,舌頭嘗到時卻只剩下苦澀啊!」
望著即將見底的酒杯,她下意識地脫口而出。
「這番美景縱然難得,可是,少了點刺激感吶!」
「喔?妳想要什麼樣的刺激呢,第三天魔王?」
「假使能夠擺脫一成不變,來點出人意表的聲光效果,或許會更合我的胃口……哈!忘了吧,我只是隨口說說罷了。」
「說不定妳的心願可以達成喲!」
金髮魔將微微勾起嘴角,充滿自信的模樣令人難以測度其心思。
「其實呢,我也對現在這種死氣沉沉的樣子有些不滿,正想要讓它更有活力一點。」
「真是讓我意外,我以為你對和自己無關的事情總是漠不關心呢,奈恩,你剛才不是還說……」
奈恩的笑容讓青葉小心翼翼了起來。
「我只是說,我對愚蠢的慶典一點興趣也沒有……如果並不愚蠢,就另當別論了。」
「嗯?」
「噓──」奈恩伸出一根手指,放到自己唇邊。
「如果太早揭露祕密,接下來的演出就不好看了,妳說是吧?青葉大人。」
「那我就期待你帶來的驚喜吧……可別讓我失望了喲,奈恩。」
青葉愉快地咯咯笑出聲。
她伸出蔥蔥玉指,輕輕梳理著秀髮,然後望向天際。
鑲滿天空的星星像是讓整片夜空都燃燒了起來。
透出薄薄的雲層,銀色星光灑落在魔王身上,美得令人屏息。只不過,沐浴在銀色光輝之中的最古魔王此時卻想著,或許眼前的魔將,並沒有她所想像得那麼簡單吶……

「消息回傳得太慢了!」
夫.比昂涅吉大道的某一段,驟然響起的高喊聲從設置於路旁的帳篷之中炸開。
這裡是星見祭工作委員會設立的臨時總部。
以鐵箍木和帆布搭建而成的簡陋帳篷裡,工作人員忙碌地來來去去,一旁堆滿了物資,而獅耳女郎彌亞正坐鎮其中,掌控整個祭典的行動。
「搞什麼東西啊,西街組、東市組……為什麼各個區塊的互助組過了這麼久都還沒有回報?」
砰!一隻手重重拍在攤在桌面的大羊皮紙上。她神情焦躁,不耐煩地朝著底下的聯絡人員大吼。
「息、息怒啊,彌亞大姐,已經加派人手出去聯絡了!」
「那麼『塔』呢?最重要的塔呢!」
「現在夫.比昂涅吉大道上非常混亂,塔卡在路中央動彈不得,負責讓塔前進的弟兄們還在試圖排除障礙……」
「可惡!沙蘭緹和歐蘭到底在做什麼?」
按著隱隱發痛的太陽穴,彌亞咬牙切齒地從牙縫中擠出了怨憤的字句。
「這可不是開玩笑的呀!星見祭的每個流程都有嚴格的規定,萬一耽誤到時程,那群老傢伙又有一堆閒話可以說了。」
跌坐回木椅中,彌亞此刻的心情,猶如熱鍋上的螞蟻般焦躁不堪。
星見祭從開祭以來,表面上看似一切順利,然而實際上的情形又是如何,恐怕只有少數人心知肚明。
一言以蔽之,就是失控了。
比起預計的時程表,現在的進度大幅落後。
為了令祭典運作順利,他們擬定周密的計畫,不知做了多少次沙盤推演,還約定綿密的通訊網絡,但是,這樣的努力似乎正在逐漸失去效用。
首先是從日落開始,便接二連三地發生許多干擾進度的無謂小事──
「北邊區域有孩童走失……」
「先找地方收容孩童,用揚聲石進行廣播。」
「報告,東街發生攤販和顧客之間的商業糾紛!」
「通知警備隊前往處理。」
看似無關緊要的細枝末節,一開始還沒放在心上,然而當事情發生的頻率逐漸增高……
「南邊出現竊盜案!」
「又來!這是第幾件了?不是說這種事交給警備隊就好了嗎?」
「我知道,但是……」
「先不管這個,有人知道遊行隊伍目前的狀況嗎?」
「上次回報是剛抵達大道。」
「那是好幾刻之前的消息了吧?姐姐要的是最新消息,最新消息!」
「抱歉,還不清楚。」
等到回過神來,才驚覺事情已經千頭萬緒,繁雜不堪。
可惡!
彌亞的精神已經快要到達極限。
伴隨著人潮,就一定會產生突發狀況。雖然早就有了心理準備,可是沒想到實際應對起來這麼困難。
「彌亞大姐!」
倉皇的喊聲在耳邊爆響,回過神來,她的手臂正被眾多伙伴抓住,帳篷內,人人都以緊張的神情直望著自己。
「啊……姐姐好像有一瞬間失去意識了嗎?」
「彌亞大姐,請不要太勉強自己啊!」
「姐姐不打緊。姐姐先出去外面洗把臉,記得持續關注進度回報。」
彌亞揮了揮手要眾人不必擔心,接著起身離開了帳篷。
中夜的冷空氣咻咻拂過身體,稍微提振了些許精神,彌亞舒展四肢,骨頭喀喀作響,哼起了舒服的呻吟。
只是,這樣程度的清醒仍不能持續太久,眼皮上彷彿吊著兩塊隨時都會墜下來的秤坨,她知道自己真正需要的是把腦袋塞進枕頭好好睡上一覺。
「只要能熬過去,接下來不管再怎麼埋頭大睡都沒有關係!」
現在正是緊要關頭,彌亞激勵自己,接下來隨便找了個地方坐下。
運用好不容易得來的一點點清醒,她開始思考、整理如今面臨的狀況。
「到底是怎麼搞的,事情居然這麼不順利……」
彌亞發著牢騷,在昏暗夜色中的巷道間伸直了腳趾。
某種停滯、異樣的感覺。
就像是某個零件的卡榫沒連接好,做出來的成品自然也會變得支離破碎……她將目前得到的所有資訊一一擺在眼前,著手釐清真相。
「光是處理醉鬼打架、討價還價這種雞毛蒜皮的小事,就讓咱們焦頭爛額,更別提要按照原本的計畫執行下一個步驟了。」
彌亞忍不住仰天嘆氣,內心深處那個不願提起的疑問,恍若沉重的鐘響,始終徘徊不去。
「難道真的是第一線人員能力不足嗎……不,姐姐的伙伴才不會連這點小事都做不好。」
彌亞眉頭深鎖,自問自答。
負責領導各個小組運作的成員皆經過精挑細選,嫻熟於商場的老手,不可能連協調事務的能力都欠缺不足。
「說起來,就算只是芝麻綠豆的小事,發生頻率也密集得過了頭,簡直……就像有人在背後煽動一樣。」
話說到一半,彌亞恍然大悟。
「煽動?」
她倒抽了一口冷氣。
既然事件的「發生」不符合常理,那麼唯一的可能性,就是來自於外部。
「但是……怎麼可能,難道真的是……」
陰謀的輪廓在心中慢慢成形,光是用想的,就讓人渾身顫抖。猶如駕駛著小船,在怒海的漩渦中不停打轉,她感受著濺起的冰冷水花,逐步靠近真實。
冷不防──
四下無人的空間中,來意不善的氣息撲面而來,觸動敏感的神經。
「是誰?」獅耳女郎迅速地跳起到一旁堆疊的木箱上方,擺出隨時可以迎擊的姿勢,從制高點盯緊著巷弄中的黑暗。
「真不愧是人稱西市場的地下女王啊,果然隨時抱持著警戒。」
遍布陰影的前方傳來了一陣拍手聲,接著從容步出一位老人。
「您是……」
對方與一般獸人截然有別的外型特徵,抓住了彌亞的視線。
老人身材矮小,還不到普通人身高的一半,然而當他脫下黑色禮帽的同時,任誰都無法不注意那一雙顯目的──草食動物的耳朵。
「帕思維爾……大人?」
彌亞認出了對方的身分,臉色乍變。
名族!不但是名族,還是掌控元老院主流勢力的派系領袖,強而有力的大名族。
果然是這樣!
彌亞咬緊下唇,此刻的心情竟然意外平靜。雖說一切正如自己的猜想,但為何她完全高興不起來?攙雜些許憤慨,彌亞不自覺地將捏緊手指關節,喀啦喀啦。
「妳似乎一點也不驚訝,看來是早就預料到了嗎?」
帕思維爾穿著樣式簡單的黑色教士袍,一邊整理領口,一邊好整以暇地說道。
雖然造型樸素,然而那件長袍分明是用最上等的布料織造,即使不用親手去摸也能明白。
「糾紛發生的時機太有規律了,就像是有人刻意組織密集的混亂攻勢,癱瘓咱們的運作一樣。但無論是多狡猾的傢伙,到最後都會露出狐狸尾巴,您說是不是呢,帕思維爾大人?」
彌亞以惡狠狠的露齒笑容回應,對方露出了不以為然的神情。
「哼哼,注意妳的態度,居然用這種口氣對名族說話,真是沒有教養。」帕思維爾不悅地說道。
聽到這番話,彌亞乾脆抱起雙手,撇著頭擺出更加無所謂的模樣。
「真抱歉吶,姐姐是在垃圾堆裡長大的野蠻丫頭,學不會名族大人們那種氣質,更別提背地裡偷雞摸狗的手段!」
「伶牙俐齒的小鬼!不過,這次我就大方承認好了,沒有錯,城內四處的騷動,確實是我們指使的。」
「是嗎?名族果然不願意見到咱們成功舉辦祭典啊!」
彌亞的表情變得冷淡。
「數百年來,星見祭一直是屬於名族的活動,你們這些傢伙妄想仿效,可知這樣的行為已經超越了容忍界線嗎?名族們不會放手不管的,這件事,攸關我們的尊嚴!」
「尊嚴?真是好意思講。」
彌亞聞言不禁咋舌。這群名族,究竟可以厚顏無恥到什麼樣的程度?
「現在,我們已經達成了共識,要讓這場祭典辦不下去。」
「豈有此理!元老院怎麼可以出爾反爾?」
「名族只是做出最正確的決定!不過,看在你們努力投入的分上,我決定寬宏大量地再給最後一次機會。」
彌亞差點就要捲起袖子,但是,她還是勉強壓下了瀕臨潰堤的怒火。
「那姐姐就聽聽看吧!」一邊說著,一邊在心裡用力痛敲自己的腦袋,忍住爆發的衝動,聆聽帕思維爾的提案。
名族老人伸出捏緊帽子的手,直指著獅耳女郎的鼻子說道:「現在立刻交出這場祭典的主導權,讓我們名族接管完成吧!」

創作者介紹

三日月書版

三日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