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途之羊01-單封  

書名:迷途之羊01
作者:微混吃等死
繪者:手刀葉
出版社:三日月書版
出版日期:2018/02/07
定價:220
ISBN書碼:9789863614562

姓名、身分;代號、面具……
拋下一切,是否就能見到真正的自己?

「遲早有一天,我會消失。
但我希望,有人能找到真正的我。」
白宣,女高中生,同時也是極高人氣的Youtuber,在高二寒假突然失蹤。
沒有留下隻言片語,只有懷抱「真心」,才能找到線索。
柳透光,白宣的同班同學、影片協力者,以及某種他自己也說不明的關係,
心中只有想要找回女孩的純粹感情。
於是,冬末時分,迷途的女孩與沒有方向的男孩,一起踏上了旅程。

 

 

0(妳消失的那一天)

水昆高中剛考完第二次段考的日子。
季節還在秋天的尾巴。
下課時同學們都趴在桌上,教室裡沒有平常的喧譁聲,一片寧靜。好多同學在秋日補眠,大家在學校的作息就像是即將冬眠的熊。
我在桌上左手邊堆了一小堆書本。幾本課本,一直懶得把它們收起來。眼角餘光,注意到一位同學出現在書堆後方。
蹲在那裡的她十指先是抓在書堆邊緣,再緩緩露出一顆小腦袋。
我看向她。
書本後方,先是冒出漂亮的淡栗色長髮,坦露出一點點額頭、從右側稍微斜分的率性瀏海,再來是在眉毛之下的明亮雙眸。
她的頭輕晃了一下。
發現我在看她之後,白宣一口氣站起身,制服的第一顆扣子沒有扣起,透出那若隱若現、形狀漂亮的鎖骨,最後是那輕輕抿起的嘴唇。
等她站好之後,她的雙手輕鬆地負於身後。
在純白的制服外,她套上了一件淡灰色天竺連帽外套,沒有任何花紋與品牌圖案,看上去質料非常柔軟。
白宣微笑。
「嘿,柳透光。」
「幹嘛?」
「你居然沒有被我嚇到。」
「妳以為妳像巨人從城牆後面攀登出來一樣,從書堆那邊露出大大的雙眼,就會嚇到我了嗎?」
「是不指望。」她左傾了脖子,長髮跟著傾洩,她輕飄飄地說:「但我有點想看到你被嚇到的表情。」
「……」
我認真地懷疑她以後會為了嚇我而策劃什麼惡作劇。
「透光透光,你現在沒有事吧,要不要跟我去合作社。」
「是可以啦。」
反正我真的也沒事可做,就出去呼吸新鮮空氣吧。
我在白宣的催促下離開椅子,把原先閱讀到一半的書放到書堆上。想了幾秒,最後沒有拿起掛在椅子上的外套。
還不到那麼冷——白宣倒是自然地拿起來了。
「咦?」
「外面有點冷。」她說。
「謝謝。」
我心中浮起微妙的感受,伸出手,卻看著白宣把我的外套披到自己身上。居然不是幫我拿,不是看外面有點冷怕我著涼所以遞給我外套嗎!
「走吧走吧!」白宣只是披上我的外套,並沒有真的穿起來,她推向我的背叫我快點走出教室。
一踏出教室,迎面而來的冷風讓我整個人都清醒了。
教室裡冬眠般的慵懶氣息一掃而空。
我用手拍拍臉頰。
我們站在操場上時,頭頂是一片多雲的天空。
白宣雀躍地跳了幾下。
「透光,我覺得教室裡的大家,都失去能量了。」
「正常吧,秋天太好睡了。」
「睡覺是很好,但我有點無聊。」
「無聊?妳可以專心想妳的影片劇本,不是快兩個星期沒有更新了嗎?」
我拿出手機,點出Youtube的網頁。
Youtube,是一個供人自由上傳影片,能當作個人影片頻道經營的大型網站。白宣在上面經營一段時間了,擁有近五十萬的粉絲追蹤。
我手機上的畫面,停留在白宣的頻道。
——追逐夜星的白宣。
頻道主頁面有一張白宣的照片,那是頻道的形象圖。
白宣坐在不知名的沙岸上,雙手環抱住膝蓋。
微風吹拂著她的淡栗色髮絲。她的表情看起來像是在追憶著某些消逝的事物,混合著憂鬱與悲傷,彷彿思緒飛向了遠方。
每次看到這張照片,我就好想問白宣,她當時到底在想什麼?究竟是在思考什麼事,才會流露出那麼複雜的神情?
但我一次也沒有提問。
若是真問了,一定會得到一個輕巧的答案,白宣會避重就輕地閃躲吧。
白宣把雙手插進口袋中,抖抖肩膀。
「其實我已經有靈感了,趁著秋天去東海岸抓螃蟹。」
「抓螃蟹?」
「嘿嘿,對啊,順便拍野外廚房的影片。透光,你想跟我去嗎?」
「可以嗎?」
我狐疑地問她。
一直以來追逐夜星的白宣頻道上,所有的野外廚房、祕境探險的影片,都只有她一個人而已。
甚至可以說她獨自一人走遍臺灣。
當然影片裡會有各地的在地居民,像是少數民族或很熟當地的嚮導,在白宣的影片裡跟她交流、互動。固定跟白宣一起出現在影片中的伙伴,目前一個也沒有。
白宣是在邀請我嗎?
真的嗎?
我不著痕跡地偷看著白宣的眼神,只看見她一臉悠閒的笑容。她很聰明,但不是會特意隱藏心機的女孩。真難判斷。
她如同風鈴般悅耳的聲音在我耳邊響起。
「如何?想當我的影片中,第一個跟我去玩的人嗎?」
「想。」我誠實地點點頭,「很想。」
「嘿嘿,我就知道透光你一定會想去。這個週末,我們就去東海岸吧。我要去找一種特別的螃蟹,牠的特色是倒退著走路。」
「倒著走?」
「嗯,平常沒事會躲在沙子裡,長得很不像螃蟹。欸,這麼說也不太對,臺灣有很多螃蟹長得都很奇怪。我還看過整隻黑色、跟海裡的石頭沒有兩樣的螃蟹。等你看到就知道了。」
白宣一口氣說完,輕快地踏上操場中央的青草地。從我們的教室走到合作社,直接穿過操場中央是最快的路了。
她的雙手交握在身後,視線眺望著遠方,偶爾看向天空。
即使是這節較長時間的下課,因秋天的緣故,操場上也沒有太多人在。
偌大的校園,看起來更加空曠。
「是說,白宣。」
「嗯?」
「妳一開始是為什麼想做這種野外廚房、祕境探險的影片啊?」
「我沒說過嗎?是因為一個英國廚師喔。」
「他做了什麼?」
我很好奇。
「他是英國很有名的廚師,也會把影片放到Youtube上。大部分是關於料理跟廚房的影片。」白宣面露嚮往,溫和地說:「我喜歡的是,他深入各種荒郊野外,抓捕野生生物,直接料理的影片。」
「像是什麼吶?」
「去野豬氾濫的森林裡抓野豬,用陷阱抓到後開槍殺了牠,當場解剖之後,在森林裡開啟了一個野外廚房,把新鮮的山豬美食分送給森林中的軍人。這種,啊,他也有抓螃蟹喔,但是是帝王蟹,他跳進冰湖裡抓起來的。」
跳進冰湖裡?
「太厲害了吧。」
我在心中記下白宣所說的話,打算回去好好搜尋這一位主廚。
白宣輕聲說道:「當然厲害了。很真實,沒有太多的虛偽。」
她的雙眸望著眼前的青草,但我心中覺得,她在凝視更遙遠的地方。
真實?
在這裡使用這個詞彙,我無法理解她的含意。我露出納悶的表情,正想開口追問,卻瞧見白宣那抹淡淡的微笑。
那是拉開距離,蒙上一層神祕感的微笑。
白宣沒有叫我不要問,但也暗示了她不會回答。長久以來相處的默契,我配合地閉起了嘴。
走到合作社前,那裡有兩棵凋零的山櫻樹,白宣停在樹下。
她脫下了身上那件我的外套,不等我伸手接過,她動作輕巧地繞到我身後,將外套披到我身上。
「透光透光,外面太冷了,你還是穿著吧。」
「嗯。」
「你對我剛剛說的廚師很有興趣吧?回去可以找找那位廚師的影片,他還曾經去冰島跟著當地人一起抓飛鳥,用火山旁邊的土壤烤麵包,真的很有趣。至於現在,我要想想吃什麼東西了。」
白宣走向合作社,微風牽動她的長髮。她用一隻手將淡栗色的髮絲通通順於單邊的胸前,纖細的身影一如往常。
「我在這裡等妳。」
我的背靠向合作社門前的山櫻樹。
春天時水昆高中裡的山櫻花會綻放漂亮的粉色櫻花,除了合作社門前這兩棵,校園角落的專科大樓也有幾棵山櫻。
「白宣,寒假之後,妳去拍有關臺灣櫻花的影片吧?」
「嘿,我本來就有這樣的打算喔,之後再看看吧。」
她回頭笑道。
——一年以前,我們有過這個約定。

高二上學期結束後,我開始放起了寒假。
寒假跟去年一樣都不太冷。
不知道會不會影響到櫻花開的時間呢?
一般的櫻花樹要綻放出美麗的粉紅,要經過低溫形成花苞、等到回暖再開花的過程,氣溫一直都很溫暖,花也會不美吧?
剛開始放假的我,還有時間思考這種無所謂的小事。
因為那時候白宣還在。
不,是我以為還在。
寒假的第一天,白宣沒有回我訊息,手機也沒有接。她可能在忙吧,我這麼想著。第二天到來,也是如此。
手機沒接、訊息連已讀都沒有。
第三天、第四天、第五天,白宣都沒有任何消息。
我開始有一點擔心。
繼續打電話,她還是沒有接。我們沒有吵架,印象中我也沒有做會讓她生氣的事,應該不是特別不接我的電話吧?
為了確認這點,我請其他同學打電話聯絡,還是一樣。
——好像消失了。
我清楚記得當時的預感。
一週後,我確定了事情的發展。
白宣是一個名氣很高的Youtuber,是製作影片上傳網路平臺的創作者,有近五十萬的粉絲關注。
在寒假第一週裡,她個人的Youtube頻道沒有任何更新。
平常她就算沒有更新,也會在粉絲頁、或是直播平臺跟大家聊天,露個面跟粉絲群互動。但這一週,她就像是消失了一般了無音訊。
這很少見。
在白宣開始經營頻道後,從來沒有發生過。
她的粉絲開始討論白宣究竟去哪了?是不是發生了什麼意外?有幾個人透過關係聯絡到我,進一步地詢問。
「我也沒有聯絡上她,但白宣常拍旅遊影片的Youtuber,說不定去哪裡旅行了。」
白宣拍影片時會找我一起去,有時候我也會出現在影片裡,這件事對於她的粉絲來說,是一件很特別事。
因為她的影片中,除了我之外,從來沒有其他伙伴。
但就算是我,也聯絡不到白宣。
在水昆高中,我在班上算是和白宣走得很近、來往很密切的好朋友了。
我想不到還可以去問誰。
也有同學來問我,他們的弟弟妹妹就是白宣的粉絲。班上也有很多人在看白宣的Youtube,但共通點是沒有人知道白宣去哪了。
第八天。
寒假開始後,我已經整整一星期沒有看見白宣。
太長時間聯絡不上,我有點擔心。
還是藉著找她出去玩的理由,去她家看看比較好。我知道白宣住在哪裡,她曾經邀請我去她家跟她一起討論劇本、剪影片,還一起開過直播。常常去她家,所以我也看過白宣的媽媽幾次了。
她跟父母住在一起,如果她真的不在家裡,等於我要一個人面對她的父母。為此,我換上了稍微正式一點的衣服。
白點的淺藍色襯衫、搭配素灰色的長褲,天氣有點冷,我還套上了一件開襟的毛衣,就這樣前往白宣的家。
那一天早上。
我跟白宣的一個共同朋友,在白宣開直播時常常在聊天室裡出沒,本身也是Youtuber的同校同學——王松竹,有過一次通話。
也有一些人向他詢問關於白宣的事。
王松竹開設的Youtube頻道叫做「廢材上的風霜菇」,他的暱稱就是風霜菇。是身形高高瘦瘦、留著一頭蓬鬆短髮的男生。
整個人說話談吐都有一種文青的氣質,但他其實非常懶惰。
雖然沒有近視,有時會戴著平光的黑框眼鏡。
「透光,真的不用我跟你去嗎?」
「不用了,白宣的爸媽一定記得我,你去反而奇怪。」
「白宣她應該沒事吧?」
「我完全沒有頭緒。」
「好吧,等你去完她家,再跟我說清楚狀況,要馬上聯絡我。」
「好。」
我把手機放回口袋,深深地吸了一口氣。
現在的我,就站在白宣的家門前。
白宣的家位於郊區一帶,是一棟透天、有三四層樓高的房子。
要單獨跟她的父母見面,這讓我有點壓力。要是她的父母也不知道白宣去哪了,怎麼辦?
——不要想太多。
我重整思緒,帶著一定要確認白宣在哪裡的決心,按下門鈴。

 

創作者介紹

三日月書版

三日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