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W262-單封  

書名:探問禁止!主唱大人祕密兼差中03
作者:尉遲小律
繪者:ひのた
出版社:三日月書版
出版日期:2018/03/21
定價:220
ISBN書碼:9789863614906

後援會守則三:現在是MAX,永遠是MAX,絕不分離!

嚇!人氣男團MAX將以solo形式活動???
1.混血女星OUT?!男神穆丞海再爆錄音室密會!
2.走不出情傷?歐陽子奇國道車禍,送醫急救中!
首場演唱會在即,MAX面臨多重危機──
逝世歌手24H貼身跟隨,不完成夙願就在此定居~❤
黑道欲賺取暴利,強迫MAX演出,不從就把他們做成消波塊。
為求一次解決,穆丞海只能請陰間粉絲來橋一橋了!
MAX POWER UP!目標演唱會完美落幕!

 

 

Chapter 1 死去的歌神與向死人致敬的歌曲

 

  MAX的影響力有多大?從城市街景就能瞧出端倪。

  走在街上,商家播放的音樂大多是MAX專輯裡的歌曲,偶爾出現其他歌手的曲子,也非常輕易地就淹沒在歐陽子奇與穆丞海的歌聲裡。

  就連年輕人的穿著打扮,也有極大的變化。

  煙燻眼影,暗色系唇膏,靴子、軍用外套或是強調腰身的皮衣緊身褲紛紛出籠,身上還會掛上一條樣式極為複雜華麗的鍊子。

  鍊子戴法各有巧妙,有的單純戴在脖子上,有的從左肩斜掛至右腰側,有的更誇張,前胸後背都是鍊子,或長度幾乎垂至地面。在鍊子上頭,大家會依個人喜好,別上一隻手掌大小的玩偶。

  這些被視為目前最流行的元素,都是受到MAX第二張專輯的影響。

  以往只在PUB、夜店或是某些特定場所才看到的裝扮,大量湧入城市街頭。

  這樣的改變並沒有帶來亂象,相反的,會做這樣打扮的年輕人都很守秩序,他們不會在公共場合抽菸、鬼吼鬼叫,甚至在聚集時,也散發出平靜的氣息,形成奇特景象。

  就連那些在流行之前就如此裝扮、滿口髒話且到處破壞的人,也在同儕和環境氛圍的影響下,改變了「這樣穿就等於要做出叛逆行為」的態度。

  這樣的現象,其實是因為市政府製作了一則推廣禮節運動的廣告。

  廣告不長,內容由三個片段組成,分別是一身酷帥頹廢裝扮的穆丞海,在滿是人潮的捷運月臺,守規矩地排隊等候;在捷運車廂內讓座給牽著小孩的孕婦;幫行動不方便的老婆婆提東西,提醒周圍民眾注意,不要撞到老人家。

最後在廣告末尾打上推廣禮節的標語。

  一般情況下,用這種特地營造出來的反差向青少年推廣禮節,不僅不會被接納,還會造成反感。但廣告播出後之所以會成功,是因為那些內容不是刻意演出來,而是真真實實發生過的事。

  專輯發行前,某天穆丞海拍攝完宣傳照,因為趕時間,整身裝扮還沒換下,就獨自駕車前往下一個通告地點,結果車子在半路沒油熄火,他緊急聯絡經紀人楊祺詳幫忙處理。

  由於車子就停在捷運站前面,身上又只剩零錢,擔心遲到,穆丞海當下便決定改搭捷運。

  他本以為化妝化成這樣,和第一張專輯的風格差異極大,絕對不會有人認出來是他。

  結果,他從進到捷運站那一刻起,一直到抵達工作地點,全程都被歌迷用手機拍攝下來傳到網路上,引起瘋狂點閱與轉載。

  市政府只是搭著新專輯的順風車,在經紀公司的同意下將網路上的影片剪輯,再把穆丞海的行為和禮節運動做連結而已,能夠收到成效,他們也始料未及。

  許多年輕人覺得這種反差實在太酷了!爭相化著以前大人所謂的「死人妝」,穿著全身黑,將他們在海邊撿垃圾淨灘、拿著清潔工具跟愛心媽媽一起打掃社區、與獨居老人共同用餐等等的影片放到網路上。

  叛逆與墮落,變成一種外型打扮上的風格,而不是破壞與負面的個性。

  最大的引爆點,則是一群老爺爺與老奶奶被穆丞海敬老的形象感動,自發性地打扮成這種風格,跳起MAX提前曝光的首波主打舞曲〈Fight Together〉的慢版舞蹈,被孫子們拍下來上傳,將渲染力擴大到更高的年齡層。

  MAX受歡迎的程度大爆表,註定了他們這張專輯大賣。

  中年族群成了這張專輯最後才打入的市場,不過當家裡的長輩和年輕人都力讚推薦時,要讓夾在中間的爸爸媽媽接受,似乎也不是那麼難了。

  父母們開始試著去聽這個團體到底在唱什麼,發現,MAX的歌聲並不是那種讓人頭痛爆炸的嘶吼,也不是為了突顯冷漠氣質,刻意使用平板枯燥、像是念經一般的節奏。

  他們的歌詞看似尖銳,卻透著暖意,曲風乍聽頹喪,卻擁有鼓勵人向上的力量,撫慰了社會中為了撐起家庭而努力的人們。MAX詮釋歌曲時散發的複雜與豐富情感,讓大家對這張專輯讚不絕口。

  這些效應一環扣著一環,都是唱片公司始料未及的。

  當初歐陽子奇提出專輯的主視覺概念時,還遭到何董的反對,畢竟風格太過強烈的曲風,市場的接受度不大。

  何董這麼向「錢」看,也不是沒有道理,在他的帶領下,把寰圖娛樂從一間單純的經紀公司,拓展成現在擁有唱片與廣告製作的娛樂集團。

  尤其是寰圖音樂這部分,在國內演藝圈裡,與風華音樂並列兩大龍頭,創立時就已經擁有許多大牌製作與實力歌手,就連蔣炎勛也曾是寰圖音樂的一員,後來才被風華挖角。

  此時,寰圖娛樂公司的第一會議室裡,聚集著MAX第二張專輯的執行團隊,不同於以往會議的嚴肅緊繃,在行銷組報告完銷售狀況後,會議室裡就瀰漫著一股歡樂的氣氛。

  「當初預購結單,賣出的數量是第一張專輯總銷量的八成,雖然料想第二張專輯的成績應該會非常不錯,沒想到最後竟然會爆發,衝出三倍量的成績來,還是小楊哥英明,果斷決定提早加印,不然第一波通路的貨就無法及時鋪出去了。」行銷企劃之一的怪石將身體往椅背一靠,對著MAX的經紀人,也是這個團隊的總召楊祺詳發出一聲讚嘆。

  「我就說嘛!小海跟子奇都很適合這種黑暗系的墮落風格。」這次專輯的化妝師米娜接著說。

  「沒錯!尤其是〈殺手〉那首歌,MV拍得超讚的!導演神來一筆要海飾演殺手,由子奇飾演無辜的被害者,效果竟然出奇地好。」

  「對啊對啊,小海好厲害!他演殺手的時候,表情超猙獰的,眼神也充滿殺氣,本來我們都認為是子奇比較適合演冷酷殺手,畢竟小海平常都是一副好好先生的模樣,怎麼可能在氣勢上壓過子奇嘛!結果他卻用演技顛覆我們的想法,真不愧是金鶴獎的最佳新人得主,小海沒繼續演電影真是太可惜了。」

  原本靜靜聽著大家你一言我一語的歐陽子奇嘴角微微揚起,其實穆丞海也不是真的演技大爆發,只是拍攝當天想到以往慘痛的演戲經驗,表情僵硬,沒想到誤打誤撞表現出殺手感。

  歐陽子奇不著痕跡地投給穆丞海一個只有他們兩個人懂的調侃眼神,成功引來穆丞海的怨懟。

  「子奇也是很出乎意料呀!他給人的感覺向來穩重,氣勢也比小海強得多,結果卻意外適合演被害者耶!看到子奇渾身是血,倒在小海懷裡的模樣,真的好想虐他喔~」

  聽到美術設計盧小花的妄想,這下換穆丞海偷笑,歐陽子奇無言了。

  專輯的每個細節,都是大家不眠不休、絞盡腦汁製作出來的,對他們而言,這張專輯就像自己最疼愛的孩子一樣,孩子能夠受到歡迎與喜愛,做父母的自然與有榮焉。

  因此,即使發言內容已經偏離原本的討論主題,楊祺詳也只是笑著看大家閒聊,暫時不將話題導回正題上。

  「大家說的都很有道理。」這時,資深企劃阿晃突然用力拍了下會議桌,站起身,慷慨激昂地道,「不過,最讓我感到驚訝的還是坐在這邊的這位──穆丞海先生。」阿晃伸手指向穆丞海,將大家的目光導向他。

  「我?」突然成為焦點的穆丞海一臉錯愕。

  「沒錯,就是你!」

  除了不解之外,穆丞海不禁在心裡吶喊:阿晃,你不去當主持人真的太可惜了!待在幕後簡直埋沒人才!

  其他人眼巴巴地看著阿晃,等待他進一步說明。

  「這次專輯熱賣,子奇創作的歌曲動聽是一大原因,但在行銷與包裝層面,最關鍵的部分還是小海的兩個提議。第一,是在鍊子上頭,加上小公仔這個重要的記憶符號,使模仿有了跟隨指標。第二,則是大膽提議延後發行日期,與蔣炎勛競爭,雙方歌迷為了讓自己支持的藝人可以奪得銷售榜冠軍,拚命鼓吹親朋好友購買專輯,兩邊銷售量都破了個人紀錄,也算是一種良性競爭啦!」

  穆丞海不好意思地搔搔頭。他根本沒想到要藉著競爭去衝高銷售量,只是因為接連幾次被蔣炎勛不光明的手段給陰了,想在專輯銷售上來個正面對決而已。

  不過,被阿晃一誇獎,大家又接著吹捧,讓穆丞海越來越覺得好像真是這麼回事,慢慢產生自己其實很有企劃天分的錯覺。

  怕他得意忘形,小楊哥趕緊出來控制場面,將話題導向MAX即將到來的演唱會上。

  「子奇,演唱會的節目,你都決定好了嗎?」

  「還有一些曲子的順序跟細節沒有完全確定。」

  MAX這次的《亦敵亦友》演唱會,歐陽子奇擔綱音樂總監及舞臺設計。公司裡雖然有許多比他更資深、更有經驗的人可以勝任,但撇開MAX兩張專輯都是由歐陽子奇親自製作不談,他的舞臺策劃能力也是有目共睹,還有誰比他更能掌握MAX的特色呢?

  「辛苦你了,等到確定節目表後,再給我一份企劃書,讓我呈給何董。」演唱會策劃交到歐陽子奇手上,楊祺詳擔心時間過於緊迫,子奇會把自己逼得太緊,累壞身體。

  才想多叮嚀幾句,會議室的門突然被打開,何董笑嘻嘻地領著一名女子走了進來。

  楊祺詳朝他們望去,在看清楚女子的長相後,慌張地從座位上跳起來。

  「若……若水小姐!」

  意識到自己突兀的舉動,一點都不穩重,楊祺詳感到相當不好意思,整張臉都漲紅了。他趕緊退開,逃到穆丞海旁邊的空椅子上,將會議室的主位讓給何董。

  「嘿嘿,難道這位小姐是小楊哥喜歡的人?」穆丞海捱到楊祺詳身邊,壓低音量,一臉曖昧地問。

  「嗯。」楊祺詳點頭,「若水小姐是我喜……不是你想的那樣!」

  怕穆丞海誤會,楊祺詳連忙解釋,「若水小姐是所有經紀人的楷模,她帶的藝人沒有一個不紅的!她還是我的啟蒙師父,我的目標……唉——我完全不可能達到她的境界,只要有她十分之一那麼強,就非常開心了!」

  簡單來說,他那是對偶像的喜歡啦!

  「若水小姐,請坐。」何董客氣地招呼方若水就坐。

  就算不瞭解方若水的背景,從何董的態度判斷,也知道對方絕對是很有分量的人物。

  「呃……是這樣的,方若水小姐這次大駕光臨,是代表風華音樂來跟我們討論一個合作案。」何董繼續向大家宣布,「相信各位都知道,方若水小姐是徐立展老師的經紀人,老師之前正著手進行一張《向已逝歌手致敬》的專輯,也就是賦予老歌新的靈魂!而徐立展老師……不幸地在今早的車禍中過世了。因此,老師未完成的專輯,風華希望能交由MAX來完成。」

  何董說完,方若水接著補充說明:「徐立展老師相當重視這張專輯,雖是舊歌重唱,但曲子都是老師盡全力去翻新製作的,只是很遺憾地,老師沒能將專輯製作完成就發生意外,成了他未完成的遺作。」

  說白一點,專輯本身的歌曲內容水準極高,再搭配徐立展老師遺作這個話題,絕對是一張保證熱賣的專輯。

  相較於何董恨不得馬上促成合作的功利模樣,方若水就顯得沉穩從容許多,她並沒有表現出希望MAX立即答應的態度,但從徐立展過世不到一天,風華就跑來談合作這點來看,風華老闆和何董一樣,也是把利益擺在第一位。

  不過風華音樂本身就有許多優秀歌手,徐立展老師去世,應該不乏能夠接手專輯的藝人,例如徐立展老師的外甥蔣炎勛。

外甥幫舅舅完成遺作,這話題性甚至比給MAX製作更好,方若水特地來寰圖談合作,實在有違常理。

  這個疑點大家第一時間都想到了,但何董不主動說,其他人也不好開口問,只有歐陽子奇在沉思了半刻後,直接向方若水挑明。

  「為什麼不把專輯交給蔣炎勛完成?」

  「炎勛他……最近狀況不太好。而且我認為由你們來製作,更能將徐立展老師的音樂理念發揮出來。」

  方若水說的這番話,表面上看來客套、避重就輕,卻也是事實。

  她與歐陽家有私交,原本就相當欣賞歐陽子奇的能力,她看過徐立展老師改編的曲子,肯定這張專輯會大賣,知道公司高層有賣出版權的意願後,就早一步搶先提議跟寰圖音樂合作,讓MAX完成這張專輯。

  歐陽子奇聽了之後,又陷入沉默,何董則是期待地看著他。

  「子奇,你不用急著決定,這是徐立展老師作的曲子,你先看過再考慮也不遲。」方若水十分清楚,寰圖娛樂的老闆雖然是何董,但在MAX的音樂製作上,握有決定權的卻是歐陽子奇,因此直接將一個牛皮紙袋遞至他面前。

  還沒簽約,就願意將商業機密給他看?

  這個舉動除了展現極大誠意,也表示對方有十足的把握,相信他會在看完後答應。

  歐陽子奇接過牛皮紙袋,不置可否地笑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三日月 的頭像
三日月

三日月書版

三日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