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004-單封  

書名:靈魂侵襲vol. 4(完)
作者:指尖的詠嘆調
繪者:六百一
出版社:三日月書版
出版日期:2018/04/25
定價:220
ISBN書碼:9789863615156

唯有愛,是超越一切異能的力量。
--
吸收契約者死後精神內核輻射的博伊德光,
能加強契約者的能力,或者有極小機率獲得對方能力的特性。
吸收米蘭達的精神內核,黎楚的異能獲得了全新進化,
在他眼前,世界無所遁形。
原來所有混亂與磨難,皆是通往王座路上的荊棘,
四王鼎立的時代已成過去,
黎楚向一切存有宣告──第五王權,登基!

Episode 7 恃愛遠行

 

1

黎楚足足躺了五天,終於控制住自己的能力。

米蘭達處心積慮想得到他的能力,卻萬萬沒有料到,最後居然是黎楚親手殺了她,然後融合了她的能力。

米蘭達的能力包括精神連結、催眠種子,以及如回溯記憶和探查淺層思想等衍生能力。

從某種層面上來說,她的能力和黎楚近似,都能最大程度地開發自己的記憶力和聯想力。

吸收米蘭達的精神內核後,黎楚的能力經歷了一天半的暴走期,終於穩定下來。

他獲得了新的特性,但還沒有足夠的時間研究清楚,從這幾天的表現來看,大約就是能閱讀博伊德光中的資料。

黎楚休息幾天後,就開始解析博伊德光和精神內核中的訊息。

尤其是他和沈修之間那條紐帶,黎楚確信這是契約者和共生者之間的特殊聯繫,他稱之為「伴生通道」。

與此同時,GIGANTIC的突發情況也引起了軒然大波。

好在有凱林的影片作為GIGANTIC內訌的證據,又有米蘭達確實殺死了投誠者亞當.朗曼的事實在先,外界對SgrAGIGANTIC的這次交鋒,基本上有所定論。

更何況白王沈修始終在控制局面,另一方的赤王文森特卻不見蹤影,很多人隱約猜到了事情內幕,都明智地默不作聲。

的確有人希望兩位王之間出現戰火,但顯然更多人完全不希望四王捲入爭鬥──這感覺就像各國之間約定了不率先使用核武一般。

沈修忙碌了幾天,但仍然每天守著黎楚,查看他的情況。

黎楚躺了幾天,實在閒不住,加上能力暴走,整個人煩躁得不行,光CG插畫就畫了十七張。

「大河二何」沉寂了數天後爆發出這麼多插畫,底下一片驚呼,每條微博下面被頂的最高的幾乎都是:

「高產似母豬!」

「天惹奴看我刷出了什麼!」

「大神你擼速炸了!」

微博熱門一連數天都被他屠版,有人不爽地來掐二何了。

某個著名的噴子連夜發了長微博,控訴「大河二何」根本不是神級畫師,而是拍照片然後隨便修改了一下而已。

接著「河粉」們沸騰地開戰,網路上一片腥風血雨。

黎楚就愁沒有事打發時間,躲在螢幕後壞笑,瞬間精分成數十個不同陣營角色,覺得河粉占據上風就自己羅列證據說是PS的,覺得黑黑們要占據上風就趕緊羅列證據說證據是偽造的,周而復始不亦樂乎……

只可憐了某些路人,一會兒憤怒地轉黑,一會兒又慚愧地轉粉,沒一會兒又暈頭轉向,恨不得自插雙目當作從來沒進來看過。

一路戰了好幾天,黎楚終於從床上下來了,於是「高產似母豬」的大河二何,瞬間又變回了矜持冷淡「有生之年系列」的大神。

沈修全程圍觀了這場戰役,用自己名字是亂碼的帳號氣勢十足地發了一句:「以二何的能力,根本不需要偽造。」

然後……沉了。

沒轉發沒評論沒讚,可憐巴巴地沉了,成為該無名帳號唯一一條微博。

黎楚笑得肚子疼,晚上多吃了三包番茄醬。

 

幾天後網路上的腥風血雨暫時停歇了。

黎楚在洗頻的評論當中緩過氣來,看見一個名叫「明日未央」的ID賣萌地上竄下跳。

他每天都會道一聲「晚安」,偶爾微博裡會標註大河二何,說一些無關緊要的小事。黎楚並未太過關注,甚至不曾回應,「明日未央」的這個習慣卻一直堅持了下來。

這天黎楚又被標註了,他隨手一點,看見「明日未央」在微博上發了一張照片。

「謝謝大家的支持!我的畫展經過幾週的籌辦,終於要面世了!明天上午八點開展,感謝大哥借給我個人博物館的場地,感謝家人給我的勇氣……希望可以帶給大家美好的體驗。」

黎楚點開下面的自拍,驚呆了。

照片裡,晏明央傻乎乎對著鏡頭笑。

那天晚上,黎楚又帶了點心給沈修──出自SgrA大廚之手──溫柔體貼地問:「你明天忙不忙?」

沈修默默吃了一塊,開門見山道:「有什麼事,說吧。」

「我想去參加一場私人畫展。」黎楚見沈修吃了點心,頓時覺得他會吃人手短,「明天上午八點開始,我就去看一個上午,下午回來。」

沈修想了想道:「我會讓塔利昂跟著你。」

以前都是馬可監視著就完事了,不過自從見識到黎楚的破壞能力以後,他的待遇規格明顯提升,需要塔利昂親自出動,沈修才能稍微安心。

黎楚黑著臉道:「換一個,不要塔利昂。」

沈修默默看著黎楚,眼裡寫著:不要任性,我不放心。

黎楚道:「真讓塔利昂跟著我?明天我還一個骨架回來給你信不信?」

沈修嘴角一抽,回想到凱林的死狀,終於說:「好吧,明天我陪著你。」

黎楚嫌棄道:「你目標這麼明顯。萬一被發現身分,人家的畫展還要不要開了?」

被嫌棄的白王陛下:「……」

隔天早上,沈修還是默默出現了,長寬黑風衣,圍巾帽子戴口罩。

黎楚一臉「懶得嫌棄你」的表情,隨手將陽傘拿在手上,回頭道:「走唄,我開車。」

他撐開傘,籠罩著兩人。

他們並肩穿過中庭的花花草草,坐到車上。

沈修遲疑了一下,坐進副駕駛座。

黎楚一臉輕鬆地坐在駕駛座上,左看右看了一會兒,隨便一腳踩在離合器上,不動,馬上換隻腳,踩到了油門。

車轟地一下開出去了。

沈修:「……」

 

三十分鐘後,一輛車平穩地駛過私人畫展大門。

泊車小弟輕快地跑了過來,繼而滿臉茫然,看著駕駛座上的黎楚黑著臉,雙手抱胸,兩腳高高地蹺在方向盤上,左晃右晃。

──媽呀這車是怎麼在開的!

車停了,穩穩當當地開進了泊車位裡。

副駕駛上,沈修長吁了一口氣,收回了能力。

黎楚鬱悶地放下腳,哼道:「難得有這麼一次機會……」

沈修正想教育他,黎楚續道:「是只有我們坐在車上。」

沈修不爭氣地心軟了,嘆了口氣。

他們走進去,在招待處登記了名姓──偽造的。

私人畫展是在一座頗為氣派的私人博物館內舉辦,大門敞開,歡迎任何人入內觀看。

現在看過去,賓客雖然不多,但衣著精緻,不少社會名流。

他們簇擁著畫展的舉辦人,往來交錯,言笑晏晏,幾乎像是在參加舞會。顯然他們是衝著主人家的身分而來,不是來看畫的。

唯有黎楚興致勃勃,拉著沈修看過一幅又一幅油畫。

畫作不多,而且看得出筆法頗為稚嫩,基本是寫實主義的畫法,但是極為用心,主要都是描繪景物,偶爾有一些人物。

黎楚走馬觀花,不一會兒就失去了興致。

沈修卻停在一幅畫作前不動了。

「這個好看?」黎楚好奇道,湊過去仰頭跟著看了一會兒。

畫上是一幅雨景巷陌,小巷的盡頭有一道朦朦朧朧的人影,看不真切。總體上也彷彿籠罩著一團霧氣,似真似假,帶著冷色調的憂鬱感。

黎楚看不出這幅畫有什麼特別,倒是沈修駐足看了好一會兒,忽然說道:「這個人像你。」

黎楚挑眉道:「這麼小的人影,哪裡看得出像我?」

沈修不說話,又看了片刻。

好在黎楚知道他的脾氣,果然片刻後,沈修慢慢說道:「很遠,很冷,很朦朧。需要走很漫長的時間,才能靠近。」

黎楚懶洋洋道:「念詩啊?我知道你喜歡老子。」

沈修咳了一聲,掩飾自己異樣的表情。

黎楚可能自己沒有意識到,他在這種句子裡總是下意識用「老子」這種豪爽的自稱,好像這麼說的話,就能體現出自己的遊刃有餘。

不過他從不在其他地方用這種詞彙,所以幾次過後,沈修隱隱然發現了這個規律。

沈修想:他……害羞了。

他們對視片刻,黎楚心生警覺,往後縮了一下。

沈修卻熟練地把他按到牆上,帶著笑意地吻了一會兒。

黎楚眼睛左看右看,生怕被人發現他們躲在畫展角落,難得地雙耳通紅,卻沒有認真推開沈修。

沈修適可而止,將人放開。

兩人都沒有發現,黎楚不小心靠到了牆上油畫底端的畫框。

在一番動作以後,油畫左右搖晃,匡噹一聲落地。

黎楚嚇了一跳,連忙把畫扶起來,隨便拍了拍灰,抬頭望去。

油畫原本掛得很高,黎楚掛不回去,便示意沈修幫忙。

兩人研究了一會兒,沈修乾脆使用能力,將那畫搖搖晃晃,凌空飄浮著掛了上去。

黎楚拍了拍手,回頭一看。

晏明央站在走廊轉角,瞠目結舌地看著他們兩人。

2

晏明央揉眼睛,又揉了揉,半晌後從口袋裡拿出一副眼鏡,仔細地觀察牆上那幅油畫。

轉角處又走出一名漂亮的姑娘,親切地挽著晏明央的手,問道:「怎麼啦,小央?」

「呃,婷姐……」晏明央尷尬地說,「我可能看錯了。」

他們走到沈修和黎楚的面前,晏明央伸出手道:「你們好,感謝你們參加我的畫展。我是晏明央,這位是我的未婚妻王雨婷小姐。」

黎楚伸出手,表情微妙地和晏明央握了握手,說道:「你好,我叫晏……黎楚。這位是我的未婚……不,沈修。」

四人詭異地沉默了一瞬。

晏明央尷尬地說道:「那個,謝謝你們來參加我的畫展。」

兩秒後,王雨婷噗哧笑道:「好了,要不要過去坐坐?」

幾分鐘後,四人在小型酒吧落座。

黎楚和晏明央聊了片刻,心裡感覺很奇異。

如果他在幾個月前沒有死在伊卡洛斯基地,那麼晏明央此刻應該還是自己的共生者;而自己也不會遇到沈修,不會發生這麼多事。

相比黎楚的境遇,晏明央發生的事情也萬分離奇,幾乎堪比電視劇裡的惡俗橋段。

他失去記憶,逃出伊卡洛斯基地沒幾天,還一片茫然地待在收留所裡,居然被晏氏集團找到,說是遭人拐賣了多年的么子。晏明央迷茫地被晏氏的總裁帶去做親子鑒定……結果還真是父子關係。

可能世事真是這麼撲朔迷離,晏明央的父親人到老年忽然找回了么子,對他百般疼愛,恨不得摘星星摘月亮。晏明央的大哥繼承晏氏集團多年,地位穩固,亦對這小了自己十多歲的弟弟十分寬容。

晏明央在家中度過了一段時間後,表現出了對油畫的興趣,他大哥當即找了專業的老師為他單獨教學,後來更是送了多個畫廊和私人博物館給他,以作開辦畫展的用途。

黎楚剛聽完這個故事,說不出地心情複雜。

晏明央早年根本不是被拐走,而是黎楚找到自己的共生者後,伊卡洛斯基地與晏氏集團私下交易而來。

想來晏明央的父親早年為了利益而送出親子,如今滿懷愧疚,因此找回晏明央後才會如此疼愛。

晏明央與黎楚對坐,不知不覺地吐露出很多話,尷尬地說道:「對不起,我話太多了。不知怎麼,感覺你很……親切。」

黎楚不知該怎麼回答。

從某種程度上來說,他們曾經是世上最密切的關係之一,當然現在……早已不是了。

沈修調查過黎楚的過去,知道晏明央曾是他的共生者,略一沉吟,說道:「所謂『白髮如新,傾蓋如故』。」

王雨婷笑道:「說得太對啦!就是緣分嘛!來小央,快敬一杯……喂你杯子裡怎麼是水啊?」

晏明央靦腆地說:「婷姐,大哥讓我少喝酒……」

王雨婷狠狠拍了晏明央的背,說道:「這種時候不喝酒怎麼能體現出『緣分』啊!」

晏明央抖了一下,只得起身往吧檯走去。

王雨婷看著晏明央走遠,從裙子底下摸出一支香菸,慵懶地點上,說道:「兩位都是契約者吧?」

沈修淡淡道:「不錯。」

黎楚、沈修坐在一起,與王雨婷對視,三人眼中同時閃現出一抹博伊德光,轉瞬即逝,彰顯了彼此的契約者身分。

王雨婷這才說道:「那麼兩位應該知道,小央原本是一名共生者,失去記憶的原因,是他對應的契約者死亡了。」

從別人嘴裡聽到自己的死訊,黎楚總感覺很複雜,緩緩點了點頭。

王雨婷吸了一口菸,說道:「我希望你們忘記小央,忘記今天發生的事,就當作我欠你們一個人情。我算是小央半個姐姐──哈,當然現在是什麼狗屁未婚妻──我不希望任何關於契約者的事情再纏上小央,懂嗎?他好不容易變回普通人,還是個健康快活的普通人,不該再碰到那種噁心事。」

「我們並不打算……打擾他的生活。」黎楚淡淡道,「這次只是適逢其會,偶然想來看畫展。」

「那就好。」王雨婷回頭看了一眼,見晏明央拿了酒水準備走回來,連忙把菸放在椅子底下摁熄了,又遞出一張名片,「收下吧,有什麼事都可以找我。」

黎楚覺得往後不太會與她有什麼交集,出於禮貌還是接下了。

王雨婷笑了笑,在名片上輕輕吻了一下,留下一個極淡的唇印,遞到黎楚手裡。

黎楚挑起眉,壞笑了一下,將名片收進口袋。

沈修快如閃電地在桌下探出手,一把將黎楚手中的名片收走,若無其事地揉啊揉,丟了。

黎楚:「……」

晏明央夾著四個高腳杯走了回來,裡面清一色是葡萄酒。

王雨婷怒道:「為什麼都是娘兒們喝的?小央!」

晏明央小聲道:「婷姐妳就是娘兒們……不妳就是女孩子啊。」

王雨婷被「女孩子」這個稱呼雷得不行,兩人就著這個問題激烈地辯論了兩輪。

桌邊,黎楚趁著他們分神,惡狠狠地瞪了沈修一眼。

沈修無辜地看了黎楚一眼,忽然捏著他的下巴,慢悠悠吻了一下。

──晏明央他們還在旁邊!一回頭就看見了!

黎楚嚇得毛都快炸了,卻不敢鬧出太大動靜,被沈修逮住慢條斯理地淺淺吻了一會兒。

片刻後晏明央連番告饒,王雨婷終於勉強同意。

晏明央回頭一看,沈修正襟危坐,黎楚面頰泛紅,神遊天外。

王雨婷疑惑地看了看黎楚,舉起酒杯道:「謝謝你們參加我小弟的畫展!來乾杯,為了緣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三日月 的頭像
三日月

三日月書版

三日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