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鴉事典02-單封  

書名:夜鴉事典02-丹蒼之臨-
作者:碰碰俺爺
繪者:woonak
出版社:三日月書版
出版日期:2018/04/25
定價:220
ISBN書碼:9789863615224

巫族和教廷的「白鴉契約」持續生效,神使與男巫間新關係誕生!?

立志成為小烏鴉座騎(x)的萊特,
在苦口婆心(死纏爛打)地說服(強迫)教廷後,成功進駐夜鴉宅邸!
打掃家裡到烹飪三餐,小夜鴉的身體,由他來照顧~
雖然捨不得脫離兩人生活,但為了養活小烏鴉,還是得接任務才行。
看著遇敵時,柯羅保護他的樣子,萊特表示:小柯羅~I LOVE U TOO!
嘻嘻,傲嬌小烏鴉攻略進度大幅上升中!(*´∀`)~♥

To教廷:我洗到柯羅的衣服了!就這樣!愛你喔!(親親抱抱)

 

CHAPTER 2 愛麗絲的搖籃曲

這一跌,彷彿跌個沒完沒了。

絲蘭先生!

萊特聽到卡麥兒不滿的聲音,而絲蘭還在喊頭疼,門在萊特面前被關上時,他還在往下跌。

就像跌進大海深處似的,萊特在一個無盡的黑暗空間中緩慢下墜,空間裡什麼也沒有,只有他自己……

在萊特懷疑自己要永遠被困在這個虛無的空間時,下方出現了一道亮光和細碎的交談聲。

「巡警居然用紙箱讓他們裝著她回來,你說是不是蠢蛋啊?」

「所以你需要怎麼樣的榆木盒?」

「深色的、堅固點,另外在外頭刻上老鷹和獅子的圖騰,代表教廷致意,這樣對死者來說比較莊重與有尊嚴。另外,我需要大概這樣的大小……唔喔!」

約書剛攤開手比劃動作,天上忽然掉下一個萊特,不偏不倚地讓他接住,達成一個完美的公主抱。

萊特驚訝地與同樣一臉錯愕的大學長約書對看著。

「學弟,不用這樣吧!我看你幹活幹得滿開心的,也沒過勞,怎麼動不動就跳樓?」約書大張著眼,滿臉鐵青,額頭都出汗了,倒不是因為擔心萊特,而是……「你也太重了吧!明明高高瘦瘦的……你的身體到底是什麼組成的?水泥還是石頭?」一說完,就鬆手讓萊特安穩落地,約書能感覺到自己的手在微微顫抖。

「好失禮,那只是重力加速度的關係啦。」萊特看向他掉下來的地方,走廊正上方的天窗開著,彷彿他剛剛是從天上掉下來的。

萊特被這麼一推,直接推到了黑萊塔中央的空中迴廊。

「我沒有跳樓,只是被絲蘭先生推了一把。」

「被絲蘭推了一把?哦,這倒是可以解釋所有的事了。」年輕男人的聲音從萊特背後竄出。

萊特這才注意到在場還有其他人。

溫文儒雅,有著一頭橘金長髮,戴著金邊圓框眼鏡的男人站在萊特背後,他年紀看上去和他們差不多,五官相當英挺秀麗。他穿著一身深綠色的法蘭絨馬甲西裝,腰間繫著精緻的懷表鍊。

「萊特,這位是我家的銜蛇男巫──伊甸。」手還在抖的約書替他們互相介紹,「伊甸,這傢伙就是萊特.蕭伍德。」

「原來是小蕭伍德,久仰大名。」伊甸微笑。

「這句話應該是我說的!」萊特點頭示意。

銜蛇家是極鴉家外第二大的女巫家族,雖然歷任大女巫大部分都是由極鴉家的女巫擔任,但對於教廷來說,配合度最高的一直都是銜蛇家的女巫和男巫。

銜蛇家的女巫和男巫就像是女巫界的工匠一樣,他們什麼都會做,過去他們負責為所有女巫製作在天上飛的掃把,現在他們則是為教廷製作專門關押使魔的聚魔盒。

不過萊特最好奇的卻是巫毒娃娃的製作。

「我可以……」

「你不可以,我和伊甸現在有急事要辦。」約書制止萊特準備像個狂粉纏著伊甸問東問西的舉動,他甩甩雙手,總算不抖了。

「我以為你的急事跟我有關。」萊特一臉失落。

「啊!對了對了,有幾個消息通知你,教廷說你寫的事典尚欠思慮、不夠周詳,白話一點就是太像白痴的小學生日記,要求你下次改進,另外你提出的申請過了……但是等等!」約書伸手一把掐住萊特的臉,「現在還不准露出噁心的笑容,也不准馬上就跑去極鴉家,我有其他事要交代你做。」

「嗯哼?」大學長這手勁……可見剛剛的事讓他很不爽。

「丹鹿和榭汀已經回黑萊塔了,你現在去支援他們處理新的案件,但是切記……在我們弄清楚案件始末前,暫時不要讓柯羅參與其中,懂嗎?」約書捏嘟了萊特的臉,用食指頂起他的鼻尖。

「可是為什……」

「丹鹿會告訴你。」約書說,「現在,先恕我和伊甸失陪了,有其他事晚點再說。」

 

萊特再一次被趕去下個地方。

最近似乎不太平靜,整個黑萊塔的教士和男巫們都忙得團團轉,反觀自己和柯羅,像是被排除在外了。

至少……現在柯羅被排除了。

但為什麼?一週前他們還在抱怨柯羅不做事呢!

萊特抱著滿滿的疑惑來到榭汀的辦公室,他敲門,沒人理會,於是他逕自開門入內。

辦公室裡靜悄悄的,今天丹鹿桌上的癲茄(萊特記得她叫伊莉莎白)女士並沒有在第一時間又唱又跳(如果她有腿的話)地歡迎他的到來,反而瑟縮在她的葉子和花盆內,安靜得像一棵普通的癲茄。

萊特注意到丹鹿的辦公桌上還放著一個紙箱,紙箱下緣濕漉漉的,看上去受潮得很嚴重。

「哈囉?」

無人回應,但辦公桌後方傳來了竊竊私語的聲音。

「你還好嗎?」

「我很好,非常好,謝謝你的關心,你也很好,我愛你。」

「喔……謝謝,雖然我認為你不是真的愛我,但還是令我十分受寵若驚。」

萊特繞過桌子一看,榭汀正蹲在地上,他手裡拎著個小玻璃瓶,一邊低頭關心躺在地上的人,而躺在地上的人正是丹鹿。

「這、這是怎麼回事?」萊特湊過去,自然而然地和榭汀一同蹲下,看著躺在地上的丹鹿。

「喔!看吶,是我最好的青梅竹馬,萊特!」丹鹿就這麼躺著,他的雙手交疊在腹部上,整個人看上去很放鬆。

事實上,萊特從沒看過這麼放鬆的丹鹿。

「萊特,有件事我沒告訴過你,但我現在必須告訴你……我愛你,你是我最好的朋友,你知道嗎?」丹鹿將手搭在萊特膝蓋上,掏心掏肺地說道。

萊特驚恐地瞪大眼,他看向榭汀:「地上這一坨東西是什麼?你對學長做了什麼?把真正的丹鹿還給我!」

「我沒對他做什麼……」榭汀翻了翻白眼,嘆息解釋,「只是今天出去調查案件回來後,丹鹿一直有些心神不寧,我就讓他聞了點可以放鬆的藥水,想讓他別這麼緊張……但似乎效果調得太強了。」榭汀若有所思地盯著手中的小玻璃瓶。

「那是什麼?」萊特瞪著榭汀手中的小玻璃瓶。

玻璃瓶內盛裝著粉紅色的透明液體,裡頭還飄散著點點亮光。

「我稱呼它為愛麗絲的搖籃曲,一點點苦橙、佛手柑、赤蛙毒、伏特加和一些祕密原料所提煉出來的,作用是能讓人瞬間進入放鬆狀態。」榭汀搖了搖手中的小玻璃瓶,然後放到萊特手中,「我今天身上也擦了點哦,愛麗絲的搖籃曲最神奇的地方在於每個人聞出來的氣味都有些許不同。」

榭汀炫耀似地搧了搧衣領,香味一下子飄了出來。

對萊特來說,榭汀聞起來就像陽光和樹木的味道,溫暖又清新。

萊特搖了搖手中的搖籃曲,他想試著打開瓶蓋聞聞真正的氣味,但被榭汀制止了。

「小心點!我想這瓶搖籃曲可能是伏特加調太濃了,剛剛只給丹鹿聞一口就變這樣!」榭汀警告萊特,接著他們默契地看向丹鹿。

丹鹿的爪子剛扒完萊特的大腿後又扒到榭汀腿上,哼哼哈哈地繼續說著「我愛你」、「你是我的好兄弟」之類的話,就差沒唱起歌來。

「蠢萌的廢教士只要一個就夠了,兩個會讓我想殺人哦。」榭汀微笑。

「好、好喔。」

「來,現在幫我把他抬起來。」榭汀說。

萊特將藥水揣進口袋內,空出手來乖乖地和榭汀一同把地上的那坨爛泥扶起,好不容易才把人抱到椅子上放好,對方還是像沒屁股一樣癱軟著。

萊特和榭汀互看一眼,紛紛拿出手機拍照存證,他們都是手上把柄從來不嫌多的人。

「對了,你來做什麼?」榭汀這才想到要問這件事。

「大學長叫我來支援你們辦理新的案件。」

「哈!我們確實需要支援。」榭汀意有所指地看向滑下椅子的丹鹿。

「大學長還說這次不要讓柯羅參與,你知道為什麼嗎?」萊特問,不顧丹鹿正像個巨嬰一樣抱著他不放。

「嗯哼……因為這次的事件有點敏感吧?可能會觸及一些禁忌話題,不要讓柯羅知道是明智的決定。」

「禁忌?」

「那些教廷不想提,我們也不想提的事。」

榭汀這話讓萊特想起過去他翻閱柯羅的資料時,確實有些檔案是他這個身為督導教士的人也沒有權限閱讀。

其中包括達莉亞及大女巫事件的相關紀錄,以及一位柯羅的家族成員。

「關於什麼?跟柯羅的家人有關嗎?」萊特直覺地想可能和這些事有關。

「有聽過『白鴉樹謀殺案』嗎?」榭汀給了他這個線索。

萊特愣了愣,點點頭。

「這個事件在幾年前很有名,但我看不出這個事件和柯羅的關聯。」

榭汀笑了笑,他將丹鹿從萊特身上扒下來,「聽著,我一時也沒辦法解釋清楚,丹鹿桌上放著這次案件的相關文件,在我讓他清醒前,你可以稍微看一下。」

萊特看向堆疊在丹鹿桌上被標示著「雪松鎮」的文件,以及那個突兀的紙箱。

「還有,待會兒我們必須去個地方一趟,到時桌上的紙箱就麻煩你幫忙搬運了,小老鼠今天被嚇得夠嗆,讓他稍微休息一下吧。」榭汀搭著丹鹿的肩膀將他往辦公室後方的溫室帶,那裡一片花花綠綠,不知道種著些什麼,而後者顯然還在神遊太空。

「紙箱裡有什麼?我可以打開來看嗎?」萊特好奇。

「我建議你先乖乖地坐在位子上讀你的文件。」榭汀微笑。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三日月 的頭像
三日月

三日月書版

三日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