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W273-單封  

書名:探問禁止!主唱大人祕密兼差中04
作者:尉遲小律
繪者:ひのた
出版社:三日月書版
出版日期:2018/05/09
定價:220
ISBN書碼:9789863615422

後援會守則四:一日為MAX粉,終身為MAX粉!

震撼彈!大勢男團MAX揭露驚人祕密!
1.男神穆丞海與黑道掛勾,由紅轉黑之路啟程!
2.拒同流合汙,歐陽子奇將搭檔趕出愛巢???
為封印陰陽眼,穆丞海需將血親之人的血液抹於雙眼。
千探萬尋下,才發現比扯鈴還扯的事實──
殺人不眨眼的黑道集團會長靳騰遠是他生父?!(⊙▂⊙)
為求與靳騰遠見上一面,MAX一同接演了集團出資的戲劇。
還未搭上關係,集團仇敵先找上門,要置他們於死地!
看來,該是動員陰間粉絲,路過黑道家的時候了!

 

Chapter 0 涼颼颼的……

 

  咦?剛剛好像在思考什麼很重要的東西……可惡,想不起來,完全想不起來!

  穆丞海抬頭張望四周,發現自己位於一條筆直的上坡道,兩旁全是相同外觀的白色別墅,三層樓高,加上一個庭院,但庭院裡沒有任何花草樹木,只有幾根竹竿組成的曬衣架,上頭晾滿衣服。

  有風吹來,衣服飄動的方向跟節奏竟然完全同步,呈現一種像是用電腦程式精算出來的詭異畫面,周圍好安靜,沒有任何聲響,整個世界似乎只剩他一個人。

  這到底是什麼地方?

  帶著疑惑,穆丞海邁開步伐往前走,腳下坡道越來越陡,走到後來開始覺得吃力,有些喘不過氣。就在他想停下腳步稍做休息時,道路盡頭傳來奇怪聲音,那是低沉緩慢、有點模糊、相當規律的節奏。

  在好奇心的驅使下,穆丞海快步朝聲音源頭走去。

  一個好大的靈堂倏地映入眼簾,而那個引起穆丞海注意的聲音,原來就是從靈堂裡傳出的誦經聲。

  是誰往生了?

  他忍不住靠近,想看個清楚。

  靈堂裡充斥著哭聲,終於在這莫名其妙的世界裡看見其他人。

  在最靠近靈堂入口的座位上,穆丞海看到了何董,他正抱著自己的經紀人楊祺詳嚎啕大哭,而楊祺詳雖然沒有流淚,但鏡片底下的眼皮紅腫,顯然也是剛哭過,何董的助理蕭真則站在他們旁邊安慰著。

  穆丞海開口叫他們,試圖換得注意,但是他們沉浸在自己的悲傷中,沒有人理他。

  穆丞海再往靈堂裡頭走去,有幾個在演藝圈內見過的熟面孔坐在座位上,面容哀戚,接著他看到一對男女相擁而泣,是夏芙蓉和她的未婚夫丹尼爾.布魯克特。

  見到這些畫面,穆丞海的心突然涼了半截,這個告別式的出席人員,再加上哭得那麼傷心的小蓉和何董……不會是子奇出事了吧!

  歐陽子奇──這個他在國小三年級就認識的死黨,一路同班到高中,最後甚至一起以MAX這個名字組成團體,共同在演藝圈闖蕩的最好伙伴,竟然早他一步先離開這個世界?

  怎麼會這樣……

  穆丞海悲傷地看向靈堂中央,一張好大的照片懸掛著——是自己的相片。

  嗯,這張相片照得真不錯,角度抓得很好,笑容也夠燦爛……

  『咦!等等,為什麼我的照片會出現在靈堂裡啊?而且,那個位置不是應該掛著往生者的遺照嗎?』穆丞海吃驚。

  所以是……他死了?

  『怎麼可能?我就在這裡啊!難道你們看不見我嗎?』

  穆丞海不敢置信,在靈堂裡奔來跑去,大吼大叫,但根本沒人理他,看大家的樣子,好像真的看不見、也聽不到他的聲音。

  靈堂是由鮮白與豔黃兩色菊花裝飾而成,在家屬區的位置,穆丞海看見豔青姐,她穿著端莊素雅的黑色喪服,雙眼也哭得紅腫。

  穆丞海跑到她面前,不斷揮手,擠眉弄眼,但豔青姐卻沒有任何反應,只在有人過來上香祭拜時,用著優雅的身段鞠躬回禮。

  『竟然連豔青姐也看不見我!』

  『怎麼會這樣?豔青姐是鬼魂耶!為什麼此刻大家可以跟她互動,卻看不到我的存在?』

  此時,有人風風火火地從靈堂外頭直衝進來,穆丞海轉頭看向他,是歐陽子奇!

  楊祺詳想攔下他,卻被歐陽子奇一把推開。

  「穆丞海,你給我起來!唱片還沒錄完,你竟敢丟下一切,不負責任地死掉!」他的神情激動,完全失了平時的冷靜,劈頭就是一陣痛罵。

  「子奇,你冷靜一點。」小蓉和丹尼爾趕緊上前去幫忙攔著子奇,就怕他做出什麼危險的事,例如:拆靈堂。

  子奇的出現讓穆丞海嚇了一大跳,覺得毛骨悚然,渾身發涼,想不到看到發飆的子奇,竟讓他覺得比看到自己的遺照還恐怖。

  雙手用力一揮,就見子奇掙脫小蓉和丹尼爾的箝制,怒氣沖沖地往棺木的方向走去。

  如果這是穆丞海的靈堂,他死了,那麼這個長方形的東西,照理說應該就是他的棺木吧?也就是說,裡頭應該會放著他的屍體。

  『不曉得我的死狀如何?是不是慘不忍睹?穿的又是哪件衣服?禮儀師有沒有幫我化上最帥的妝?』

  當穆丞海還在想著這些瑣碎問題時,歐陽子奇卻突然抬起他的長腳,冷不防地用力踹向棺木。

  「子奇!」小蓉尖叫,不敢相信子奇竟然有這麼粗暴的舉動。

  『小蓉啊,那就是妳不夠瞭解這個曾經當了妳幾年掛名未婚夫的子奇了,當他真的氣起來時,可是凶狠殘暴得不得了,甚至可以到達六親不認的地步,身為跟他相處時間最多的我,絕對能以受害者的身分,舉出數不清的慘痛案例,來證實我的所言不假!』

  棺木被子奇用力踹了好幾腳,穆丞海突然覺得整個世界搖晃起來,頭暈目眩,好像他真的躺在棺木裡頭一樣。

  但是,為什麼他死掉了,已經靈肉分離,還能知曉身體所承受的感覺啊?

  靈堂裡又出現另一個人,是穆丞海在MAX的跨年演唱會最後,以及後來在育幼院門口偶遇的那個銀髮男子,好像……叫做靳騰遠,是個前身為黑道組織的青海會會長。

  他用著高傲冷調的態度走到靈堂前,想點香祭拜,豔青姐衝過去,把他手上的香搶走,拚命責罵他,嚷著都是他的錯,要不是他見死不救,小海也不會死。

  「我為什麼要救他?」

   穆丞海聽見靳騰遠冷冷地說。這句話,讓他不寒而慄起來。

  靈堂的另一邊,幾個壯漢把棺木的蓋子闔上,並在四周釘了粗大的木釘以及扣上鐵製扣鎖,眾人吆喝了幾聲,合力抬起棺木,準備送至火葬場火化。

  頓時,穆丞海冷汗直流,朝著他們大喊:『住手!』

  剛剛棺木搖晃時有感覺耶!萬一等等放進去火化,也感覺得到灼熱的溫度怎麼辦?

   穆丞海設法要推開那些抬棺木的人,但是手卻屢屢穿過對方的身體,碰都碰不著。情急之下,他只好試著躺進棺木裡,看看會不會因此活過來,避免自己真的被火化掉。

  穆丞海順利地穿過木板,鑽進棺木裡,讓靈魂與身體的姿勢重疊一致。

  有什麼東西卡進去,是靈魂跟身體吻合的感覺,可喜可賀,他的手終於可以摸到東西了。

  但是,麻煩來了……他躺在被封死的棺木裡耶!

  救郎喔——

  棺木在抬動的過程中搖晃著,感覺到自己持續移動,穆丞海拚了命地拍打棺木上方的蓋板,希望外頭的人能注意到他已經活過來了,趕快打開棺木,救他出去。

  悲慘的是,穆丞海拍了很久,卻沒有引起外頭人的注意,又過了一段時間,棺木被放下,靜止不動。

  穆丞海感覺到四周的溫度越來越高,像是在烤箱裡,他甚至還聽見四周木板因為燃燒,發出嗶嗶啵啵的聲音。

好熱!

   『不!我不要被燒死!』

  極度的不適與恐懼,讓穆丞海驀地張開眼,奮力坐起身。

  四周很安靜,沒有靈堂,沒有棺木,藉著昏黃燈光的照射,他看清楚這是他的臥室,而他就坐在自己的床上,冷汗濡濕了他的背。

  剛剛是夢?還好,只是一個夢……

  但也太真實了吧!

  如果他真的掛點,告別式應該就是那個樣子了,簡直就像是事先預演一樣,不過,萬一真的到達瀕臨死亡的那一刻,在他斷氣前,一定要記得先跟子奇約法三章,絕對不准踹他的棺木!

  叩、叩——

  門板被敲擊的聲音在此時響起,嚇了穆丞海一跳,那聲音跟他剛剛在夢中拍棺木時發出的好像,一瞬間讓他分不清楚是夢還是現實的錯覺。

  「海,有人找你。」子奇的聲音隔著門板傳來,溫和地讓他想落淚。

  「誰?」看向床頭那個夏芙蓉送他的公雞鬧鐘,顯示時間是早上五點。

  是誰會在這種時間登門拜訪?

  「是殷大師。」子奇回答。

  咦?殷大師怎麼會來到家裡來?……慘了慘了,豔青姐在家裡!

  「啊——」

  就在此時,豔青姐尖銳的慘叫聲穿過厚牆,直搗穆丞海的耳膜,他趕緊跳下床,跑出去阻止悲劇發生。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三日月 的頭像
三日月

三日月書版

三日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