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王與他愉快的上司們04-單封  

書名:魔王與他愉快的上司們04
作者:雷雷夥伴
繪者:COLAKA
出版社:三日月書版
出版日期:2018/05/23
定價:220
ISBN書碼:9789863615446

天天的封印解除副作用:
① 跌倒
② 昏睡
③ 夢到黑修?
藍天:封印解開了……可是我還是什麼都沒想起來啊!
--

從昏迷中醒來,得知自己前世記憶被封印的藍天,
在路西法的幫助下解開封印,
不過──說好的解鎖前世呢?為什麼主題會變成黑修成長史啊!!!
意外得知勇者軍即將進攻的消息,魔王下令舉辦宴會,
沒想到勇者統帥偷偷潛入,不僅渚司被俘,連權杖也下落不明!
伴隨著兵荒馬亂的營救,四百年前的真相逐漸浮出水面,
原來黑修一直在尋找的人,就是藍天!
然而兩人的命運,早已有人做了註解──
黑修與藍天的每一場前世,都必定是悲劇結尾。

 

楔子

 

帳篷裡,光線昏暗,僅有一絲灰濛濛的光從簾布外透進來。

在晦暗不明的視線中,巫女背對著他,用杵在藥缽裡細細研磨。

聽著那零碎的摩擦聲,藍天愣愣地看著那隻緩慢磨動的手,目無焦距,思緒彷彿超然物外。

這時,巫女忽然開口:「您不記得了嗎?」

藍天幾乎不假思索地問:「我忘了什麼?」

儘管他毫無頭緒,口氣卻不自覺變得急迫,彷彿潛意識清楚明白這是至關重要的問題。

巫女又搗了一會藥,才緩緩說道:「或許是前世今生,或許是命運之人,又或許是未了之情……」

藍天差點從床上彈起來。

說的都是我本來就不會知道的事啊!

明明整個人還病懨懨的,吐槽倒是挺有精神……

藍天一把抹去睡夢中流下的淚痕,擤了擤鼻子,忽然間意識到巫女剛才那句意有所指的話──

「巫女大人!莫非您知道我忘記的是什麼?」

巫女終於停下搗藥的舉動,回過身,瞇起的眼尾展開幾縷紋路,從這雙慧黠的黑眼珠中,彷彿看見了這具蒼老身體裡屬於十八歲少女的靈魂。

她開口:「天機不可洩漏。」

耍我啊啊啊!

巫女放下杵,提起旁邊爐火上的茶壺,將熱水注入磨好的粉末中,一面動作一面道:「我沒騙您,天機確實不可洩漏。坦白說我並不清楚您的前世,只是從我所預見的未來中,看見您與那位原來有密不可分的關係。」

藍天正想問「那位」是誰,巫女像是猜中了他的疑惑,立刻打斷:「但是,從未來的畫面看來,您與那位從未相認,因此,我無法為您透露一絲一毫,否則將會導致未來產生偏差。」

藍天雖然遲鈍,但並不愚笨,從剛才的話語中已經明白巫女的意思。

如果在巫女預知的未來裡,他對自己的前世、對命中註定的人事物毫不知情,那麼現在的他也不該知道這些。

見藍天陷入深思,巫女心知他明白了自己所說的含意,於是嘆了口氣,語氣沉重了幾分,帶著身不由己的無奈說道:「時間是命運最基本的法則,所有註定的事都不能提前,亦不能延後。若是違背規則,便是逆了天法,神將墜落凡間,魔便灰飛煙滅,人則不得善終。恣意毀壞法則之人,將會被流放至黑暗通道,永生永世不得輪迴,在無邊無際的黑暗中,度過無止境的千千萬萬年──」

藍天聽巫女緩緩述說,原先焦急的情緒也冷靜下來,他看著巫女日漸衰老的容貌,似乎又比初遇時更加蒼老──預言需要極大的代價,光是看見一次未來便要付出十年的青春歲月,更別提若是違背規則洩漏天機,不知將會招致什麼重大禍害。

當藍天正在思索時,巫女忽然轉變語氣,口吻輕快地笑道:「不過,預言是我的天職,雖不能改變命運,提點一二還是沒問題的。」

藍天神色一凜,認真地道:「不,您還是別說了,今後也不需要再預言。」

巫女微訝,抬頭看著他,沒有移開目光。

藍天態度堅決,湛藍色的眼珠像是寬闊的海洋,包羅萬象。

「既然都是必然會發生的事,那麼即使沒有預言,總有一天我也會明白。」

巫女從沒想過這點,從她出生的那一刻起,家族便賦予了她這項使命。他們一族生生世世都必須走上預言這條路,即便壽命短暫,但這就是他們誕生的意義。

她想,這個曾經身為國王的少年或許不明白「預言」的重要性,因為他還年輕,還沒嘗過多少失敗的苦果。

沒人不想預見未來,若是能提前預知便能盡早防範,免於災難。不然這世上怎麼會流行那句「早知如此,何必當初」的俗語呢?

巫女斂下眼眸,藏起了「對方畢竟還年輕啊」的眼神,唇邊泛著無可奈何的笑,「您難道不好奇嗎?」

藍天不假思索地回答:「好奇。」

巫女笑容更盛了,「那怎麼教我以後別預言呢?」

「因為沒有理由讓您為我的命運犧牲,這不值得。」

巫女手中泡好的藥茶晃了下,澈綠的茶水差點灑出,她反覆思索少年的這句話,心中不知是什麼滋味。

好一會後,她重整坐姿,略微起身,接著整個人趴伏在地,將精心泡好的藥茶雙手奉上。

她維持垂頭的姿勢,謙卑地說道:「自古以來,王室身邊總有一位巫臣。我們生生世世都為王族效命,占星卜卦,消災解厄。不只為了王,也為了這片土地,這是我們的宿命,也是我們的榮耀。」

藍天看著面前這杯飄散縷煙的藥茶,沒有立刻接下,「我只是一個凡人,不值得您這麼做。」

巫女笑了笑,老國王畢竟沒了前世的記憶,現在的他,只是一個將要十九歲的年輕士兵,自然聽不出她的話中有話。

國王啊,我族註定為您捨命,在所不惜。

巫女正想說些什麼時,藍天驀然站起身,俐落地跟著伏跪在地,做出與她相同的動作,正正經經地接下了那杯茶。

「假使……真有那麼一天,我如您所說,必須肩負有如王族般的重責大任,那麼不論如何我都會全力以赴,不需要任何人的犧牲。相反的,在我身邊的每一個人,我都會盡力保護,您放心吧。」

巫女霍然發覺,少年從昏迷中醒過來之後,似乎變了許多。

他是不是在昏厥的過程中,看見了什麼?雖然她不曾經歷屬於老國王的那個時代,但她仍印象深刻,那位在民間野史中被某個不具名小村落奉為神祇,以無數事蹟讚揚老國王宛若陽光般的溫暖善良,並非法力無邊,卻為平凡的人們帶來希望──她想,那位老國王,肯定就是這副模樣。

巫女有些紅了眼眶,是感動,也有些激動,畢竟她骨子裡才十八歲,埋藏在年輕心臟裡的熱血怦然脈動。

她從來沒有如此盼望,盼望這次老國王能顛覆不斷輪迴的悲劇,展開新的命運。

巫女沉澱情緒,原本就沙啞的嗓音顯得更加乾澀,卻讓人感到慈祥,「有一件事並非預言,是我的猜測,請您姑且一聽。」

藍天用力點點頭,巫女繼續道:「我曾說過您只能活到十九歲,原本我以為是您的祖先曾犯下滔天大罪,因此遭受詛咒──但在您昏厥時,我卜了一卦,隱約看見了幾幕畫面,才發現竟然不是如此。」

她張了張嘴,有片刻猶豫,但還是說了出口:「有個非常強大的神祕力量救了您,讓您一次次逃過死劫,得以輪迴。」

什麼!

「是什麼力量?是人嗎?還是法術?」藍天激動起來,趕緊端正坐姿,膝蓋往前挪了兩步,湊到巫女面前,深怕錯過任何一個關鍵字眼。

「天機不可洩漏。」

「……」

「抱歉,能夠扭轉命運,甚至掌握生死的力量,實在太過強大且稀少。這個預言……十分可怕,若真是如此,未來說不定要天下大亂……不過,目前似乎還不曾被人發覺,我不敢妄加猜測。」

巫女第一次在預言中表現出膽怯,彷彿看見了什麼不敢置信的畫面,藍天知道無法再追問下去。

就連看遍人間禍亂的巫女都說出了「可怕」的字眼,那恐怕不是能輕易說出口的祕密,甚至連她也不確定是否為真相。

藍天想起巫女剛才說的話,有個神祕力量為了他不惜冒著遭受世上最殘酷懲罰的風險打破世界法則,那麼為了不讓對方被發覺而遭受懲戒,他不該猜,不該想,最好永遠別知道。

巫女道:「還有另一件事。剛才我卜卦時,算出您在昏厥的過程中又經歷了一次輪迴,但這次不同以往,您並沒有重生成嬰兒,而是以十九歲的姿態繼續活了下來……或許,這是個轉機,如果您能找回記憶,說不定就不會再重蹈覆轍,創造出新的格局。」

藍天搔了搔臉,「但我要怎麼找回前世的記憶?」

有哪個人類知道自己前世的記憶啊!

「沒人想起過,並不代表永遠沒有。天下萬物都有變數,這就是命運──而且我也會幫您呀,您明明沒有完整重生,卻想不起前世的記憶一定有原因,我會繼續替您鑽研,直到找出答案。」

巫女的語氣變得活潑,像年輕少女一樣,滿是皺紋的臉笑靨如花,看起來依然可愛。

藍天忍不住跟著笑了,「謝謝妳。」

巫女語氣溫暖地說:「雖然沒有根據,但我很清楚,是命運女神讓我來幫您,這就是我存在的意義。」

她在心裡重覆一句:我無法答應您再也不使用預言,但和您保證會珍惜生命和每一次機會,請容許我所有的歲月都充滿意義。

「您快喝藥茶吧,要涼了。」

「喔、喔。」藍天趕緊捧著茶一飲而盡,因為苦澀皺了皺眉,吐出舌頭,像小孩子一樣。

「您這樣看來就像十九歲呢。」

我本來就是十九歲!等等、哪裡不對……

「您怎麼會忽然對我用敬稱?」藍天這才發覺,桃花族裡備受敬愛的巫女大人,不知何時開始對他的稱呼由「你」變成了「您」!

「都聊多久了,現在才發覺呀……」巫女笑著喃喃自語,接著轉移話題,偏頭看向帳簾那方,語帶玄機地道:「看來有人等不及了呢。」

簾外毫無動靜,巫女卻凝視著那方不動。十幾秒後,一隻骨節分明的大手撥開了簾幕。

藍天不曉得自己昏迷了多久,再次見到這個人卻覺得恍如隔世。

男人跨進帳篷裡,單手插著褲子口袋,斂下紅眸,沉默地看著跪坐在地的藍天。

從藍天的角度看來,這人上半身籠罩在陰影下,不見面容,只能從熟悉的長腿和褲管判斷出來者是誰。

藍天幾乎毫不猶豫地在心裡念出那個名字。

第一章 你回來了

 

──黑修。

藍天張了張嘴,喉嚨乾澀得發不出聲音。他沒來由地感到鼻酸,睡夢中凝聚在眼眶的淚水啪噠一下又掉了下來。

巫女起身,藍天迅速地抹抹臉,不明白自己為何如此激動。

看著他慌張的反應,巫女溫柔地莞爾一笑,接著站起身朝黑修微微頷首,走出帳篷,將兩人獨留在裡頭。

黑修依然站在帳簾那端。

藍天驀然想起昏厥前的畫面。當時,統帥朝魔王的腦門開了一槍──

藍天猛然起身,「你沒事吧!」

黑修還是毫無反應,加上看不見他的表情,讓人摸不清是冷漠還是無謂。

藍天早已習慣對方冷傲的態度,頓了一會兒才發現自己問了蠢問題。人都好好地站在面前,還問對方有沒有事,簡直是記者嘛!

就在藍天暗自懊惱的時候,忽然聽見上方傳來一聲:「嗯。」

嗓音聽來有些喑啞,帶著明顯的疲倦。

黑修居然回答了!而且沒有嘲諷他!

藍天疑惑地邁開步伐走向對方。

該不會是遇到假的黑修吧?

一步步慢慢地湊近,藍天看見一雙因布滿倦意而比往常更加血紅的眼眸。

紅眸裡除了疲倦,更多的是責怪。

藍天不解。

怎麼了?

黑修避開視線,不想讓他看見自己的雙眼,揉了揉眉心,終於開口:「說你蠢還真蠢。誰要你衝出來擋了?以為自己一百八?」

靠!這是在嘲諷我矮嗎!

藍天理所當然地反駁道:「我是你的部下啊!保衛你的安全是我最基本的責任。」

黑修冷冷地道:「誰說那是你的責任?」

不然呢?任誰都知道,從決定為僕的那一刻起,便要抱著為君主犧牲的覺悟。

藍天正想吐槽黑修不懂君臣之道,是什麼身分就要負起對應的責任,不是每個人都像他這麼散漫──

黑修忽然道:「你的責任,是陪在我身邊。」

藍天一愣,剎那間滿腦子的吐槽全都被拋在腦後。

他盯著黑修平靜的眉眼和薄唇,不敢置信這是從對方口中說出的話。

這……絕對是假的黑修吧!

藍天差點衝上去扯他的臉皮。

他是怎麼了?什麼時候變得這麼老實?難道……是愧疚嗎?

藍天知道黑修的性格本來就表裡不一,看起來冷冰冰的,其實相當重感情。

但這麼老實承認自己的想法還是第一次。

藍天永遠猜不到黑修此刻心中所想。

黑修定定看著藍天。在他身上,他看見了那人的影子。

幾百年來,他竟然已經記不得那人的模樣,但看著眼前這個人,卻有種強烈的熟悉感。

他想,他們或許很相似。

所以他不想再經歷第二次那樣的結局。

丟臉地開口懇求算什麼,即使要他委屈求全也無所謂,長達四百年的相思和折磨已經讓黑修失去所有底線。他什麼都願意做,只求這人不要再消失在自己面前。

而藍天接下來的話,更是讓黑修錯愕。

藍天拍拍黑修的手背,自以為看懂對方眼中複雜的思緒,說道:「不需要在意,您只要記住,這條命是我給的,以後最好不要隨便丟了。」

黑修艱難地嚥了口唾沫。

……一模一樣。

四百年前,那人對他說過一模一樣的話。

儘管老國王的樣貌在他心中已經模糊不清,但種種共處的記憶,那些愉快的時光、感動的畫面和難以忍受的痛楚,依然深深刻在他漫長的生命裡。

他不明白,為什麼已經不記得那個人的模樣,對方的一言一語卻依然清晰不已,從未忘記。

黑修按住自己的臉,深怕一個不注意讓情緒潰堤而出,他啞著嗓子轉移話題:「哼……我的命是你給的?你的女僕裝還是我給的,怎麼沒看你一直穿?」

藍天果然立刻被轉移注意力:「你還有臉說啊!」

黑修不動聲色地勾起一抹笑,按住對方的腦袋,「好了,別吵了,再睡一會,你需要多點睡眠修復腦袋。」

「我的腦袋沒受傷好嗎?!別以為我不知道你在說我笨啊!」

藍天看黑修似乎恢復往常,很快便忘了剛才那絲怪異的感覺。

黑修把藍天按在床墊上,逼他繼續補眠。

藍天原本覺得自己精神挺好,但一躺上床又感到疲憊感襲來。

到底是做了什麼夢,怎麼會睡那麼久還這麼累啊……

模模糊糊中,身邊的人俯身在他頸側那顆痣上印下一個晚安吻,哄人似地道:「睡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三日月 的頭像
三日月

三日月書版

三日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