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W276-單封  

書名:失業勇者魔王保鑣03
作者:甚音
繪者:welchino
出版社:三日月書版
出版日期:2018/06/06
定價:220
ISBN書碼:9789863615163

挾帶血腥與殺戮,風不轉城,來襲!
守護國境的天幕消失,第六天魔境戰火將起──

灰敗死寂的第一天魔境,沒有晝與夜,只有永恆的昏暗籠罩天際。生存於此的住民,亦沒有生死之別。
當屬於活人的甜美氣息飄至,當地魔族暗中窺伺的眼睛,鎖定了為解除詛咒而來的魔王一行。
而受到覬覦的不只魔王,富饒的第六天魔城,已成為掠奪者的下個目標──
「報告,鱗之民入侵,北方邊境軍隊全滅!」
「不用擔心。我將帶領第六天魔族,恢復過往榮光。」
和平的種子,蔓生出無盡戰禍;
號召動亂的火苗,卻成了安定的曙光。
是否唯有力量,才能達成心中所嚮……

 

序 不再轉的風

 

比任何東西都還要自由。

在以弧線垂下的湛藍天幕一隅,有一抹看不見的影子,向著無垠地平線奮不顧身地前進著。

那是在瑪丘上馳騁的野風。

寬闊的原野上,她絲毫不受到阻礙,邁著輕盈腳步,戲弄草木的同時,也以水氣滋潤它們,這是野風讓人又愛又惱的獨特魅力。

從風之源誕生的那一剎那開始,她就下定了決心,堅決地向前,順著天性直到推進自己的力量完全消失不見為止。這可以說是風的宿命。

正當野風瞭望北方,沉浸於對未知探索的興奮以及感動時,忽然間,巨大的衝擊穿透了她的身體。

失去平衡讓野風一陣驚惶。可怕的痛楚──這麼說或許不符常理,然而就連沒有形體的風,也因為遭到攔腰斬斷的衝擊而生出無限的恐懼。

她焦急地回頭,赫然發現頭頂上方有著無數把模樣駭人的鐮刀,在半空中胡亂揮舞,不由得一陣錯愕。

怎麼會有這麼可怕的東西呢?

單純的野風從來不曾見過如此光景,不禁心生絕望。

此時,映著金屬寒光,宛如一道恐怖峽谷的大鐮刀陣仗,再次展開了動作,連續切劃下來,野風瞬間變得支離破碎。

風中響起了野風的哀號,然而遠遠聽來,那只不過是一陣讓人困惑的急促短哨聲。

張牙舞爪的怪獸張開黑暗大口,一下子將野風吸了進去。

在那裡,野風慢慢地被拖入了死亡,就在最後,她感受到背後開始慢慢飄散上來的東西,僅存的意識終於填滿了前所未有的恐懼──

黑煙,那是最為可怕的毒素,充滿惡臭、嗆鼻的雜質,會慢慢滲透進她的身體,把原本澄澈透明的她轉變為完全不同的存在。

「嘶──轟──」

劇烈的聲響傳來,野風想要掙扎,想要逃跑,然而太遲了,她已經變得哪裡都不能去了。總是包容著她的廣闊天空,以及順從地任她撫弄的大地,再也沒有辦法回應她的呼喚。

龐然巨獸的腳掌踩踏下來,鉤爪撕裂大地。

巨獸走過的路徑,在美麗的瑪丘原野劃出了苦痛的創口,原本繁茂翠綠的植被紛紛枯死凋零,像是永遠都無法清除的疤痕,不停延伸,一直抵達魔族的國境。

散布著恐懼,吞吐黑煙的巨獸,鳴發出震天動地的怒吼,朝著第六天魔城的方向而去。

一 第一天魔境

 

「嚇!」

雪琳從瞌睡中猛然清醒過來,在此之前,馬車因為操縱者的不當駕駛而顛簸了一下。

她在心中痛罵自己的大意,操控韁繩,將兩匹駿馬導回正軌。

不過,眼下真的有正軌可言嗎?

「怎麼了嗎?」

身後的篷車中,藍髮少年一臉焦急地探出頭。

「沒、沒什麼啦……只不過是我打了個瞌睡而已。」雪琳紅著臉說。

惠恩眨了眨眼睛,接著露出了溫柔的體恤表情。

「這樣啊……妳不要太勉強自己,要是累了就換我來吧!」

「我沒問題的。」

話是這麼說,可是惠恩已經從篷車裡頭爬出來,輕鬆地在雪琳身旁就座。

「請不要逞強。遇到狀況,就要適度地倚靠身邊的伙伴,這不也是雪琳妳教我的嗎?」

「嗚,呃!勇者教科書裡面的訓詞嗎?沒想到居然會在這種時候被你拿出來用……」

雪琳的臉頰再度微微一紅。

戰鬥中不可高估自身實力,無論狀況為何,應隨時注意整體局勢,互相配合──告誡少年這條守則的不正是她自己嗎?雖然勇者教科書是站在人類的角度,教述與魔族戰鬥的方法,但是其中也包括不少適用於野外求生和團隊合作的觀念。

「呵!只是現學現賣罷了,是妳教得好。」

藍髮少年泰然自若地從少女手中接過韁繩,熟練地操控起來。

馬車行進得十分平穩,一點都沒有澀滯的感覺,光是這點就讓雪琳意外。

不過短短半個月,惠恩的駕駛技術居然突飛猛進,學習能力真的很快。

總是給人溫和印象的少年,不知從何時起散發出如此可靠的感覺。驚嘆於對方的成長,雪琳終於挪動身體,讓出駕駛的位置。

「那麼,就交給你啦!」

雪琳舒舒服服地將雙手背在後腦勺,暫且閉上雙眼。

其實,她的確有些疲倦了,多虧惠恩主動跳出來,否則,再繼續逞強下去也不太好。

雖然說好由三人輪流分擔駕駛和警戒的任務,然而銀髮勇者身為保鑣,總是主動承擔最辛苦的時段,因此累積了大量的疲勞。

「妳就好好休息吧!」

「少瞧不起我,我們勇者的身體素質比一般人強得多了,儘管放心!」銀髮少女睜開一隻眼睛,噘著嘴說道。

惠恩笑著點了點頭。

「何況,這不是生理上的疲勞,而是……」

「是心理上的,對吧?」

兩人對望一眼,雪琳慢慢地點了點頭。

惠恩苦笑了一下,也露出了和銀髮少女同樣的無奈表情。

兩人心有戚戚焉,同時將視線投向遠處。

眼前是一片被黑暗填滿、縈繞著死寂氣息的荒蕪大地。車頭的魔石燈,劃出一塊半徑四肘的圓形領域,天蒼蒼,野茫茫,唯有他們乘坐的馬車孤獨地在曠野中行駛。

兩頭駿馬呼出來的白氣,飄散在第一天魔境的荒野上。

「這片荒野,一直都是黑漆漆的……」

輕輕把弄著韁繩的惠恩如此說道,而銀髮少女在聽到之後馬上回答。

「從進入第一天魔境以後,就一直是這樣的狀態。」

少年稍稍嘆了口氣。

延伸出去的光線一下子就被吞噬,遍布四野的黑暗,並非夜晚的闐黑,而是世界即將陷入黑夜之前,最後一絲殘餘的暮光就要消逝的詭譎氣氛。

在獸人語中,這種似暗非暗、光明將盡的狀態,名為「瞑」。

瞑是日夜交替間短暫的存在,隨後應當迎來支配世界的夜晚,可是,圍繞在他們身旁的昏暗卻似乎永無休止。

雖然氣溫不至於寒冷,但就是讓人很想蜷起身子。

「真是個死氣沉沉的鬼地方啊。」

抬頭瞪向天空,雪琳十分不自在地咋舌。

「特別是……那個。」

就在呈現暗紫紅色的天空中,有著一個無法讓人聯想到太陽的物體,看起來像是一顆會發光的洞。縱使有著非凡的亮度,光線始終不曾降下地表。

身處在天空中心,持續明亮的那個物體,無論過了多久,也不見移動,彷彿從一開始便被鎖在了那個位置。

雪琳懷疑,那其實是披著太陽外衣的某種東西。

身經百戰的勇者,面對這種光景也會感受到些許不安。

長年的訓練告訴她,越是身處不熟悉的環境,越是應該提高警覺,因為永遠不知道危險會從何時何處而至。

她之所以如此疲憊,正是因為長時間處於精神緊繃狀態所致。

縱然如此,戒備的理由又到底是什麼呢?

不管本領再怎麼高強的戰士,面對天空和暗影這種無法以刀劍解決的對手,都可說是英雄無用武之地。

真是的,真是的……

感嘆著自己的警戒徒勞無功,雪琳不滿地垂下了嘴角。

不只雪琳,惠恩的心情同樣受到了影響。

在第六天魔境內的旅程,即使遭遇到危險,也能當作一場驚險刺激的經驗,笑笑地應付過去,然而此時,四方襲來的無盡晦暗,在不知不覺中奪走了伙伴的活力,這是他從未想像過的狀況。

原來旅行能讓人獲得嶄新的視野,卻也伴隨著可怕的一面。

他開始逐漸明白,為什麼帕思維爾外交官,將這裡稱作「連可怕的意義都會遺忘的地方」了。

永恆不變的天上光體、空曠荒蕪的淒涼大地,令人失去了方向與時間感,彷彿這趟旅程永遠看不見終點,令人不禁心緒紛亂。

這裡是名副其實的死境。

不斷向前奔馳的馬車上,兩人並肩而坐,天空中揚著細碎的飛塵。

「雪琳,我們到底走了多遠?」

「從離開第六天魔境開始算的話,大概有四十萬肘吧!」

「這、這麼多嗎?」

「不過,等到發覺天色不會變之後就數不清了。」雪琳搔了搔腦袋,「唉,希望接下來能快點抵達城鎮,好好休息。依照帕思維爾的紀錄指示,前方應該有城市。前提是那本書裡記載的資訊可信。」

「城市嗎?真是難以想像。」

惠恩搖了搖頭。

城鎮,換句話說,就是有人居住的地方吧?然而一路上別說魔族,甚至連一丁點生命跡象都看不到,這裡真的會有城市嗎?

毫無光線的環境裡,再頑強的野草也無法生存,更何況是動物,放眼望去只有遼闊無垠的地平線,沙子、土壤、石頭等等無機物而已。

「要不要叫醒帕思莉亞,請她再次確認方向?」

「算了吧,那隻蠢兔子在這種情況下也幫不上忙啦!她只會要我們按照書上的內容不停前進而已!你難道忘了,當我們發現天色不會變化時,那傢伙是什麼表情嗎?」

「嗚!那、那個時候是……」

回想起帕思莉亞當時失控的模樣,惠恩額頭冒著汗,尷尬地移開了視線。

雪琳嘴角勾起一抹壞笑,雙手各伸出兩指貼到太陽穴旁,重現當時的情景。

「咦?哎呀,羅盤怎麼不靈了!星星怎麼不會動啊?」她故意裝出驚慌失措的聲音,模仿帕思莉亞的聲調,毫無顧忌地嘲笑正在休息的兔耳女僕。

「噗哈哈哈,學得好像……呃啊,不、不對,雪琳,在背後取笑別人不太好吧?」

「有什麼關係,像那種滿嘴大話的傢伙,早該給她一點教訓了。看吶!人家是帕思莉亞喲,平常最膽小,脾氣最暴……」

突然──

「地理全集書角天誅!」

「咕哇!」

聽起來就超痛的招式,對著銀髮少女的腦袋產生了爆擊。

「哇啊啊啊!雪琳!」

駕車的人和馬匹同時一陣驚惶,差點失控。

「實在太過分了,想不到一起床就聽到有人說我壞話。」

馬車的帷幕掀開,帕思莉亞雙手環抱著書本,冷眼睨視雪琳。

「好痛啊,混帳兔子,妳幹什麼!」

捂著鼓起一個大包的後腦勺,雪琳眼角噙眼,怒目瞪視兔耳少女。

「哼!妳是罪有應得。混帳勇者,在別人的背後演得很開心嘛!」

「這……哪有,明明就是事實……」

「夠了,就算我能夠寬宏大量饒恕妳的無禮,但妳竟敢趁我休息時,和惠恩大人卿卿我我,這點我絕不原諒!」

在兔耳女僕憤恨的視線下,惠恩和雪琳的臉登時燒得通紅,顯得又羞又氣,只不過兩人羞愧和憤怒的比例似乎不太一樣。

「妳在說什麼蠢話,吃錯藥了是不是?」

「就、就是啊,帕思莉亞,妳不要亂說……」

「我絕對不會放棄惠恩大人的,快點給我分開!」

帕思莉亞不顧惠恩和雪琳的反駁,氣勢洶洶地插進兩人中間。

「笨兔子!不、不要硬擠進來!」

「嗚、啊!帕思莉亞,等、等等,妳、妳坐的地方是我的大腿!」

此刻,三人在馬夫席上並肩而坐的樣子,從遠處看來,就像是一對父母帶著小孩,和樂融融出遊的畫面,然而若是仔細觀察,恐怕會得出這個家庭感情不太和睦的結論。

證據就是扮演媽媽和女兒角色的那兩個人,似乎正用盡全力想打倒對方。

「啊啊!好擠……笨蛋,趕快滾回妳的兔子窩!」

「不要,妳才是別來妨礙我和惠恩大人的甜蜜相處時光!」

扭打、推擠、掌心交抵、額頭碰觸、互相怒罵、拉扯對方的耳朵……

「拜、拜託妳兩個別鬧啦啊啊啊!」

身為一家之主(?)的唯一男性惠恩,只能夠哭喪著臉。

「快、快住手,雪琳,把劍收起來……帕思莉亞,不要詠唱啊啊啊啊!」

簡直毫無威嚴。

一場丟人的鬧劇在身旁翻攪得火熱沸騰,惠恩頭上冒出了無數豆大汗珠,回神察覺時,前方的薄暗中出現了意想不到的事物。

「咦,不可能吧,難道是……」

揉了揉眼,想要確定那是不是自己眼花,然而更加清晰的景象,讓惠恩更加確信了。

荒涼的原野中出現了城市的外牆。

「嗚!不會吧,真、真的是城市!雪琳,帕思莉亞,妳們不要再打了!前面是──噗喔!」

惠恩興奮地轉過頭想宣布好消息的瞬間,卻中了一拳一腳,頓時發出慘叫,眼前一黑。

「惠、惠恩大人!」

「嗚哇,惠恩?」

少女們終於停止了交戰,然後……

「闖禍啦!」

「闖禍啦!」

發出了尖叫聲的雙重奏。

就在失去意識之前,惠恩雙手離開韁繩,身體向後一倒,就此昏死過去。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三日月 的頭像
三日月

三日月書版

三日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