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W279-單封  

書名:今宵異譚卷四魖魈之夜
作者:四隻腳
繪者:zabu
出版社:三日月書版
出版日期:2018/06/20
定價:220
ISBN書碼:9789863615439


掀開記憶虛飾的薄紗,
沉眠的真相,漸漸露出獠牙……
--
得知友人的死訊後,我大病了一場,即便好不容易康復,也因此落下病根。
不時疼痛的肩膀、莫名的暈眩,與不再需要影晶石眼鏡就能看見妖異的左眼,似乎都隱隱帶著某種暗示。
我究竟是誰?忽然,我很想這麼問自己。但是這個問題,連我也沒有解答。

 

 

第一章 半翅

 

阿元一直躺在加護病房裡,始終沒有醒過來。

我去探望他的時候只能隔著玻璃牆遠遠地看一眼,無法靠近。

阿元幾乎全身都纏著繃帶,頸部和頭部套著固定器,嘴巴裡插著氧氣管。

醫生說,由於腦部受到劇烈撞擊,他很有可能……會變成植物人。

阿元的母親面容憔悴地坐在病房外,一直不停地哭,一邊哭,一邊念叨著:「怎麼會這樣……我兒子從來都不會闖紅燈的……阿元從小到大過馬路一直都很小心,為什麼會突然橫越馬路被車撞……為什麼……為什麼……」

一聲聲悲傷欲絕的啜泣,我聽了心裡很不好受。

但同時,這些問題也是我想問的。

在我的印象中,阿元是個非常認真的人,就連學生時代都沒有做過什麼逾規越矩的事情,我很難想像面對車輛飛馳的十字路口,他竟然會不顧生命危險地闖紅燈?

而且,據阿元的父親說,阿元今天很早就出門上班,所以也不存在趕時間的可能性,那到底是為什麼,他會突然間無視交通規則穿越馬路?

抱著這些疑問,我向警察提出了想要查看事發當時監視錄影的請求。

可是對方無奈地表示:「不知道什麼原因,十字路口的監視器剛好出了點問題,沒有錄下當時的影像,只是……」

「只是什麼?」我問。

對方猶豫了一下,說:「根據那名卡車司機的口供,當時的周崇元好像有點神情恍惚,並且……是他自己衝向飛馳而來的卡車,司機連煞車都來不及。」

「自己衝向卡車?」我驚愕地愣了幾秒,說,「你的意思是,這起交通事故,是阿元想要自殺造成的?」

對方平靜地看著我,回答說:「根據幾名目擊證人的供述,以及現場的煞車痕跡來看,是這樣沒錯。」

「開什麼玩笑!這不可能!」

我不禁忿忿地吼了起來,難以置信地搖著頭,道:「阿元他根本沒有理由自殺!而且他也不是會選擇輕生逃避的人!還有……還有十字路口的監視器,為什麼偏偏在那個時候壞掉?阿元他為什麼會突然闖紅燈?能不能請你們再好好調查一下這起事故?」

我情緒有點失控,越說越激動,可是又提供不了任何有力證據,到最後,只能沮喪地一拳捶在牆壁上,什麼話都說不出口。

從醫院離開的時候,我整個人有點恍恍惚惚。

昨天晚上阿元打了很多次電話給我,究竟是想跟我說什麼?

是他已經調查到二十年前那起飛機爆炸事故了嗎?

可是為什麼,他偏偏在這個時候出了車禍?這只是個巧合嗎?

如果不是巧合,那麼究竟會是誰,在阻止他告訴我真相?

心中滿是疑惑,所有問題全都得不到答案。

紛沓而來的思緒如同一團理不清的亂麻,緊緊地糾纏在心頭。

雖然沒有憑據,但在冥冥之中,我始終有一種感覺。

我覺得……是我害了阿元……

就像二十年前那起飛機爆炸事故一樣……

都是因為我……害死了那些人……

都是因為我……因為我……

正午的陽光從頭頂上方直射下來,將前方的路面照耀成一片刺眼的熾白。我渾渾噩噩地走在刺眼的光芒之中,什麼都看不清,什麼都聽不見,不知何時,耳畔似乎響起了一個聲音。

那是魘的笑聲,笑得尖銳刺耳。

它在我耳邊一遍又一遍地說道──

「對,沒錯!就是你!」

「是你害死了那一整架飛機的人!」

「是你害死了自己的父母!」

「也是你,害了阿元!」

「這一切,都是因為你!都是因為你!」

張狂的笑聲層層疊疊地迴盪在四周,如同激烈湧起的黑色潮水,瞬間將我吞沒。

我忍無可忍地低下頭,緊緊捂住耳朵,一邊踉踉蹌蹌地往前奔逃,一邊憤然嘶吼:「住口!不要再說了!不要再說了!住口!住口!」

跑著跑著,我突然膝蓋一軟,整個人頓時失去平衡。

就在摔倒的剎那,前方伸出了一雙手臂,將我及時接住了。

「小默!」

那個人抱住我,聲音裡含著輕微的責備。

「怎麼不接電話?整整一個上午,你跑去哪裡了?」

我意識恍惚地抬起頭,看到一張熟悉的面龐,正一臉擔憂地望著我。

「阿夜……你怎麼來了……」

我低聲呢喃了句,卻沒有力氣站起來。

九夜摸了摸我的額頭,道:「小默,你發燒了。」

啊,是嗎?原來……我發燒了?難怪……難怪會感覺頭那麼暈……

真是奇怪,怎麼會莫名其妙發燒了呢?

我搖了搖頭,努力想讓自己保持清醒。

九夜若有所思地看著我,忽然往我後頸摸了一下。

就在指尖觸及皮膚的瞬間,我彷彿遭到電擊一般,痛得忍不住「啊」了一聲。

「怎麼回事?好疼……」我冒著冷汗地看向九夜。

可是九夜沒有回答,沉默不語地把我抱了起來,大步往家的方向走去。

 

初春時節乍暖還寒,尤其是最近的天氣忽冷忽熱,可能不當心就著了涼,染上風寒。我燒得越來越嚴重,一連三天都起不了床,渾身乏力。

「小默默,你的手好冰啊……」

「小默默,阿寶幫你放在懷裡暖一暖……」

「小默默,感覺好點嗎?還很難受嗎?」

「小默默,阿寶給你吃糖……」

我燒得迷迷糊糊地躺在床上,只聽到一個稚嫩的童音縈繞在耳畔。

「阿寶……」

我呢喃著喚了一聲,昏昏沉沉地睜開雙眼,看到小傢伙一臉緊張地趴在床邊,緊緊握住我的手,一雙圓溜溜的大眼睛紅紅的,像是剛剛哭過的樣子。

「小笨蛋,哭什麼呀……我只是感冒發燒而已……」

我虛弱地笑了笑,輕輕捏住阿寶粉嘟嘟的小臉蛋。

影妖從阿寶頭頂跳下來,彷彿在爭寵似地往我這邊蹭了蹭。

「好啦,你們不要那麼擔心……我沒事,休息幾天就好了……」

我一邊安慰著,一邊摸了摸那團黑色毛球,道:「乖,你們不用一直守在床邊,下樓去玩吧……等我感覺好點了之後,做起司蛋塔給你們吃,好嗎?」

阿寶卻搖搖頭,說:「不要,阿寶想陪著小默默。」

「乖,聽話,你們這樣一直站在旁邊,我也休息不好。」

「阿寶會很乖,阿寶不會吵到小默默睡覺……」

「那你先帶著球球下樓去玩,好不好?」

「可是……可是……」

「阿寶乖,聽話,等我病好了帶你去遊樂場坐海盜船,好嗎?」

「咦,真的嗎?」

「嗯,我保證。所以,你要乖乖聽話。」

「小默默……快點好起來……」

「嗯,會的。」

我點點頭,終於說服了阿寶,看著他帶著影妖依依不捨地走出臥室。

臥室裡開著一盞落地燈,窗簾半掩著,外面漆黑一片,沒有絲毫光亮。

現在,應該是晚上了吧……

這兩天發燒,燒得意識模糊,就連白天和黑夜都分不清楚。

我難受地喘息著,滿頭冷汗地望著天花板發呆。

這時,房門外響起了白澤的聲音。

「喂,老傢伙,那孩子的情況有點不妙啊。」

話音落下,久久沒有人吭聲。

隔了一會兒,他又道:「是封印的力量變弱了,對嗎?」

過了許久,只聽到九夜「嗯」了一聲,還是沒有接話。

白澤嘆了口氣,說:「封印的力量之所以變弱,是因為『那個東西』正在慢慢甦醒吧?這樣下去……那孩子恐怕撐不了多久,你打算瞞他到幾時?」

九夜沉默著,沒有回答。

白澤又問:「難道你打算永遠不告訴他?」

門外一下子安靜了下來。

我躺在床上,糊裡糊塗地聽著這些對白,滿腦子問號。

什麼封印的力量?什麼東西甦醒?

他們到底……在說什麼?

我反手覆在冷汗涔涔的額頭上,也不知道是不是錯覺,總感覺……脖子後面很疼。

就像是被火燒過的烙鐵燙到一樣,火辣辣地疼痛不已。

怎麼搞的,難道是被蜜蜂螫到了嗎?

我吃力地抬起頭,剛想伸手摸一摸,這時房門忽然打開了。

「小默,感覺怎麼樣?好點了嗎?」

九夜端著一碗香噴噴的熱粥走進來,一如既往地微笑著,道:「我剛剛試著下廚做了點南瓜粥,第一次煮粥,不知道味道怎麼樣,你要不要嘗嘗看?」

「阿夜。」

我喚了他一聲,用力撐著床沿想要坐起來。

九夜趕緊走過來扶起我,讓我靠在他身上。

「這兩天你都沒有好好吃過東西,喝一點粥吧,小心燙。」

九夜一邊說著,一邊用湯匙一口一口地餵我喝粥。

我勉強喝了幾口,隨後搖了搖頭。

「不好喝嗎?」

「不是。」

我閉上眼睛,沉默了一會兒,還是忍不住開口問道:「阿夜,剛才你和白澤在門外說什麼?」

九夜握著湯匙的手頓了一下,溫柔地笑了笑,說:「你聽錯了吧,白澤一直在樓下,沒有上來。」

「胡說,我聽得很清楚,那分明是白澤的聲音。」

他仍舊只是微微一笑,將手裡的南瓜粥遞過來,柔聲道:「小默,來,吃點東西,然後好好睡一覺。你生病的這幾天,大家都很擔心你。」

「不要扯開話題,剛才你們到底在說什麼?什麼封印?什麼甦醒?」

「小默,你真的聽錯了。」

「不可能!」

我撐著床架直起身子,惱火地瞪著他。

「阿夜,不要糊弄我,我還沒有病到神志不清的地步!」

「你想多了,我怎麼會糊弄你?」

九夜一臉若無其事的模樣,摸了摸我的頭髮,道:「小默,你是不是發燒燒得有些糊塗了?還是做了什麼奇怪的夢?嗯?」

「我才沒有糊塗!也沒有在做夢!」

我提高嗓音,忿忿地吼了起來。

「小默,冷靜點。」

「我很冷靜!」

「小默,你──」

「為什麼要騙我?」

「我沒有騙你。」

「那你告訴我,我們第一次見面,究竟是在幾時?」

「你說什麼?」

「還有二十年前的飛機爆炸事件,到底是怎麼回事?」

「小默,我不明白你在說什麼。」

「不要裝糊塗!其實你明明什麼都知道,對不對?」

「我──」

「為什麼你什麼都不肯告訴我!什麼都瞞著我!」

「小默,你先冷靜一點,我沒有要瞞著──」

「夠了!你這個騙子!」

我忍無可忍地用力一揮手。

匡噹一聲。

猝不及防的脆響,如同在寂靜深夜裡炸開的一道驚雷,震得連我自己都愣了一下。

望著那灑了一地的南瓜粥,以及摔碎的陶瓷碗,這大概是認識那麼長時間以來,我第一次對九夜發這麼大的脾氣。

九夜沒有作聲,也沒有生氣,只是平靜地看著我。

我無措地低下頭,避開他的目光。

焦躁的情緒難以平復,混沌的思緒已經攪成一團亂麻。

「對、對不起……我……我……」

我實在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只能閉起眼睛,一手扶住滾燙的額頭,一手撐在床沿。不曉得是怎麼回事,暈眩的感覺好像越來越強烈,後頸處也越來越疼,就像被什麼東西撕咬一般,劇烈的痛楚從脖子一直蔓延到後背。

「唔……好疼……」

我不堪忍受地彎下腰,剛想要伸手按住脖子,卻在抬手的一瞬間呆住了。

因為,我看到自己左手的五個指甲,居然……全都莫名地變成了黑色!

我吃了一驚,繼而發現,不僅僅是指甲,就連手背上,不知何時也暴突起一條條黑色筋脈!

那些筋脈又粗又長,縱橫交錯,乍看之下簡直如同一條條在皮膚下蠕動的蚯蚓,順著手背蜿蜒而上,漸漸爬滿整條手臂。

這、這究竟……是怎麼回事……

我震驚地看著自己的左手,看著五根手指的黑色指甲慢慢延伸出來,骨骼關節發出一陣陣「嘎啦啦」的清脆異響,緊接著,整條手臂一下子變得粗壯起來,瞬間肌肉賁張,赤褐色的皮膚下布滿了黑色經絡,長而堅硬的指甲尖銳如鉤……

我瞠目結舌地張著嘴巴,驚恐地搖了搖頭。

不……不……這、這不是我的手!

這分明……分明就是一隻猙獰的獸爪!

為什麼……為什麼會變成這樣……

「阿、阿夜,我的手……怎麼會……」

我驚慌失措地抬起頭,求救般地看向九夜,孰料話音未落,就看到那隻突變的「獸爪」往前一抓,帶過一道凌厲的風聲。

「阿夜小心!」我急得大叫了一聲。

幸好,九夜及時側身閃避,沒有被傷到。

可是……可是……

不……不是我……不是我……

我沒有要攻擊九夜啊!

我驚駭地搖著頭,發現自己竟然無法控制自己的左手!

「小默!」

九夜喊了我一聲,剛想伸手過來拉住我,然而,那隻鋒利的獸爪卻像發了瘋一樣地四處揮舞、到處亂抓,床單瞬間被撕碎,床架上、牆壁上,甚至是天花板,利爪所過之處,全都留下一道道深刻而清晰的爪痕。

我被帶著從床上跌了下來,驚恐萬狀地按住自己的左手,拚命想要阻止它發狂,可是完全沒有用,我的力量根本按不住。

怎麼會這樣……怎麼會這樣……

嗚!背後好痛!好痛!

我緊緊抓住左肩,彎下腰蜷縮成一團,跪在地板上瑟瑟發抖。

好痛!好痛!背後……好痛!

我用力咬著牙,疼得甚至無法呼吸,幾乎整個人都在痙攣抽搐,直到再也承受不住……

「啊啊啊啊啊啊啊!」

伴隨著這聲慘叫,我清晰地聽到自己背後血肉綻裂的聲音。

「噗哧!噗哧!」

一瞬間,鮮血飛濺。

我感覺到好像有什麼東西,從我的身體裡衝了出來!

發、發生什麼事了……

我顫抖地跪在地板上,在劇烈痛楚中大口喘息著,緩緩睜開雙眼。

隨後,看到落地窗的玻璃上,倒映出了……一隻翅膀……

是的,沒錯,翅膀!

雖然只有一隻,但我清楚地看到,那隻羽翼豐碩的翅膀,正筆直地從我左肩後方,慢慢伸展開來,滿滿地占據了整個視線。

而我的臉……我的臉在笑……

哦,不,確切說,是只有左半邊的臉在笑,左側嘴角露出尖銳獠牙,而左眼已然變成赤紅色,在昏暗夜色中閃爍著冷光。

這、這個人是誰……他是誰?

望著玻璃上倒映出來的那張詭異臉孔,望著那豎在背後的翅膀,我震驚得一個字都說不出口,被深深的恐懼感包圍著,不停地發抖。

「沈默,你忘了自己到底是什麼怪物了嗎?」

耳邊忽然回響起「魘」的聲音,如同魔咒一般刺激著我的耳膜。

不……不是的……不是的!

我、我……我不是怪物!不是怪物!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三日月 的頭像
三日月

三日月書版

三日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