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W282單封  

書名:怪談病院PANIC!04
作者:小丑魚
繪者:炬太郎
出版社:三日月書版
出版日期:2018/07/25
定價:220
ISBN書碼:9789863615668

擔任人界防線的依芳,臨時至南部受訓。
史上最強「引鬼雙嬌」綠豆與阿啪發威啦!
先是撿回一隻堪比安娜貝爾的凶殘娃娃,
再被陌生鬼魂指認為殺父仇人,
比連續劇更DRAMA的情節,引鬼雙嬌如何解?

詭異凶案陷入膠著,孟子軍轉而求助陰間之力,
綠豆藉由陰陽眼得知,真相就在唯一倖存者身上──
偏偏那人竟在「超鐵齒」醫師的病房中……
最衰引鬼少女 VS. 最帥鐵齒BOSS.戰鬥開始!
★少時不燒香,長大被鬼纏!★

「要死一起死,先死沒意思!」

 

第一章        童話事件(一)

 

「阿啪!妳搞什麼鬼?竟然給我遲到!」原本安靜的內科加護病房突然傳來一聲揚著怒火的嗓音,綠豆一臉鐵青地站在單位護理站,兩隻眼睛盯著門口的方向,指著推開單位大門、狼狽又邋遢的阿啪的鼻子大叫。

時鐘的長短針全指向十二,雖然上班時間的確是十二點沒錯,不過總需要提前半小時清點單位內的器材和交班,好讓前一班的同事能準時下班,這是單位不成文的規定,也是不用特別交代就應該知道的禮貌。

只見剛推開門的阿啪一臉急驚風,半長不短的頭髮胡亂地綁成馬尾,身上除了一件簡單的T恤和一件及膝的阿婆短褲,腳下竟然一腳穿著涼鞋,一腳穿著二十元藍白拖……

雖然阿啪平時很脫線,但今天會不會太誇張了?

「妳是被鬼打到?還是被鬼追?妳連鞋子都穿錯?」綠豆臉上瞬間出現三條槓,能這樣出現在工作場合,阿啪也算是護理界第一人了,到底是誰說護士都是白衣天使?

阿啪尷尬地嘿嘿笑了兩聲,「拍謝啦!今天睡過頭,我立刻去點班!」

她手腳俐落地跑進更衣室,綠豆尾隨在她身後,故意不經意地開口道:「我已經幫妳點好了,單位內的器材都沒少,妳只要趕快換好衣服和上一班交班就行了!不過為了要感激我的大恩大德,今天的早餐就由妳包辦了!」

「知道了!知道了!妳要吃什麼都隨妳點!」阿啪換衣服的速度非常快,這是長時間遲到訓練出來的成果,但稍微不注意,踢到自己隨手放置在地上的手提包,隨即滾出一個老舊的洋娃娃。

綠豆像是發現新大陸一樣充滿好奇,蹲下來盯著洋娃娃,不斷發出「嘖嘖」聲,「阿啪,妳到底幾歲了?現在還在玩洋娃娃就算了,還帶到單位來?妳這人的怪癖還真不少!」

腳下的洋娃娃大約有手臂長,有著洋娃娃特有的塑膠材質,眼睛還會隨著移動而閉合。原本金色的頭髮因為老舊的原因,已經變成淡褐色,還參雜著少許的髒汙。身上的洋裝也顯得破爛不堪,甚至還有縫補過的痕跡,只是技術實在不怎麼樣,好好的一件衣服縫得歪七扭八,非常不協調。

阿啪趕緊撿起洋娃娃,「這是我剛剛在地下室停車的時候發現的,想拿去丟掉,但是地下室沒垃圾桶,我就帶過來了。反正它看起來也沒那麼糟,我想說洗一洗放在單位好了。如果妳喜歡的話,也可以帶回家。」

「我才不要!」綠豆一口回絕,「我小的時候看過一部電影,裡面的鬼娃娃叫恰吉,從此之後我就再也不買娃娃,尤其是跟恰吉一樣大小的娃娃。我看妳還是放在單位好了,反正上面一直說單位裡面很死板,一點都不人性化,沒有溫暖的感覺。妳把它放在單位,讓督導或主任見見我們也是很有人性。」

阿啪站起身子,隨意地拍拍娃娃身上的灰塵,「放個娃娃而已,哪來的人性?膽子小就直說,幹嘛拖主任下水?我要快點去交班,不然上一班鐵定會恨死我。妳幫我把娃娃先拿到備餐室吧。」

綠豆接過娃娃,阿啪一溜煙就跑出更衣室了。不知怎麼搞的,綠豆突然覺得有股寒意,有種說不出的不對勁,正當她準備走向備餐室的時候,突然感覺抓著洋娃娃的觸感好像怪怪的……

綠豆納悶地用手將娃娃的後背摸索了一遍,發現在脖子下方有個小小的圓形按鈕。綠豆想這八成是市面上常見的語音裝置,只要按下按鈕,不是發出「我愛你」的聲音,就是發出「哇哈哈哈」的笑聲。

在好奇心的驅使下,綠豆按下按鈕,娃娃果然發出了聲音,但卻不是「我愛你」或聽起來一點感情也沒有的笑聲。

「很久很久以前,有一個灰姑娘,雖然老是被後母和姐姐欺負,但最後卻在仙女的幫忙之下,和王子過著幸福的生活,他們真的很幸福!」娃娃的聲音,的確很像小女孩的聲音,只是這聲音……怎麼聽起來像在哭泣?

綠豆一聽到這聲音,嚇得差點把娃娃丟在一邊,不過立即想起市面上有一種娃娃可以錄音,難不成這就是所謂的錄音娃娃?那麼錄下這聲音的不就是娃娃以前的主人?

「綠豆!妳還在給我摸魚?還不快點過來幫病人翻身換尿布?」阿啪在外面嚷著,顯然她以飛快的速度交完班了,正催促她快點工作!

阿啪的聲音打斷了綠豆的思緒,綠豆趕緊跑向備餐室,隨手將娃娃放在桌上,抓起醫療用的橡膠手套,準備開始一天的工作。

走出備餐室前,綠豆的眼角餘光正好掃過洋娃娃,看見娃娃好像不經意地對她咧嘴笑著……

綠豆頓了一下,又轉頭多看了娃娃一眼。

咦?娃娃還是原封不動地坐在桌上,臉上也沒有多餘的表情變化,難道是今晚沒睡飽,看錯了?

「綠豆──」阿啪叫魂似的嗓音再度衝擊綠豆的耳膜。

「知道了!妳在練喉嚨啊!」綠豆沒好氣地回嘴,心想這傢伙一點都不知道感恩,竟敢對她大呼小叫?不過抬頭看了牆上的時鐘一眼,現在已經快要十二點半了,的確必須加快腳步工作。

她狐疑地再看了娃娃一眼,娃娃無神的雙眼仍然一成不變地直視前方,看不出絲毫異狀。

綠豆忍不住嘆了一口氣,八成是和家有天師阿公的依芳在一起太久了,不然就是當年的恰吉給她造成太大的陰影,所以才會疑神疑鬼。眼前不過就是普通的洋娃娃而已,到底在擔心什麼!

她快步跑向單位,心想真正該擔心的是「賽郎阿啪」會不會又發揮命中帶旺的威力才對,她現在應該卑微地希望今晚能平安度過就好!

空無一人的備餐室徒留一室的冷空氣,靠牆坐在桌上的娃娃仍然面無表情,但卻不時傳來若有似無、詭異而奇怪的笑聲……

大夜班的工作一點也不輕鬆,不過再忙碌的工作總有忙裡偷閒的時候,只要阿啪不要發揮ㄅ一ㄥˋㄅ一ㄤˋ叫的本能,大家就可以相當輕鬆愉快地度過美好的夜晚。

今晚,難得地,阿啪和綠豆竟然可以一同走進備餐室吃宵夜,暫時由嚕嚕米鎮守單位,若有緊急情況再呼叫。若不是依芳臨時被調派到高雄受訓,那麼今晚鎮守單位的職責就會落在依芳的身上了,不過現在的她應該正躺在舒服的床上睡覺吧!

眼前的兩碗泡麵正飄散著裊裊白煙和令人垂涎欲滴的香味,為了等待那關鍵的三分鐘,兩個人只好有一搭沒一搭地閒聊。

這時,阿啪突然摸了摸自己的後腦勺,摸到一個腫包,嘆一口氣道:「唉,我真的覺得我跟我阿嬤有代溝,正確來說,我們之間隔著一條長江或黃河吧!今天她看電視,說江蕙唱歌真的太好聽了,我就說『阿嬤,妳喜歡的話,我可以燒一張給妳啊!』結果我阿嬤拿起手邊的柺杖,狠狠地往我腦袋K下去!」

綠豆沒聽出哪裡不對勁,不過卻嘴賤道:「別說妳阿嬤想打妳,連我也是見妳一次就想打妳一次!大家都知道妳長著一張欠打臉,不過妳阿嬤認識妳這麼久了,應該早就習慣成自然了,但我也能體會老人家的心情,妳就當做盡孝道,反正妳什麼都很硬,尤其腦袋最硬!」

每次和綠豆對話,阿啪都懷疑自己必須到中醫診所排隊掛號,因為她總是被氣到快得內傷。不知道醫院能不能開立被氣傷的診斷書,這樣才能跟綠豆索賠精神折磨費。

「妳少在那邊胡說八道,那時候我阿嬤朝著我大叫『我還沒死,燒什麼!』搞半天,原來她不懂什麼叫做燒錄器啦!」

綠豆愣了一下,隨即哈哈大笑,這才想起來老一輩的人的確很忌諱某些字眼,平時就少根筋的阿啪不小心踩到地雷啦!

不過……經由這段對話也不難發現,綠豆跟阿啪的遲鈍也是半斤八兩。

「泡麵差不多了,難得今天很閒……」阿啪話還沒說完,就發現自己說錯話了,旁邊的綠豆則是用殺人的目光瞪著阿啪。

阿啪工作這麼久了,難道不知道醫院的禁忌就和她阿嬤的忌諱一樣萬萬不能提起嗎?難道她不知道在醫院裡面除了鳳梨和每日C之外,還有一些話絕對不能說出口嗎?例如「今天很閒」「今天沒事」「今天沒什麼病人」等等,這幾個關鍵字眼簡直就像單位的詛咒,恐怖指數不亞於魔法世界的人對佛地魔絕口不提的程度。阿啪這傢伙今晚是腦袋浸水,還是被她阿嬤打到阿達麻空固力?竟然會犯菜鳥才會說出口的蠢話!

可惜她手邊沒有柺杖,不然綠豆超想把阿啪打到忘光腦袋裡所有犯禁忌的辭彙,難怪連她的阿嬤都想打她。

「臭阿啪,個人造業個人擔啊!妳千萬別把我拖下水!」綠豆咬牙切齒地皺眉嚷著。先前就是有學妹不知死活地大放厥詞,結果那天她收了兩床病人外加病人急開刀,內科病人竟然在八小時之內緊急轉外科開刀房,這機率雖然不是沒有,不過是微乎其微,這樣都能遇到,還能說不邪門嗎?

綠豆之前對這些禁忌也是嗤之以鼻,根本不當一回事,不過自從和阿啪成為搭檔之後,她就深刻體會到什麼叫「千萬不要鐵齒」的道理。在醫院這種場合還是寧可信其有,因為太多人不信邪而導致上班差點虛脫。現在有工作經驗的醫護人員都深刻了解這些老前輩們傳承下來、卻沒有列入工作守則的規定,也絕對不會輕易壞醫院的傳統,就怕又有什麼臨時狀況。

只見阿啪漲紅了臉,又故作鎮定地端起泡麵,「有啥好怕的?我們兩個什麼場面沒見過?當初連鬼遮眼都這樣挺過來,還有什麼急救場合能難得倒我們?」雖然話是說得很大聲,但那張猴子臉卻怎樣都掩飾不了自己的心虛。

綠豆撇撇嘴,非常不以為然,「妳別忘了,挺得住的人不在!依芳現在正在高雄受訓,萬一有什麼狀況,可沒有她出面鎮壓,妳最好自求多福。」

綠豆說的也是實話,依芳這麼多天沒有在大夜班出現,她們的心底都有說不出的彆扭。

阿啪這回識相地不再頂嘴,只能認分地低頭吃泡麵。根據她長年帶賽又說錯話的經驗看來,若她現在不趕緊爭取時間將熱騰騰的消夜吞下肚,那她今天又要淪落到吃冷泡麵的下場了。

就在阿啪和綠豆兩人不再多說廢話,埋頭吃泡麵的時候,坐在綠豆對面的阿啪猛然一抬頭,視線正好對上綠豆身後的洋娃娃。洋娃娃正坐在靠牆的桌子上,視線照理說應該正對著綠豆的後腦勺,然而阿啪卻發現,娃娃的腦袋突然以非常緩慢的速度轉向自己……

阿啪腦中頓時一片空白,懷疑自己的眼睛看錯了,但當娃娃的頭固定在直視她的角度時,猛然眨了一下眼睛。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三日月 的頭像
三日月

三日月書版

三日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