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W284-單封  

書名:夜鴉事典03-禁入絕園-
作者:碰碰俺爺
繪者:woonak
出版社:三日月書版
出版日期:2018/08/22
定價:220
ISBN書碼:9789863615675

巫族和教廷的「白鴉契約」持續生效,神使與男巫間感情劇增!?

自萊特入住後,夜鴉宅邸新婚模式全開!
從白天出任務,至夜晚享用餐點,滿滿皆是小烏鴉與座騎的兩人世界❤
此時,教廷發出了他們與丹鹿、榭汀一同出勤的任務通知。
難、難道……傳說中的四人約會要出現了嗎?ヽ(✿゚▽゚)ノ
還要換上不同裝扮,光想像就讓他好期待啊啊啊啊……
呵呵,小烏鴉的服裝,就交給另一半……咳咳,就交給督導教士來安排吧!

To教廷:強烈要求員工旅遊福利!我想和柯羅一起去迪士尼樂園!

 

CHAPTER 7 合宿

「那麼,問題來了──你們究竟想做什麼?」

針蠍家的雙子一站上前,那些圍繞著他們的人群也站上前來,將萊特他們團團包圍。

「別這樣威脅我,我不喜歡受到威脅。」毫無畏懼,柯羅瞪著眼站了出去。

這回榭汀並沒像往常一樣說幾句嘲弄的話潑他冷水,相反地,他也站上前,看起來和柯羅站在同一陣線。

「喔,不然呢?要叫出你們肚子裡的東西嗎?」雙子並沒有退讓。

「要試試嗎?這傢伙肚子裡的東西可是會把你們吃得連骨頭都不剩喔。」榭汀也沒退讓,他瞪大金色的貓瞳。

「你認為我們肚子裡的東西會讓我們被乖乖吃掉嗎?」

眼看著事態越來越嚴重,丹鹿正要站出去進行「制止、隔離、化解衝突」的SOP,萊特卻先一步站了出去。

「慢著、慢著!別為了我打架!」萊特喊著,活像個八點檔的女主角。

男巫們紛紛皺起眉頭,看著自顧自夾在他們中間的金髮教士,針蠍們困惑地往後退去──因為這教士感覺起來很怪。

「聽我解釋,我們這次來只是為了調查案件,沒有惡意,我們認為你們或許能提供一些線索!」萊特有耐心地勸說著,像是在勸和一群打架的野貓。

「我們現在可不為教廷做事,為什麼要幫你們?」針蠍們說,他們不再劍拔弩張,因為萊特實在太破壞氣氛了。

賽勒退回吧檯後方,替兄弟朱諾倒了杯綠寶石般清澈的酒,酒裡有像水蛭一樣竄動的黑色液體。隨後他打了個響指,舞池中央的人群又開始跳舞,沒有音樂,他們憑空對著月亮起舞,看起來很是詭異。

「最近靈郡有幾起案子很奇怪,受害者的屍體都在離失蹤地幾百哩遠的地方被發現,地點差異很大,腹部除了有使魔爬行的痕跡外,體內還有燒灼的現象,心臟也都被吃掉了。我們調查之後認為可能有個流浪男巫,正帶著他有異食人類心臟癖好的使魔在靈郡裡面閒晃,隨機尋找受害者。」丹鹿也試著說服針蠍們,他不停撓著被咬傷的臉,傷口熱了起來。

「所以呢?」朱諾的態度冷漠又不耐煩,他一口氣乾掉那杯怪酒,又往吧檯上敲了敲,讓他的兄弟給他添上第二杯,「難不成你們認為是我們做的?」

「紳士們,你們會不會找錯地方了?會讓自己的使魔胡亂吃那些垃圾,這男巫要不是巫力太弱小,控制不了自己的使魔,要不就是個心理變態。」賽勒很不客氣地說著,「我們雖然離開教廷了,但依然是女巫名門,不會幹這種無聊的事。」

朱諾在這時看向柯羅,眼裡帶著滿滿的惡意。

「真要找,你們不如去找小夜鴉的哥哥,他感覺起來很像是會幹這種事的人……不知道他返回靈郡了沒?」

柯羅瞬間僵住,地板開始微微震動起來。針蠍們一直在處處針對他,想把他激怒似地。

這時,萊特用小指頭勾住了柯羅的小指頭。

柯羅看向萊特,萊特對他搖了搖頭

「別離題,我們會來這裡自然有我們的道裡,先聽我把話說完,巫魔會是流浪巫族最大的聚集地……」大概也注意到針蠍們的舉動,丹鹿再度跳出來說話,他一個小矮個兒很有男子氣概地擋在柯羅前面。

「所以?靈郡的流浪巫族這麼多,怎麼能確定他們參加過巫魔會?你還是不能說服我們。」賽勒態度很不客氣地打斷丹鹿。

「就算真的是我們的貴賓做的,他們想幹什麼,和我們又有什麼關係呢?」朱諾接話。

「因為受害者們都宣稱他們參加過你們舉行的巫魔會。」丹鹿說。

「這不能證明什麼,很多人都宣稱他們參加過真正的巫魔會,但大部分是假的,你們現在參加的也是。」賽勒又說,他的手指在桌上敲了兩下。

丹鹿腦袋一熱,一時竟說不出話來。

萊特則是忽然想起了什麼,他從口袋裡拿出幾張受害者的相片,放到吧檯桌上。

「我們有證據,受害者們身上都有個一模一樣、小小的傷痕,這個傷痕我在你們派出的黑瞳少年和少女們身上都有看到。」萊特指著照片。

賽勒和朱諾看了眼桌上的照片,兩個人的神情一下子變了,賽勒甚至停下替朱諾倒酒的動作,和朱諾仔細地攤開這些照片觀察。

針蠍們對視著,他們同時開口說話。

「朱諾,是你的寵物們。」

「賽勒,是我的寵物們。」

這不知道能不能說服針蠍們。萊特小心翼翼地等待著答案。

「這和你有關嗎?」

「這和你有關嗎?」

他們持續同步著。

「不,想也知道不可能。」

「不,想也知道不可能。」

賽勒和朱諾依然對視著,遲遲沒有定論。

「受害者確實都是你們的『寵物』,對嗎?」萊特又問。

朱諾瞪了眼萊特,依然滿臉冷淡,「我才不在乎寵物們,離開這裡,他們就與我無關了。」

但賽勒似乎不這麼想,他瞪著他的兄弟,「朱諾,不管寵物們是不是離開這裡才遇害,他們都是來自我們這裡,這表示有個傢伙參加了巫魔會,還把巫魔會當成飼料店,從我們這裡挑選寵物去獻祭他的使魔!」

「所以呢?寵物再找就有,難不成你要幫教廷?」朱諾依然反對。

「我們懷疑,對方甚至打著你們的名號誘拐那些寵物──受害者們曾經說過,男巫們很快地會再帶他們來參加巫魔會,讓他們成為女巫的一員。」榭汀繼續搧風點火。

針蠍們雙雙瞪了萊特和榭汀一眼,接著他們對視,一方顯然動搖了,一方仍是滿不在乎,在一陣僵持之後,朱諾說:「不然這樣,我們依照老方法,玩個遊戲決定。」

賽勒瞇起眼,靜默了一陣子後,他點點頭,「同意。」

「那好,我選救不回。」朱諾微笑。

「我選救回。」賽勒說。

他們持續說著外界參不透的對話,但似乎達成了某種共識。

這時賽勒轉過頭,宣布他們的結論:「我們將會給你們一個機會。」

「什麼機會?」萊特問。

「我們來玩個遊戲,如果你們能完好無缺地救回你們的朋友,我們就願意提供協助,幫忙你們找出那個偷心臟的傢伙。」朱諾說。

「但如果你們救不回,就必須自己想辦法了。」賽勒用指頭敲了兩下桌面。

「什麼意思?」萊特一臉困惑地望著針蠍家的雙子,直到柯羅緊緊抓住他。

「是針蠍家的巫術!他們對我們其中的誰下了巫術!」柯羅的話甫出口,他們紛紛看向被朱諾咬了一口的丹鹿。

丹鹿站在原地,臉上傷口已經凝聚成小小的傷痕,他的雙瞳染成了黑色,沒有眼白,就和那些在舞池中熱舞的少年少女們一樣。

這下他們終於知道針蠍對鹿學長做了什麼。

榭汀真的氣炸了,貓先生整個人瞪大雙眼、不計形象地對著蠍雙子吼道:「把你們的巫術給我收回去!」

「針蠍給出去的吻是不會收回的。」朱諾卻一臉挑釁。

「別衝著我們發火,你們現在應該沒有那個閒功夫吵架吧?」賽勒也絲毫不為所動,他看著丹鹿,又敲了兩下桌子。

「親愛的寵物,快跑!快跑!別讓他們抓到了!」

「親愛的寵物,快跑!快跑!別讓他們抓到了!」

賽勒和朱諾的話一出口,丹鹿像顆小子彈似地,轉身衝了出去。

「鹿學長!」萊特來不及抓回丹鹿。

「你們最好趕快把他追回來,我們可不知道他會跑去哪裡。」賽勒和朱諾靠在吧檯上,喝著他們的酒,眼底滿滿的都是戲謔的惡意。

 

萊特他們從巫魔會追出去時,一開正門,發現他們竟然已經不在地鐵之下了。原本應該是陰暗隧道的地方,已經變成熱鬧的靈郡大街。

當萊特向後望,巫魔會原本的所在之處轉眼變成了一間普通的酒吧。

丹鹿一路跑進人群之中,速度很快,穿越人群後他甚至直接跑到了馬路上。

「清醒!丹鹿!」

在後方追著的榭汀拍著手掌喊道,可是一點用也沒有,丹鹿依然一頭熱地往前跑。

「鹿學長!」萊特跟著跑到大馬路上,匆忙抬手向那些幾乎要衝撞上丹鹿的汽車示意停下。

喇叭聲四起,萊特讓丹鹿驚險地躲過了被輾成肉醬的危險,但丹鹿依舊不停地向前狂奔,一路奔進陰暗的小巷弄之中。

當萊特他們離開巫魔會時,天色已經又暗了一圈,跑進巷弄裡的丹鹿幾乎不見人影。

柯羅先萊特一步追了上去,他打響了手指讓亮光充滿巷弄之間,榭汀派出的那隻白貓也跟在丹鹿身後,柯羅一路追著白貓的屁股跑,聽著牠喵喵叫的聲音辨識方向。

丹鹿鑽進了某棟廢棄的塔樓之中,當他沿著塔樓一路往上爬的時候,萊特在柯羅後方喊道:「我覺得這不太妙!」

「你們最好趕快把他給我抓回來!」落在最後頭的榭汀吼著。

「閉上你的貓嘴!這麼厲害你跑快一點啊!」柯羅回嘴。他們在層層旋轉樓梯上盡全力追逐著丹鹿來到塔頂。

當丹鹿毫不猶豫地衝出門時,柯羅和萊特心裡一驚,兩人當下立刻跟著衝出門。

映入眼簾,門外是沒有柵欄的斷垣殘壁,而站在塔頂邊緣的丹鹿只是轉頭對著他們笑了一下後,整個人就縱身往下跳。

「等等!」

「柯羅!」

柯羅撲上去抓住了丹鹿的大衣衣襬,卻被丹鹿落下的重量往下帶,兩個人一起摔了出去,直到萊特跟著撲上前,從後面緊緊抓住柯羅的腳為止。

三個人懸掛在塔頂,死死抓著對方不放,萊特花了好一番功夫才將兩個人慢慢拖回塔頂。

他們癱在滿是泥灰的地板上,驚魂未定,心臟都快跳出喉嚨了,而這時才爬上來的榭汀還氣喘吁吁地靠在門邊詢問:「你、你們……抓到了沒?」

萊特和柯羅壓在丹鹿身上,兩人一臉慘白地瞪著榭汀,只有丹鹿好像還沒自己的事般地從他們之中坐起身來。

「做得很好,紳士們,你們成功救回你們的同伴了。」丹鹿張著他那漆黑的雙眼,像傳聲筒似地宣布,「按照針蠍們所承諾過的,針蠍們將會提供你們協助。」

「在這之前,先把你們的吻收回!」氣息還很紊亂的榭汀對丹鹿吼道。

「不,這辦不到,針蠍們的吻是永恆的,我現在是針蠍家的寵物啦!」丹鹿指著自己宣布。

「他不是你們家的寵物!」榭汀氣壞了。

丹鹿沒有理會榭汀,他繼續傳達訊息:「寵物將會指引你們方向,不用特地來找針蠍們,針蠍們會用寵物與你們聯繫……千萬不要試圖除去寵物身上的吻,你們會需要寵物的。」

「慢著──」萊特試圖問得更清楚一點,但針蠍們不讓他有這個機會。

「那麼晚安了,先生們,請靜候我們的消息。」語畢,丹鹿用力地拍了下手掌,那聲音大到他自己都嚇了一跳。

丹鹿眼睛一閉,再張開時,他的瞳孔已經恢復正常,眼白和綠眼珠都清楚可見。

「鹿學長?」萊特試驗性地喊了聲。

「幹嘛?我們在這裡做什麼?巫魔會呢?」丹鹿不明就理地四處張望,絲毫不能理解他們為什麼正站在塔樓上,而且柯羅這傢伙竟然緊緊抓著他的衣服下襬不知道在做什麼。

呃,一直追著他的白貓也扒在他的褲子上。

「我想已經沒事了,你可以放開鹿學長了,謝謝你啊,不然他差點就沒了。」萊特一臉放心地拍了拍柯羅的腦袋。

「我剛剛差點就死了耶!這種時候你可不可以不要也這麼煩!」柯羅放開丹鹿,空出的雙手拿去對抗要給他愛的抱抱的萊特。

「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丹鹿一頭霧水地搔了搔臉頰,蠍子的印記凝聚在他的臉上。

榭汀瞇起眼,很不高興地用力捏住丹鹿臉。

「痛、痛死了!你做什麼?」

「如果能像蛇毒一樣吸出來就好了。」榭汀碎念,一邊猛扯著丹鹿的臉皮。

「鹿學長不會一輩子這樣吧?」萊特抱著柯羅很擔心地問。

榭汀嘆息,他搖了搖頭,「不用擔心,我知道有人或許能解決這件事,但在解決之前,我們是不是應該先討論一下怎麼處理眼前的事?」

 

「這東西會一直跟著我?」丹鹿坐在萊特的辦公椅上給榭汀檢查他臉上的傷痕。

「很遺憾,看來是的。」榭汀說,「我查過一些關於針蠍家的記載,針蠍們擅長下毒,他咬你的時候等於螫了你一口,毒素已經跑進你體內。據說蠍毒會侵蝕你所有的內臟,永久占據你的身體,所以很難除去。」

「我會死嗎?」丹鹿心驚肉跳。

「也許喔。」坐在自己辦公桌上的柯羅說。

「柯羅!」萊特用手肘撞了下柯羅。

「幹嘛?那是針蠍家的巫術,和銜蛇家的巫術很像,他們本來就以毒害聞名!」柯羅不以為意地翻了翻白眼。

在歷經了巫魔會和昨晚一夜狂奔的洗禮後,一行人暫時回到了黑萊塔內。

不知道是不是中了蠍毒的關係,丹鹿竟然無法忍受太過明亮的地方,榭汀的辦公室他一時待不住,被迫來到了柯羅那陰森森、黑漆漆,動不動就報鐘的辦公室內。

「別聽那烏鴉嘴胡說,我猜這巫術不會毒死你,只是會控制你。」榭汀瞪了柯羅一眼,然後繼續檢查丹鹿的眼睛,「昨天晚上你被控制的時候發生了什麼事?感覺如何?」

「我其實記不太清楚,只知道和我們在巫魔會上問話問到一半,我的腦袋忽然開始發熱,周遭一切都輕飄飄的,畫面在旋轉,還有,我的心情很好。」丹鹿回憶著,「但接下來有人不停地跟我說我必須趕快跑,往高處跑。」

「所以你就跑了?」

「因為我看到了有四隻貓在追我!黑的、金的、藍的、白的!」丹鹿指證歷歷。

「有一隻確實是貓沒錯。」榭汀說。

「是吧!那隻貓昨晚還跟我回了黑萊塔,一直要往我身上爬!」

「因為牠是我的,牠想跟你生小貓。」

「什麼?」

「牠想跟你生小貓。」

「我聽到了,我是在問你什麼意思!」丹鹿快抓狂了。

「不然你以為我和柯羅怎麼找到你們的?」榭汀挑眉,拍了拍丹鹿的臉,「白貓先生是我的信使,我請牠尋著你的味道去找你,恰好你身上現在都是貓草和母貓的味道,所以非常容易追蹤,只是味道似乎有點太強烈了……」

「為什麼我身上會有這些味道?」

「記得少去貓多的地方。」榭汀沒有正面回答。

「回答我的問題啊!」丹鹿崩潰地聞了聞自己,什麼也沒聞到,他伸手緊抓著榭汀的領子搖晃,「把那個味道給我去掉喔!去掉!」

「這沒這麼快能去掉,你少喝點茶多喝水就好。」榭汀說,他轉頭對著萊特眨眼,意思是:我說過我有在練習追蹤吧?

萊特一臉不可思議地看著榭汀,忽然聯想起每次鹿學長喝的奇怪藍茶。

長久以來的藍色熱茶之謎似乎有了解答。

「算了,先不管這個。」丹鹿絕望地癱在座位上,幾乎要啜泣起來,「反正你們的意思是只要我身上有蠍毒,他們隨時都有可能叫我去跳樓?」

「是的。」榭汀說。

「但因為我們需要他們的協助,所以我身上的蠍毒暫時不能處理?」丹鹿又問。

「沒錯,這也是針蠍們的意思。」榭汀點頭。

丹鹿扶著額頭,覺得世界像天塌了一樣,「但我們怎麼能相信他們?他們可是老早就離開教廷男巫……再說,你們能確定這件事和他們無關?那可是他們自己的寵物。」

「不可能,如果要這麼做,為什麼挑在這個時機點出手?針蠍們都和教廷和平共處了這麼多年,他們沒違反白鴉協約的條款……至少,從沒有違反過嚴重的條款。」榭汀聳聳肩,「而且就如同針蠍們自己說的,會放任自己使魔胡亂吃人的男巫,只有兩種可能──巫力弱小的男巫,或心理變態的男巫。」

萊特看了柯羅一眼,對方雙手環胸,緊緊抱著自己,陷入沉思。

「好吧,所以我們現在也只能等了。」丹鹿嘆息,這種隨時會被操縱的感覺很不好,他問,「但要是我在這段時間又趁你們不注意的時候跑去跳樓怎麼辦?」

聞言,榭汀忽然看向柯羅,柯羅也看向榭汀。

幾分鐘後,丹鹿被繫上了狗繩。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三日月 的頭像
三日月

三日月書版

三日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