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006-單封  

書名:星盤重啟 下
作者:非天夜翔
繪者:およ
出版社:三日月書版
出版日期:2018/08/22
定價:250
ISBN書碼:9789863615699

★積分破億、本本暢銷的耽美大手非天夜翔
★《偶像夢幻祭》知名日本同人繪師跨海合作
--
即使世界覆滅,軀體的羈絆永遠都在……

人類與生化人興起革命,
欲背水一戰,推翻機械政權。
機器人的最高統治者「父」,
卻是一道難以推倒的高聳障壁。幾近絕望時,人們終於看見一絲曙光──
黑石恢復了記憶,他有阻止「父」的方法。
那方法,卻會讓他與阿卡永遠分離……

 

第十一章 龍喉教皇

阿卡忍不住別過頭,閉上雙眼,那一刻,黑石緊緊地把他摟在懷裡。

  時間流逝彷彿變得異常緩慢,嘈雜的世界中,一聲輕響猶如最美好的樂章,只見保險箱彈開,現出裡面的一塊古舊晶片。

  保險箱門開啟。

  阿卡睜開了眼。

  黑石伸出手,將晶片抓在手裡,繼而轉身,一手抱著阿卡,另一手護著他的額頭,側過身兩步衝到落地窗前,以肩膀一撞。

  「啊啊啊啊──」

  阿卡壯烈地吼道:「黑石你瘋了!」

  防彈玻璃被黑石一撞,竟碎成千萬片,嘩一聲爆射出半空,猶如晶瑩的浪花一般,在黎明的第一縷陽光下飄散。警衛們衝進辦公室,黑石與阿卡卻已從數十層樓高的大樓跳了出去。

  那一刻時間彷彿完全靜止,阿卡唯一能清晰感覺到的,只有自己與黑石在萬籟俱寂下的緩慢心跳。

  下一秒鐘,兩人猶如斷線的風箏般極速落下。

  阿卡忍不住放聲大叫,黑石的臂環瞬間分解為無數金屬碎片,層層疊疊,組合成銀色的雙翼,再呼啦一聲展開,猶如三角滑翔翼般,帶著他與阿卡飛向遠方。

  「太瘋狂了啊啊啊!」阿卡激動地吼道。

  「閉嘴。」黑石冷冷道,「你太吵了。」

  阿卡抬頭看,發現黑石的嘴角竟微微上揚著,兩人迎著初晨的光輝飛向遠方。

  這天的正午時分,展示終於告一段落,全城響起《黑色大地》的旋律,戰敗的人類方俘虜被押到廣場上,黑石在高樓上俯身朝下看。

  「試出來了?」黑石問。

  「還沒有。」阿卡眉頭深鎖,說,「這塊主程序晶片非常古老,如果沒有猜錯,應該是直接從造物主遺跡裡取出來的……」

  他把麥克西腦子裡的那塊晶片,以及主程序晶片拼接在一起,卻發現除此之外,還有一個介面。

  這個介面是做什麼的?阿卡隱約有種不祥的預感,莫非還有一片?!

  「這是上萬年前的技術。」黑石冷漠地說,「現在你們人類與生化人沿用的電腦科技,都是從遠古之心中偷竊來的。」

  阿卡顧不得去研究另一個介面了,把主程序晶片接上資料線,無奈道:「我不太同意偷竊這個說法……不過好吧……讓我們來看看,裡面都有什麼……」

  話音剛落,解碼器內投射出密密麻麻的二百五十六面體編碼,猶如一個巨大的、發著紅光的球。

  黑石道:「確認是它的話,必須馬上下去告訴灰熊。」

  阿卡看著那顆球,瞳孔微微放大。

  「有問題?」黑石察覺了異狀。

  阿卡以手指撥弄編碼球,把它轉了一個方向,球面只完成了三分之二,剩下的三分之一空白處對著黑石。

黑石也發現了,喃喃道:「怎麼?還有第三塊?」

  「我猜是『父』做的另一手準備。」阿卡顫聲道,「它始終還是怕洩漏停機口令,所以把這段刪除了。」

  黑石皺著眉道:「不可能,李布林將軍怎麼會沒有發現這個空白點?刪除一段的話,整個口令都不能用,他又怎麼會調集軍團,進攻機械之城?」

  阿卡想了想,道:「這是原始晶片,李布林手上的是備份。他複製走的時候,整個停機編碼一定是完整的,最後那塊晶片在哪裡……只有天知道了……」

  黑石看了阿卡一眼,兩人彷彿有著某種奇妙的默契,阿卡幡然醒悟,蹙眉道:「莫非最後一塊在安格斯的腦子裡?」

  「有可能!我們快去!」黑石起身。

  阿卡馬上收起晶片,兩人跑下樓去。

 

  傍晚時分,太陽照耀著這片被戰火燒焦的黑色大地,被俘虜的傭兵們被押出來,在地上跪成一排。

  「把我們的人交出來。」一名生化人軍官以槍指著戰俘的後腦勺,朗聲道,「否則,每過一分鐘,就殺一個人。」

  傭兵們聚集在防線後,群情洶湧,一時間卻都不上前去。

  片刻後,沙皇押著安格斯出來,把槍抵在他的額頭上說,「你們殺一個人,我就殺了他!」

  生化人軍官嘲笑道:「你儘管開槍,生化人從沒有領袖。你還不清楚嗎?我們都是一體的,殺了安格斯,其餘人都可以替代他。」

  黑石與阿卡穿過廢墟,跑向傭兵陣營,有人發現了他們,紛紛交頭接耳,阿卡望向對面,看見跪在地上一手抱著派西、以身體擋著他的飛洛。

  派西閉上眼,靠在飛洛懷裡。

  「飛洛!派西!」阿卡要衝出去,卻被一名傭兵提著衣領,拖了回來。

  那發號施令的生化人軍官沉聲說:「這是我們與人類勾結的叛徒,既然這麼在乎他們,就先殺了他們……」

  說畢,那軍官走向飛洛與派西兩父子。

  「不!」阿卡怒吼道。

  「等等!」灰熊的聲音倏然響起。

  傭兵陣營中產生了一陣騷動,灰熊與黑石交談幾句,而後道:「我們接受你的條件,再給我們幾分鐘時間。」

  生化人軍官收起槍,說:「相當鐘,時間到還不把安格斯將軍交出來的話,我會殺你們十個人。」

  阿卡憤怒地看了他一眼,轉身跑向自己陣營,只見傭兵協會的高層成員聚集在一起,安格斯筆挺地站在人群中,一臉冷漠。

  「你們現在殺我,也沒有任何作用。」安格斯彷彿已知必死的命運,自若答道。

  「被刪除的那塊空白在哪裡?」黑石冷冷道,「我不信你沒有備份。」

  安格斯沉默,沙皇把槍一收,上前揪著安格斯的衣領就要動手。

  「別衝動!」灰熊焦急道,「現在不許動手!」

  「我猜編碼就在這混球的腦子裡。」沙皇以槍囂張地頂著安格斯的頭,不客氣地說,「把他的腦子鋸開看看?」

  黑石道:「不在他的腦子裡。」

  「我猜也沒有,」那名叫格爾布的紅髮男子說,「把它交出來吧,安格斯。」

  「沒有。」安格斯緩緩道,「這個世界註定會滅亡,已經沒有任何希望了。」

  這話一出,所有人的呼吸都短暫地停下,灰熊臉上現出詭異的表情,而阿卡的心臟跳得相當劇烈,想到了一個最壞的情況。

  「你們可以現在就殺了我,」安格斯說,「殺了我,你們也找不到第三塊晶片,輸入、輸出、終端三大程式,我們各自保管一塊,最後一塊,被植入了李布林的腦中。」

  這一刻,所有人的念頭都是──該死!

  阿卡腦中一片空白,李布林已經在進攻機械之城的總戰役中犧牲了,第三塊晶片要去哪裡找?

  黑石沉默片刻,而後道:「及早準備後事吧。」

  「不!」阿卡道,「還有希望,我們再想想……」

  所有人面如死灰,陷入絕望的沉默中。

  「還有五分鐘。」灰熊看了一眼表,「要放棄嗎?」

  「一定有辦法。」阿卡說,「再想想……說不定李布林還沒有死……」

  「他已經死了。」安格斯平靜地說,「每一個生化人兄弟的死去,都會通過感應系統,將訊號傳回鳳凰城。李布林將軍在戰役進行到一半,母艦撞上『父』的那一刻就已經犧牲了。」

  阿卡朝他們說:「我熟悉機械之城,我回去找,說不定能找到晶片。」

  傭兵們保持了沉默,灰熊嘆了口氣。

  阿卡雖然堅持,內心卻知道回機械之城找一塊晶片談何容易?最後的爆炸猶如一場能量颶風,連母艦都被炸成粉末,晶片說不定早已燒毀。就算在爆炸中保全下來,機械之城現在也一定已經推平重建了。

  「剩三分鐘。」灰熊道。

  「投降吧。」沙皇收起槍,長長地嘆了口氣,那聲嘆息裡帶著無盡的徬徨與絕望。

  夕陽把所有人的身影拖得長長的,落在焦黑的廣場上。

  「找不到晶片了。」安格斯說,「不要再寄予無謂的希望,伴隨希望而來的,將是永恆的絕望。」

  阿卡眼裡噙著淚水,這一刻,他無比希望有什麼奇蹟發生。他望向黑石,覺得他一定有辦法。

然而,連黑石也無計可施。

  廣場上,生化人軍官提醒道:「還有四十秒。」

  「走吧,安格斯。」沙皇道,「你的任務完成了。」

  安格斯走向廣場中央。

就在這時,遠方響起一聲巨響,彷彿有什麼東西破開了空間,無聲無息地衝向鳳凰城!

  「鋼鐵軍團!」

  「鋼鐵軍團入侵了!」

  「不是鋼鐵軍團!小心!」

  巨大的陰影籠罩了整個廣場,一艘金色飛船馳來,生化人紛紛後退,已來不及再殺人質,各自持槍朝向天空,發出光彈!

  「派西!」阿卡冒著中彈的危險,一躬身,啟動靴內的火箭推進器,飛向派西與飛洛。

飛洛吼道:「小心!」

  頃刻間金色飛船在雨點般的光彈中發出一道電磁光環,嗡一聲擴散開去,所有槍械發出電流聲響,紛紛失效!

  黑石有力的手臂拉住了阿卡,繼而將飛洛與派西拖回了人類陣營中。

  生化人紛紛後退,安格斯也趁機跑回了己方陣營。金色飛船停在兩個陣營中間,艙門開啟,一個中年男子走下來,環視四周。

  中年男子說:「安格斯將軍,你違背了第六條約。」

  「這是人類發起的挑釁!」安格斯怒吼道。

  人類陣營一陣安靜。

阿卡低聲問:「這是什麼人?」

  「教廷要求你們馬上停火,」中年男子沉聲道,「如果再次違背條約,我們繪將把所有鳳凰城內的人類分批撤回龍喉城。」

  安格斯冷笑道:「替我通知教皇,我很樂意他這麼做。」

  中年男子又道:「安格斯,你應該知道和平條約是誰訂的,先祖在鳳凰城給了你們生化人一個容身之處,輕易挑起戰端,後果會如何,你們應該很清楚。」

  「我們沒有邀戰。」一直沉默的灰熊開口道,「麥克西被『父』啟動了控制晶片,成為機械之城在聯合陣營內的臥底,我們的弟兄在他發動第二次飛蛾撲火的戰役前,以刺殺行動阻止了他。」

  「教皇已經得知了事件經過。」中年男子道,「教廷要求安格斯將軍、傭兵協會首領灰熊,以及本事件所有當事人抵達龍喉城,接受調解,各位請上船。」

  中年男子轉身登船,雙方陣營內長達一分鐘靜謐,灰熊率先走出來說:「走吧!」

  派西小聲湊到飛洛耳邊說:「爸爸,走吧,他們不是壞人。」

  阿卡曾在前來西方大陸的船上聽吟游詩人摩蘭提到過,教廷信仰星盤之神,也就是那名創造了這個世界的外星造物主。有黑石在,應該不會有危險,黑石走上船去,阿卡便也跟了上去。安格斯與灰熊上了飛船,雙方囑咐自己的軍隊暫時停戰。飛船緩緩升空,馳向西方大陸南面的龍喉城。

  飛船一直在低空飛行,從舷窗上能看到腳底下滿目瘡痍的大地與烽火燃燒的鳳凰城。黑石上船後便站在甲板上,透過透明的玻璃,眺望著大地。

  「阿卡。」派西小聲說。

  「派西。」兩人見面後,阿卡終於有時間與派西說話了,他低頭檢查派西手上被繩索捆出的勒痕,「你還好嗎?」

  派西笑道:「我剛剛給摩蘭大叔發了電報,告訴他我們這裡的事,他說過,以後有什麼困難可以找他。」

  難怪,阿卡終於鬆了口氣。

飛洛給派西擦臉,說:「你們在船上碰上教廷的官員了?怎麼沒說?」

  「我不清楚他的職位,」阿卡說,「他告訴我們,他只是一個遊歷的詩人。」

  然而現在仔細想想,阿卡卻能感覺到,摩蘭是在弑父戰役中離開東大陸登船的,他會在那個時間、那個地點出現於反抗軍陣營中,說不定與李布林將軍也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繫。

  教廷是做什麼的,阿卡沒有太多概念,他看到黑石、灰熊、安格斯與那名教廷派來的中年男子站在一起交談,便起身朝他們走去。

  「……最後一塊晶片已經毀了,」灰熊道,「就在李布林將軍手中。」

  「教皇已獲得了麥克西將軍反叛的消息,」中年男子朝黑石禮貌地微一躬身,說,「他托我給您捎來問候。」

  黑石表情平靜,問:「他手中還有備份嗎?」

  中年男子沉吟,繼而搖了搖頭,說:「或許還有辦法,不要放棄希望。」

  灰熊長嘆一聲,靠在欄桿上,說:「以目前情況來看,唯一的希望就是重新投靠教廷了。」

  阿卡問:「你們是摩蘭大叔的朋友嗎?」

  那中年男子轉過身,禮貌道:「我是大主教伊戈爾,我的朋友,替教皇向您問好,他對各位的勇氣與努力,抱著十萬分的敬意。」

  阿卡擺擺手,示意不必客氣。黑石朝阿卡解釋道:「教廷的前身,就是當年那四名大冒險家中的一個人所建立的。」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三日月 的頭像
三日月

三日月書版

三日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