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日月家的消息

FW006-聖閒01-單

 

書名:聖賢神書01 勇者的基準法度

作者:玥映璃

繪者:希月

出版社:三日月書版

出版日期:2012/09/19 第 1版 1刷

開本:15x21 cm

定價:220元

ISBN書碼:9789861857558

 

 

天下掉下來的桃花?

看清楚沒?綁架他的明明是個大帥哥,屬性還非人類好嘛!!

受過社會教育洗禮的職場流浪犬陳小剛,一向秉持著兩大原則──

絕不跟自己過不去!絕不跟拳頭比自己大的人過不去! 

偏偏,老天爺似乎很喜歡跟他開玩笑……

先是遇上裁員,被炒了魷魚!接著又碰上綁架,給抓上了賊船。

玄武族是個超奇怪的種族!

最愛做的事是盯著人界的動畫台燃燒熱血,模擬打怪……

陳小剛被賦予最神聖的任務!

成為下任玄武帝加柏爾的練拳沙包+砲灰搭檔!


 

第一章  嘆氣惹的禍

 

 

今天,是陳小剛最倒楣的一天。

先是突然被老闆解雇,跟著,想買吃的回家時卻發現錢包不見了,偏偏在失魂落魄時,又被一個帥得驚人的大帥哥撞倒在地上!

最可惡的是,那個大帥哥不道歉之餘還罵道:「別礙事,醜八怪!」

「醜?我哪裡醜!我就是因為太帥才會被炒啊!」陳小剛怒瞪著對方罵道。

而那大帥哥一臉疑惑地盯著他好一會兒,似乎以為他是瘋子,沒再理他轉身走了。陳小剛氣結,可又不想像潑婦罵街追著人家罵,只好算了。

就當自己倒楣遇到剋星,這樣,至少心理上會平衡一點!

「……又失業了!」冷颼颼的公園裡,他獨自坐在長椅上仰頭望著藍天,長長地嘆了一口氣,這次是第幾次了?為何總是被炒魷魚啊?

他又沒有做錯事,錯的是老闆們啊!

為什麼總是將所有錯誤推在他身上……不對!是臉上呢?

「長得太好看,果然有罪啊!」陳小剛捂著額頭感慨,而就在他第一百五十次嘆氣的時候,四周忽然颳起了陣強風,

頃刻間,只見藍天被深灰色的雲層給覆蓋住,緊接著便聽到一聲雷鳴,還真配合現在的環境和氣氛。

「……奇怪,氣象台明明說過今日會是晴天,怎麼現在突然變成陰天了?」難道老天爺理解他的心情,所以,天氣也隨著他的心情而變化了?

眨巴著眼睛望了望天,陳小剛下意識摸了摸肚子,這才想起自己一整天沒吃過東西了……

他撇了撇嘴從長椅站起來,決定先去解決肚子問題,然後再找新工作。

就在這時,強風忽地止住!

遠處,有個人影朝他的方向漸行漸近。

本來,公園有人出現是一件完全不出奇的事,但當陳小剛看到這個人,又發現四周只有他和這個人時,便覺得有些奇妙了……先不說這個剛剛還有老人和孩子存在的公園,轉眼只剩下他們二人,就說眼前的人的一身打扮──

陳小剛從上至下看了看對方,白色長袍,邊角繡上金色的花紋;古銅色的懷錶項鍊掛到胸前,一頭火紅的長髮,皮膚白如塗了麵粉卻不是蒼白,臉蛋的輪廓很深、很英俊,要入世界美男排行榜首五名,絕對不是一件難事。

「你好。」那個美男走到他面前,英俊的臉露出迷人的笑容。

「你好。」陳小剛禮貌地回了句,疑惑地皺了皺眉。

「……一個人?」美男依然露出燦爛的笑容。

現在是怎麼回事?搭訕?他被男人搭訕?而且還要用這麼俗套的開場白?

「還有你。」陳小剛搖搖頭,被美男露出的白亮牙齒閃得眼睛有點刺痛。

「……」美男愣了愣,顯然沒想到他會這麼說,乾咳了一聲又笑道:「我叫蘭諾,你呢?」

「……不是吧?真的搭訕啊?我可是對那個沒有興趣啊!」陳小剛心忖,警戒地瞪著眼前這個叫蘭諾的美男,遲遲沒有說話。

天曉得回答了他之後會不會被對方誤會,以為自己也是那圈子的人,有發展的機會……他的桃花劫本來有夠多了,可不想再繼續增加。

蘭諾也不在意,繼而又道:「放心,我不是壞人。」

陳小剛忍不住撇撇嘴,有壞人會在第一次見面時,承認自己是壞人嗎?

「或許你會覺得很唐突,不過我真的不是壞人,但,我還是不太喜歡把話拖太長來說,所以我們來開門見山吧」

蘭諾臉上還是掛著微笑,解釋:「我是玄武族的使者,由於你剛才在一百五十分鐘內,嘆氣了一百五十次,召喚了我來人界,所以,我決定帶你到玄武族旅行。」

「……」陳小剛呆了一下,想了一想恍然道:「啊!原來你在玩cosplay!我就奇怪!哪有人會穿這種古怪的服飾在街上走?」

打量著蘭諾的裝扮,陳小剛又問:「你在cos什麼?」

深紅色的眼眸一沉,蘭諾保持笑容繼而又道:「你是叫陳小剛,對吧?」

「你怎麼知道?」陳小剛立刻板著臉,神色再度戒備的瞪著眼前的怪人。

他非常清楚知道自己和這個怪人是第一次見面,沒可能對方會知道自己的名字,再說……他很討厭別人叫他的全名!

陳小剛……不論姓氏還是名字,怎麼聽、怎麼看都是毫無特色還土得掉渣!

要不是日本有很多名字叫剛的男藝人,也被稱作『小剛』,多少令『剛』字變得高級些,他早就跑去改名了!

好吧,前提是他姐姐肯讓他改名的話……

他自然不是個會聽姐姐話的男人,只是他的姐姐……總之,他可不想再住院了。

「不只是你的名字,我還知道你剛剛被老闆解雇,這次還是第十八次了。」

蘭諾的笑容依舊好柔和,「一個人能在半年內被解雇十八次,而且都是以相同的理由,也算是奇蹟。」

但陳小剛覺得對方的笑容底下,是非常殘酷的姿態。

他慢慢地退後了幾步,「你是誰?」

「玄武神族使者,蘭諾。」蘭諾瞇著眼,很有耐性地再一次自我介紹。

「哦──」陳小剛面無表情地輕哼了聲,掉頭就走。

「聰明人,不要給我裝傻了。」蘭諾溫和地笑著說:「我可沒什麼耐性的。」

假裝聽不見他的話,陳小剛繼續向前走。

不過,他很快又轉身回到蘭諾身邊,陪笑道:「這位大哥,大人不記小人過!大哥,原諒小人吧!」

蘭諾滿意地一笑,「傻孩子,我又怎會生氣呢?」

陳小剛完全放下了尊嚴。

他微微彎身,右手搓著左手抬頭對蘭諾笑道:「對啊!大哥很寬容,那不知……大哥能否將那幾隻不知道是狗還是狼的生物給趕走呢?」

剛才,陳小剛是真的打算不理會蘭諾回家吃泡麵。

可走到一半,他卻發現前方有數十隻既像狼又像狗的黑色生物,目露凶光地瞪著他,彷彿只要再多走一步,牠們便會齊齊地撲過來!

再看看牠們整齊、尖利的牙齒,如果手臂被咬一口定會當場報廢!真不敢想像牠們蜂擁而上的後果……

陳小剛不能冒險,不敢輕舉妄動,於是,他直接回到蘭諾身邊,看看這個瘋子到底想怎樣?

「那些不是狗也不是狼,是神獸。」蘭諾的笑容,就像在陰天裡遇見太陽一樣溫暖,「牠們是為了不讓不聽話的孩子逃走才來這裡,我怎麼可以趕走一片好心的牠們呢?」

陳小剛打心底一寒,顫聲問道:「你到底想怎樣?」

剛失業不久,又遇上個瘋子還帶著一群瘋狗恐嚇自己,今天是什麼日子?他怎麼這麼倒楣啊!

「我不是已經解釋過嗎?」蘭諾挑了挑眉,神情好像不太耐煩,但依舊保持著笑容不變,「由於你剛才在一百五十分鐘內,嘆氣了一百五十次,召喚了我下凡,所以,我決定帶你到玄武族旅行。」

「這是拍戲吧?」陳小剛兀自嘀咕。

「我好像也說過沒什麼耐性。」蘭諾笑著重申。

陳小剛不由縮了縮脖子,不敢再說話。

「好吧!現在跟我去玄武族。」蘭諾伸出手,示意要他將自己的手放上來。

陳小剛有種感覺,如果聽他的說話去做,以後的日子一定會過得很慘,於是,在心裡盤算要如何逃走?

「我的耐性已到極限。」蘭諾又挑了挑眉。

似乎他每次有不滿,都會做這動作。

「你不覺得……太突然嗎?」陳小剛小心地問了句。

「覺得。」蘭諾從善如流地點頭。

「那,你得要給我心理準備啊!」陳小剛眼神一亮,彷彿看到了一線曙光。

「為何?」

「因為,我沒有心理準備啊!」

「那,關我什麼事?」蘭諾笑著反問。

「……」陳小剛倒抽了一口氣,不動聲色地退後,「沒有心理準備,要我怎麼跟你去什麼玄武族呢?」

「就跟我去,不需要有任何準備。放心,玄武族什麼都有,你不用擔心。」蘭諾笑了笑,「再說,我有心理準備帶你去玄武族就行,我管你有沒有心理準備,反正,你也不能拒絕我。」

語畢,他周圍那些神獸很配合地吠了幾聲,擺明是恐嚇。

不!這是個夢!這絕對是個夢,是個噩夢!

陳小剛滿臉驚恐,用盡全身氣力大叫一聲,跟著轉身拼命地跑。

蘭諾站在原地看著他越跑越遠,完全沒有要追上去的意思。

「你們覺得他真的可以嗎?」他輕嘆了口氣,有些無奈地詢問那群神獸。

神獸靜默。

「但也沒有辦法,誰叫他剛好符合資格,這是命運。」蘭諾搖了搖頭,「總之,這次不能再有任何差池。」

 

「姐姐,救命啊!我被瘋子追殺啊!快來救我啊!」一回到家,陳小剛立刻打電話給自己的姐姐求救。

他對著電話激動地大喊大叫。

「小剛,冷靜一點啊!」小光懶洋洋的聲音從電話另一邊傳過來,「發生了什麼事?又被人非禮嗎?」

「為何要用『又』字?根本從來沒有這回事!」陳小剛沒好氣地質疑:「再說,為什麼妳好像很期待我被人非禮?」

「怎麼會啦!」小光竊笑。

「先不說這些!」陳小剛連忙打斷自家老姊的幻想,詳細將剛才在公園發生的事說出來。

只不過說著、說著……連他也覺得好像是自己編出來一樣,不免開始懷疑剛剛的事,是不是做夢而已?

「小剛啊!看來,你也有潛質做作家了!」

果然,他老姐就認為他是編出來的。

只不過她沒有把弟弟當成瘋子,反而大加讚賞:「不過,小受這樣遇上瘋小攻好像也不錯,你姐我就試試寫,謝了。」

「不,姐,妳絕對是誤會了!我沒有編,更沒有說過什麼小受、小攻!」陳小剛忍不住對著電話大翻白眼。

他明白自己的姐姐身為耽美作家,老是喜歡幻想男男XXOO是情有可原,但問題是,作為一個親姐姐應該不會變態到那個地步,無時無刻幻想自己的親弟弟被男人非禮吧?

偏偏,他老姐就是這麼變態!非常變態!

所以很多時候,陳小剛也感慨為何自己會有個變態的姐姐!

「得了,姐明白的!很少腐男會老實承認自己是腐男,姐我能理解啊!」

「不,姐妳誤會了,別把妳的幻想套在我身上……」

「呃──小剛啊!你好好吃飯了,姐我要趕稿了!」陳小剛說完便直接掛線,完全不給陳小剛再有反駁的機會。

陳小剛看著電話呆愣了好一會,才終於反應過來地喊了一句,「TMD!」差點就把電話扔在地上。

他扶額,不明白自己為何這麼愚蠢居然找這個變態姐姐求救!

但他無父無母也沒有朋友,只有變態姐姐能依靠……

「哇啊──這樣的人生太悲哀了!」陳小剛忍不住抱頭喊道。

「對啊!這樣的人生確實悲哀,倒不如死掉算了。」溫和的聲音陡然響起,說著殘酷的話。

陳小剛還在想誰的嘴巴這麼賤,忍不住抬頭狠瞪了過去,赫然,蘭諾的俊臉便映入眼簾。

「你……」是怎麼進來的?

陳小剛驚得失聲,手指著蘭諾顫個不停,目光下意識地看向門口,又望了望窗子。

這裡是八樓,而且門緊緊地閉上完全沒有被撞破的痕跡……但,這個瘋子要從外面爬進來,也不出奇。

「既然你已跟姐姐道別,那,可以跟我走了。」蘭諾陰森森地笑著詢問。

「不!那根本不是道別!再說你擅闖民居是犯法的!還有你是怎麼進來?幹嘛要死纏住我不放?我沒有得罪你啊!」

陳小剛終於發飆了,憤怒的瞪著蘭諾一口氣罵道:「我管你是鬼還是瘋子!你要找碴找別人吧!不要來找我!」

不過他始終控制不到恐懼的情緒,導致聲音顫抖,生氣起來也毫無氣勢。

蘭諾沒有說話,臉上不帶任何表情,只是沉默地看著他。

陳小剛以為惹火了他,怕他又會將那些狼狗混合體放出來,於是,改而露出一個很和善,但在蘭諾眼中卻非常樣衰的笑容,「大哥!剛才是我語無倫次,你大人有大量,千萬別放在心上喔!」

蘭諾挑了下眉,微勾嘴角,「你為什麼突然會語無倫次?」

「……」陳小剛深吸口氣,正色道:「因為我瘋了。」

蘭諾滿意地笑了笑,「原來你才是瘋子,難得你肯承認,我原諒你。」

幼稚!陳小剛在心中鄙視他。

「嗯?」蘭諾挑眉,「不高興?」

陳小剛立刻違背良心的搖搖頭,又深覺得很對不住自己。

蘭諾拿起懷錶看了看,「我們別再浪費時間,你現在就跟我走。」

「大哥,為什麼一定要我跟你走呢?」陳小剛怎麼想也想不明白,為何蘭諾就是要堅持帶他走?

那個玄武族到底是什麼地方?玄武是不是跟他所想的一樣,是指那隻靈獸?

怎麼可能!既然是那種玄武,那蘭諾說自己是玄武族卻又不是玄武的樣子,不是很奇怪嗎?

他擺明是人類吧……也不對!

這個蘭諾奇奇怪怪,還帶著那些神獸恐嚇自己,應該不會是人類!

難道蘭諾是西方版的牛頭馬面嗎?

難道自己的時辰到了,要向閻王爺報到了?!

不,那一身打扮明明是西方版,又怎會是閻王……

是……神?

那蘭諾是天使喔?

不過,這個蘭諾外表雖然像天使,但內裡擺明是惡魔,該不會是撒旦假扮成天使,來凡間誘拐美男到地獄吧?

……罪孽啊!陳小剛忍不住扶額,他就知道自己帥,只是沒想到帥得能令撒旦看上自己!

「你真煩!就不能乖乖地跟我走嗎?」蘭諾顯然耐性已經用盡,滿臉不耐煩地瞪著陳小剛。

誰會乖乖跟一個陌生人走啊!

陳小剛心裡非常不服氣,但表面仍是狗腿地笑道:「大哥,我只是想知道大哥為什麼堅持要我跟你走?」

「不就說你在一百五十分鐘內,嘆了一百五十次氣啊!」蘭諾沒好氣地啐了一聲,看這個人類表面聰明實際上原來是那麼蠢的,帶他回去對加柏爾真的有幫助嗎?

算了,反正現在缺人,先用這個傻子頂住。

「但……應該不只有我才那麼『幸運』啊?」陳小剛就不信全世界就只有他那麼倒楣,在一百五十分鐘內嘆了一百五十次氣!

「事實上……」蘭諾沉思一下,微微笑道:「在我需要的時候就只有你這麼幸運。」

什麼是在你需要的時候……陳小剛認為自己真是倒楣到頂點,剛失業幾乎沒錢開飯已夠慘,還要遇上魔鬼想要拐帶自己,人生如此果然悲哀。

不過做人並不能因此自暴自棄,他得要想辦法逃走!

「大哥,不如我們來商量、商量。」陳小剛放柔了語氣,笑得一臉討好。

「商量什麼?」蘭諾微瞇起眼睛。

「就是……」陳小剛感覺到一陣寒意,邊冒冷汗邊笑著提議:「找另一個人來代替我,跟你去玄武族。」

「為何?」眸光冷了下來,蘭諾笑著反問:「可以去玄武族旅行是你的光榮,你居然不要?」

「我想……應該不是旅行那麼簡單吧!」陳小剛繼續擠出笑容。

「的確。」蘭諾意外地沒有否認,還很無賴地宣告:「但我就是要帶你走,你能怎樣?」

TMD!陳小剛握著拳頭,笑容扭曲,腦海開始幻想將蘭諾踹到床上,然後坐在他身上,再然後用雙拳狠狠地暴打他的臉!

「不滿意?」蘭諾笑問,步步直逼陳小剛。

「……」陳小剛總覺得老實點頭的話,將會死得很慘。

不,說不定是生不如死!

就在這時,電話聲響起──

蘭諾一腳踹開陳小剛,搶先一步接電話。

趴在地上的陳小剛,無限怨念的瞪著蘭諾。

雖然沒有接聽電話,但他還是猜到打電話來的人,正是剛掛線的腐女姐姐小光。

原因是蘭諾的最後那句:「陳小剛沒有幻覺,我的確是從玄武族來的使者,所以,妳可以放心把他交給我們,不再見!」

接著,電話裡頭傳來了興奮的尖叫!

但只叫到一半,蘭諾便將電話化成灰燼。

房間倏然變得寂靜。

「還有沒有問題?」蘭諾對陳小剛溫柔地笑問。

眼睜睜看著電話被蘭諾一手捏成灰塵,陳小剛自然識趣地搖頭。

「一切遵從大哥的指示去做!」他擺出一副要為他上刀山下、油鍋的模樣,話才剛說完,只覺得兩眼一黑。

 

陳小剛一直也不明白,為何來玄武族要被蘭諾打暈?

而且還要先被拳打腳踢好幾下,才一擊打暈他!

對此,蘭諾很體貼地回答了他的疑惑,「昏迷和死去的生物,不會作任何反抗。」

「那直接打暈我就好,不用狂毆我嘛!」陳小剛別過頭,兀自嘀咕。

「因為我想。」蘭諾咧嘴一笑,如沐春風。

這個人!絕對是魔鬼啊!

陳小剛恨恨地腹誹,暗暗悔恨自己當初沒有極力反抗蘭諾,就只被他捏碎電話的動作給嚇唬到,便打消了逃走的念頭。

算了……反正來都來了!

陳小剛一撇嘴,眼珠子溜溜一轉,望著純白的天馬張開雪白的羽毛越飛越遠,他才知道自己剛剛坐的是飛天馬車,也終於有點相信這裡是玄武族。

只不過,蘭諾帶他來這裡的目的是不是旅行?就不知道了……

「大哥,我們去哪?」

「帶你去辦入學手續。」蘭諾沒有再多作解釋,直接帶他走進一幢很像教堂的建築物。

陳小剛緊跟著對方,兩眼非常繁忙地環視四周,天花板很高,刻上很多漂亮的花紋,色彩繽紛,從這個角度看上去令他想起了萬花筒,晃得人兩眼有點發暈!

兩邊巨大窗子的雕花華而不贅,非常漂亮,看來是花了很多錢來建設,真浪費啊!

「怎麼了?」蘭諾斜眼瞪著一臉心疼的陳小剛。

「沒,這裡很大、很漂亮。」陳小剛悶聲回了句。

想他每天擔心三餐溫飽和房租的問題,這裡的主人卻能拿錢來這樣揮霍,太不公平了!

蘭諾沒有再理會他,應該說是打算直接無視他,逕自領著他來到一間房門前,隨意敲了敲門,便直接開門走進去。

陳小剛繼續屁顛、屁顛地跟在他後面,快速掃了房間一眼,看起來應該是間辦公室。有一個人正趴在辦公桌上睡覺。

蘭諾無表情地走過去敲了敲桌面。

「蘭諾,你找到人了?」那人隨即坐直身子,精神奕奕地朝蘭諾一笑,完全沒有剛睡醒的痕跡。

「就是他。」蘭諾將身後的陳小剛推向前,又對他介紹一下那人,「他是校長。」

「校長?」剛才蘭諾好像有說過帶他辦入學手續……陳小剛一驚,說:「入學?我已脫離校園很久啊!」

蘭諾沒理他,兀自對校長說道:「他是人類,叫陳小剛。」

「喂!你聽我說啊!我不要讀書,我已經是上班族了,是社會人,是為社會作出貢獻的人!」陳小剛急道。

「請問你為社會作出過什麼貢獻?」蘭諾把目光慢慢地移到他身上,笑著反問:「你不叫社會養你已經該偷笑了,還敢說自己對社會有作出過貢獻?」

「……」陳小剛滿臉通紅,很努力地想自己對社會貢獻過什麼?

校長看了看陳小剛,又對蘭諾說:「他能跟加柏爾合得來嗎?」

「合不來,也要合得來!再找不到人類,加柏爾便會被取消資格。」蘭諾湊近校長笑著說:「除非校長能修改一下校規。」再站直身子時,桌上已多了一袋金幣。

這是賄賂?絕對是赤裸裸的賄賂啊!

陳小剛雙眼發亮的盯著桌上的金幣,吞了口口水,如果把這些金幣賣出去,應該有很多錢啊!

校長搖搖頭拒絕,「我不能做貪贓枉法的事。」

蘭諾微瞇起眼睛,「若你的貪贓枉法,能讓最有才能的人成為玄武帝王,那就是幫了整個玄武族的人,民眾有可能還會讚賞你,世人也有可能會歌頌你的美德。」

「不,你的扭曲程度未必太強了吧!」校長猛搖頭驚嘆。

「我只是認為凡事可以往好的方向去想。」蘭諾不以為然地收回金幣。
陳小剛露出了很可惜的樣子,就算金幣不是自己,也想多看幾眼啊!

校長沒見過像他那樣見錢開眼的人,對他不禁提起興趣,好笑地看著他,「小朋友,你幾歲了?」

陳小剛聞言狠狠地瞪著他,咬牙切齒地說:「誰是小朋友!我過了二十歲已有好幾年!」

校長震驚地瞪大眼睛,「我以為你最多只是二十歲,人類果然是特別啊!上次來的人類菲斯,外表比你年老多了,他卻只有二十歲,還有凱西達和梅威更離譜,樣子比菲斯老,卻竟然只有十八歲。」

「這裡有人類?」陳小剛驚喜地瞠圓了雙眼,原來他不是一個人,他是有同伴的!

「但,全部都走了。」蘭諾說。

「為什麼?」陳小剛驚訝地低呼。

蘭諾似笑非笑地掃了他一眼,「希望你不會是下一個。」

「什麼意思?」陳小剛滿臉疑問地望著他。

蘭諾沒有回答他,看向校長,「我已經帶了他來見你,其他的事交由你處理,我先帶他到宿舍。」

「但,加柏爾還沒回來。」校長嘆氣。

「這更好,可以先讓陳小剛慢慢適應這裡。」

「你就沒打算找他回來嗎?」校長追問。

「開學前他一定會回來。」蘭諾很有信心地說道。

既然有了他的保證,校長也不再多說,目送他們離開後繼續趴在桌上睡覺。

 

一路上,陳小剛也是沉默不語。

這令蘭諾有點意外。

還以為這傢伙一離開校長室便會問東問西,沒想到他會一言不發地跟著自己走,不過既然他不問,自己也樂得清閒,於是,兩人就一直保持安靜。

其實陳小剛不是不想問,只是睡魔突然侵襲意識,此刻只想睡覺不想做其他事。

須臾,蘭諾帶他來到校園的食堂,裡面的裝修和擺設怎麼看都是高級餐廳的樣子,陳小剛認為既然是學校就沒必要裝修得這麼華麗,完全是浪費金錢,真敗家!

可是當看到眼前的美食,他對這裡的恨頓時化為烏有,還覺得以後住在這裡好像也不錯啊!

「待會我會帶你去你的宿舍,往後的日子你也會住在那裡,跟你同室的只有加柏爾,你要好好照顧他。」蘭諾邊走邊囑咐。

一般來說不是應該『互相照顧』嗎?怎麼變成只有他照顧那個叫加柏爾的人?

「所以我這次來玄武族,果然不是旅行那麼簡單……」陳小剛嘀嘀咕咕。

蘭諾裝作聽不到他的話,逕自又道:「加柏爾的脾氣不是很好,比較冷酷,嘴巴也比較毒,但只要你能忍下來,陪伴他直到畢業,那你便可以返回人界,而且,我還會給你一個願望。」

「脾氣不是很好的意思,我能不能理解為惡劣?」陳小剛舉一反三地詢問。

蘭諾蹙眉,沒想到他那麼聰明。

但他也不差,當下四兩撥千金拐彎抹角地回應:「不是很好的意思,就是他脾氣不是很好。」

那跟之前說的有什麼分別?

陳小剛放棄追問,說:「你確保我沒有生命危險?」

「絕對不會有生命危險。」蘭諾語氣肯定。

陳小剛瞇了瞇眼睛,又問:「那會不會有身體損傷?」

蘭諾忽然看看懷錶,催促他:「快點吃,吃完我帶你到宿舍。」

擺明就是逃避問題!

陳小剛忍不住想哭了,不敢想像未來的日子會過得如何淒慘,但肯定的是除了淒慘就只有比淒慘更慘,總之跟『美好』絕對無緣。

抱著破罐子破摔的心情努力餵飽了自己,陳小剛跟著蘭諾往宿舍的方向走。

沿路上不斷被人指指點點,或是用奇異的眼光打量,弄得他渾身不自在,於是不由自主更貼近蘭諾,希望用他高大的身軀阻擋他人的目光。

他還是第一次慶幸自己長得不算高,當然也不矮起碼都有173嘛……看看蘭諾,至少185,不正常的人果然高得也不正常。

陳小剛認為自己的身高是非常符合男性標準。

 

「看吧!就是他啊,接替菲斯做加柏爾搭檔的人類。」

「噢……還是個孩子啊!為何蘭諾會選他呢?看他的模樣比菲斯更弱小,應該撐不了多久。」

「我看他那麼脆弱也想欺負他,更何況加柏爾?我們要為這孩子祈禱呢!」

「嗯、嗯!至少別像菲斯那麼慘。」

「喂──別說了!被加柏爾聽到便糟了。」

「放心,聽說他在開學前一天才會回來。」

「噢!那我們繼續……」

那群喋喋不休的人,讓陳小剛十分火大!講是非還這麼光明正大,難道他們不知道講是非的規矩,就是不能在當事人能聽到的範圍講嗎?真沒禮貌!

不過聽完那群人說的話,陳小剛越來越擔心了……看來那個加柏爾不好惹,自己還要和他相處一段時間,能不能安全回人界也成問題。

「話說,我要留在這裡多久?」陳小剛忍不住問出最重要的問題。

蘭諾但笑不語。

「如果真的忍受不了,那會怎樣?」陳小剛又不死心地追問。

蘭諾定定地盯著他,溫和的笑著說:「你最好想也別想。」

陳小剛已經無法看見自己的未來。

 

來到宿舍,蘭諾把門卡交給陳小剛,讓他自己去開門。

第一次使用門卡的陳小剛,立刻興奮的將卡插入門鎖。

門隨即自動打開。

「……高科技啊!」陳小剛忍不住興奮地玩著門卡。

蘭諾看看他,「第一次見?」

「第一次見?」為了不讓蘭諾認為自己是土包子,陳小剛先裝作訝異地瞪大眼睛,兩指夾著門卡搖了搖,然後大笑幾聲,「這種東西我每天都在用,又怎會是第一次見!」

「有前途。」蘭諾莫名地讚嘆。

陳小剛自滿地仰起頭。

「你能夠不心虛、不眨眼、不臉紅的撒謊還真是非常不要臉,所謂人不要臉天下無敵,像你這種人真的很有前途。」蘭諾損人不帶髒字地評斷。

陳小剛齜了齜牙,偷偷地對他比著中指。

進入房間,沒想到比想像中要樸素多了,就像普通二房一廳的公寓。

陳小剛沒有失望,這樣的環境反而令他更輕鬆自在。

「右邊的房間是加柏爾,你睡在左邊的房間。」

蘭諾才剛說完,陳曉剛快速地打開左邊的房間,很單調,跟房子一樣也是以白色為主,看上去簡樸純潔,就是不知主人會不會也是簡樸、純潔?

再打開右邊的房間,跟左邊的房間佈置差不多,大小也相同,這令小剛有點意外。還以為像加柏爾那種惡名昭彰的人住的地方,也會很大很霸道的樣子,想不到,原來跟自己的房間一樣……

「嗯──可能是房間大小一樣,沒有選擇也沒辦法呢!」陳小剛心忖。

蘭諾橫了他一眼,忽然冒出一句:「其實加柏爾品格很好。」

品格很好?明明被形容得像哆啦●夢裡的技安一樣,怎麼會好?

陳小剛心裡質疑,絲毫不相信蘭諾的話。

「你和他相處下來便知道了。」

「……」那你不如別說!

「怎麼了?看你的表情似乎不太滿意。」蘭諾雙眼彎彎,臉帶微笑。

陳小剛猛搖頭,「當然不是!」

「他只是有點孤癖,通常是先行動後說話。」蘭諾頓了頓又補加了一句:「但,通常都是只行動不說話。」

陳小剛很想知道他口中『行動』的真正意思,但肯定不會得到答案,也就懶得問!

「也因如此,本來和他搭檔的人類都走了。」蘭諾想了想,又解釋了句:「當然,我們不一定要選擇人類來當加柏爾的搭檔,可現屆玄武帝的搭檔就是來自人界,找人類會比較有優勢。」

「玄武?」陳小剛疑問:「你是說那個靈獸?什麼四象之一……」

「靈獸?四象?」蘭諾挑了下眉,「是你們人界的傳說吧?我沒聽說過歷屆的玄武大人是靈獸,還有什麼四象……」

現實和傳說果然是有差別……

陳小剛沉思了一會,繼而又問:「我是加柏爾的搭檔?」

蘭諾點了點頭。

「我是他的搭檔,那他也是我的搭檔,既然這樣,我也能成為玄武嗎?」陳小剛忍不住充滿好奇。

蘭諾微笑著看他,慢慢地開口:「你想也別想。」

切,誰稀罕!

陳小剛心中不屑,表面傻笑,「當然了,我何德何能呢!」

蘭諾有點驚訝,「原來你有自知之明。」

陳小剛深吸了口氣,再次偷偷地對他比了中指。

「你現在可以選擇洗澡或是睡覺。晚餐時間是五點三十分開始,到了九點便停止供應。如果錯過了晚餐時間,十點三十分至一點正也會有夜宵提供。」

說到這裡,蘭諾像是想到什麼,拿出一個銀白色的懷錶長項鍊給陳小剛,「這個送給你當見面禮,好好看時間。」

陳小剛小心地接過懷錶,銀白色的懷錶上雕刻了羽毛形狀的花紋,手工相當精巧細緻,一打開殼罩,三個不同大小的天使取代了時針分針和秒針,不知有沒有看錯,比較大的小天使居然對陳小剛拋了個飛吻,嚇得他差點把懷錶掉在地上。

「制服已掛在衣櫃裡,書桌上也放了十個金幣,當作你這個月的零用錢,你可以拿去買衣服或日用品。」蘭諾逐一叮囑。

「零用錢?!」陳小剛對這個詞非常陌生,因為他幾乎沒有收過零用錢。

忍不住又問:「可以出去打工嗎?」

「你可以試試。」蘭諾笑得有點詭異。

「……」陳小剛乾笑,「那加柏爾何時回來?這裡何時開學?」

「我也不知他會何時回來,一切也要看他的心情。」蘭諾聳了聳肩又說:「這裡是十二月一日開學,你還有差不多半個月時間適應。」

陳小剛點點頭:「對了,這間學校叫什麼名字?」

「聖嘉魯彼亞西康恩頓斯利多樂多樂高等學院。」

陳小剛很努力去記,但還是只記得『聖嘉魯』和『多樂多樂』。

「但這只是隱藏名,大家一般都只會叫聖嘉魯高等學院。」

「什麼是隱藏名?」陳小剛好奇。

蘭諾走到門口,轉身對他說:「我先走,若有事找我可以對著懷錶叫我的名字。」

就知道他不會回答!

陳小剛無奈地應了一聲,送蘭諾出門後隨意參觀一下房間,看了看浴室和廚房,不但地方大小適中,所需的設備也有齊,而且浴缸還有水溫按摩功能,完全是少爺級的享受啊!

「這裡真不錯呢!如果沒有那個惡名昭彰的加柏爾會更好。」

陳小剛忍不住嘆道,腳步一轉走到自己的房間,雙目定在桌上時,頓時閃閃發亮,蘭諾沒騙他,果然有十個金幣!

「天啊──我發財了!」陳小剛高興地抱著十個金幣,在自己的房間轉了兩個圈,然後想打開衣櫃看看制服時,整個房間響起了柔和的鈴聲。

「……是門鈴吧?」陳小剛心忖,三兩步跑去開門。

才剛打開門,只見一束純白的百合花擋在眼前,花後的男人聲音說不出地嫵媚,「這束百合就像你一樣純潔乾淨,是我特地選來送給你作見面禮,我可愛的人類鄰居。」

哇靠!多噁心老套的台詞啊!

陳小剛嘴角抽搐,嫌惡地說:「我是男生,不習慣收花。」

花後的人終於移開礙眼的百合,露出英俊的臉朝他一笑,「親愛的鄰居朋友,如果你是女的,我當然不會送花。」

「那會送什麼?」陳小剛奇道。

「我的身體。」

「……」陳小剛無表情地關門。

那人立刻用手擋住,拼命往裡擠。

陳小剛無奈,又打開門問:「請問有什麼事?」

「鄰居朋友,你太冷淡了。」

陳小剛深吸口氣,笑得很扭曲,「百合先生,你找我有事嗎?」

「噢──親愛的鄰居人類,我不是叫百合先生,我叫班尼,是你的鄰居,也是你的同學。」班尼自我介紹,笑容迷人。

陳小剛對於『同學』二字有點彆扭,畢竟已畢業多年,現在居然重回校園,真是悲哀。

再說,班尼的年齡看上去似乎跟自己差不多,叫同學真是奇怪,該叫同事才對。

「我也不是叫人類鄰居,我叫小剛。」

「噢,姓剛名小?還是姓小名剛?」班尼偏著頭,一臉疑惑,「你們人類的名字很奇怪,不同地方,姓氏的先後次序竟然都不同。」

「不是不同地方,只是有些國家比較特別。」陳小剛懶得多解釋。

「那你的名字叫小還是叫剛?」班尼問。

好煩啊!

陳小剛想抓狂,但想到這裡人生路不熟,眼前的人應該可能是什麼使者,不能得罪,於是很和善地笑著說:「我姓陳名叫陳小剛,以後你叫我陳小剛。」

「原來你叫陳小剛,陳小剛你好!」

這個班尼,就是要踩中別人的雷點才開心嗎?

陳小剛氣得暗自磨牙,表面很和氣地說:「如果沒有別的事,我想先去休息。」

班尼有些失望,「噢──我還打算盡地之誼,帶你出去參觀。」

陳小剛那雙原本像是熄滅了的燈泡的眼睛,隨即又變得光亮,「既然你有這份心意,我也不好拒絕,我們現在就出發吧!」

「呃……」班尼抓了抓頭,認為他的態度未免變得太快了。

 

 

 

 

──未完待續──

 

 

 更多精采的故事,都在《聖賢神書 01 勇者的基準法度》裡,919日上市!!

 

 

三日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不死蘑菇
  • 看起来不错欸,不过怎么这么久才出啊~
    封面也很不错的说~
  • 希月老師的封面真的很漂亮,謝謝您的讚美。
    目前的出版日程若稍長,還請大家見諒,今後我們也會適度的調整出版計劃,讓出版流程更完善的。^^

    三日月 於 2012/09/05 10:24 回覆

  • 苑楓
  • 第二集大概會什麼時候出?
    我非常期待
  • 預定是隔月出版續集,正確的發售日則以官方正式公告為主,有相關的出版訊息,我們會盡快更新在官方blog、噗浪與FB上,謝謝您的留言。

    三日月 於 2012/10/02 13:34 回覆

  • 無名氏
  • 啊~~光是看試閱就已經很像追下去看了!!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