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日月家的消息

FW011-聖賢神書2

 

書名:聖賢神書II 引渡者的華麗祭典

作者:玥映璃

繪者:希月

出版社:三日月書版

出版日期:2012/11/28 第 1版 1刷

開本:15x21 cm

定價:220元

ISBN書碼:9789861857831


……一日解不開魔法書封印,就一日不准睡覺!!
勇者靠的是鍛鍊,而BT果然是天生養成的  TxT……

魔法書解封陷入了鬼打牆、死循環,陳小剛再度光榮獻身,
成為了血族的人質。只不過這隻吸血鬼不太一樣,
不但不是窮凶惡極的大壞蛋,還是個癡情、飄撇的正港男子漢,
綁票的目的,只為了祈禱愛人的甦醒……

而為了收拾笨蛋搭檔的爛攤子,了解全盤狀況後的加柏爾,
決定帶這隻吸血鬼去找蘭諾幫忙。
然而,與血族同行不但會影響到加柏爾的聲譽,
更會危及到加柏爾的繼任權,這樣莽撞的行動,
不但遭到蘭諾的拒絕而且惹火了蘭諾,

 

於是,勇者陳小剛,
自然是現成又理所當然的砲灰……

 

 

 

 

 

第一章──吸血鬼的禱告

 

 

今夜的月,很圓很亮。

陳小剛目光幽遠地凝望著天上圓月,試圖將其銘記在心。因為,這恐怕是他最後一晚看到月光了……之後,他將不再存於這世上!

只是他怎麼想也想不明白,他一生沒做錯過什麼事,為什麼會這麼坎坷?蒼天不仁,居然讓他美好的人生,無端就要斷送在這個地方……不,是斷送在吸血鬼的手上!

這一切,當然都是蘭諾那個大魔頭的錯!

要不是那傢伙強行帶他來這個鬼地方,他的人生一定會非常平淡、安穩。比如現在,他一定是坐在家中那套有些破的沙發上,邊看電視邊罵劇情,而不是提心吊膽地跟個吸血鬼走下樓梯!

話說,被吸血鬼咬死到底是什麼感覺?

儘管閒著沒事時,也常常幻想將來自己會是怎樣離開這個人世,可他就是沒想過還有這一款……想來應該會很痛,而且,一定非常的恐怖!

不過,說不定在被咬前他就已經先被嚇死了……

「……這樣好像也不錯啊!雖然死法很丟臉,可都到了這個時候,面子已經不重要,老子也不在乎了!」

眼神瞄了瞄前方那道跟死神沒兩樣的身影,陳小剛一面幻想著自己的死相,一邊恨恨地磨牙:「加柏爾,你放心,我不會怪你的!雖然要不是為了跑出來找你,我就不會被吸血鬼抓住;雖然要不是你說想抓吸血鬼,我就不會被吸血鬼抓住;雖然不是做你的搭檔,我就不會被吸血鬼抓住……」

好吧!他是真的不怪那死小鬼,可也不期望對方會來救人了。

就說剛才,一聽到吸血鬼說有人入侵,他還以為是加柏爾,可,原來是郵差……沒錯!就是郵差!

都這麼晚了,竟然還會有郵差!

難道在這個地方,郵差的工作時間跟人類世界是掉轉了嗎?還是他們都是輪班制?不,更重要的是,竟然會有人寫信給吸血鬼!而且那個郵差,竟然隻身前來送信給吸血鬼,太荒謬了吧!

不是說這個村子的人都知道有吸血鬼出沒,晚上不敢獨自出門嗎?還是說郵差除外?郵差就不怕吸血鬼?

而且,這裡的郵差到底有多專業……專業到看見他求救的眼神也可以無視,繼續趕往其他地方送信!

那一瞬間,陳小剛確信了一件事,那就是果然人是不能依靠其他人,要學會自強才能生存下去!

儘管他現在才開始有這個想法已經太遲,不過下輩子吧!

下輩子,他一定要變強!

「抽筋?」

見陳小剛在短時間內迅速轉換表情和動作,男人第一個反應就是以為他有毛病,畢竟人類就是那麼脆弱,總有很多奇奇怪怪的病痛,印象中,他記得有種病好像叫……癲癇症?

「什麼抽筋?」陳小剛愣愣地反問,不明白這吸血鬼為什麼突然用同情的目光看著他?

可憐的人類啊……聽說人類並不願意讓別人知道自己有毛病,即使別人問起也不會老實承認,怕會遭受到歧視。

人類,真是一種複雜又麻煩的生物!

男人沉默了一瞬,問道:「你想不想變成吸血鬼?」

其實這句話並沒有特別意思,只是覺得這人類的身體弱得可憐,想幫幫他而已。

只不過在聽見他這句話後,臉色瞬間慘白的陳小剛可不是這麼想的。他認定這吸血鬼還是想咬死他,祈禱什麼的只不過是藉口!

「……所以,我真的要死了?」腿瞬間有點軟,陳小剛只覺得步步驚心,無力再走下去。

「還是算了吧!做吸血鬼也不比人類好得去哪裡。」男人突然又說,然後,像是又注意到陳小剛的表情,「很不舒服嗎?人類實在太脆弱,雖然能得到主的眷顧,可惜仍然要經歷生老病死。」

以一種充滿同情的眼神看著陳小剛,他低聲道:「不過這裡的人或許可以幫你,就算沒接觸過癲癇這種疾病,但,我相信他們的醫術還是可以治好你的。」

又是脆弱……陳小剛已經對這個形容詞麻木了,不過什麼癲癇症?好端端地,幹嘛突然說這個?

陳小剛滿肚子疑惑,隨即又想起這吸血鬼突然問他是不是抽筋……

「……他該不會以為我有癲癇症吧?」嘴角忍不住抽搐了一下,陳小剛趕快又捂住,深怕被對方看到又加深了誤會,隨即靈光一閃:「耶──慢著!如果這吸血鬼以為我有癲癇症,會不會就不敢吸我的血?」

不過,吸血鬼似乎對人類的病是免疫的……

「……人類為什麼就這麼脆弱?!」不得不承認這個事實的陳小剛別開臉,默默落淚。

「放心,只要你幫我祈禱,你就是好人,好人會有好報的。」那男人安慰道。

「……」幫他祈禱就是好人,這種想法會不會太天真了?

算了,他天真不天真也與自己無關。

只希望這傢伙真的純粹只想自己幫他祈禱,不會做其他事情!

陳小剛一邊如此祈求,一邊觀察著環境,尋找可以逃走的路線。

可放眼望去,路只有一條,就是沿著長長的迴旋樓梯往上跑,但肯定很快會被抓回來,說不定,自己還會因為試圖反抗而被狠狠虐待……

……看樣子,真的只有死路一條了!

陳小剛是這麼想的,可也並不是完全感到絕望。

既然蘭諾那麼需要他幫助加柏爾,一定不會讓他有意外,而且蘭諾又那麼神通廣大,隨時能知道他身在何地似地,說不定現在正趕來救他了。

「……蘭諾,雖然你是個大混蛋,但現在你在我心中是個不可缺少的人!至少,在這一刻,我很希望能夠立刻看到你!」

陳小剛在心裡祈禱著,故意放慢腳步,好讓蘭諾能爭取時間救他。

可眼看快要到達目的地了,別說是救兵,連蚊子也不見一隻!

「……蘭諾你這個混帳!」陳小剛咬牙暗恨:「需要你的時候沒有出現,不需要你的時候,偏偏要給我看到你的欠揍樣!你這種人不如去死一死吧!現在就給我去死一死啊!」

男人奇怪地看著臉容扭曲的陳小剛,同情地安撫:「癲癇症看起來很痛苦,不過你再忍一忍,祈禱完之後我便帶你去看醫生。」

這隻吸血鬼……怎麼就一直以為他有癲癇症啊?癲癇症才不是這樣好不好……

陳小剛暗翻了個白眼,嘗試著解釋:「其實你誤會了,我沒有癲癇症。」

「我明白的。」那男人看了看他,略有些遲疑地點點頭。

人類,就是不會承認自己有毛病的。

陳小剛覺得他一點也不明白!

不過,還不等他繼續提出申述抗議,長廊的盡頭到了。

眼前,是一扇厚實的木門。

男人掏出了一串鎖匙將門打開,側身讓個位置示意陳小剛進去。

陳小剛壓根兒也不想進去。

但男人深沉的目光令他不敢違抗,只好硬著頭皮,戰戰兢兢的走進去。

他並沒有留意房間的模樣和擺設,當然並不是因為他沒有興趣,只是眼前所看到的東西已完全奪去他的目光──一個黑色的棺材。

棺材是打開的,從他站立的角度是完全看不到裡面有沒有東西。

這個棺材,是要給他睡嗎?

果然……果然是要殺死他嗎?

他驚惶得雙腳顫抖,在這種環境下看到棺材,不得不令他胡思亂想,產生恐懼。

然而,男人只是慢慢地走到棺材旁邊,微微彎身朝向裡面柔聲地低語:「子柔,我回來了。」

……裡面是有人的?

陳小剛驚詫地往前走了幾步,往裡一看,原來裡面躺著一個人……可,其實也不太清楚是不是人類?

那人的外表看上去是東方女性,年齡應該二十來歲,樣子非常標緻,但卻臉無血色,雙目緊閉,烏黑的長鬈髮披散在臉的兩側,顯得更加死氣沈沈,絲毫沒有活人的氣息。

這是誰?難道是沉睡中的終極BOSS

若換作是以前,陳小剛絕不會有這麼荒唐無稽的想法,可來到這裡之後,他已經不能再用任何正常的思維分析任何事情,因為通常最後得出來的結果,只是十分不正常!

不過他還是覺得要謹慎一點,先問清楚躺在裡面的女生是什麼人?

「這位是……」

「她是我太太。」男人抬起頭,深沉的目光陡然變得有些傷感。

……原來吸血鬼也會有老婆啊!

陳小剛驚愕萬分,好吧!其實吸血鬼有老婆並不出奇,但一般來說,那些不都是漂亮的西方女人嗎?

可現在躺在棺材裡面的,雖然也是個美女,但怎麼看都是東方人的樣子……是轉了口味嗎?

啊、不!應該是他對這方面的觀念有誤吧!

「她……生病了?」陳小剛本來想直接問她是不是死了,可這麼說實在太沒禮貌了,而且搞不好還會刺激到男人,一氣之下立刻咬死他!

「不是。」

男人望向女人的目光非常溫柔,「她沉睡了差不多一百年,一直也沒有醒過來。她原本是個人類,我以為只要咬過她,讓她變成吸血鬼之後便會甦醒,可是失敗了!她並沒有變吸血鬼,也沒有醒過來。」

陳小剛臉色一陣青、一陣白,男人說了那麼多話,但他的腦海只不斷迴響起那句咬過她……咬過她……咬過她……

……果然會咬人啊!!

他內心相當激動,非常混亂,可表面盡量裝作平靜,聲音鎮定地追問:「她為什麼突然昏迷?」

該不會知道你是吸血鬼之後,嚇到昏迷不醒吧?
陳小剛沒有將這句話問出口。

除非他想死,而且是死得很慘烈!

男人嘆了口氣,傷心地搖頭,「都怪我,一直也不肯咬她讓她變成吸血鬼,所以她打算用自殺來逼我。」

……竟然有人會想被咬?

陳小剛簡直不敢置信,這美女是有被虐傾向嗎?

「可能這是神的懲罰吧!受到神的眷顧的人類竟然會愛上吸血鬼,神知道後一定非常地憤怒,所以令她長眠,要永遠分開我們。」

「……那個神,真的有這麼大的威力嗎?」

陳小剛對神的認知近乎零,也不知道他們口中的「神」,跟他以前在人類世界聽到的是否一樣?

「這是我們兩族的問題,所以我想由我們兩族來解決。」沒對他的問題做正面答覆,那吸血鬼只道:「可是我族受到詛咒,無法向神祈禱,請求祂原諒她,只能找人類幫忙。」

「所以,你真的只是想我幫你祈禱?」

如果是這樣的話,陳小剛總算可以安心了,畢竟,這個男人捉他來這裡的目的確實是為了祈禱,並不是要咬死他。

不過,若然祈禱之後他的太太也沒有醒來,這男人會不會氣得殺了他?

「對!其實玄武族也可以幫忙,可是我不喜歡他們,不想求他們!。」男人神色有些不甘,「不是沒有其他辦法的話,我也不想請求神!畢竟這麼做等於向神低頭,有辱我們高貴的血族。」

得……又一個高貴的種族出現了!

好吧、好吧!反正在這裡,就人類最不高貴就是了!

「那……我幫你們向神祈禱之後,你便會放我走嗎?」

不爽歸不爽,可陳小剛也不著痕跡。

在職場生存多年,他自然懂得收起真實的情緒,努力笑著過每一天,尤其來到這裡之後,更加不能輕易表現出任何的不滿,不然可能會沒命!

眼下對他來說,最有必要先把攸關他安全的問題給問清楚,就算得到那男人的保證也不代表對方不會反悔,但至少暫時能安心一點。

而且說不定,加柏爾沒多久便會來救他!

陳小剛心念一閃,有些訝異自己心裡原來還是對加柏爾相當信任的。

不過也對!

雖然那個人又霸道又毒舌,可其實心腸還不錯,看到有人遇到危險一定會出手幫忙,完全不像那個變態蘭諾那麼陰險惡毒、卑鄙無恥!

這麼想著、想著……陳小剛心中的恐懼漸漸消失,人也多少平靜下來了。

「這當然了!我族的血統高貴,絕不會做出爾反爾這麼無恥的事情。既然跟你說只要幫我祈禱之後便會放你回去,就一定會放你回去!」

男人真摰地笑了笑,又強調:「前提是你要誠心幫我們向神祈禱,不要隨隨便便交差了事。」

換句話說,如果他的祈禱不能成功令棺材裡的人醒來的話……他不敢想下去了!

「當然了!我做事一向盡心盡力,絕不馬虎!」陳小剛乾笑了幾聲,勉強打起精神追問:「那我該怎麼做?祈禱又要說些什麼?」

他從來沒有祈禱過,完全不知道祈禱文是什麼……

「啊?你沒有祈過禱嗎?」男人一瞬間有些愕然。

「我沒有宗教信仰。」陳小剛搖了搖頭,倒是有燒香拜拜……

「這樣啊……」男人低頭沉吟道:「我們高貴的血族從來不會祈禱,也很討厭聽到別人祈禱,但知道祈禱文的最後一句是『阿們』。」

……這個我也知道,可有個屁用啊!

陳小剛無語了片刻,小心翼翼地說道:「其實為什麼不找玄武族幫忙?老實說,他們似乎比人類更接近神,由他們向神祈禱可能比我更有效。」

他這麼說,並不是自己想脫身……好吧,他是有這麼一點點的念頭,但更多的是因為看過加柏爾他們對神的認知程度,外加聽他們的口吻似乎接觸過神,他們幫忙的話,成功的機率或許會更高。

「我討厭他們。」男人皺著眉,語氣透著十分地厭惡:「那些神族,都是一群自我感覺良好、自以為高人一等、自私自利、自負囂張的噁心傢伙!如果找他們幫忙,他們一定會到處宣揚和炫耀,有損我族的聲譽!」

陳小剛一聽,像是遇到知音般睜大眼睛,一臉感動的猛點頭同意。

來到這裡之後,他被欺負得有夠慘了!可又沒有能夠傾訴的對象,只能一直憋屈在心裡無法宣洩,難得出現了「同伴」,他怎可能放過這個機會?當然要一起盡情痛罵和鄙視玄武族了。

正所謂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嘛!

陳小剛開始覺得自己或許能夠跟這隻吸血鬼做朋友──前提是,如果他沒有攻擊性的話。

 

加柏爾在教堂轉了一圈,也不見有任何人出現過。

他走到懺悔室,不用打開門也知道裡面沒有人。門上的灰塵異常地多,絲毫沒有別人留下的痕跡,顯然已經是長期沒有人使用過。

「這棟建築物……難道只是用來裝飾嗎?」他嫌惡地搖了搖頭,轉身走出教堂。

一整個晚上在附近轉悠,他把每個地方都尋遍了也沒有收穫,現在,連這破教堂也找不到陳小剛,半點蹤跡也沒有,他都不知道該往哪裡找了……

……那傢伙該不會是回了旅館吧!想來想去,這個可能性最高!

「混蛋陳小剛!別給我在旅館看到你,不然一定殺了你!」加柏爾緊握著聖賢,怒氣沖沖往旅館的方向前進!

恰好前方一輛馬車經過,他看了一眼,立刻上前攔截住──旅館的老闆娘說過,自從知道吸血鬼來到這裡之後,晚上已沒有人敢到外面,更別說這麼光明正大駕著馬車行駛了。

看樣子,線索上門了!

「先生,有什麼事需要幫忙嗎?」馬車夫說。

加柏爾掃視了一下車身和馬車夫身上的衣物,同樣都有郵政局的徽章。

「這裡最近不是鬧吸血鬼?這麼晚還會有人開門收信嗎?」加柏爾問。

「噢!」馬車夫無奈地笑了笑,「我剛剛就是去送信給吸血鬼。」

無論對方是什麼種族,有多危險性,只要有信件給他們,郵差也會盡忠職責送信。

所以,加柏爾一向對郵差也抱有尊敬的態度。

「他住在哪?」

「小兄弟,你要去找他嗎?這樣的話,我得要勸你打消這個念頭。」馬車夫搖了搖頭,「我看到他捉了一個男孩,應該是人類來的,真是非常糟糕喔!我正要去找人救那孩子,希望趕得及吧!」

加柏爾十分肯定那個人類就是陳小剛!

除了玄武帝的搭檔,這裡就只有陳小剛是人類。

「那人類是我認識的,我想知道他們的所在地。」

「我的天啊!我知道你現在一定非常著急,可你就這樣走去找他們太危險了!」馬車夫憂慮道:「今晚是月圓之夜,吸血鬼的力量會變得更強,相對來說更飢餓和無法控制自己,我勸你還是不要冒險了。」

「流著利德賽斯家族的血的人,是絕對不會害怕血族的!」加柏爾仰起頭,眼神堅定而銳利。

馬車夫聞言隨即一愣,「原來您是利德賽斯公子。」

他趕忙跳下馬,伸出顫著的手,「幸會、幸會!請問是加柏爾.利德賽斯先生嗎?」

加柏爾友善地和他握了握手,「我是。」

「太好了!我一直也有聽過您的事蹟!」

馬車夫高興得紅了臉道:「在眾多位繼位人之中,我最支持的是您。希望您能夠成為我們新任的玄武帝,願主祝福您!」

「謝謝你的祝福!」加柏爾露出謙和的笑容,再次詢問吸血鬼的所在地。

「那裡。」

郵差指著身後斜右邊的叢林位置,「沿著裡面的小徑一直向前走,便會看到一棟小別墅,他們就在那裡。不過地方很隱蔽,不借助光明的力量很難前進。」

「我明白了,謝謝!」

加柏爾走了兩步,又記起什麼似的,回頭交代那郵差:「不用找別人幫忙,我不想行動時有任何阻滯,也不希望這件事太張揚。這裡的人已經對吸血鬼恐懼得晚上不敢出門,沒必要再增加他們的恐慌。」

「當然!我也相信先生您可以應付有餘,我保證這件事絕對不會對其他人透露半句。」郵差似乎能夠為加柏爾保守秘密感到十分榮幸和高興,臉容充滿光彩地策馬離去。

按照郵差的指示,加柏爾走進了叢林。

他拿出從人界買來的迷你手電筒來照明。雖然也可以使用魔法照明,但血族對魔法敏感,很快便會察覺到他在附近。

在找到陳小剛之前,絕對不能打草驚蛇。

就這樣沿著小徑一直向前走,大概走了十分鐘左右,他終於看到郵差所說的那棟小別墅。小別墅有三層,屋頂成拱形,窗戶緊閉且沒有任何光源,顯得死氣沉沉的,似是荒廢了很久,沒有人居住的地方。

加柏爾走到大門前,關了手電筒,有禮貌地敲了兩下門,然後一腳狠狠地踹開!

裡面漆黑得幾乎看不見任何東西,他拔出聖賢,邊走邊揮劍劈向附近的擺設和傢俱,一下又一下的破碎聲和爆裂聲隨著他的移動在寬大的屋子裡響起。

確定周圍沒有人之後,他手往牆壁一擺,牆壁上的蠟燭頓時燃點起來,照亮了四周。

地上一片狼藉,明顯全都是他剛剛的傑作。

可加柏爾似乎並不是這麼認為,反而露出不屑的表情,撇了撇嘴道:「吸血鬼的家還真是跟他們一樣骯髒!」

全然沒有內疚甚至是抱歉!

走上二樓,在兩排緊閉的門當中,唯獨有一扇門是半開著。他用劍輕輕將門推開,藉著窗外月亮照射進來的柔和微弱的光線,能夠清楚看到在小圓桌上,洋燭旁邊擺放著一本書。那本書的封面並沒有任何圖案和文字,可摸上去卻有些凹凸,像是刻上了一串文字。

是他給陳小剛的魔法書。

「很好!陳小剛,你居然把這麼重要的魔法書遺失了!」加柏爾目光陰沉下來,拿起小圓桌上的魔法書,全身散發出怒氣的離開房間。

而正在跟吸血鬼談得歡暢愉快的陳小剛,忽然渾身一顫有種不祥的預感,大腦也響起了警報訊號……

「……會是什麼事?」陳小剛白著臉忖度,渾身又是一陣惡寒。

「你又不舒服嗎?」男人見他的臉色不太好,以為他的病又發作,嘆道:「如果真的不舒服,留待明天再祈禱也可以。」

「不,可能是因為說了他們壞話,所以有點擔心。」陳小剛差點忘記蘭諾非常神通廣大,無論自己在什麼地方,也能清楚他在做什麼似的。

不過,如果蘭諾現在真的知道他在做什麼,又怎可能到現在還不過來救他?

他還是把那個魔頭想得太厲害了吧!

「看來他們給你吃了不少苦頭。」男人同情道。

「來到這裡之後沒有一天是過得好的。」陳小剛嘆氣道:「被瞧不起也罷了,反正我已經習慣!可是他們都是暴力狂,陰險惡毒,蠻不講理,嘴巴高尚行為低劣,只會抄襲人界的東西,卻鄙視創造那些東西的人類!」

「他們都自以為高人一等,目中無人!其實說到高貴的種族,他們怎可能比得上我們血族!」男人滿自豪的說。

「我說,其實我們人類也不差啊!」

陳小剛忍不住辯駁:「雖然我們本身沒有什麼魔法,但憑著頭腦也能研發出各式各樣的東西,不是比起原本就擁有魔法的人更厲害嗎?」

男人接著說道:「血族在各界也很有名氣,即使是對其他種族的知識幾乎是零的人類,也創作了很多關於吸血鬼的故事,而且都是由吸血鬼當男主角,比起那些傲慢的神族更受歡迎!」

「說實話,在來這裡之前,我對玄武什麼的完全不了解,只聽說過是中國上古四大神獸之一,但原來我接收到的資訊是錯誤。」

「我知道。」男人忽然惡劣地笑了起來,「我有看過圖,朱雀是巨鳥,青龍是青色的人界東方龍,白虎是白色老虎,至於玄武……」

他笑聲中帶有嘲笑意味,「竟然是烏龜,哈哈哈……好吧!聽說那叫蛇龜吧?不過也是烏龜!」

陳小剛也大笑了,「不知道他們看到人界的四神獸圖畫時會有什麼反應?一定會氣得臉青!其他三個神族的外型都蠻帥氣,但玄武……噗哈哈哈,竟然是烏龜!不過也挺配合蘭諾啊!你知道誰是蘭諾嗎?他說是什麼使者,烏龜使者!」

他越說越起勁,拍著手大笑,「你想,玄武族的每一個人也背著龜殼走路……不行了!太有喜感了!樣子再漂亮也沒用,背龜殼走……」

他笑得差點流淚,只差未在地上打滾。

「我實在想像不出加柏爾背著龜殼揮劍會是怎麼樣!搞不好玄武族本來就是背著龜殼走,後來因為進化……」

說得正高興,陳小剛突然感到脖子一涼,有什麼冰冷的東西抵在脖子上,憑感覺猜測的話,應該是利器。

他滿頭冷汗,僵直了身體動也不敢動。

整個房間一時變得死寂。

「陳小剛!你敢再說我們是烏龜看看!」加柏爾動聽卻充滿危險性的聲音,冷不防從頭頂響起。

……加柏爾終於來救他了!

原本害怕得差點失禁的陳小剛立刻鬆了口氣,不過……

「說得很高興,對不對?」加柏爾陰惻惻地哼笑,用劍身輕輕托起小剛的下巴,「說下去吧!我就給你機會繼續說!」

陳小剛艱難地吞了吞口水,陪笑道:「你冷靜一點!先把劍拿開,我們有事慢慢說。」

「我聽你慢慢說!」加柏爾的劍抵在小剛的下巴,「說吧!你剛才不是說得很興奮嗎?」

「一切都是誤會!是誤會而已!」陳小剛身子微微往後彎,盡量跟眼前的利器保持距離。

「誤會?」加柏爾挑起眉頭,「誤會了你真不好意思!為了向你賠罪……」

他忽然高舉起劍,「我決定賜你一死!」

話到一半,加柏爾已一劍劈下去。

陳小剛從他預備將劍往下砍的一刻便開始逃跑。加柏爾自然不會輕易放過他,邊追著他邊揮劍,有好幾次更差一吋便砍到他。

這個混帳,真的想要我的命啊!

陳小剛滿頭冷汗的到處奔跑,雖然很想叫加柏爾聽他解釋,但連開口的機會也沒有,只是一直躲避他的攻擊。

他們開始圍著棺材跑,男人見狀馬上護著棺材裡的人,怕他們會不小心誤傷了他最重要的人。

跑了幾圈後,加柏爾便停下來站在一旁,神態悠閒地觀賞著仍在拼命奔跑的陳小剛。

陳小剛只想著避開後面的攻擊,全然沒發現身後追砍自己的人已不見,直到眼角不經意瞥到某處的閃亮金髮,才知道原來加柏爾沒有再追著他跑。

他氣喘如牛地指著加柏爾,「你……你啊……」竟然耍我!

不過,他現在的狀態無法說出完整的話。

「我怎樣?」加柏爾微微舉起劍。

「沒!」陳小剛像是用盡一口氣似地說道:「大哥你英偉不凡,氣宇軒昂,揮劍砍人的動作也能如此帥氣,小弟我真的萬分佩服!」

加柏爾收起了劍,走過去敲了敲他的頭,鄙視道:「你給我有一點骨氣好不好,別因為受到威脅就立刻改變態度!」

「這是我在這裡的唯一生存之道!」陳小剛理直氣壯地為自己辯護。

加柏爾懶得理他,視線轉向男人身上,疑惑地詢問:「你捉一個廢人來這裡幹嘛?該不會是純粹想做朋友吧?」

……廢、廢人?陳小剛頓時淚流滿臉,罷了、罷了,廢人就廢人吧!

快點救他出去就行了!

男人抬起無助的目光看著加柏爾,苦笑道:「我想請他幫我祈禱而已!」

「祈禱?吸血鬼竟然向神祈禱?還要請無能的人類幫你祈禱?」

加柏爾擺出一副『你腦子有問題』的臉說:「有眾多種族可以選擇,你卻選擇找對什麼事也不夠清楚了解的人類。」

「因為我要救的人也是人類。」

男人說:「與其因此欠其他種族人情,倒不如找回同種幫忙。再說,我也不想向神祈禱,但祂一定是想懲罰我們,才不讓她醒來!」

他目光溫柔的看向躺在棺材裡的愛人,「怎樣懲罰我也沒所謂,但她是無辜的,所以我希望神能對她網開一面,即使要我忍辱向祂求助……」

「你們這些血族,到底要到什麼時候才會吸取教訓,不再愛上人類?」

加柏爾冷嘲道:「他們跟你們本來就不一樣,先不說壽命問題,人類對你們來說是食物,沒可能長期相處,即使你們有多理智去控制自己的慾望,可,總有一天還是會忍不住殺死他們。」

陳小剛聽到加柏爾那句「人類對你來說只是食物」時,嚇得臉色慘白、全身發軟。

就在不久之前,他還跟這個拿他當作食物的男人像朋友般聊天,完全忘記了他是個吸血鬼,回想起來也覺得心寒恐怖!

「我知道!」

男人苦笑著,眼裡滿是悲傷,「所以我在月圓夜盡量沒有去見她,也不想因為我的自私令她變成吸血鬼!即使她只有短短數十年生命,我也希望和她一起,用我餘生的孤獨換來和她在一起的快樂也是值得!可是……

可是我沒想到她會自殺……我沒有讓她變成吸血鬼,因為不想她跟我一樣那麼痛苦,不想她也受到詛咒……為什麼她就不懂我?為什麼?」

男人懊惱地捂著臉,聲音哽咽,肩膀微微顫動。

「她自殺的原因查清楚了嗎?你確定她是因為你不肯咬她變成吸血鬼,而不是想擺脫你?」加柏爾毫不顧及男人的心情,直接問道。

「我絕對不會懷疑她對我的感情!」男人堅定道。

加柏爾盯著男人看了好一會兒,最後嘆了口氣,一臉「真拿你沒辦法」的表情,走到棺材前面,二指指向女子的額頭上,指尖散發出柔和的金光,蔓延女子全身。

「你對她做了什麼?」男人緊張地上前。

「查看她出了什麼事。」加柏爾收回了手,說道:「她體內有奇怪的毒氣,不過並不嚴重,可以輕易解決,最大問題是她還中了詛咒,這樣會比較麻煩。但,她會變成這樣與神無關!」

男人一聽,倏然瞪大了眼睛,「詛咒……怎麼可能?是誰……是誰詛咒她?」

「這個,便要問你的血族朋友。」加柏爾淡淡地輕哼。

「你的意思是,給她下咒的是我族的人?」男人不敢相信地搖搖頭,「不可能……除了我之外,沒有其他吸血鬼接近過她……」

加柏爾斜眼打量了他一下,「看你也是貴族,身邊怎可能沒有其他人?至少,會有一兩個忠僕吧!」

像是被一語驚醒般,男人當下什麼也沒有說,反身飛速走了出去。

「呃……」陳小剛呆呆地望著他離開,茫然地問加柏爾:「他去哪?」

「大概是去找兇手。」加柏爾漫然地聳聳肩。

「他就這樣走了?」陳小剛難以置信,「他就這樣丟下他的太太走了?」

「他不走,難道你想他留在這裡咬你?」加柏爾挑眉問道。

「當然不想!」陳小剛抖了一抖。

「他老婆現在跟死人沒分別,幹嘛帶具屍體在身上那麼麻煩?丟在這裡反而是最方便。」加柏爾冷冷地說道。

陳小剛覺得加柏爾這麼說太無情了,而且……

「他老婆又不是死了,不算是屍體啦!」

「她沒有死,可能是吸血鬼及時咬了她,不過……」加柏爾聲線忽然變得陰森森,「不排除會屍變。」

陳小剛倒抽了口氣,臉色頓時比史瑞克更綠,抓住加柏爾的外袍顫聲喃喃地叨唸著:「百無禁忌!百無禁忌!」

「你除了害怕還懂得什麼?」加柏爾嫌惡地看了看他,不知從哪裡拿出一本書扔到他懷裡。

陳小剛本想反駁他那只是正常的情緒反應,可看到手上的魔法書時,話隨即吞回肚裡,滿臉驚喜的問:「你是怎麼找到的?」

他捧著書,感覺就像珍貴的東西能夠失而復得一樣。

「我沒有刻意去找。」加柏爾涼涼地掃了他一眼,「我好像說過這本書很重要吧?」

陳小剛心虛地移開視線。

「但我好像忘了跟你說,魔法書比你的性命更重要。」

「……」

「所以你就算死也得要保護魔法書。」加柏爾無情地表示。

「這也太過分了吧!」陳小剛不滿地皺著眉頭,「雖然我在你們眼中是個脆弱又卑微的人類,但也沒可能連一本書也比我的性命重要!」

「你想自己變得重要,那就爭氣一點!」加柏爾冷淡地拋下這句話,逕自往門口的方向走。

「對不起!我不是天才!我沒可能在沒有任何提示的情況下,找出控制這本魔法書的方法!」陳小剛憤憤不平地緊跟著他走。

「至少,也不要被吸血鬼抓住吧!」加柏爾停下來,斜瞪了他一眼,「你幹嘛被他抓來這裡?你好好地待在旅館就行,幹嘛又跑出來?」

陳小剛沒料到他會突然停步,差點撞上了他!

幸好他及時反應過來,忙停下來又退後了兩步才說:「我見你這麼晚也沒有回來,以為你出事了,所以跑出來找你!」

加柏爾雙手抱胸,仰起頭,居高臨下地俯視著他,「如果連我也出了事,你跑出來找我,又能做到什麼?」

陳小剛愣了下。

他當時壓根也沒想過這個問題,只是一時衝動,什麼也沒有考慮便行動……

「今晚我們在這裡住一晚。」

見他說不出話來,加柏爾也不打算咄咄逼人,轉身繼續走。

「為什麼?」陳小剛萬分不願。

「什麼為什麼?」

「下面有屍體啊!你剛剛說過不排除會屍變的!」

「我不怕。」加柏爾面無表情地說道。

「……但我怕啊!」陳小剛苦著臉哀號,差點流淚。

「我在這裡,你還怕什麼?」

「呃……也對。」陳小剛頓時安心下來,可隨即又想,如果能夠在不需要別人的保護下生存多好呢!

但很可惜,以目前的情況來看,他真的不可能保護到自己。

……真想變強呢!這樣就不用再依賴別人。

可是一想到之前加柏爾給他的訓練,一秒也不到便打消了這種想法。

加柏爾熟門熟路的帶他到客房,就像是屋子的主人一樣。

「你怎麼對這個地方這麼熟?」小剛不禁疑惑地追問。

「剛才找你時曾經過這裡,所以記得路。」

「那為什麼不回旅館,要留在這裡住?」陳小剛又問。

「因為這裡的床比較舒服。」加柏爾說完,便走進一間疑似是主人房的地方。

……該死的有錢人!

陳小剛敢說,這房間是他在人界的家的三倍面積。

加柏爾脫下外袍掛在衣架杆上,走到床邊、脫下鞋子便躺在床上。

「我睡哪裡?」陳小剛在旁呆了一呆,蹭過去問。

「有地方就睡。」加柏爾淡淡地回了一句,背對著他準備睡覺。

陳小剛目測了下床的尺寸,起碼還可以睡到三個半跟加柏爾一樣大小的人,於是,他決定和加柏爾一起睡!

反正,按照床的尺寸來看,加柏爾和自己的睡相再怎麼差也不會跟對方有接觸,所以不用擔心因為不小心碰到對方,而被加柏爾踹下床!

而加柏爾也沒有把他趕下床的理由!

雖然知道這麼大的屋子一定會有客房,但就算有比現在更舒服的房間可以休息,陳小剛仍然選擇待在加柏爾身邊,因為至少可以肯定非常安全,不用提心吊膽,怕自己又會被吸血鬼或是其他更恐怖的非人類生物捉走。

「喂!別給我發現你的睡相很差。」加柏爾回頭掃了他一眼,又轉身背對著他。

「這個我可以向你保證,我的睡相絕對是非常良好!」

陳小剛說完之後,也背著他睡覺。

房間一下子寧靜得只聽得到兩人微弱的呼吸聲。

而就在陳小剛快要入睡時,身旁傳來了加柏爾淳厚、動聽的聲音:「我不會有危險,所以下次再有類似的事情發生,你不用去找我,你只要努力保護自己就行。」

陳小剛突然有點感動、有點想哭。

儘管加柏爾的嘴巴很毒,也很暴力和霸道,但至少會懂得關心他的安危……或許因為自己是他的搭檔,才會重視他的性命吧?

不過至少加柏爾對他的關心是出於真心,不像那個變態蘭諾只因為有價值才去關心他!

「原來,這裡也會有人擔心我……」陳小剛傻呵呵地笑了笑,他好像開始找到自己在這個世界的存在感了!

 

第二天早上,陳小剛醒來時,意識還有點模糊地看向窗外,瞬間被白茫茫的景色吸引住。

他「哇」了一聲,興奮得馬上用力搖醒加柏爾,然後跳下床跑了出去。

「幹嘛?」加柏爾動了動,茫然地坐起來,皺著眉望著某笨蛋跑出去的背影。

陳小剛打開了大門,也不管氣溫有多冷,更沒注意到自己的外衣仍在房間裡,只穿著單薄的衣服,便跑到雪地中,任由雪花落到自己身上。

他張開手,接著上空飄落的雪花,放在眼前一看,形狀真的跟動畫看到的是一模一樣。

他從小到大居住的城市不會下雪,也沒有多餘的金錢可以到其他地方旅行,所以活了這麼多年,他從來沒有看過真雪。這刻能親身看到雪景的他,他的心情真是興奮得難以形容。

加柏爾出來時,便見到一個大男孩在雪中跑來跑去,臉上帶著天真無邪的笑容,彎身將地上的雪無意義地撥來撥去。

……這個人是白痴嗎?

加柏爾為撇了下嘴,實在無法理解某笨蛋的行為,逕自走過去,將長袍丟在對方身上,「喂──你要是又生病的話,我可不會再理你。」

陳小剛立刻穿上袍子,將凍僵了的雙手互相用力摩擦取暖。

「只是雪而已,竟然這麼興奮,你還是小孩子嗎?」加柏爾不屑地輕哼。

「常看到雪的人,是不會明白沒看過雪的人的感受。」

陳小剛毫不在意被加柏爾鄙視,還很快樂地說:「如果姐姐也能看到就好了!小時候,我們每次看到電視出現雪景時,也很渴望能夠置身其中。還有打雪仗、丟雪球和堆雪人,也是我們嚮往的遊戲。」

見他神色高興得如孩童碰到新奇的事物般,加柏爾實在很難明白他現在的心情,只覺得人類真是不可思議,竟然能滿足於這麼小的事情。

而就在這時,遠處傳來了馬蹄聲,朝著這方向而來。

「那人回來了?」陳小剛立刻走到加柏爾身邊。

不用加柏爾回答,他已經很快看到騎在馬上的男人,就是昨晚跟他暢所欲言的吸血鬼。

「你能不能幫我?」男人從馬上跳下來,滿臉凝重地望著加柏爾,「只要能讓她醒來,無論要付出什麼東西,我也願意。」

「你不是去找兇手?」加柏爾有點意外。

血族是傲慢自滿、自以為是又目中無人,而且面子比性命更重要的種族,現在,竟然不帶任何威脅意味來求他幫忙,看來,那個人類女人對他來說比起自己的生命……不,甚至可能比起自己的種族更重要。

「我不知道他去了哪裡,要找他可能需要一段很長的時間,但我不想再等了,如果有更快的方法能令她馬上好起來,我不惜一切代價!」

看著男人因哀傷而逐漸變紅的雙眼,加柏爾輕輕嘆了口氣,點頭道:「你去收拾一下,也準備一輛能去首都的馬車在這裡等我們,我和這個人類先到旅館拿行李,然後一起回城市。」

男人感激地點了點頭,轉身走進屋子。

「我們也走吧!先回旅館收拾,順便跟老闆娘報個平安。」

加柏爾轉頭拉著陳小剛,往旅館進發。

回到旅館,老闆娘一見到他們二人平安回來,立刻上前抱了抱他們,更高興得差點哭了出來。

陳小剛不好意思地連聲道歉,心裡卻很開心原來還有人等著他平安回來,還有人重視他的生命。

「……其實,在這裡的日子也不是那麼難過的。」他由衷地這樣覺得。

 

 

 

 

 

 

──未完待續──

  

 

 更多精采的故事,都在《聖賢神書 II》裡,11月28日上市!!

 


試閱11月新書【惡作劇戀人I】 ,利用回覆功能於「惡作劇戀人試閱」該篇秀出心得分享,我們將抽20名幸運讀者,贈送三日月書版輕小說的第一集任一本唷!!(贈書不含 11月新書)

*活動辦法請參閱「惡作劇戀人試閱心得分享活動」公告頁


創作者介紹

三日月書版

三日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苑楓
  • 等了好久終於出了!封面一樣很漂亮呢!28號趕快來啊!
  • 金石堂本次有獨家贈品,有送希月老師繪製的Q版杯墊唷!數量有限,送完為止,有興趣的話還請參閱11月贈品公告,感謝。

    三日月 於 2012/11/20 17:51 回覆

  • gigi0916
  • 哇哈哈--
    跟著陳勇者小剛一起嘲笑隸屬神龜的玄武族...
    同想像加柏爾扛著龜殼.拔長劍、踏小剛...哇哈哈^////^

    是說,陳小剛同學真的是悲劇性的災難體質啊,還好.撞上的都是帥哥.不是怪叔叔...^X^
    剛:明明全是變態好嗎?人為刀俎,我為五花肉啊T___________T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