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包魔法使03  

 

書名:出包魔法使 03 幻界的神祕少女
作者:竹日白
繪者:白冬
出版社:三日月書版
出版日期:2012/12/26 第 1版 1刷
開本:15x21 cm
定價:220元
ISBN書碼:9789861857930

 

不僅是死亡!她的存在,將被全數抹去……
不屬於過去!不屬於現在!不屬於未來……      

還沒從艾比死亡的遺憾與震撼中平復,冬司卻發現,有關於她曾經存在的記憶,竟被從所有人的心中全數抹去,包括艾絲!這個可怕的事實,讓冬司徹底了解夏洛克設計的遊戲,最殘酷的並不是死亡,而是被徹底抹煞與遺忘……
要破除這條法則、終結這場遊戲,冬司與流馬接受了維爾的測驗與訓練,在夢的結界中,不斷地體驗死亡的恐懼洗禮,終於有機會,能一窺那個充滿魔法與科學的世界。

龍族統治的奇幻大陸,新的挑戰降臨。
黑髮、黑眼的兔耳少女現身,相似的臉孔、親暱的呼喚,全然陌生的異樣感,她……是重生的奇蹟!?是死亡的變形!?

 

 

 

楔子


入夜後不久,就是晚飯時間。
然而坐在餐桌旁的我就算拿起筷子,也沒有任何食慾。
我環顧四周,世音她們並沒有出現,艾絲也沒有看見到……這是理所當然的吧!在那之後,在她……在艾比消失之後,艾絲到現在都還沒有醒過來。
此刻出現在這裡的,就只有流馬和獨自坐在遠處的卡娥絲。
我望著坐在旁邊的流馬,對他仍然可以和不知情的同學們嘻笑、吵鬧感到不解,為什麼他還可以這樣玩樂?可以就這樣把一切事情都當作沒有發生過?
她可是死掉了啊……艾比……有個「魔法生物」在我們面前死去、消失了啊……
「冬司?沒有胃口嗎?」大概是留意到我的神情,流馬轉向我詢問。
而面對這種問題,我實在說不出話來……應該說,他問這種問題是想幹嘛?
總之,我啞口無言,只是一直望著他。
「還在想剛剛的事嗎?」流馬收斂了神色,深深望著我。
我沒有回應他,就這樣站了起來,往食堂門口走去。
有些事實在不適合這裡說出來。
所以,我選擇了離開這個熱鬧的地方。
我逕自向著房間走去,等回過神來,才發現自己又來到了海邊。
天氣算比以往好一點。
然而,不知道是不是那些雲層還未完全退去的關係,天空頗為灰暗。
沙地上,昨日的戰鬥痕跡依然健在。
我想起了昨日的那些紅雷,仍不敢相信月兒她居然有這種力量。
昨日,她那道連心裡也能夠聽到的聲線太過激昂,直到現在,我還有被她所震懾著的感覺。
我深深吸了口氣,帶鹹味的海風迎面而來令人感到一陣涼快,心裡,也有了一點暢快的感覺……
「咦?」恍惚間,我看到了艾絲就站在岸邊。
而且,她手上還拿著艾比的遺物──她穿過那套的泳裝。
我一直留意著她,原本還以為她會一直在那裡動也不動,可沒想到下一刻,她卻往海中走去,而且愈走愈遠!
「艾絲!」我立刻追了上去。
她大概聽到我的話,略微停下了腳步,神色有些茫然地回頭看著我。
「妳在幹什麼?」我追著她跑進海裡。
此時,水深已經到我的胸口了,我只能費力地划水游到她身邊,忍不住喘了幾口氣。
「冬司同學……」
「是的?」
「我……我昨日到底做過什麼的事?」捧著那件泳裝,她茫然地望著我,「為什麼?這件衣服會那麼熟悉?」
我望著那件泳裝,整個人一瞬間呆住了!
難道……這就是所謂的死亡嗎?
在魔法生物死後,所有關於她們的記憶會消除嗎? 她的事、她的目的甚至就連她的願望都會被所有人給忘得一乾二淨,包括連操同使在內是嗎?
「在那裡是不是會有等著我的人出現?冬司同學?」艾絲茫然地望著我片刻,轉身就想要繼續往海中走去。
「夠了……」回過神來的我,立刻抓著她的手臂。
我這才留意到她那雙沒有戴上有色隱形眼鏡的緋色眼眸,紅得很厲害,甚至連眼皮都染上了一層紅色。
「快放開我!那裡可能會有等著我的人啊!」艾絲掙扎著要甩開我的手。
「那裡並沒有等著妳的人!那裡……只有海而已。」我艱澀地大吼。
她靜下來了,泫然欲泣地望著我,「我……我昨日是不是做了一件很過分的事?」
「沒有。」我立即回答了她。
這是我第一次直接把謊話說出來。因為我不知道怎樣把事實告訴她,也不知道怎樣安慰她,因為,她已經遺忘了艾比的存在了……
「為什麼……為什麼我會覺得好像有某個人離開了我?為什麼我覺得自己好像對你們做了件很過分的事?冬司同學,告訴我好嗎?」
「根本就沒有發生過任何事。」我再次說了謊。
這純粹是為了她好,畢竟如果連她也跟著因此自殺的話,那艾比的死,就更加沒有意義了。
她仰起了頭,通紅的雙眼凝視了我半晌,然後,她撲向我──撲向了她曾經十分討厭的男性的懷中,放聲大哭了起來。
我只有抱著她,默默地任她茫然地宣洩著。
為什麼?為什麼?
夏洛克!為什麼,要創造一個如此殘酷的遊戲?為什麼,要這樣對待這個世界的她們?這種遊戲……到底要直到何時才會完結?誰來告訴我啊!有誰可以給解答我?
某個始終懸宕在我內心的想法,此刻,在我的心中不斷地漲大。
我不想月兒離開我的身邊,也不想利莉會因為這場無謂的遊戲死去……我要……我要替我的父母復仇;我要替眼前的艾絲復仇;我要替生命已經化為流星殞落的艾比復仇;我要……我要……
「我要前往……那個世界,立即把這個遊戲終結。」

 

第一章 她的眼淚


「不好意思,幫我扶她進去好嗎?」
「嗯!」
我帶著艾絲回到旅館,回到屬於她的房間。
她的室友前來應門,表情十分驚訝。
或許是因為我們兩個半身都濕透了;或許在她的眼裡,我可能對這個「校園偶像」做了某些過分的行為……
「你是冬司同學對吧?」幫著我把艾絲安頓在床鋪上,那女同學一臉欲言又止地望著我。
「是的。」
「你們兩個剛剛……在一起呀?」
「我在海邊偶然遇到了她。」
「我今天一早醒來就發現艾絲又失蹤了,馬上拜託了朋友跟老師出去找她,而我就負責留守在房間,留意她會不會回來這裡,沒想到最後把艾絲帶回來的,又是冬司同學哩。」那女同學說道。
「只是到海邊吹風,剛好看到她而已。」
「嗯,我可以好奇地跟你問件事嗎?」
「問吧。」
「昨天……」那女同學有些遲疑地停頓了下,才問道:「昨天你們每個人回來時,身上都帶著血跡,尤其是你和卡娥絲好像特別嚴重,是發生了什麼事嗎?」
「沒什麼事……」我轉開了臉起身,想以離開中止話題,「艾絲拜託妳,我就先離開了……」
然而,我的右手卻冷不防被拉住了。
「不要……不要離開我……」床上艾絲,有點用力地拉著我的手。
我沉默地望著她,輕輕地試圖拉開她。
「不要離開……」她轉過身,抱住我半隻手臂,然後就靜了下來,身子沒有再動過,就像睡著了一般……
她,意識到自己在做什麼嗎?
「等她睡熟後,我再離開這裡好了。」我略微尷尬地望向那個女同學。
本來還以為她會用什麼異樣的眼神來看我,沒想到她只是苦笑點點頭,「這樣,我就先打電話告訴她們艾絲找回了。」
「好的。」
那女同學留下這句話,便暫時離開了。
雖然不知道她到底明白了什麼,但總之沒有受到異樣的對待,對我而言,已經是件很好的事了。
我重新把注意力又放到艾絲身上,嘗試著把手抽離,可,她的力道仍然存在。
看來直到她完全入睡之前,都只能夠待在這裡了……我有些心不在焉地坐在床邊,無預警地,突然就感到手背傳來了一陣暖流。
我反射性地望去,艾絲在哭,沒有發出聲音地哭泣著,閉著眼,靜靜地流著眼淚。
「不知道妳流淚的原因會是什麼……但,我應該可以當成妳為了艾比而哭泣吧?」我深吸了一口氣,剛剛在心中一直膨脹的願望,又因為艾絲的哭泣更加清晰,甚至,促使我更加想到達那個世界……
……但,能夠實現嗎?到達那個世界的先決條件,不是整個遊戲剩下一個「魔法生物」……搞不好,連到達那個世界的機會也沒有……
……現實,還真的殘酷得過分!

就這樣,直到艾絲完全熟睡而失去力道之後,我終於離開了那房間。沒想到要待她完全失去知覺,會是一件頗長時間的事,我整整呆坐在她身邊快要有三個小時左右。
關上了門離開,我沿著沉靜的長廊,不知不覺來到月兒所身處的房間門前,明明很想進去,也知道敲個門就可以進去,但不知為何,我又開始掙扎起來……很想進去,但卻沒有勇氣走進去。
沒法保護月兒,甚至再一次被她和敵對者保護,讓我覺得很沒面子去面對她,因為這樣,我連敲門的勇氣也沒有。
我進退兩難地佇在門前,冷不防,門突然被打開了。
我還以為是月兒,嚇得身子猛往後退了一步。
「我還以為你不知道又溜那裡去,不回來啊……」站在門口的世音,杏眼圓瞠地看著我。
「……對不起。」我不禁鬆了口氣,但又有點小心虛。
我總不能跟世音說我待在艾絲身邊三個小時以上吧……讓她知道這件事的話,肯定又跟發瘋似的……
「不用道歉啦。」世音很有架式的擺擺手,「我總不可能沒事對著你耍任性吧!而且,是這種時候……」
她側身讓開,「反正都來了,你不進來看一下蛋白的情況嗎?」
「呃……」來了這裡又不看一下月兒的話,大概又會被世音嘮叨幾句了吧……可是……
「沒關係的啦。」
「……好吧。」我略一遲疑,還是踏進了房間,走到月兒的身邊。
她還睡著。
我偏頭看著世音,「……直到現在都沒有醒過來嗎?」
「嗯!由昨晚到現在,利莉也是。」世音小聲說道。
「要妳照顧她們那麼久,辛苦妳了。」略頓了頓,我四面環顧了下,「流馬人呢?怎麼不在這裡嗎?」
「昨晚來過一趟後,就跟卡娥絲不知道跑哪去了。」
「……是嗎?」
我皺了皺眉,一時也不想不出卡娥絲跟流馬到底跑哪裡去了……不過算了,不管了,在這種時候,能夠放鬆就盡量去放鬆吧!
我長吁了口氣,坐在月兒的床邊。
之後的一段時間,我還以為世音會說什麼,可,她卻一句話也沒有說出來……
就這樣不知過了多久,直到一聲準點的鐘響,拉回了我的思緒,打破了世音的沉默。
「……冬司。」
「是?」我望向世音。
她也走過來,坐在我的旁邊,「你可以……跟我說昨日到底發生過什麼事嗎?」
「……咦?流馬他們沒有跟妳說嗎?」
「沒有。」
我有些意外,可一時也完全不知道該怎麼跟世音說才好……這情況,就跟面對艾絲的室友們一樣。
「卡娥絲總是說我已經忘記了一件事,但我又不知道自己到底忘了什麼,這半個月來,我們不是都待在一起嗎?我明明也有艾絲的記憶啊,她可是突然地接近我們耶……直到昨日……冬司昨日晚失蹤了的流馬和艾絲都救回來耶,我怎會忘了一件事?」
世音有些困惑地說著,把頭不經意地靠到我的肩膀上,連同她的雙手,「看到你們身上的血跡,就算沒有事、沒有生命危險,但你們都好像變了,特別是冬司你……」
「既然妳說妳有這半個月來的記憶,那,妳還記得待在艾絲身邊的女生嗎?」我問,抱著一絲絲的希冀。
她還記得嗎?
那化成人回到艾絲身邊,身為敵人卻還要捨身保護敵人的黑色的小狗,艾絲的專屬女僕,艾比,我並沒有把她的名字說出來,只交由世音努力回想。
她沒再反問我艾比是誰,然而卻沉默了許久,就像是記不起而選擇了沉默來回答我。
「我本身……已經很接近你們了吧?」等了良久,她只講了這句說話,「冬司,將來……我能夠記起那件事嗎?」
她微微抬起頭,離開我的肩膀,目光有些放空地望著地板。
「不知道……」
「真想……也能夠跟你們一樣……」世音幽幽說道:「如果我也有可以去實現的願望,那一定就是這場『遊戲』能夠完結,在沒有任何死亡的情況下。」

「……那會是件很困難的事。」
世音是因為未面對過「戰役」,不知道每個人的內心想法,這句話才能很輕易地說出來吧……曾經,我也跟她一樣,但在過去這段時間我又再思考過這些事,經歷過後,我終於明白每個人總會有一兩個渴望實現的願望,所以,才會表露自己最猙獰的面目。
當然,我的願望也是如此。
那個我打從心底所渴求的、比流馬更為深刻的願望………我希望我的家人們都回來,希望能回到過去,爸爸、媽媽都跟我在一起的時光。
但,我卻因為月兒的關係把這種願望都拋諸腦後了……我到底該如何是好?
我深信我媽媽還存在,也想回到以前的時光,可就算如此,也不想讓魔法生物們無辜死去……若是要珍惜好現在,就只能向推翻這個「遊戲」而努力著嗎?
那麼,其他人呢?我所不知道的其他人又怎麼想呢?
「冬司……利莉,是不是有點奇怪?」
世音的叫喚,將我的意識頓時拉回現實。
利莉不是還在昏迷嗎?
我望向利莉的方向。
她那咖啡色的長髮陡然散發著金色光芒,瞬間照亮了昏暗的房間,但隨即又變回了咖啡色,她邊低吟著流馬的名字,邊仰起了半個身體,長髮就這樣來回地從啡色和金色之間變來變去,節奏宛若心跳。

「世音,妳退後。」我站了起來走到世音的前面,戒備著利莉。
只見她微微睜開的雙眼轉變成藍色,來回變更髮色的頭髮彷彿被某種力量飄起,明明可能會是危險的情況,我應該要打醒十二分精神去戒備的狀況,但我卻不自主地被她此刻所展現的美艷吸引住。
「不要再……傷害流馬。」她的嘴巴蠕動著。聲音卻像昨日那緋紅色的月兒般,憾動著我的心靈。
「世音,快去叫流馬來。」我稍微回望著世音示意著:「他應該有把手機帶在身上,妳也順便離開這裡暫避吧。」
「呃……我知道了。」大概是她的記憶還在停留在昨日的戰鬥,世音的身體顫抖著,腳步艱難地向門外移動。
而就在世音衝出房間之前──
「……艾絲!喵嗚!啊、啊啊啊──」發狂的利莉猛地衝向世音,不知是不是跟頭髮顏色改變有關,感覺速度也比以前還要快。
幸好世音跟我的距離還算近,我及時截住了利莉。
「……快一點!不用管我!月兒也交給我就好!」
「但是……」
「但是什麼?幫個忙!快走!」
世音呆滯了一秒,隨即奔出了房間。
「嗚啊啊啊!」利莉用力地掐住我的雙臂,把指甲陷進我的皮肉裡。
「平時……妳也玩美甲的嗎?」我苦笑,鮮血開始從我的體內流出來,很痛……就像有十把刀同時插進我的手臂之中!
利莉就像失去理智一樣,而我的意識逐漸被痛苦給占據了……模糊的視線裡,只看到利莉插進肌肉之中的指甲愈來愈深,連叫的力道也沒有了。
這種情況不知道過了多久,就在我痛得昏過去之際,我隱約聽到流馬的聲音,朦朧的視線之中,好像看見他抓著利莉的雙手不知道做了什麼,而後,我好像聽到電流的聲音,利莉指甲的觸感我就再感覺不到,痛楚減輕了不小……
「完……完了嗎?」我無力地躺在地上,嘗試睜開眼睛。

「沒事吧?冬司,到底發生了什麼事?為什麼利莉會突然襲擊你?」
「我……我也不知道……」感到自己被抱起來,我用剩餘的力氣一口氣說道:「不﹑不要跟別人說……先處理一下傷口,等月兒醒過來再作打算吧。」
「但是……這麼嚴重的傷口……」世音無措的聲音,帶著壓抑的啜泣。
「沒關係的……」
「那我先去找藥包先包紮傷口吧……你要忍著喔。」
「嗯……」
「冬司……」
我好像聽到月兒的聲音,甚至看到她的身影,但我的意識卻被痛楚所占據,最後感到傷口一陣劇烈抽痛,我整個人就失去了意識,陷入一片黑暗中。

當我再度醒過來時,我感到自己躺在一個很柔軟的地方,也感到一股溫暖和壓力圍繞在胸口。我下意識地往下望去,原來那是一雙手,搭在我胸前的,是月兒的睡臉,她仰起半個身子,坐在床上以這個姿勢睡著,頭都垂下來了,而我就睡在她的懷中……
我摸摸自己的手臂,傷口不見了……根據還有些混亂的記憶,最後,我記起了自己好像又被月兒給治癒了。
「還真丟臉……」
我已經不想再數是第幾次這樣子了,撐起身就想下床,不料月兒卻被我給驚醒了。
「冬司……」她立即抱住了我。
我一個重心不穩,慘叫了聲整個人向後倒去,再次陷入月兒的懷中。
「……冬、冬司?你沒事了嗎?」伏在床邊的世音突然彈起身子,擦拭一下雙眼之後,望向我們的方向。
「嗯……算是吧。」實在不知道該給她們怎樣一個回應,我轉而望向利莉的方向。
她大概是被流馬抬回床上的吧……也不知道眼下她是陷入昏迷還是沉睡著。
而今日一直沒看到人的卡娥絲,不知何時也抱膝坐在自己的床位上了。
「我們有吵到妳嗎?」注意到我的視線,世音偏過頭看著她。
「沒有……剛好醒過來而已。」略頓了頓,卡娥絲跳下床走向我,「對了,冬司,我有點想事單獨找你說,你可以跟我離開一下嗎?」
「嗯。」
這次,月兒倒是自動地放開了我的手。
「我們很快回來的。」卡娥絲說道,頭也不回地走到玄關,推門而出。
我下了床,跟上她的背影。

這個晚上的月亮很圓。
我默默地望著夜空。我很少會在夜晚回家後再外出,更別說是像這樣悠閒地站在公共陽台上了,一股陌生感油然在我心中湧現出來。
而或許就因為這種陌生感,此時的夜空,竟比平常的還要好看。
我默默地感受這一刻萬籟俱寂的寧靜,或許是近海邊的關係,海風微微吹了過來,又別有一股涼爽之意。
卡娥絲同樣沉默地望著天空。
我望著她,不自主有種陌生的感覺……
「妳找我過來幹什麼?」大概是這種心情作祟吧,我率先打破了沉默。
「關於……昨日和過去的事。」
「過去?是指夏娃嗎?」
我反射性地想起了她曾提及過的夏娃。
「冬司,我大概猜到了一件事……」單手托著下巴,卡娥絲若有所思地望著我,又是一陣沉默後才開口:「但在說之前我再聲明一下,這是我猜出來的……當然,你也可以找維爾問一下,『感應魔力』這種事,還是人類魔法師去做比較敏銳一點。我很少使用『感應魔力』,而且頂多都是用來估計敵方的數目而已……」
「嗯。」我不明所以,只有點頭示意她繼續往下說。
卡娥絲深吸了口氣,像是下定了決心後開口:「雖然,我不知道當中發生什麼事,但從先前在學校天台上感受到的夏洛克魔力,再加上之前你描述過的小時候的病症來看,如果我沒猜錯的話,你……」
──你繼承了夏洛克的魔力。
輕如吐息的一句話,深深地打進了我的耳中。

……我的魔力居然被卡娥絲說很像夏洛克?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在極度震撼下,我甚至連跟卡娥絲打聲招呼都沒有,逕自就奔回了房間。
關上房門後,我無力地靠著門跌坐在地上,攤開手掌,手掌被火焰覆蓋著,我呆望著只照亮了周身的微弱火焰,到底……我小時候發生過什麼事?到底……我是怎樣在病弱的情況下,繼承了夏洛克的魔力?
我爸爸……又到底是為了什麼而死的?這一切……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未完待續──

  

 

 更多精采的故事,都在《出包魔法使 03 幻界的神祕少女》裡,12月26日上市!!

 

*三日月の聖誕新年趴活動──「你最想和哪位角色交換禮物?」(活動熱烈進行中,還請大家到官方的FB參與投票和我們一起同樂喔!)

 

創作者介紹

三日月書版

三日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