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日月家的消息

FW019-六仙-1-單  

 書名:六仙01跟著熊貓跳坑的.都不是愛麗絲!!

作者:草子信
繪者:Izumi
出版社:三日月書版
出版日期:2013/02/04 第 1版 1刷
開本:15x21 cm
定價:220元
ISBN書碼:

*2013國際書展搶先首賣*

 

 人家是轉角遇到愛,她卻是轉角遇到被人打劫的……熊貓!?

而且,這隻看起來無害又愛裝可愛的黑白動物,居然還信誓旦旦地說自己是仙人?

年屆十八,但謝絕當溫室裡一枝花的夏悠竹,高中劍道聯賽的冠軍,
而且路不平要踩、狗打架要管,遇到一隻黑白相間、
不時散發萌氣的熊貓發出SOS,當然是要拔刀相助。
可是,這隻熊貓,簡直比坑了蒲島太郎的那隻龜還不靠譜!
居然Cosplay起兔子拉著她跳坑……她不是愛麗絲!
嗜好絕對沒有鑽樹洞,也不想大白天夢遊啊啊啊!!

 

好吧,現在這個時代,果然是什麼樣的古怪事情都能夠遇得到。
但這個沒有紅心女王,美麗如仙境一樣的東方國度,
傳說這裡是由仙人所管裡的世界,人們尊敬著仙人的存在,將他們視為神──
為什麼會有這些不正常的生物存在啊!?

 

 

 

楔子

 

「悠竹!等等,給我站住──」
「才不要咧!我才不會傻傻地站在那裡給妳打!」
看似冷清的街道上,位在一樓的透天房屋裡,一早便不斷傳出東西毀壞的聲音,還有奔跑的腳步聲,伴隨著擾人清夢的叫囂、呼喊。
而對於這樣的早晨,似乎已經覺得見怪不怪的街貓坐在圍牆上兀自打著哈欠,偶爾轉轉尾巴看向那間房子。
忽然間,一個嬌小的身影從牠旁邊跳了上來!
街貓嚇得弓起了身體,警戒地看著那名突然出現,留著黑色長髮,背後還扛了一把用黑色布套包起來的長棍,神色輕鬆自如的女孩。
女孩稍稍駐足了幾秒,轉過頭看了下街貓,調皮地勾起了嘴角。但她沒有多做停留,很快地從圍牆上跳了下去,來到外面的街道上,拔腿就逃。
而就在這時,房子裡追出來一個拿著木刀的婦人。
「夏悠竹!妳給我回來!」她飛眉豎眼,氣呼呼地對著圍牆外高聲呼喊。
然而,黑髮女孩卻早已經跑得不見人影了。

 

沿著路邊奔跑,夏悠竹正因為自己順利逃脫魔掌而露出了開心的表情,卻不料,就在她腳步輕快地拐過眼前的彎道時,卻不小心撞上了個堅硬的身體。
「痛死了……」夏悠竹不得不停下了腳步,伸手撫著撞得紅通通的鼻子低呼。
「說痛的人應該是我吧!妳這個小鬼!」被她撞到的男人高聲怒罵,直起身對她露出了猙獰的神情。
「……才剛出家門不到三分鐘,就馬上遇見了不良少年啊!今天的運勢,果然是糟糕到了極點!」
夏悠竹暗自在心中碎念著,忍不住緊皺著雙眉,看著眼前那緊捏著拳頭,似乎很想把她碎屍萬段的不良少年,輕嘆:「同學,太小看別人的下場,可是會很慘的喔。」
「蛤?妳這小鬼在說什麼蠢……唔嗯!」
不打算等對方恐嚇完,夏悠竹直接將背上那綁著黑色布套的長棍向前一伸,指著那不良少年的鼻尖,淡淡地垂下眼眸。
似乎是感受到她身上散發的氣勢,那不良少年的表情登時變得有些慌張起來,愣了愣,旋即像是要壯膽一樣地揮開了指著他的長棍,舉起拳頭,朝夏悠竹的臉正面打去。
夏悠竹眉一挑,將頭往旁邊稍微一冊避過了攻擊後,跟著反手握住了對方伸過來的手腕,身體跟著往前頂住對方的胸口,同時將左手手肘一抬,猛力地朝對方的下巴重擊過去!
單單這樣一個動作,就讓那名不良少年連慘呼都來不及,直接兩眼翻白向後倒臥在地上,失去了意識。
夏悠竹拍了拍手掌,略鬆了一口氣將長棍扛回肩膀,打算直接閃人。
而就在這時,她眼角的餘光卻不經意地瞄到了縮在牆角邊,正不停顫抖著身軀的一團毛球。
這時,她才發現她完全沒有注意到這個小動物的存在。看樣子那名不良少年會站在這裡發呆,顯然就是因為牠的關係是吧?
夏悠竹轉身走向牆角,蹲下身輕輕抱起了這個毛茸茸的小動物。
「沒事了,沒事……咦?」她不由瞠圓了雙眼,看著那顆不斷顫抖的「毛球」,
赫然才發現這顆「毛球」居然是隻黑白相間的熊貓!
沒錯,就是老愛叼著竹子裝可愛的那種保育類動物!
「好可怕……好可怕!這個世界裡的人都像妖怪一樣可怕!」
毛茸茸的熊貓縮成一團,在夏悠竹面前張開了口、說起了人話。
原本還沒搞清楚為什麼大街上會有一隻熊貓的她,再次愣住,緊接著,就忙不迭地開始上下左右翻動毛團,找著牠身上有沒有開關之類的東西?
「哇啊啊!不要搔我的癢……哈哈哈哈!」毛團在夏悠竹的手中不斷地抖動著。
「居然真的會說人話……」
再次聽到熊貓說話後,確信自己什麼開關都沒找到的夏悠竹,終於肯定這隻熊貓真的會說人話!而且自己沒有幻聽。
她忍不住死命捏了下自己的臉頰,疼得哀叫一聲確定自己沒有在作夢後,立刻舉高手中可疑的黑白毛團,「你是什麼東西啊?」
「看也知道吧……」黑白毛團從鼻孔哼了哼氣,做出了個十足無辜的可愛表情,「圓滾滾的黑白線條,柔軟的毛還有可愛到不行的臉蛋,當然是熊貓囉。」
夏悠竹微瞇起眼,手又舉高了幾分,「我指的是你這熊貓皮底下的東西!」
「啊──原來妳指的是那個,我是仙人。」熊貓很識時務地說道。
「……仙什麼?」
「仙人啊!」
夏悠竹真的覺得這隻熊貓是在跟她開玩笑,但是,她卻又無從去否認這隻熊貓說的話,光是牠從會開口說人話這回事,就可以知道,這隻熊貓的來歷絕對不平凡……但是,仙人?
難道這隻熊貓還會駕著雲朵到處亂飛嗎?
如果是這樣的話,那麼牠剛才大可逃走啊!為什麼還會被不良少年威脅?

 

第一卷  世外桃源境

  

一堆問題在夏悠竹的腦袋裡盤旋不去。
不過她並不打算花時間去理解、細究。
她直接把熊貓放回地上去,打算裝作從沒見到這隻熊貓,快步離開。
「啊、啊──請、請別走得這麼快啊!」熊貓對著她大喊,邁著兩條短腿立刻追上了她。
「我不認識你也從沒見過你,更沒有幫助過你,所以不要跟過來!」夏悠竹頭也不回地加速。
「可是妳剛剛的確救了我啊──咦?」
忽然以非常快速的步伐瞬間衝到夏悠竹的面前去,用牠小小的身體擋下她的去路,熊貓愣愣地盯著夏悠竹的臉。
夏悠竹緊急停下了腳步,眨著眼睛與那團黑白毛球對看,臉頰上掛著因緊張而落下的汗水。
若是她的預感沒錯,這隻剛才都還看起來很懦弱、無能的熊貓,居然用牠那兩條又粗又短的小腿,以跑百米的速度衝到她的面前,肯定不是什麼好事……保險起見,她還是三十六計走為上策。
悄悄地移動腳步繞到一旁,就在她打算落跑之際,那隻熊貓淚水共鼻水齊流,用哽噎到不行的語氣哭喊:「終、終於找到您了啊!竹子仙人!」
「啥?竹、竹啥?」這不太靠譜的「熊貓仙人」到底把她跟誰認錯了啊?!
原本打算離開的夏悠竹,下意識地放下已經抬起的腳,偏頭看著熊貓那幾乎要被淚水淹沒的臉龐,嚇得愣在原地。
「竹子仙人,小的找您找了好久啊!嗚嗚嗚……」
熊貓完全無視她錯愕加黑線的反應,自故自地繼續著自己高分貝的哀嚎。
「等、等一下!我不是你說的什麼竹子仙人。」為了解救自己的耳朵,夏悠竹連忙澄清:「我的名字叫做夏悠竹。」
「是、是,悠竹大人,小的明白了。」熊貓抽了抽鼻子,相當乖巧地點了點頭。
「你什麼都沒明白啊!喂!」
她不是在介紹自己,而是糾正啊!
這隻熊貓不但沒把她的話聽進去,甚至還順勢叫了她的名字,難道……那個「竹子仙人」剛好跟她是同名同姓嗎?
話說,這個叫「竹子仙人」的傢伙到底是誰啦?!
簡直是有理說不清,夏悠竹幾乎忍不住要暴走了。
「悠竹大人,既然找到您了,那麼我們就趕快回去吧。」熊貓自顧自地說著,就從懷裡拿出了一個竹子模樣的水晶吊飾。
「什麼回去?是要回去哪裡啊……等、等一等!」夏悠竹直覺情況不妙,力圖想阻止將發生的慘劇。
可她連話都還沒說完,就見那團黑白毛球將墜子朝空中輕輕一拋!
水晶體自轉一圈,散發出強烈的光芒來,刺眼得讓她張不開眼睛,眼前的景像也漸漸變得模糊起來,緊接著,只感覺到腳底下踩著的平地瞬間消失不見,然後,夏悠竹整個人就像是騰空般的,迅速向下墜落──
「噫──啊、啊啊啊!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啦?!」
四周都是刺眼的白光,夏悠竹身體就這樣隨著噴飛的兩行淚水,毫無安全感地墜落著,基本上,她根本連自己是朝哪裡墜落都不知道,唯一能清楚感覺到的,就只有她自己的身體,身旁所有的景像,都像是被抽空般似地什麼都沒見到。
她試著將頭往四周一轉,不期然就看見那隻熊貓剛剛拋起的水晶墜子,這見鬼的白光會出現,都是因為那水晶竹子吊飾,如果將它抓住的話,她搞不好就有辦法可以離開這裡了!
夏悠竹單純地這麼想著,幾乎想也不想地便伸長手過去,想要抓住它。
而就在她好不容易總算將水晶竹子緊握在掌心裡的瞬間,四周的景色,立刻從她背後向外擴散開來!
「媽、媽啊!」眼看自己出現的地方不是原本所在的街道,而是蔚藍色的天空,她居然是飄浮在空中,夏悠竹緊張地縮起了身體。
雖然,她所在的位置離地面不是很遠,但這種距離少說也有三、四層樓高,掉下去的話,絕對會吐血的!絕對!
無法理解自己為什麼會親身體驗高空「大怒神」,感受自由落體的速度,夏悠竹努力地想尋找熊貓的身影,但不管怎麼找,就是沒看見那團把她害得這麼慘的黑白毛球!
於是,她只能放棄找那隻熊貓求助,低下頭,看著緊握在掌心中的墜飾──水晶竹子被繫上了一條銀色鍊子,下襬還有翠綠色的流蘇,看起來,倒很像是裝飾用的吊飾,而且不再散發出那種刺眼的光芒了。
不過,就在她發現這玩意兒不再發光後的下一秒,她整個人便急速向下墜落。
「噫──啊、啊啊!」
夏悠竹再次飆淚,手忙腳亂地在空中揮舞著雙手,不知道應該先顧屁股還是先顧頭。
她知道自己的模樣看起來鐵定很可笑,但現在,她根本管不了這麼多!
眼看著身體離地面越來越近,幾乎已經慌亂到腦中一片空白的夏悠竹,最後乾脆緊緊地閉上雙眼,想辦法讓自己眼不見為淨,聽天由命。
而就在她以為自己會重擊在地面上的時候,她卻感覺到自己的身體被一個粗壯的手臂給緊緊抱住,完全感覺不到疼痛,反而有著溫暖的體溫。
夏悠竹有些詫異地咕噥了一聲,慢慢的張開了眼睛。
入眼見到的,是個頂著凌亂頭髮,臉上長滿鬍子跟「山頂洞人」沒兩樣的男人,在他濃密的毛髮覆蓋下,夏悠竹根本就看不出來他是用什麼表情在看著自己,唯一能夠見到的,就只有他那被藏在白色、濃密毛髮底下的紅色瞳孔。
那雙眼睛緊緊地盯著夏悠竹不放。
而夏悠竹也同樣瞪大雙眼看著他,老早就忘了自己應該尖叫。
「妳是……仙女嗎?」山頂洞人終於開口了,用十分好聽的聲音這麼對她說。
「啊?」
這句話,讓夏悠竹完全清醒過來。
她忍不住伸手,想撥開對方臉上濃密的毛髮。
卻不料,那個「山頂洞人」居然因為她的動作嚇了一大跳,順手把她放了開來,害她整個人跌坐在地上。
「痛、痛死人了……」
「啊!對、對不起,妳、妳沒事吧?有沒有哪裡受傷?」
山頂洞人緊張的跪在夏悠竹的身邊,見她痛得直喊疼的樣子,忍不住把手伸了過去,打算替她揉揉跌得發麻的屁股。
但他才剛把手貼上那柔軟的屁股,就馬上被夏悠竹揮拳擊中下巴,整個人往後倒在草地上。
「不要隨便吃我的豆腐。」夏悠竹捏著拳,橫眉紅臉地瞪著那四腳朝天、滿地亂滾的「山頂洞人」。
「是、是……對不起……」
「山頂洞人」迅速地跳起來,跪坐在地上,像個乖孩子一樣低著頭,聲音聽起來可憐兮兮的,讓夏悠竹實在無法繼續罵下去。
這還是她第一次遇到這種單純又誠實的人。
看樣一來,弄得她反而像個壞人了。
夏悠竹輕輕地嘆了一口氣,往草地上一坐,有點莫可奈何地看著眼前的「山頂洞人」。這時,她才發現對方身上穿著破舊的衣服,打扮得也有點像是中國古代人的模樣,至於是哪個朝代的樣子,她就沒有多去思考了。
簡單來說,就像那種從古裝劇上常出現的路人角色。
而在這個男人的身後,是一望無際、簡單來說就是荒郊野外的草地與樹林,旁邊不遠的山丘上面,倒有間獨棟、獨院的小木屋,像是廢棄沒人住的屋子,但從外面晾著衣服,和旁邊的菜園裡種滿蔬菜的狀況來判斷,那間房子,應該就是這個「山頂洞人」的家。
而很顯然,這裡已經跟她所認識的地方完全不一樣了。
「那隻該死的熊貓……」夏悠竹無力地揉著額角。
「咦?熊貓?」男人驚訝地抖了一下身體,神情看起來很緊張。
不過,只是碎碎念而已的夏悠竹卻沒有太過在意。
她轉過頭來看著那男人,不料卻又把他嚇得臉色發白。
見對方像是被蛇威脅的松鼠一樣,不斷地顫抖著身體,夏悠竹沒好氣地翻了個白眼,應該抖得比較嚴重的是她吧?
「我不是壞人,不會吃掉你的,不需要這麼害怕。」
她起身拍拍了衣服上沾上的塵土,一邊說著,一邊走到那男人的面前,伸手想要拍拍他的肩膀。
但那個男人倏然臉色一變,陰鶩而粗魯地揮開了她的手。
夏悠竹嚇了一跳、收回手。
但那男人卻顯得更是吃驚。
意識到自己拒絕了夏悠竹的關心後,他幾乎是有些慌張地解釋:「我、我、我不是有意的!只、只是怕妳會受傷,所以……請不要靠近我。」
「蛤?」
額頭上瞬間爆出青筋,夏悠竹毫不客氣地一把抓住了他的衣領,黑著臉,像是魔王再現一樣冷聲說:「你這傢伙剛剛都對我公主抱了,還說什麼不要靠近你的蠢話!」
「哇啊啊啊!仙、仙女姊姊息、息怒啊!」
「誰是仙女姊姊啊!」還姑姑小龍女哩!
這小子在玩什麼「金庸群俠」梗啊!
「咦?妳、妳不是仙女嗎?」被夏悠竹嚇傻的男人看著她生氣的臉龐,歪著頭反問:「可是,妳不是從天而降的仙女嗎?」
「我什麼時候說我是仙女了?!」回想起剛才那一幕,夏悠竹恨恨咬牙:「還有,我是掉下來的,不是用那種輕飄飄的方式降落!」
「原來如此啊……」總算聽明白之後,男人慢了好幾拍才接著反問:「那麼……妳……是誰?」
夏悠竹愣了愣,而後沉重地嘆了長長一口氣,對於眼前這個長得高大卻,反應又像是孩子一般單純的男人,實在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不但傻裡傻氣,又不聽她解釋。
不過,他畢竟是救了自己的人。
要不是他的話,她可能早就已經摔成肉醬了。
想了想,夏悠竹還是鬆開了抓住他衣領的手。
男人坐倒在地上,臉上的表情有些畏縮、有些茫然。
「我叫做夏悠竹。」夏悠竹在他面前蹲了下來,問道:「你呢?你叫什麼名字?」
聽見她的問題,男人先是吃驚地瞪大了雙眼,而後有些遲疑著地抿起雙唇,眼神也不安地往旁邊不住飄移。
夏悠竹看著他,耐心地等待著。
過了幾秒鐘之後,那男人才緩慢地用著微弱的聲音說:「……施、施狼……我叫做施狼。」
「施狼?」
有幾分耳熟的名字令夏幽竹愣了一下,忍不住脫口而出:「跟鄭成功他兒子是死對頭的那個施狼嗎?」
沒聽懂夏悠竹在說些什麼的男人,只是傻傻地眨了下眼,愣愣地看著她。
瞧他那副呆傻的模樣,夏悠竹乾笑了幾聲,才趕緊搖搖頭,「不重要。」
將這個問題隨便往旁邊一扔,她想了下改問:「呃──我能問一下這是哪裡嗎?」
「這裡是尋幽山附近的村莊。」
不知道是不是漸漸開始信任夏悠竹,讓他鬆下了戒心的關係,那男人不再那麼膽小,說話也不再結巴能夠正常回答她的問題了。
「尋幽山?從沒聽過這座山的名字啊……」
聽見這個答案,夏悠竹霍然變了臉色。
「在桃源境裡,尋幽山算是很有名的地方喔。」施狼解釋。
「桃源……唉!果然是這樣嗎?」夏悠竹簡直不知道從哪裡吐槽起的垮下臉。
原本,在來到這裡就遇上施狼這山頂洞人後,從他身上的裝扮上,她大概就猜得出自己跑到了個奇怪的地方。
現在聽見這個聽都沒聽過的山名,以及跟「桃園」差了個字隔八百萬里的地名後,她更加確信了這一點──大概,就像是《愛麗絲夢遊仙境》裡的愛麗絲一樣,她也被某隻會說人話的動物,帶到了一個陌生的世界裡啊!
這顯然不是她在作夢。要是作夢的話,剛才她的屁股就不會這麼痛了。
所以,這個看似夢境的地方是百分之一千的真實。
對她來說,或許選擇逃避這個事實能讓她安心點。
但如果不接受目前的狀況的話,那,她就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了……而且,她
現在最想做的事,就是找到那隻熊貓然後把牠打個半死,好讓牠吐出讓自己回家的辦法!
做出決定後,夏悠竹回頭看著施狼,握緊拳頭對他說:「施狼,我想要找個傢伙,你能幫我嗎?」
「咦?可、可是……」施狼面有難色地垂下頭。
也不知道為什麼,只見他像是在演獨角戲一樣,一會兒抬起頭看著她,露出害羞的笑容,但很快地又面色沉重地低下頭。
完全搞不懂他在做什麼的夏悠竹,只好進一步解釋:「我是被一隻熊貓帶到這裡來的,如果想要讓牠送我回家的話,我就必須先找到牠才行。」
「熊貓?」
「嗯!小小的,可以抱在懷裡這種大小,會說人話,還自稱自己是仙人。」
「原來妳是在找那位仙人啊!」施狼突然張大雙眼,敲了下掌心說道:「那位是尋幽山的仙人。妳如果要找牠的話,只要上山頂就可以了。」
「真的嗎?」
聽他似乎是真知道那熊貓是什麼貨色,夏悠竹難掩興奮地追問:「那尋幽山到底在哪裡?」
「從那邊過去,大概只要三天的時間就會到了。」
「三、三天?!這不是很遠嘛……」
一聽到要走上個三天,夏悠竹不由垂頭喪氣地垮下臉。
走上三天的路程,可是會讓她的腿斷掉啊!
況且聽施狼的意思,那熊貓住在山頂,到了之後,肯定少不了還要爬山,這下子,她別想著要早點回去了。
見夏悠竹露出失望的表情,施狼便從地上跳起來指著自己說:「那、那個……如果妳不介意的話,我可以送妳過去喔!」
「咦?你要送我過去?」夏悠竹有些狐疑地挑了下眉,「要怎麼送?」
「呵──這件事情就包在我的身上吧。啊!對了──」
施狼很開心的笑彎著雙眼,急急忙忙從旁邊的草地上撿起用黑色布套包著的長棍,交給了夏悠竹,「這個是妳的吧。」
「啊!差點忘了……」夏悠竹這才想起它的存在,開心地從施狼手中接過隨身的長棍。
剛才在一片慌亂下,她連自己的東西掉了都不知道,如果不是施狼拿給她的話,她搞不好就真的會忘得一乾二淨了。
將長棍握緊後,又把那帶她到這個奇怪地方來的另一個罪魁禍首──那個水晶竹子吊飾,綁在黑色布套上,夏悠竹站起身,輕拍著施狼寬大的背,笑望著他,「謝啦,我差點忘了它呢!不過你怎麼知道這個東西是我的?」
「因為在妳掉下來之前,這個東西先砸到了我的頭,所以,我才會注意到妳。」施狼說道。
「原來是這樣啊……」把長棍扛上肩膀輕輕敲了敲,夏悠竹目光一轉,指著那間獨棟木屋,「那裡就是你家吧?」
「嗯!是的。」
「我們先回去,把你恢復成人類之後再出發吧。」彈了下手指,夏悠竹氣勢十足地宣告:「我可不想被人誤會我養著什麼大猩猩之類的。」
不是說她注重外表,而是施狼的模樣,不管是誰看到都會嚇一跳!她可不希望走在路上時,被萬千目光注視著。
再說施狼臉上的鬍子,也實在讓她覺得很礙眼。
「是!我知道了。」
施狼聽見她說的話之後,只是乖巧地點點頭,想了下又說:「啊……這樣的話,仙女姊姊妳也換件衣服吧,這個裝扮很引人注目……」
「就算再引人注目也沒你誇張。」夏悠竹嘆了口氣,很自然地回嘴。
不過,這傢伙說得也對!
她身上的衣服在這個世界的人眼中,應該是奇裝異服吧?
但話又說回來──
「施狼,叫我悠竹就好,不要再叫我仙女姊姊了。」
這傢伙……到底為什麼那麼堅持把「仙女姊姊」四個字掛在嘴邊啊!
「可是,妳穿著很奇怪的服裝從天而降,不是仙女的話是什麼?」施狼不太明白地歪著頭、看著夏悠竹,旋即又露出笑容對她說:「而且,妳搞不好是上天賜給我的仙女啊!」
他的表情,就像個天真無邪的孩子。
「誰是誰賜的啊!」
夏悠竹滿臉黑線地澄清:「聽好了,我不是你們這個世界的人,我是被那隻熊貓帶過來……」
「妳認識尋幽山的仙人,那麼就一定是仙女了。」施狼十分固執地說道。
「……你這是什麼詭異的代入法啊!」夏悠竹實在搞不懂他腦袋的思考模式,但看著他的笑容,也只能縱容他地揮揮手,說:「好啦、好啦,我認了行吧?不過拜託你!至少叫我的名字,不要叫我仙女姊姊。」
「那,悠竹仙女姊姊?」十分乖巧、十分從善如流地「舉一反三」。
「不要加『仙女』!」十分黑線、十分想使用暴力地消去、刪除。
「悠竹姊姊?」他改口再改口。
「我看起來有比你還老嗎?」她忍耐又忍耐。
「這……這樣的話……悠……唔!」男人口齒不清,話說得結結巴巴。
「拜託你!」夏悠竹忍不住撫額,終於到極限地爆發:「不要只是叫我的名字而已,就咬到舌頭好嗎?」
「對、對不起……」施狼可憐兮兮地彎著身體,低頭向她道歉,似乎是為自己把她惹火了感到難過。
看著這樣的一個大男人,夏悠竹實在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她很清楚施狼不是壞人,但這自卑的個性如果能有所改善的話,應該會更好吧!
真不知道他為什麼會養成這種性格?雖然外表是個成熟的男人,但卻像是個膽小、害怕的孩子一樣。
這樣的反差,實在是讓夏悠竹無法不管他。
於是,她伸出手拉住了他的手腕,拉著他往小木屋的方向走過去。
施狼的臉上露出了驚慌的表情,然而,眼神卻在看見夏悠竹拉著自己的那隻手時流露一絲歡喜,就這樣任由她拉著自己。
心跳的聲音,大到讓他有些害怕會讓夏悠竹聽見,於是,他悄悄地偏過頭,看著夏悠竹的背影。
幸好,這個噗通、噗通跳個不停的聲音,沒有讓她聽見。
施狼心想,要是真的被她聽見的話,肯定又要唸自己了吧……
「啊──對了。」
無預警地,夏悠竹忽然又轉過頭,看著施狼,「你家有沒有吃的東西啊?我今天是從家裡溜出來的,連午餐都還沒吃。」
施狼冷不防被嚇了一跳,長喘了幾口氣後,猛點著頭回答:「嗯、嗯──有!妳、妳想吃什麼都可以喔。」
「那我就不客氣啦。」夏悠竹朝他露出開心的笑容。
被這抹笑容深深吸引住的施狼,忍不住呆住了,腦中一片空白,只能睜大了雙眸,一瞬不瞬地看著夏悠竹。
雖然她已經把頭轉了回去,但那抹笑容卻一直停留在他的眼前,揮之不去。
心跳在那瞬間,似乎漏了一拍。
「啊嗯……悠……悠竹……」
「什麼事?」聽他總算能夠「正常」叫著自己的名字,夏悠竹自然地回應著他的呼喚,暗暗鬆了一口氣,
但施狼卻什麼話都沒有說,用力地抿起了雙唇,藏在鬍子底下的嘴角微微上揚,在沒有人見到的狀況下,露出了許久沒有出現的笑容。
沒聽見施狼給回應的夏悠竹,也不是很在意。
這時,她的注意力全被眼前的小屋給吸引住了,目光專注地放眼前的那扇木門,抓著施狼的手也鬆了開來。
「請進吧。」
施狼走前一步,推開木門,轉頭對夏悠竹笑了笑。
「那我就不客氣了。」
夏悠竹回以一笑,率先走了進去。
施狼也跟在她身後進入了房子,並且關上了門。
而就在兩人的身影消失在門後的瞬間,附近的草叢堆裡探出了一顆頭來,表情震驚不已地看著進入施狼屋裡的夏悠竹,接著,慌慌張張地飛奔而去。

 

 第二卷  突如其來的暴動

 

外表看起來不太起眼的破木屋裡,傢俱倒是很齊全。
廚房還有廁所是用隔間隔開來的,而餐桌則是放在靠近廚房的地方,最裡面的牆壁,則是放著一張簡單的木製床鋪。
屋內的東西雖然都很破舊,但卻擺了些從外面摘來的小花做裝飾。雖然看起來很不起眼,卻很討喜。
整體來說,這個地方雖然很像是中國古代,可房子內的擺設卻很現代。除了沒有電視、電腦這些科技產品這些東西之外。說白了,就像是把科技從生活中抽出來似的那種感覺。
「看樣子,要準備過石器時代的生活了。」
趁施狼進廁所裡整理自己的儀容,夏悠竹便趴在床上,捧著他給的一盤糕點吃得不亦樂乎,還一邊翻閱著從書架上面找出來的書。
書本上寫的全是她看不懂的文字。
於是,她只好展現看圖說故事的實力,盡可能的把這本書上的圖片全部看完。
她隨手翻動著書頁,忽然間,一個似曾相識的圖片出現在她的眼前。
她立刻停下了翻閱的動作,張大雙眼看著那張圖片──那看起來像是竹子一樣的吊飾,不就跟她拿到的那個吊飾一模一樣嗎?
他二話不說地撈起放在床邊的長棍,抓著布套上的墜飾往圖片旁一擺,雖然有些微的差異,但圖片裡那玩意的確卻就在她的身邊啊!
夏悠竹連忙翻身下床,打算直接去問施狼這上面寫些什麼。
這時,廁所的門正好打了開來,脖子上掛著毛巾的男人走了出來,恰好跟匆匆忙忙地夏悠竹撞了個正著。
夏悠竹嬌小的身軀,完全禁不起男人壯碩身體的撞擊,當場被彈得往後一倒,幸好男人即時伸出手攬住了她的腰,把她抱得緊緊的,才沒讓她跌個五體投地。
「沒事吧?」
「啊!嗯……」夏悠竹回過神,抬起頭看著男人,卻被他那張俊美的臉孔嚇得張大著嘴巴,手裡的書本也跟著掉在地上。
腦中頓時一片空白,她就這樣完全忘記自己跑過來的原因,呆呆地看著對方。
「妳沒事吧?是不是撞到哪裡了……」
見她傻愣在一邊,施狼還以為她是嚇到了,緊張地皺起眉,雙眼露出擔心的神色,上下檢查著她的身上有沒有哪裡受傷?
「對、對不起!我沒想到妳剛好會跑過來……」習慣性地把錯攬在自己身上,
他連連對夏悠竹重複著抱歉。
夏悠竹甩了甩頭,好不容易恍神的回過神來,趕緊推開了施狼。
「我、我沒事!沒事啦!」
真是的!這「山頂洞人」為什麼會變成超級大帥哥啊?!
雖然早知道施狼的身材比自己還要高大,但她原本以為他跟自己的年紀差不多,沒想到鬍子一割、頭髮一剪,現在卻成了個帥氣、成熟的男人,讓她不自覺得地害臊了起來。
目光不自在地飄移,夏悠竹滿臉通紅。
「那就好。」
沒察覺她的異樣,施狼鬆了口氣似地笑笑,順手撿起那本掉在地上的書。
「原來妳在看六仙傳嗎?」他有些意外地說道,把書遞給了夏悠竹。
「六仙……傳?」
霍然想起了自己想問的問題,夏悠竹接過書,快速地翻到剛才看見竹子吊飾的那一頁,轉過來指著上面的圖片,著急地追問:「這個、這個……你知道這個是什麼東西嗎?」
施狼看了一眼,說道:「這是六仙裡的竹子仙人專屬的仙器,叫做雙葉竹。」
「雙葉……竹?竹子仙人……」
夏悠竹捧著書沉吟道,她記得那隻熊貓似乎也對著她喊過竹子仙人什麼的,再加上那個十分相像的水晶竹子吊飾……難道說,那隻熊貓是把她跟這個世界的「竹子仙人」給搞混了嗎?
看樣子,事情似乎沒有那麼單純啊!
「施狼,可以跟我解釋一下六仙是什麼嗎?還有這個『竹子仙人』到底是誰?」轉身把書放到桌子上,夏悠竹拉開椅子坐了下來。
「嗯,沒問題。」施狼也趕緊拉開她對面的椅子,跟著坐下。
「請問,怎麼了嗎?妳的臉色看起來不太好……」看著夏悠竹嚴肅的表情,他有些緊張地嚥下口水。
「你先跟我解釋清楚,我再告訴你。」
「喔……好。」
雖然施狼看起來滿頭問號的樣子,但還是乖乖聽從夏悠竹的話,說:「桃源境是由仙人所掌管的地方,而在許多年以前,仙人之間曾經發生過一場爭鬥,而阻止了那場爭鬥的人,正是傳說中的六仙。但因為這場爭鬥,六仙中的竹子仙人以及楓仙人被殺害……」
「所以說這個『竹子仙人』……」
「嗯,已經不在了。」
……那,那隻熊貓找我來這裡,還叫我竹仙的意思,該不會是要我繼承吧?
夏悠竹再一細想,她那個跟竹子仙人的仙器有些類似的水晶竹子,該不是就是熊貓刻意留給她的?
「難、難道說,妳是現任的竹子仙人嗎?」
聽了夏悠竹說的猜測,施狼有些吃驚地張大了雙眼,看著她。
「我不知道。」夏悠竹的臉上掛著汗水,腦袋裡面的思緒跟施狼一樣混亂,「我只知道那隻熊貓給了我個跟書上的仙器很類似的東西。」
「咦咦咦?原、原來妳是竹子仙人!」
施狼二話不說從椅子上跪了下去,低頭趴在夏悠竹的面前,頭都不敢抬起來的顫抖著身體,好似夏悠竹是個可怕到了極點的魔鬼一樣。
「你、你等一下啦!這又還不確定……」
對那五體投地的頂禮只能是苦笑,夏悠竹極力想把人從地上拉起來。
「不!您不但從天而降,而且還遇見尋幽山的仙人,帶著仙器雙葉竹降臨在桃源境裡……光從這幾點看來,您一定是竹子仙人。」
施狼像是跟她拗上了一樣,動也不動地跪趴在地上,顯然已經完全不把她的話聽進去了。
「施狼,你給我站起來!」
實在受不了施狼這種性格的夏悠竹,對著趴在地上的男人怒喝了一聲。
嚇了一跳的施狼立刻從地上跳起來,立正站好。
夏悠竹推開椅子走向床鋪,拿了黑色布套上水晶竹子吊飾,推到他的眼前,對他說:「這個東西到底是不是仙器,我也不清楚,不過,這看起來跟書本上的圖片,不太一樣對吧?
所以,你不要這麼快就下定論。等我之後抓到那隻熊貓,問清楚了再說。」
「是……」施狼垂下頭,表情就像是做錯事情被責備的小孩子。
見他的反應跟小動物似地,夏悠竹反而覺得他有些可愛,氣也不知不覺得消了下來。
看著已經整理好儀容,也換上比較沒那麼破舊衣服的施狼,夏悠竹微微勾起了嘴角,朝他伸出了手。
施狼先是困惑地歪著頭,之後就莫名地把自己的手抬起來,放在夏悠竹伸過去的手掌上面。
「你是狗嗎?」
額頭上擠出青筋,夏悠竹的語氣不悅地說:「我又不是要你跟我握手。」
「啊!對、對不起!」施狼馬上把手收回去,慌張的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
冷眼看著他慌張的模樣,夏悠竹只好抓住了他剛才交給她的那隻手,讓他看著自己,不要那麼混亂。
果然,她的方法總算是讓施狼冷靜下來了。
不過,那傢伙雙眼泛淚看起來快要哭出來的樣子,看起來實在有些好笑。
「衣服啦,衣服──」
夏悠竹好氣又好笑地彈了下他的額頭,提醒他:「你不是說要給我換上新衣服嗎?這個打扮在個世界會被當成怪人的,對吧。」
「對、對!我馬上去準備!」
施狼笑了下,立刻轉身到衣櫃翻找著衣服。
而夏悠竹則是窩回到了床鋪上,伸手拿起盤子上面的糕點,丟進嘴裡咀嚼著,雙眼盯著慌慌張張找衣服給她穿的施狼。
沒事可做而無聊得緊的她,視線隨便在屋內晃來晃去,忽然間,她注意到窗外出現了幾個人影,好奇地皺起眉頭,走到窗邊往外看過去--
小屋外,一堆手裡拿著鋤頭、鐵叉,只在腰上綁塊布的男人們,小心翼翼地靠近了這間房子,好像這裡很危險似的。
這些可疑的人,讓夏悠竹覺得事情有點不太對勁。
當她想回頭提醒施狼的時候,卻發現他已經來到自己的身後,把她整個人拉了過去,關起窗簾來。
「你、你做什麼──」忽然被施狼拉進懷裡抱著的夏悠竹,忍不住緊張地詢問→
「噓!小聲點。」施狼卻把手指放在她的嘴唇上面,輕聲對她說著。
夏悠竹對他點點頭。
施狼這才把手指挪開來。
說實在的,他兩人就這麼趴在地上的模樣看起來實在有點好笑,但對夏悠竹來說,外面的狀況才是最要緊的事情。
眼看著施狼站起來走向門口,她馬上衝過去把他拉住。
「你幹嘛?」壓低了聲音,她小聲地問道:「外面那些人看起來很可怕耶!跟暴怒的鄉民沒兩樣。」
「他們的確是村民,是尋幽村的村民。」施狼淡淡地說道。
「尋幽村……是這附近的村子?」
「嗯。」
「可是那些人為什麼全都凶神惡煞的拿著武器,朝這裡走過來?」夏悠竹難以理解地追問。
這次,施狼沒有回答她的問題,而是轉過頭,用非常悲傷的眼神看著她。
夏悠竹嚇了一跳,還來不及開口問他怎麼回事,施狼就已經推開了門、跑了出去。
夏悠竹趕緊從地上爬起來,衝到門前去。
但施狼卻把門關了起來,將她反鎖在房子裡面。
她趕緊跑到窗邊,緊張不已地拉開窗簾。
房子外面,施狼正在與那些村民對峙著。
夏悠竹完全聽不見他們的對話內容,但那些人說著、說著,忽然就拿起了鋤頭
,猛力朝施狼敲打過去,還有人不停朝他扔石頭!
這些村民的行為,在施狼的身上留下了許多傷口。但施狼卻完全沒有反抗,站在那裡任由他們這樣對待自己,甚至連閃都沒閃開。
「那個笨蛋!」
眼看施狼的嘴角被打得瘀青,傷口染紅了換好的乾淨衣服,夏悠竹怎麼樣也無法乖乖待在房子裡面了!
她咬著下唇,大步走向放在桌子上面的黑色布套,將放在裡面的木刀掏出來,緊緊握著,而被她隨意扔在地上的黑色布套,與綁在上面的水晶竹子,卻倏然
散發出了光芒,瞬間化成一顆光球鑽進了木刀體內。
這一瞬間,木刀身上彷彿被銀白色的玻璃包覆著。
當這層玻璃破碎的同時,木刀竟變成了有著黑色刀柄與白色刀鞘的武士刀。它的刀柄上,繫著那個水晶竹墜,刀柄下方則留有一條長長的白色流蘇,漆黑的刀柄上刻著金色的竹子圖騰。
而原本包覆它的那層玻璃,在碎裂後就像是雪花一樣的落在地上,消失不見了。
夏悠竹吃驚地看著自己手中的這把武士刀,不明白為什麼它會突然間變成這樣?她嚥了下口水,緊張地把武士刀從刀鞘裡拔了出來──出現在她眼前的,是像水晶一樣透明的刀刃。
而在她將刀拔出的同時,水晶竹子發出了一陣清脆的鈴鐺聲,頃刻間,整把刀就像是在呼應那個鈴鐺聲一樣,散發出一種獨特的氣息,刀身就彷彿是從冰天雪地之中解凍一樣,散發出白色的霧氣。
「這是……怎麼一回事?」夏悠竹征征地站在原地。
這時,房子外面傳來了激烈的碰撞聲。
她回過神來,決定先不去管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先救外面那個處境糟糕的傢伙。
把刀鞘朝地上一扔,夏悠竹反手握著武士刀,兩手手臂交叉放在頭頂上,直接撞破窗戶跳了出去,隨著玻璃碎片,落在沾滿血滴的草地上。
村民們神色慌張地退避了開,而施狼則滿臉是傷,趴在她的面前動彈不得。
夏悠竹憤怒地看著那些手持武器的暴徒,慢慢從地上站了起來。
村民們被她充滿敵意的目光嚇住,全都停止了攻擊,而為了顧全自己的性命紛紛緊張地往後退,不再繼續對施狼扔石頭,也不再繼續拿鋤頭敲打他的身體。
夏悠竹黑著臉,一步步朝那些人走過去,右手裡雪白色的武士刀輕輕一轉,由反轉正。
看得出她十分明顯打算攻擊的意圖,村民們你推我、我推你,全都把她當成了可怕的閻羅王。
「喂!你不是說那個怪物把人類抓進房子裡嗎?」
當先幾名村民推著一名年輕的男孩子,嘴裡還不斷地埋怨著:「這個人,看起來根本就是那個怪物的同類吧!」
「就是說啊!而且還奇裝異服的,看起來就是個危險人物。」其他人此起彼落地附和著。
「可、可是,剛才她明明就看起來很委屈的樣子啊!」那男孩子很無辜地辯解。
「這樣哪叫做委屈!」
所有人一同指著已經把刀舉起來的夏悠竹,怒罵著那個男孩。
就在這時,雪白的武士刀刃一揮而下,劈在才剛回頭怒罵男孩的群眾面前,夏悠竹已經站在這群慌張的村民面前,目光冰冷地瞪著他們。
「對、對不起啊!請原諒我們!女俠!」
面對夏悠竹可怕的神態,村民們趕緊跪趴在地上求饒。
而滿身是傷的施狼見到夏悠竹的舉動,緊張地撐著身體爬起來,快步走向她身後,握住了她的手腕,「我、我沒事的,請不要傷害他們……」
聽見施狼替村民求情的聲音,夏悠竹便收起了可怕的表情,忍不住嘆了一口氣:
「他們把你打得這麼慘,你還替他們求饒?」
回過頭看著施狼那緊張兮兮、滿是傷痕的臉,夏悠竹心裡說不出的難受。
「那是因為我……我……」施狼斷斷續續,也不知道是為什麼?就是一直無法把話說清楚。
而那這些村民在聽到夏悠竹的問題後,倒是你一言、我一語,七嘴八舌地議論著:
「女俠!這傢伙不是人類,是怪物!」
「是啊、是啊!我們以為他綁架了妳,所以才會過來救妳的。」
「女俠,妳可千萬要相信我們說的話啊!」
夏悠竹完全不想理會這些村民們說的話,背對著他們,看著滿身是傷的施狼,
二話不說地拉長了袖口,輕輕擦拭著他臉上的傷口。
雖然只是短暫的相處,她卻很清楚這個人是個不喜歡紛爭的膽小傢伙,像這樣的人,怎麼可能會去傷害別人?
反觀這些村民,不但打他打得很開心還將他視為怪物!
這情況,怎麼樣也無法讓夏悠竹服氣!
「你們這些人!不要沒有證據就隨便攻擊別人。」
她鼓足了中氣高喝一聲,壓過村民們的鼓譟、叫囂。
「我、我、我們有證據啊!」
「女俠,您給我們機會證明啊!很快您就會相信我們了!」
村民你一言、我一語的,就怕夏悠竹不相信他們,使盡了渾身解數,就想要讓她站在他們這邊。
但夏悠竹非但沒有把他們的話聽進去,反而又回過頭來瞪著他們看,「你們打人的喊抓人是怎樣?施狼身上的傷你們要怎麼負責?!」
這一瞪,馬上就讓村民們閉上嘴巴,滿頭是汗地抖著身體,像是被蛇盯上的老鼠一樣,完全動彈不得。
「不用擔心,我……」施狼再次想替村民們求情。
「給我閉嘴。」
夏悠竹回過頭瞪了他一眼,又馬上把頭轉回去,看著這些低著頭不敢對上她雙眼的村民們,「村長在哪裡?我要跟他要求賠償!」
「咦?」
聽見夏悠竹的要求,村民們馬上倒吸一口氣,不敢置信地你看我、我看你。
夏悠竹霸道的態度,讓他們根本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
他們交頭接耳、悄聲討論了半天,最後,由跪在夏悠竹正前方的村民代表回答:「村、村長在村裡……」
「帶我去見他。」夏悠竹微瞇起眼睛說道。
「咦?可、可是……他……」村民舉起顫抖的手,面有難色地指著施狼。
夏悠竹看了一眼那些村民臉上的表情後,便對施狼說道:「你先回房子裡去清理傷口,我跟他們回村莊裡去找那個村長理論一下。」
「不用了,不用……」
「什麼叫做不用!看你的樣子,這些傢伙應該已經不是第一次這樣對待你了吧!就算你人再好,也不必要好到可以免費當這些人的沙包吧!」
見到施狼越畏縮,夏悠竹就越忍不住內心的怒火,越替他抱不平。
「真的不用了,反正我傷的不是很重,沒關係的。」施狼淡淡朝她一笑。
「這不是傷得重不重的關係!」將武士刀插在地上,她狠狠地朝施狼的腰踢過去,頓時痛得他縮起身體跪了下來。
「不是你退讓,對對方就是好的,施狼。」
施狼抬起頭來的時候,眼見夏悠竹正用著悲傷的表情看著自己,臉上的表情一瞬間也難以形容。
「……我……我知道……」他努力地想表達,努力想讓夏悠竹再露出笑容。
「那就不許軟弱、不許心軟!」
夏悠竹無比認真地說道:「如果你這麼做的話,不就等同於是向他們承認了你從沒做過的事情嗎?」
施狼低下頭來,沒有回答夏悠竹的問題。
但對她來說,這樣的反應就等於是默認了她的話。
「帶我回你們的村莊去,我要見村長。」
曉得施狼不再反對,夏悠竹轉身對村民們說道。
村民們你看我、我看你,全都站了起來一個接一個離開了。
「跟我來吧!」
剛才負責代表所有人與夏悠竹交談的村民,朝她做了個手勢說:「由我負責帶妳去見村長。」
「嗯。」夏悠竹點了點頭之後,伸手將插在地上的武士刀拔起來。
忽然間,被她遺留在房子裡的白色刀鞘就像是知道她打算離去似的,立刻從破掉的窗戶飛了出來,直接套回雪白的刀身上面。
而這時,水晶竹墜的鈴鐺聲也消失了。
夏悠竹被這彷彿活著一樣的刀鞘稍為嚇到,但她很快就不去多想,逕自握緊刀鞘,將武士刀拿在手上。
她回頭看著施狼的時候,發現他正用可憐兮兮的哀傷神情看著自己。
那麼一瞬間,她幾乎將施狼看成了小狗,忍不住對他笑了笑,「不用擔心,我很快就會回來的,在那之前你就待在房子裡等我,好嗎?」
施狼張開了嘴巴,像是要說什麼,但他卻又選擇將話吞回腹中,安靜地轉過身去背對著她,狼狽地扶著自己的身軀,搖搖晃晃地朝房子的方向走回去。
這樣的施狼,有種孤獨的淒涼感,讓夏悠竹始終無法挪開目光。
「帶路吧。」
「是。」
一直到施狼的身影消失在門前,她才收回了視線,跟著眼前的村民一同往反方向走過去。
雖然,內心還是有著些許的擔憂,但尋幽村民對待施狼的態度讓她不得不管!如果說尋幽村民是因為看見施狼把她帶進房子,而把他打成這個樣子的話,那麼,她就不得不去親自解釋清楚。
施狼身上的傷也讓她很擔心,可從他還能自己行動的狀況來看,應該是沒什麼大礙,況且,她已經準備好要去狠狠敲詐一番了!
到時候,一定要讓村長拿出全村最好的藥來治療施狼的傷!
夏悠竹在心中默默立誓,,就這樣跟著村民漸漸遠離了施狼的木屋。

 

 

 

 

 

 

 

──未完待續──

   

 更多精采的故事,都在《六仙01》裡,2月4日全國上市!!

 *2013國際書展搶先首賣*

 

 

創作者介紹

三日月書版

三日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緋
  • 請問一下,魔法插班生還有要繼續出嗎?
    通常不都是出完一套才會繼續出下一套?
  • 您好,《魔法插班生》最新一集將會於2013國際書展中與《六仙》同步推出,在未來的出版日程裡會有更多草子信老師的創作陪伴大家,也謝謝您的來訪與留言。^^

    三日月 於 2013/01/14 09:53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 X 關閉 】

【痞客邦】大學生網路社群使用習慣調查

親愛的讀者,痞客邦希望能了解大學生的網路社群使用習慣,
填問卷即可抽獨家好禮喔!
(注意: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