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日月家的消息

FW017-戀愛複本03-單  

 

 書名:戀愛副本魔法插班生03天才派的臥底少女

作者:草子信
繪者:夜風
出版社:三日月書版
出版日期:2013/02/04 第 1版 1刷
開本:15x21 cm
定價:220元
ISBN書碼9789861858098

*2013國際書展搶先首賣*

 

才高掛新娘禮服,就換上條紋囚犯裝!?
任務的內容,居然是讓她當個搶糖果的罪犯進監獄觀光……這遊戲的人品程度,果然沒有下限的啊啊啊啊!
遊戲的世界裡依舊有白天黑夜,但她的忙碌與災難簡直是沒有輪替的,接二連三。

才剛解決完魔獸跟公主的婚姻大事,就被無良光頭校長聯合黑面夜梟院長聯手,扔到了監獄裡去觀光!


可是,誰來告訴她這個藍天白雲,過節一樣歡樂,還有會飛天的象加可以自動點播的小鳥樂團是怎麼回事?
這年頭,連監獄都流行潛規則嗎?
還有,根據這次任務說明,她的目標是犯下重罪的死刑犯,可是──
那張笑得人比花嬌,簡直是所有女性同胞天敵的臉,是怎麼回事!?
難道因為是遊戲設定,就算是反派魔王都有美少年認證,經過加工出產嗎?

 

 

 


楔子

 


嗯……這真的很奇怪!
今天早上一踏出房間門,我就被不知道從哪裡飛過來的夜梟院長給抓個正著,還被她拎著脖子,一路強押著來到了校長室。
而現在呢……那光頭校長就坐在椅子上,對我笑得一臉詭異。站在他身旁的夜梟院長,則是一臉兇狠地瞪著我,表情簡直比準備動刀子鍘人的包大人還黑。
不過,這都還不夠刺激我的心臟。
更詭異的是這兩個原本一見面就會吵到天翻地覆的傢伙,居然能如此和平相處,而且看著我說話時那合拍到莫名的「同步率」,簡直就像是吃錯了藥,不小心誤把降血栓劑當作了維他命來吃,或是把M●巧克力錯當成感冒藥吞下去……總而言之,真的很不對勁啊!
很顯然,他們又在打什麼鬼主意了。
我心中惴惴,對著眼前這難得一見的「和平畫面」,也只能盡量語氣平淡地詢問:「校長、院長,你們找我來有什麼事情嗎?」
聽見我的問題之後,光頭校長先是跟夜梟院長彼此交換了個眼色後,居然一個抖著眉對我笑彎了眼,一個僵著臉朝我微微勾起嘴角,同樣笑得我又是一陣胃抽──
「克莉絲多同學。」夜梟院長轉身面對著我。
「是──」我立刻挺腰、收小腹站好,心裡卻恨不得馬上奪門而出、奪路而逃。
「這次,我跟夜梟院長決定派給妳一個很特別的任務。」,校長接口說出了指令。那唯恐天下不亂的表情,看得我好想狠狠在他的光頭上敲出一個大包啊。
「十分重要的任務?」強忍住手癢的衝動,我的聲調不自覺高了八度:「兩位不總是意見相左,難得也會有立場這麼一致的時候啊!」
別怪我說話太直或是態度太沒有禮貌。
任誰看見夜梟院長在校長說話時居然在旁邊拚命點頭,都會跟我有一樣的反應的。
當然,照例感覺神經失調,自動忽視甚至無視我的挑釁的校長,悠悠然拍了拍他的光頭,一臉神聖地宣告:「作為妳的指導者,我們兩人都相信妳的實力。將這個任務交給妳肯定沒問題!」
什麼狗屁指導者……說穿了就是搬出了階級頭銜,準備趕鴨子上架就是了。
這個光頭佬!肯定是想趁著倫帝斯不在學校,而我又正好閒著沒事做的空檔,隨便塞任務給我,而所謂的「特別任務」,當然不會是什麼簡簡單單就能解決掉的東西……
「克莉絲多同學。」
就在我這麼想的時候,安靜了許久的夜梟院長突然再度展現了她的存在感,「我們打算派妳到狄雷亞諾監獄所去當臥底,保護裡面的一個犯人。」
「咦?!」我相信現在我臉上的表情,一定是變化萬千、精采絕倫。
因為我立刻就聽見那光頭校長用十分幸災樂禍的語氣,接著說:「而且妳的角色,是個搶了別人糖果吃而入獄的罪犯唷!」
……很好!這死光頭果然是玩我玩不膩!居然還要我當個搶糖果吃的「犯人」!
這到底是哪門子的羞恥play!
我的前途,果然是一片「光」明……

 


第一章  偽裝與臥底任務

 


「為什麼我要被當成犯人關進監獄去?!而且被關的原因還是因為搶了糖果?」哪有人會因為搶糖果而進監獄的?就算是非現實的遊戲,這設定會不會太扯了一點?
「唉呀呀──細節就不要管了嘛!克莉絲多同學。」
「不──細節絕對是重點!」不要給想我含混帶過去啊!你這光頭校長!
「妳不喜歡嗎?沒關係,我這裡還有很多設定喔!」光頭校長樂呵呵地翻開他面前的檔案,一個個地唸給我聽:「嗯……『偷看男人換衣服而被關進去的變態女孩』?還是『因為有特殊癖好而不小心犯法的變態女孩』?」
為什麼不管哪個都有「變態女孩」這四個字?!
這死光頭!擺明了就是想要我當個變態就對了……而且居然讓女孩子去監獄,他難道一點都沒有意識到這是件多麼危險的事情嗎?
不,這傢伙肯定是故意無視了!
我無地的將手放在臉上,深深覺得如果再繼續跟他爭論下去,肯定會被氣到心臟病發、暴斃而死的!
所以我明智地結束這個話題,轉回到正事上,「算了……角色設定不是重點。快點告訴我任務內容吧。」
可能的話,我一點都不想進監獄裡去啊!之前跟利奧他們去執行任務的時候,就已經被嚇得半死了,更何況這次還是要以「犯人」身分臥底……
「任務的內容很簡單。」見我終於投降,光頭校長再度對我露出討人厭的笑容,直接把一份檔案攤開推向我,「喏──這份文件妳拿去看一下。資料裡附的那張照片,就是妳這次任務要保護的目標。」
我垂下眼,伸手拿起夾著那張照片的文件。
照片裡的人,是個擁有清爽笑容的男孩子,而且還有著一張比女孩子還漂亮的清秀臉蛋,年紀跟我差不多大,不過基本資料欄底下所寫的註記,居然是名死刑犯。
這個外貌看起來人畜無害,還清純得有如古代書生一樣溫文儒雅的男孩子,到底是犯下了什麼樣的罪行?
我好奇地猜想,視線跟著就要繼續往下看去──
「妳只需要知道愛德.馬歇爾是名死刑犯就可以了。」沉默了好一陣的校長突然開口。
聽見他的聲音,我也抬起頭來直視他難得出現的認真眼神。
「妳的任務,不但是要臥底進去監獄保護這名犯人,還要查出狄雷亞諾監獄目前的情況。」他雙手交叉放在下巴底下,意味深長地看著我,「妳應該也知道,之前的監獄長遭到殺害,從那之後開始,狄雷亞諾監獄一直都是由國王那邊派過去的代理監獄長負責管理的。但我跟夜梟都覺得那個人會被派過去,肯定有什麼目的……」
所以雖然是名死刑犯,但還是要我「保護」他嗎?
「這個應該不算正規的委託任務吧。」
將文件放回校長的桌子,我的眼神悄悄地轉移到夜梟院長的臉上,卻發現那一向都很強勢的學院領導人,居然流露出女孩子才會有的、淡淡的哀傷神情。
看樣子,這件事情真的很不單純……
「從你剛才說的話裡聽起來,你們派我去做臥底的理由,完全是出自於你們個人的恩怨,根本不是為了任務。」
「再怎麼說我都是希瓦那的校長,不可能平白無故讓自己的學生去做這麼危險的事情啦。」校長朝我揮揮手,一臉笑嘻嘻地說道:「任務內容其實只有保護愛德.馬歇爾而已,至於那個代理監獄長嘛……就麻煩妳『順便』帶些情報回來給我們囉。」
還真是「順便」啊……
這死光頭真當我是進去渡假,回來還可以帶點「伴手禮」嗎?
不過如果只有這傢伙就算了,既然連夜梟院長都要我去執行這個任務,那我也只好認了。
我嘆口氣,懶得繼續反對下去。
「那這次的任務,我要跟誰一起進行?」
雖然,我私心地很希望能跟利奧或艾維特一起,但有這個光頭校長在,基本上,我根本沒有選擇「夥伴」的權利。這個遊戲裡面執行任務的搭檔,都是由校長負責分派的。
希瓦那學院的校規就是如此。就算是有多不願意,我還是得把這個會讓我氣個半死的光頭校長當成神一樣的尊敬。
當然挑戰我忍耐的底線,似乎是某人樂此不疲的人生職志。
聽見我的問題之後,光頭校長突然露出了很詭異的笑容,在我一瞬間啟動防禦機制、繃緊神經之際告訴我:「克莉絲多同學,這次的任務是只有委託妳『一個人』而已唷。」
「啊?!」我的腦袋頓時放空了一秒。
這、這該死的光頭剛剛說什麼?!我一個人去執行任務?!
這不擺明了就是要讓我一個人去送死嗎?!
「只有我一個人?這種任務,看也知道不是一個人能夠完成的吧?!校長──」你這死光頭!到底有多希望我早點掛掉啊?!
將雙手用力地拍向桌面,我充滿殺氣的眼神直逼他可惡的笑臉。
「可是臥底這種任務,本來就是一個人執行的安全性才是最高的。」光頭校長再度無視我的暴走,還十分理所當然地落井下石,「況且,妳是這個任務唯一的人選啊……」
「什麼叫做唯一人選啊!明明比我強的大有人在吧!為什麼偏偏就是要選我去執行任務?」我化悲憤為力量,死命地對著那無良校長怒吼。
就在這時,今天顯得特別安靜的夜梟院長卻再度張開口:「克莉絲多同學,我跟校長兩人是經過多方考量後,才選擇妳執行這項任務的。實力高又能夠臥底的人選,眼下只有妳一個了,所以,這個任務非妳不可!」
我被她那嚴厲的聲音給徹底震住了。
而校長似乎也沒有見過她如此正經的神態,瞠目結舌地盯著夜梟院長,嘴巴張得比我還要大。
「克莉絲多,我現在以研究學院院長的身分命令妳──接下這個任務。並且……」夜梟先是指著我的鼻子,以學院領導人的口吻大聲地命令,而後突然抓住了我的圍巾,在我還來不及阻止之下,利奧送給我的圍巾就被扯掉了,
「妳要以這個模樣過去臥底!」夜梟所說的話,一字一句、清清楚楚地進入我的耳朵裡,穿透到我的腦袋中。
而就在這一瞬間,我的身體在沒有封印咒的保護下,立刻啟動詛咒,縮小成只有小學生高度的小女孩形態。
惶然地仰頭看著高出我一個身體的夜梟,我的臉色頓時慘白一片。
「麻煩妳等一等,夜梟院長,我這樣子根本就不能保護犯人啊!」沒搞錯吧?!居然要我用這個被詛咒的形態去監獄裡面臥底……
「就算身體縮水,但是實力還是不變的吧?」夜梟院長完全不把我的驚慌失措當一回事,直接用鼻子對我哼氣。從她如此認真的神態看起來,顯然我是注定要用這樣子的身體去執行任務了。
我是很高興她如此看重我的實力啦……但這樣根本沒有解決我的問題啊!
以這個模樣去臥底是要我怎麼保護目標啊?!還沒砍人之前自己就會先被砍死了吧……再說,為什麼要讓小孩子過去那麼危險的地方?這遊戲裡難道就沒有兒童監獄之類的嗎?不管男女老少全都關在一起的話,那所謂的監獄不就變成犯罪天堂了?!
我無力地低下頭看著自己被詛咒後縮小的身體,身上的衣服變得寬大無比,單是上衣,都可以當成裙子穿了,不過這麼一來似乎──
「這才是你們選擇我的原因嗎?」心念一動,我總算意識到這被詛咒的身體是個多方便的「臥底」角色啊!
「沒錯。」校長笑呵呵地看著我,讓我實在很想拔刀相殺啊。
難怪這光頭一開始就推給我「搶糖果」的犯罪理由。
這嬌小的身形,等於是我在這個遊戲世界裡的第二種模樣,完全沒有任何人見過,換言之,只要沒有封印詛咒的力量在,那我的身分就永遠不會被人揭開,無形中大大的降低了被人揭穿的風險,因此,他們才會選上我去執行這個任務的吧。
這樣看來,我的詛咒雖然讓我頭疼不已,但也因此比任何偽裝都要來得方便多了。
「保護這個人對吧?」懶得再進行無謂的抗爭,我直接抽起照片放在校長的面前甩了甩。
「沒錯。」見我終於投降,校長便不再說什麼。
夜梟院長簡單地對我解釋了任務的內容後,冷冷地看著我說:「中午時我會帶妳到監獄去,記得在那之前拿掉圍巾、換好衣服,到大門口跟我會合。妳如果敢遲到或者逃跑的話,我會追殺妳直到天涯海角,把妳碎屍萬段的!」
「我、我知道了。」抖著手把圍巾從夜梟院長的手中拿回來,重新圍起來,讓身體恢復原來的樣子,我快速把照片收進口袋裡之後,轉頭朝大門走去。
天涯海角啊……好遠!我可不想一輩子都活在隨時可能被殺的狀況之下。
可是,臥底真的是件很麻煩的事情啊……不但要騙人,而且還得處處小心不讓任何人起疑心,而且關於臥底的方式我只在電影裡看過,不知道我能不能做得好?
雖然我一旦答應的事情,就一定會做到,但我現在真的很想逃跑……還是,先找利奧跟艾維特商量一下作戰策略……
雖然這個任務只委託我「一個人」,但沒規定不能尋求外援吧?
「遊戲有遊戲的規則。這是機密任務,所以就算是面對利奧他們,妳也不能把這個消息透露出去喔!」彷彿是看透了我的心思,光頭校長突然對著我的背影大叫:「千萬要小心啊──克莉絲多同學,如果被發現的話,妳可就沒有辦法活著回來囉!」
「吵死人了,光頭!」我看這才是你的目的吧!你就是不想讓我回來對不對?
把大門的門把往下一壓,我氣憤地推開門,當著那光頭校長的面用力地甩上之後,踏著憤怒的腳步離開了校長室。

 

「啊──啊、啊、啊!真是氣死我了!死光頭!總有一天我一定要給你好看!」
一腳踩在水池邊上,我緊緊握著拳頭,火氣超大地對著天空大吼。
若是在現實世界,我通常都是用其他方式來發洩情緒的,但是現在手邊沒有「那樣」東西,根本沒辦法像以前一樣……不過偶爾用這種方式來轉換心情,也挺不錯的。
不過發洩歸發洩,倒讓我有點懷念起自己那亂得不得了,總是爬滿了螞蟻與「小強」的房間了。
「俗語說金窩、銀窩,永遠都比不上自己的狗窩啊……」我環顧著自從來到遊戲世界之後,最能讓我好好想念家鄉的這個小水池,總算多少能體會這句話所帶來的涵義了。
就是不知道在原來的世界裡有沒有人發現我人不見了,然後,正緊張的在到處找我……
這念頭一轉,我就發現自己的眼眶有點熱熱的,鼻子也開始酸起來,感覺……好像快哭了。
我趕緊用手背揉了揉眼睛,阻止快要滑下的淚水。
「克莉絲多?」
突然間,一聲溫柔的問候從我背後傳來。
我連忙調整那副要哭不哭的表情,轉頭過去看著叫我名字的人。
「早啊,利奧,這麼早就要去學生會忙囉?」會用這麼溫柔的聲音來呼喚人的,當然也只有利奧了。
不過,他的身旁還站著另外一個女孩子,不是遊戲的女主角麗蓓卡,大概是學生會的學生吧。
我勾起嘴角,笑著走近跟他們想打個招呼。
可利奧的臉色,卻在我靠近的那瞬間立刻變得凝重起來。
「利、利奧!」看著他嚴肅到接近恐怖的表情,嚇得我反射性地向後退一步。
但他直接把手上的資料全部丟給了身旁那女孩子,接著,就迅速朝我的方向跨步走來,抓住我的左手腕,不讓我繼續往後退、遠離他。
「你、你幹麻突然衝過來?」我有點反應不過來,帶著哭腔驚訝地詢問。
「妳為什麼在哭?是誰欺負妳了?」利奧很自然地用另一隻手擦去了我眼角的淚水,認真而嚴肅地看著我。
「啊?這個喔……」我乾笑了笑,有點不好意思地轉開眼說道:「說起來真不好意思,我是在想家啦,所以,才會不自覺的哭了起來。」
「想家?」聽了我的解釋,利奧遲疑了幾秒後,臉上總算露出鬆了口氣的表情,「什麼嘛……嚇了我一跳!我還以為妳被其他學生給欺負了。」
「哪會啦!」我不以為意地揮揮手,「大家都知道我不但腦袋好,就連打架都是一流的,所以,根本沒有人敢欺負我。」
這是實話。
多虧了這個「天才」的遊戲身分,每次不管我經過哪裡,學生們都會露出一副警戒的表情,跟我保持著安全距離,不然就是在我經過之後竊竊私語。
其實,我倒不是很喜歡被人這樣對待。
只不過自從來到這個世界後,基本上我都是泡在圖書館裡面,努力熟悉有關這個遊戲世界的規則,希望在倫帝斯回來找我之前,能夠讓自己能夠跟上這個世界的步調。
除了利奧、艾維特還有勉強算是說過幾句話的麗蓓卡,以及那不知道又跑去做什麼任務的倫帝斯之外,幾乎都沒有跟其他學生交談過,也沒有心思去經營我的「人際關係」,所以,對這種老是被當成活動看板遠觀的情況,也只好放任自流了。
「如果妳想家的話,改天我可以幫妳跟校長請假,讓妳回家鄉一趟。」利奧重新拾起平時的溫柔微笑,摸了摸我的頭,然後,緊握著我手腕的手也放了開來。
「咦?不、不用麻煩啦……我沒問題的。」
「真的嗎?沒有說謊?」利奧壓低雙眸,一瞬不瞬地盯著我。
被那雙彷彿可以看透一切的眼神看得心慌,我只好猛力地搖頭,「沒有、沒有,真的沒有說謊!」
雖然,我很感謝利奧總是為我著想的心意,但他所說的「家鄉」,應該是指我在這個遊戲世界裡被設定好的「家鄉」吧?
這樣的話,我還是婉轉得拒絕比較好!
不然等等回到「家鄉」去,結果沒半個人、事、物是記得的,那就好笑了。
「那好吧。」利奧也不打算勉強我,於是就不再繼續提這件事情了。讓我也總算能鬆口氣。
利奧真的很會拿捏分寸呢!總是知道哪些事情不該繼續強求下去,真希望那個光頭校長也能夠學學他,不要老是把我的反應當成興趣在看啊……
我兀自在心裡頭大發感慨,突然卻收到從前方投射過來的扎人視線,嚇得我冷汗直流,連忙悄悄地抬起眼──啊、啊!原來是這麼回事啊!
我都忘了利奧很受女孩子歡迎了,在大家的心目中,他就像個王子殿下一樣啊!
對上那那女孩散發著忌妒與敵意視線後,我無奈地勾起了嘴角笑笑,像利奧這樣的人,不可能不被女孩子們視為目標,見他突然間拋下工作跑過來擔心我,也難免會讓人心生忌妒了。
「克莉絲多?」王子殿下帶著笑注視我。
我暗嘆能被這雙眼給注視著,難怪,不少人前仆後繼願溺斃在那似水般的溫柔。
「利奧,你還有學生會的工作要做吧?」我笑笑地指著利奧的背後提醒他。
聽見我這麼說,他才赫然想起工作的事情,趕緊轉過身向那女孩子道歉。
見王子殿下跟她道歉,那女孩總算收起猛扎我的銳利視線,害羞地搖著頭,用唇語說著「沒關係」。
「快去吧!不要讓人家等太久了。」我伸手推推利奧的背,把他往那女孩的地方推過去。
「可、可是,克莉絲多……」利奧不穩地向前站一步,還是有點擔心的回頭看著我。
「可是什麼?工作應該要擺第一的才對吧?」我揮揮手對他笑道:「你去忙吧!我正好也要去執行任務了。」
「任務?校長又派任務給妳了嗎?」利奧皺起了眉,略想了想說道:「那我叫艾維特陪妳去吧。」
「不用啦!只是一個很簡單的小任務而已,所以你不用擔心。」我趕緊隨便掰了個理由,含糊帶過去。
那光頭校長可是說過不能讓其他人知道的,就算是利奧也不能說,萬一我不小心說溜了嘴,可不知道會被夜梟院長鞭打到什麼程度……光是想像那個畫面,就讓我寒毛直豎啊。
利奧看了看那女孩的方向,然後再看看我,緊皺著的眉頭好像是在猶豫著什麼。
但我沒有去思考他猶豫的原因,只是對著面前的那女孩子揮了揮手,道:「把妳家的副會長帶回去吧!我先走了。」
那女孩似乎是看出了我不是她的「情敵」,於是便對我猛點著頭,立刻跑了過來,親暱地拉著利奧的手,用裝出來的可愛口音提醒他:「副會長,大家都在等你過去開會呢。」
「啊……喔。」利奧有點不好意思地看著那女孩,但還是很擔心地回頭詢問我:「克莉絲多,妳大概什麼時候會完成任務回到學校來?」
「這個嘛……我也不太確定。」我偏頭想了一下,這才想起我似乎沒有注意到要保護那個犯人到什麼時候。
不過沒關係,等等過去之後再問夜梟院長就好了。
反正,他們也不會讓我永遠待在監獄裡面……吧?
「那麼,這個給妳。」利奧把手伸進口袋裡,拿出了一條很漂亮的銀製手鍊繫在我的右手腕上。
手鍊上面有五個菱形,菱形裡面各鑲著一顆珠子,做工很精細。
「好漂亮。」我把手抬高放在太陽底下看,真心的讚美道。
那幾顆珠子閃閃發亮的,顏色都不一樣。真的很可愛。
不過,珠子裡面看起來好像有什麼東西似的。
我再看了幾眼,沒有多想什麼只把它當成彈珠一樣看待,倒是覺得這條手鍊看起來就很貴,利奧實在不應該這樣破費的。
「妳喜歡就好。」利奧不以為意地說道,看見我開心的模樣也露出了笑容,「妳帶著它吧,當妳想要找我的時候,只要戴著它在心裡面叫我的名字,我就會立刻知道了。」
「喔?也就是說……它的功能就等於是MSN之類的東西囉?」
原來這條漂亮的手鍊還有這種功能啊!真方便。
雖然現在的等級大概只能當作即時通來用而已,不過在這種遊戲世界裡面,也會有這樣的東西,讓我挺訝異的。如果能向3C手機一樣可以拿來通訊的話,就更加方便了。
「M……什麼?」突然聽見我說出一個奇怪的名詞,利奧便不太明白地看著我。
「啊──沒、沒什麼啦!那是我家鄉的東西,哈哈哈哈哈!」我趕緊跟他稍微解釋了一下,又忙不迭地催促他:「好啦,你快點去吧!大家不是都在等你嗎?」
這裡是遊戲世界,利奧不知道MSN這種東西是很正常的。所以我也只能含糊其辭地帶過,希望他能接受我這個說法,把這話題終止下來。
「那好,我先去忙了。」
面對我的催促,利奧似乎是想起了會長還在等著他的事情,也只好對我說道:「執行任務的時候要小心點喔,別受傷了。」
「我知道,我會小心的。」我露出微笑,元氣十足地對他揮著手。
再次叮嚀我之後,利奧才跟著女孩子離開了,卻一直頻頻回過頭,用擔心的神情盯著我看,直到他與女孩子的身影消失在轉角處。
「利奧真的就像媽媽一樣,總是擔心著別人呢。」想到這兒,我就忍不住笑了起來。
不過也多虧了利奧,不再繼續讓我犯思鄉病了。
仔細再想想,反正短時間之內還沒辦法回到現實世界去,而且,我還有倫帝斯這個夥伴在,不管有什麼問題,只要兩個人一起煩惱的話,總會找出什麼解決方法來的。
再說,回去的話也是繼續無聊沒事做。
既然我時間很多,那就先不要去擔心那些問題吧!
「好──我得好好努力振作才行!」我心情極好地展露出笑容,朝天空大大地伸了個懶腰,轉過身,朝宿舍的方向走去。
現在,離夜梟院長規定的時間還早,我應該還可以洗個澡之後再去監獄臥底。
這麼說起來,不知道我變小之後還拿不拿得動太刀啊……要是拿不動的話,那就有得玩了。

 

 

 

 

 

 

 

 

 

──未完待續──

   

 更多精采的故事,都在《魔法插班生03天才派的臥底少女》裡,2月4日全國上市!!

 *2013國際書展搶先首賣*

 

三日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落痕
  • 想問一下 國際書展上賣的周邊商品還沒有出來嗎?
    書展上有折扣優惠嗎?滿額贈品嗎?
    好想看圖片
  • 您好,會於本週盡快發出公告,不好意思>"三日月 於 2013/01/22 12:09 回覆